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WwW.lwxs520.Com第160章乐文小说网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怀真心中猜测小唐因何竟不来府上,想了许多缘由,却是没料到,小唐是被人绊住脚了。

    只因小唐先前兴高采烈,只想回府相见怀真,故而竟把熙王的邀约推了,谁知回了府后,听唐夫人说了那许多话……一时小唐倒是百无聊赖起来。

    从唐夫人房中出来,不知不觉,竟走到先前怀真住的客房之中,见她所用的一概物件儿都已经或带走,或收起来,只有铺陈依旧。

    小唐便走到床边上,缓缓落座,左顾右盼,想到那夜自己俯身吻住……那双唇的滋味,令人怦然魂动。

    如此出神了片刻,却又自惭起来,便于心中自忖道:“终究是我失了分寸,所以惹恼了怀真,倘若好生以礼相待,她必然还能多住几日……被我一闹,就这样快回去了,连多相处几日都是不能,想来我当真是太急躁了,只是为何竟总是按捺不住呢。”

    一念至此,竟是十分后悔,但思及同她相对时候那种无语仍脉脉的情境,只怕此刻虽然悔恨,若当真再同她面对,依旧是无法自持的。

    小唐越想越乱,便跳起来,径直出了屋子,抬头呆呆看了一会儿天色,便叫小厮备马,又出门而去。

    先前熙王因小唐匆匆而别,便自觉毫无趣味,默默无言,骑着马往王府而回。

    谁知走到半路,就听有马蹄声自背后赶来,熙王不以为意,只目不斜视往前,那人却赶到跟前儿,扬声道:“喂,先前说喝酒的,可还做不做数呢?”

    熙王听了这个声音,才蓦地转头看去,对上那双星眸,蓦地便振奋起来,竟笑道:“只要你肯来,始终便作数。”

    两人便自去酒楼之上饮宴,只因是久别重逢,自然十分尽兴。

    正吃得高兴之时,楼下唐府的小厮寻来,打听到是在楼上,便欲上去禀报。

    不料熙王的随从拦住,便问道:“王爷正跟唐大人喝的快活呢,有什么事儿,非要这时侯说呢?”

    唐府小厮便笑道:“哥哥不知道,是应公府内有人来,说是请我们爷过去有事呢。”

    那随从便笑道:“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又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呢,罢了,王爷跟唐大人好不容易见了,且让他们尽兴喝一喝,何必此刻前去扫兴?”

    唐府这小厮因知道怀真跟唐家的关系非同一般,却不敢耽误,怎奈那熙王的随从死死拦住他,道:“好兄弟,听我的,天大的事儿等他们喝足了再去说,不然扰了兴致,王爷可怪我呢……你也来的正好儿,赏哥哥个面子,容哥哥请你一杯。”说着,便拉着到桌上坐了。

    那小厮在外奔波了一趟,也觉身上发凉,又被他盛情拦着,当下只好笑道:“那也罢了,横竖不是什么天大的事儿,且待会儿再回就是了。”

    只想不到,因小唐得了半日闲散,便放松胸怀,熙王又同他解开心结,更是高兴,如此两人一时半会儿竟散不了,如此直喝到了日头西沉,两个人才互相搀扶,下了楼来。

    那小厮等的在桌上睡了一觉,见小唐面有醉意,一时也不敢开口,只好伺候着先回了府,进了门后,才瞅了个空子,便同小唐说了。

    小唐听了这话,酒醒了一半儿,忙道:“怎么不早说?”

