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0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是夜,于凌府之中,来相贺的诸人逐渐离去,凌景深才得闲回到洞房之中。

    喜娘们上前正欲行礼,景深挥手示意,叫她们退了,虽然于礼不合,不过既然新郎官儿如此……众人自也无话,连伺候的丫鬟也随着退下了。

    景深见室内无人,门也被掩上,才徐步走到床边儿,见林**半靠在床上,仿佛是倦了睡着。

    景深凝视片刻,终于伸出手来,把那大红的盖头掀了起来。

    底下是一张极为明艳动人的脸,双眸微微闭着,因受了惊动,便睁开眼睛,四目相对,景深微微一笑。

    林**见他忽然进来,自己竟全不知道,还差点儿睡着,不由地有些害羞,又见室内别无他人,便道:“怎么这样悄然无声的?”

    景深在她身旁落座,问道:“可吃了东西不曾?”

    **摇了摇头,便道:“饿了一天了。”撒娇看着景深,又说:“喝了多少?好浓的酒气。”

    景深笑了两声,忽地伸出手来,轻轻抚上**的脸,**一怔,越发有些心跳,便微微地低了头。

    正悄然无言之时,**忽地想到一件事,便抱怨道:“敏丽那个小蹄子,是铁了心要跟我不对付呢,好好地换了婚期不说,今儿还跟他们撞上了……你做什么让他们,明明是咱们先走的,世子爷又如何?”

    景深并不言语,**因这件事,白天气了半日,晚间思来想去,昔日因她跟敏丽相好,那些京内贵女们自然也跟她们两个相好,不料因敏丽故意换了婚期,那些贵女们见状,便只往唐府去了,显得**这边儿甚是冷清,因此**很气不过。

    **见凌景深不言语,便道:“你倒是说话呀,喝醉了不成?”伸手在他胸前轻轻地捶了一下。

    不料景深顺势握住她的手,双眸盯着她半晌,忽然起手,将床帐拉了一把,只见帐幔飞舞,而景深一翻身,便将**压倒在床,**吓了一跳,才要说话,景深已经亲了下去。

    **勉强支吾两声,更不能言语,景深一厢吻着,一厢起手,摸索间已经将重重衣衫解开,纵身而上,便云/雨起来。他的手段娴熟高明,刹那间,**已忘记身在何处,连先前曾怨念过何事也已全不知晓了。

    也是今夜,在稍早些时候,肃王府中,世子赵殊离了前席。

    因肃王有命,叫世子不必过于应酬,赵殊便由丫鬟陪着,往后宅而去,走了片刻,忽然停下来,问了丫鬟几句话,又吩咐了些什么,其中一人便匆匆离去。

    喜娘们丫鬟们见世子爷回来了到了,忙都行礼,赵殊轻声道:“劳烦各位了,这里不必伺候,都早些安歇罢了。”说着,又叫丫鬟领了去打赏。

    众人十分欢喜,又说了许多吉利话,才尽数退了出去。

    赵殊走到床边儿,见新娘子端然坐着,纹丝不动,又见桌上放着喜秤等物,赵殊便举手拿了过来,轻轻地把红帕子揭了起来。

    底下玉人如梦,只是眼底略有几分湿润之意,赵殊看了片刻,微微咳嗽了声。

    正在此刻,便有敲门之声传来,赵殊道:“进来。”

    门开处,一名丫鬟捧着一个托盘进来,道:“世子吩咐的素面。”又问:“世子可还要什么别的?”

    赵殊说道:“不必了,你们退下罢。”丫鬟们便退了出去。

    赵殊自己走到桌边,便端了碗筷,重又走到床边,对敏丽道:“我听闻你整天也没吃东西,必然饿了,且吃两口。”

    敏丽听了这句,才微微抬眸看向世子,龙凤烛的光芒下,却见眼前的少年,眉目清秀,面容白皙,目光却是温和的,并不似凶神恶煞的模样。

    敏丽怔了怔,有些意外。赵殊又笑了笑,道:“你若不爱吃这个,我再吩咐他们另作别的去。”说着,自己用筷子挑了面,对敏丽道:“好歹尝一口?”

