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5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小唐见熙王赵永慕不偏不倚,直走到自个儿身边,便拱手行礼,道:“见过殿下。”

    熙王笑了笑,道:“唐侍郎不必多礼。”

    应兰风在侧,也便见了礼,因知道小唐同熙王关系非同一般,便早寻了个空子抽身去了。小唐本还要跟他说几句话,奈何熙王还在跟前儿,便只好站住。

    一别经年,幸而故人依旧在。熙王双眸看着小唐,微笑道:“昨日听说你回来了,本想立刻去见……”

    小唐垂眸道:“殿下何必如此,倒叫我惶恐了。”

    熙王见他状虽恭敬,却透着冷淡之意,眼底便有几分黯然浮了出来,待要再说,忽然听得更鼓声动,眼见要上朝了,小唐行了个礼,转身便要去。

    熙王忙道:“唐侍郎……”

    小唐脚下一停,回头看他,只问:“殿下还有何吩咐?”

    熙王仍望着他,说道:“待会儿退朝之后,我们一聚可好?”

    小唐一笑,复垂眸点了点头,道:“王爷虽然盛情,怎奈微臣无以克当。”做了个揖,转身洒然自去。

    原先,小唐跟熙王之间可谓无话不说,此番闹得如此,自然正是因为那一次沙罗使臣求怀真之时,熙王朝堂站队之故,虽看似是件小事,但于小唐来说,自然可以识微知著。

    因此便有意冷着熙王,只以君臣之礼相待罢了,当时和亲要出使之前,熙王亲寻了小唐,竭力相劝,也并不欲他做去沙罗的使者,奈何小唐去意已决,也并不理他。

    此后,熙王还要找他再行劝说之时,他竟只避而不见。

    熙王自然知道症结何在,然而时光不可再回,过错亦无法抹去,这些倒也罢了,最怕的是心上生了罅隙,那才是一辈子的事。

    净鞭声响,群臣上朝,成帝便将小唐此番出使之事当堂又讲述一遍,群臣虽已经听说,但听了皇帝赞不绝口,自然更是按捺不住,一时赞溢之声四起。

    成帝又提起孟飞熊跟众位阵亡将士,但凡是找得到遗体的,小唐早有部署,清弦公主那边也派了许多人,纵然相隔万里,也都运了回来,务必于故国安葬。

    成帝便下旨,连同孟将军在内的众位殉国将士,便选在二月二十九日这天,一概行以国葬之礼,满朝文武都要到场送灵。

    众人一片肃然,自然毫无异议。

    如此退了朝之后,众人便也鱼贯散去,小唐正看着应兰风,不料眼前人影一晃,抬眸一看,还是熙王。

    小唐眉头一皱,道:“殿下这是何意?”

    赵永慕道:“我有话跟你说。”

    小唐哼了声,道:“殿下未免太看得起微臣了,有话大可同肃王、太子去说。”

    说着又要走,熙王忽地唤道:“三郎!”

    小唐猛然一顿,转头看向熙王,此刻虽然朝臣都走的差不多了,但也仍有三两人在不远处,隐隐听闻,都看了过来,见是他两人,又不敢打扰,便都佯作无事,纷纷去了。

    如此殿内复又空旷安静下来,小唐皱眉看着熙王,一时倒也有些不忍了。

    这个称呼,原本是他们小时候玩闹的时候才有的,那时候熙王年纪尚小,因为头上有两个极厉害的兄长,自己又受排挤,在宫内生活不免艰难。

    小唐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却见他倒是有些面黄肌瘦的模样,然而熙王却认得他是唐家之人……两人熟络之后,因小唐排行第三,熙王便如此相称,只当是亲昵之意,只不过除了私底下称呼,当着别人也从不曾如此。

    小唐对上熙王凝望自己的双眸,想到昔日之事,便轻轻叹了口气。

    熙王见他神色有些变化,明白他是旧情难舍,当下上前,低声又道:“我已经知道错了,你……别再不理我好么?”

    小唐见他这般低声下气,便道:“瞎说什么?”

