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6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却说,先前竹先生同张烨两人离开林府,一路缓步而行,竹先生垂眸不语,若有所思。

    张烨问道:“这林大人的病是不是不好了?”

    竹先生上下打量他一会:“为何忽然这般说?”

    张烨道:“我瞧着他气色不佳,且方才师父跟他说话的时候,还特意打发我到门外……必然是他的病不好了,所以得避着人。”

    竹先生闻言,竟叹了声,却并不回答,思索了会儿,冷笑道“这尘世中的官儿可是好做的么?每日里神劳形瘁,耗费心力……”

    张烨听了,道:“上回师父这么说的时候,是在南边儿说应大人呢,然而应大人生得一表人才,却不像是林大人,整个人有些……像是冬日雪竹,又隐隐泛出些枯黄之色呢。”

    竹先生道:“我哪里是说应兰风……”忽然听到末尾一句,便停了话头,垂眸道:“难得你说的这样贴切,不过,你只知应兰风一表人才,却又哪里知道,林沉舟早些时候,却更是少年狂傲,良才美质的很呢。”

    张烨很是惊诧,问道:“当真?我可是半点儿也想象不出来,瞧着……像是个厉害的老头子罢了。”说着,偷偷一笑。

    竹先生叹了声,扫他一眼,却又笑笑,道:“罢了,罢了……”

    张烨心无挂碍,抱着胳膊一径往前走,却忽地想起一件事来,便回头问道:“对了师父,说起来我忽然想到……怎么人说你先前是在太子府当差的呢?后来如何却不在那里了?”

    竹先生脸色一变,问道:“是谁说的?”

    张烨道:“我隐约听王府几个下人说起过。”

    竹先生打量着他,目光沉沉,张烨被他看的心中隐隐发毛,便问:“我、我哪里说错话了?”

    半晌,竹先生才又一笑,道:“罢了,没什么,只是那些旧事,我不愿再提而已,何况人各有志,我不想变成林沉舟那般可惧的情形,所以趁早儿脱离了这愁山恨海。”

    张烨似懂非懂,拧眉思索了会儿,道:“该不会是您老力不能及,或者犯了什么错儿,故而被太子嫌弃、赶出来了罢?”

    竹先生噗地笑了出来,却又笑着摇头,道:“很好很好,你说的对极。”

    张烨乃是信口胡说,自然也不会把竹先生的应承放在心上,便嘿嘿地一笑了之。

    谁知竹先生自此默然,在后频频看了张烨几眼,忽地说道:“徒弟……将来,你会不会憎恨师父呢。”

    张烨回头看他,诧异道:“师父今儿怎么了,为何说起胡话来了?好端端地我憎恨您做什么?”

    竹先生咳嗽了声,道:“比如……先前你只同我在山上居住,何等枯寂无趣,寒尽不知年的,更不知这山下的花花世界……这许多种种,……或许会恨我呢。”

    张烨闻言却十分快活,大笑数声,道:“师父果然疯了。若不是您救我,我早给那虎狼吃了,别说是什么花花世界,连一草一木也都难得一见,真真是傻话。”

    张烨说到这里,忽地嗅到一股甜香传来,他立刻停口,眯起眼睛往前看去,盯了会子,便对竹先生道:“师父且等等!”说着,便箭一般地直窜出去。

    竹先生不明所以,跟着走了两步,却见是家点心果子铺,有一股股香气传了出来。竹先生呆看片刻,终于见张烨捧了个纸盒子出来。

    竹先生笑道:“好徒弟,原来是嘴馋了出来买东西,又买的什么,肃王府内敢情没有给你吃的?”

    张烨听了,便又笑起来,道:“我并不是自己嘴馋……只今儿又出来了,倒不如顺路去看看怀真妹妹?”

    竹先生皱眉,眼睛里透出疑色,道:“你想去见怀真?你……总不会喜欢怀真丫头罢?”

