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20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因不知这是何处,应怀真有些张皇,小唐将她抱到里间儿,小心地放在美人榻上,便道:“不必担心,这儿是王府游园歇息的所在,此刻众人都在前头饮宴,无人来此,你暂且在这儿坐会儿。”

    大概是看应怀真双眼骨碌碌地,透着一股不安,他就又笑道:“你听话,且乖一些。”

    应怀真不免低下头去,小唐出了门,往下一看,果然见一个王府的仆人经过,小唐便唤了他一声。

    那人闻言抬头,认得是世子妃的兄长,便忙跑到跟前儿,打千儿道:“唐大人有何吩咐?”

    小唐便道:“我方才不留神崴了脚,虽然不碍事,但仍要药膏来涂一涂,你悄悄地去找管事的拿一瓶止痛万应膏来给我,切记不可惊动旁人。”

    那小厮十分机灵,便答应了,扭身忙跑了去。

    小唐望着他去了,才又回到屋里,把门掩了,回头见应怀真仍坐在榻上,果然乖乖地并不曾动,小唐才走到跟前儿,便说:“觉着疼不疼?”

    应怀真摇了摇头,低声道:“唐叔叔,很不用这样劳烦,只是略扭伤了些罢了。”

    小唐见她总是垂着脸儿,便索性又蹲下身子,仰头看她,道:“那你倒要怎么回去呢,这一瘸一拐的,叫敏丽看见岂不忧心?只怕又要自责并没好好地照顾你妥帖了。”

    应怀真听了,果然觉得是这个道理,就轻轻地叹了一声,心中只想:“以后万万不能再乱听熙王殿下的话了。”。

    小唐见她忧心忡忡地,不由又是一笑,却问道:“方才你是跟谁一块儿呢?为何只剩下你一个了?”

    应怀真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还有人在呢?”

    小唐道:“我起先听见你跟一个人在说话……只是未觉真切。”心中一转,便猜到:“可是熙王?”

    应怀真想不到他竟连这个也猜中了,不免又问道:“你为何连这个又知道了?”

    小唐见她承认了,一笑道:“这其中有个缘故……六公主在这儿出现,多半跟他有关,何况倘若是别人陪着你,怎么会自个儿跑的不见影子,也只有永慕那个性子才能做出来。”

    应怀真呆了呆,道:“六公主在这儿会跟熙王殿下有关么?然而他只说是带我来看梅树的……”

    小唐听了,忽然皱眉问道:“看梅树?对了……你却又是怎么伤着了的?莫非也是永慕所为?他对你做了什么?”问到最后,语气便略有了几分严厉肃然。

    应怀真本来倒是想说熙王推了自己一把……然而自忖熙王当时那样,只是为了让自己引开六公主的注意罢了,倒不是存心想伤她的。

    而小唐此刻面上又透出几分微微地恼色,怀真觉着小唐跟熙王两人交好,倘若说熙王推她,只怕小唐多心……反对他们两个不好。

    因此怀真便道:“因听见你们在说话,熙王殿下便跑了,我也想离开来着,谁知走的匆忙了些,便扭了脚了,跟别人不相干。”

    小唐正狐疑之中,听了这话,才略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倒也罢了。”

    既然提起此事,应怀真不由就想到赵芙跟小唐之间的对话,心中很有些好奇,本来想着不该胡乱打听别人的事儿,然而此刻屋内并无别人,若是两人谁也不做声,倒是显得古怪了些,因此怀真便道:“唐叔叔……六公主跟你说的什么呢?”

