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3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因书房内聚集着许多应兰风的同僚跟清客相公等,怀真不便露面,便只好转身自又回了房中。

    如此到了夜间,应兰风才回到家里,回房换了件常服,便出来看怀真,却见她正坐在琴后,捧着那本琴谱在看,微微出神似的。

    应兰风一笑,上前道:“到了夜间,就别熬这眼睛了,几时看不成呢?”说着,便将琴谱自她手中拿了去,看了一眼,笑道:“我先前还没仔细看过,这本就是世子妃给你的?”

    怀真点了点头,心中自想着凌绝之事。

    应兰风却把琴谱略翻了一遍,忽然见原先怀真看的那页,正是“高山流水”的曲子,旁边竟有一行隽逸挺拔的字迹,笔走龙蛇似的,写得是: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应兰风念了两声,笑道:“这岂不是唐侍郎的字迹?”

    怀真略咳嗽了声,低头道:“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手笔,还以为是敏丽姐姐写的呢……”

    应兰风也并不在意,只又笑道:“唐侍郎这人,真真儿是妙极,可谓金玉其质,玉金其人……委实举世难得。”

    怀真不由歪头笑道:“爹怎么不说他还冰雪其心呢。”说完之后,又咳嗽了声,暗中皱了皱眉,自忖说的太唐突了。

    应兰风大笑,连连点头称是,忽然想到一事,便叹道:“说的虽是很好,只可惜这般人品,如今竟仍是孤家寡人一个。……我因在外头两年,也不明白,竟想不到他那跟林御史家的亲事怎么就……说来也甚是古怪,好端端地传出那许多流言来,真真儿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说着便摇头。

    怀真听了,也敛了笑容,想到林**跟凌景深之事,又想到那日,黄昏烟雨之中,小唐独自一人在小酒馆内自伤的情形。

    怀真略镇定了会子,便只低头道:“也不过是各人的姻缘罢了。”

    应兰风便也不再说这个,只问道:“方才我怎么听丫鬟说,今儿你去书房寻我来?”

    怀真见他提起来,便顺势说道:“我听说爹回来了,本想去见,不料见许多人在,倒是不便打扰,爹,为何我听着……说什么小凌公子的事儿?”

    应兰风听了,又且大笑,道:“你是说凌绝么?这少年委实是极好的,我很喜欢,明儿定要着力举荐,只是纵然不去举荐,只怕他也能稳稳高中,似那样良才美质,若是到了殿前,皇上自然也要叹少年天纵的。”

    怀真听了,暗中只翻白眼,忙说道:“爹……既然是这样,那你何必又去举荐什么?他爱如何,是他的造化罢了,爹别去插手了。”

    应兰风见她如此说,却笑道:“这是什么话,他如今已经投诗给我,我也已经回了诗文给他,如今满京内的人大概都知晓了……何况就算他不投诗过来,我也很属意他的,又怎能不为他出几分力呢。”

    怀真着急,拉着袖子,待要再说,却又不好直说什么。应兰风低头,看着她面上有些焦急之色,才奇道:“怎么了?为何你不叫爹举荐他呢?”

    怀真想了会子,只嗫嚅道:“我、我并不是很喜欢此人……”

    应兰风失笑道:“傻话。”抬手在怀真的头上摸了两把,又看了她片刻,终究也没再说什么。

    原来,应兰风因知道那一次怀真遇劫之事,又听了其中详细,知道凌绝错遇到这场劫,却仍是曾拼尽一切想要护着怀真的,后来弄得遍体鳞伤,差些儿还断了腿,但虽然经历此事,却是守口如瓶,从不曾对人透露半分,可见虽然年少,德行却极可靠,因此应兰风暗暗感念。

    又加上凌绝此人外禀冰雪之姿,内则经明行修,每每应对起来,那等少年老成气度,谈吐举止皆是不俗,委实锦心绣口,令人倾倒。

    又因年少自负大才,对别的公侯朝臣们应对之中,难免偶然流露些许倨傲之色,可是不知如何,每次面对应兰风,却总是言语可喜,态度别有一番恭谨之意,与对别人的情形不同,因此应兰风心中对他便越发喜爱。

    此后,应兰风跟几位大臣果然向成帝推举凌绝,且按下不提。

    如此到了三月,礼部张杏榜,宣布会试所取录的贡士名单,却见凌绝,春晖,应佩皆榜上有名,独张珍不在,然而他自然也并不以为意的。其他各家自欢喜庆贺,而后便是殿试。

    这一日,会试中选拔而出的贡士们皆进宫面圣,在宣和殿前,由成帝亲自过目甄选,排布名次。因众官员早便一致推举凌绝,成帝便格外留意,果然见他满篇锦绣,不论是贴经,墨义,诗赋俱是上佳,另外经义,论,策也是笔底生花,字字珠玉,且立意极好,不落窠臼,可见是个满腹经纶,文思敏捷之人。

    成帝见如此,心中也十分属意,待召凌绝上殿,忽地见是这样的美玉良才,成帝越发大为喜欢,自诩幸亏是先看了卷子,又早听了许多臣子盛赞凌绝才学出众,不然的话,若是先看此人的样貌如此出众,便把那些锦绣文思给盖过了,又哪里轮得到他当状元,只看这等人品,便只点成探花罢了。

