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0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应怀真见熙王双眼含笑,不知为何,竟不敢再跟他多说下去。

    虽然怀真急欲知道小唐的下落,但想到熙王素来的行径,不由隐隐担心他又会说出什么令人惊心的话来,于是便只恭敬道:“怀真只是担心唐叔叔,故而问问,倒是不急着寻找。”

    熙王听了,微微挑眉,半晌,才向着应怀真,一字一顿说道:“口是心非。”

    且说成帝龙颜大悦,便赏赐了应怀真御用云锦十匹,和田玉镂空双耳香炉一个,羊脂玉镂空鱼莲香囊一个,翡翠手串一串。又特意恩赏应老太君绿松石十八罗汉手串一挂,宝瓶一对儿。

    应怀真谢恩,才要退出殿上,忽然成帝说道:“上回你进宫来,可见着应美人了?”

    成帝如此说,便是知道应怀真曾跟应含烟会面过了,因此怀真便也说是。

    成帝笑道:“朕还听说你们姐妹感情甚笃,既是这样投缘,此刻你便去跟她一见罢了。”

    应怀真见皇帝开恩,大喜,忙又谢过。成帝便叫王太监来接着去了。

    如此便到了应含烟宫中,应含烟因先得了信儿,早早儿地就在门口等着,见应怀真来了,一时不顾礼仪,便上前来握住手。

    王太监见状笑道:“这会子可并不着急了,应美人可以跟姑娘好生叙旧罢了。”说着便十分识趣地退了出去。

    应含烟忙拉着应怀真的手,将她扯进屋内,因为要自在说话,便把宫女们也都打发了。

    两个人才落座,应怀真还未说话,忽然又嗅到一阵奇异的味道,目光一垂,便看见应含烟腰间系着一个御制的香袋儿。

    应怀真见状,忙先问:“姐姐这个哪里来的?”

    应含烟见问,便喜滋滋拿起来道:“你问这个,这是淑妃娘娘赐给我的……只因……”说到这里,应含烟脸上微红,笑敛去了几次,放低了声音道:“你大概也听说了……自从上回你家去后……不几日皇上便召我侍寝了……后来淑妃娘娘就给了我这个。”

    最后这几句话,声音极低,并不是十分欢悦之态。

    应怀真虽知道“侍寝”乃是极大的好事,然而只因这几日她苦于调香之事,因此外间众事情一概不闻,众人生怕打扰了她,也自然没有人跟她说起。

    然而见应含烟是如此模样,应怀真也明白,只因她心中所喜之人乃是郭建仪……就算是赢得如许荣宠,自也是意难平的。

    应含烟说了一句,忽然又担心自个儿若露出愁态来,岂不是也惹得应怀真难过?便忙又重展欢颜,笑道:“你莫非喜欢的?是了……当初我送了你一个,你便说喜欢的了不得,这个你若喜欢,姐姐也送给你!”

    应怀真正被那股味道熏得死去活来,只是强忍着罢了,听应含烟说要送给她,本能地便要推却,忽然心念一动,反而说道:“既然是淑妃娘娘给的,姐姐给我,娘娘岂不是会不高兴?”

    应含烟道:“淑妃娘娘十分贤德,但凡是得宠的宫人都会送一个这般的香囊,只因你是我最喜欢的,送你也是无妨。”

    应怀真便道:“既然这样,我就却之不恭了。”

    应含烟见她答应了要,便忙摘了下来,双手递上,应怀真少不得强忍着难受接了过来。

    应含烟才又说道:“我听说皇上叫你制香……心里可替你忧心着呢,方才听外头的宫女说珍禽园里出了奇景,我才信你果然是做成了!好妹妹,你真真儿是能耐。”

    应怀真笑了笑,道:“姐姐不必夸我,我也是误打误撞的罢了,算不得什么。”

    应含烟见左右无人,便又小声道:“上回我跟你说的那件事,你可仔细想过了不曾?”

