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1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小唐知道事情不妙,但事到如今,也是无法,便只好翻身上马,往回而行。

    正走了一段,忽地看到前方路口上有两人行来,其中一个正是凌景深,另一位,看来眼熟,仔细一看,原来是太子府的一位谋士,记得是姓许。

    小唐边走边看,却见许先生满面堆欢,不知在同凌景深说着什么,凌景深微笑点头,两人说了有一会儿,才彼此分别了。

    凌景深正欲翻身上马,忽地看到小唐,微微一怔,便向着他点了点头,小唐看他一眼,忽地笑道:“凌大人在太子跟前儿……似是如鱼得水呢?”

    四目相对,凌景深也微微一笑道:“唐侍郎过奖,在下还只是一员小小校尉罢了,哪里及得上唐侍郎前途无量。”

    小唐斜睨他,淡淡道:“以凌大人如此高明的手段,只怕很快便风生水起,不在话下。”

    凌景深只微微低头,一笑道:“承蒙唐侍郎吉言。”

    小唐一哼,两人如此说了两句,便各自打马,又是分道而去了。

    且说应兰风骑着马儿,飞快地回了府,到了东院里,并不见李贤淑跟应怀真两个在,应兰风便问丫鬟道:“二奶奶人呢?”

    那丫鬟见他神色不对,忙道:“二奶奶在上房跟三奶奶算账……”

    应兰风不等她说完,便喝道:“快去!给我把二奶奶叫回来!”

    那丫鬟见势不妙,忙跑出屋去,急急忙忙到了上房,只说二爷有急事叫快家去。

    李贤淑不明所以,便也放下手中之事,匆匆回来东院,才进了门,便笑道:“到底是什么着急的事儿?巴巴地把我……”

    一句话还没说完,应兰风已经走上前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不由分说将她拽着往里屋去,底下的丫鬟们见情形不好,自然不敢靠前,便都在门外等着。

    李贤淑大惊,觉着应兰风下手极重,手腕竟是疼得发麻,自打两人成亲以来,应兰风从不曾似这样般粗鲁相待,李贤淑便皱眉道:“你这是做什么!我的手腕都要断了!”

    应兰风将她拉到屋内,把门掩上,指着她说道:“你的手都要断了?这算什么!我还命也不要了呢!——你且只快些跟我说实话,我不在的时候,怀真究竟出了什么事了?”

    李贤淑正揉搓着手腕,忽然听了这句,脸色微变,便道:“你……你从哪来听了什么话?”

    应兰风瞪着她,眼睛隐隐发红,咬牙切齿地说:“你别管我从哪里听来的,你且快跟我说明白!我出外这几年,你本该好好地把怀真照顾的妥妥当当,不出一点儿纰漏,如今你反问我从哪里听了什么话?我倒是想从你这里听说!”

    李贤淑是头一次见应兰风如此恨得牙痒似的凶她,又听他质问自己不曾好好地照顾应怀真,顿时无限委屈涌上心头,泪便先滚了出来。

    应兰风只冷冷地说道:“你倒是快说,哭又有什么用?若女儿出了事,就算死了可又怎么样?”

    李贤淑滴了两滴泪,听了这句狠话,便将泪一抹,道:“你在外头这五六年,哪里知道这府里发生的事儿,又哪里知道我们娘儿两个的苦楚,若不是怀真争气,你如今还能看见我们?只怕真真儿是死了,你连尸骨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刨呢!你倒是轻飘飘地只问我怎么看的孩子?我们娘儿两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时候,你的人却又在哪里?”

    应兰风听了这话,越发着恼,堵得一阵阵胸口疼,说道:“若真出了什么事儿,有什么苦楚委屈,你倒是跟我说,总强过我从别人口中知道的好!”

    李贤淑道:“你昨儿才回来,半天里可有一个时辰在家儿?昨晚上我本想跟你说,可念着你才回来,说这些事,岂不是要惊死过去?偏今儿又上早朝,倒是得给我机会说呢?”

