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0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因唐府退亲之事,敏丽只以为**在家中黯然自伤,故而不听小唐的劝阻,便来到林府探望,不料阴差阳错中,竟目睹如斯令人震惊的一幕。

    一个是她自小暗恋的凌家哥哥,一个却是几乎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且更是差点儿成了她嫂子之人,偏偏是这两个人,竟然在一起谈婚论嫁,状甚亲密……这又是从何说起,又是从何时而起?

    凌景深眼看敏丽转身跑开,脚下微微一动,却仍是没有追上去,**倒是撇开他,叫了声:“敏丽!”拨开花丛,赶了过去。

    敏丽泪眼模糊,往前跑了会子,伤心彻骨,脚步趔趄,**快步赶到跟前儿,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臂,道:“敏丽,你且听我说。”

    敏丽勉强站住脚,道:“还要说什么?你们、你们……”竟然说不下去,也不知如何开口。

    唐敏丽看着眼前的**,满心震惊无法:当初她不是十分不喜凌景深的么?每每提起便是厌弃的口吻,又绝不像是装出来的,每当敏丽为景深说话,**必然不悦,且每每大怒。

    然而如今……方才听到他们说话,**竟一反常态,这种亲密狎昵之情,只怕对小唐也是不曾有过的。

    林**见敏丽满面惊骇,便轻声道:“敏丽,你莫要怪我……我、我也没有法子。”

    敏丽好不容易才缓过一口气来,便问道:“为什么是景深哥哥?你不是最不喜他的?”

    **想了想,低头说道:“原本我的确是不喜他,然而……后来不知不觉……只能说是缘分罢了。”说到最后,便露出几分笑意来。

    敏丽听到“缘分”两字,心头一疼,然而此刻自己已经订了亲了,就算是撞见他们如此,又能如何?又见林**微笑之态,竟然已经是芳心已许似的。

    敏丽骇然之余,黯然魂消,但虽然如此,却少不得忍着泪,勉强说道:“我本来以为你因为哥哥退亲的事儿,必然不快,所以才来探望……”

    敏丽说到这里,忽然一怔,便想起小唐叮嘱过自己,不叫她来林府之事。

    敏丽语声一停,便看向**,却见她的脸上略有几分不自在,又想到两人方才那样亲昵,并不像是一朝一夕之间所能的……敏丽心中疑惑丛生,便问道:“我却仍有些不明白,你同景深哥哥投缘,究竟是在哥哥退亲之前,亦或者是之后?”

    **听她这般问,脸色微微发红,仍是不做声,敏丽看得明白,一时心头巨震。

    原来敏丽本就怀疑,那些有关小唐的流言为何竟一夕之间传的如斯之盛,而小唐果断地退亲,**竟也不曾去唐府吵闹……这一切已经甚是反常。

    只是方才乍见两人竟在一起,让她无暇他想,此刻镇定下来,忽地想到这一节。

    又见**是这样的情形,敏丽不由睁大了双眼,颤声道:“莫非是在哥哥退亲之前,你们就……”

    **轻轻咳嗽了声,说道:“敏丽,这件事说来话长……就不必问了。”

    敏丽闻言,越发坐实了心中所想,顿时转惊为怒,道:“什么不问?你倒是跟我说一句实话,你们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一边儿问着,一边儿胡乱地想:当初还请**帮忙,让她把凌景深带进唐府,以便让自己表露心迹,莫非是在那个时候?莫非是在更前?只是她为什么丝毫也没看出异样?

    **皱眉不语,敏丽只有道:“若我说的不对,你倒是同我说明白呢?”

    **心中为难,她跟凌景深之间原先本就是一笔糊涂账,要如何启齿?便勉为其难说道:“横竖都已是如此了,过去之事,何必再提?”

    敏丽见她遮遮掩掩,全不似平日牙尖嘴利不饶人的样子,心凉了半截,试着问道:“那次我托你请哥哥到我们家的时候……你们可有没有这回事?”

