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4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原来先前许源因为一心求子,寻了无数的偏方来用,然而那些方子毕竟良莠不齐,有的且同她的体质不衬,吃来吃去,未免伤身,只是自己并不知情,还以为大有效用罢了。

    忽然因应玉私恋李霍之事,许源先是恨她自甘堕落,竟私自看上了商户之子,正气得半死,谁知立刻又是和亲的事儿,顿时雷霆万钧般,越发痛心彻骨,折损了精神。

    所谓“病来如山倒”,这身子顿时便亏了下去,这才忍痛舍了那些偏方的药,只请了太医来精心调理,谁知到底伤了根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好了的。

    然而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这个当儿,竟传出了喜莺有了身孕的消息。

    喜莺本是许源的心腹的丫头,因为要绊住应竹韵的心,只别叫他一意地在留芳姨娘跟些什么外头鬼混,索性才把喜莺捧为姨娘的。

    起初许源也自是防备着,不管是留芳也好,喜莺也罢,只要跟应竹韵行了房/事,暗中都会弄些避子汤给她们喝,留芳也罢了,喜莺因是心腹,自然懂得许源的心意,每一次不用人送,反自己熬了喝,也是叫许源放心之意罢了。

    且喜莺因知道许源善妒,为免许源忌惮自己,虽得了应竹韵的喜爱,她却并无一丝娇纵妖调,更不曾恃宠而骄,反而仍克己勤勉行事,把许源伺候的很好,因此许源倒也欣慰。

    不料近来,不知为何,喜莺竟怀上了,且已经是有两个月的身孕了,许源听说这消息,只觉得头目森森,浑身寒意,彻骨冰凉。

    偏喜莺跪在地上,一边儿磕头请罪,一边儿求饶恕,说得委实可怜见儿的。

    许源心里有气,待要发作,又有些没什么力气,只是气喘。不料应竹韵回来,正好儿见了这一幕,不免又怪许源太“拈酸吃醋”,许源一个字儿都还没说,应竹韵已先把喜莺护得紧紧的,生怕她受了半分委屈。

    更是把许源气得死过去。

    这样几重山似的压下来,许源的身子又是不好,顿时便更弱了几分。

    且说因为应玉之事,李贤淑只怕许源心内记恨他们二房,因此向来也不大过来……近来听闻有些着实不好了,才忙过来一看,惊见许源瘦的可怜,神情委顿,早不似原本她才进府时候那个飞扬跋扈的三少奶奶了。

    李贤淑一看,先掉下泪来,又怕不吉利,不免强忍着,又劝慰几句,许源神思恍惚,瞪着眼睛看了她半晌才认出来,却也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李贤淑知道不能多扰她,便起身出来,吩咐三房内的人,疾言厉色地说道:“如今三奶奶病的这样,你们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来,好生伺候,别叫我看到有一点儿马虎的,若有半分偷懒怠慢,我可不饶!”

    之后,又详细问过了这段时候请太医以及用药等事,正说着,就见喜莺走来,行礼道:“二奶奶。”

    李贤淑看向她,见她倒是养的颇为丰腴,比先前倒是更加标致了些,便一笑,道:“你们奶奶病的那样了,倒是辛苦你还要照料她,我听说你有喜了?且多保重呢。”

    喜莺听了,脸上一白,便低了头,小声道:“我也不曾想三奶奶竟病的如此了。”

    李贤淑心中有气,才说了那一句,还好历练这数年,底下的便压住了,便只又安抚了几句,才去了。

    怀真听李贤淑说罢三房的情形,也觉惊心,怔了半晌,便道:“这才多长的时间,好好一个人,就病的如此了?”

    李贤淑出了会儿神,不知为何只觉得有些心跳,待要说什么,又咽下去,便挽住怀真的手道:“不说这些了,跟娘回屋去罢。”

    怀真看着李贤淑,知道她有心事,却不愿说,心里一琢磨,便隐隐地猜到了几分。

    娘儿两个手挽着手往回走,怀真心中思忖了会儿,便问道:“娘,三婶娘原本是何等刚强厉害的一个人,怎么竟会落得现在这般田地?”

    李贤淑闻言,微微冷笑道:“你没瞧你三叔的为人么?他别的……论行事之类,委实是没得挑,然而就是太随性了,今儿爱这个,明儿爱那个……总是贪心不足,你三婶娘觉得正室地位不稳,本来想拼一拼,谁成想,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一时暗恼,却只摇头罢了。

    怀真忽地问道:“娘,你是不是也担心爹呢?”

    李贤淑没想到她是问这个,便转头看向怀真面上。

    怀真慢慢说道:“先前谷二姨来了,我瞧着娘像是不喜欢她。”

    素来怀真也不跟李贤淑说这件事,李贤淑只当怀真无知无觉,蓦地听她如此挑明,才知道怀真已经暗暗留意了。

    李贤淑便也不再隐瞒,道:“我……只觉得她……好像是对你爹有些不一样似的,然而应该又不能,她家里再落魄,也是老太君家的亲戚,总不能是给人做妾的呢?”