    敏丽听到这里,才抬起手来,把那一碗面接了过来,才吃一口,泪便掉了下来,赵殊在旁看着,见状忙掏出帕子来,给她轻轻擦去。

    敏丽看他一眼,轻声道:“多谢。”又低头吃面,虽然的确是饿了,然而却仍是不疾不徐,连纹丝儿声音都没有。

    顷刻间,吃过了面,赵殊又倒了一盏茶递给敏丽,敏丽又略饮了一口,要起身自己放了,赵殊道:“不碍事,我来就是了。”竟接了过去,起身又放回桌上。

    敏丽先前并没见过这位肃王世子,只听小唐依稀说过一句“世子人不错”,却并不在意,今夜见了,瞧着他的举止,竟像是个温和之人,并不如何可怖,又兼吃了面饮了茶,那颗心才略有些安定下来,只是仍有些许紧张。

    赵殊坐在她身边儿,隔着有一个人的距离,便道:“想来坐了许久,腿脚可麻了?对了……你比我大两岁,我唤你姐姐可好?”

    敏丽听了,面上微微一红,便道:“是。”

    赵殊笑了笑,又道:“我原本就听闻唐府的教养是极好的……今日见了姐姐,才知名不虚传,姐姐又生得这样,配了我似是委屈了。”

    敏丽一愣,才要问他何出此言,赵殊却轻轻地咳嗽了两声,敏丽不知如何,便道:“世子是怎么了?”

    赵殊道:“姐姐受惊了,只是我自来体弱,多亏父王从南边儿请了一位先生来,那先生医术高明,近来才好了些。”

    敏丽便问道:“可是那位竹先生?”

    赵殊点点头道:“正是竹先生,姐姐也知道他?”

    敏丽便道:“我听说过这位先生的名头,说他最擅长演算之术,不知是否是真的?”

    赵殊见她好奇,便笑道:“的确所言非虚,先生是世外高人,有名的能掐会算呢,当初我本……”说到这里,赵殊又咳嗽了声,道:“是先生说我同姐姐有姻缘,所以才……”

    敏丽听他话语有些吞吞吐吐,便道:“我并不明白世子的意思?”

    赵殊便道:“只因我觉着自己体弱,生怕……故而不想带累他人,又因久慕唐家之名,又怎忍心这样对待唐家的女孩儿呢。是竹先生算了我跟姐姐的八字儿,说我们是天定的姻缘,我才肯了。”说着,便腼腆地笑了笑。

    敏丽听了这话,心中震动,这才明白世子原来并不想娶亲……却是因为他自诩身子弱的缘故,可见的确是个良善的好人。

    敏丽也是头一次听闻竹先生算她跟赵殊是天定的姻缘,眼前一时闪过许多旧人的音容来,便也微微地笑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或许,冥冥之中当真一切有定罢了……”

    赵殊见敏丽轻轻一笑,笑容甚是婉丽端庄,又听她言语温柔,心中十分喜欢,便道:“姐姐,时候也不早了,不如我们早些安歇罢?”

    敏丽闻言,又是害羞,又有几分不自在,便低下头去。

    赵殊举起手来,轻轻地帮她把凤冠摘下,敏丽已经脸红如火,赵殊见她一味低着头,便又慢慢地抬起她的下颌,看了片刻,又赞道:“姐姐真是天人下降,我竟是何德何能,能娶姐姐为妻。”

    敏丽满面绯红,察觉他渐渐靠近过来,便慌得闭上眼睛,赵殊将她抱住,又看了会儿,才亲了下去。

    雕花大床的帐子放低,微微地一阵颤抖摇晃,桌上的龙凤烛光芒伸缩,“啪”地便爆了一个灯花儿。

    同样是夜,虽然唐夫人一再挽留,让应怀真再多住几日,但因敏丽已经出嫁,又加上在唐府里已经住了许多日子,应怀真便只说改日再来。

    唐夫人无法,只得放她去了。怀真便随着应府的女眷们回到府中,虽然不知敏丽所遇究竟如何……但到底是木已成舟,再担心也是枉然,于是只得掩了愁思罢了。

    回到东院里,却见李贤淑早也回来了,应怀真见她满面春风,便问道:“娘去锦宁侯府,却是个什么光景呢?”