    熙王还待要说,小唐已又淡淡哼道:“堂堂的王爷,也不怕人笑话。——不是说要聚聚么?难道一顿酒也不舍得请?”

    熙王见他冷冷说着,且又自顾自走开了,本正心惊,听了后面这句,才转忧为喜,忙追上去。

    两人并肩往宫外而去,两个都不曾说话,半晌,熙王才道:“先前……你在外头出了事,可知道我何等后悔?”

    小唐转头看他,道:“后悔什么?”

    熙王道:“后悔当日我为何鬼迷心窍,竟没有站在你这边儿……倘若、倘若你再出了事,我这辈子也难心安。”说着,竟红了眼圈。

    小唐心中一动,想了想,便问道:“那日,你到底为什么会选择站在太子跟肃王一边?不要说你是不敢违抗他们,我并不信这话。”

    熙王听了,略微沉默,隔了会儿,才说道:“我同你说实话,但你不可动怒。”

    小唐挑了挑眉,道:“你说。”

    熙王慢慢停了步子,又想了半晌,才说道:“只因……因我见你对怀真委实跟对别人不同,怀真……好像能够左右你的心智般,你从来不曾对敏丽之外的其他女子这样,这让我……心内甚是不安。”

    小唐凝眉看了他片刻,道:“你怕什么?怕我……利令智昏地做错什么事?”

    熙王缓缓地吁了口气,道:“是,我怕,更怕你伤及自身。你敢说,你这一次出使,不是因为她?——明明父皇并没有选你为和亲使,敏丽跟夫人也不舍得你去,你却仍一心如此,却又是为何?”

    小唐见他这般问,就笑了一笑,并没有回答。

    熙王凝视着他,嘴角微动,还要说话,却又停住,抬头看了看天,才又笑道:“是了,方才你还说错了一句话,不是利令智昏,是‘色’令智昏。我只想不到,你也有这样的一天……”

    赵永慕说着,双眸看着高远天际,雪过之后,晴空是一片水洗般的湛蓝色,空旷无际,蓝的坦荡而孤寂。

    小唐又笑了声,竟说道:“我又何尝想到……”

    赵永慕一震,又转头看他,看了半晌,问道:“你、当真对她动了心了?可是……”

    小唐道:“先前她还小,我并没有那种念想,然而……”说到这里,抬手在唇上轻轻地一抵,手指抚过唇上,一念心动,已然**。

    唇边便挑了一抹笑意,小唐眼波轻转,道:“然而……此刻,我竟无时不刻不想着她。”

    说到这里,忽然之间思之若狂,更不愿再跟熙王说下去,只想立刻回府,再见上一见。

    毕竟三年不见,只昨日相见的那两次,却并不能够,而只消一想到她,浑身竟会微微地战栗一般,心潮汹涌,无法遏制。

    小唐察觉自己的心绪瞬间起伏不已,微微惊觉,忙按捺下来,沉思片刻,心想:或许熙王说的有理,怀真……好像真的能够左右他的心智。

    然而这究竟是好是坏,他因为她而接下这一次出使,却九死一生,像是大凶,然而他因此而怒灭沙罗,建立不世功业,又明明是大吉。

    可只要一想到她,便竟忍不住要笑似的,心中也泛起一股奇异的甜意,仿佛昨晚上那肆意拥吻,双唇相接,甘美滋味,竟一直至此还在唇边心头萦绕。

    小唐不语,熙王心中巨震,悄然端详他,却见小唐眼波微转,唇边含笑,竟似满面春/色……这自然都是为了那个人了。

    熙王不敢再看,便转开头去,忽地看到高空上有一个黑点儿,细看,却是一只鹰,也不知从哪里飞来,似是迷了路,张着翅在天际,如同凝滞了一般,瞧着怪可怜的。

    熙王笑了笑,便道:“然而……毕竟父皇是赐了婚的,还是你一手促成,这……又该怎么办好?”

    小唐听了,才回过神来,便敛了笑,哼了声道:“若不是你,那日我又何必促成此事?”

