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0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小唐把杯子放下,抬头看向赵永慕,问道:“你再说一遍?”

    熙王微笑回道:“就是应公府的小怀真。”

    小唐一瞬无语,凝眸看了熙王片刻,便道:“你究竟是当真呢?还是说笑?”

    熙王便问:“当真又如何?说笑又如何?”

    小唐仔细打量熙王的神情,想看他所说真假,偏这人面上纹丝不露。小唐便皱眉道:“怀真年纪还这样小,你都已经……你竟是怎么想到她的?”

    熙王想了一想,说道:“我瞧着那丫头十分趣致可爱……为何我不成呢?连那郭郎中都使得,我不过再略大几岁罢了。”

    小唐双眉紧锁,仍是满面疑虑,看着熙王不语,熙王不由笑道:“你这般看着我竟是如何?”

    小唐本以为他是说笑罢了,然而问了这几句,又觉着并非全是说笑,果然熙王轻声道:“横竖你也是知道的,我现在……高不成低不就……论起那丫头,倒是还使得。”

    小唐听他这样说,举起杯来要喝酒,又放了回去,熙王见他面有不悦之色,便道:“竟是怎么了,你是觉着她不好呢,还是觉着我不好?”

    小唐哼了声,道:“你比我还大两岁……怀真还那样小,及笄都不到……”

    熙王道:“我又不是现在娶了她……大不了等她及笄之后,再者说,那郭郎中不也早向府里求亲了么?”

    小唐哑口无言,只是盯着熙王看,望着他闪烁的眼神,微挑的嘴角,忽然手上一疼……原来他不知不觉中竟握紧了手,不免又碰到手上昔日那道伤痕,前儿跟凌景深打架,到底仍是碰着了,又划出一道浅浅地伤痕来。

    小唐忙松开手,垂眸看着那道痕迹,眼前不由又出现那一夜,两人在敏丽房中对面而坐,是怀真眸中含笑,看着他手上的伤,半怜半笑地说:“想来还是疼的好,叫唐叔叔长乐记性,以后就不敢了……”轻颦浅笑,言犹在耳。

    小唐蓦地起身,断然说道:“不行,怀真不成。”

    熙王笑笑,只是看着他,半晌说道:“为何我听你的意思,怀真若是当我的王妃,竟像是委屈了她似的?”

    小唐思量了片刻,摇头说道:“并不是这么说,只是怀真……我、我……”

    小唐竟说不出来什么,熙王反而道:“你舍不得?”

    小唐听了这话,身上又微微发热,脸颊便有些红了,道:“你再瞎说,以后也别再请我吃酒了。”

    熙王看了他一会儿,便笑道:“何必呢……跟你说笑的罢了,竟当真着急起来。”

    小唐一怔,疑惑看他。

    熙王便叹道:“如你说的,怀真那丫头还小着呢,我却是不能等了,最迟明年便要成亲。不瞒你说,父皇那边已是催了几次了,若再拖两三年,也是交代不过去……岂能认真起来等那丫头?”

    小唐哑然无语,闷闷道:“你……这种事怎好玩笑?”

    熙王同他目光相对,嗤嗤地便笑起来,道:“我不过是想看你是如何反应的,逗你玩儿的罢了……如今瞧来果然有趣,看你这幅面红耳赤的模样,你到底是在着急什么呢?”

    小唐听熙王是玩笑的,心才微微地放下了,然而又听他说自己“着急”,脸却更红了,瞪他一眼,不悦说道:“这么大的人了,怎么总是不肯正经呢?”

    熙王给他斟满了酒,说道:“好好,给唐侍郎请罪,您还是过来,好好地坐着喝罢……”

    小唐这才又回到桌前,果然喝了一杯,熙王打量着他,又道:“我索性跟你说一句,你放心就是了,怀真那丫头,也是个古怪的,我曾也同她玩笑,她竟也是认真地不肯答应。”

    小唐听他也这样跟应怀真说过,又把酒杯放下,便拧眉道:“你且留神些,别要整日里胡闹!”