    **眉头一蹙,被她一再逼问,索性便道:“我当时并不明白自己的心意,此刻才……”

    话音未落,敏丽已经气得浑身发颤,说道:“既然如此,你同他早有私情在先了?你诓骗我也就罢了,你可知……你已经同我哥哥定了亲?你竟是置我哥哥于何地?”

    **便皱眉道:“毅哥哥心里横竖都没有我,何况他早有察觉。”

    敏丽惊骇之极,后退一步,指着**道:“你、你说这话……简直无耻之极!”

    **见她指责自己,不由也说道:“何必说我呢?你不也是定了肃王府,却还私心惦记着景深的?”

    敏丽闻言,脸上便涨红了起来,泪便又一涌而出,颤颤地指着**,竟又气又羞,说不出话。

    **见她如此,才又道:“情之一字,本就难说,敏丽,我们好了一场,如今何必闹得这个份儿上……反正现在两府里已经退了亲,以后大家仍旧好好地……”

    敏丽听到这里,才气得笑出声来,冷笑道:“谁跟你好好的?我只当你是个知己好人,才什么话也不避着……你却把我跟我哥哥都玩弄在股掌之上,如今却还说要跟我们好好地?想必哥哥退亲也是为了成全你们……我只恨、我当真是瞎了眼,才错看了你们……”

    **心中不快,也有了几分怒意,便道:“够了!如今又不是有谁死了,何必非要说这些狠话?”

    敏丽冷笑道:“谁说非要死了人才能说这些狠话的?何况既然能做出这等不知羞耻之事,难道还怕人说不成?”

    林**自小跟唐敏丽相交,敏丽素来是个温柔忍让的性子,倘若两人有些争执,都是敏丽先退让一步,**早已习惯压着她一头,此刻听敏丽句句不让,心中已经火起,起初还有几分羞惭,此时却尽数转为怒火,便道:“当初,却不知是谁不知羞耻地托我约着外头的男人见面儿呢?”

    敏丽听了这一句刺心的话,一张脸飞快地变作雪白,她浑身发颤,看着眼前这张本极亲厚的脸,只觉得往日的熟悉只是一场极大的笑话,一时又气又恨,便举起手来,冲着那张脸掴了过去!不料手还未曾落下,便被人轻轻握住了手腕。

    敏丽一怔,缓缓地含泪转头,却见出手的竟是凌景深,也不知他何时来到两人身边儿的,四目相对,敏丽眼中的泪便滚落下来。

    却听凌景深道:“**,够了……”

    **见敏丽举手要打自己耳光,本还要说上几句,看凌景深出手制住敏丽,才微微一笑,便不做声了,只是看着敏丽,眼神之中大有得意之色。

    敏丽看得分明,更是心如刀绞,用力挣了挣手腕,却争不过,只含恨带哽咽地道:“放手!”

    凌景深却并不放,只道:“**,我送敏丽回去。”

    **闻言道:“她自己难道不能走?”

    凌景深还未说话,敏丽已经大声道:“放手!”说了一句,竟不顾一切地拼命挣扎起来。

    敏丽的丫鬟就在院门口,等了半天,正有些心焦,忽然听到敏丽大叫,顿时便跑进来,道:“姑娘怎么了?”

    凌景深见敏丽挣的甚是厉害,若要硬制住她,只怕会伤着她,只好放手,不料敏丽正拼命乱挣,凌景深一松手,敏丽后退一步,身子一晃,竟跌在地上。

    凌景深见状,忙过去要扶她起来,敏丽人在地上,厉声叫道:“别过来!你别碰我!”