    熙王见他又迁怒自己,不由讪笑几声,道:“我委实知道错了。”

    小唐道:“这却也并没有什么用。”近来他一直都苦思该如何料理此事,却总是找不到好头绪。

    熙王见他带了怒,便陪笑道:“你别恼,到底我该怎么做,你才能消气?”

    小唐本来不愿理他,听了这句,便随意说道:“好,那你帮我将这门亲事解除。”

    熙王大惊,说道:“这是父皇赐婚,不从便是抗旨,我有几个胆子?”

    小唐本是玩笑,见他如此说,便斜睨他,似笑非笑地说:“殿下当真不能答应?”

    熙王对上他的眼神,顷刻,重重地叹了口气,摇头说道:“罢了罢了,横竖也是我的错,难道要看着你求而不得么?虽然明知不可为,少不得为了你而为之了。”

    小唐听他竟应承了,有些意外,便仰头笑了起来,道:“一言九鼎,你可别反悔。”说着,便抬手在他肩头打了一下。

    熙王举手揉着肩膀,道:“我倒是宁肯你狠狠地打我一顿。”

    小唐道:“我不要命了不成?您可是堂堂的熙王殿下。”

    熙王转头看他,忽然说道:“可知我并不想你我之间有所隔阂?只要咱们还能似先前一般,要我如何都使得。”

    小唐愣了愣,心中有所触动,便淡了笑意,道:“只怕……世易时移,人心各变。”说着,便负手举步前行。

    熙王张了张口,欲言又止,耳畔听到小唐叹息般念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熙王张了张口,轻声说了句什么,只是小唐在前,自然是听不到的。

    小唐往前走了几步,又想到一事,便回过头来,问道:“对了,林炅是你的人?”

    熙王正在发呆,听了这话,才走前几步,道:“你已知道了?他……”

    小唐见他果然承认,眸色之中便又有几分黯然,道:“当时我们遇伏,我中了箭,他为了救我,拼死护着……到底、是没撑过去。”

    熙王微微点头,叹道:“他的家人,我会好生照料。不过,你……又是从何时知道他是我的人?”

    小唐才淡淡一笑,转开头去,叹道:“从护送清弦公主去沙罗那次……我见他对我的一举一动十分留意似的,身手又极好,本来以为他是肃王或者太子安插的人,不料,回来过雪山遇到狂风,我差点儿被卷入悬崖那时,是他先抢过来救我……我就猜大概是你放在我身边儿的。”

    熙王道:“你莫怪我没有同你提起,只是怕你会有事,所以多放一个人……以保万无一失。”

    小唐长长地叹了声道:“多谢你了……真的是多亏了他。”

    熙王道:“罢了,为你而死,也是他的荣耀。”

    小唐忽然又问道:“除了他,你可还放了别的人在我身边不曾?”

    熙王一愣,然后笑说:“并没有了,纵然有,难道能瞒得过你的眼不成?”

    两人相视一笑,如此出了宫门,各自翻身上马,不料小唐道:“我今儿有事,改日再吃酒。”

    熙王呆道:“可……”

    小唐冲他一笑,拨转马头,打马飞奔而去。

    身后,熙王皱眉,凝视他身影远去,半晌,才苦笑着又摇了摇头。

    小唐想到怀真,“归心似箭”,当下一路飞马赶回,神采飞扬地进了府,先去见唐夫人。

    本以为怀真必然是跟母亲在一块儿,谁知却并不见人,顿时心凉了半截。

    小唐便问道:“母亲,怀真呢?”心中尚有一丝希望,或者那丫头不在这屋里,也未可知。

    不料唐夫人闻听,便叹了声,道:“怀真到底是家去了,你上朝去后,她就来辞别了。”

    小唐呆住,无话可说,竟似失魂。

    唐夫人道:“那个孩子……大概是年纪大了,又偏是个有心的,必然是因为见你回来了,便觉着不好留下,于是避了。”

    小唐不由说道:“母亲也未拦住她?”