    那小厮道:“因见王爷跟爷喝的正快活,不敢打扰。”

    小唐叱道:“糊涂东西!是喝酒要紧还是正事要紧呢?”说着,便急着要出门去应公府。

    不料里头唐夫人听说他回来了,便已经命人来叫,小唐无奈,只好先进门见唐夫人。

    见了面儿,唐夫人见他满身酒气,知道又应酬了,不免也问了几句。

    小唐心中只想去应公府,未免语焉不详,唐夫人因疼爱儿子,此刻见他说话颠倒,倒像是有三五分醉意似的,且雪地马滑,天色已暗,因此竟不愿叫小唐再出去。

    唐夫人只道:“已经是一个下午了,纵然有事儿……也是耽误了,何必又半夜三更地再去呢,便只明儿再去不迟。何况你又喝了酒,也不知是去见怀真呢,还是应大人,不管是谁,见你这般酒气熏熏的,必然也是不喜欢。”

    小唐听着虽有理,但仍是不放心怀真,更兼很想即刻见到她,便仍是欲去,唐夫人便道:“我的儿,你且听娘一句话:不许去了。方才我已派人去应公府回复了,说你明儿再去,你今晚上就好生歇息罢了!长途跋涉回来了,都也没有好生安歇过,你虽不觉着劳累,娘心里看着却不得意。”于是竟喝止了小唐,又叫人去煮了醒酒汤,便打发他去歇息。

    因此小唐竟然不得行,一直到次日早上,忙忙地又去上早朝,本思退朝之后,便跟应兰风一块儿前往,倒也使得。

    没想到拦住应兰风,才寒暄两句,提起昨日之事,应兰风道:“昨儿我并不在府内,竟有此事?我却不知的。”

    小唐道:“我昨儿跟人有约,竟耽误了,因此说了今日再去。”

    应兰风却皱起眉来,叹道:“只怕是不成的。”

    小唐一怔,便问道:“这是何意?”

    应兰风叹道:“昨儿晚上,幽县有家人来报,说是我岳母不知为何,竟跌伤了,正在家里躺着不能起身,内人跟怀真听了,都着急的了不得,趁夜就要回幽县,是我拦着说城门已经关了,因此她们两个担惊受怕了一晚上,今儿早上就早早地启程,去了幽县了。”

    小唐听了,满腹期盼终究落空,一时难掩大失所望之色,便问道:“这……可不知几时才能回来?”

    应兰风摇摇头道:“这个我也并不知道,今儿只怕是不会回来了。”

    小唐越发怅然若失,却见熙王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听了这话,便抱着手臂,望着他笑。

    小唐见了熙王,又恨又是后悔,昨儿若不是跟他去喝酒,也不至于如此了,然而阴差阳错如此,却也并无法子。

    且说在幽县李家,因徐姥姥是个闲不住的性子,虽然近来儿子女儿出息,家中也不缺钱花,出入也有小丫头伺候,但老人家勤俭惯了,哪里能呆得住,仍是种着一块儿地,虽然不大,但每日忙碌,摆弄些四季瓜果之类,倒也自在。

    近来因下了一场雪,如今雪暖花开,正好适合种些春日的菜蔬,谁知因雪化了地滑,竟不合摔了一跤,跌伤了腰骨,半晌不得起身,亏得有一人经过,才终于扶了回家。

    李兴见徐姥姥动也不能动,腰且又伸不直,早吓得不知如何,因此不敢隐瞒,忙先派人往京城报信。

    怀真跟李贤淑一大早儿赶到了,进了门,见徐姥姥果然侧卧在炕上,弯腰驼背,嘴里呼痛,怀真先跑到跟前儿,便道:“姥姥,你是怎么了?”

    徐姥姥见她来了,便忍了痛,挣扎着要起身,李贤淑赶上来,忙止住了,便道:“娘可真是的,我说过多少次了,叫您老闲着享清福就是了,又不是养不起,如今倒好……”

    徐姥姥便仍躺着,因笑道:“享什么清福呢,我便是个劳碌命,叫我忙着才好,若闲下来,只怕早就病了。”

    李贤淑心里疼惜,只是又不好多说,眼看有怀真守着,她便跟李兴问起请大夫之事,李兴道:“昨儿已经请了两个地界上有名的大夫,说是伤了腰椎骨头,只怕……就是这个样儿了。”

    李贤淑越发难受,差点掉下泪来,便道:“胡说!原本好好的,怎么能一跤就跌坏了?必然是庸医。”她思量了会儿,就道:“哥哥别急,我派人回府去,让我们家的请个太医过来给娘瞧瞧。”

    李兴闻言虽喜,又怕她为难,便道:“可使得么?”