    此刻她的丫鬟闻声赶来,见状不明所以,忙上前扶起敏丽。

    敏丽靠在那丫鬟身上,才略站住脚,此刻已经满脸泪痕狼藉,觉着身心都不复存在了。

    敏丽深吸了一口气,才道:“你们两个……且给我听好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林姐姐……也没有什么、景深哥哥!我唐敏丽从今以后,再也不认得你们两个。”说到最后一句,眼睛尽管睁得大大的,泪却仍旧无声铿然落下。

    丫鬟见状,吓得不知如何,只死死扶着她,觉着敏丽的身子抖个不停,手也死握着自己的手。丫鬟从未见敏丽如此失态,一时也红了眼眶,差点落下泪来。

    唐敏丽说完,便不再看两人,对丫鬟道:“回府。”在丫鬟的搀扶之下,出了院子。

    身后林**见敏丽远去,便道:“想不到这丫头发疯起来竟是如此,简直不可理喻……”

    忽然见凌景深一直看着敏丽的背影,不免生出几分醋意来,便道:“人都走了,还只管看,若是不放心,便去送她一程呢?只怕人家不领情罢了。”

    凌景深才回头看她,道:“何必同敏丽吵得如此呢?岂不知小唐最疼她,若知道她受了委屈,只怕会不高兴。”

    **说道:“我又不曾欺负她,她还要打我呢!”

    蓦地想到方才凌景深维护自己之举,心中又生出几分甜意来,便抱住凌景深的手臂,仰头甜笑看着他道:“方才多亏了你,不然就被那丫头打了脸了。”

    凌景深见她撒娇之态,便也才微微一笑,却把手臂抽回来,说道:“光天化日,且留心些罢了……”

    **只好捉着衣角乱揉,忽然问道:“那丫头受了气去了……可会不会对人乱说呢?”

    凌景深想了会儿,垂了眼皮儿,道:“以敏丽的性子,倒不至于。”

    林**点了点头,心中忽然想到敏丽也是有把柄在自己手上……所以就算敏丽有心想说破此事,可也要先掂量掂量,最好是等她自己气平了便罢了,大家不必都闹得这样难看最好。

    且说敏丽上车回府,一路上痛不欲生,哭得竟是头疼,昏昏沉沉想了半晌,忽然想到小唐。

    当初才听说小唐退婚之后,她还替**说了几句话,因见小唐面色淡淡地,还怪他为何如此冷心,说断了姻缘就断了,全不顾**伤心与否……如今想来,哥哥竟是何等的冤枉?而她又是何等的愚钝?

    这一路上,几乎却把半生的泪都哭尽了,等马车回到唐府的时候,敏丽的眼睛已红肿的不成样子,却止住了泪,只先回自己房中,叫打水沐浴。

    是日小唐回来,听说她出门过,不免问起来,敏丽实说是去了林府,但遇见林凌两人以及种种情形,却都不提,只说闲话几句便回来了,如此而已。

    小唐见她面色淡淡地,只是眼睛显是哭过,便未再催问,出来后却找了今儿陪着去的丫鬟审问。

    敏丽虽然也严命那丫鬟不许泄露分毫,可寻常之人又哪里经得起小唐一问呢?只被他说了两句,立刻就把自己所见所听得,尽数说了。

    小唐听了,即刻便明白了。

    又过了两日,凌景深的调职任命便下来了,原来自从上回因城防松懈,让金飞鼠溜出城后,御史一上奏,牵连下来,便把一名巡城校尉并十几个兵卫革了职,偏偏九城巡防属于太子的人马,虽然空出一个职位来,要选却多费了一些周章。

    肃王举荐了几个自己的人,太子当然不乐,太子想再用他麾下的官员,肃王又哓哓不依,两人你争我夺之际,正好林沉舟举荐了凌景深。

    太子见是林御史的人,有心给几分面子,肃王见是林御史举荐,也不好再争执,于是两人各退一步,就轻轻易易地让凌景深得了这个职位去了。

    这一日,素来跟景深交好的一些将官便给他设宴相庆,席上也自有许多肃王跟太子所派的眼线党羽,众人觥筹交错,正酒过三巡的时候,有人道:“唐侍郎来了。”

    大家一听,越发高兴,因都知道小唐跟凌景深素来关系匪浅,交情甚好,便都想小唐此番来,必然也是相贺的,正兴高采烈之时,却见小唐负着手进来,面上似笑非笑地。

    凌景深见状,已经先迎了上前,道:“唐侍郎也来到了,还以为你事务繁忙,因此不敢相请。”

    小唐望着他,微微一笑道:“纵然再忙,凌大人高升,不管如何也要到场相贺才是的呢?”说着,有人递上酒来,小唐拿了去,向着景深一敬,两人各自吃了一杯。

    众人见状,正要请小唐入席,不料小唐道:“承蒙太子青眼,林大人举荐……这巡城校尉之职才落在凌大人手中,只怕将来前途无量,然而巡城校尉乃是武职,凌大人先前只管过刑部大牢,却不知身手如何,足堪胜任与否呢?”

