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1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应怀真忽然听到是小唐说话,不由一惊,忙回头看向熙王。却见赵永慕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对上她的眼神,便微微倾身过来。

    应怀真见他毫无预兆地靠近,一怔之下,还未躲避,就听见赵永慕在耳畔低低说道:“别做声。”

    因为是压低了嗓音,听来竟有几分暧昧,应怀真忙将头转开,只做无事状。

    熙王却又轻笑道:“这是六公主,她的性情有些刁钻……”口中说着,却仍是望着她,竟是细看此刻她面上神色。

    应怀真听了熙王说是“六公主”,心中哑然失笑。

    六公主赵芙的生母,是兵部尚书齐筠之女,现在是成帝宠爱的齐贵妃。兵部同肃王的关系向来又是极好,故而上次要选公主和亲,本来定的是六公主,只因肃王这边儿的关系,又加上齐妃毕竟得宠,两方面儿活动了一番,就改成了宫内宫外皆没什么人脉的清弦公主了。

    而应怀真对六公主赵芙同样也并不陌生,前生因她很讨成帝喜欢的缘故,明里暗里跟赵芙斗过不少次气,只不过在她看来,都是些女孩儿们的赌气玩闹罢了,印象中的赵芙,也的确如赵永慕此刻所说,乃是个刁钻任性的女孩儿,若是记得没错儿,今年赵芙已是十八岁了。

    应怀真心中思量的当儿,那边儿赵芙对小唐说道:“骗你做什么?我自然是知道的,你只快来求我……我就告诉你。”那声音竟带着一股子娇憨之意。

    应怀真不由挑了挑眉,却听小唐道:“这竟要怎么求呢?公主既然明白我想知道此事……何不高抬贵手,告诉了我就罢了?”

    赵芙娇笑两声,道:“我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打听来的呢……哪里就能这么轻易跟你说?哼……你也知道三姐姐脾气不好,我可是冒着大干系呢!”

    小唐沉吟道:“不知公主想要我如何?”

    赵芙道:“我想要……”声音拖得长长的,更把应怀真的记忆越发唤醒了些,虽然没见着人,眼前却似乎能看见赵芙笑吟吟斜睨着人的模样。

    此刻,应怀真虽然不知他两个在说什么,可听到如今,也觉着这般“偷听”似乎不太好,便回头看熙王。

    谁知才一回头的当儿,却见身边儿已经没了熙王的影子,应怀真吃了一惊,急忙转身,就见熙王离她已经三两步远,竟似是个要溜走的模样。

    应怀真才要叫他,赵永慕向她摆了摆手,笑着低声说道:“我受不了六公主的这个腔调儿,她又不是个好惹的,被发现就糟了。小怀真,我先走了……是了,那棵梅树就在前面,你自个儿去便是。”

    此时应怀真哪里还有心情去看梅树?本来也正想同熙王说离开之事,却没想到他竟先一步说了……忙道:“王爷等一等我。”

    如此一说一答,情急之时,不免声音大了几分,那边赵芙立刻便听见了动静,当下叱道:“是谁在哪里?”说话间,便听到脚步声。

    此地跟那小楼处只隔着一重假山石,若是赵芙再走几步,转个角度,眼前自然就一览无余,只怕把两个人都会看得清清楚楚。

    赵永慕心里明白,却越发笑道:“真真儿的要命!”

    应怀真才跑到他的身边,赵永慕竟按住她的肩头,认真说道:“小怀真,你怎么如此不讲义气?我好心领你过来看梅树,如今有难临头,你好歹替我挡着些?”

    应怀真睁大眼睛,不知他说什么,赵永慕忽然向着她一笑,道:“乖……”手握着她的肩头,微微用力。

    虽然赵永慕只用了两三分力道,然而应怀真乃是个手无缚鸡的稚龄少女,顿时便觉得他的手劲极大,只怕要把自己的肩膀也捏碎了,心中才一紧的功夫,赵永慕却在她肩上一推!

    应怀真猝不及防,一个踉跄,竟斜斜冲了出去。

    此刻怀真才明白熙王是何意,一时心中又急又是气恼,因忙着想要停住步子,便伸手握住一角假山石想遏住身形,谁知偏偏别着一股力,脚下转动不灵,只觉得脚踝一阵剧痛,顿时便跌倒地上。

    此刻越发听赵芙喝道:“是谁呢?”

    应怀真倒在地上,暗暗叫苦,虽然她并不十分怕赵芙,但最气恼的却是熙王此举……何况如今她并不似前世的情形,还并非十分见喜于成帝,若赵芙认真拿出公主的威风来,只怕她要挡不住的。

    正在有些心慌意乱,忽然听小唐的声音道:“芙儿回来。”

    赵芙正仿佛看到假山后面有一角裙白,耳畔却听见如斯一声,顿时通身一震,便刹住步子,回头看向小唐,眼中惊喜交加,道:“你……你叫我什么?”