    怀真心中转念,略琢磨了会儿,才又说道:“谷二姨那样的出身人品,自然是不会给人做妾了。”

    李贤淑听了这话,又看怀真,打量了一会子,才惊问:“怀真,你的意思……”

    怀真见吉祥跟如意两个在前面自在说话,便也看向李贤淑,又道:“娘,爹如今官儿越做越大,不知多少人盯着你呢,爹虽然跟三叔不一样,却也难保其他人挑唆使坏之类的,这个当口,娘可要更加留意,不出什么纰漏才好,也别叫那起子小人抓到什么把柄。”

    娘俩四目相对,李贤淑便把怀真抱入怀中,道:“娘知道了……你这丫头,难为你竟想到这许多……”

    李贤淑虽然心中自有隐忧,然而见怀真如此懂事,心里也自是宽慰,悲喜交加,差些儿也落下泪来。

    又过半月,应夫人便叫了李贤淑过去,对她说道:“我看着三奶奶的情形,怎么像是大不好了,不如,暂且准备准备后事……也算是冲一冲罢了。”

    李贤淑闻言,不免有些“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便红了眼眶,只答应了,回头叫人悄悄地办理而已。

    且说这一日,应兰风下朝回府,忽然有人说爵爷叫他去书房。

    应兰风便换了衣裳,去见父亲应修,行礼过后,应修便问了几句在朝廷上的事儿,又问他近来办事之类,应兰风一一作答。

    末了,应修说道:“外头都赞你为官勤勉,皇上又器重,且须记得越发要兢兢业业,尽忠体国呢?”

    应兰风只答应着,应修便回身,自拿了一本书翻开,一边儿又淡淡说道:“对了,你外放那些日子,杨姨娘也殁了,你房里除了正室,竟然没有个人,正好儿我这里有个丫头,生得干净,人物也聪明,就赏了你做屋里人罢了。”

    应兰风一听,未免诧异,便道:“父亲虽是好意,然而我因公示繁忙,很不用姬妾之类。”

    应修扫他一眼,忽然冷笑道:“你可知道?外头虽赞你为官甚好,但却也说你有一宗毛病,便是太过惧内!还且说你惧内更甚于敬畏父母祖宗,如今你果然是要为了她不肯你纳妾,就连我的话都也不听了?”

    应兰风听父亲如此说,便只好道:“儿子当然不敢,只是……”

    应修不等他说完,便道:“你不敢就最好。我还以为,你官儿越做愈大,果然便不把我也放在眼里了!你毕竟是大家子的公子,要记得自己的出身,且别为了一个女人,便失去体统,更忘了祖宗君上!”

    应兰风见情势如此,不敢再一力违拗,只好答应了。

    当下,果然便送了个美貌的丫头过来东院,那丫头倒也乖巧,跪地行礼,口称“奶奶”。

    李贤淑见了这丫头的模样行事,不由就想到了许源身边儿的喜莺,便只冷冷笑了笑,也不做声,也不说叫起身,那丫头只好跪着,渐渐地跪了一个时辰,竟不敢动。

    按照李贤淑的意思,就等她跪死了也罢了,坐在椅子上,一边儿打量这丫头,一边儿心中乱乱地,蓦地便想起前些日子怀真跟她说起的那些话,掂量半晌,才慢慢地开口叫起身。

    如此,便到了九月,天气转凉,因院子里的菊花正好,这日冷风飒飒,怀真便来到院中赏花,顺便要摘一些菊花。

    将各色的菊花略摘了些,便叫小丫头先拿回去插到花瓶里养着,自己却信步而行,嗅着那菊花的冷香,略也觉着有些神清气爽起来,因走了有一会儿,便坐在那院子内的青石凳上微微歇息。

    才坐了一会儿,忽然见有个人向着自己走了过来,一身青衫,戴着锦帽,却是谷晏灏。

    怀真便慢慢站起身来,道:“二舅舅。”

    谷晏灏笑道:“原来是怀真,为何一个人在此?”

    谷晏珂生得十分美貌,谷晏灏是她的弟弟,相貌自也不俗,然而细看,却见眼窝微陷,鼻梁微凸,且通身的气质让怀真很是不喜,自他来到府中,虽也偶尔在内宅行走,怀真却极少跟他碰面。

    此刻在此遇上,怀真便垂眸道:“方才在院子里看菊花,二舅舅怎会在此?”