    如此殿试之后,便放榜昭告天下,凌绝竟是一甲第一名进士及第,放了六品翰林院修撰,其他的春晖应佩,则都在三甲之列,一个放了中书舍人,一个放了礼部的给事中,分别是从七品跟从八品。

    应公府内闻讯,早就张灯结彩,派人厚赏前来报喜之人,小厮们好生接了两人回来,应酬半晌,晚间便又改换了官服,入宫谢恩,赴琼林宴。

    且说此夜,在宫内的琼林苑中,成帝亲自设宴,招待新科才俊众人。

    小唐,应兰风,郭建仪等群臣也自在席间,探花使折花回来,众臣子簪起花儿来,满座喧笑。

    酒过三巡,成帝往下一看,先看了小唐郭建仪众爱卿,又看了会儿凌绝春晖众少年,见新旧臣子,琳琅在侧,竟似明珠美玉,熠熠生辉,不由龙颜大悦。

    成帝便大笑道:“朕今儿又得了许多少年才俊,可见是上天福庇我朝,也让朕再多活几年。”

    众臣子皆起身道:“皇上万寿无疆,我朝江山永固!”

    成帝笑着点头,将众人又看了一回,忽然叹道:“话虽如此,朕只觉得近来精神倦怠……却不知,朕若是千秋之后,世人会如何评价朕呢?”

    众臣子听了这话,都觉悚然,一时鸦雀无声。

    成帝因心中欢喜,不免略有几分酒意,目光扫来扫去,忽地看着应兰风道:“应爱卿,以你之见,朕千秋后,该立以何等谥号?”

    满殿悄然,而应兰风听了这话,心中一震,只觉不祥,又觉惶恐,不明白成帝因何竟如此问自己,只是这一句……倒要怎么回答才好?一时不由左右为难,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正在顷刻之间,忽地有一人上前道:“启禀吾皇,皇上长寿千春,必然与日月同辉,若要立谥号也是千年之后,似我等卑微臣子,不过百年寿命,又哪里敢妄自臆测?”

    此刻众人尽数屏住呼吸,无法出声,这一把清朗声音更显得格外清晰。

    却见成帝目光转动,落在那出列一人的身上,却见他鬓边簪着一朵杏花,肤如雪色,眉目清晰如画,成帝凝视片刻,才大笑道:“好!答的好!不愧是朕钦点的状元郎,来人,赐酒!”

    原来这出列替应兰风解围了的,居然正是新科状元凌绝,应兰风暗中捏了一把汗,不由地挥手擦了擦额头,又看向凌绝,却见凌绝也正看向他,四目相对,便微微一笑,向着应兰风一点头。应兰风知道凌绝是特意出面替自己解围的,又见他如此机变,心中大为感激,更领了他这份情。

    成帝赐了酒,凌绝不敢不喝,只是他从来极少饮酒,饮了一杯之后,面上便薄红一片,眼见像是醉了。

    成帝兴致极高,望着凌绝之态,便又笑道:“状元郎青春尚好,可定了人家不曾?”

    凌绝闻言,便起身拱手答道:“回皇上,微臣不曾有人家。”

    成帝大笑几声,心甚爱他,便趁兴又道:“朕还有两个公主并未许配人家,招了你为驸马,可好?”

    众人听了,不免都看凌绝,有那些艳羡的,也有暗中诧然的,郭建仪在座,便抬眸看去,只见凌绝微微一怔,然后便道:“请皇上恕罪,微臣不能高攀公主。”

    众人闻言,又且惊心,成帝肯发话,这是何等的恩典,虽然并非是命他强娶,但谁人敢直接驳了皇帝的颜面?

    成帝也有些诧异,只是因高兴,却并不迁怒,竟笑道:“哦?这是为何?”

    凌绝拱手朝上,道:“微臣不敢隐瞒,只因微臣心中,已经有了一位良配。不敢负她。”

    成帝越发大惊,群臣也自面面相觑,小唐正笑着看凌绝,心中只觉得这少年倒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有些意思。

    满座之中,独郭建仪皱着眉头,面上毫无一丝喜色。

    成帝思忖片刻,便笑道:“果然是少年意气……既然如此,你却说说你心中的良配是何人呢?可是哪家的姑娘竟入了你的眼……你且说出来,朕为你赐婚!”

    凌绝正是半醉之际,闻言猛地抬起头来,双眸如星,心中略一想,正要回答,忽然听到郭建仪咳嗽了声,起身朝上奏道:“状元郎怕是不胜酒力,皇上……还是请他暂且歇息罢了?”

    此刻小唐正稳坐席间,抱臂看热闹,也很想听一听凌绝口中的“良配”到底是谁人,不料郭建仪忽然站起身来,突兀插了一句,小唐自然知道他绝不会无缘无故如此没眼色的……当下敛了笑意,微微一想,顿时心头大震!便抬眸看向凌绝!

