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3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只因那沙罗国的使者见了怀真,虽然觉得这女孩子年纪尚幼,可不管气质姿色,都属上乘,竟比本国千挑万选出来的“奉养女神”更出色百倍。

    原来沙罗所谓的奉养女神,都是选的极年幼的小女孩儿,锦衣玉食地包裹着,受万人崇敬膜拜,故而沙罗使者一见怀真,便惊为天人。

    又因知道怀真有那等奇异的调香本事,更是喜不自禁,自诩乃是上天的启示,必然正是天赐王妃罢了。因此便向成帝提出,竟不要公主,反而要迎娶应怀真为新王的后宫。

    成帝听了,心中惊诧之余,有些后悔,当日不该纵口夸耀,竟让这外邦之人觊觎起来,然欲拒绝,沙罗地处偏远,本朝的边界处却有些空旷,边防且又空虚,先前便跟沙罗有过几次冲突,只因边界地势险要,打起来委实艰难。

    何况今年因为春汛,南边有两处地方发了水患,而又因户部亏空之事,河南之地,有些百姓竟揭竿而起,何况边邦除了沙罗之外,仍有几个小国隐隐地不安分,因此竟是内忧外患,丝毫不能放松。

    成帝便传了太子,肃王,熙王三位上殿,在列的还有许多重臣,便说及沙罗国使者之事。

    应兰风此刻也在列,听说是要应怀真和亲,当下差点儿晕了过去,也不怕有失体统,便出列道:“皇上,此事万万不可!”

    成帝知道他爱女心切,也不做声。

    应兰风不顾一切,跪倒在地,已经泪如雨下,奏道:“微臣最疼惜的便是怀真,要她和亲,如剜了微臣的心一般,求皇上开恩……”

    太子跟肃王听了,面面相觑,原来成帝年青时候,十分好战,曾经有一年内连打三个国家的记录,然而年纪越长,越不愿开战了,因此近来,更连“和亲”之事也有过,若是放在成帝年青之事,只怕早同沙罗打个你死我活。

    太子跟肃王因明白成帝的心意,两人不约而同,都有了打算,太子便出列道:“此刻国内诸事烦乱,正是不可正面同沙罗开战,倒不如满足他们此等要求,趁机休养生息,以图后着。”

    肃王也道:“儿臣也是这般想的,何况西南地势险要,若要派兵,只怕要十万精兵不止,又因地势不便骑马,因此若交战起来,必然会耗费时日,亏空国库,如今正应该集中所能,将南边水患跟河南之事处置妥当,免得内忧外患,腹背受敌。”

    朝中有一多半的大臣是太子跟肃王一派的,见他们两人都出言主张和亲,便也纷纷附和。

    正在一片赞同声中,此刻忽然有人出列道:“皇上,臣有本奏。”

    成帝一看,见是户部侍郎郭建仪,便问道:“卿有何言?”

    郭建仪道:“沙罗国不过偏居一隅,因历年来我国对他们百般谦让,竟纵的他们夜郎自大,并不把我国放在眼里,上回已经送了清弦公主和亲,不过两年的功夫,他们竟又贪心不足再要我国女子,如此穷凶极恶变本加厉,只怕纵然满足他们这次,也再拖不了一年半载,平白折了我朝的士气,倒不如派兵开战!重振我朝天威。”

    成帝听了,心中默默思量。而郭建仪说罢,朝中应和之人,不过三四罢了,纵然有那些主战的,只因先看了太子跟肃王主和,又哪里敢直接出来跟两人对抗呢?

    寂寂无声之中,成帝忽地看向熙王,道:“熙王觉着如何?”

    此刻小唐却也在场,然而面上却丝毫表情都无,闻言只是看向熙王赵永慕。

    却见熙王顿了一顿,终于出列,道:“儿臣,觉着郭侍郎所言虽有些道理,然而目前,仿佛太子跟肃王殿下的提议更合适些……”

    小唐听了这一句,这才有些变了脸色,眼底震惊之色难以掩饰,盯着赵永慕,半晌转不开眼。

    熙王说完之后,略回头看向小唐,朝堂上两人目光相对,小唐深深望去,顷刻下颌微微扬起,便转开头去,再也不看熙王一眼。

    应兰风听了这许多话,跪行向前,哭道:“皇上开恩!小女不能去和亲!”说着,便以头抢地,咚然有声,成帝忙道:“快扶应侍郎起身!”

