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6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暗狱之中,只有景深的声音缓缓响起,如冰层之下水流声,幽冷而清晰。

    小唐且听着,一边儿提箸,夹了块鱼肉,慢慢地将刺儿剔除干净,放在景深跟前。

    景深盯了片刻,终于吃了,慢慢又饮一杯。

    小唐便又夹了一块,仍是不疾不徐地除刺,口中便道:“她……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后来又如何呢?”

    凌景深道:“后来……”

    当时太子听了胭脂的话,略觉意外,旋即便笑道:“很好。竟然给你骗了,差些儿还害了我一员心腹……来人!”

    太子说罢,便抬手出去,旁边一员随从上前,将一条长鞭献上。

    太子接了过来,握在手中,走到凌景深身前,道:“这贱婢如此可恨,你便用此鞭将她打死罢了!也足见你的真心。”

    景深一惊,抬头看向太子,太子笑道:“怎么?你不愿?”

    景深自从跟了太子,便知道,太子殿下外表慈仁而内藏暴虐,他也撞见过几回,有太子府的亲信偷偷地抬人运出,有两次他远远跟踪,最后发现,竟是些十六七岁,被鞭打至死的小幺儿跟丫鬟们。

    景深微微躬身,接过鞭子,缓步走到胭脂跟前,手腕一抖,长鞭散开,紫檀木的鞭杆儿,生牛皮浸油而成的鞭身,沉甸甸地,如一条乌蛇似的蜿蜒垂地。

    太子看着凌景深,不知为何双眸之中透出些异样的光,竟有些迫不及待似的。

    景深手持马鞭,垂眸看着地上的胭脂,她也正仰头看着他,却并不做声。

    景深凝视片刻,扬手挥鞭,乌沉的鞭子落下,正打在胭脂背上,只听她痛得惨呼一声,身子伏在地上,簌簌发抖。

    太子瞧在眼中,面上多了些许兴奋之色,景深咬了咬牙,又挥一鞭……胭脂仰头,厉声大叫,脸白如纸,冷汗滚滚滴落,双眸盯着景深,直直地看着。

    景深面不改色,再挥第三鞭,胭脂身躯猛然抽搐,手指抓在地上,抖了半天,便歪头跌地,竟是晕了过去。

    太子见状,上前将她踢了一脚,胭脂却动也不动,太子便道:“这贱婢,如此扫兴!”当下就命人将胭脂拖下去,两边亲信上前,把胭脂架住拖走。

    景深目光所及,却见她原先趴着的地方,底下血迹斑斑,有几处甚至是一汪血泊。

    太子哈哈大笑,把景深揽住,笑道:“你果然是我的心腹之人,幸好……不曾为了区区一个贱婢让孤失去臂膀,孤心甚慰。”

    说着,就叫人摆了酒席,请景深吃酒。

    渐渐地夜色已深,太子仿佛也有了几分醉意,正搂着一名歌姬说话。

    景深托醉出厅,左顾右盼,无人留意,便往太子素来囚人的所在而去,走了半晌,已经到了地牢之处。

    那看守地牢的人自也认得景深,才要招呼,景深出手如电,已经将对方脖子拗断,顺便摸了钥匙。

    景深闪身入内,避开看守人众,悄悄地往深处而行,边走边看,终于在最里的囚牢之中,看到胭脂。

    他忙打开牢房,入内扶住胭脂,低头看她,却见胭脂尚无知觉,景深将她抱在怀中,便出了牢房,往外而去。

    谁知才走到中途,就听到脚步声匆匆而至,景深避无可避,只好佯作无事,仍抱着往前,两下对上,来人盯着凌景深,便喝问道:“凌大人在此做什么?”

    凌景深笑道:“太子叫我来带这人过去,再行审讯,怎么孙统领也来了?既然如此,你便带她去罢!”说着上前,面上带笑,把胭脂往他怀中一送。

    孙统领一惊,还未反应,凌景深已经发难,顺势将他腰间的刀拔出,闪电般已经杀了他身边两个随从。

    那孙统领想不到他竟是如此雷霆手段,才要扔掉胭脂,谁知凌景深已带刀架在他脖子上,冷道:“别出声,抱着她出去!”