    应怀真见她又问,不由一阵恍惚,便想起方才在珍禽园里郭建仪不顾一切上前护着的情形。当时见鹤群冲来,她已经是呆了,正是他忽然挡在她身前,将她护在怀中……只不知他究竟伤的如何,方才一时杂乱,也并没见到他人在何处。

    应怀真便垂下头去,半晌才道:“姐姐……小表舅人是极好的,只怕我配不上。”

    应含烟听了,又叹了声,道:“你瞎说什么?你若配不上还有谁配得上,何况你是他看中的,只要他愿意,管别人做什么呢?”

    应怀真不愿再提此事,便只说道:“对了姐姐……皇上赏赐我许多东西,有一个翡翠手串,我送给你罢了?”

    应含烟见她故意转开话题,倒也明白她的意思,便只也道:“皇上是赐给你的,我怎么好夺人所爱?”

    应怀真微微笑道:“那我又怎么好夺人所爱?”

    应含烟听了,一怔,四目相对,应含烟眼圈便红了,含泪道:“你、你这傻孩子,你说什么!”

    应怀真嫣然一笑,起身到了外间,宫女们端着那些御赐之物正等候着,应怀真把那串翡翠手串从匣子里取了出来,趁机又把那个香囊放了进去,匣子隔住那股味道,整个人才缓过劲儿来。

    应怀真重回到里屋,应含烟正拿着帕子擦泪,见她进来,才又露出笑容。

    应怀真便把手串给应含烟戴上,笑道:“上回承蒙姐姐送我那个香袋儿,我才开始想着调香的呢……这个给姐姐倒也算是还礼了。”

    应含烟抚摸着那翠色手串,才破涕为笑:“你这孩子,从小便是如此,总这样识情知礼的……莫非是精灵托生的?”

    两人在屋里又说了会儿话,见天色不早,应怀真便才起身告辞,应含烟见她要走,未免又十分不舍起来,一条帕子已经湿透了。

    两个手握着手,应怀真便道:“横竖以后若有机缘,仍是会进宫来看姐姐的……姐姐在这宫里,也要处处留神,善自珍重才好。”

    应含烟点了点头,究竟相送了出来,应怀真才随着太监,一步一回头地去了。

    当下便才又乘了马车出宫,刚出宫门,便见一人等在彼处,将车拦住。

    应怀真在马车里听见声音,忙掀起帘子,叫了声:“小表舅。”

    原来等在此处的正是郭建仪,见她呼唤,便走到车边儿上,道:“我因听说你去见应美人,便心想在这儿等你。”

    应怀真正有事要寻他,便道:“我也正要叫人去找小表舅呢,是了……你被鹤儿啄了几下,是不是伤着哪里?可看过大夫了?”

    其实方才郭建仪同应怀真出来之后,见皇上召她嘉奖问话,郭建仪便自己到了太医院,果然见手臂上跟背上几处都有伤,幸亏隔着几层衣裳,倒不算严重,当下便在太医院上了药。

    出来之后,才听闻应怀真又去见应含烟了,因此他便在这宫门处等候着。

    郭建仪见她问,心里一暖,便道:“不碍事,已经给太医看过了。你叫我就是为了这件事?”

    应怀真兀自追道:“真的不碍事么?其实不是为了这个……是,我另有件事儿又要麻烦你。”

    郭建仪道:“何事呢?你说。”

    应怀真想了想,便道:“我想找唐侍郎,有几句话要同他说……却不知他在哪里,小表舅能不能帮我找一找?”

    郭建仪听了,一瞬沉默。应怀真见状,便又说:“不打紧的,若是为难,就不必了呢,京城这样大,找起来也实在麻烦,改日再见也是好的。”

    郭建仪听说是寻小唐,心里的确是有些不太情愿,可听应怀真的意思,就算今儿不见,那明日也一定是要见的,那又何必叫她自己去找那人?还不如趁着此刻,由他作陪更为妥当。

    于是郭建仪反而一笑道:“我不过是在想哪里能找这人罢了,你倒是性急。”

    应怀真见他应了,十分欢喜,便道:“多谢小表舅!”

