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4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牢房的门打开,外头的人闪身而入,忙将众人的手铐脚镣一一打开。

    隔壁牢房亦被人打开,那人入内,即刻跪地向小唐行礼,低声道:“拜见唐大人,不知大人还记不记得小人,自打上回大人出使,就安排我在沙摩城卧底,不想今日能再为大人效力!”

    小唐将他拉起,借着幽淡的灯光看了眼,道:“如何不记得,你唤程昆,原本是礼部侍从。”

    程昆见他竟果然记得自己,双眼含泪,忙敛了心绪,速速出了牢房,同伙伴一块儿引着众人往暗狱之外摸去。

    将要出牢房的时候,忽然有一名狱卒巡逻经过,冷不防两下撞见,即刻叫喊起来,领头之人虽立刻扑了上去,将他杀死,却仍是走漏消息,惊动了其他人。

    程昆见势不妙,把腰刀拔了出来,回头对小唐道:“公主派了人在外头接应,大人沿路往外即可,只祈望大人等顺利回了中国,再图后话。”

    目光相对,小唐上前将他一抱,复又放开,程昆一马当先,砍了两个来阻拦的沙罗狱卒。

    小唐身边儿孟飞熊早按捺不住,把死去狱卒的兵器拿在手中,大吼一声,带领舜兵们便往外杀出!

    程昆慢慢落在后面,见追兵将到,便将身堵在路口上,拼命掩杀,小唐率众出了牢房,回头一看,却依稀看到一道影子,于灯火之中逐渐倒地!

    小唐目光闪动,仍握拳复往外去,果然见到牢房门口有清弦公主安排的众人接应,见许多人跑了出来,就将十几匹马赶出来。

    大家伙儿两人一骑,兀自不够,孟飞熊杀的性起,回头道:“唐大人你速去!我断后!”

    有十几个孟飞熊一手带出来的军官也都围在他的身边,不肯离开。

    小唐深吸一口气道:“其他人上马,走!”

    此刻又来了许多沙罗兵,众舜兵或砍或杀,又抢了许多匹马,便往大道而行。

    孟飞熊带着十几个亲兵,砍翻了几十人,尾随在后,才到十字街口,就见从侧边路上来了一大队的沙罗兵。

    孟飞熊见沙罗兵如群蚁涌来,便不再忙着赶上小唐,反而大笑数声,横刀立马地站住了脚,他的部属见状,便明白其意,当下便也慨然而立。

    小唐飞马而行,听到身后喊杀声震天一般,并不见孟飞熊赶上,他勒马回头,已经看不清身后是何情形了,只见火光乱摇,分不清敌我双方。

    小唐眼中似有热泪涌上,却又极快坠落,又行片刻,却见孟飞熊的一名副将飞马而来,怀中抱着一人,浑身浴血,不知生死。

    那副将道:“孟将军有命,他已誓死殉国,让唐大人带兄弟们速速离去,再报此仇!”

    小唐仰头看向远处,依稀还能听见孟飞熊大吼之声,周围的舜兵怒发冲冠,纷纷已经按捺不住,便道:“大人,我们回去,跟这帮蛮夷拼了!死又何妨!”一时之间,同仇敌忾,鼓噪起来。

    小唐几乎不能呼吸,只觉血气涌动,仿佛能令毛发尽竖。死死地扣住十指,过了片刻,才又冷冷静静地喝道:“都住口,跟我出城!这是命令!”

    小唐说话间,打马转身,仍是往城门处而去。

    众人面面相觑,却不敢违背正使之命,虽然激愤难当,却仍是含恨带怒,纷纷赶上。

    城门处的守兵一看来了这许多人,便叫拦住,那领路的内应便上前,将手中一面令牌拿出,道:“我奉大日王命令,送这些舜人出城。”

    那守门的沙罗将官见他手中竟拿着大日王的通行令,便叫开启城门,谁知此刻,身后又有追兵来到,那将官见状,心中起疑,才要喝令住手。

    谁知小唐见势不妙,早飞身下马,一把捏住这将官的喉头,用沙罗语道:“不许出声。”

    那人只觉得他的手如铁钳一般,只怕略一用力,自己的喉咙便只如齑粉,哪里还能说出一个字,城门微微打开,小唐喝道:“机不可失,大家快走!”