    两边太监忙敢上前,将应兰风搀扶住,应兰风拼命挣开,仍是跪地欲求。

    成帝左顾右盼,心中为难,正在此刻,却听有人说道:“皇上,应侍郎的爱女不能去和亲。”

    成帝一怔,却见两班之中,走出一人来,垂眸低眉,面无表情,正是小唐。

    成帝忙问道:“爱卿此话何意?莫非也是主战?”

    小唐一笑,道:“并非如此。只是,皇上如何忘了……那在琼林宴上之事?皇上早已经许了新科状元凌绝,要为他赐婚的。”

    成帝愣住,满朝文武也都怔住了,应兰风听了这话,转头看向小唐,双眸之中,微有一丝喜色,却只是不敢全信。

    成帝迟疑问道:“这……朕的确是记得有此事,只不过……”

    小唐缓缓接口道:“只不过当时新科状元醉了,未曾说出来,其实他当时欲说的,正是应侍郎的爱女应怀真,皇上金口玉言,当时既然已经说了要给状元郎赐婚,此刻当然也不能反悔的,应怀真既然已经许配人家,自然不能再前去和亲。”

    成帝听了这话,微微一喜,道:“原来凌状元欲求娶的乃是应侍郎的爱女?”

    小唐微笑朝上,道:“正是,此事只怕应侍郎也是知道的。”说着,便看向应兰风。

    成帝忙也问,应兰风忍着心中那惊跳之意,便深吸一口气,道:“此事……凌修撰的确是同微臣说过,也还曾提起,仍要寻机会求皇上定了这门亲事的。”

    成帝听了,这才转忧为喜,哈哈笑了起来,道:“果然是如此……”想了想凌绝其人,又想想应怀真之态,不由点头笑道:“真真儿是一对璧人,佳偶天成,好极了!原本是朕那夜吃醉了,竟然忘记有此事,既然怀真丫头是定给了凌状元的,自然便不能和亲了。”

    小唐闻言,便淡淡地笑了笑,也不看任何人,只垂了双眸,这一刻间,便尽掩了笑,眸色里闪闪烁烁,不知压着的竟是何等情绪。

    而小唐说罢此事,成帝也首肯之后,小唐身侧的郭建仪却死死地盯着他,双眼之中透出骇然之意来,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却又是无法开口。

    成帝当即便宣了那沙罗使者上前,把琼林宴上已经赐婚之事说了。

    那使者大觉不满,成帝道:“此事当时在场的群臣都曾见证,难道朕堂堂天子,还能弄虚作假,糊弄你不成?不过因吃醉酒忘了罢了。”

    那使者到底不敢当面质疑,成帝又笑道:“然而你也不必失望,虽然选不到怀真,就另选一人罢了。”

    使者便问道:“不知又是何人?”

    成帝道:“你国既然看中应公府的小姐,那么便自应公府选罢了。”当下便问应梅夫,只问府中尚有几位小姐待字闺中。

    应梅夫因念应翠近来已经许了人家,只剩下应蕊跟应玉两人,便说明了。

    成帝听了,心中自选定了一人,那使者无法,只能应了。

    且说这消息不胫而走,先传回了府内,众人都是大惊,纷纷猜测究竟是如何。

    怀真正在屋内绣花,隐隐听见外头丫鬟们窃窃私语,起初还并不知道是怎么样,忽然不经意听见“赐婚”两个字,顿时怔住了,忙叫进来,便问端详。

    丫鬟们不敢隐瞒,便道:“听外头的小厮们说,皇上选了咱们府内的一位小姐,要去沙罗国和亲,且……也给凌状元选了赐婚的人了。”

    怀真怔了半晌,便淡淡问道:“可知道都是谁?”

    虽然口中这样问,心中却仿佛猜中,其中必有一个是她自个儿罢了,然而此时此刻,若给她选的话,怀真自诩,倒不如选中了她去和亲。

    丫鬟摇了摇头,并不知道详细,因此不敢乱说罢了。

    过不多时,应兰风却先回来了,也不去拜见老太君,二话不说先跑回东院来,见怀真呆呆地坐在窗前,便将她一把抱住,泪先坠了下来。

    李贤淑早也听见消息,撵鸡一样飞跑回来,进门忙问道:“到底是怎么样,送谁去和亲?”

