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3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原来昨日,郭建仪自户部出来,仰天微叹。

    因近来诸事烦乱,若说先前的周侍郎犯事,皆因他是太子一脉,若深究下去,只怕会牵扯出些不可说的内情,若要不追,却又何以交差?暗中不知有多少人盯着此事,都等看他如何处置,若是裹足不前,何以服众不说,肃王便会头一个发难。

    偏偏太子又遣人来说,叫他不必顾虑,只放开手脚秉公办事便好,这听来自然冠冕堂皇,私底下如何,却人人皆知。

    加上因为熙王跟郭家联姻的关系,太子跟肃王两边都视他如眼中钉,真真儿是进一步危险重重,退一步更是重重危险,左右都不得安好。

    更加上河南之地叛乱,也跟户部在地方上的贪墨亏空脱不了干系,于是越发是不可开交了,把个新上任的户部侍郎挤兑催逼的坐卧不安,只恨没有八臂神通。

    然而如今他落在这般尴尬田地,却是多亏了一个人所赐,郭建仪想起琼林宴后那人所说的话,不由冷笑。

    谁知正想到此人,却见前方有一人骑着马儿,遥遥而来,郭建仪抬眸看见,心中暗暗只是苦笑:果然是白日不可思人。

    郭建仪见是小唐从前方而来,人在马上,却不知是在想什么,一脸地神思恍惚,并不留意周遭儿情形,也似没看见自个儿。

    郭建仪见状,不免垂了双眸,只想不惊动小唐,只悄悄擦身而过罢了,如今他也委实是有些“怕”了小唐,这个人不知不觉之中便会给他挖坑使绊子,实在令人不喜。

    谁知他有意退避三舍,那边小唐打马过来,却慢慢驻马,看着他唤了声:“郭侍郎。”

    郭建仪见他居然醒过神来,又偏眼尖看见自己了,只好也停了马儿,转头向着小唐做了个揖,道:“唐侍郎。”

    彼此隔空相望,郭建仪忽见小唐仿佛跟平日有所不同,只说不上来是如何。他因不想跟小唐打交道,自然更不想深究,拱手作揖之后,便欲告辞,不料小唐却道:“郭侍郎,如今难得空闲,不知可否一块儿喝上两杯?”

    从郭建仪尚是少年时候,便认得小唐,那时候因深知此人厉害,自然是格外敬仰,处处小心,如今同朝为官,又免不了有那些种种心结,交情反比先前更淡了。

    这却也是小唐头一次开口说要请他吃酒,郭建仪微觉诧异,本不愿横生枝节,然而望着对方脸色,却不知为何心中一动,竟答应了。

    两人来至酒楼之上,自落座到菜肴上齐,寥寥地并未说几句话。一直到小唐举杯出言相让,两人才吃了一杯,气氛仍是无法缓和。

    郭建仪心知小唐如此相请,又见他面色有异,隐隐仿佛忧心忡忡似的,便猜他必然有事,只是丝毫不敢放松,生怕一不留神,又被他所坑罢了。

    如此一直吃了三杯酒,小唐才开口说道:“近来户部的事儿不少,郭大人颇见憔悴了。”

    郭建仪便道:“各处皆不清闲,听闻沙罗国使者又提无礼要求?”

    小唐点了点头,道:“边界三国,沙罗独大,论疆域只比我朝略小一些,其他的天竺,尼博尔两国,因国力不强,便以沙罗马首是瞻,倘若再闹起来,只怕……总之不可小觑。”

    郭建仪不由问道:“唐大人莫非就是在为此事忧心?”

    小唐见他如此相问,不由笑道:“竟给郭大人看出来了。”

    郭建仪问过一句,便不便再多言,只是又喝了两口酒,心内暗想:“以他的为人,本是擅于周旋迎送,先前也有几次列国来朝,他皆应对周全,不在话下,今次却是如何?”

    郭建仪心中自忖,小唐却望着他,忽然问出一句令他十分意外的话来。

    却听小唐道:“郭大人跟应公府素来亲厚不说,又向来跟新科状元凌绝甚是相熟,我说的可对么?”

    郭建仪停手,抬眸看他,不知他因何忽然问及此事。

    小唐看出他心中疑惑,微微一笑,道:“恕我冒昧相问,却不知……凌绝,跟怀真丫头,竟是怎么回事呢?”