    顷刻间,几十匹马一涌而出,铁蹄如惊雷一般,刹那卷出城去。

    小唐见最后一人出城,手上用力,只听细微的咔嚓一声,这沙罗将官立死当场。

    此刻追兵已至,忙叫关城门,间不容发之时,小唐翻身上马,打马飞身而出!堪堪地从将要关闭的城门中跃出。

    这些沙罗人见人已经出城,大怒不已,却并没有法子,只能回奏大日王。

    且说大日王听了消息,十分恼怒,又听说擒住了两人,便来到殿前。

    却见殿前地上,捆绑着两人,其中一人浑身血染,显然身负重伤,只一张脸仍是英武勇猛,丝毫不改,却是孟飞熊将军,旁边一人,正是他的一员副手。

    大日王上前,见孟飞熊奄奄一息,便狞笑两声,道:“舜国人,是谁放你们出来的?唐毅他们又逃到哪里去了?说出来,便饶你们性命。”

    孟飞熊因伤势过重,一时有些提不起气来,竟无法回答。

    此刻大日王手一挥,便有人将两名女子拉了出来,狠狠地掷在地上,却正是清弦公主跟此次和亲的贵人。

    大日王喝道:“是不是这两个贱人偷了我的通行令,串通舜人放了你们的?”

    孟飞熊的副将看了一眼,闻言便冷笑道:“你这蛮夷王,果然是毫无见识,她们不过是柔弱妇人,就算有心想放我们,又哪里来的这种胆识本事?只因前日唐大人降服了你们的沙罗神蛇,所以你手下那些狱卒跟士兵们,生怕关押我们得罪神祗,故而才串通起来把我们放了,你若是个精明懂事的王,便趁早放了我们,更赶紧休书向天/朝皇帝请罪求饶!才能免除你们沙罗国一场大灾,如今你不思悔过,且还如此对待我国帝女,不知是何道理!”

    译者便忙向大日王说了,大日王听了,半信半疑,原来因那神蛇向小唐低头之事,也自是大日王一件心病,听着副将如此说,虽不能全信,却也是动了意了。

    清弦公主趁机道:“求大王明察,我们委实是冤枉的,我跟妹妹嫁来沙罗,此生便是大王的人了,又怎会再生二心?”

    大日王听她说的婉转,回头看了一眼,怒气稍平,便不再为难她们,自又走到孟飞熊跟前,道:“你快些说,那些人逃到哪里去了?”

    此刻孟飞雄已经清醒过来,闻言笑道:“尔等蛮夷,不知好歹,我朝使者这一去,自然是回我国了,你们尚坐井观天,不知招惹雷霆天威、咳,竟是何下场……”

    大日王从译者口中听的明白,不由怒笑道:“我正想跟大舜打一仗,看看究竟谁在是真正的霸主,只是你却已经没有机会再看到了,本王要即刻杀了你!”

    孟飞熊大笑几声,吐了两口血,却仍是不改悍勇,冷道:“老子难道会怕你这蛮夷小丑?只是我死之后,请你务必斩下我的首级,就高悬在沙摩城的城门之上,他日,我必将见中**队,踏平你这蛮夷之地!哈……哈哈!”大笑不已、

    大日王闻言,气道:“本王就成全你。”说罢,将腰刀抽出,挥刀用力砍去,刹那间,只见血光冲天而起!那豪迈笑声,却仍依稀回荡于众人耳畔。

    那副将见状,厉声唤道:“将军!”却毕竟已经无回天之力,只能死咬钢牙,含两行血泪,亦只求速死!