    熙王挑眉说道:“你又要恼了不成?怀真对我可是委实有礼的很呢,总是‘熙王殿下前熙王殿下后’,又说什么‘齐大非偶高攀不起’,哪里像是你这样穷凶极恶,一听说我要那丫头,恨不得弄死我一般。”

    小唐听他说起应怀真来,不由留心来听,听到前两句,微微含笑,忽然听到后面一句,又瞪了熙王一眼,却又饶有兴趣地问道:“怀真竟是那样说的?”

    熙王点点头道:“你说这孩子年纪小,然而见识却丝毫不少,每次跟她相对的时候,只觉着……那样的谈吐举止,哪里是个小丫头呢?只除了……”

    熙王说着,便想起在天成观内红花檵木之下,应怀真同那叫张珍的胖小子嬉戏游玩,当时才真真儿地像是个无忧无虑的小丫头罢了,然而每次见到他之时,却无端地拘谨戒备,瞧那模样,就如猛虎在侧似的。

    熙王想着,便皱了皱眉头。

    小唐却追问道:“只除了什么?”

    熙王咳嗽了声,便道:“没……我只是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来,也是跟怀真有关,是当时敏丽定了肃王府之后,怀真似是从你们府里出来……正遇到我,她还求我……”

    小唐聚精会神地听着,熙王偏偏不说,举手又给他倒了一杯酒,小唐忙喝了口,又催他说。

    熙王便笑道:“那丫头求我去娶敏丽。”

    小唐怔住,熙王道:“你自也知道,我是娶不了敏丽的……怀真听了,竟隐约有几分失望。”

    小唐半晌不语,熙王道:“只是我并不懂,为什么她会叫我去娶敏丽呢?”

    小唐虽明白敏丽对凌景深有情,此事应怀真也知道……可就算不嫁肃王府,嫁给赵永慕的话,也并没有什么益处……这点儿果然是令人疑惑。

    熙王见小唐出神,便伸出手来,在他的袖子上摸来摸去,小唐回过神来,便道:“又做什么?”就把他的手推了开去。

    熙王笑道:“我闻着很香,必然是怀真给你那个香包的气息了,你拿出来给我瞧瞧?”

    小唐啼笑皆非道:“你为何总觊觎这个?偏偏鼻子也尖,我都闻不到什么。”

    熙王道:“合该跟我有缘,才叫我闻到,快拿来我看一看。那日我求那丫头给我也做一个,也被她板着脸回绝了,真是个狠心的。”说着又催小唐,道:“快给我看一眼,不然少不得我过去自己抢,那样便不好看了。”

    小唐听了这话,又见他狼似的盯着自己,便点头道:“先前我说皇宫是狼窝,你竟问你成了什么,如今看来,你可不是个狼崽子?只看那眼神便知道。”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又怕他果然来抢,便伸手入怀,又说:“我只给你看罢了,然而你不可再出外面弄舌,更不许再跟怀真讨要,上回珍禽园的事还不曾跟你算账。”

    说话间,到底掏了出来,便递给了熙王。

    熙王听他说珍禽园,便问道:“那日你忽然走了,竟是去了哪里?后来问你也不肯说。”一边儿双手接了过去,手心里捧着看了会子,又道:“可见你也是喜欢这东西的,以前哪里会戴这个?何况又珍重地藏在怀中……”

    小唐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只起手给熙王也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抬手之时,忽然觉着脸颊发热,怕喝多了,便又把杯子轻轻放下。

    熙王轻轻地嗅了嗅,只觉得那股气息销/魂蚀/骨,竟不舍得放手,又看上面那并蒂莲花用艳桃红的丝线绣成,衬着碧绿色的叶子,水灵鲜活,隐隐地有股令人心跳之意,美轮美奂,竟挪不开眼。

