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5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不料,那小厮去了半晌,回来道:“唐府的人说三爷先前出去了,只不知究竟去了哪里,已经派了人去寻。”

    李贤淑回来一说,竹先生唉声叹气,却没了法子,独怀真垂首不语。

    顷刻,怀真便问道:“先生,你所说的宝物究竟是什么?为何我并未听闻?”

    竹先生才道:“他丝毫也未同你提起?然而我明明算到的确在他手中无误,或许……因那宝物看似寻常,故而他也不知其好罢了。”

    怀真听见“寻常”二字,心中一动,忽地才想起小唐曾提起的一句话来,沉吟片刻,便道:“其实,唐叔叔倒的确是说过一样东西,我也不知是不是……”

    竹先生忙问道:“是如何说的?”

    怀真便道:“他曾说过,在从沙罗带回的各色珍玩之中,有一样叫做什么月轮的,皇上赐给了他……还说是曾镇在沙罗七层宝塔上,什么守塔的僧人说是至宝,也不知真假。”

    竹先生听了,双掌一拍,叹道:“便是此物了!再也无差!”

    怀真问道:“这又是如何的宝物?为何先生如此要紧看重?”

    竹先生环顾周围,此刻李贤淑因还有事,便已经出去了,丫鬟们也不在跟前儿,只张烨一个。

    竹先生思忖片刻,便道:“你那次病着,唐毅去肃王府请我,我端详他的面相,算出他此生必有一桩惊天地泣鬼神的丰功伟绩,他之命格身份,殊然尊贵,已经不是一个‘位极人臣’所能形容……只那时候,我算到他得这绝世之功,最早也是在十年之后。”

    怀真听了此话,心中暗颤:竹先生所说的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丰功伟业,自然便是指的灭沙罗之事了,然而……十年之后?

    竹先生眼中亦透出思索之色,慢慢又道:“因此当时他向我下跪,我是无论如何承受不起的,被他一跪,自然折寿。……后来,我来到府内,见他同你之间纠结难解,因此他的运道又有了变化,先前所算竟然不准,我才又重把你们两人的生辰八字算了一遍……终究算计到他最迟五年后,便能建功得宝。”

    怀真听到竹先生说“他同你之间纠结难解”,心中蓦地竟然一痛,蹙眉低头不语。

    张烨在旁便问:“说来说去,那究竟是何宝贝?师父你也不是没见过世间珍奇之物,何至于竟这般着急?”

    竹先生哼道:“你也知道师父我见惯世间珍奇,只不过此物不是凡品,当时我自然是算不到的,然而近来,自唐毅回城,只觉得京城之内有一股不明之气……必然是那宝物作怪。”

    张烨毛骨悚然,道:“师父你说的越发玄了起来,我竟不明白,怀真你可明白?”

    怀真也摇了摇头,竹先生盯着张烨,道:“这有什么玄的?只是你没见识罢了。岂不知凡是这世间之物,本身自有一股气在,不管是人物,花鸟,禽兽……亦或者一桌一凳,随意一样物件,都有其自身气场……”

    竹先生说到这里,张烨已经瞪大眼睛,把屋内般般件件扫了一遍,竟拿起跟前儿的一个茶盅道:“它也有?”

    竹先生啐道:“它自然有,只是你修为不够,哪里能看得出。”

    张烨撇了撇嘴,忙把那茶盅放下,生怕咬手似的。

    怀真却隐隐地懂这话,这原本是极难用言语形容,最浅显的譬如:若是见了一个人,觉着难受,话不投机之类,那自然是气场不对之故。若见了一样物件,立刻喜爱,那自然便是“气”场相合了。也可以说是所谓的“缘分”。

    张烨乃说:“是是是,您老人家高深,故而独独是您看出那宝物进了京城了?”

    竹先生道:“不错。我原本还在猜到底是什么,方才听了怀真丫头所说,心中便确认无误了。”

    张烨急得不成,不停催促:“又卖关子,可了不得,想急死我们不成?”