    唐夫人摇头道:“我一心怜惜她,见她决意要回去,又怎么好为难她呢?何况她在家里也是金珠儿宝贝似的,来了这些日子,每日端茶送药的伺候我,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哪里就好强留……”

    唐夫人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便握住小唐的手,说道:“说来说去,还是你的不好。”

    小唐忽然听了这句,吃了一惊,便看唐夫人,不知如何,略觉心虚。

    不料唐夫人打量他的脸,道:“你这把年纪了,也是时候该娶一房妻室了……倘若这会子你有了媳妇儿,怀真自然也不用避忌的这样了,我也可以放心留她了呢。”

    小唐闻言才明白,只觉啼笑皆非,然而见唐夫人满面忧虑,便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只竭力又安抚了几句罢了。

    且不说唐府如何,这一日,应兰风退朝后回府,忽然听丫鬟说怀真也回来了,应兰风心中先是一喜,又是一惊,便去见女儿。

    到了东院,还未进门,便听见里头叽叽呱呱地说话声。

    应兰风听了一句,知道是应玉在,跟恭喜一问,果然不差,于是反叫恭喜不可惊动,因念她们两个分别许久,必然有好一会儿话要说,于是便先回了书房。

    先前怀真才回府,还没进院子,应玉便应跑了出来,两个人乍然相见,彼此都吓了一跳,毕竟是三年时间,容貌身量都有些变化,两人面面相觑片刻,应玉红着眼,撒腿竟跑了上前,将怀真一把抱住。

    怀真站立不稳,差点儿被她撞倒,却也喜欢的抱住,道:“姐姐果然回来了,唐叔叔真的不曾骗我。”

    应玉便落下泪来,抱着她说道:“我还只当这辈子也再见不到你了呢!”

    还是吉祥在旁笑道:“外头冷,姑娘可先回屋子里,慢慢地再说呢。”

    应玉才放开怀真,又握住她的手,便双双进了房内。

    怀真自然便问起分别而来的事,应玉问道:“先前听说你在唐大人家里……必然是跟他见了面儿了?”

    怀真只好点了点头,道:“见过了。”

    应玉打量着她,道:“唐大人可跟你说了什么?”

    怀真道:“唐叔叔说……是秀儿替了你,幸好皇上不罪,反而大为嘉赏,要封秀儿做怀秀公主呢。”说到这里,便抿嘴笑了起来,一时欣慰。

    这消息也早就传了开去,满城皆知,都不知“怀秀公主”竟是何人,纷纷打听。

    然而在应公府内,秀儿的名儿却竟成了传奇,谁也想不到当初一个入不得眼的小丫头子,竟会有这样的造化。

    吉祥因在旁边伺候,闻言便笑道:“下次等秀儿回来,我们倒都要向她磕头了呢。”

    怀真因见应玉似有话说,便故意支开了吉祥。才问道:“姐姐可是有什么话?”

    应玉见丫头们都不在跟前儿了,才凑上前,对怀真贴着耳边说道:“其实这话,唐大人是瞒着众人呢……他也叫我不许对任何人提起,然而对你说倒是无妨:其实,不是秀儿跟我私下换的,是在进沙罗之前……唐大人就把我送到……”

    怀真听着,有些色变。

    应玉说完了,便向她点点头,道:“你可懂得了?千万别说出去,皇上跟前儿,还得是先头那个说法。不然……就真是欺君之罪了。”

    应玉说到这里,又叹道:“只是想不到,唐大人这样的人,竟肯为了我们担这样大的干系。”

    两个人四目相对,一时间谁也不曾出声,过了会儿,应玉因想到许源已经殁了,不免又难过起来,便垂泪道:“只是我并不知道我娘竟然……必然是我闹了那场的缘故,可怎么是好呢……”捂着脸,又痛哭起来。

    怀真见她伤心,便到了身边儿,揽住肩头,温声安抚道:“三婶娘的身子原本就并不好,不关你的事,如今你好端端回来了,三婶娘在天之灵见着,必然也是欣慰的呢。”

