与花共眠

第17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却说应兰风同郭建仪两人,马不停蹄回到应公府,径直便回东院,才进门,便听到有隐隐约约的琴音传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正吉祥领着两个小丫头在屋檐底下栏杆外栽花,一抬头看见他们,便忙迎上来行礼。

    应兰风道:“是怀真在弹琴?”

    吉祥笑道;“回二爷,正是的呢,打早上到现在,一直都在抚琴呢。”

    应兰风长叹一声,对郭建仪道:“咱们去看看。”

    两人便往屋里而去,吉祥见他们两个都是忧心忡忡似的,猜到有事,便忙去备茶送上。

    郭建仪且走且听,却听出怀真此刻所弹的,是一阕“阳关三叠”,琴音舒缓而宁静,偶有起伏,却像是拨在心弦之上,于他听来,竟隐隐有些怆然,或许是因心境不同罢了。

    两人进了屋内,却都不约而同地,都不想打扰怀真,只放轻了脚步,站在门口。

    耳畔听那琴调悠扬,柔和婉转,令人的心绪也缓缓地随之平静,应兰风闭了双眸,凝神细听,听到妙处,不由微微点头,心想:“我竟不知……怀真的琴技如此长进了。”

    正觉喜欢,抬眸却见郭建仪站在身前,面上神情,如喜如伤。

    应兰风心中一动,约略明白,只得无声一叹。

    此刻怀真一曲奏完,便停下来,举手翻了一页书,因只顾低着头,竟不曾留意两人。

    正好吉祥送了茶上来,见他二人并未进门,便笑道:“二爷跟小舅爷怎么不进去呢?”

    怀真这才听见,抬眸一看,便缓缓站起身来,唤道:“爹,小表舅……几时来的?”

    两个人这才迈步入内,应兰风便道:“也是才到……你,这琴技是越来越好了。”

    郭建仪望着怀真,此刻忽地后悔竟随着应兰风来了,不见还罢了,如今见了,心中竟沙沙地疼,仿佛方才那琴音是个引子,勾出了他的心病,正慢慢地发作着。

    怀真听了应兰风赞自己,低头一笑,道:“爹,快罢了,小表舅也在,你别只顾乱夸人,留神他见笑。”

    郭建仪这才说道:“哪里话,我正也觉着你弹得甚好。倒不知你是几时这般精进了。”

    怀真禁不住夸,便有些害羞,道:“你怎么跟爹一样,也总爱乱说好,殊不知在那真正会弹的人看来,仍不过是粗鄙笨拙,难登大雅之堂罢了。”

    应兰风笑道:“谁敢这样说?我倒是罢了,你小表舅也是会弹的,他说的话,难道不能当真?”

    郭建仪也说:“我虽是技艺微末,但却是会听得,是以不会骗你。”

    怀真听到这里,越发赧颜,便轻轻咳嗽了声。因见他两个一块儿来了,又见郭建仪眉间似有忧色,便问道:“怎么你们今儿一起过来了,莫非有事?”

    应兰风方才一时忘怀,听怀真提起,才想到正经事。

    然而此刻,却又有些不知如何开口,只因他不知怀真是何意思,倘若她也似自己一般……吓坏了可如何使得?

    应兰风不由踌躇,郭建仪明白他的心意,便道:“怀真,的确是有件事要同你说……今儿在殿上,皇上……下了旨意……”

    怀真一听,暗暗举手握住衣襟,便问:“是什么旨意?”

    郭建仪盯着她的双眸,道:“只因你跟凌绝八字不合,皇上便解除了你们的婚约,并让凌绝尚了清妍公主……”

    怀真的心怦怦乱跳起来,一眼不眨地看着郭建仪。

    郭建仪顿了顿,道:“另外……皇上,还为你……跟唐毅赐婚了。”

    应兰风此刻也悬着心,定睛看怀真,却见她听说凌绝同清妍之事,双眸微微睁大,隐隐透出几分笑意,听到最后“跟唐毅赐婚”之句,神色却又平静下来,垂了双眸,并不做声。

    应兰风大为意外,看一眼郭建仪,却见郭建仪仍看着怀真,于他双眸之中,却是一片空惘之色。

    应兰风忙凝神问道:“怀真,你……你可听清楚了?”