    李贤淑忍着泪便道:“我统共就这一个娘,不管用什么法子也得使得呢。”

    因此李贤淑便先出门,打发跟随的小厮即刻回府,对应兰风这般如此地回禀,那小厮即刻飞马回城去了。

    应兰风听说如此,便立刻叫人去太医院,请了向来给应老太君看病的一位相识的任太医,乘车马便往幽县而去。

    这位任太医的医术却也高明,非那些寻常大夫所能比,到了之后,先将徐姥姥的伤处看了之后,便道:“毕竟是老人,伤筋动骨绝非三天两日便能复原,像是老太太如此,因是新伤着的,此刻开始医治倒还有法子,需要用针灸加服药,然而最快也要一个月才能见效。”

    李贤淑听了,虽然是好消息,然而毕竟人家是太医,从幽县到京城路途也不算近便,一个月的话如何得了?一时有些悬心,便道:“这一番劳太医亲来,已经是过意不去了,虽然说的是个法子,但一个月……又该如何是好呢,自然是不能再劳乏您天天过来。”

    任太医笑道:“不妨,不妨……横竖都是认得的,倒也不必我亲自来,我只叫我徒弟过来就是了,他随我学医已有八年,宫内的娘娘们也很是称赞,一概针灸功夫,他都尽会,我只要告知他如何料理便是……让他每日来回一遭儿,也当是磨练了。”

    李贤淑大喜过望,便道:“真真儿的老大夫仁心仁术,我们倒不知该如何感激了!”

    任太医又笑说:“说了不妨,先前我因往平靖夫人府上也走了几次,跟令爱也是见过几面儿的,委实是个极好的小姐,此番可也在么?”

    怀真见太医来了,本在里屋,听了这话,才出来相见,行礼道:“怀真给任伯伯请安。”

    任太医呵呵笑了起来,道:“小姐果然也在呢,委实是个孝顺的……你放心罢了,有我在,没什么大碍,只是你万万别哭,不然对病人也不好呢?”

    怀真便也才一笑,道:“多谢任伯伯。”

    任太医寒暄几句,给徐姥姥用了针,又喝了口茶,怕京内有事儿,便由小厮护送着,又回京去了。

    次日,果然有那任太医的弟子来到,又给徐姥姥用针,却是个沉默寡言的年青医者,每日前来,也不多话,针灸过后,只简单吩咐几句注意的,茶也不吃,便自离去。

    如此三天过后,徐姥姥也觉得腰间有些知觉,不再似先前才伤着时候那般麻痹无感,徐姥姥便知道这任太医果然是极高明的,先前还担心自己变作个残疾之人,未免更加拖累子女,如今知道恢复有望,才觉宽慰。

    李贤淑又伺候了几日,因为府内也撇不开,总是住在娘家自然不像话,加上徐姥姥也劝,于是仍回府去了。

    怀真却不舍得离开,李贤淑便做主,仍叫她留下来多陪徐姥姥些日子,怀真因之前照料过唐夫人,其细心体贴之处,比小丫头们想的更周到,徐姥姥几度泪落,反每每催她回府。

    如此又过两日,忽然有一人前来,居然正是容兰。容兰送了些补养之物给徐姥姥,慰问了几句,便又同怀真见礼,落座说道:“先前我在京内,才回来,就听说老太太伤着,心里很是惦念,又听说妹妹也来了,便贸然过来探望了。”

    怀真便道:“姐姐有心,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两人又略说几句,容兰便问道:“妹妹从府里来,张珍哥哥还没回来么?”