    众人听了,都觉愕然,不明白唐侍郎此刻说这话竟是何意,景深望着小唐的双眸,谦然说道:“下官虽也会些武功,不过泛泛之辈罢了,以后也只能尽心竭力,不负皇恩罢了。”

    小唐道:“有心自然是好的,只不过倘若身手上过不去,那纵然叫的再响又有何用?”

    此刻众人都看出不对来,一时鸦雀无声,只听他两人说话。

    景深便问:“唐侍郎意下如何?”

    小唐歪头看他,眼睛微微眯起,便道:“我有心想跟凌大人过上几招……就当是切磋比试如何?”

    景深便苦笑道:“多谢唐侍郎看得起,只是今日怕是不便,改天……”

    小唐已走了过来,道:“择日不如撞日,今儿是凌大人大好的日子,有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大人必然也能英武无双,勇猛过人……”说着,上前便攥住了景深的手臂。

    景深一皱眉,低头扫了一眼他的手,单臂一震,将小唐的手甩开,不料小唐竟是虚招,顺势一掌袭向景深胸前。

    景深单手一挡,硬生生隔开他的手,两人谁也不曾动一步,电光火石之间,却已经过了数招。

    周围的宾客起初还呆呆看着,渐渐地便后退出去,唯恐受到波及,起初还觉着两个人大概只是切磋罢了,不料忽然小唐一个旋身,一脚踹中一把椅子,电光火石之间,那椅子便雷霆万钧似地冲着景深而去,景深水流花落般猛然俯身,堪堪避过,椅子撞在墙壁上,顿时哗啦啦一声巨响,四分五裂。

    小唐不依不饶,举手便握住桌面儿,景深上前抬掌一按,两人竟是斗起暗力来。

    宾客们见这情形,这才大惊失色,知道乃是动了真格儿,顿时发一声喊,便慌得往楼下跑去。

    正在此时,只听“咔嚓”一声,原来是那张桌子抵不住两人角力,从中裂做两半,小唐举手一掀,这半边桌上的杯盘碗盏顿时飞舞起来,劈头盖脸往景深那边砸去,又有那些跑的慢的宾客,便不免被或砸或撞或撒,弄得叫苦连天,身上十分狼狈。

    顷刻间二楼上的众人都逃了个干干净净,只在楼底下惊魂未定。楼上两人兀自打斗不休,只听小唐冷笑道:“只一味地避让逃跑,算什么男人?”

    凌景深道:“下官不敢!还请唐侍郎手下留情。”

    小唐道:“我对你留情,你可对我留过几分情面?”声音里竟带了隐隐怒意。

    只听得一声闷哼,然后“砰”地重重跌落,景深道:“对不住……我并不想……咳!”最后竟是呼痛之声。

    有几个大胆的,便从楼梯上歪头往上看去,隐隐地瞧见凌景深半倒在地上,而小唐一脚踩在他的腰间,微微用力,景深满脸痛楚,脸色发白。

    那些人想劝又是不敢出头,叫苦半晌,正无法可想,忽然间见熙王赵永慕如风一样跑了进来,一看众人都如雷惊了的鸭子一般挤在一楼,且齐齐地仰头看着二楼,他便道:“唐侍郎在上面?”

