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4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那日,小唐请了郭建仪前来,把怀真带回之后,仍随着队伍往前而行。

    此一时的心情,却跟先前出城之后有天壤之别。

    回想方才那匆匆一吻,齿颊兀自留香,淡淡清甜之意萦绕肺腑,却因为那一刻的分别,舌尖更有一丝微微的苦涩,于甜意之中悄然纠缠,难解难分。

    想上次和亲,起初虽然有些小觑清弦公主,但从她现身诱敌之时,便明白她绝非等闲女子,也跟他先前所见过的闺阁小姐们都不同,自有一种叫人敬慕之意。小唐心中自觉着这般女子和亲异邦,前途未卜,就如明珠投暗,叫人未免心中叹息。

    然而虽有一念如此,他的心意却始终坚定如初:既是为与睦邻友好,让两国不生战事,清弦公主此行,却是理所当然、义不容辞的。

    然而这一次,当沙罗使者提及要怀真之时,小唐心中,却毫无先前那般平淡坚定心情,朝堂上郭建仪所说的那一番话,竟也似他的心声。

    虽然他身为礼部侍郎,这许多年来也迎来送往招呼了许多临近诸国的使者,明白两国之间,能避免直接交战,则一定不可轻易动武,不然的话,生灵涂炭不说,出兵自然要军费,军费开支需要国库,而国库从何而来,自然是百姓身上所出。

    加上本国今年并不甚太平,因此成帝的顾虑,小唐也自明白。

    但是怀真却不行。

    ——这念头竟像是一枚楔子一般牢牢地钉在心里深处。

    只是他拼力护着的人,终究要推到别的男子怀中,这半生素来不懂情为何物,乍然遇见,便懵头昏脑,失去着落似的,因此竟主动要求担任去沙罗国的和亲正使,只想着索性远离京城,或许过了两三年,满心只在国事之上,那心里所念自然便淡了。

    却想不到,阴差阳错里,他竟弄错了怀真的心意,她居然是宁肯去和亲,也不愿嫁给凌绝。

    明白怀真心思之后,虽然也有那么一刹那,小唐心中有个狂妄的想法:索性这一路便带着她去,总比从此迢迢分离的好,只要有她在身边儿,不管天涯海角,他都能去的。

    然而毕竟是不成的:只因他心里也明知,这一次出使,并非是简单的和亲,倘若真的动起刀兵来,又如何护住她?如何让她远离那些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可怖情形?

    只是看着郭建仪将她带走,那一刻,竟有种像是再也无法相见的预感,让他略觉不安。

    而他的预感果然便如噩梦一般实现了,在还未进入沙罗边界之时,忽然冒出一支伏兵来,猝不及防掩杀过来。

    虽说和亲队伍之中足有八成以上是训练有素的士兵,然而一来长途跋涉,体力不足,二来对方占了地形之利,前来偷袭的人数又是数倍之众,经过一番苦战,终究敌众我寡,折损人数在一半以上。

    这些前来偷袭之人将残余舜人捆绑起来,便押往沙罗。

    后来小唐才知道,原来半个月前,沙罗王位纷争不断,终究是东沙罗的王叔造反,把才登基不久的新王又砍了,又生怕舜朝来人对他不利,故而才特意安排了伏兵。

    只因两国路途遥远,消息滞后,此事又且是才发生的,因此沙罗国的线人竟来不及将这消息传出。

    小唐醒来的时候,人在沙罗的皇宫之中,身边之人正是清弦公主,数年不见,容颜却一如昨日,只双眸越多几分精明干练。

    见他醒来,清弦公主便笑道:“终于醒来了,不然的话我可真不知要如何是好了。”

    小唐欲起身,胸口却一阵剧痛传来,清弦公主忙轻轻按住他的肩膀,道:“你不必动,你的伤在胸前,差一点儿便中了心脏要害,需要好生静养才成。”

    小唐环目四顾,道:“其他人呢?我……昏迷了多久?”