    张烨便撇嘴嫌弃说:“我就当她是妹子一般,瞧您老,整日里都想些什么呢。”

    竹先生哈哈笑着,在张烨肩头拍了两下,张烨怕弄坏了盒子里的点心,便避开了。竹先生便问:“买的什么好东西,不知好不好吃,我先尝一个?”

    张烨断然摇头,道:“给我那么点儿钱,只够买两个滴酥鲍螺,你吃了一个,我难道只送一个给怀真不成?”

    竹先生挑眉,点头叹道:“那你何必买这贵东西,买点儿便宜的,我也能多吃几个。”

    张烨便说:“那王府里不够你吃的?非要出来跟人争,什么小气吧啦的师父。”说着,便半捧半抱着那一盒滴酥鲍螺,生怕竹先生来抢似的。

    不多时,两人便到了应公府,小厮往内报了,自有人出来接着。

    竹先生径直便去东院,走到门口,就听见里头怀真的声音,说:“待会儿先生来了,且叫她给你看看罢了,我可不敢乱看,这又不是别的,倘说错了,误了病症可怎么好呢。”

    正说到这里,小丫头报竹先生到了,说话间,竹先生便跟张烨进了里屋,怀真就也迎了出来,便向着竹先生见礼。这会儿功夫,里头又出来一个人,却是应玉。

    竹先生笑道:“可是打扰了你们说话?”

    怀真道:“不曾,正闲话着。因玉姐姐说她近来总是犯头疼,她叫我给她看看是何病。”

    张烨这会儿便上前来,道:“怀真,你连替人看病也都会了?”

    怀真笑道:“我哪里会,是玉姐姐胡闹着的。”

    竹先生把应玉看了几眼,道:“你不像是有什么病症,若有也是心病罢了。”

    应玉听了,心中一动,就红着脸低了头,又因见他们两位来了,知道自有话要同怀真说,便先行离开了。

    怀真送了应玉,又回屋内,这会儿张烨把盒子捧过来,道:“我过来的路上,看见这新做出来的酥螺很香,便给你带了两个。”

    怀真笑道:“怎么这么有心的?”果然打开盒子,见里头是新鲜的两枚滴酥鲍螺,香气扑鼻诱人。

    竹先生便道:“是特意送你的,连我也不许给吃呢,白养大了一个徒弟。”

    张烨便横他一眼,怀真道:“如此我却之不恭了。”就叫丫鬟拿了碟子盛起来,待会儿再吃。

    竹先生落座,便道:“先前你有事去了幽县,我因等不得,便去唐府要了噬月轮,此事你大概知道了?”

    怀真便道:“听说了。”

    张烨插嘴说:“师父可说清楚,您可没有去唐府呢,是叫我去走了一趟。说来也怪,您又怕去唐府,方才见了唐大人又奉承……啧啧,难道他竟是您的克星不成?”

    竹先生便喝道:“你还多嘴?谁奉承了……不过我见他人品非凡,格外另眼相看罢了。”

    怀真听了“方才”之言,便问:“方才先生遇见唐叔叔了?”

    竹先生便道:“正是,我在林沉舟府上见到了他。”

    怀真又问道:“先生怎么去林伯伯府上了?”

    竹先生听她如此称呼,微微一顿,过了片刻,才说道:“他……有些身子不好,我送了些药丸子给他吃。”

    怀真听了,点头道:“自打上次林伯伯来府内后,竟是再也没见过他,当时我就觉着他有些憔悴之意,唉,只盼他珍惜身子,别只鞠躬尽瘁的。”

    竹先生听在耳中,垂眸微叹。

    张烨本要说话,又怕说了不中听的,怀真未免担忧。就道:“其实师父是白得了那个噬月轮,都看不出有何奥妙来。”

    竹先生喝道:“孽徒,越发无礼,那物是佛家法器,那是立刻就能叫你识破玄机的?自然要假以时日,慢慢琢磨……”

    此刻因屋内无人,怀真便问道:“却不知那噬月轮竟是什么样的物件呢?”

    竹先生听了,便道:“你想看?”