    怀真竟一点头。应兰风一惊起身,走到她跟前,又重复说:“是把你,许配给唐毅……礼部的唐侍郎了,——你真听清楚了?”

    怀真转过身去,低声说道:“爹又重复说什么,我已经听见了。”

    应兰风张口结舌,几乎语无伦次,忙又走前一步,说道:“他可是你的唐叔叔……你难道不觉着……”应兰风说到这里,竟不知要用什么词来形容。

    怀真轻轻说道:“爹,我已知道了,既然是皇上赐婚,那便如此就是了,还说什么呢。”

    应兰风呆若木鸡,张着嘴半天没言语,忽然心想:“莫非怀真是因受惊过甚,故而如此?还是说因为经历过上回跟凌绝的赐婚,因此竟……逆来顺受了?”

    应兰风满心滋味难明,不由叹说:“爹又岂会不知?那唐侍郎……虽然是极好的人物,然而毕竟是你的唐叔叔,年纪又大了你这许多……其实爹也不明白,皇上因何竟乱点鸳鸯谱呢。怀真,你且不必太难过了。”

    怀真道:“爹,我并未难过。”

    应兰风越发怜惜,便红了眼圈,上前把怀真抱入怀中,道:“想来是爹没用,本来觉着凌绝是极好的,怎奈你不喜欢……既然没了,那就没了罢了,大不了以后再另寻可心可意的,谁知道……竟还没来得及寻,皇上竟又不由分说的……”

    怀真见他果然伤怀起来,便道:“爹,我真的并没有难过,你也不必如此,唐叔叔……为人很好,是我配不上他,既然他不嫌弃,那便……是我的福分罢了。”

    应兰风乍然听了这话,越发大惊,低头呆呆看了怀真良久,猛地抬手在额头上按了按,道:“你这孩子,今儿是怎么了……”

    怀真摇头道:“我并没有发热,说的也是实话,爹,如今既然是赐婚,你便不必操心了。唐叔叔人好……以后,自然也不会薄待我的……”

    口中宽慰应兰风,但说到“薄待”二字,不知为何,竟牵的一阵心痛:只因在平靖夫人府上,小唐说了那许多话,字字入心,又加上此后凌绝来了那次……两下交煎……千难万难,怀真辗转反侧了一整夜,才终于下了决心。

    然而她自打重生以来,就发誓不嫁,如今真个儿打破了誓言,竟要嫁人了,却忍不住又惶恐起来。

    谁又真能保证,此刻的“好”,将来便真的不会变,此刻的厚爱,将来便真的不会“薄待”呢?毕竟……她可是见识过曾以为的真心厚意,最后却……

    原本她就一直心绪不宁,故而只专注练琴,想要借助琴音让自己平静下来,如此一个上午的功夫儿,果然便好了些。

    不料此刻,竟又心思翻涌起来,惶惶惑惑,仿佛自己又做了一个至错的决定。

    然而此刻,却已经骑虎难下,再也没了退路。

    因为又想到这些,怀真的脸不由地又褪去了血色。

    应兰风因受惊匪浅,就看郭建仪,道:“你、你看她……”

    郭建仪心中隐隐有数,便也走过来,道:“怀真,你实话说……他是不是事先跟你提过此事?”这个“他”,自然是说小唐。

    怀真一惊,抬头对上郭建仪的目光,终于慢慢点了点头。

    郭建仪目光一锐,问道:“他是怎么对你说的?”

    怀真转开头去,小唐对她说的那些话……自然不能说给别人知晓。

    此刻应兰风也听出来,便走过来问郭建仪:“你说的是什么?你是说……唐大人先前跟怀真提过……提过赐婚的事么?”