    郭建仪一震,双眸不由微微眯起,凝视了小唐半晌便问:“唐大人何出此言?”

    小唐笑看他道:“郭大人只需告诉我一句实话,他们两个……竟是如何呢?”

    郭建仪闻听此言,心中已经极快地转了几转,以小唐为人,绝不会无端端问出这般没头没脑的话来,难道他……

    郭建仪垂了眼皮,思量片刻,便说道:“其实,他们两人之间的事儿……我也并不是十分明白。”

    小唐问道:“哦?愿闻其详?”

    郭建仪双眉微蹙,忽地笑了笑,道:“我曾戏言他们是前世的冤孽……唐大人可还记得不曾?当初怀真他们才上京不久,老太君做寿那天……就是唐大人为怀真请了宫内太医的那日,你可知道,怀真是因何不好的?”

    小唐凝眸相看,等他回答。

    郭建仪略把当日的情形说了一番,道:“若说怀真丫头,对谁都是十分礼数周详,独独面对小绝,便有一种跟对别人不同的情形来,尚武堂那件事您大概也是听说了,小绝不顾性命也护着怀真……事后,那丫头也是伤心的很,毕竟是因她之故带累了小绝受伤,故而我曾笑言他们系前世冤孽。”

    小唐不言语,只是垂眼,又慢慢饮了一杯。

    郭建仪心头思忖,片刻又道:“若不是近来怀真大了,两个也已缓和了,还似先前那种情形,倒像是欢喜冤家似的。”

    小唐听到“欢喜冤家”四个字,手上一抖,便咽了一口冷酒,微微闭上了双眸,只觉今日的酒水甚是烧心。

    郭建仪不动声色,打量他的神情,隔了会子,才问道:“唐大人因何又问起他们两人来了?”

    却听小唐呵呵笑了两声,垂眸半晌,才说道:“前日……我看到他们两个人甚是亲昵……我、心中故有不解。”

    郭建仪着实地才惊了,问道:“这、这从何说起?怀真她……素来谨慎守礼,何况小绝虽年轻,却也非轻薄之人……”

    小唐徐徐地吁了口气,道:“我亲眼所见,哪里有假?”说话间,便将身子往椅背上靠了靠,脸颊上浮出淡淡地醉红来,微微闭上双眸,看来竟有几分落拓寂然之意。

    郭建仪心中惊跳,心知此事必然有蹊跷,然而是小唐亲眼所见,又说什么呢?何况……倘若他当真是这么以为的,细想想……倒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因此郭建仪在心中掂掇之后,便不再说什么,只默默地又吃了杯酒,两人才各自分别了。

    夜寂静,只有烛火摇曳,映的人面上神情阴晴不定。

    怀真听完了郭建仪一番话,呆了呆,问道:“唐叔叔他说……看见我跟凌绝、亲……昵?是……真的?”

    郭建仪点了点头,满面苦涩之意:原来当时他因一时私心,并不曾着意澄清,反而颇说了那些误导的话……只怕小唐竟是信了,故而在朝堂上之时,才提出了琼林宴赐婚之事。

    故而先前郭建仪才觉着自己犯了大错。

    此刻,郭建仪又想了会儿,便问怀真道:“这到底又是如何?你跟小绝……我只觉着并不可能,但唐大人说是亲眼所见,他又不似是会妄言之人。”

    怀真听了郭建仪所说,心中也极快地想了一想,便记起那天晚上,小唐才走,凌绝便来了,两人不及进屋,在院子里吵了一番。

    当时因凌绝说要求皇上给他们赐婚,怀真惊得失魂,差点一头栽倒,却被凌绝抱住,当时他似乎还胡言乱语了些什么……她因一刻气怒迷心,竟没有反应过来。

    如今想想,多半就是那一幕……竟给小唐看见了。

    怀真仰头,也闭了双眸,竟连解释的心也没了,只微笑道:“果然……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郭建仪见她脸色亦是不好,有心安慰,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低低道:“怀真,必然……是因为我的错……”

    怀真听了,便走到他跟前儿,郭建仪抬头看她,有些怔怔然。

    却听怀真温声说道:“小表舅,这不是你的错,只是我的命罢了,从来都是一样,改不了的。”

    郭建仪越发不解,只看着她。怀真又一笑,道:“何必难过?小表舅本是通明高洁,不染俗尘之人,如今竟为了我如此,却是我的大罪过了。”