    怀真被应兰风抱得紧紧地,却并不见如何害怕,只温声说道:“爹,娘问你呢,又是怎么了?都做大官儿了,竟还这么失惊打怪的呢。”

    应兰风见她言语平和,这才强按捺那股失而复得的惊恐之意,便把今日朝堂上的种种情形,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李贤淑听完了之后,几乎瘫软地上,勉强念了一声佛,道:“神天菩萨保佑!”

    怀真先是怔怔的,然后问道:“爹……是唐叔叔、是唐叔叔说皇上已经赐婚了我跟凌绝的?”

    应兰风含泪点头,道:“真真儿是多亏了唐大人,若不是他如斯机变,你爹我今儿死在朝堂上了。”

    怀真听了,便挑唇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儿啊。”垂了眼皮,就不再言语。

    只因为那夜应怀真大发脾气之事,李贤淑便跟应兰风说了此事,叫他询问凌绝,是不是有些言差语错,惹怒了怀真。

    回头,应兰风果然就问了凌绝那夜究竟如何。

    凌绝并不隐瞒,只把自己琼林宴那夜,想要求成帝赐婚的事儿说了,又道:“我因忍不住,就把此事贸然跟怀真妹妹说了,大概是我唐突了她,请恩师责罚。”说着便跪了地。

    应兰风本甚爱凌绝,又敬他才气人物,本来心里也早有打算,有意想把应怀真许配给这得意之人的,只是不好说出来罢了。如今见他心底也是这般意思,自然大喜,虽然觉着怀真因此大发脾气,似有些过了,但毕竟这女孩儿生性便有些古怪,素来又不喜人家提她的亲事,或许的确是凌绝当面说的太唐突了,让她一时面儿上过不去……也是有的。

    应兰风听凌绝说明过后,反安慰了他一番,回来后就跟李贤淑也转述了此事。

    李贤淑琢磨了一阵,便道:“这固然是件好事,我素来也觉得凌绝那孩子无比妥当,不管是家世人品年纪上……处处跟怀真相配,只是,怀真那一夜,未免也太……”欲言又止。

    原来那夜李贤淑进门之后,一边儿抱住怀真,一边儿又命丫鬟们把摔破打碎的东西都快快收拾了,后来对应兰风说起来,因怕应兰风爱女心切反而担惊受怕,也只说怀真是发了脾气罢了,并没有仔细把怀真狠命摔打东西等情形说出来。

    应兰风因并未亲眼目睹,不知道应怀真对“赐婚”之事是何等的抗拒,因此这一次在朝堂上,小唐出面儿提起此事,成帝趁机赐婚,倒反而是如了应兰风跟李贤淑所愿。

    只是此刻应怀真面上毫无喜色,只是淡淡然,仿佛遇了寻常事一般。

    两人不免正有些诧异,忽然怀真问道:“爹,那和亲的既然不是我,又是谁呢?”

    应兰风听她如此问,才又叹了口气,道:“是应玉。”

    李贤淑只顾为怀真不必去和亲高兴,忘了还有此事了,乍然听说是应玉前往,顿时也惊呆了,便喃喃道:“天呢……这可……如何是好?”

    应怀真垂眸想了会儿,她知道应玉心里有的人是李霍,先前应玉因为跟许源说明心迹,被痛骂一顿,至今还关在屋里,忽然听说了这个,还不定是如何呢……只怕也是一个“痛不欲生”而已。

    如此,还不到晚间,便传来消息,果然三房知道了,许源本正有些不好,忽然听了这信儿,更加死去活来,当夜竟又急忙派人去请大夫了。

    应竹韵也自后悔不已,哪里会想到竟会如此?早知今日,先前倒不如不在挑剔,只从了应玉的心愿,早早地将她跟李霍定了,岂不也是没有事了?