    小唐向着她微微一笑,招手说道:“你过来,我便告诉你。”

    从方才在这儿堵到他,就从未见他露出笑容,更别提假以颜色了,此刻忽然一笑,却似美玉生辉,春华煊煊。

    赵芙心中一时如同鹿撞,竟忘了自己方才要去做什么,痴痴呆呆地往前几步,走到小唐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道:“我过来了,你却快说呢。”

    应怀真本以为必露无疑,不料听小唐把赵芙唤了回去,忙忍着脚上疼痛,便往后挪回了假山之后,本想趁机起身离去,不料才一动,脚踝处更是钻心一般,于是只好蜷缩身子坐在彼处,心中把赵永慕骂了个翻天覆地。

    耳畔却听到那边小唐道:“今儿不是说话的时候……我立刻要去见王爷,倒不如改天进了宫,再听公主细说。”

    赵芙被那一声“芙儿”唤的心神荡漾,此刻虽然见他并不曾再如此,然而言语温柔,眼底流笑……却无法不动容的,当下便道:“你当真么?”

    小唐道:“我还不知道那件事的答案,自然还要公主指教呢。好了……公主离开这样久,只怕会有人生疑的,还是快些儿回去罢了。”

    赵芙听了,只觉得无法违逆他的意思,便又道:“这可是你说的,回头可别忘了?”

    小唐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赵芙依依不舍地看了他半晌,终于才拎起裙子,满怀欣喜地去了。

    一直目送赵芙的身影消失,小唐才敛了笑,回头看了一眼楼下那丛立的假山石,慢慢地踱步而行,拾级下楼,走到山石旁边,虽然不曾见着人,却明明知道就在那里。

    小唐微微一笑,道:“知道你在,快出来罢。”

    应怀真自然是在山石背后,本来听着小唐打发了公主,心中很是松了口气,正等着他也离开,自己便不管如何,挣扎着也要回去的……谁知道小唐竟不偏不倚地走了过来。

    怀真的心顿时也揪了起来,更兼听见这一声儿,便明白小唐大概早就发现此处有人……并也知道是她了,心中暗暗叫苦,又羞又气,却并无法。

    ——她虽然也想起身,然而伤了脚,动作不便,便少不得含羞忍气,手撑着山石壁,慢慢地想挪身起来相见。

    不料小唐见她半晌没有动静,便往前一步,绕到跟前儿来看,忽然见应怀真左脚脚尖虚虚点地,脸上发白,弯着腰摇摇晃晃的模样,急忙抢上前来,张手便将她扶住,道:“怎么了?”

    应怀真因脚上疼,又恼被熙王摆了一道,眼底便水汪汪地见了泪光,听小唐问,便低头小声道:“并没什么……”又因想起来要行礼,便抽手回去,勉强唤道:“唐……”

    谁知才叫了一声,心中反为难起来,到底是该叫“唐大人”呢,还是……

    不料小唐见怀真如此,明白她的心意,当下也笑起来:“唐什么?唐大人还是唐叔叔?亦或者……”

    见她面上微微泛红,便不忍再戏弄她,只道:“好了……随意你如何叫都使得,只是这脚上竟是怎么了?”

    应怀真见他如此说,反倒稍微松了口气,想了一想,又不好把熙王就供出来,便道:“我本来听说这里有一棵大梅树,便想来看的……谁知道方才……想要离开的时候,便不留神扭到了,不碍事。”

    小唐见她面色不好,便道:“且不要动了。”左右打量了一番,便将她拦腰抱起。

    应怀真心中一慌,才要叫他放下来,小唐却一直抱着,走到一块儿平坦的山石旁边,从袖中把一块儿湖蓝绉绸的汗巾掏出来,铺在上头,才叫应怀真坐了。

    应怀真不知他要如何,才欲问,小唐已经蹲下身子,道:“我替你看一看。”

    应怀真见他举手撩起自己裙角,顿时脸上通红,忙伸手死死盖住裙子,叫道:“唐叔叔,不用!”

    小唐听她又这般唤起来,才抬头看她,眼光闪烁,笑道:“怎么又叫叔叔了?前儿那位‘唐大人’又去哪里了?”

    应怀真只觉无地自容,只是死命揪着裙子,把双脚竭力往后藏去,不料才一动,又扯到伤处,便疼得哼了声,就皱了眉心。

    小唐见状闻声,又是心疼,又觉无奈,便道:“委实是个古怪的丫头。”又横她一眼,道:“不许乱动!伤着骨头可怎么好呢?”