    正在呆看,小唐腾地伸手,竟取了回去,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放进怀中。

    熙王怔怔道:“我才看了这一会儿……”

    小唐举杯,笑道:“看多久也不是你的,也是白看。”

    熙王凝视着他的双眼,半晌才又笑了起来,说道:“说的也是……”便也慢慢举起杯来,眼睛仍看着小唐,举杯一饮而尽。

    渐渐入了秋,院子中桂花飘扬,这一日小唐才回府,便给敏丽的丫鬟请了去,说是敏丽有事相商。

    小唐便去见妹妹,进门落座,便问何事,敏丽道:“哥哥,我记得当时定肃王府的时候,曾说过成亲的日子是在八月的,只因我嫌太赶了些,才勉强往后又推了三个月呢?”

    小唐点头,当时敏丽自然不愿意及早成亲,故而才跟肃王府商议着往后挪了。小唐便问:“怎么又说起这个来呢?”

    敏丽道:“哥哥,现在我改了主意,我想早些成亲,就在下个月可好?”

    小唐一怔,便问:“这是为何?好端端地怎么要改?”说话间,小唐忽然之间想到一件事,便皱起眉来。

    果然,敏丽微微一笑,对小唐道:“哥哥,你也知道我不愿意嫁到肃王府去,且也不知道嫁过去了究竟是什么样儿,故而我只想趁着现在还没嫁进去,能任性且任性一次罢了,哥哥便答应我,去跟肃王府再行商议,我要改在十月十二日。”

    小唐听了,已经豁然明白了:只因近来林凌两府里择好了日子,林**跟凌景深的成亲之日,便是在十月十二。

    如今敏丽也选在这个日子……小唐便迟疑说道:“敏丽,你可听说了……林家……”

    敏丽不等他说完,便淡笑道:“我听说了,我同林家姐姐好歹曾好了一场,同一日成亲这是何等的缘分呢?也见彼此的情深,故而我心里想要如此。”

    小唐心中为难,又怕敏丽自己赌气……想劝两句,可看着敏丽的模样,知道她已经是打定主意了的。小唐便按下心中的话,点点头道:“好,我去跟肃王府商议便是。”

    敏丽闻言一笑,又道:“劳烦哥哥了,再还有一件儿,务必要请遍宾客,大摆排场,能做的多大场面,便要多大的场面。”

    小唐看了敏丽一会儿,道:“我知道了。”伸出手来握了握敏丽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儿冰凉,小唐心中一叹,转身去了。

    如此一直到了黄昏时分,小唐才回来府中,见敏丽房中尚未掌灯,便问丫鬟,丫鬟们道:“姑娘说不许人打扰,少爷快进去看看罢?”

    小唐才进了房中,见敏丽趴在桌上,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小唐便走过去,将她的头发轻轻抚了一把。

    敏丽若有所觉,便醒了过来,见是小唐回来了,便道:“哥哥几时回来的?可跟肃王府说好了?”

    小唐道:“放心,已经是说好了……”

    敏丽略有些意外,问道:“当真的?他们都答应了?”

    小唐微微一笑,道:“本来肃王不肯改日子,毕竟是选好的黄道吉日……是世子通情达理,劝着改了,并大操大办之类的事儿,他们也都允了,你且放心,肃王最疼爱世子,他的亲事岂有不轰动之礼?”

    敏丽听了,才笑了笑,道:“我知道是我自个儿任性,这一次必然是为难哥哥了,只是……仅此一次,以后大概都不会了。”

    小唐心中一震,只安慰自己,当敏丽是说以后嫁了,所以不至于再如此之类,便温声说道:“我见世子是个不错的人,你且放心罢了。”

    敏丽哪里听得进去这些,眼神有些飘忽,便随口应了声。

    如此又过月余,眼见成亲之期在望,这一日,应怀真因在房中闷了几日,便兴起在花园里走动,又看那池中鱼群游弋,十分快活,她便叫丫头取了些鱼食儿来,撒在水里引那些鱼儿前来争抢。