    郭建仪听了这话,心中懵懂,忽然一震,低头看去,却见他的手竟被怀真的小手轻轻握住。

    郭建仪不可置信,怀真望着他的双眸,道:“有些话,我一直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如今好歹能够了……小表舅,可知我心里很是感激,这许多年来承蒙你看顾照料,已经叫我受宠若惊,我原本以为自己是个讨人厌万人嫌的……你却不嫌,反对我那样好,这一切,其实不是我该得的,竟像是我从老天哪里偷来的时光一般。”

    郭建仪睁大双眼,眼圈泛红,只盯着她。

    怀真眼中泪光浮动,却仍是笑着,道:“我从来都知道自己命小福薄,被你这样关爱,只怕更是折寿了,然而毕竟贪心,竟和和乐乐地过了这许多年,不管是爹娘,哥哥,还是你……对我都如此爱护,我何德何能?这许多年来的宠爱,已经是白得了的,也不敢再奢求其他了。”

    郭建仪听到这里,忽地心跳起来,便道:“怀真……为何,忽然说这些?”

    怀真笑着垂眸,道:“不过是有感而发罢了,以后……嫁了人,倘若没机会说了呢?”

    郭建仪听到一个“嫁”,心头惊痛难忍。怀真又道:“如今,容我再说一句自私贪心的话……以后我去了,小表舅……且别惦记着我,找到合适的女子,便成家立室,何等之好?我若知道,必然也更喜欢。只是……怀真还得求小表舅,不管如何,且照看着我的爹娘……你也知道爹并不是十足精明之人,有些时候……还需要小表舅提点照看,就如照看着我一般。我……会永远感怀小表舅之恩的。”

    郭建仪盯着怀真半晌,虽然她说是“嫁过去之后”,但听这些话,却更是叫人心惊肉跳不已,便道:“纵然你是嫁了,又不是见不着了……何必说这些?”

    怀真微微嘟嘴,撒娇似的问道:“你到底答不答应?”

    郭建仪望着她的神情,不知为何,蓦地想哭,却只好忍着,点头道:“只要是怀真说的,我自然答应。”

    怀真这才嫣然一笑,将他的手放开,踌躇了会儿,道:“小表舅好久不曾抱过我了……”

    郭建仪一震,默然半晌,才张开双臂,迟疑地将怀真抱住,又慢慢地拥入怀中去了。

    怀真靠在他的胸前,闭上双眼,半晌,笑说:“唉,这会子……竟像是回到了当时我才上京进府的时候,这一遭儿,老天其实是厚爱我的……”

    郭建仪听了这话,差点儿便落下泪来。

    次日,怀真梳妆打扮了一番,便去三房看望应玉。

    因和亲之事,三房一时愁云惨雾,许源已经起不了床,自然不便相见。听说怀真来了,应竹韵便亲迎了出来。

    怀真行礼道:“三叔父。”

    应竹韵眼睛红着,便道:“怀真来了?你素来跟玉儿相好,快且去看她一看罢。”说着,就叫丫鬟领了怀真去。

    进了应玉房中,却见应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地,怀真唤了声,竟也不动。怀真走到床边儿,微微摇了摇她,道:“玉姐姐?”

    应玉听到是她的声音,才睁开眼睛,怀真道:“你这是做什么?听说近来也不肯吃饭了?快起来。”

    正要扶着应玉起身,忽然房门被人推开,却是应翠气冲冲地进来,指着怀真便骂道:“你还有脸来么?都是你害了玉儿!先前勾着她的魂儿,一心在你那个表哥身上,如今更是好了,竟替了你去和亲,你倒是得了如意姻缘了,还来假惺惺地做什么?”

    怀真一个字也不说,倒是应玉,便坐在床上道:“姐姐住口!何尝是怀真的错,是我一心喜欢李家哥哥,怀真……她还劝我死心,若不是你怕我真的跟李家哥哥好了,败坏了名声,坏了你的好姻缘……爹娘又哪里会把我禁足?”

    应翠听了,气得脸上发红,又是愤悔又且委屈,道:“你也是个痴人,到这般地步了还替她说话?我纵然有错,也不曾让你代我去跟蛮夷和亲!”

    应玉说了一番话,已经是大咳嗽起来,听到这里,便上气不接下气,道:“你、你出去……我不想跟你说话!”