    小唐见问,便道:“并没有别的,是我手上在追查的一件案子……”

    应怀真见他点到为止,并不说明,倒是后悔自己贸然相问了:要知道小唐要办的自然并非等闲之事,又怎么会跟她这样的小丫头说什么呢?真真儿是不该乱发问。

    不料应怀真却是想差了,小唐不说此事,一来的确是事关机密,二来……却也正因此事跟应怀真有些牵连。

    原来小唐在追查的,便是金飞鼠越狱之事,先前虽然定了案,但毕竟那些宝物大半都未找到……因此大理寺仍是暗中追查,不料,前些日子竟得到一个机密消息:原来在金飞鼠越狱前的几日,一次用刑之中,金飞鼠捱不住,便吐露了从驸马府偷走一样秘宝之事,还说是先前德妃娘娘曾用过的一样宝物。

    谁知还未招认究竟是何宝物以及藏宝之地,不出几日,金飞鼠就越狱了。

    如是,令人费解的是,金飞鼠偷走的那所谓德妃娘娘曾用过之物……究竟是什么?虽然并不知晓,但是经年办案的经验,让小唐敏锐的觉着,金飞鼠越狱,必然跟“德妃遗物”这四个字有莫大的关系,虽然内情如何,如今尚不得而知。

    可是因为此事乃是皇家丑闻,私自从宫内拿走德妃遗物的还是三公主……故而无法大张旗鼓地询问,不料赵芙却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小唐急欲知道此事,因此竟在今日特意相诱。

    这些重重叠叠的复杂事情,试问小唐又怎好对应怀真说呢?何况被金飞鼠所掳的那件事对她而言,最好便是尽快淡忘罢了,于是小唐更是不肯说了。

    正在此刻,小唐听到外间传来脚步声,于是起身出外,果然见是那小厮去而复返,见他现身,忙上前,双手把一个绿色的长颈瓷瓶奉上。

    小唐接了过来,便一笑道:“有劳你了,自去忙罢。”那小厮才又行了礼,自退下去了。

    小唐边走边打开那药瓶塞子,便闻到一股淡淡地青草气息,知道是止痛膏药无疑,他心中喜欢,才进了门来,道:“涂了这个便好的快了。”

    应怀真便道:“多谢唐叔叔。”待要接过来,小唐却并不给她,反而走过来,道:“你坐上来,我给你涂。”

    应怀真越发大惊,哪里肯呢,便红着脸道:“不成,我自己来便是了。”

    小唐挑眉看她,应怀真的心怦然乱跳,只好又求道:“唐叔叔,真的不必劳烦你……”吞吞吐吐地补上一句:“我如今大了……”

    小唐嗤地一笑,道:“又大了?究竟是多大了?可及笄了?还是已经定了人家?所以竟然连叫一声‘唐叔叔’都要避嫌,还得‘唐大人’才成?你倒是跟我说说呢?若说的果然对,我就依你。”

    应怀真满面通红,却无言以对,想了半晌,就咬唇道:“我自然知道唐叔叔是好意,然而我毕竟、毕竟……”

    应怀真正冥思苦想,小唐却并不做声,只是抬手将她双腿一抱,便平放在榻上,自个儿也坐在另一端,应怀真一呆的功夫,脚踝上微微一凉,却是给他把裙摆轻轻一撩……

    应怀真只觉灵魂出窍,本能地想缩起腿来,小唐看也不看她,自顾自把瓶塞打开,一边儿道:“别乱动,你还能飞了不成?”

    应怀真生生咽了口唾沫,又咬住唇,小唐才转头看向她,见她惶恐之态,便笑道:“敏丽可是说的没错,你这丫头也太胆小了些……别再咬那嘴唇了,是不是那儿也想涂一涂药呢?”

    应怀真闻言,忙不敢再咬,生怕他真的也如此。

    此刻那药膏遇热,便融化了,小唐倒些出来在手心里,又搓了搓,便捂在应怀真的脚腕上,牢牢地握住。

    他的手掌裹着脚踝伤处,初初觉着疼极,然而那药膏被小唐掌心热力所化,很快溶入肌肤,顿时之间便生出一股辣/辣地凉意来,很快把那股痛楚给驱散了去。

    应怀真本极抗拒,此刻见这药膏如此有效,脚腕上本闷闷地疼,此刻却好多了,心中那不安才也随之退去,仔细看着,不由笑道:“唐叔叔,好像真的管用。”

    小唐也随着笑了两声,便看她道:“你便只不听我说的话……我因何如此呢?就是因为知道肃王府的止痛万应膏是最好的,你这丫头,却只当我是歹意,当我是防贼似的呢。”

    应怀真略有些羞,便讪讪道:“谁敢当唐叔叔防贼似的……我不过是想避忌些罢了。”

    小唐道:“左一个避忌,右一个避忌,如我方才所说,你竟是及笄了还是定了人家?或者你是怕在我这儿若不避忌着……以后就嫁不了好人了呢?”