    小丫头见她玩儿的高兴,一时半会儿也不离开,就也自己跑开了玩耍去了。

    应怀真蹲在那石头上,半晌喂完了鱼食,鱼儿们便不再围在此处,四散悠游而去,怀真嘻嘻一笑,才站起身来要离开,不料因为蹲了太久,又总是盯着水看,一站起来,竟觉眼前阵阵发黑,晕眩之际,有些站不住脚。

    正在此刻,有一只手及时探了过来,将她手腕紧紧握住,往自己身边儿拉了过来,应怀真身不由己扑了过去,一时惊魂未定,想到曾经落水的可怖经历,忙也伸手紧紧地将对方抱住,就宛如抱住一块儿浮木似的。

    片刻怀真才察觉不对,原来眼前所见,竟是一尘不染的雪色衣裳……应怀真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慢慢地抬起头来一看,果然对上凌绝那张冷脸。

    看清是凌绝之后,应怀真忙撒开手,只碍于站的地方有些险要,自然不好退开,便讪讪地笑了声,道:“凌公子怎么在此?”

    凌绝道:“先上来再说罢了。”说着,便往回一步,向着应怀真伸出手来。

    应怀真看看那只手,又看看凌绝,回头再看看水,无法,只好伸出手去,凌绝握着她的手儿,微微用力,便将她拉到了台阶上面去。

    应怀真上了岸,便退开了两步,凌绝道:“我是跟春晖来见应伯父的,看你蹲在这儿……你自个儿不觉着危险么?”

    应怀真道:“现在已经知道了,下回一定多多留心。方才也多谢凌公子。”说着便屈膝行了个礼。

    凌绝看着她很有敷衍之意,便道:“以后往山边水边儿,但凡这些有凶险的地方,不管如何都要多一个人在身旁才是,倘若稍有大意,便没有下回了。”

    应怀真见他反说起来,又偏是好意,只得应了声,道:“我记下就是了。”

    凌绝这才点点头,又说道:“我听说应大人最迟下个月便回?可喜可贺。”

    应怀真才也笑说:“正是。多谢。”

    凌绝看着她的笑容,片刻才道:“总之回来了便好。”

    两人一时相顾无言,场面颇冷,应怀真正想告退,忽然听凌绝又道:“我哥哥过几日就要成亲了,我家里的女眷少……怀真妹妹要不要去凑个热闹呢?”

    应怀真吃了一惊,忙说道:“怕是不成的,我答应了敏丽姐姐,偏巧她跟凌大公子成亲是一天里……因此不能去。”

    凌绝沉默片刻,便道:“既然如此,倒也无妨。”

    正说到这里,忽然听见春晖的声音,从花园门口传来,叫道:“小绝,你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来!”

    凌绝道:“就来。”说着,就向应怀真道:“妹妹保重,我先去了。”

    应怀真闻言便挑了挑眉,转头看向凌绝,就见凌绝向着她一笑一点头,果然向着春晖的方向去了。

    应怀真回头盯了他半晌,见他走到花园门口的时候,又似回过头来看她般,应怀真忙低下头去,假装看向别处,眼角余光中,依稀见凌绝笑了笑,才去了。

    一直到凌绝身形不见,应怀真才撇了撇嘴,便想道:“这个人竟是越发的古里古怪……”一时意兴阑珊,便没了游园的兴致,只回到房中。

    谁知才看了一会书,便见李贤淑喜滋滋地回来,笑道:“真是怪了,我跟锦宁侯府也没什么交情,怎么竟还特意请我赴宴呢?”

    应怀真闻言呆若木鸡,便问道:“娘你说什么?”