    众人忘了行礼,都急忙点头说是,熙王便二话不说,连跑带跳地冲到楼上,只听得上面又是一阵吵嚷,不多时候,熙王拉着小唐的手,把他横拉竖拽从楼上扯了下来,一步也不停留,直出门口,跑的无影无踪了。

    大家伙儿见状,才又急忙冲到楼上,却见景深趔趄着正从地上爬起来,大家七手八脚地扶住,又问端倪,景深脸上带伤,却仍是安抚众人道:“唐侍郎只是试我武功罢了,大家一时忘情而已……无妨,无妨。”

    大家虽觉着必有内情,却自然不敢追问的,然而此事却极快地又传遍了京中。

    又过了十几日,忽然传出了林御史的小姐跟凌景深订亲的消息,那些但凡是知道小唐跟凌景深动过手的人听了,才个个恍然大悟,只当是唐侍郎无奈同林府取消了婚约,不料竟成全了凌景深,想必唐侍郎早有所知,心中暗恼,故而那日那一场“比试”,多半是这个原因在内罢了。

    且不说众人胡乱猜测,只说景深订亲这日,在熙王府中,永慕叫人整治了一桌子简单菜蔬,相请小唐。

    两个人吃了几杯酒,赵永慕见小唐面色淡淡,便笑道:“敢情还是在不舍你那娇蛮小姐?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儿上演争风吃醋的戏码,真真儿是有你的。”

    小唐扫他一眼,不置可否,只微微冷哼了一声。

    熙王眼神几变,忽然笑得狡黠。小唐道:“你又笑什么?”

    熙王道:“我想到一件好事儿,这会儿说给你听……好歹也让你分分神宽宽心……前儿我进宫,六公主跟我问起你来着。”

    小唐皱眉道:“公主又问我做什么?”

    熙王望着他便笑道:“你说呢?还不是贪图你的美/色?这种事何必说破。”

    小唐啐了口,仍是冷冷懒懒,不理不睬的模样。

    熙王拿筷子夹了一块时蔬给他,又用筷子头在他盘子上敲了两下,道:“说真的,你当真不动心?只要你点点头……尚一个公主,不在话下,岂不是比林大小姐更好了?六公主且说了,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语,还说自己是金枝玉叶,自然会压住你那什么……什么孤星入命……”

    小唐淡淡道:“罢了,只怕我消受不起。再说,这样岂不是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熙王听了这话,笑得乱颤,半晌才说道:“好大的胆子,你敢把皇宫比作狼窝?那我又算什么?你可不想活了!快些求我,不然我便给你捅出去。”

    小唐斜睨他一眼,道:“你且说去。”仍是低头吃菜喝酒。

    熙王自个儿笑了半天,见小唐一直淡淡地,便伸出手臂,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道:“罢了,你要真的无意,倒也使得,横竖我也是没有屋里人……我便陪着你就是了。”

    小唐闻言才笑了笑,把熙王的手从肩头撩开,道:“你不比我,总该好好为自己打算打算了,回京这许久了,难道至今还没找到堪为继王妃之人?”

    熙王闻言,便停了手,思忖半晌,忽然道:“我倒是想到一个人……不如你且给我参详参详?”

    小唐自斟了杯酒,眼中才有几分笑意,举杯问道:“哦?是哪家姑娘如此不幸?”

    熙王笑吟吟地对着他的双眼,慢慢说道:“这人其实是你认得的……就是你那个小朋友,应家的怀真……”

    小唐才喝了口酒,听到“你那个小朋友”,心中已觉有异,那笑陡然收了,再听到“怀真”二字,一口酒辣辣地便横在了喉间,吞也吞不下,万般难受……忍了几忍,终究便喷了出来,对面儿熙王猝不及防,迎面如着了一阵酒雾,刹那间,满头满脸地酒气弥漫。

    熙王呆坐半晌,才掏出帕子擦了擦眼睛,点头叹道:“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  居然收到两个浅水炸弹,谢谢小萌物们,萌萌哒~~(づ ̄3 ̄)づ╭?~

    shavygo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6 18:05:58

    shavygod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6 17:51:15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6 16:12:32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6 16:11:57

    17679640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5-12-26 13:23:24

    墨儇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5-12-26 00:46:23

    雨竹61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6 00:25:47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5 23:29:49

    mating2009122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5 23:18:20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5 23:15:42

    咩哈哈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5 22:56:22

    我是百感交集的一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0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