    怀真正有些诧异,张烨笑着说:“自打得了这宝贝,师父便生怕丢了,日夜不离身呢,你要看自然是容易的。”

    怀真哑然,却又怦然心动。这会子竹先生便抬手,自怀中摸出一个帕子包裹之物来,怀真情知就是那物件儿了,便屏息静气,暗觉紧张。

    竹先生将帕子打开,怀真定睛看去,却见竟像是一枚铜镜的模样,不过孩童巴掌大小,外如八卦形,周围有许多梵文似的刻字,中间却镶嵌着一块儿圆圆的白色玉石似的物件,瞧着有几分古旧不起眼儿,怪道小唐当初说“平常”。

    竹先生便递了过去,道:“不妨事,你仔细看。”

    怀真心头忐忑,听竹先生如此说,才小心拿了过去,握在手心里,低头再行细看,起初并不觉得如何,谁知再多看了一会儿之后,只觉得中间那块儿白玉似的镶嵌,竟隐隐生辉,不似起初乍看时候一般平淡无华。

    她忙定睛,想再看的清楚一些,逐渐地,却见那白玉却仿佛是一只极灵性的眼,透过表面望内,仿佛能见到那玉白色底下,浩瀚渺茫,仿佛无限大似的,宛若星空……

    就在此刻,脑中忽地浮出许多杂乱场景,怀真忙闭了眼睛,此刻浑身竟有些微微发抖了。

    竹先生瞧出不对,忙起身握住她的手,道:“怎么了?”顺势便把噬月轮接了过去,在自己手中看了一会儿,却见仍是普普通通的一样物件罢了。

    张烨也过来,扶住怀真,仔细看她,却见她眼底微有惊慌之意,便问:“可是哪里不适?”

    怀真暗中呼吸几番,才定了神,便说:“方才看着看着,不知为何,竟有些头晕。”

    竹先生看看噬月轮,又看看怀真,喃喃道:“难道这物件也分有缘无缘?”

    张烨却道:“罢了罢了,师父你趁早儿把它收起来,吓得怀真脸儿都白了,必然不是个好东西。”

    竹先生半信半疑,但见怀真神情不对,倒是只好把噬月轮又用帕子裹起来,重放回怀中去了。

    张烨便盯着怀真,又瞅了会儿,问道:“可好些了?”

    怀真自觉神智清明,并无大碍,便道:“多谢哥哥,我没事了。”

    张烨才松了口气,又说:“我觉着,这种域外之物,且不知是好是坏呢,万一带邪呢?还是少碰为妙,只我师父当宝贝似的扣着,倒也好,给他拿着,天下太平。”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竹先生眉头微蹙,看着张烨,竟然不发一语,走到旁边去,默默出神。

    张烨跟他斗嘴惯了,猛地见他不还嘴,未免有些不习惯,便讪讪地对怀真道:“我师父怎么了,莫非恼了我?”

    怀真笑着低声说:“不至于,竹先生多半是在想正经事,不然我们先吃酥螺罢?”

    说着,便叫小丫头打水,又叫送茶。不多时,两人都洗了手,便对面而坐,只饮茶吃过点心,竹先生才回过神来。

    怀真便不敢再提那噬月轮,只问道:“先生,我近来读了几本书,看到华佗曾用丁香、百部等物制作香料,用以预防大疾,李时珍用线香,熏诸疮癣,且内服能解药毒,都是典籍上记载,可是真的?”

    竹先生笑道:“这自然是真的,有的香料,本身便是一味药材,只要调配得当,运用得当,自然便能治病了,如何,你怎么看起这些书来?”

    怀真道:“无意中随便乱看的。”

    竹先生道:“原本以为你是随便好玩,如此,改日我再送你几本别的书罢了。”

    怀真大喜,忙起身谢过。竹先生乃又说了几句话,便才辞去了。

    如此,到了第二日,熙王府派人来接怀真跟应玉前往,怀真几乎忘了有此一事,只好怏怏地收拾了,便同应玉前去。

    车行路上,两人说了会儿话,怀真便问道:“你可好些了?昨儿你说头疼,我心想今儿你若还是头疼,咱们便不来了。”

    应玉笑道:“哪里是头疼呢……”想到竹先生的“心病”之说,忍不住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呢?近来,谷二姨跟我爹商议着,要给我定一门亲呢。”说着,复又微微地冷笑了。

    怀真一惊,问道:“我果然没听说这话,是要定什么人家?”