    李贤淑笑道:“可是古怪,今儿锦宁侯夫人来到,跟老太君说了会子,因他们府里要办喜事,便想请老太君跟府里的人过去热闹……只是你也知道那日唐府也办喜事,老太君得去唐府……几位夫人也是,锦宁侯夫人便特意说起我来……叫我去呢。”

    应怀真道:“娘,人家都去唐家,就你去锦宁侯府?或许是拿你凑数呢!”

    李贤淑道:“我本来也是不去唐府的,自然连他家的也要推辞,不料老太君竟答应了……想来也是,两家子偏同一日办喜事,这去了这家儿,自然就不能去哪家儿了,到底是怎么择的日子呢?咱们府里的人多半都去唐府……没有个人儿去锦宁侯府,也不算个事儿,所以老太君才叫我去。”

    应怀真有些不高兴,便道:“做什么偏叫娘去,娘又何必多事答应。”

    李贤淑却道:“话不是这么说,我最恨世人趋炎附势的,唐家势大,自然都去巴结,锦宁侯府自然冷落些,咱们府里是这样,京内其他各处的府内必然也是如此,我去了好歹也算是多了个人儿……再者说,凌夫人话说的恳切,凌家那小公子跟咱们府里常来常往的,方才还遇见他,真真是个知礼的孩子,又礼貌体贴,瞧在他的面儿上我也是要去的呢。”

    应怀真听得大翻白眼,然而见李贤淑十分高兴,便也由她罢了。

    次日一大早,唐府忽然派了两个婆子过来,进府拜见应老太君之后,便说明来由,原来是因为唐敏丽即将出嫁,便请应怀真过府去相陪数日。

    应老太君因见是如此喜事,怀真跟敏丽且又素来交好,自然是一口应承了,当下命丫鬟去东院同应怀真说,叫她准备妥当,好去唐家。

    应怀真听说了,虽见提前了这两日,心内有些诧异,但毕竟牵挂敏丽,因此便忙叫吉祥收拾了几件衣物,出来见过了应老太君,跟李贤淑也说过了,便随着那两个婆子出门上车而去。

    到了唐府,见里里外外已经打扫一新,只等佳期,应怀真瞧着这幅喜庆模样,心里却并无喜悦之情,只低着头下轿,才要进门,便听耳畔有人道:“少爷。”

    应怀真一抬头,却见是小唐从里头出来,正对丫鬟们道:“你们自去,我带姑娘到里面便是。”

    当下众人都先退了,应怀真便看着小唐,问道:“唐叔叔这会儿怎么在家?莫不是有事?”

    小唐见她猜到,便道:“是我叫人请你过来的……可难为你了不曾?”

    应怀真道:“说哪里话呢?我也想着过来跟敏丽姐姐住几日。”

    小唐闻言,便叹了口气,道:“正是为了你姐姐我才叫你过来的……这些日子我瞧着敏丽,总觉得不太对,只想着你素日跟她好,又懂事,索性把你请来……好歹陪着她说说话,叫她宽心。”

    应怀真听到这里,已经忧心起来,便道:“好端端地怎么了?唐叔叔快带我去。”

    小唐点了点头,便同应怀真往内,不多时到了敏丽房中,却见丫鬟们都在外头。

    小唐叫她们不必通报,应怀真便转到里屋里去,进门一看,却见敏丽侧卧在床/上,应怀真试着唤了声“姐姐”,敏丽动也不动,又走近了轻唤了声,敏丽才睁开眼睛,转头看是她,便才坐起来,然而又坐不稳,眼睛微闭着晃了晃。

    这十几日不见,敏丽竟憔悴了许多,原本有些圆润的脸庞也清减了,应怀真扶着她,便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呢?”

    敏丽闻言便笑了笑,道:“又怎么了?只不过是近来有些发困,便睡一会子罢了。你又怎么来了?”