    如今女儿若是去了沙罗国,只怕生生世世再也见不着了,应竹韵本是个滥情之人,只是唯有这两个女儿,到底也如心头肉一般,又看许源因这刺激,又悔又痛,连药也都喝不进去……不免竟也在屋里落下泪来。

    虽然府内一时大有人仰马翻之态,然而应怀真却自始至终都云淡风轻地,起初不知道详细之前,还有些发呆,自应兰风回来诉说究竟后,应怀真便如没事人儿一样,捧着琴谱看了片刻,又抚了一会儿琴。

    屋里常伺候的丫鬟如吉祥秀儿等,自觉着怀真这个模样……并不像是正常无事的,但府内其他那些没见识的外人,听得琴声传来,不由地暗觉得怀真素日跟应玉十分之好,如今应玉替了她去和亲,她竟还有闲心弹琴,真真是个无心无情的人罢了。

    是夜,忽有一人前来,怀真一心在琴上,竟没听见外头丫鬟禀报,只是正弹着的功夫,忽然间灯光中人影闪烁,才回过神来,抬头一看,望着灯影之中那略带伤感的容颜,认出正是郭建仪。

    怀真便停了手,微微笑道:“小表舅,如何有空来了?”

    郭建仪面上殊无笑意,反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伤感痛心,定定地凝视着怀真,并不言语。怀真便叫丫鬟倒茶,又起身道:“小表舅,快请坐。”

    郭建仪望着她一举一动,宛如平常,又不似平常,沉默片刻,便道:“怀真,皇上给你跟小绝赐婚了,你可知道了?”

    应怀真微微点头,道:“早知道了,现如今谁不知道呢,只怕都传遍了。”

    郭建仪待要说话,又仰头看向别处,眉头紧锁,似有难解之事。

    此刻丫鬟送了茶上来,怀真便道:“小表舅,吃茶呢,只顾想什么?”

    郭建仪闭了闭眼睛,叹息似的又问道:“怀真,你可愿意嫁给小绝?”

    怀真闻言,便又一笑,道:“哪里轮得到我愿不愿意,不是已经赐婚了么?”

    郭建仪素来知道她跟凌绝不睦,见她如此反常之态,心中不免有些惊跳,凝视怀真半晌,却又看不出什么端倪,慢慢地后退一步,只好坐了,转头呆呆看着那一盏茶,又说:“你可知道,今儿在朝上,是谁极力促成了赐婚的?”

    怀真淡淡一笑道:“听说是唐叔叔……不是么?”说话间,又坐回了琴桌之后,起手地弹了一两声。

    郭建仪点了点头,耳畔闻听那淙咚之声,终于似下定决心般,道:“怀真,只怕……我做了一件极大的错事。”

    应怀真手中不停,也不抬眸,挑唇道:“这又跟小表舅有何干系呢?你是好人,只是太过好了些……何必什么错儿都往自个儿身上揽。”

    郭建仪苦笑了笑,道:“你不明白……只怕唐大人今日这番举止,是因我的过失。”

    怀真听了这话,手上错失了一根弦,发出“嘣”地一声。怀真紧紧凝视那根琴弦,见他兀自颤巍巍地不停,仿佛永无止息似的,晃得人也跟着眼花。

    隔了会儿,怀真才抬眸看向郭建仪,静静问道:“小表舅这是何意?”

    郭建仪对上她明润的眸色,又并不忍看下去,双眉轻蹙,转开目光,便想起昨儿的一件事来。

    作者有话要说:  8605965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1:12:23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0:50:42

    为夏听音注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20:23:51

    赵琦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9 19:39:57

    谢谢萌物们~~(づ ̄3 ̄)づ╭?~

    这本的确用了很多心思在内,可众口难调,自然不能强求所有人喜欢,大概是因为近来上了个手机强推,于是多了几个奇异发言,还都是在免费章节里,那种阴阳怪气让人觉着很不爽。其实还是无视最好,他们就是来打击额的,认真就输了

    于是大家在这里还是依旧欢快的吐槽吐槽,期待期待,我也会继续尽心而为,争取写出更好的作品回报大家,么么哒。

    现身的三更君说,接下来应该是个黎明前的黑暗~

    同时这一段“黑暗”,会解决先前留下的至少三个大谜题。相信我,所有一切都合情合理,所有的一切都必得回答,三更君爱你们,作者君也是,么么哒。(づ ̄ 3 ̄)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3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