    刀锋凛冽,贴在颈间,孙统领毛骨悚然,不敢违抗,只战战兢兢转身,又道:“凌大人,你这可是自取灭亡……若得罪了太子……”

    景深不言语,耳畔听得又有人来到,便把刀往下一压,抵在孙统领背上,道:“留神说话,不然刀不留情。”说着,便催他快步而行。

    正走出数十步,果然是看守地牢的几个卒子又来,见他两人出来,一惊,竟不知景深是何时来的。

    这些人才要问,孙统领已经喝道:“还不退开!耽误了太子的事,唯你们是问!”

    众人一听,哪里敢再阻拦,纷纷退避。孙统领抱着胭脂,便同景深一块儿出了地牢。

    景深略松了口气,孙统领道:“凌大人,现如今该如何是好?”

    景深道:“你抱着她,出府。”

    孙统领叫道:“这个怎有可能?凌大人,你是要害死我……”正说到这里,景深忽然微微地色变,将周围扫了一眼,只见庭院寂静,悄然无声。

    景深心中一沉,便把孙统领拉了一把,竟往西北角方向而去。

    孙统领眼见不妙,不由叫道:“你去哪里?”

    景深喝道:“噤声!”

    孙统领觉得刀尖在自己背上一顶,顿时不敢大叫大嚷,只低低说道:“凌大人,你也是知道的,西北边阁楼是太子府禁地,擅闯者死。”

    凌景深不理会,拉着他反而疾走,才走了片刻,就听见身后有脚步声纷迭传来,竟似许多追兵。

    景深心头有数,见孙统领脚步放慢,便提刀在他颈间一挥,孙统领本想拖延,见状只能发足狂奔。

    如此行了一刻钟,身后火把闪烁,有人喝道:“休要走了刺客!”

    景深冷笑道:“我几时成了刺客?”

    孙统领气喘吁吁,此时此刻,便索性说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凌大人,太子早就怀疑你,方才你借酒出厅,就有人暗中跟着……这不过是引你出洞之计策罢了,你若是识相,快些向太子求饶,尚可以保全性命,不然的话……只怕……”

    景深道:“太子疑心一生,我又怎会有活命之机?”

    说到这里,抬头见前方有几座小楼隐隐,凌景深心底盘算之间,孙统领却趁机猛然发难,竟把胭脂一扔,转身便跑,口中叫道:“快来人,刺客……”

    景深眸色一暗,也不追击,手腕一抖,将刀陡然扔出,眼见刀光雪亮,深深没入孙统领的后心,孙统领踉跄一步,倒地毙命。

    景深急上前,把胭脂抱起来,复往小楼疾步而去,此刻背后人声更响,涌到此间,却纷纷地又停下来,仿佛没有人敢往这边踏出半步。

    这会儿小楼之中灯光闪烁,景深按捺心跳,放眼看去,却见其中一间似有人影,他便提一口气,纵身跃出,踢开房门冲了进去。

    屋内顿时响起一阵惊叫之声,人影乱晃。

    景深踉跄住脚,仍抱紧胭脂,抬头看去,却见有几个侍女模样的正四散躲开,中间座上,却有一个美貌女子,盛装打扮,端庄坐着,见他进来,脸色一变,却并不见十足慌张。

    这会儿侍女们反应过来,忙喝问道:“你是何人,敢擅自闯来,还不出去?”

    景深愣了愣,只看着那美貌女子,心中依稀猜到这是何人,便跪地道:“景深参见太子妃!”

    太子妃却盯着他,脸色变幻不定,过了一会儿,忽然面露惊恐之色,说道:“是你?你又来害我的宝宝?”

    景深心中一惊,太子妃忽地哭道:“你为何就不放过他,他是无辜的……你要找就找太子去罢了。”又忙对侍女们道:“快去叫太子,快去!”

    这些侍女们正不知所措,闻言才要出外,就听到外头太子的声音,道:“凌景深,你好大的胆子!”

    景深回头,却见太子气冲冲进了门来,而太子妃见了,便跳起身来,跑到他跟前儿,哭道:“你快求他……放了我们的宝宝!”

    太子将她拥住,温声安抚道:“阿绾,他不是刺客,放心罢了,不是来害小宝宝的。”

    太子妃懵懵懂懂,又看景深。

    这会儿凌景深跪地,仍抱着胭脂,口中道:“殿下容禀,下官因念跟她旧日之情,不肯看她遭受如此折磨,虽然她或许、真的是肃王的人,但……还是求殿下大发慈悲,放过她这一回,毕竟是一条性命。”

    太子才要命人将他拿下,不料太子妃看着胭脂,便问道:“这女子是谁?”