    应怀真道:“我……我在家里闲着闷,便过来看看姐姐。”

    敏丽摸摸她的脸儿,便道:“傻孩子,我有什么好看的?必然是哥哥偷偷叫了你来的,我说的可对?”敏丽说着,竟似坐不住,便往旁边挪了挪,靠在床边儿上,微微闭着眼。

    应怀真看了一眼门口,却并不见小唐的人影,这会子也没有丫鬟在,再回头,却见敏丽仰头闭着双眸,越发显出尖尖地下颌来了,应怀真望着她面无血色的模样,鼻子便发酸。

    敏丽停了会儿,不见应怀真做声,便才睁开眼睛看她,忽然看她在擦眼,便笑道:“你这个傻丫头,又在做什么呢?姐姐将要大喜了,你做什么落泪?”

    应怀真听了这话,低着头,一声也不能出,只有那泪反而一滴一滴地掉下来,打在藕荷色的裙摆上,水渍散开,点点分明。

    敏丽瞧在眼里, 便也含了泪,忍住了,便问:“你可是傻了,为什么竟哭起来?”

    应怀真也不说话,忽然张开手,紧紧地将敏丽抱住。敏丽愣了愣,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眼中的泪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劈里啪啦地掉下来,半晌,才伸出手将应怀真也抱入怀中,哽咽说道:“你、你竟是怎么了?”

    应怀真哭道:“我看着姐姐的样子,心里很怕。”

    敏丽摸着她的头,便含泪笑道:“又有什么可怕的呢,你这呆丫头。”

    应怀真仰头看她,道:“只因我见着姐姐,便想起一个人来,我想到她身上发生的那些事,就忍不住想哭。”

    敏丽止了泪,笑道:“越发呆了,又想起什么人来,做什么要哭呢?”说着,看应怀真带着泪,十分可怜,便也掏出帕子,给她把眼角的泪拭去。

    应怀真吸了吸鼻子,红着眼便道:“我若跟姐姐说了,你且跟我发个誓,不能把这事告诉别人去,只因这件事可怖又且可怜,我曾答应过那个人,绝不告诉一个人去的。”

    原来敏丽因那日被林凌两人刺激,回来之后虽一字不提,但是每每想起来,只觉寒心,竟是万念俱灰,便索性把成亲的日子定在跟那两人同一天上,实则是打定了主意赌一口气,然后一心求死,因此近来更是茶饭皆少,沉默寡言,小唐察觉不对,日日忧心,终究无法开解,才请了怀真过来。

    此刻敏丽见怀真说的如此,不由有些好奇,便道:“我答应你,绝不告诉任何一个人。”实则敏丽心想:“倘若我不日就死了,自然也不会告诉谁去的呢。”

    应怀真见她答应了,静了会儿,便说道:“这个人……原本是我在泰州时候认得的一个姐姐,那时候她才十五岁,因喜欢上一个当地有名的才子,便日日惦念,最终如愿以偿,两人便成亲了。”

    敏丽笑道:“这又是一件大喜事,哪里可怜可怖了?”忽然一怔,却见应怀真低着头,双手死死地抓着裙摆,手指竟有些微微发抖。

    敏丽心中暗暗诧异,便不言语了。而应怀真微微闭起眼睛,脑中仿佛也回响起那日的鞭炮轰鸣,震耳欲聋,当时那个满心欣喜的新娘子,又怎能想到不足五年之后,这满地碎红,竟会变成真真儿地血池呢。

    应怀真微微一笑,便道:“是呢,瞧起来当真是极相衬的两人,众人有口皆碑地称赞,说是天作之合……不料,三五年后,这新郎官儿便向官府告发了这姐姐一家,若干罪名已经是记不清了,总之是大罪过……朝廷查办下来,便将那姐姐一家子入了大牢,不日处斩。”

    敏丽睁大眼睛,简直无法相信,呆问:“你说什么?这、这……”

    应怀真咧嘴笑了笑,眼泪却顺着嘴角斜入,略有些咸咸的,便笑说:“是呢,那姐姐也是傻了,竟不解为何如此,她的那位众人有口皆碑的夫君却对她说——原来从来都是极厌恶她,每日相对都恨不得杀了她而后快……后来那姐姐才明白,原来这个人一直心怀不轨,就连成亲,都只是他想要报复的手段罢了。”

    敏丽伸手掩口,只觉骇人听闻,便道:“我……我不信……这又是为何?”