    应玉说道:“像是二舅舅在外认得的……说的天花乱坠,竟似满京内独他们一家最好似的,我爹也有几分动心。”

    怀真试着又问:“那你可跟三叔父说了……你的心事?”

    应玉道:“我如何没说?回来之后,爹对我倒是很好,我抽空便跟他说了,他只说要回头再跟老太君等商议……不料这两日,便透出风来,说给我找了个更好的。”

    原来应玉因为和亲之故,虽然沙罗被灭,她便“顺势”被唐毅带回来,外头懂事的,都觉着高兴,毕竟不用再送大舜女儿去外面和亲了,但是有那些最爱无事生非之流,便未免编排出些不好听的话来。

    应玉隐约有些耳闻,只不放在心上。她因心仪李霍,年纪又大起来,历尽劫波后,心想这会子倘若许源还在,只怕立刻就会遂了她的心愿,毕竟是亲生的母亲,何况李霍如今又大非昔日可比……怎奈应竹韵又新娶了谷晏珂,便又生出变数来。

    怀真却也知道,谷晏珂跟李贤淑不对付,自然不愿意应玉再嫁给李霍了,想把她许配给别的人家,倒是情理之中。

    只是应玉始终心系李霍,却叫人不知该如何是好。正想着,听应玉道:“外头都赞谷二姨温柔识大体,我却觉着,不是那么一回事,你不去我们三房,因此竟不知的,喜莺姨娘生的孩儿,如今谷二姨紧紧地攥在手心里呢。竟叫他们母子两个相见也难,喜莺有苦无处说……我看着这幅模样,又觉好笑,又觉可怜。”

    怀真更不好在这上面插嘴,便只道:“倘若真的给你说了更好的,倒也使得,然而……”因为想到谷晏灏的为人,心中总觉得不踏实,就说道:“竟要让佩哥哥跟春晖哥哥在外头仔细地打听打听才好。”

    应玉却不以为意,说:“打听什么?就算是个皇子皇孙,我也是不嫁的,我横竖已经扛过一次了,难道这一次我娘不在了,我反而要从了他们不成?”

    怀真见她说的坚决,才道:“你放心,倘若姐姐你打定主意这样,我也一定帮你。”

    应玉心中感激,便将怀真拥住,道:“好妹妹,有你这句话,我死了也足了。”

    怀真忙啐了两口,不叫她乱说。

    两人说了一路,眼见便到了熙王府,应玉便又打起精神来,笑道:“王妃倒是多情,巴巴地请我们过来,先前我听闻她做了王妃,还以为从此不理会我们了呢。”

    怀真道:“她是个缜密有心的人,不比我们都傻傻呆呆的。”

    应玉笑道:“我傻傻呆呆的倒也罢了,难道你也是?”

    怀真道:“我大概是瞧着聪明,实则是个最傻的。”

    两人说笑着,后面丫鬟已经先下车过来接了,王府内也自有人迎了出来,便送两人进府而去。

    入了府内,见了熙王妃郭白露,便双双行礼,又见在座的还有几个或相识或面生的姑娘奶奶们,怀真才知道郭白露还请了其他官宦大家的小姐夫人们,不由松了口气。

    众人便坐着说话,倒是热闹,因又见应玉在座,有人便不免问起沙罗国的情形来,应玉因先前受了小唐的叮嘱,便只说道:“一路被人护着,外头发生什么,一概不知道。”

    众人见状,便也不再追问了。

    又有人见怀真容貌出众,气质娴静,跟别的不同,那些不认得却早闻其名的,便趁机过来相交,怀真一一应对,不在话下。

    其中有个武威将军之女,因家里曾跟孟飞熊有些渊源,便特意过来跟她两人攀谈,很是言语爽快,却跟应玉是一个脾性,两人便凑在一处,说个不停。

    怀真听得有些聒噪,却不敢四处走动,只是随意乱看,却见熙王妃望着她,便向她招手。

    怀真只好起身走到跟前儿,熙王妃笑道:“玉儿说的兴起,你必然又无趣了,在我身边儿坐罢。”

    怀真只好领命,熙王妃道:“你整日里只在公府里,也是无趣,以后我会常常请众人到王府来聚会玩耍,你便同玉儿一块儿再来,趁机也好多认识些人,你觉着如何?”