    清弦公主眼睁睁看这一幕,便忙把身边的女子拥入怀中,这数年来她在沙罗,因连逢两次政变,自然也见过不少血腥场面,早已经不是昔日在大舜皇宫之中的金枝玉叶了,心性也练得越发刚强,却知道身边这人是不惯如此的,当下便将她紧紧搂住。

    此后,大日王果然便将孟将军的首级高悬于沙摩的城门上,只是意图羞辱罢了。

    而孟飞熊的那员副将,却因清弦公主进言,说是俘虏不可尽杀,总要留一个人以防他日不测,大日王听了,倒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便命关入黑牢。

    且说小唐等人出了沙摩城,因担心有追兵赶来,便一直马不停蹄而行,只是跑了半天,马儿逐渐也都累的脱力。

    到天明的时候,并不见有追兵前来,留后探听的斥候却追上来,回报孟将军战死,首级被悬城门之事。

    众舜兵听了,个个激愤难当,有人便落下泪来。

    小唐并不言语,自翻身下马往旁边走了出去,却见此刻人已经在一处断崖之前,脚下是万丈深渊,举目往前看去,依稀能看到圣雪山,在黎明的光芒之中,浮光影动,宛若染了一层微红的光辉,姿态柔和如处子。

    身后,有一名副官喝令大家住口,自己走到小唐跟前,问道:“大人,是不是要即刻赶回中国,再请皇帝陛下发病讨伐沙罗?”

    小唐听了,目光从圣雪山往下,掠过旁边两侧山翼,目光之中若有所思。

    副将不知他究竟何意,便又道:“大人,事不宜迟……”

    此刻小唐才点点头,道:“不错,事不宜迟,一千人只剩下了我们这几十个,如今扬烈将军也以身殉国,好一个‘事不宜迟’。”

    副将仍是不明所以,便只看小唐。

    却听小唐喃喃道:“从此地回国,路途遥远,再请示皇上,商议朝臣,是否能派兵还是未知,就算派兵,计算各种事宜行程,也总要两年之后,才得发兵攻打沙罗。”

    此刻那些残余舜兵便也聚拢过来,都默默静听两人说话。

    副将急道:“大人如此说……难道就忘了这血仇不成?”

    小唐双眸微微眯起,道:“不,绝不能忘,一千多同胞手足的性命,沙摩城头还有扬烈将军的首级等候,我唐毅——在此对圣雪山发誓,不灭沙罗,誓不回国!”

    就在这瞬间,远处被晨光笼罩的圣雪山上,朱红色越发浓烈,日头的影子闪闪烁烁,雪山反光,竟如一座灿灿金山,霞光万道,此情此境,就如一道神的喻示。

    副将只觉一阵血热,却又不免惊道:“大人这是何意?若不回国,又哪里来的兵力?我们如今只有百人不到……”

    却更有人道:“就算只剩下一个人,也要跟沙罗国死战到底!”

    又有人道:“不灭沙罗,誓不回国!”渐渐地,从一个人的声音,转作几十人,又因在群山之前,那声音便环环放大,竟如群山万壑都在呼应一般!

    小唐凝视着远处沐浴在金色光辉中的圣雪山,眼中凝着决然杀气,嘴角却微微一挑,道:“不错,就算只剩一个人在,也要灭尽沙罗。”

    小唐说完之后,便蓦地回身,翻身上马,却调转马头,往另一个方向而行。

    众属下见状,纷纷跟上,那副将虽不敢质疑小唐为人,却出于谨慎,便道:“大人,这不是回国的方向……”

    小唐一言不发,只是打马前行,因为一夜鏖战,他的头发也微微有些散乱,衣袍染血,昔日那个波澜不惊的贵公子,此刻平添几分落拓毅然之态,不再似无瑕美玉,云端清雪,而是一柄复仇染血的出鞘宝剑,锋芒直透。

    身子伏底,袍袖在劲风之中烈烈扬起,小唐双眸紧盯前方,如同盘旋高空的鹰隼盯准了猎物,几番盘算,必自九霄上上挟雷霆之势,一击而中。

    身后,渐渐地,几十匹骏马纷纷赶上,均都围绕在小唐身旁,连那副将也感受到小唐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所向披靡的气势,心中一凛,便闭了嘴,只是紧紧地打马随行。

    这一行人,谁也不曾出声,只有马蹄声如奔雷,众人的衣袂于晨风中烈烈,双眸之中却是一模一样的杀气跟怒意交织,人如剑,马如龙,一道道似闪电一般,自微透的晨曦中直穿过去。

    马蹄踏碎青草地,泥土四溅,这一行,终究将成就一场绝世传奇。

    在此后的《舜史记》中,曾有一段关于此事的记录:

    天和四年,因清弦公主、怀秀公主暗中行事,毅公与扬烈将军等脱出沙罗黑狱,此后,杨烈将军断后,以身殉国,临死曾言:悬吾头颅于城门之上,必有一日,将亲见中国踏平沙罗。

    是年,毅公自断后路,誓报此仇。竟率六十九人残部,北越圣雪山,入尼博尔。

    史官更是不由在旁批曰:国士无双,崛起危难之中;穷途末路,方见英雄本色。

    又是一年春尽,自小唐出使至今,算来已经悠悠两年时光。

    时至六月,远在万里之外的大舜京内,正是荷花香满湖,绿扇映清波的节下,唐府之中,唐夫人却已病了足有一个月了。

    只因小唐始终杳无音讯,唐夫人念子心切,积郁成疾。原本敏丽在家里伺候着,只是因为世子的身子也并不好,因此竟然是两面为难,终究无法两全的。

    幸好还有个怀真,因知道敏丽身上的苦楚,怀真便同她说道:“姐姐不必来回跑,这样劳心劳神的,万一自个儿也病了,又如何使得?我素来当姐姐是我的亲姐姐,太太也素来待我如亲女儿一般,这会子且让我来伺候太太,尽一尽心倒是好的。”

    这段时日,敏丽心中自也不好受,小唐下落不明,世子身子开春以来又见不好,加上母亲也病了,真真儿是一腔的担惊受怕,无处可诉,今听怀真如此知情识意,心中大为感动,便抱住又哭了起来。

    怀真仍是安慰道:“姐姐自回王府,每日里我会派人过去,向姐姐说说太太日常的情形,姐姐也好安心,这里有我在,就当是你亲妹子在便是了,万万保养自己,不可再劳心挂念。”

    敏丽心头宽慰,两人执手又说了会儿话,当下才自转回王府去了。

    因此怀真便一力担起照顾唐夫人之责,又因唐府空旷无人,怀真索性便告诉了老太君,暂时搬来唐府住这,每日里端汤送水,无微不至地照料着。

    唐夫人原本因敏丽出嫁,小唐又不常在家,她白日虽每每去长房二房内同众人相处,心中却仍孤凄难当,如今又失了小唐,就如失了最后的命一般,日思夜想之下,才害了此病,忽然怀真来到,各种温言安抚,小心伺候,日夜不离的,竟比敏丽这亲闺女做的更胜几分。

    唐夫人瞧在眼里,对怀真又怜又爱,她心内逐渐熨帖,心结也缓缓释放,那病症才慢慢地好转起来。

    这一日,怀真因见唐夫人精神好了些,便同她略说了几句,探听了想要吃些什么东西,便出门去跟丫鬟们商议着做。

    正才吩咐好了,又有个丫头来到,报说:“姑娘,有凌府的凌大爷来探望太太。”

    原来唐夫人病的这段时候,自也有些昔日跟唐府交好的人家来探望,却都是怀真里里外外照应着迎来送往。

    唐府这些丫鬟们因见怀真一心照顾唐夫人,又是这样温柔的性情,虽生得柔弱动人,但行事又偏极认真明白,因此从不肯小看她,渐渐地府内各种事宜,都也唯她马首是瞻,只当是府里的“二小姐”看待罢了。

    怀真听了丫头的话,知道是凌景深来到,便点头叫请。

    顷刻果然景深进门来,怀真早就避开,只让小丫头领着他,进内去见唐夫人罢了。

    景深跟唐夫人略说几句,因是病人,不敢久扰,只说了几句宽心的话,顷刻就退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地雷军团的萌物们,么么哒~~~(づ ̄3 ̄)づ╭?~

    860596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4 08:12:05

    羽佳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4 04:36:59

    可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1:51:42

    可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1:48:14

    可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1:43:43

    可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1:21:0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0:59:53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0:37:17

    赵琦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0:31:59

    龙沐澜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0:21:32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0:19:26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3 20:19:06

    小唐这一次出使,其实是我极为看重的重头戏,在开文之前就憋的很辛苦呢~~不过关于他在外的交代暂且到此,其他的过程且等他回京后再提也罢,免得大家等不及他回来了~

    我是惊心动魄一更君!当然内容提要里也做贴心提示了,么么哒,握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4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