    应兰风闻言,知道有理,便咬唇不语,李贤淑镇定了一下心神,于心里稍微理了一理,便才将应兰风离开之后,般般件件,燕窝的事儿,平靖府的事儿,郭建仪因此提亲,自己因此感激……一一都说了,足足说了半个多时辰。

    应兰风如闻晴天霹雳,双眼泪流,魂不附体,跌坐在椅子上,半晌无法动弹。

    李贤淑说完了之后,便又问道:“这件事本已经过去了,因为建仪求亲,怀真进宫等事过后,早不见人提起,都说是在平靖府里的……你为何又提起,无端端又是从哪里听说的?”

    应兰风闻言,总算清醒过来,便说道:“当夜陪着怀真的,是不是有个什么丫头?”

    李贤淑闻言,吓了一大跳,问道:“你说什么,秀儿?”

    应兰风霍地站起身来,双眸露出厉色,道:“不错,坏事就坏在这丫头身上……她嫁了一个什么男人……”便把在酒楼里听见的话跟李贤淑说了一遍。

    李贤淑听了,踉跄后退两步,满怀骇然。

    应兰风走上前来,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还怪我说你,你好糊涂!既然出了这种事,你就该把这丫头远远地打发了才是!为什么竟然留这样一个隐患在身边儿?”

    李贤淑便落下泪来,道:“你问我?你为什么不问问怀真?我只是把这丫鬟从她身边儿调开,她就有些不高兴,若还要把她远远地扔了,你当她肯依从?因此我只说把秀儿交给如意带着,是抬举她,怀真才放了心。”

    应兰风怔了怔,又问道:“那为何她又嫁了人?”

    李贤淑听了,便恨得咬牙切齿,竟然骂道:“不上台面的贱蹄子!我本来把她交给如意看管,不料进宝认得一个姓魏的,一来二去,他们两个不知怎么竟看对了眼!本来这叫魏武的托进宝向我讨秀儿,我并没有答应,不料秀儿又亲自跑来,偷偷地求了怀真……怀真见她十分喜欢那人,便来求我答应了这门亲事,我一时心软,也只以为他们两个是一对儿,又见怀真求,便答应了,谁知道竟会这样?不知好歹的狠毒狼崽子们,这真真是好心挨雷劈!”

    应兰风听了这来往原委,也气得头顶火星乱冒,跺了跺脚,切齿说道:“罢了!如今不用说这话了,竟没有什么用……”

    应兰风飞快地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才回府来,诸事无法,李贤淑虽然管内宅的事儿,却也不顶用。

    应兰风思来想去,便走到外间,叫吉祥来,道:“去看看三爷在不在家,若在家,立刻请他过来!我有要事!”

    吉祥因知道两个人在里屋吵嚷,只不知为何,听了吩咐,不敢怠慢,便亲自去了三房,正好应竹韵从外回来,吉祥如得珍宝,赶紧请了来到东院。

    应竹韵进了门,见屋里头气氛不对,才笑道:“哥哥怎么了?才回来,就跟嫂子吵嘴了不成?我才听人说哥哥擢升了工部侍郎呢……老太君那边也欢喜的了不得,告诉了我家里的,张罗着要办……”

    应兰风面上一丝儿笑都没有,不等应竹韵说完,只道:“老三,你过来,我有事要跟你商议。”

    应竹韵一怔,这才瞧出不妥当来,便敛了笑,走上前来,问道:“怎么了?当真出了什么事儿?”

    应兰风便沉声问道:“我不在家的时候,听说外头曾有过许多怀真的流言?”

    应竹韵听了,才皱眉道:“哥哥提这个做什么?都是谣言罢了,如今也都风平浪静没人提及了。”

    应兰风冷笑了声,道:“没有了?你嫂子只在内宅里,是个聋子瞎子倒也罢了,连你这个时常在外头走动的,也是聋了瞎了不成?”