    怀真道:“大概是没有回来,近来都不曾见到他。”原来年前,张珍因回泰州过年去了,至今还未回来。怀真也知道容兰是惦记张珍,并不说破,只稍稍又说了几句,容兰便告辞了,临去又请怀真改日去县衙找她。

    容兰去后,怀真不由便想张珍跟容兰之事,看容兰的模样,显然是心中有张珍的,但是张珍却一直懵懵懂懂,虽然有好感,但尚不到要娶的心意,怀真只望两个人家里能开窍罢了,早些促成一门好姻缘,又是何等之妙。

    想了一会儿,忽然又想到自身,就微微地叹了声,正好李霍的弟弟、小表弟李准跑了过来,见怀真叹气,就笑说:“姐姐在做什么?”

    怀真道:“没做什么,你哪里弄了一头汗?”

    李准便道:“我方才在外头练了半天拳呢、”

    怀真掏出帕子给他擦了擦,道:“怎么这样用功?”又叫丫鬟倒茶给他喝。

    李准道:“哥哥那样厉害,我自然也不能给他丢脸,爹每天都要我仔细勤勉,不然就要打我呢。”

    怀真便笑起来。只因这一趟去沙罗,成帝论功行赏,李霍被升了五品的怀远将军,封子爵,京城内又赏了一所小小宅院,正是声名大振,眼见李家家风可改。

    怀真见李准如此上进,心里却也高兴,此刻丫鬟奉茶上来,李准喝了几口,道了声谢,便又跑了出去。

    怀真起身走到窗户边上看出去,却见李准拖着一条长棍,正在像模似样地练习棍法,虽然尚且生疏,但一举一动颇有虎气。

    怀真托腮看了会儿,正喜欢着,忽地听到里间徐姥姥咳嗽,她忙又倒了一盏茶,回身进了里屋,道:“姥姥可是口渴了?”

    徐姥姥道:“不渴,好孩子,你坐下罢。”

    因近来针灸起效,徐姥姥已经能坐起来说话了,怀真小心给她背后放了个靠垫,老人家舒舒服服靠着,便舒了口气,道:“每日家呆在这里,可闷得慌呢?”

    怀真道:“有什么可闷的,倒是觉得喜欢。姥姥,方才表弟说的话你可听见了,这孩子很是用功,将来只怕比表哥还能耐呢。”

    徐姥姥喜不自禁,便将怀真的手握住,道:“真哥儿,姥姥近来常常觉着,好像一场梦一样,可是这梦太好了些,你舅舅的做的铺子很好,年前又买了邻边儿那座大宅子,正布置着呢,下回你来,或许就搬了过去了。你表哥得了军功,还受了皇上的封赏,唉,这周遭的人都说,是老李家祖坟上冒青烟了,我这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害怕。”

    怀真问道:“姥姥又怕什么?”

    徐姥姥道:“就是委实是太好了些,总觉得……”

    怀真心中一动,知道了徐姥姥要说的是什么,便笑道:“姥姥怕什么,李家如今,也不是白得的,舅舅每日起早贪黑,没日没夜的忙,才得今日的光景,表哥也是一步一步走到如今的……虽说封了爵,可也是正经拿命换回来的,不是那种坐在家里自天上掉的,姥姥别想别的,只管好生养身体,等孙子们孝顺你才是。”

    徐姥姥听了她一番话,便又笑起来,道:“不错,姥姥就是太足了些……先前在田里跌了那一跤,倒是觉着是老天嫉妒我太享福了,赶着要收我呢,因此我倒是也不怕,想如今儿女孙子们都出息,我倒也没什么可惦记的了,就算老天爷收了我去,横竖我也是乐着的,只有一件事不得放心……”

    怀真便问道:“姥姥说的什么事?”

    徐姥姥望着她,便道:“你表哥虽然大了,我倒是不担心,横竖是个男娃儿,将来娶谁不是娶,由得他去。姥姥只是操心你……那个凌家的状元郎,我瞧着你怎么不像是个喜欢的模样……”

    怀真从来都抵触这个话题,然而听徐姥姥语重心长说起来,不免也垂了眼皮,道:“姥姥……”

    徐姥姥握着她的手,点点头道:“罢了,倒是也不用我多嘴浑说,只盼着老天开眼,那状元郎是个知冷知热的,懂得疼惜你的,姥姥便是立刻死了,心也足了!”