    竹先生一笑,才说道:“那个物件,唤作噬月轮,你自然也是没听说的,这原本是佛经里记载过的,乃是沙罗佛宗里的古法器,数百年来,一直都镇在他们的护国塔寺之内,称一声‘国宝’也不为过,若不是唐毅灭了沙罗国,他们无法做主,又怎能容本宗至尊法器流落我国?”

    张烨同怀真听了,这才恍然大悟,怀真也才明白原来此物来头如此之大……心中又且震惊。

    张烨却又不屑一顾,问道:“说的天花乱坠的,不过是样物件儿罢了,我泱泱中国数千年,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宝物,有何稀奇?”

    竹先生冷笑道:“你才几岁,就敢说这种话,快些大吉大利。世间宝物虽多,却都是独一无二的,这噬月轮更是万中无一,似你这井底之蛙更懂什么?”

    张烨被啐了两句,便吐舌对怀真道:“你瞧我师父,又开始显摆了。”

    怀真抿嘴一笑,道:“你且少说一句,快让先生说完,或许这噬月轮是有什么大效用,也未可知,不然仅仅是一样物件,先生也难得肯这般上心。”

    竹先生听了,点头道:“还是怀真丫头有见识,我这徒弟是白教了。据佛宗的典籍记载,这噬月轮最大的效用,乃是能接通过去未来……”

    怀真听了,猛然震动,张烨已经又忍不住插嘴问:“接通过去未来?又是何意?”

    竹先生微微皱眉,若有所思,口中喃喃说道:“据说是有让时光倒转之效,传说如此,未知真假。”

    怀真听到这里,蓦地起身,抬手掩住口,只觉得通身隐隐战栗,却无法做声。

    张烨仍在追问,怀真却听不清,耳畔嘈嘈杂杂,不知是人声还是风声,亦或者世间千百种的声响,瞬间又抽离开去,徒余一片空白,就像是退了潮的滩涂,只发出细微嘶嘶地声响。

    隐隐听到张烨道:“这般有趣!若给我得了,必要试一试才好。”

    竹先生笑道:“你想试一试?你要如何试法儿?回到师父捡到你那时候?只怕师父晚去了一步,你就给虎狼叼走吃了,你还是消停些罢了!”

    怀真身子一晃,竟然有些站不住脚。

    竹先生正跟张烨斗嘴打趣,忽然见她背对着两人,一言不发地,便唤道:“怀真丫头怎么了?”

    怀真死死地捂着嘴,手指兀自在微微发抖,闻言,便竭力攥成了拳,拼死压制,才将那股惊栗之意略略止住。

    怀真转过身来,垂着双眸,轻声道:“我只是……诧异于世间竟有这种物件,先生方才说的,可都是真的?”

    竹先生见她眼圈儿微红,仿佛有些异样,心中疑惑,便道:“我也只是见过经典之上的记载,或许只是传说罢了,毕竟并未有人试过到底如何,故而我才心急,想要亲眼见识见识,究竟是何等的稀世珍宝。”

    怀真闻言,微微一笑,笑容里竟有几分凄楚,便道:“原来如此。”

    只因听竹先生说起了噬月轮的效用,听到那“接通过去未来,时光倒转”等言语,怀真是重生之人,自然正中心事,然而又怎能想象,世间竟当真有此等物件,偏又在唐毅手中。

    既然这样说来,只怕她此番重生,便跟这噬月轮脱不了干系……

    再者,竹先生方才说过,按照原本所算,唐毅灭沙罗,要在十年之后,十年之后,岂不正是前世她遭难的那段时候?

    怪不得她前世并没有听说他灭沙罗,必然是因为她那时候落难,更甚至已经……

    难道说,是唐毅启用了噬月轮?才造成如今她重生之局?然而前生他跟自己非亲非故,甚至连面儿都不曾见上两回,又怎能特意为了她如此?

