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0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又过几日,经过刑部跟大理寺联手调查,金飞鼠因何越狱又因何掳劫应怀真之事便得出结论。

    刑部彻查了大牢的进出诸人记录,据查在金飞鼠越狱之前的一个月里,有一可疑之人屡屡前来,探望的是距离金飞鼠不远的一名囚犯,狱卒只记得他面目普通,隐约带一丝南方口音,详查记录,却见探访簿上的名字是“洛初五”三字,经查自然是假名而已。

    然而就是这个看似普通的名字,竟成了找出此人身份的关键,就一年前,应兰风在巡查地方的时候,把当地一个横行多年的贪官参了一本,折子到了京内,吏部回批,那巨贪一家便因此尽数入罪,那一日,正好是大年初五,而那贪官偏偏姓“洛”。

    如今刑部已经派出巡捕缉拿此人,大理寺也自有专人追踪。

    此日,皇宫太和殿旁,有两人不紧不慢地往宫内而行,其中一人,神情磊落,仪容不俗,正是熙王,便点头道:“这样说来,莫非是那洛氏一家的人图谋报复不成?”

    身旁另一人朱唇皓齿,眉目若画,却是小唐,笑答道:“可以说得通,但……”

    熙王见他迟疑,便问:“但是如何呢?”

    小唐叹了口气,道:“但我只是有些不解,倘若真是这洛家的余党……想要对怀真不轨以报复应兰风,却像是绕了一个圈子,试问他们既有如此能耐救金飞鼠出刑部,为何竟不自己动手呢?”

    熙王琢磨了片刻:“能救人不一定能杀人……毕竟论起掳劫杀人人的行家,那金飞鼠才是一流。”

    小唐又笑了笑,道:“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两人往前又走了片刻,熙王忽然叹道:“只不过如今这金飞鼠一死,他所偷窃的那些珍奇至宝只怕再无重见天日之时了。”

    小唐闻言不语,只默默点头。

    熙王道:“听前日里,父皇把三公主叫了去,怒斥了一番,虽不知究竟为何,想来……莫不正是因为驸马家里被偷去的那些珍宝的?据闻有些还是父皇赐给三公主的,父皇必然心疼了。”

    小唐一笑道:“金飞鼠作案无数,暗中偷窃的珍宝还不知多少,除了明面上大家都知道的……叫我看,更还有一大半是没浮出水面的,只因金飞鼠采花的恶名在外,那些丢失宝物的家族又顾忌颜面,自然不肯声张,所以刑部拿下他之后,只怕不仅是三公主在里头使力,还不知有多少人暗中也盯着他呢,无非是想叫他把那些珍器重宝所藏之地都供出来。”

    熙王想了想,左右看看无人,就对小唐悄悄地说:“这句话我只告诉你……我怎么隐隐地听说,三姐姐她不仅是把父皇赐给她的宝贝拿了出宫……另外,还偷偷地拿了什么别的宝物……”

    小唐忙问道:“这是何意?”

    熙王的声音越发地小,道:“昔年德妃娘娘的事儿你可听说过?那时咱们都还没出世呢……我影影绰绰听闻,三公主还私拿了一件德妃娘娘昔日的旧物……”

    小唐面色微变,看了熙王一会儿,两个人目光相对,虽然此刻周围无人,却都心照不宣地闭了嘴。

    眼看着将要到珍禽园了,小唐冷笑了声,说道:“倘若这金飞鼠之事不是南边洛家所为,这幕后之人可真真是深不可测了。”

    熙王咳嗽了声,道:“罢了罢了,不提这个,一说这些我的脑子就疼……索性今日是来玩儿的……”

    熙王说到这里,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便看向小唐,道:“我正想问你呢,近来怎么听说了许多关于你的传言……说的那样匪夷所思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不管管?”

    小唐道:“没什么,传言罢了。”

    熙王道:“给人传的那样,还说没什么?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你若是不便出手,我帮你灭了这些传言之人?”

    小唐正色说道:“此事跟你无关,你休要胡作非为,消停些罢了。”

    熙王听了,才哼了声,道:“反叫我消停?罢了,我还替你忧心的不得了,果然是白操心了一场。”

    小唐也不说话,只低头往前又走,走了片刻,忽然听到鹤唳声声,原来前方就是珍禽园在望,已经有内侍迎了出来,把两人请了进去。

    才进珍禽园,远远地就看到前方簇簇拥拥着许多人,小唐一眼看见几只仙鹤单掌撑地,正伸头缩颈地吃东西,看来悠闲自在。

    小唐触景生情,不由问熙王道:“你做什么忽然跟皇上说怀真制香之事?”