    应竹韵听这话说的厉害,忙道:“哥哥这话从何说起?折死我了!”

    应兰风便把魏武在外私自传播谣言的事儿说了,厉声说道:“如今我才回来,竟不知如何是好,你说,该怎么办?”

    应竹韵听说,气得脸色发白,道:“这挨千刀的下作种子,竟然编排这种话来诋毁主子!怪不得哥哥怒了,我又岂能容他?”

    应兰风见他如此,便上前一步,握住应竹韵的手,道:“老三,你是知道的,我最疼的便是怀真,见不得这些污言秽语来诋毁她的名声,尤其还是从咱们府里传出去的,你要替我办这件事儿是最好,但只一件,我要你办的妥妥当当,一点儿后患也没有!”

    应竹韵对上应兰风的眼睛,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便微微点了点头,道:“哥哥放心,这种祸害主子的奴才,还留着他做什么?倘若让他活着,我便也不活着了!”

    李贤淑在旁边听着他两个说话,此刻才明白是何意,暗暗惊心,不由道:“可……秀儿呢?”

    应兰风微微眯起眼睛,冷哼了声。

    应竹韵觑着他的神情,便明白应兰风的心意,就道:“嫂子不必行此妇人之仁,嫂子对这丫头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是她自己作死,又怪谁呢?”

    李贤淑虽然恨秀儿牙关不紧,不争气泄了口风,但毕竟是个没经过事儿的内宅妇人,一时忍不住心惊肉跳,便道:“叫我看,远远地打发了她就罢了……别的倒也不怕,就是……倘若给怀真知道了,那孩子不知道还会怎么样呢?”

    应竹韵闻言不语,只看应兰风的意思,应兰风思忖片刻,道:“她能跟一个人说,便能跟一百个人说,难道还要留着再惹祸不成?”

    应竹韵见状,便也说道:“哥哥说的很是。索性一了百了……更何况,她嫁了魏武,保不准是跟魏武一条心的,倘若魏武平白死了,又怎么知道她不会因此恨上了咱们呢?”

    李贤淑听了这话,也是有理,只是心中仍旧为难,应兰风便对她说道:“怀真还小,自然什么也不懂,丫头求一求,便心软答应了,你怎么竟也跟着犯糊涂?此事若不是你,也不至于如此!如今你更还替这丫头求情?”

    李贤淑见应兰风质问自己,不由又落下泪来,道:“我有什么法子?宁拆一座庙,不毁一门亲,加上那魏武素来看着也勤恳老实,又怎么能想到竟是这么一个作死的坯子呢?因为秀儿自个儿衬意,我还心思是做了一件大好事……毕竟这丫头也吃过亏,倘若嫁了个好人,岂不是补偿了她受的苦?谁又想到竟是这个样儿呢?你如今怪我骂我,我也没有法子,谁叫我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又偏偏不够狠心手辣!”

    李贤淑说到这里,又是后悔,又是委屈,此事的确是她一时心软,试问倘若是许源料理这件事,只怕必然是一点儿后患也不会留下。可谁叫她的性子跟手段都不似许源呢?

    应竹韵见两个人又吵起来,忙劝了两句,事不宜迟,正要去,忽然听外间应怀真的声音响起,隐隐地问道:“你们都在外头站着做什么呢?”

    说话间,便往这边儿走了过来,又问道:“这门怎么关着?是爹回来了吗?”

    吉祥不敢隐瞒,便道:“是二爷回来了,……又叫了三爷,好像是在商议事情呢。”

    屋里应兰风听了,忙看李贤淑,示意叫她赶紧拭泪,李贤淑便转过身去,忙着掏出手帕擦泪。

    忽然听应怀真道:“商议什么事情呢?怎么还关着门……”歪头看了看,心想着不好打扰,于是便挪步回自己房里去了。

    应兰风听怀真回房了,才叫应竹韵快去,应竹韵答应了,转身将门打开,才迈步要出门,李贤淑忙唤道:“三爷……”

    应竹韵脚下一停,回头看她,李贤淑望着他,很想再给秀儿求一求情,但是想到方才应竹韵所说……便仍是无言了。

    应竹韵因此便去了,应兰风才对李贤淑道:“这件儿事不许透露半分给怀真知道。”

    李贤淑心中难受,便低声道:“你纵然不说……日后怀真见秀儿不在院子里了,又怎么说?”