    应怀真见他如此说,便不高兴,转开头道:“果然是兄妹两个,也跟敏丽姐姐一样,都爱拿这个取笑。”

    小唐道:“那你是喜欢呢,还是不喜欢?”说话间,手上微微地转动,便在她的伤处轻轻力道,揉来揉去。

    应怀真又是一抖,脸上刚才退下去的红又浮出来,索性不言语。

    小唐觑着她的脸色,见她脸上绯红,只当是害羞,心中微微一叹,便低头道:“你只放心……若真的找不到好人家儿,唐叔叔做主,自会给你找个称心如意的,如何?这样可放心了?”

    谁知应怀真皱起眉来,便冷冷哼道:“谁要什么称心如意的了?谁爱要自己便要去,只别赖我。”

    小唐听了这话,却惊讶起来,笑道:“这又是怎么了?还是说……你此刻心里有人了?”说到这里,心头忽如被针刺一样,猛地扎了一下。

    应怀真越发烦躁,赌气便道:“谁有人了?只管浑说,你心里才有人了呢。”

    小唐见她如此,心里不知为何竟好过多了,便哈哈笑了笑,故意手上略用了一分力气,果然应怀真觉着微痛,便叫了声,小唐便笑看着她,哼道:“小丫头,还敢跟我犟嘴呢?”

    应怀真忽然反应过来,心中不免更加后悔起来:为什么跟他相处着不多时,不知不觉就忘了所谓“敬畏”,反而没大没小不知好歹起来了呢?

    应怀真想到这里,于是又无精打采起来,小唐见她真个儿露出些沮丧神色,便道:“怎么了?我说笑的罢了……真恼了?”

    应怀真道:“哪里敢呢?”又瞄一眼他的手,便小心道:“唐叔叔,该好了罢?”

    小唐道:“稍等一会儿,我再给你捂一捂,这万应膏消肿化瘀是最快的,只是要让药膏都渗进去才好。”说着便松开手,却见那伤处白里泛红,如同白玉上染了淡淡一层胭脂,又因为肿着,故而显得格外脆弱,仿佛一戳就破似的。

    小唐叹了声,道:“既然皮肉这样娇贵,以后且小心些才好。”说着便又倒了药膏些出来,重着意留神地给她涂了一遍。

    因一时不说话了,应怀真重又觉着不自在起来。小唐瞧出端倪,便故意说道:“永慕领着你去看梅花,可跟你说别的什么了不曾?”

    应怀真见他问,想了想,便道:“是了,为什么熙王殿下说自己的王妃有了着落了呢?唐叔叔可知道?”

    小唐微微一笑,道:“这个……我倒的确是知道的。”

    应怀真忙问:“竟然是谁呢?他还说是我认识的人。我却想不到究竟是何人,难道是我家里的?”

    小唐听说“是我家里的”,就想到上回跟赵永慕喝酒之时,那人半真半假的话,略一沉默,便摇头道:“自然不是,如今他的身份,不能娶世家大族的姑娘。”

    应怀真闻言点了点头,道:“那究竟是哪家的姑娘?”

    小唐却笑起来,道:“你只往你的亲戚上去想……比如……那位跟你求过亲的……”

    应怀真一震,双眸睁大看着小唐,惊叫道:“是小表舅?难道王妃……竟然是……白露姐姐?”