    清弦公主叹息道:“还活着的众人,都关押在牢房里,因我求情,又同那王说了些利害关系,才把你留在这里,你已经昏迷三天了,神医说只要及早醒来,就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小唐略一思忖,便问道:“扬烈将军还活着么?”他只记得最后一幕的情形,是他挥刀斩断了一支射向李霍的箭,不料下一刻,胸前便倏地一凉,如被冰锥刺中。

    清弦公主道:“还活着,孟将军每日都在地牢里大骂,我悄悄地派人去跟他说让他安静些,免得受皮肉之苦,奈何他性烈如火……倒是更吃了不少拷打。”

    小唐双眉皱起,把那股怒意压下,便问清弦公主沙罗国如今的情形。

    清弦公主一一说明,见左右无人,便又道:“新王名唤大日王,为人喜猜忌,性情残暴,只是他毕竟有些忌惮我朝,才未曾伤我的性命……”说到这里,又小声道:“但据我观之,此人对我朝大有觊觎之心,近来守卫看的十分严密,我已经暗中联络你先前布下的细作们,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便救你出去……”

    小唐道:“扬烈将军等人又如何?”

    清弦公主道:“若还要救他们,则难度更上一层了。”

    小唐只是看着公主,清弦公主明白他的意思,便将手覆在他的手上,轻轻一握,道:“你放心,我必将尽我所能。”

    小唐眼中透出感激之色,忽地又问道:“和亲的贵人何在?”

    清弦公主听他问起这个,才道:“你是说应公府的那个丫头?她……当真是公府内的小姐?”

    小唐见她如此问,只道:“如何?”

    清弦公主凝视他的双眸,说道:“应公府内那几个小姐,我虽然不曾见过,但是这一位……虽然行为举止处处妥当,很有大家风范,然而……到底欠缺一些大家闺秀的气质,倒是叫我说不上来,只是你且放心,大日王十分宠爱她,也多亏她,才保住了孟将军等人的性命。”

    小唐点了点头,忽地对清弦公主使了个眼色。

    清弦公主知情,便微微俯身,小唐在她耳畔低低说了几句话,清弦公主听着,面上略露出诧异之色,半晌才起身,望着他微微笑道:“原来如此,我当为何总觉得差一些……不过此女倒是极难得的了。”

    清弦公主说罢,又道:“你原本带着一个香包儿,被血染了,我本要给你取下,然而你虽是昏迷之中,却仍是抓着不放,竟像是怕人给你偷走似的,我心知是要紧之物,便仍放在你怀中,你且留心。”

    小唐听了,忙伸手抓过去,握着那枚柔软的香囊,竟像是握住了一颗心一般,便徐徐松了口气。

    清弦公主见状,一笑道:“难得。你也有这般情形的时候。”却也并不曾多说什么。

    如此,小唐便又调养了五日,期间大日王也来看过一次,因见小唐品貌似天人一般,又是上国重臣,便故意流露几分凶悍之色,意图镇唬,更想要看小唐是如何反应。

    不料小唐始终面色淡然如常,不管大日王再怎么疾言厉色,做尽姿态,只是清风拂面罢了。

    大日王见状,才哈哈大笑,便同小唐说起边界之事,只说乃是一场误会罢了,并没有想到是上国使节来此,又叫小唐再行调养,养好身子之后再商议其他诸事。

    小唐便道:“随我一同前来的众人,还请大日王多多照料,我必十分感激。”

    大日王一怔,原来小唐口中所说的竟是沙罗语,一边说,一边又双手合什,端正行了个沙罗礼。大日王见状大喜,笑道:“上国使臣,果然是不同凡响。”