    怀真听到“死”字,便不依起来,皱眉叫道:“您老人家,这种话也能说的么!”

    徐姥姥见她急了,便将她轻轻搂在怀中,道:“其实说句心里话,虽盼着你有个好归宿,这心里却又难过……这样好的真哥儿,不管给谁,姥姥心里也不舍呢……”

    怀真微微靠在徐姥姥怀中,此刻心中所想的人,却竟不是凌绝。

    祖孙两人静偎片刻,怀真便问道:“姥姥,倘若有个人,为人是极好的,人人称赞……对我也是极好的,只不过……”

    徐姥姥低头看她,道:“只不过怎么样呢?”

    怀真想了想,微微咬唇,道:“他总是……做些我并不喜欢的……”

    徐姥姥一惊,问道:“做了什么?”

    怀真心中微微跳了跳,知道徐姥姥虽年老,却明白,倒是有些后悔自己贸然问出来了。当即不敢多说,只好咳嗽了声,搜肠刮肚地想着,勉强便道:“比如……总是……叫我吃些我不爱的……”说了这句,又觉面上有些微热。

    徐姥姥本以为是什么大事,忽然听了这句,才笑了出来,道:“你这却是在说谁呢?必然是个长辈?”

    怀真吓得心也停了,不知自己怎么就泄露了。

    徐姥姥却自顾自点头道:“你这话,倒是让我想起来,你舅舅小时候,很不爱吃肉,那时候家里又穷,好不容易得了一块儿,总要给他吃点儿才好,本是念着他是男孩儿,满心疼惜偏爱罢了,因他不喜欢吃,姥姥便把肉熬成汤,如此一来,他果然爱喝,你娘也能喝了些……有时候当长辈的是想为了你好,只是你们年轻人,哪里就知道这心意?等你再大一些就明白了。”

    怀真听得怔怔地,听到最后,却红了脸,当下不敢再说一个字儿,只点头而已。

    因容兰之前相邀,次日又特意派了人来请,怀真只好过府叙话。

    两人相谈甚欢,眼见中午了,容兰不免竭力留饭,怀真却惦记徐姥姥,便到底辞了。

    谁知才下车进门的功夫,便听到外头马蹄声响,怀真不知是谁,因停了步子,回头看去,竟见门口人影一晃,乃是李霍大步流星地跑了进来。

    怀真十分惊喜,这会儿里头李准听见动静,也一溜烟跑出来,见是哥哥回来,便大叫着,冲上前将李霍抱住。

    李霍拍拍李准的肩膀,道:“小准别闹,哥哥有正经事儿呢。”

    怀真便问道:“表哥,出什么事儿了?”

    李霍道:“你随我来。”说着,便拉住怀真的手。

    怀真一怔,哭笑不得道:“这是做什么?好不容易回来了,好歹你进屋里见见姥姥呢?”

    李霍心想也是,忙放开她,先进里屋见过徐姥姥,略说了几句,才又退了出来,仍拉住怀真的手,迫不及待就要出门。

    怀真道:“我才回来,却又去哪里?”

    此刻吉祥就也跟上来,李霍回头道:“姐姐不必跟着,我跟妹妹说几句话就回来。”

    吉祥因知道他们是表兄妹,素日亲昵,怀真又并无吩咐,因此便果然停了步。

    李霍不由分说拉着怀真出门,见那马车还停在门口,他便催促怀真道:“妹妹快上车呢。”

    怀真又惊又笑,便道:“你这样慌里慌张的却是怎么样?到底是要去哪里,不是说几句话么?”

    李霍已叫那车夫退下,竟自己上了车,道:“是有正经的急事,耽搁了就不好了,妹妹快上车。”

    这会儿李准也跑出来,在马车边上跳跃叫道:“哥哥带我一块儿去!”