    谷晏灏道:“才要去老太君房中,因看此处有人,便过来瞧瞧,竟不知是你。”

    怀真便只一笑,并不理会。

    谷晏灏却瞧着她,忽然说道:“先前听说怀真定了新科状元凌修撰,可是大喜的事儿,我还未曾当面向你贺喜呢。”

    怀真见他说起这个来,便仍是垂眸道:“多谢二舅舅有心。”

    谷晏灏见她始终垂着眼皮不看自己,一时双眸微微眯起,却又笑道:“那凌状元我也是见过,委实是绝好的人物,且年纪轻轻已经入了翰林,将来只怕前途无量,怀真可是好福气。”

    怀真不欲再听这些,便道:“出来这半日,倒是有些冷了,我便先回房去了。”说着,便向着谷晏灏略一行礼,转身自去。

    谁知才走了一步,不知为何,脚下一根枯枝斜绊了过来,怀真猝不及防,原本并不见路上有这枝子,顿时一脚踩滑了,身子便一歪。

    谷晏灏道:“小心。”张手便来抱她。

    怀真一愣,忽然手臂被人一把拽住,横扯过去。

    怀真身不由己往后一撞,落在一人怀中,仓促中抬头一看来人,脸色更加不好。

    这来的人,却原来是凌绝,此刻将怀真拉到身边儿,却并不看她,只看着谷晏灏,他原本就生的冷,此刻双眸更是寒意凛然,只不做声。

    此即,谷晏灏怔了怔,旋即笑道:“才跟怀真说着凌修撰,可巧您就来了。”

    却又看向怀真,道:“昨儿下了一场雨,地上滑的很,怀真可要留神些才是。亏得凌修撰来得及时,不然的话只怕我也救不及你的。”

    怀真还未言语,凌绝已淡淡道:“多谢谷二爷,有我护着她,管保无事,您请便就是了。”

    谷晏灏哈哈一笑,把两人看了一会儿,仍是笑道:“这还只是赐婚,并未成亲,已经是这般恩爱情形了,果然是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呢,好好,我便去了。”说着一拱手,果然负手而去。

    怀真听着谷晏灏所说,早推开凌绝,退到旁边去了。

    凌绝并不管她,只回头目送谷晏灏离去,才缓声说道:“我方才看到他踢了树枝子过来,有意想绊倒你,此人居心叵测,以后你不可单独跟他见面。”

    怀真跟凌绝并无言语可说,见谷晏灏去了,便也要走,不料竟听到凌绝沉声说了这两句话,一时怔住,便回头看他。

    凌绝这才又看向她,道:“我知道你或许不信,然而方才我是亲眼所见。”

    怀真定了定神,才道:“多谢凌公子。”

    凌绝道:“没什么,只要你无事便好。快回去罢,此地甚冷。”

    怀真听了这句,便不由又看他一眼,却见他面色仍是淡淡地,看不出什么格外殷勤的模样,怀真心中略觉疑惑,便点点头,果然便去了,走到院门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却见凌绝仍站在原地,却并不是看她,仿佛看花而已。

    又下了几场秋雨,越发添了凉意,渐渐地入了冬。

    这一日,怀真在屋内暗中盘算,也不知小唐一行如今到了何处了,一路上可顺利,更不知应玉跟秀儿背井离乡,如今可安好。

    只是近来府内却并不太平,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换季之故,时气不佳,除了许源一直不好外,更连应夫人也病倒了。

    应夫人的病却更是来的蹊跷,前一日还好好地,次日便发昏,高热不退,请了几个太医,都不知该如何料理。

    如今到第三天上,病的越发厉害了几分似的,更说些胡言乱语起来。满府上下,十分惶恐,不知到底如何。

    竟连郭家那边儿也惊动了,郭夫人亲自来看过不说,连熙王妃也亲来探望。

    原来在八月间,熙王赵永慕跟郭白露便举行了皇室大婚,如今已经贵为王妃了。

    是日,熙王妃驾到,同应老太君略说几句,便亲自进室内看望应夫人。

    因见应夫人这般情形,郭白露吃了一惊,暗中思忖片刻,便对应老太君道:“老太君,且恕我直言,为何我觉着姑母这个情形,却不像是正经病了似的?倒像是魇住了一般。”

    应老太君惊道:“我竟不知……莫非是撞着什么了?”

    郭白露道:“既然请医吃药无效,少不得用些旁门的法子一试罢了。”

    应老太君虽然不信此话,但奈何熙王妃发话了,当下点头。

    于是果然又请了几个道士和尚,进宅内相看,打八卦,卜紫姑,烧黄符,念经文……乱糟糟地闹了几场,弄得乌烟瘴气,却仍是看不出什么。

    谁知道这边儿应夫人还未有起色,外头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一日晌午,才吃了中饭,应佩便从外头匆匆回来,到了东院,且来不及叫人通报,一径跑到怀真房中。

    自打领了官职,应佩已不似少年时候一般动辄跑跳,渐渐多了些沉稳气象,此刻怀真见他神色张皇,便问道:“哥哥怎么了?是出了何事?”

    应佩跑到跟前儿,眼圈微红,便道:“妹妹果然还不知道呢?早上我才出门,就听了个消息,原来小表舅昨晚上竟遇刺了!”

    怀真一听,闻所未闻,满心先是乱跳起来,忙问端详。

    作者有话要说: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1 19:54:04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1 19:49:42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1 19:47:50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1 19:47:39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1 19:47:25

    哦啊,这一次是小霸王的专场啊,抱抱kk~~(心)

    正在解密中的三更君,小伙伴们莫急,握住这几根藤先~

    不知大家留意没有,这一集已经快一年的时光了,时光荏苒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4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