    但是嘴里如此说,大日王却也不是个蠢笨之人,极擅玩弄心机的,并不曾就立刻放了狱中众人,只是叫众狱卒不再严刑拷打罢了。

    如此又过了几日,小唐的伤愈合的差不多了,大日王便带了群臣前来,同小唐商议要重新划分边界之事。

    沙罗国的边界同时跟中国,尼博尔和天竺接壤,靠近中国的一边,也挨着尼博尔,大日王一挥手,便将圣雪山在内、包括中国西南三个州都划在沙罗境内。

    大日王表明所欲之后,便看向小唐,目光阴沉,虎视眈眈。

    小唐见状,低头看了会儿那张版图,便拿了墨笔,重画了一道,却是把东西沙罗之中的西沙罗划到了舜朝境内。

    大日王见状,立刻明白他的意思,暴喝数声,显然是十分恼怒。

    小唐淡淡道:“大王此刻的心情,便是本使方才的心情。我中国有一句古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大王若想同本使商议正事,自然使得,但倘若存觊觎之心,行不轨之实,本使便不奉陪了。”

    大日王听了译者所说,又怒骂了几句。

    译者还待说给小唐知道,小唐却已经听明白了,道:“若要打要杀,悉听尊便,只不过本使还有一句话要同大王说知,所谓‘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不知大王是否明白其意?我天皇帝宅心仁厚,不愿两国开战,祸及百姓,才用帝女和亲,以求两国之好,但倘若大王不领我天皇帝之心意,那么这便是我朝的回答:犯我天/朝者,虽远必诛!”说着,便冷冷地看向大日王。

    大日王听译者说的明白,暴跳之下,厉喝了几句,便叫人把小唐立刻关入大牢。

    那些沙罗士兵把小唐推推搡搡,押入大牢,小唐并无惧意,只默默留心细看孟飞熊等人被关押何处,却见里头灯火昏暗,难以分辨,只隐隐听闻耳畔许多苦吟之声。

    正暗中惊心,却听有人骂道:“直娘贼,有本事正大光明跟老子干起来,如此偷偷摸摸地,果然是蛮夷下等小民!”

    小唐听了这声音,心中一喜,便唤道:“孟兄!”

    那边孟飞熊听到小唐的声音,微微一怔,继而叫道:“小唐!”一时之间,手铐脚镣的声音不绝于耳,却是跟孟飞熊同囚牢的舜朝士兵们也忙都起身,尽数看了过来。

    小唐三两步上前,隔着囚栏望见里头众人,又见李霍也在其中,一刻心安。

    只是来不及说话,便被狱卒拉扯开去,关在旁边的牢房之中。

    幸亏这几处监牢相隔不远,彼此说话之声相闻,小唐便问孟飞熊如今还有多少人存活,却被告知最多只有百人。

    孟飞熊又问起小唐的伤,小唐听闻死伤如此多舜的士兵,一时心又疼起来,便勉强答无事。

    次日,忽然有沙罗狱卒来到,要提一个舜兵前去,孟飞熊复大骂不绝口,剩余舜兵也都鼓噪大怒。

    小唐忙喝住沙罗狱卒,便问究竟,孟飞熊道:“这帮天杀的贼蛮夷,会放养成的毒蛇咬人。”

    原来这几天,这些沙罗人便提舜兵出去,被毒蛇咬了的舜兵重扔回来,往往会死得极为凄惨。

    小唐听了,便用沙罗语对那些狱卒说道:“且去通报,我要见大日王!”

    沙罗狱卒知道他是舜的使臣,倒也不敢轻慢,忙去报了,顷刻回来,便把小唐跟一个舜兵都拉了出来。

    孟飞熊十分担忧,连唤数声,小唐只说无碍,便自去了。

    那些沙罗士兵把小唐跟舜兵拉到大牢外的刑场之上,小唐抬头,就见大日王坐在高处,周围有许多沙罗的贵族跟大臣们环绕,等看热闹似的。

    大日王俯视着他,用沙罗语笑道:“舜朝使者,莫非是想向本王求饶么?现在跪地答应本王的条件还来得及。”

    小唐放眼四看,却见周围士兵林立,而在他跟舜兵的面前放着一个极大的笼子,透过栅栏可以看到里头活物窜动。

    小唐双眼眯起,看一眼那舜兵,道:“不必惧怕。”