    应兰风道:“只说她随着那魏武自回他家里原地去了就是。”

    李贤淑抬眼看向应兰风,看了半晌,才轻声说道:“我头一次知道,你竟是这么狠心的。”

    应兰风一怔,便也说道:“我也是头一次知道,这两个人已经害到真儿了,你竟然还狠不下心!”

    李贤淑浑身一震,居然无言以对。

    应兰风看她一眼,想到酒楼上那两个人的不堪言语,连杀了那两人的心都有了,何况是一个魏武跟秀儿?冷笑一声,便迈步出门。

    应怀真自回了屋内,把在外头摘的一些梅花便放在桌上,嗅着那淡淡的香气,心里却窝着一股微微地寒意,只当时方才在外头又受了寒气,便扬声叫小丫头把手炉拿来。

    才叫了两声,就见有人从门口进来,应怀真一看,便笑道:“爹……你跟三叔说完事儿了?”

    应兰风走到跟前儿,把提着的手炉放过来,应怀真忙接了过去,捂在手里,笑道:“好冷……大概是又要下雪么?”

    忽然之间觉着应兰风的神情有异,浑身的气息也不似先前,便打量着问道:“爹怎么了?”

    应兰风张了张口,望着女孩儿被风吹的有些发红的鼻头跟耳垂,只微微一笑道:“既然知道这样冷,怎么还要出去?纵然出去也该多穿些衣裳才是。”

    应怀真便笑道:“起初并没觉着冷……谁知道竟大意了。”

    应兰风不敢再看她,眼中的泪几乎都要掉下来,便忙转开目光,只看着桌上的梅花道:“怎么又摘了这许多梅花,是做什么?”

    应怀真把焐热了的手在耳垂上捏了捏,道:“调香。”

    应兰风听了“调香”二字,越发想到外头那些刺心的话,顿时便道:“以后不要调弄这个了。”

    应怀真愕然,看了应兰风半晌,便问道:“爹怎么这么说?”忽然见应兰风神情十分异样,不由隐去笑容,皱起眉来,便道:“爹……方才跟三叔商议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应怀真心思转动甚快,不等应兰风回答,忙又问道:“莫非跟我调香有关?”

    应兰风见她动了疑心,忙一转头,把眼中的泪晃落,才笑道:“瞎说什么……只是……我知道调香什么的,十分的耗神费力,只怕对你的身子不好。”

    应怀真本就心思重,又哪里会被这两句糊弄过去,细看应兰风脸上,见他双眼通红,竟像是哭了。

    应怀真十分惊心,便又猜着问道:“爹……到底出什么事儿了?还是今天你上朝去……”

    应兰风听了,心中难受的如同刀子绞动,只听李贤淑转述秀儿那些话,便已经无法忍受,只恨不得那金飞鼠如今在跟前,狠命地砍他千刀万刀,剁成肉酱也不解恨。又大恨自己领什么皇命,远离了妻女,才叫应怀真出了这种事,他方才虽然怪责李贤淑,实则最怪责痛恨的却是自己……明明该是他来护着应怀真才对。

    应兰风一念至此,再也忍不住,浑身发抖,顷刻泪如雨下。

    应怀真见状,吓得魂不附体,她因方才只在花园的一角摘梅花,因此并不知道应兰风升职之事。此刻见应兰风如此,一瞬在心中想到过千万种念头,想的最多的一个便是:“爹难道遇上事了?是被罢官了?还是获罪了?难道去南边果然是大错了?”