    怀真见父亲也问起来,怕他们误会什么,便说:“唐叔叔只是跟我说了,皇上有意解除婚约……”

    应兰风道:“只是如此?”

    怀真见状,倒是有些后悔方才郭建仪问的时候……竟承认了,无端多出事来。若是父亲知道小唐私底下同她说过许多话,听着也很不像……

    怀真有些着急,便道:“你们别多想,是在平靖夫人府上,唐叔叔正经同我说的……并没有别的。”

    不料她如此一说,应兰风更是起了疑心。

    郭建仪听了,却反而不言语了,他略略想了会子,便对应兰风道:“表哥,我……部里尚有事,我便先回去了。”

    应兰风并不在意,怀真却看着郭建仪,轻轻唤道:“小表舅……”

    四目相对,郭建仪看着她,便缓缓地笑了笑,眼底却有些许水光,仍是忍着,一点头道:“改日再来看你。”便转身出门去了。

    怀真一愣,想着郭建仪临去那个眼神,心里竟隐隐有些不安。

    此刻,应兰风见屋内再无别人,便问怀真道:“真儿,你且好生跟父亲说……唐毅他、他……”应兰风迟疑着,只觉着有些话,毕竟不太好启齿。

    怀真却听出来了,便道:“真的没有什么!爹为什么只管问我。”

    应兰风盯着她,心内着急,却偏不能明说。

    应兰风因爱女心切,又因知道,小唐那个人,素来是最高深莫测,无所不能的,在应兰风而言,从来都当小唐是同僚……甚至有些同辈的意思,故而对他高山仰止,惺惺相惜。

    但虽然对小唐敬爱有加,却从没有过一丝一毫把爱女嫁他的念头,如今乍然听了这消息,又见小唐私底下跟怀真碰面过,未免起了疑心:试想怀真才十五岁,又知道什么?而小唐……说的好听些,是“心机过人,手段高明”,说的不好听些,却是……

    怀真又哪里是他的对手?

    应兰风拉住怀真,仔仔细细看了一番,然而到底不好直问,一时不免想到李贤淑,有些话,却是她当娘的才好说的……

    不料怀真见应兰风狐疑看着自己,便明白了几分,当下红了脸,道:“为何爹不信?纵然不信我,难道也不信唐叔叔为人的?”

    应兰风原本倒是极信任小唐……不过他把主意打到怀真身上来,真真儿地叫他难以再信。

    怀真见应兰风仍是盯着自己,赌气便进房内去了,拿了那本琴谱便乱翻罢了。

    不料应兰风一眼看见,顿时又添几分心堵——这本琴谱原先自也是小唐所有,应兰风依稀记得,怀真学琴的时候,似乎还是十二三岁,却竟不知道……唐毅到底是几时盯上怀真的?若说在怀真还那样小的时候就留心了,那可真真儿叫人不寒而栗。

    正在这会儿,却听外头道:“唐大人来了。”

    应兰风一惊,回头的功夫,却见果然是小唐从外进来了,恭喜进来行了个礼,笑道:“二爷,因唐大人有事寻姑娘,二奶奶叫我领他前来。”

    应兰风心头沉甸甸地,也不做声。

    恭喜退下之后,小唐上前,拱手道:“应……大人。”

    淡淡一声,却叫应兰风的心跟着猛地一哆嗦,倘若他真的跟怀真成了亲,以后岂不是要叫自己“岳父”了?本来以为是平辈相交,结果……真真岂有此理!