    应玉点点头,到底又哭了一会儿,道:“我爹倒也忍心,这样快就娶了续弦,偏又是谷二姨。”

    两人才坐了会儿,外面便有丫鬟来请,说是应翠回家来了,要见玉小姐。

    应玉听说是她姐姐回来,便忙忙地辞别怀真,先去了。

    应玉去后,怀真一时又细想她方才所说的话:原来应玉才说,小唐在进沙罗之前就暗暗地让秀儿替了她,却把她偷偷安置在南边一座宅子里,回来的时候才命人带了进京的。

    按照小唐的为人,大可不必多此一举,且又是欺君之罪,但他之所以如此行事,却是为了什么?想来答案仍是跟自己分不开的。

    怀真凝视桌上的种种香料,脑中却又想到昨日的那些情形,夜色寒风之中那炽热的亲吻,竹子簌簌之声,连同略有些沉重的呼吸之声……兀自在耳畔……

    忍不住抬手,便在唇上轻轻抚过,正在恍然出神,忽地听有人道:“在想什么?”

    怀真吓了一跳,差点儿把面前的东西打乱,定了定神,才见面前站着的是应兰风,这才又按着胸口,念道:“阿弥陀佛。”慢慢地松了口气。

    应兰风因听说应玉去了,才又回来,进门便见怀真正守着些什么香草,满室馨香,人却仿佛在出神,脸上有些红。

    应兰风也不以为意,也在炕沿上坐了,呵呵笑道:“这一次如何回来的这般快?还以为你要再住半个月呢。”

    怀真呼一口气,道:“爹好生古怪,上回我去了一个月,您嫌太久,好一番埋怨;如今我只住十几天便回来了,您反倒嫌太短,到底是要如何呢?”

    应兰风便笑起来,抬手在她的发端抚过,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也,你瞧,你唐叔叔才回来,必然万事皆忙,你很该帮着再照顾一下太太。”

    怀真一愣,便低下头去,道:“既然他回来了,自然就不必我了,何况太太的病其实大好了,只不过我想多陪她两日再散散心罢了,既然有了唐叔叔,太太也自有了说话的人了……爹你真真儿地白操心。”

    应兰风道:“是么?既然这样,也罢了。”因此便停了口,只看怀真忙碌,看了半晌,便试着说道:“真儿,再过几个月,是你的生日了……”

    怀真手上一停,果然应兰风道:“眼见也及笄了……”

    怀真听到这个,心中微微一刺,便知道应兰风接下来要说什么,脸色便不太好。

    应兰风自然看出来了,便哈哈笑了两声,话锋一转,道:“对了,总听闻你做的香好,什么时候给爹做一个?”

    应怀真哼道:“我近来不喜欢,过几年再给爹做罢了。”

    应兰风知道惹了她,便又故意随便说了几句别的,就退了出来。

    应兰风出了门儿,却见李贤淑正坐在外间,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应兰风一怔,便上前道:“你几时回来的,为何也不进去说话?”

    李贤淑挑眉看他,便笑说:“我正好听你在跟阿真说及笄的事,且看你说的如何,哪里敢进去打扰。”

    应兰风咳嗽了声,便一本正经道:“这件事自然是你打理的,不干我事,我不管了,横竖有你。”说着,便迈步要去书房。

    李贤淑叫了两声,应兰风一径出门,临了还回头道:“赞礼的人要挑好的,别胡乱找什么人来充数,不然我不答应。”

    李贤淑啐了口,道:“不是说你不管?”

    应兰风笑道:“你操办好了,最后由我过目。”李贤淑待要骂几句,他却早忙忙地去了。

    李贤淑只好笑叹了一会儿,才要进屋,忽然有个丫头来,道:“二奶奶,三奶奶那边打发人来问,年下收的那几匹宫内赐的贡缎收在哪里了?”

    李贤淑听了,冷笑道:“来问我做什么,这又不是我经手的,只叫他们找那经手的人去,只管来问我,都瞎眼了不成?”