    李贤淑笑道:“当然是好光景,这侯爷夫人真真客气,拿我当上宾看待,你娘今日可得足了面子。”

    应怀真又是意外,又觉着好笑,便笑道:“这却是怎么回事呢?”心想着此刻倘若应兰风身居高位的话,凌夫人对李贤淑如此,倒也说的过去,可现在父亲还未回来,莫非……是看在应公府的面上?

    李贤淑笑着斥道:“什么怎么回事儿,我好歹也是公府的二奶奶!是了,唐府的情形又如何呢,你怎么在那住了这许多日子?”

    应怀真便道:“没什么,就是敏丽姐姐要出嫁了,舍不得我,就多留住了几日罢了。”

    李贤淑也并没多问,只说道:“这样倒是好,你在唐府,我在锦宁侯府,两下里都不得罪。”

    应怀真又欲翻白眼,李贤淑却又叹道:“就是你那爹,怎么还不回来,可真真儿急死了人!”

    应怀真只好安慰道:“下个月准能回来。”李贤淑也无法,只有抱怨了几句便罢了。

    又过几日,应怀真虽不曾去过唐府,但听人传来的消息,——却说敏丽回门之时,隐约提了几句,说是那世子很好。应怀真听了,心中隐隐替敏丽觉着宽慰。

    这一天,怀真坐在炕上,正又拿出几样香料来摆弄,因她答应了要给竹先生制一块儿香,偏偏近来事多繁忙,虽然心中有了些计较,却并不曾着手,好歹这两日里有了空。

    谁知正在忙着,忽然小丫头跑进来,道:“姑娘,小舅爷来了。”

    应怀真吓得手一抖,忙问:“在哪里呢?”

    小丫头道:“听说去了老太君房里。”

    应怀真松了口气,忙说:“去看着……若是小舅爷要来探我的话,只说我……病了!”忽然想了想,又改口说道:“病了不好,反让他担忧,就说、说我……”应怀真挠了挠下颌,一时想不到好法子。

    小丫头便道:“上回小舅爷来,已经说过去了花园里,一时找不到,上上次,说是姑娘睡觉呢,不许人打扰……这次又说什么借口?”

    应怀真听了,便啐道:“用你说?没见我正想着呢?”

    原来自打上回小唐“好心提醒”过应怀真之后,她回到府内,思来想去,只觉着她绝不会主动去找郭建仪的了,只是郭建仪若来寻自己,倒是难办,因此一次两次他来了,只找了许多借口避而不见就是了。

    应怀真也知道郭建仪是个聪明的心性,只怕她再躲避两次,他心里自然也就明白了。

    此刻偏又找不到新鲜的好理由,正在着急非常,忽然听外头有人笑道:“妹妹在家里不曾?”

    应怀真听了,心中一动,立刻有了主意,便叫了声:“大元宝!”

    果然张珍听见她的声音,便从外头撒腿跑了进来,一看满桌子的东西,便道:“咦,你又在摆弄什么香料……”

    忽然张珍想到一事,便道:“你既然有这样的能耐,怎么却不给我也做一个香袋儿呢?我听说唐大人有一个,是顶好的,为什么我没有?”

    应怀真拿起一朵干花,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你再多嘴?”

    张珍捂着头乐道:“你不给我也就罢了,做什么还打我呢?”

    应怀真便道:“你不去读书,怎么有空过来了?”

    张珍便愁眉苦脸,诉苦说:“唉,我近来一看到书,脑子立刻就疼,因为明年要科考了,春晖哥哥跟佩大哥……还有小绝哥哥,他们都用功的很,小绝哥哥自不必说了,是个聪明绝顶的,连老师都说前三甲必然有他,春晖哥哥跟佩大哥也很是能耐,我瞧着这个情形,觉着我怕是考不到什么名次的,何必也跟着死读呢,又因几日不见你了,索性过来看看。”

    应怀真早知道张珍不是读书的料子,见他如此说,便也笑了几声,又道:“你既然不爱死读,做什么当初上京的时候还一本正经地说什么‘考科举’呢?”

    张珍面上一红,知道她已经是看穿了,却仍笑着道:“不试过又怎知自己不是那块儿料呢?”

    应怀真提手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道:“我却早知道你不是这块儿料的。”

    那小丫头见他们相谈甚欢,不敢打扰,便悄悄地退了出去。

    应怀真看见了,也并没有拦着,见张珍满脸好奇地看着桌上等物,怀真便小声道:“大元宝,待会儿小表舅或许会来,你记着不许走,咱们如现在这般,好生说话。”

    张珍见她神情鬼祟,便也小声道:“好啊,只是……却是为什么?”