    这会儿怀真却也听见是小唐来了,虽然因应兰风方才质问……不免有些担心,可却又因为赐婚的事,心里难免惶恐,竟不敢立刻见他。

    何况如今应兰风也在,更不好随意跑出去。

    怀真便走到门口,悄悄地往外看了一眼,不料正见小唐也往这边看来,怀真对上他的双眸,不由一吓,便忙躲在门内去了。

    小唐差点儿便笑出来,忙咳嗽了声止住。

    应兰风却皱着眉,只因小唐前来,瞬间在他脑中又想起若干昔日的事……常常小唐来看望怀真,他竟当是“长辈关爱晚辈”,从来都不做提防,如今回想,简直是愚鲁大意之极。

    应兰风定了定神,便道:“唐大人……我有一事不解,您来的正好,不知可不可以为我解惑?”说着,便示意他坐。

    两人双双坐了,小唐便道:“您请说。”

    应兰风道:“今儿皇上赐婚之事,却不知,是唐大人早就知闻呢?还是……也如我这般,后知后觉?”

    小唐自然听出应兰风话中有话,便一笑,道:“我正想告知您此事,其实皇上为我跟怀真赐婚,是我亲向皇上求的。”

    应兰风听了,如坐针毡,见他如此坦诚,却又有些意外,道:“是么?然而我竟不解……小女……是几时入了唐大人眼的呢?”

    小唐不疾不徐,缓缓道:“这一句,先前郭侍郎也问过我,当时我所答‘说来话长’,却不是信口而已,事到如今,我不再相瞒应大人,我对怀真动心,乃是从三年前,我负责和亲沙罗之时。”

    应兰风睁大双眼,一则惊讶,一则隐隐地有些怒意。

    此刻,里屋的怀真听了这话,也呆住了,便侧耳静听。

    却听应兰风冷笑说道:“三年前?三年前小女还只是十二岁罢了,我竟不知道,唐大人这般的慧眼独具……”

    怀真听出父亲不悦,不由暗暗着急,又替小唐忧心。

    小唐却面不改色,微笑道:“那大人可又知道……当初我负责和亲,车驾出城之时,那銮驾中的和亲贵人是谁?”

    应兰风一哂:“唐大人这是何意?人人皆知,那自然是应玉。”

    小唐道:“若我说那里的不是应玉,是怀真,大人可信?”

    应兰风蓦地起身,喝道:“你说什么?!”

    小唐仍是纹丝不动,眼皮也不抬,淡淡道:“我说的是:当初怀真因不想嫁给凌绝,故而想要代替应玉去和亲,因被我察觉,所以请郭侍郎帮忙,才将她带回城中。”

    应兰风后退一步,陡然变了脸色,虽然乍听之下,觉着此话匪夷所思,然而……既然是从唐毅口中说出,难道会有假?

    何况此事……又关系怀真跟郭建仪,就算怀真会说谎,那郭建仪……

    应兰风指着小唐,呆了半晌,才道:“此话……果然当真?”

    小唐这才抬眸看他,道:“我本来不想把此事告诉任何人,此刻提起,只是想应大人知道,凌绝,不是你所想的那般跟怀真相配,至少,怀真不喜这门亲事。而我……却可以为了她做任何事。”

    这一句话,十分决然,不容分说,且重若千金。

    应兰风倒吸一口冷气,对上小唐的双眸,却见他的眸色柔和而坚决,仿佛清风朗月,又似云淡风轻,却是宽和而强大,无坚可摧。

    应兰风满心震撼,许久不曾做声,小唐道:“我知道应大人心里对我有些猜疑,然而,自从我认得怀真以来,从未做过任何不利她的举止,我如今想要娶她,也正是想为了她着想,我会终我一生,护她爱她,一如大人这般。”

    应兰风又听这话,心里滋味更是难以形容,原本的猜疑却逐渐散去,到最后,终于摇了摇头,涩声道:“你……罢了,且容我,再想一想。”

    小唐一笑,道:“我尚有几句话要同怀真说,可否容我见她一面?”

    应兰风略略一怔,才一点头:“她在里屋。”

    小唐起身,拱手作揖:“多谢。”说罢,便转身入了屋内。

    应兰风转头看着,半晌,终于伸出手来,抵住额头,心道:“这究竟……算是怎么一回事?”