    那小丫头只好去了,李贤淑便进了房内,怀真早听到她在外头骂人,便道:“虽然那边闹得不像话,娘你也别跟她太对上了,若是面上抹不开……又有闲气生呢。”

    李贤淑道:“怕什么?原先我进府的时候,总是觉得你死去的那三婶娘风光,因心里又犯疑,为什么大奶奶竟什么事儿也不管……后来才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像是你三婶娘那样,到最后得了什么好了?如今他们也都想把我往那条路上逼呢,我还不奉陪了呢。”

    李贤淑因何会如此说呢?原来,自打谷晏珂嫁了三房之后,渐渐地,应老太君便发话,因如今府内只李贤淑一个掌家,有些忙不过来,因此特意叫谷晏珂帮手。

    李贤淑听了,心里有数,也不理论,只是答应了。

    而谷晏珂自开始管事,果然,以她的手段,很快赢得底下众人交口称赞,盛赞她贤惠仁慈之类,逐渐的,也有些怨念李贤淑行事厉害的言语流传。

    这路子,眼见竟像是当初李贤淑才进府内帮手许源时候的情形了。

    如此李贤淑冷眼看了会子,眼见到了年底,李贤淑便称病不理事,所有一切都交给谷晏珂料理。

    怀真见她娘如此说,反倒笑了。李贤淑便道:“在唐家这些日子,过的可好?”因并没见怀真瘦了多少,容颜反越发出落丰泽了,心里自也喜欢。

    怀真道:“好得很,太太待我极好,晚上也依旧喝羊乳呢。”

    李贤淑道:“我方才听吉祥说了,唉,倒是想不到,你跟唐家竟有这种缘分呢……”

    怀真手上一抖,小声道:“什么缘分?”

    李贤淑笑道:“你瞧,小时候这位唐大人救了你的命,后来你又跟平靖夫人极投缘,又跟世子妃好的什么似的……如今更是太太那边儿也很得意……岂不是大大地缘分呢?”

    怀真才抿嘴一笑,也并不说话。正说到这里,忽然外头有丫鬟来说:“竹先生来了!”

    怀真一愣,李贤淑知道这位先生身份殊然,又且是认得的,便起身下地。怀真一转头的功夫,果然见竹先生带着张烨从外面走了进来。

    怀真笑道:“先生今儿怎么有空来了?”

    竹先生见李贤淑在场,只一点头,就对怀真道:“我是来要东西的。”

    怀真不解,便问:“先生要什么东西?”

    竹先生道:“昔日你病了,唐毅为了救你,许我的东西,如今他已经得了,你快去叫他来,把东西给我。”

    怀真听了这话,怔怔地不明白,张烨在后说道:“昨儿我师父就坐立不安,恨不得跑到唐家去……只不知为何不敢去,好歹听说你回来了,便催着来找你,想来唐大人得了的,那必然是个厉害的好东西,到底是什么呢,你可见过?”

    怀真双眸圆睁,奇道:“我何曾见过什么好东西?”

    竹先生已经嚷道:“不管不管,我今儿便在这里了,答应了我的,可别反悔,丫头,你叫人去把唐毅叫来,该我的,快些给我,不许抵赖。”

    怀真啼笑皆非,道:“如何只管让我去叫呢?”

    竹先生道:“你叫他自然肯来,且也来的快,别人叫就没有这个缘法了。不要啰嗦,不然我要翻脸了。”竟是一副迫不及待之态,只管催促。

    怀真因自忖才从唐府回来,如何又叫人去找小唐,然而又难打发了竹先生,无奈之下,只好看向李贤淑。

    李贤淑倒是笑道:“既然先生都这样说了,必然无碍,放心,我打发人去请就是了!”说着,便掀起帘子,自去派人。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组团的小萌物,么么哒(づ ̄3 ̄)づ╭?~

    七卦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8 21:00:49

    发微寒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8 18:46:13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8 18:06:12

    红烧肉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8 18:01:40

    美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8 17:43:14

    先前已有同学猜到了。二更君奉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5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