    应怀真动弹不得,一时只疼得吸气,任由小唐从下往上,轻轻捏住那正试图躲藏起来的脚,微微一抬,裙摆便如流水般自脚踝处下滑,小唐顿时怔住,却见她脚上是双粉色的缎子绸绣花鞋,上用丝线绣着嫣红的八瓣莲,针线精致,鲜艳动人,更衬的一双脚菡萏似的,甚是可爱。

    小唐本心无旁骛,乍见如此,竟不由自主喉头一动,一刻恍惚意乱……

    忽然应怀真动了动,似又想挣脱他的手中掌握,小唐略一迟疑,皱眉道:“说了不许乱动。”当下定了定神,便把裤脚略往上一掀,果然见底下如同白玉似的脚踝上微微地红肿起来,果然是扭伤了。

    此刻,应怀真似能感觉他指尖透过来的力度跟温温的热,又察觉他在细看,更是无法可想,恨不得身为灰飞罢了。偏偏几次想要缩回脚来,又不能够,通身只是微微地颤,便只悄悄地把唇狠狠咬住罢了。

    先前她在尚武堂伤着那一场,是郭建仪给她查看的,侥幸那时候比这会子还小,郭建仪还是亲戚……倒可以说是无事,但是此刻又大了,且又是小唐此人……便只好咬着唇,把头转到一边儿去不敢看他。

    小唐低头看了片刻,便道:“幸好不打紧,待我叫人取一些散瘀镇痛的药来,涂一涂就好了。”

    应怀真忙道:“真个儿不必了。”说着便把双脚轻轻一收。

    小唐正有些恍惚中,不留神之际,手中便空了。

    应怀真自忖无地自容,便忙着又想起身,谁知单脚落地,才蹦了一蹦,就又是再站不稳,幸好小唐已经站起身来,见状拦腰一抱,便将她又抱到怀中去了。

    又过了一年,应怀真略又长了些,顿时脸便贴在了他的胸前,一瞬透骨玲珑的香气便又袭来,令应怀真脑中一昏。

    这一瞬,眼前顿时出现无数昔日相处的场景来:譬如那夜,小唐从城外救她回来,一路她靠在他的怀中,只觉得无限安稳,等到他要送她上马车的时候,心中那许多不舍,竟然无法言说。

    应怀真一时出神,便不曾再动。

    而小唐见怀真只顾逞强,生怕她再伤着自己,便慌忙将她抱入怀中护住,谁知低头之时,却只见这丫头如缎子般挽着百合髻的青丝,上头的八翅大凤钗也随着颤巍巍地,仿佛能晃乱了人的眼。

    小唐也是看得恍然出神了,却并不足,再稍稍将身往后一倾细看,才见到那细碎的流海儿底下,微微颤抖的长睫,仿佛受惊,无所适从的模样。

    小唐眼看此情此境,不知为何,忽然嗅到透骨玲珑的香十分地浓烈,郁郁馥馥,极快地于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之中萦绕,一颗心居然也无端乱跳起来,喉头亦有些阵阵地发紧,他的双手本搂在怀真腰间,此刻,不知不觉中竟越发用了几分力,手掌仿佛隐隐地在渴望什么……

    正在此刻,耳畔却听到远远地似有脚步声传来,小唐猛然回神,才醒悟此地并非是说话的地方,想到方才自己的失神,不由又觉懊悔,又是诧异。

    小唐暗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凉凉地气息透入肺腑,整个人才复又灵台清明,那透骨玲珑的香便也慢慢地淡了。

    小唐低头看着怀真,便轻笑道:“这儿不是说话的地方,倘若还再来一个偷听的可如何呢?”说着,便微微俯身,手在她膝弯处一揽,重又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又担心她羞怕,就仍温温一笑,以示安抚之意。

    双脚腾空,眼前景物陡然凌乱,应怀真怔怔地望着小唐的脸,这笑俨然十分熟悉。

    这又是他第几次抱她了?除去最早在泰州的时候不算,把她从噩梦似的那夜里救出来的不算……另外还有一次……却是在那个他才回京的下雪天,他怕雪地湿滑,便不由分说地将她抱着送到了院门处。

    为什么这个人总是如此……明明看着十足庄重,却每每做这些出人意料、却叫人无法抗拒之事。

    如今看来,她前日那一声好不容易才改了口的“唐大人”,竟也是白叫了。

    小唐便抱起怀真,左右看了一番,他因来过肃王府几次,对此地并非十分陌生,便又顺着台阶拾级而上,到了小楼上面儿,顺着六公主离去的走廊绕到另一侧,便将一扇门推开,抱着怀真迈步入内。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感谢萌物战队~~(づ ̄3 ̄)づ╭?~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14:16:1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14:16:1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14:15:5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14:15:5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14:15:5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14:15:4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12:25:4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10:26:58

    发微寒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6-01-01 06:02:07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05:57:31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05:51:22

    Seraph_f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02:06:5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01:16:15

    美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01:06:03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6-01-01 00:34:07

    姐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31 23:52:24

    我是新年发糖的一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1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