    却说怀真正站在门口听外头说话,听到小唐把自己曾想代替应玉和亲的事儿说了出来,略觉吃惊,又听他最后同应兰风说的几句话,不由垂了头。

    正愣神间,小唐却已经走了进来,怀真忙后退一步,目光相对,稍见迟疑,便唤道:“唐……”刹那间,却又不知该如何呼唤才好。

    小唐明白其意,便道:“就照原来的称呼罢了,不是说好的么?一切都如现在一般。”

    他的声音甚是温和,怀真听了“一切都如现在这般”,心中的惶惑之意才渐退去,便唤了声:“唐叔叔。”

    小唐一点头,目光却落在她唇瓣那点儿伤上,因问道:“这儿是怎么伤着了?”

    怀真抬手一掩,目光便瞥向别处去,低低道:“不留神,被花刺刮破了的。”

    小唐微微眯起眼睛,盯着细看了会儿,却并不说破,只又笑道:“总是这么冒失可怎么是好?可还记得先前你小时候,跑到你父亲书房里,也是这样不留神磕破了唇?”

    他的声音带笑,竟像是和煦微风一般,怀真思及往事,不由放松下来,便也莞尔道:“多早晚的事儿了,总是记着不放。”

    小唐见她面露笑容,才也笑了两声,道:“以后可都改了罢,免得叫人担心。”

    怀真便“嗯”了声,道:“唐叔叔且坐。”

    小唐落座,又看到她桌上的琴谱,便道:“怎么,又在练琴?”

    怀真把那本琴谱收了,道:“仍是乱弹罢了。”

    小唐道:“你的悟性却好,只怕这本琴谱上的都会了呢?改天我再给你一本新的。”

    怀真又忍不住笑道:“我笨得很,一本还练不好,哪里敢痴心妄想,再要新的。”

    小唐正欲说话,忽地停下,便听到外间脚步声轻微,听着像是出门去了。小唐面上便多了几分笑意,知道是应兰风出去了。

    怀真却兀自不知,因见他不言语,就低头打量别的。不料小唐起身,竟走到她身前儿,怀真才要起身避让,小唐却抬手撑在琴桌上,微微俯身看她。

    怀真无法动弹,忙看一眼门口,低声道:“你做什么……爹在外面呢……”

    小唐也低低地说:“知道他在,你若再说,就给他听见了。”

    怀真听他口吻暧昧,脸上不由红了,小唐看着她唇上那一点伤处,眸色几变,终于俯身低头,便向着她脸上亲去。

    怀真只以为应兰风还在外间,万想不到小唐竟能如此,吓得要躲开,又怕更惊动了应兰风,便忙闭上眼睛,却觉得唇上一温,是小唐衔住了她的半边唇,极尽温柔地吮吸着,却小心地并不碰到她的伤处。

    怀真浑身微微发抖,只盼他快些停手,免得被人发觉,小唐终究停了下来,却又贴着她的脸颊,不肯离去,口中轻轻呼吸,湿润而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雪肤上便泛出淡淡地桃花红。

    作者有话要说:  好壮观的队伍……感谢浅水队长,刷屏的小萌物,以及继续给糖酥添嫁妆的萌物们,亲(づ ̄3 ̄)づ╭?~

    860596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1:52:03

    迟到的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1:06:1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7:3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7:2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7:1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7:0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6:5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6:5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6:4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6:3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6:2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6:0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5:5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5:5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5:4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5:2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5:2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5:1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5:0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4:5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4:4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4:3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4:2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4:1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4:0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3:5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3:4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3:3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3:2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20:43:14

    19054777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9:34:23

    梧桐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9:06:12

    凝若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8:38:46

    凝若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8:37:4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8:28:42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8:28:23

    1873364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7:29:28

    18733641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6-01-27 17:25:13

    暖阳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6:59:32

    美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6:36:58

    win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7 16:30:30

    大家好,我是很闪亮的三更君(握拳)

    某人仿佛要解开他身体中的封印了呢,有点怕怕哒/(ㄒo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7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