    小唐笑看着手底那如玉似的一抹,手掌情不自禁地便往上掠了几分过去,感觉手指碰到了底下绸子亵裤的一角,丝绸的质感,却跟他掌心里的玉肌雪肤丝毫也不能比,这刹那,心也跟着动了动。而似这样不动声色的“胡作非为”,那丫头却因熙王妃的人选而震惊,丝毫也没留意。

    小唐微微垂头,目光却越过那散在榻上的绫子裙一直往上,却见是应怀真的手,以及那细细的腰肢……目光竟逡巡不去……

    应怀真见小唐不答,便倾身过来,抬手揪住他衣袖一角,着急地问道:“唐叔叔,真的是白露姐姐?”

    小唐眼底那一抹腰肢往自己这边儿倾了倾,看着是极柔软的,才漫不经心地“嗯”了声。

    应怀真兀自震惊着,半晌才道:“可、可是白露姐姐……她不是……”

    应怀真本想说郭白露跟凌绝曾有过婚约的,然而话到嘴边,却又觉着如此倒像是背后嚼舌,于是忙停住了。

    这一刻,谁也不曾说话,小唐眼前微微恍惚,似时光流转,宛若敏丽出嫁之前,应怀真去唐府陪伴那夜……是她捧着他的手指,轻轻吹气如兰,那种温温润润的感觉……

    似有一股奇异的热流在心底窜动,小唐察觉不妥,脊背挺直,目光一转间,又见自己几乎失控的双手,正几分暧昧地似欲往上,小唐猛然间醒悟,浑身一震,即刻便松了手!

    应怀真还自顾自地在胡思乱想,竟没察觉他的异样,谁知小唐竟蓦然站起身来,因起的太快,竟把那瓷瓶也带倒了,他忙又手忙脚乱地扶了起来。

    应怀真见他举止有异,便问道:“唐叔叔……是怎么了?”

    小唐面上略有几分薄红,却是背对着她,咳嗽了声似的道:“没事,只是已经好了,你且坐一会儿……我、我去洗一洗手。”微微哑声说着,便一刻也不肯停留,迈步就往外间而去。

    应怀真只觉莫名,因方才她正冥想郭白露之事,因此不曾留意小唐如何,见他忽然匆匆去了,心中只想道:“这又是做什么?我可并没说什么不中听的呢?”忽然才想起自己的伤腿来,忙屈起腿来看了眼,却见伤处果然消肿了不少,也并不觉着疼了,怀真心中十分喜悦。

    却说小唐快步走到外间,扫了一眼桌上,却并不见有什么茶水,只好走到窗边儿,一把将窗户推开,外间的寒气一涌而入,小唐深吸了两口,暗中自行调息,半晌,才觉那股令人战栗之意逐渐平复下去。

    神智平静之际,另有一股清香自窗户外飘入,小唐定了定神,忽地见窗户外自有一棵极大的梅树,看似已逾百年,黄色的腊梅花儿烁烁盛放,满目灿然,小唐定定看着,惊艳之余,又有几分惘然。

    忽听身后应怀真道:“唐叔叔你瞧,我已经好了……”才说一句,忽然喃喃道:“好香……”

    小唐回头,却见应怀真从里间走了出来,目光从他面上转开,看到那一片灿金梅花,忽然露出喜欢之色,道:“啊,必然就是这棵梅树了!”竟似要往这边儿跑过来。

    小唐见状,顾不得其他,便喝道:“不许乱跑。”

    应怀真才迈出一步,闻言只好停脚,小小心心地慢慢往前挪步,只是一脸不愿同着急。小唐又气又笑,走过去几步,牵着她的手,便把她拉到窗户边儿上。

    应怀真定睛一看,见如许壮观的大梅树,点点缀缀如万朵金花灿放枝头,扑鼻一阵阵奇香绵绵,只觉心神陶醉,便微微闭上眼睛,叹道:“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这花儿却在小楼后院处。”说着,便掩口而笑。

    小唐在旁看着她,听她擅改诗词,起初也觉着好笑,然而看着她欢沁若许,不知为何,那目光便再也挪不开了,看了半晌,便唤道:“怀真……”

    应怀真正心无旁骛,痴痴看花儿,忽听小唐呼唤,声音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怀真心中一动,便回头看向小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20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