    李霍笑道:“哥哥待会儿就回来了,且别急。你乖乖回屋去。”李准有些不舍,却只好答应了。

    怀真此刻便上了车,才坐稳了,还未开口,李霍已经打马而行,怀真一颠,身子靠在车壁上,心中更是啼笑皆非,索性便不言语。

    如此眼见马车出了幽县,竟往大道上而去,怀真从车帘中看出去,见越走越偏,心里惊愕,就问道:“表哥,究竟去哪里呢?莫不是要回京?”

    李霍道:“待会儿就到了。”也不理会,只打马狂奔,怀真只好掩住帘子,如此又过了一刻钟的功夫,马车才停了。

    怀真正想看看李霍究竟弄什么玄虚,却听李霍道:“妹妹快下车。”

    怀真自车中出来,蓦地一怔,却见眼前竟是一片梨树林,正是梨花堆雪的时候,望去团团簇簇,畅快怡然,耳畔却又听到湍湍流水的声音,怀真不由奇道:“这是何处?又从哪里来的流水声儿?”

    李霍手一指梨树林里头,道:“妹妹不知道呢,洢水河就在对面流过,你且去看看。”

    怀真弯腰笑道:“我当是怎么样呢!你早说有这般好地方,我也早就来玩耍了,何必这样藏藏遮遮的,让人摸不着头脑。”她见了如斯繁盛的花林,心旷神怡,便撇开李霍,往林中而去。

    怀真贪图美景,提着裙摆且走且看,只见树树梨花,如堆霜砌雪,白锦无纹,虽然簇簇开的热闹,却别有一番清绝高洁意境,而掐枝细看,更见花朵儿似巧笑迎人,引的蜂飞蝶舞。

    怀真流连片刻,回头瞧了一眼,并不见李霍前来,只是心里高兴,却也并不在意,正在喜欢之时,忽地听到有人声传来,竟是念道:“冷艳全欺雪,馀香乍入衣。春风且莫定,吹向玉阶飞。”

    怀真乍听了这声音,陡然失神,蓦地回首。

    果然见身后几棵树后,有人徐步走出来,着一袭银红长袍,似玉树临风,顾盼神飞,他举手把眼前的花枝轻轻拨开,抬眸看向她,浅浅一笑间,竟让花也失色,居然正是小唐。

    怀真浑然想不到会在此相遇,更几乎以为是梦中!只顾呆呆看着,此刻小唐穿过花丛,走到她身边,却笑道:“是怎么了,不认得我了不成?”

    怀真听了小唐的声音,才信以为真,越发惊诧,问道:“唐叔叔,你为何在此?”

    小唐笑道:“你别怪李霍,是我托他把你带出来的。”

    怀真因太过震惊,竟还没想明白,本还模模糊糊地想,莫非天底下当真有如此凑巧之事,竟在此跟他“不期而遇”?听小唐一说,才醒悟过来,瞬间满面通红,道:“原来、原来……是你……”

    怀真还未问完,小唐又走上一步,温声道:“你别恼,只因先前你们府里派了人去找我,我偏偏有事,没能前往,次日再想去,却听应大人说你来了幽县……只以为几天就回了,不料已经要半个月了呢,怎么还不回去?我怕你有事,才特意托李霍如此,并无恶意。”

    怀真并不能全信这话,只因为怕有事,竟不惜跑出城来寻她不成?竟还拉了李霍入伙……怀真心中不自在,便皱眉道:“唐叔叔你、你也太……”

    小唐闻言,心中悄悄地便接口说道:“我是太过想你罢了。”但因知道骗她出来已是不好,若再言语上如此,只怕雪上加霜。

    因此小唐便只咳嗽了声,正色问道:“那日,究竟可是有什么事呢?”

    怀真听他只问这件,才又抬起头来,想到噬月轮,心中一凛,便忘了其他。

    小唐因不敢只是看着她,就左顾右盼,做出看花之态,只是目光仍多半是在她身上罢了。

    却听怀真道:“唐叔叔……你从沙罗国带回来的那个、噬月轮,可还在你手上么?”