    应怀真道:“那位姐姐却也不知,然而这一切却又是最真不过的,她眼睁睁地看着家里一个个人头落地,满眼都是一片血海似的,她的那位夫君却偏对着她笑……似乎她越是凄惨,他则越是高兴。”

    敏丽无法容忍这样的故事,道:“不!我不信,这不是真的!”

    应怀真突地大叫一声:“是真的!”猛地抬头看向敏丽,敏丽惊得住了口,却见她双眼通红,泪痕狼藉,竟是无比凄怆之态。

    敏丽一时惊呆,忙握住应怀真的肩膀,道:“怀真,你是怎么了?这……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故事,还是不要再说了,你、你也休要吓唬姐姐……”

    应怀真咬了咬唇,终于忍不住,看着敏丽,眼中的泪直直地便滚落下来,竟似没有止息,便道:“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信这是真的……可这偏偏是最真不过的……”

    敏丽待要不信,偏应怀真是如此的情形,敏丽满心惊骇,四目相对,便颤声问道:“那……你那个姐姐,最后又是如何?”

    应怀真浑身抖的无法,就把手指送到嘴里,用力狠狠地咬了一口。

    敏丽吓了一大跳,忙给她夺了出来,却见那细嫩的手指上已经咬出一道深深地血痕来,敏丽忍不住哭道:“你这孩子疯了不成?好端端地何苦来……”

    应怀真冷笑着道:“是啊,好端端地何苦来……当时我那姐姐,一心想嫁给她那如意郎君,而她周围的人也交口称赞,没有一个人劝过她什么,她也是个呆子傻子,最终惹出那种滔天祸事……姐姐,我知道你此刻心里不情愿,然而你该明白,对我那个姐姐而言,倘若当时她身边儿有个人拦住她,不许她嫁,那该是何等的幸事。虽然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必然也跟你如今这般痛不欲生,但总比被欺瞒哄骗,任人玩弄于鼓掌之上……最终悔不当初却又已无法回头的好。”

    敏丽呆了呆,看着应怀真,眼中又涌出泪来,喃喃说道:“被欺瞒哄骗……想必她也是万念俱灰的……”

    应怀真深深地吸了口气,更是难掩心头那股凉意,便说:“何止万念俱灰?姐姐跟我那位姐姐不同,她已行至绝路,而你却并非不能回头,如今,何不放下以前所有,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索性就当自己已经死了一回,如今重头再来罢了。”

    敏丽听了这样掏心掏肺的一番话,含泪看着应怀真,半晌,便张开双手将她拥入怀中,呜咽道:“怀真……”

    怀真将脸埋在她的怀中,任泪如泉涌,道:“姐姐,不管其他如何,你且得知道,你身边儿还有我,还有唐叔叔,我们都不会害你,也都会竭尽所能,好生护着你……而姐姐要做的,便是对自己好一些才是正经。”

    敏丽听到这里,便抱紧应怀真,一时忍无可忍,竟放声大哭起来。

    两个人在屋内抱头痛哭,在卧房门边上,小唐靠在门侧,面上微有愕然惊疑之色,又站了半晌,才悄然无声地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手榴弹队长率领的地雷军团,谢谢大家(づ ̄ 3 ̄)づ

    羽羽毒行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2-26 23:21:44

    羽羽毒行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23:20:18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21:56:43

    夤夤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20:42:39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20:26:37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20:26:31

    15321360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9:38:42

    迟到的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9:35:16

    爱吃肉肉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9:14:55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9:10:41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9:09:14

    little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8:53:49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8:46:28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8:46:18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8:46:06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8:45:55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12-26 18:45:44

    我是泪眼朦胧的二更君T T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0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