    太子只好说道:“这是个下流娼/妓,你不必理会。”

    太子妃却已移步走到跟前儿,见胭脂遍身是血,不由惊叫了声,道:“她受伤如此厉害,你怎可不给她医治?”

    太子愕然,却又不肯忤逆她的意思,只好苦笑着,敷衍说道:“既如此,我带她出去调治就是了。”

    不料景深听了,便道:“她受伤甚重,若是再移动,只怕有性命之忧,娘娘仁慈,何不发善心把她留下,在此调治好了再送出去?”

    太子大怒,喝道:“凌景深,你不要命了?”

    太子妃微微色变,皱眉看着太子,问道:“怎么,他说的不对么?为何我听着很有些道理?”

    太子对上她的眼神,原本怒气冲冲,不知为何,眼神却慢慢缓和下来,竟柔声道:“好,你愿意留下那就留下罢了……只不过她是个不干净的,你玩儿便是了,若玩够了,就叫人把她扔出去。”

    太子妃听了,便笑道:“你说的她像是小猫小狗一样,怎能说扔就扔了……”说到这里,忽然又怔了怔,脸上便露出哀伤的神情来。

    太子心中一跳,忙又笑道:“是是是,是我说错了,你不必这样,你就留着她,爱多久就多久罢了。”

    太子妃才又一笑,忙叫人把胭脂抬到床上去,又看景深,说道:“你是她的什么人?”

    景深道:“是……故友。”

    太子妃点点头道:“你这人却也好心,等她醒来,我会告诉她。这里不留男子,你快些走罢。”

    景深垂首行礼,道:“是,只求娘娘好生照料她……多谢娘娘。”

    说话间,便站起身来,往外走去。太子妃就也对太子道:“我要去看看她了,你也快忙正经事去罢了。”说着,竟转身入了内室。

    太子凝视她离去,又站了半晌,才终于慢慢地退了出来。

    到了门口,见景深已被众人簇拥着,捆住双臂,太子便走到跟前,端详着说道:“是谁跟你说,让你跑来这里的?”

    景深摇头道:“是我一时慌不择路,才无意中闯到此处,委实不知是太子妃的居所。”

    太子笑了两声,眸子里透出几分厉色,道:“你出入府中数年,难道半点也不知道此处是禁地?好……我当真是小瞧了你……”说着,便叫人拉着他,先关入地牢。

    牢房之中,景深将闯入太子妃小楼之事同小唐说罢,底下的便打住了。

    小唐面上也露出疑惑之色,点头说道:“我也早听闻……太子妃素有难言狂疾,所以这十几年来,竟从来不曾入宫过,外头多流传太子虐待太子妃等话……甚至有人说太子妃早就亡故,照你说来,竟然正好相反?”

    景深道:“我看太子对她十分关爱,并不是作伪的。”

    小唐又思忖了会儿,才说道:“说起太子妃,先前我入宫之时,也曾见过,那时候她还并无什么疾病,也是才嫁了太子不久,是个很是柔善的女子,倒不知竟怎么变作这个模样?”

    景深摇了摇头,此刻一壶酒已经喝完了,景深面上略有些薄红,小唐且先不去想此事,只看着他,道:“后来,太子便把气出在你身上了?”

    景深正在拨拉他夹给自己的那块鱼肉,闻言手微微一颤,却又夹着吃了,道:“其实没什么,不过是吃了几鞭子罢了。”

    小唐凝视着他,半晌才道:“这样……可值得?”

    景深闻言抬眸,暗影中两人目光相对,景深道:“值得。”

    小唐起身走到他身边,把他的囚衣领口略往下拉了拉,却见背上纵横交错,连同囚衣上也被血濡湿,因干了,便铁硬一片。

    小唐竟不忍再看下去,松手回身,望着牢房外头那一星灯火,火光跳跃,小唐便想起那一日……因凌景深之事,**跑去求他,当时他虽然不愿,却仍是去了林府。

    谁知进了门后,林沉舟竟欲下跪,小唐只以为林沉舟是为了**的事才如此,自然大惊,忙将他扶住,然而接下来,林沉舟竟说了令他惊心的另一番话。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几只小萌物们,超级感谢!(╯3╰)

    美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12:07:59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10:28:4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10:28:41

    梧桐清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2 00:02:57

    陶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1 23:13:27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1 22:51:51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1 22:51:36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1 22:51:26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1 22:51:12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21 22:50:59

    早一点的一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64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