    应怀真不由便想到前世的情形,一时也心痛难忍,便哑声唤道:“爹……”

    应兰风并不言语,只是张手将应怀真抱入怀中,含泪带痛便道:“真儿,是爹不好!”

    应怀真不知所措,慌得便也哭了起来,又忙安慰道:“爹,不用怕……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是被革职了?还是……”

    因为前世那一场大祸,她想的越来越快,连最坏的一种可能都想到了,便索性越过这些,一边儿哭一边儿说道:“爹不怕,我可以去求平靖夫人,她老人家最疼我……皇上待我也很好,我都去求一求,还有唐叔叔,还有、还有熙王爷……横竖不会叫爹死,大家都不会死……”

    应兰风听了这话,本来已经有十分的悲戚感伤,此刻便已经有了十万分,只恨不得大哭出来才好!

    门口处,李贤淑看着这一幕,忍不住也是泪流不止,便回过身去,只顾拿着手帕擦泪。

    正在一家子都伤感不已,忽然听外头传来笑声,有人道:“到底是怎么了呢?嫂子急匆匆回来,三爷也急匆匆过来。”

    原来是许源来了,走到门口,见李贤淑在哭,屋里两父女又抱头痛哭,许源便诧异道:“这又怎么了?哥哥升了职,是高兴的事儿呢,怎么一家子都哭起来?”

    应怀真泪眼朦胧之中,忽然听了这句,便呆住了。

    李贤淑忙收了泪,道:“没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哥哥他太久不在家里了,你也知道他最疼怀真的,两个人经常这样儿,是那个喜极……喜极而泣。”

    应兰风此刻也止了泪,又怕给应怀真看出端倪,便勉强笑道:“正是这个意思。”

    应怀真仍是愣愣的,看看许源跟李贤淑,又看应兰风,问道:“爹说什么?升职?”

    应兰风深吸一口气,便在露出笑容来,道:“是,爹正是要跟你说这个……今儿皇上擢升爹为工部侍郎了……因为爹太高兴了,故而……一时忍不住……”

    应怀真睁大眼睛,心中一块儿大石陡然之间便没了,兀自不信问道:“是真的?”

    应兰风点了点头,道:“是真的……怀真可替爹高兴?”

    应怀真呆了半晌,眼中的泪又掉下来,便捂住脸,喃喃道:“太好了……太好了。”

    低头之时,泪渗过指缝,怀真心中却满是感激,只想:“原来并非杀头,只要不是这个……纵然不是升职,也是值得庆贺之事。”

    应兰风不敢再久留,生恐无法自制,便抬手将她额前的流海儿往旁边撩了撩,轻声道:“真儿放心,以后爹不会再离开了……”自然也会好好地保护她,绝不会再让什么邪魔种子害她分毫!

    应怀真闻言抬头,便点点头,向着应兰风一笑。

    是夜,应怀真因念着要给张珍一个香袋儿,便在灯下熬着绣花儿,正入神之时,忽然听外头一阵鼓噪喧哗,手上的针突地一斜,不偏不倚地刺在指腹上,顿时疼得钻心,怀真举起来看时,却见手指上飞快地沁出一滴血来。

    应怀真忙含住手指,一刻竟是心惊肉跳,十分不安,便唤外头的丫鬟,问道:“出什么事儿了?哪里在吵嚷呢?”

    作者有话要说:  萌物们么么哒~(づ ̄3 ̄)づ╭?~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8 22:01:10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8 21:55:56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8 21:55:25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8 21:29:38

    秀儿亲事这一段,我想过几次。本来打算拿出来一写,又想或许有人不喜欢,说占篇幅或者其他,于是便没特意介绍,没想到大家的反应这样-。-现在想想,或许该在前面提一提的,搔瑞~

    忍不住提个问:假如你是李贤淑或者怀真,你会怎么做?

    我是新一天里45度仰头的一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1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