    那舜兵因见过伙伴的死状,正有些惊心,不知如何是好,听了小唐的话,才道:“唐、唐大人……”强忍着心中惧怕之意,便站在他身侧。

    小唐朝上冷哼道:“天/朝使臣,只跪我朝皇帝。有什么伎俩,只管使出来罢了。”

    大日王见他站在原地,气定神闲,风姿非凡,虽是一人,却隐隐透出一种叫千万人膜拜的气势似的,周遭沙罗的贵族跟大臣们见状,便都窃窃私语起来。

    大日王察觉,一时心中莫名地竟生出几分惧意,由此又生杀心,便眯起眼睛道:“很好,我今日便看看,上朝的使者竟是何等能为。”当下一抬手。

    士兵们见状,便上前拉起箱笼的闸门,顿时之间,就见一道黑影闪电般弹了出来,旋即于地上蜿蜒向前袭来,来势凶猛。

    小唐身边那士兵见状,吓得色变,便倒退了两步,小唐一动不动,见那恶物高擎尖尖头颅,摇头摆尾,狺狺吐舌而来,依稀可见两颗毒牙寒光闪闪。

    此刻已经有许多惊呼之声传来,小唐岿然不动,见那毒物将到跟前之时,便一拧眉,右手一握。

    原来小唐方才盯着之时,已经看清那物的三寸所在,因此只是静观其变,此刻他手中虽无武器,但是手上功夫却也非同一般,虽不能裂石穿金,却若运上十成内力,若要拿捏此物,应该不在话下。

    小唐又见这物身躯足有少年人的大腿粗细,生怕它皮厚难办,因此暗中便也提足一口气,想要一击致命。

    谁知两方面旋风似的对上,小唐才欲动手,那毒物扑到他跟前一步之遥处,竟生生地刹住去势。

    小唐一愣,虽不知如何,但心想机不可失,手掌一抬便要挥出的功夫,那毒物忽地擎头盯着他,长尾一摆,竟在原地盘做一团,原本吐露的毒牙跟信子更是收了起来,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动也不动,竟全无恶意似的!

    小唐心头一动,生生地刹住手势,便看着这毒物,此刻,高坐在上的大日王跟一干宠臣们都也纷纷起立,看着这一幕情形,竟都是呆住了。

    不知是谁念了句什么,两边的士兵们竟隐隐地骚动起来。

    小唐不明所以,却不敢放松,盯着这毒物,便上前一步,不料它竟看小唐如此,便悄悄地往后挪了挪,如避让一般。

    小唐拧眉看着,手中暗暗提气,只等一有不妥,立刻杀死,不料他又上前两步,这毒物便退了两回,到最后,竟缓缓地放平了高擎的头,作出一个俯首听命的模样来。

    原来这毒蛇乃是大日王平素所豢养的,极凶残的习性,只要看见活物,便立刻飞窜捕杀,从来所向披靡,连最凶猛的老虎狮子,也不是它的对手,今日在□□来使之前竟作出如此的臣服举止,却正是叫人满心惊啧,难以相信!

    王座之处,蓦地有人用沙罗语高叫了一声,双手合什,低头膜拜。

    猛听“铛”的一声,竟是墙边儿的士兵们握不住手中兵器,武器落地发出声响。

    大日王目露凶光,看着小唐,嘴角抽搐,脸色十分难看,末了声嘶力竭地吼道:“把他关进大牢!”又叫把那膜拜之人拉出去斩!

    且说在牢房之中,孟飞熊正痛心疾首,竟见小唐跟那舜兵安然无恙返回,都觉惊喜非常,那舜兵便把方才所见都说了一遍,孟飞熊等人闻所未闻,李霍睁大眼睛,再看小唐之时,那眼神便亮闪闪地,更多了几分不同。

    如此到了深夜,忽然之间外头传来细微的异动声响,孟飞熊是久经沙场之人,立刻警醒,却听有人用中国话低低道:“不要做声,我们奉清弦公主命令,来救众人出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4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