    然而……然而毕竟自己已经重生,而噬月轮又再现他手中……今生这所有,跟前世并不相同,然而却又隐隐相通。

    如今,噬月轮提前五年来到京城,又会不会引发未知之事再发生?

    刹那间,怀真心头已经想过许多事情,然而再想往下想,却已经并没头绪了,只是满心的惊悸跟惘然,心头且隐隐作痛,想到那个人,竟忍不住要落泪一般。

    竹先生见她神情有异,心中诧异更甚,便问道:“怀真丫头,你……可是有事?”

    怀真忙一笑道:“并不曾……只是觉着此事……匪夷所思罢了。”

    她虽否认,然而双眸盈盈,竟是薄有水光。

    竹先生自然看的分明,张烨在旁道:“必然是师父你逼得太急了,急吼吼地便来讨要东西,恶霸似的强横,所以怀真也着急起来……叫我说,何必为难怀真,答应师父的是唐大人,咱们去唐府直接讨要便是了。”

    竹先生哼道:“唐毅虽然答应过我,但此事是因为怀真而起,故而我才来找她。”

    张烨忍不住笑道:“你怎不说你害怕唐大人呢?”

    竹先生便气道:“一派胡言,我会怕他?”

    张烨越发大乐,笑道:“您是不怕,故而当初他向您下跪,您老便一副即将升天之态,硬拉住我来挡灾呢?”

    怀真见他师徒两个插科打诨,心情才又缓和了些,掏出帕子,侧身飞快地擦了擦眼角,才又深吸一口气,缓缓又定了神。

    竹先生瞪着张烨,吹胡子瞪眼便道:“当初我便不该救你,就该让虎狼叼走,把你养成个小狼崽子才好。”

    张烨道:“我倒还自在呢,只怕您老,舍不得我这个天下无双的好徒弟。”

    竹先生又啐了口,不再理会张烨,却看向怀真,道:“丫头你且也不必为难,委实是我有些心急了,算来……是我的始终会是我的,倘若真的不该落在我手里,着急也是无用,罢了,既然唐毅不在府内,只等他得了闲再说罢了。”

    怀真只答“是”,竹先生又略坐片刻,外间仍毫无消息,眼见天色已晚,只好带着张烨告辞而去了。

    两人去后,怀真独坐室内,又把方才竹先生所说的话在心底寻思了一遍,又听外头丫鬟说要布晚饭,然而小唐却还是不曾来。

    怀真因惦记着噬月轮之事,几乎就想立刻前往唐府,只求一见……又暗恼自己:早知道他手中的是此物,又做什么这样早跑回来?

    然而纵然不回来,自然见不着竹先生,听不到这些话,就算在唐府见了宝物,也必是不认得,倒也难说。

    怀真一念之下,心急难忍,便唤吉祥。吉祥进了门来,便道:“姑娘有何吩咐?”

    怀真已经起身,本想叫她备车去唐府,谁知话到嘴边,心中几转,却又挥手道:“罢了,无事。”

    吉祥早习惯她如此,便“噗嗤”一笑,也自去了。

    怀真复又缓缓坐了,打消了去唐府的念头:只因先头她一力要回家,上午才回,傍晚又跑去唐府,给人看了不像话不说,又叫唐夫人如何想,小唐又如何想?何况,小唐至今不见人……

    怀真思来想去,不由又想到:“莫不是因为我不告而别,所以唐叔叔恼我,因此才不肯来的?已经过了半日,纵然有事,也该毕了,倘若是在先前,此刻只怕早就来了……莫非……真的也是故意不来?”

    正胡乱思量,忽然听到外头急促的脚步声响,竟像是有人匆匆跑了来似的,怀真心头一动,即刻便站了起来,竟走到门边,扶着门框往外看去。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地雷军团的小萌物们,么么哒(づ ̄3 ̄)づ╭?~

    咩哈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09:14:52

    wuj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08:51:45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07:33:33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07:29:02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01:26:3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01:26:31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9 01:26:24

    凝若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8 23:43:54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8 22:21:23

    17809906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8 21:58:38

    先一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5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