    应翠望着她,先前姊妹两个虽然常常吵嘴,但如今应玉要被发配似的送到沙罗国去,生死不知,应翠心里自然也是难忍悲痛,闻言,脸上流露出伤心之色来,道:“我是你亲姐姐,你反倒这么对我……”说话间,眼中便滚出泪来,转身跑了出去。

    应翠去了后,应玉便道:“妹妹别怪……我姐姐,是一时气急了,无心的……”

    怀真微笑道:“我哪里会怪翠姐姐,何况她是因为太疼惜你才如此的……反倒是你,不该对她叫嚷,让她发发脾气,疏散疏散才是好的,如今竟不免伤了她的心了。”

    应玉咳嗽道:“我知道你素来是最懂事的,所以从来都跟你好……”

    且说此刻,应翠并没有跑远,只是在门口想听听两人说什么罢了,忽然听到怀真并不见怪,反而替她说话,说的又偏是她此刻的心情,当下再忍不住,又愧又痛,便捂着脸,忍住那哽咽之声,扭身才自去了。

    怀真同应玉说了会儿话,便道:“你如今不吃不喝,又怎么成?只让三叔父跟三奶奶伤心,先前他们拦着你,只是不想你低嫁了,也是怕你低嫁之后过的辛苦,也辱没了出身,倒是一片为了你的意思……如今三奶奶尚且病着,听说药都吃不下……”

    应玉听到这里,便呜咽哭了起来,道:“我心里难道不知道的?只是难免恨他们,当初若是答应了我,又何必现在闹出这样来?竟是他们害了我。”

    怀真搂着她肩膀说道:“天底下除了那些禽/兽一般的,又哪里有父母要害自己孩子的?他们疼你还来不及……”说到这里,便凑到应玉耳畔,说道:“姐姐,你听我一句,好好地且吃且喝……我有法子,让你不去和亲。”

    应玉一愣,转头瞪圆了眼看怀真。

    怀真向她笑了笑,道:“你可是不相信我呢?”

    虽然素日怀真是个最安静的,从来不肯惹事,可应玉却深知,论心思自己是比不得怀真的,如今她既然肯说这话,自然是有着实的打算了,当下便停了哭,问道:“你、你说真的?”

    怀真伸手将她鬓边一缕乱发轻轻地抿到耳后,悄声又道:“放心就是了……如今你且好生保养,……到时候我自有法子,不叫你去和亲,反而如你的意呢。”

    应玉的心怦怦乱跳,瞧着怀真,有些愣怔:原来这一向谨慎不肯顽皮的人,一旦说出这话来,却更叫人惊心动魄,应玉便问:“好妹妹,你、你究竟想做什么?别吓我……”

    怀真嫣然一笑,道:“到时候你便知道了。”又握住手说了两句话,才起身告辞了。

    作者有话要说:  又收到好多霸王票,手榴弹,地雷……浅水炸弹也都有,多谢小伙伴们,鞠躬~(づ ̄3 ̄)づ╭?~

    赵琦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0 09:55:51

    ^_^我好穷怎么办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0 07:43:43

    菲菲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0 07:39:02

    美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0 07:16:06

    美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0 07:03:37

    joe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10 01:29:40

    发微寒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6-01-09 23:44:36

    17809906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3:17:17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3:15:00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3:11:53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2:54:56

    陶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2:49:50

    贝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2:37:53

    kikiathena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1-09 22:34:20

    kikiathena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6-01-09 22:33:32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2:24:41

    敏敏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2:15:57

    在此略做说明,本文发生的转折性大事,在开文之初就已定好了,迟早晚会发生,这次的和亲之所以在使者来之时没提,因为作者君把和亲的时间点提前了。

    按照先前的安排,二次和亲是在使者【次年】再上京时候发生的,也就是怀真再长一岁,在这段期间本还得有几件事,但作者君思考了数日,觉得这转折不能再往后拖了,于是才特意提前(为让大家更好理解,我会把前面略微调整下)

    第二,从京城到沙罗国需要一年时间,并不代表从本国疆域出发到沙罗要一年,还记得应兰风从京城往本国最南边用了多长时间吗?

    第三,不要小看沙罗,人家也是有个有来头的古国,版图上仅次于舜,且又是紧邻,虽然人是比较奇葩,但若小觑他们的战斗力,那就未免夜郎自大了。

    再次感谢所有萌萌哒小伙伴们~一更君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3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