    却见凌绝正转头看着郭建仪,四目相对,两人面上都无笑意。

    成帝在上看的也有几分稀奇,正要发话,忽然听另一个人笑道:“果然郭侍郎说的很对……我也瞧着状元郎是有些醉意了,皇上,倒不如罚他做一首诗如何?臣可是知道,状元郎从来都是诗赋一流的,如此良辰美景,没有诗词助兴,岂不可惜?”

    原来起身的人,正是小唐,眉眼含笑,鬓边簪花,雅致风流。

    郭建仪本正看着凌绝,见小唐起身发话,稍微松了口气,便也笑道:“臣附议。”

    众臣子虽然好奇凌绝方才口中所说究竟是何人,也正欲看热闹,但看小唐跟郭建仪两个人都发话了,顿时便也兴头起来,也有那些喜爱词赋的,都知道凌绝每有佳作问世,当下纷纷起身,求状元郎当堂赋诗。

    因此这话题便转开了,不多时,成帝毕竟是有些年纪,又吃了酒,很快便由宫人扶着退了席。

    群臣见状,便也慢慢地散了,应兰风因念着凌绝解围之情,很想同他再说几句,不料却见凌绝走到郭建仪身旁,两人仿佛有事相商,因此应兰风只想着改日再说罢了,便先行出宫而去。

    此刻,饮宴的众臣渐渐退了,只有长沟流月,静寂无声。

    而于杏花疏影之中,凌绝看着郭建仪,便问道:“哥哥方才,为何拦住我?”

    郭建仪望着他面上的薄红,因吃了酒,少年的双眼便有些迷离之色,然而眸色却仍极亮。

    顷刻,郭建仪便道:“小绝,你醉了,我送你回府罢,免得你家里担心。”

    凌绝将他的手推开,执意又道:“哥哥,我只问你,你方才因何拦着不许我说?”

    郭建仪沉默片刻,便道:“这是何等场合,你当真想要皇上给你赐婚么?”

    凌绝凝视着他,道:“又有何不可?”

    郭建仪微微眯起双眸,说道:“你毕竟是太年轻了些,要知道,方才皇上虽然兴高,但提出尚公主,也并不是信口而已,这是何等荣耀,你当即给推了,焉知皇上心中如何想法?你若是再说出那人的名字来,又怎知皇上心中会不会不悦?”

    凌绝听到这里,便笑了两声,道:“哥哥,你何必绕弯子说这许多呢?你大约是知道我要说的人是谁,故而才拦着我罢了?”

    不知从哪里来了一阵风,吹得杏林簌簌发抖,有些杏花便飘坠下来。

    月光皎皎,照着两个人,不远处的宫人频频往这边看,只见户部的郭侍郎同新科状元两位站在一处,似乎正十分亲厚地说些什么,两人皆是芝兰玉树似的妙人,皆都簪着花儿,于杏花树旁如此对面而立,简直如画中之人,双壁一般,相映生辉,令人心醉。

    风声过后,郭建仪才慢慢开口,问道:“那么……你方才欲说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凌绝的酒力已经发作,同郭建仪对峙半晌,不免有些撑不住,便笑了笑,道:“哥哥,又来明知故问……”说话间,便抬手扶住杏树。

    郭建仪见他站立不稳,口齿也有些不清了,便叹道:“改日再说罢了。我先送你出宫。”

    凌绝只是摇头,仍想将他推开,却怎奈有些手脚发软,这竟是他生平第一次喝醉,却是在此等场合。

    然而心中有话,到底不吐不快,凌绝便任由郭建仪扶着,口中仍道:“你明明知道……我心里的人,是怀真妹妹,所以你才拦着我,我也知道,你心里也有怀真妹妹……你不是个、轻狂放诞之人,所以你向应公府提亲,必然是真心所为……但是哥哥……对不住了,怀真妹妹,是我的……”

    郭建仪听着这一番话,面上虽然并无什么表情,心底,却已经是骇浪惊涛。半晌,苦笑了声,又扶着他而行。

    凌绝抓着他的胳膊,停了停,又喃喃地说道:“哥哥,不要再耗了……你已是这样的年纪……何况,怀真妹妹心里……也是有我的。”

    郭建仪本面无表情,听到这里,却遽然色变,眼底雷鸣电闪似的,只怔怔望着凌绝。

    凌绝却毫无所觉,呢喃不清,又仿佛在笑。

    郭建仪胸口微微起伏,一气之下,几乎要当即将凌绝丢开去,然而看着他醉意朦胧的模样,却究竟是不忍心,于是仰头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又半扶半抱,带着他往外而去。

    一直到两个人身影消失在琼林苑门口,那杏林之后,才慢慢地又踱出一个人来,月色之下,正是“不惟金玉其质,亦且冰雪其心”的小唐。

    杏林无声,宫灯寂寞。小唐负手而立,凝望两人离开的方向,半晌,也方若有所思般淡淡地笑了笑。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萌物们,谢谢(づ ̄3 ̄)づ╭?~

    mating2009122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7 18:57:53

    赵琦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7 18:38:58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7 18:28:29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7 17:29:42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7 17:27:50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7 17:27:48

    卿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7 17:17:12

    卿卿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7 17:17:06

    我是单打对双打的二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3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