    郭建仪咳嗽了声,翻身上马,打马随车而行,一边儿说道:“以后能不能改个称呼?叫哥哥如何?当初我在老太君房里,都硬着头皮叫你母亲二奶奶了。”

    应怀真在车内听见了,脸上发红,不知要说什么。

    倒是吉祥在一边儿捂着嘴笑起来,道:“姑娘,还不快叫小舅爷哥哥呢?亲都求过了,又害什么羞?”

    应怀真打了她一下,啐道:“偏你多嘴,你自己怎么不叫?”

    吉祥慢悠悠说道:“我们都是想要叫的,只是小舅爷不稀罕罢了……若是稀罕,每日不赶着叫个千百声儿的!”

    应怀真忍着笑,便哼道:“坏透了的蹄子,竟说这些风言风语的话……等家去后,少不得我就跟娘说把你换了。”

    吉祥却纹丝不惧,只道:“姑娘只管去说就是了,只怕二奶奶的心跟我是一样的。”

    应怀真见她一句一句地压着自己,又见车帘被风一阵阵掀起,只怕郭建仪在外必然是听见了,她心里十分不自在,便咳嗽了声,道:“你再多嘴,我只叫二奶奶也给你配个人!”

    吉祥听了这句,才掩嘴笑笑,果然不做声了。

    马车在城内转来转去,不知过了多久,郭建仪在外骑马而行,他自有相识的人,也派了小厮出去各处打听,终究打听到了一个地方。

    将要黄昏,偏下起雨来,马车拐到一个僻静的小巷,人迹罕至,郭建仪心中有些吃惊,那领路的人到了一处小小酒肆,便道:“大人,就是这里了。”

    郭建仪翻身下马,往内一看,依稀看到角落里有一道影子,正伏案睡着似的。

    郭建仪看了一眼,因见跟小唐素日的庄重整肃之态大为不同,一时不甚确定,正想着自己进内去瞧一瞧,就听见应怀真道:“小表舅,可是到了么?”说着,竟着急地推开车门走了出来。

    原来应怀真在马车里坐了足足一个时辰,已经倦极,又一直找不到小唐,未免心焦担忧,此刻见马车停了下来,又看郭建仪也下了马,便认定是找到了。

    郭建仪见状无法,便只好抽身回来,先扶着她下了马车,道:“我也不知是不是他……瞧着又不像……别是找错了?”

    不料应怀真微微歪头看了一眼,竟点头道:“没错儿,正是唐叔叔呢。”说着,竟不待郭建仪再说,自己迈步便往里去了。

    郭建仪本也想跟着进去,忽然想起先前她曾提要跟小唐“说几句话”,若是避着人的话呢?于是就停了步子,只等在外头。

    应怀真进了这小酒肆,见店内除了角落里的小唐外,别无旁人,只柜台上有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正也趴着睡觉,也没听见人进来。

    应怀真放轻了脚步,走到桌前,正想叫醒小唐,忽然吃了一惊:原来她低头之时,望见桌上不知有什么碎裂开来,瓷片洒了半桌子,还夹杂着血迹。

    应怀真低低惊呼一声,柜子上那少年受惊醒来,猛抬头竟看见个少女站在跟前儿,生得丽色无双,楚楚动人,仙女儿一般,这小伙计一时如在梦中,痴痴呆呆,竟忘了说话。

    应怀真微微掩口,仔细又看,却见是小唐的右手手指被瓷片割破了,连衣袖上都湿了几处,眼见如此,心中难过,双眉一蹙,便红了眼。

    那少年见状,才反应过来,便道:“他、他在那里吃酒,不知为什么……忽然捏碎了一个酒杯……我、我吓了一跳!本来想给他包扎,他反不许……”