    怀真自然也答应了,如此又略说了片刻,眼见正午,便排开了酒席,众人分了三桌围坐吃饭。

    正落了座,忽然外头说:“王爷回来了。”一时众人都又站起身来,说话间,果然见熙王迈步进来,眉头微皱。

    郭白露便也起身相迎,熙王见屋里都是人,才展眉笑道:“我回来的不巧了,各位不必拘礼,自在用饭就是了。”说话间,便看见怀真也在,倒也并没说什么,转身出外去了。

    郭白露见他神色不对,便撇下众人,跟着出去了,半晌方回。

    一直到饭罢,怀真才道:“王妃可是有事么?”原来她细看郭白露,却见仿佛神情跟先前有些不同。

    郭白露见她问,又见众人都散开,三三两两地正玩耍,便把怀真往旁边一拉,道:“方才王爷回来,说了一件事,令我十分惊心。”

    怀真便问道:“是何事?”

    郭白露重重地叹了口气,蹙眉道:“听说……林沉舟林大人……不知为何……竟身故了。”

    怀真听了这话,魂不附体,惊问:“什么?这怎有可能?”

    郭白露道:“是王爷亲口说的,所以王爷回来换了衣裳,匆匆去看究竟了……”

    怀真抬手扶额,心中又是慌乱,又钝钝地疼,只觉得这话从何而来?必然是假的!林沉舟那样一个人,如何竟说死就死了?然而既然是熙王亲口所说,难道还有假?

    怀真想到上回林沉舟登门造访,他看着自己的眼神,跟先前大不一样,竟像是个慈爱的长辈一般,他离开之时,怀真还觉不安,曾特意叮嘱过让他好生保重来着。

    怀真一时心神不宁,便对熙王妃道:“娘娘,请恕我失陪,我、我想去林府看一看。”

    熙王妃闻言,便明白她的意思,就温声劝道:“照我看,你倒是别着急,这会子林府必然会有许多外头的大人们……何况此事扑朔迷离,还不知道究竟如何呢,你这会儿去,他们府内又没有个内眷,谁接着你呢?”

    怀真听了这话,倒果然有理,心中一动,便又想到小唐:林沉舟是他的恩师,忽然出了事,却不知道小唐会是如何?

    怀真想到这里,心中已经有了主意,便对熙王妃道:“多谢王妃提醒,这么着,我且不去林府了,只是仍是要先告辞了。”

    郭白露见她去意坚决,倒是不拦,就说道:“也罢了,改日且记得再来。”

    怀真答应了,回头见应玉还在跟那章将军的女儿说的投契,怀真便上前说有事,即刻要先回家。

    应玉正说的高兴,那章小姐便也道:“妹妹怎么这么快便要走呢?何不跟我们坐坐?”又握着应玉的手道:“姐姐且再多坐一会儿。”

    怀真见她两个难舍难分,倒有些为难,章小姐便道:“那不如妹妹先去,叫玉姐姐再跟我玩会,待会只坐我的车送回家去也就罢了呢?”

    怀真见状,因着急要走,便答应了,又叮嘱应玉几句,便带着丫鬟出门,上了车后,便吩咐车夫,并不回家,却是去唐府。

    作者有话要说:  梧桐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21:25:13

    凤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19:53:10

    凤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19:52:45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18:29:38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18:29:17

    红烧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17:33:30

    迟到的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17:30:30

    么么哒萌物军团,谢谢(づ ̄3 ̄)づ╭?~

    三更君报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6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