    应怀真道:“不为什么……总之你记得就是了。”

    张珍想了会儿,忽然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因为郭大人向你求亲过,你没答应,又想避嫌,可是不是?”

    应怀真点了他一下,道:“不许多嘴。”

    张珍却又说道:“妹妹,我知道郭大人极为能耐,你怎么不答应呢?不过这样也好,纵然是比郭大人还能耐的人,你可也记得都不要答应呢?”

    应怀真睁大眼睛,道:“说的什么胡话?”

    张珍不答,只是抓了一朵花乱嗅,应怀真忽然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便故意道:“我自然不会答应,只因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

    张珍听了,吓得把花儿扔掉,抓住应怀真的手便问道:“有了什么?你莫非有了想要嫁的人了?是谁呢?”一脸紧张地盯着她。

    应怀真噗嗤一笑,便把手抽开,道:“为什么我心里不能有人?”

    张珍张嘴说道:“因为我……”

    应怀真盯着他,眼神十分凶狠,张珍被她如此瞪着,不由想起小时候两人相处的情形,她若是不高兴了,便会如此……张珍心里的话就不敢说出来,只小声说道:“反正……你知道的……”

    应怀真端量了张珍一会儿,便轻声说道:“大元宝,可记得当初我不许你上京的话?”

    张珍闻言,不免惶恐,便点头。

    应怀真微微一笑,道:“你惦记着我,我很高兴,我同你一块儿长大,你在我心里,跟别的人也从来都不同……或者说,我心中有许多珍视之人,可唯有你,从小陪着我,一块儿玩闹,甚至……”甚至前世,及至长大后,这个人也是毫无条件豁出性命地为了她好。

    就算今生,在怀真所认识的人当中,张珍也是最不同的一个,他仍是这般简单而唯一,不似其他人一样有心机会谋算,得也费心揣测,时常难以应付。

    所以在跟他相处的时候,正是应怀真最觉轻松的时刻,可也正因如此,绝不能误了他。

    张珍闻言,十分震惊,唤道:“怀真……”

    应怀真正色道:“但也只是这样了……大元宝,你得知道,我们之间,绝不会有其他的……你可明白我说的话?”

    张珍听了,眼眶便红了,半晌,才低下头去,默默说道:“我知道,我配不上妹妹。”

    应怀真探出手去,握住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你听好了,并没有什么谁配得上谁或者配不上谁,假如真的要论配不配得上,我倒觉得我配不上你。”

    张珍抬眼,双眸中已经有了泪光,摇头说:“不是!”

    应怀真微微一笑,道:“你若还像是先前一样肯听我的话,那么就把这些话听在心里,可好?”

    目光相对,半晌,张珍才点了点头,眼中的泪便掉下来。应怀真回身掏了一块帕子递过去,哄着道:“这样大了,还是爱哭?方才你不是跟我要香袋儿的?只要你肯听话,我便给你也做一个,你说好不好?”

    张珍心里自然是有些失望,但是听应怀真如此软语盈盈,却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道:“好。”

    应怀真看着他的模样,便微微笑道:“放心……如我先前跟你说的,以后你会有一房贤妻,还会有两个很可爱的孩子……”说到这里,忽然略觉着心酸:前世她并没机会如此,今生,却也是不可能的了,只不过若当真的……张珍能幸福安康如此,倒也罢了。

    应怀真便笑了笑,低下头去,掩了眼底一抹湿润。

    不料张珍坐了半晌,郭建仪也不曾来,应怀真便叫进小丫头来,问道:“小舅爷在哪里呢?”

    那小丫头呆了呆,道:“先前我见小舅爷来了,正要告诉一声,小舅爷问我是谁在,正好儿二奶奶叫我有事,我便出去了……还以为小舅爷进来了呢?”

    应怀真呆了呆,无法,便放张珍去了。张珍临去又说:“既然答应了给我香袋儿,可别忘了呢?”