    应怀真闻言,微微点了点头,才轻轻地在小唐肩上推了一把,轻声唤道:“唐叔叔……”如此唤了三四声,小唐才一动,微微地睁开眼睛。

    且说小唐吃着闷酒,抱头愁眠,正醉意朦胧,半睡半醒间听到有人唤他,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看见一个人影在跟前儿,仔细看了看,竟是应怀真。

    一时之间清醒了大半,呆看了片刻,小唐便问道:“你怎么在这儿?”他特意避开闹市,找了这样一处无人认得他的僻静地方,怎能想到应怀真竟能寻来?此刻竟如在梦中。

    应怀真见他略有些睡眼惺忪,便道:“我请小表舅帮我寻你,才找了来,唐叔叔,你这是做什么?”

    应怀真说着,便也在对面落座,把小唐的手拿起来,看着指头上豁出的伤口,瞧了半晌,眼中的泪闪闪烁烁,便低声说道:“可是因为外间那些什么劳什子孤星入命的传言么?”

    小唐望着她垂眸含泪的模样,微微一笑,便道:“并不是。”

    应怀真并不看他,只掏出自己的帕子来,替他小心擦去上头的残瓷,见桌上仍有残酒,便拿起来,在上头一倒。

    酒入伤口,小唐微微一震,应怀真道:“唐叔叔素来何等冷静,怎也会做这样的傻事,若不是因为那些话……或者被那些事情所困,怎会这般?”酒水把血渍也冲了去,伤口却越发明显了,应怀真皱着眉,把帕子叠起来,便给他小心包扎好了。

    小唐不言语,只是抬眸,却见酒馆外头,果然停着一辆马车,马车旁边孤零零站着一个人,黄昏如愁的细雨之中,身姿端庄,双眸如星,正是郭建仪。

    小唐收回目光,便道:“当真不是为了那个。”

    应怀真已是忍不住,抬眼看向小唐,忽地说道:“其实、其实我早就知道……林姐姐跟凌大人……他们、他们……”

    应怀真还未说完,小唐已经出声拦住:“怀真!”

    应怀真抬头看他,眼中的泪便掉了下来,哽咽说道:“这件事闷在我心中许久,我只不知该不该告诉你,可又怕告诉了你……或许会更加坏事……我其实是想……看你们好好儿的……”

    小唐听了这几句,想到那日在唐勇府中听到的她跟林**的对话,便垂了双眸,微微点头道:“我知道。”

    应怀真强忍心中的难过之意,说道:“熙王说什么婚约也要告吹?必然是因为事情有变,所以外头才有那些传言的?是不是、是不是他们故意说出来……污蔑唐叔叔的?”

    “不是,”小唐摇了摇头,苦苦一笑,看着应怀真狐疑含泪的眼眸,重又说道:“真的不是。”

    应怀真不解,便问道:“那又是为什么?谁竟会无缘无故地污蔑唐叔叔不成?”

    小唐长睫动了几动,终于才说道:“真的跟他们不相干……因为、这流言……是我叫人放出去的。”

    应怀真听了这句,浑身不寒而栗,瞪大了眼睛看着小唐,问道:“你说什么?”

    小唐并不回答,举手试了试酒壶,见里头仍有残酒,才要再喝,应怀真举手拦住,急着问道:“到底是怎么样?为什么是你放出去的?你又做什么这么糟践自己……”

    小唐动作停了停,片刻,才说道:“我只是……不想再误人误己,罢了,你不懂……也不必问了,更不必为我担心,法子是我想的,也是我自愿如此,跟别人无关。”

    应怀真怔然,小唐趁机把壶中残酒一饮而尽,从怀中掏出一块碎银子放在桌上,才站起身来,道:“罢了,别叫人久等……”他坐了许久,又朦胧睡了许久,酒力上涌,摇摇晃晃,却又撑着站住。