    小唐其实早去寻过了竹先生,已知此事,此番前来不过寻个由头罢了,闻言故意道:“怎么忽然提起这个来了,的确是在……先前还想给你看看,只是你跑的倒是快,我竟来不及拿出来呢。”

    怀真见他略有揶揄之意,便转开头去,略略定神,又说道:“竹先生说……你曾答应过给他宝物,还说……就是这个物件。”

    至此,小唐也不愿再欺瞒她,便笑说道:“罢了,不骗你了,这个东西,我已经给了竹先生了。”

    怀真一惊,问道:“已经给了他?那、那……”心中滋味难明,不知该说什么好。

    小唐见她神色有异,便道:“怎么了?莫非……你不愿意我将此物给他?”

    怀真忙摇头道:“不、不是……”低头一想,大不了等回京之后再寻竹先生……或者亲眼一看那噬月轮,然而一想到此事,隐隐地心中又有些恐惧,不知道见了那物件,究竟是好是歹罢了。

    怀真正低头思忖,小唐望着她,缓缓地上前一步,悄然问道:“那天,怎么就不容人说一句话,便回家去了呢?”

    怀真才敛了心神,道:“早说了要回家的,又有什么话说?”

    此刻她人在梨树之下,满树烂漫,如云如雪,玲珑可爱,却都不如眼前人物可怜可爱,小唐忽然有些后悔约在此地相见。

    他本打定主意,此次相见,务必要端庄肃然相对,一改先前对怀真留下的恶劣印象,然而此刻才发现……竟是失误了。

    此地此景,此人此情,这无疑是对他自制力的另一极大考验,此即才知,柳下惠当真不是人人能做的,然而转念一想,只怕柳下惠也不曾遇到过他真心喜欢的那人,故而才能坐怀不乱。

    譬如小唐对别的什么女子,也从未有过这种绮念横生、无法自制的情形,纵然当初中了公主的迷药,兀自撑着不倒,想来却也不比柳下惠差多少。

    小唐心中恍惚,便道:“必然是那一夜……我唐突了你,你恼了。”

    怀真听他如此说,隐约察觉有些异样,不由后退一步,却不防轻轻地撞在一棵梨树之上。

    小唐道:“留神。”探臂在她腰间一揽,此刻那梨树被震动,便摇落千万花瓣,顿时如一阵花雪摇落,风送香飘,纷纷扬扬,美不可言。

    怀真仰头看去,不由地看呆了,为此景所迷,眼中微微透出喜悦之色。

    而花雪之中的小唐,正也看着她,梨花纷飞,将他的容颜也遮的闪闪烁烁,只是双眸依旧星光宝石一般粲然,似能慑人心魂。

    怀真无意中看到,不由喃喃唤了声:“唐叔叔……”

    小唐目睹此情此景,又听到婉丽清音,入耳入心,先前那些理智顿时也如这片片梨花雪一般,都香飘雪舞,四散溃逃而去。

    小唐直直地看着怀真,低头便吻落下去,可巧一片梨花瓣自两人之间坠落,小唐一吻,便将花瓣贴着,压在了怀真唇上,薄薄地一层花瓣挡在两人之间,小唐怔了怔,然后便微微用力,那雪色的花瓣顿时便被揉碎了,一点花汁沾在唇上,清香甘美,于舌尖飞速地蔓延开去。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萌物们,敬礼~~~(╯3╰)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17:22:57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17:22:44

    美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16:39:20

    发微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14:42:47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13:21:41

    1767964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13:00:45

    天地良心,这次唐叔叔跟二更君都是怀着正气凛然的心来的,决心要很清新地同萌真谈谈人生跟理想之类,升华一下思想情操……不知怎么就又……

    一定是地点选错了的原因!都怪梨花开太好!(亲吻狂魔的外号真的没有起错。抱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WwW.lwxs520.Com第160章乐文小说网》,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