    应怀真见他惦记这个,便知道他心里并没有因自己所说的那些话而怪责什么……心里又是宽慰,又忍俊不禁,便道:“快去看书罢了!”张珍便笑嘻嘻去了。

    又过数日,便进了十一月,李贤淑情知应兰风每日都有可能回来,于是天天盼天天想,几乎有些神不守舍,应怀真却终于也调好了香,正好这一日竹先生来了,便忙取出来送给他。

    竹先生接了过来,便嗅到一股十分醇正的清香,一时之间微微闭上眼睛,仔细品味。

    此刻,虽然是身居在这京城繁华之地,应公府狭窄的东院内,一瞬间却仿佛人在层峦叠嶂之间,眼前见高山流水,水声潺潺,松风阵阵,正是君子清响,山高水长。

    竹先生心旷神怡,虽闭着双眸,唇边却挑出一抹惬意笑容,似乎超脱此间,神游物外。

    张烨在旁看着,伸手在竹先生的眼前晃了两下,才要笑,竹先生却眉头一动,便睁开双眼,面上有些许诧异之色。

    应怀真便问道:“先生觉着如何?”

    竹先生看看她,又嗅其香,闭起眼睛冥思片刻,才道:“怪哉,怎么于汤汤流水巍巍山岳之中,竟又像是有一丝故地气息?”

    应怀真掩口而笑,才说道:“我爹曾从南边给我捎了几个香包,那些香草却是京城里少见的,我觉着先生从南方而来,大约有故土之思,便试着选了两种调了进去。”

    竹先生目光微动,看着应怀真,半晌才点了点头,叹道:“你果然是心思灵巧,异于他人,怪不得那位唐大人说……”

    应怀真一怔,便问道:“唐大人?是唐叔叔?他又说什么了?”

    竹先生迎着她好奇的目光,便咳嗽了声,道:“没什么,只是闲话罢了。”说着,便拿着那香包,翻来覆去,爱不释手。

    原来先前有一日,小唐因去肃王府探望敏丽,便跟竹先生遇见。竹先生看了他几眼,正要走开,不料小唐上前拦住,道:“先生留步。”

    竹先生知他有事,便才停下。却见小唐面有迟疑之色,望着他道:“先生见识广博,不同凡俗,我正有一事不解,想要向先生请教。”

    竹先生略微惊奇,便问道:“是何事?”

    小唐又犹豫片刻,才说道:“先生悠游天下,可见过些非常之人?譬如……天人精灵之类,却不知是否是真有其类的?”

    竹先生听他说起这个,不由愕然,便问道:“为何如此相问?”

    小唐略有些窘然,却道:“只因我认得一个人……总觉着她、行事处处有异常人,总而言之……很……不似寻常之人,故而心里十分疑惑,却不知先生可也见过这样的人不曾?”

    竹先生想了一会儿,心中哑然失笑,便道:“你说的这人,莫不是小怀真呢?”

    小唐见被他猜中,面上微微一红,索性道:“是……”

    竹先生沉吟片刻,便道:“所谓神仙精灵,不能说不存于世,只不过机缘难得,常人不足见罢了……至于小怀真,你却是多虑了,她虽然灵透,行事也略有异样,可一切皆是行而有因的。你只细看便知。”

    小唐还要再问,竹先生却已经飘然离去了。

    竹先生只怕说出这宗来,会让应怀真不安,因此只是不言语。怀真到底难耐好奇,便趁着竹先生留意那香囊的功夫,拉住张烨要问,谁知还未开口,里头竹先生就说道:“是了,我今儿来其实也想给你道贺的……你且快去门口等着。”

    应怀真呆呆问道:“先生说什么?”

    竹先生一边儿端详那香囊,一边儿随口说道:“你父亲算来该是今日回京,随时有可能进府,你还不去等着呢?”

    应怀真听了,满心乱跳,知道他神算最准,只怕是真的,正想叫人去跟李贤淑说一声儿,却听院子外一阵吵嚷,竟是吉祥跑了进来,尖声叫道:“姑娘姑娘!二爷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萌物军团们,虎摸~~(づ ̄3 ̄)づ╭?~

    Yovnne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27 22:12:4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10:0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10:0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9:4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9:4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9:3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9:2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9:1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9:0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7:2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7:0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6:5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6:4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1:06:30

    17679640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20:27:42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18:05:59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17:34:31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17:13:47

    玲珑骰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7 16:50:01

    最恨写到一半电脑崩溃~

    我是排除万难的二更君,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0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