    郭建仪见状才迈步走了进来,伸手将他的手臂扶住,道:“留神。”

    小唐向他一笑,道:“劳驾。”郭建仪不语,半扶着他出门而去。

    门口上,应怀真上了车,因郭建仪跟两个侍卫都是骑马而来,小唐又是醉的如此,只好也送小唐上了车。

    马车缓缓地出了巷子,逐渐而行,小唐靠在车壁上,半闭着眼,随着车子颠簸摇摇晃晃,应怀真心中担忧,又不解他为何放出那许多流言自污。

    不料小唐左摇右摆,眼看坐立不稳,应怀真眼睁睁看着,心有不忍,想着若是一下子跌了,他醉睡中的人,岂不受惊?因此怀真便挪过去,双膝跪着将小唐扶住,道:“唐叔叔,你索性躺着睡罢了。”

    小唐微微睁眼看了她一眼,也不知是否看清是她,忽然一言不发,把头一歪,竟然靠在应怀真身上,又睡了过去。

    应怀真怔怔地,本能地伸出手来要将他推开,手撑在小唐胸前,却又停住,几度犹豫之间,力气逐渐消退,慢慢地便缩回了手。

    马车缓缓而行,仍旧是一颠一簸,小唐靠在她的肩头,微微地呼吸靠得极尽,酒气熏人欲醉,然而被透骨玲珑的气息一冲,纠缠一起,倒又形成一股奇异的香,缓缓漾开。

    应怀真到底是身量还小,行了一会儿,被他压得已有些累,只是撑着罢了。

    吉祥看出不妥,便小声说道:“小姐,让我把唐大人推开罢?”

    应怀真也轻声说道:“不用,别打扰唐叔叔……且让他好生睡会儿。”

    吉祥见状,便不言语了。

    不料马车又走了一会儿,忽然外头传来郭建仪的声音道:“停车。”

    车子缓缓而停,车门打开,竟是郭建仪也上了马车,应怀真心中诧异,又因小唐靠着自己,正略有些不自在,郭建仪却并不做声,只是默默地坐在小唐身边另一侧,然后竟伸出手来,把小唐轻轻往自己身边儿一揽。

    小唐睡得模糊,便随着倒向了郭建仪身上,头枕在肩头,仍是双眼不睁。

    此刻马车才又开始前行,不知压到什么,微微颠簸,小唐的头动了一下,仿佛觉着枕着的不如先前舒服……便微微睁开眼睛,依稀见是个男子,便错认了,竟含糊说道:“永慕,你身上怎么有股香味儿?竟像个女人。”

    郭建仪人并未动,只是死死地抓了一把衣袖,强行按捺着要把小唐推开的冲动。原来他身上戴着应怀真给的那个芍药香囊,这个味儿却是极甜而清雅的,而小唐嗅了嗅,仿佛觉着受用,便又睡了过去。

    旁边吉祥目瞪口呆,她头一次见“唐大人”竟是如此醉态可掬,又看郭小舅爷被“欺负”,一时捂着嘴,想笑又不敢笑,只是强忍。

    应怀真见郭建仪还端正坐着,面无表情地,任凭小唐靠在肩头,又想想方才小唐说的那句话,委实觉着好笑,便也低头,拧着帕子掩口而笑。

    郭建仪扫她一眼,见她明眸带黠,巧笑倩兮之态,先前心中那股不快才也慢慢淡去,渐渐地也不觉着被小唐靠着是如何难受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萌物们,谢谢(づ ̄3 ̄)づ╭?~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9:26:55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9:25:38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9:25:35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9:24:22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8:25:32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8:13:39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8:03:36

    叶梓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7:37:51

    《青云上》那边也收到一个霸王票,虎摸小萌物!

    雨竹618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21 01:40:40

    专栏里也有一个,我真是目光如炬,么么哒~

    夤夤药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00:05:55

    大家好,我是超级萌萌哒二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0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