    熙王说道:“我不说难道父皇就不知道了?还不如我说出来,让他老人家高兴高兴,只是没想到立刻传了小怀真进宫……看样子跟她倒也颇为投缘,也算是我做了一件好事。”

    小唐便冷笑看他,道:“好事?亏得你有脸说,先前她为了制送我的那块儿香几乎送命,我因此才去跪请竹先生……你偏又多嘴,此番若有个长短,我唯你是问。”

    熙王啧啧两声,道:“何必护的她紧紧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私生了个女孩儿呢。”

    小唐啼笑皆非,道:“这可是熙王爷说出来的话?”

    熙王嘿嘿也笑了笑,道:“口没遮拦,口没遮拦……只是,本来父皇说把你叫进宫来,拿着你的香试一试真假罢了,是她拦着不许,说可以再试一试的……”

    小唐想了想,微微叹了口气,喃喃道:“这段日子都没得空见她,不知这孩子是不是又累的什么似的了呢,更不知道是不是真能制的出来,倘若……”

    熙王见他忧心忡忡,便笑着拉住他往前而行,道:“快别只顾忧心惦念,横竖立刻就知道了。”

    且说应怀真自从出宫以来,一心便想调制那能令灵禽起舞的香,只因先前竹先生给她参阅的那几本调香的典籍里头,她隐约记得有一种信灵香,记载说是:焚之可得自然玄妙,上达天帝居所,通灵达圣,猛兽避退。只不知究竟如何。

    因此便先闷在屋内,静静地又把昔日所看的书通翻了一遍,只是毫无头绪,因此每每想到极至,只是发呆。

    因为应老太君吩咐,这段日子来不用应怀真去请安,也不许别人打扰她,务必叫她专心致志才好,连应玉也被许源叮嘱着这几天不得去缠磨应怀真。

    因此李贤淑见怀真如此专注劳神,也不能就说什么,只叫丫鬟们留心伺候,于饮食上倍加注意罢了,然而应怀真入了神之后,一时连水米都不知道吃,李贤淑瞧着不免心疼,试着劝几句,她就勉强吃两口,劝得多了,她便不理会了。

    这日,应怀真随意拿了几样香料摆在桌上,分别是檀香,龙涎,麝香,干的丁香花跟梅花等,摆弄了会儿,不得其法,便看了两行书,最后只盯着那一行字出神,只见书上写的是:“千万种和香,若香、若丸、若末、若涂以香花、香果、香树天合和之香……”

    应怀真喃喃道:“天合和之香……天合和……”

    念叨半晌,重把书抛了,又托着腮想昔日自己制作透骨玲珑之时,其实也并没就想着要如何地一鸣惊人举世难得,只不过是因一片“心意”……想要做的好一些,务必能跟小唐匹配才好。

    想了一会子,忽然笑了笑,这笑却并不是豁然之笑亦或者如何,只是因为想到“心意”两字,不免又想到前世罢了。

    那时候应怀真并不曾遇见竹先生,也没得那几本难得的孤本香书,所知自然有限的很,多半都是凭着自己的天性而为,随意摸索而已。

    起初心意萌动之处……是因为凌绝,日思夜想惦记着,也想送他些什么东西将自己的“心意”表白,于是费尽心思做了一个香囊,找了个时机送了给他。

    不料凌绝拿着看了会儿,只冷冷道:“这种女孩儿们的玩意儿,我要何用?何况这香如此甜腻,姑娘还是送给别人罢了。”仍是塞还给她。

    等凌绝去后,应怀真捧着那香囊,心里一片地冷,又羞又是失落,愤恼之中,便把那香包扔在了水里。

    那粉色的香囊在水中沉沉浮浮,上头绣着两只似是鸳鸯的水禽,随着水流起起伏伏,渐渐不见了踪影。

    因为他冷冷一语,自此不再留心制香一途。

    应怀真从回忆之中清醒过来,惊觉日影斜转,又过了半日,她不由地焦心起来。毕竟君前无戏言,既然已经在皇帝面前应诺,若是做不到……岂非大祸临头?

    当下慌忙又聚精会神起来,便仔仔细细琢磨,如此到了第三天上,才勉强有些头绪。

    眼见九天之约已过,果然宫内来人相问,仍是上回传话的王太监,应怀真只说已经得了,那王太监大喜,忙催促她收拾进宫相见。

    因应怀真这几日都是寝食不安地模样,李贤淑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却又不知她究竟如何,如今少不得按着揪心,便给她换衣裳,又重新梳理头发。

    此番却是换了一件新的杏色对襟绸衣,底下是月白色的裙子,腰间系着分水两幅的藕荷色留仙裙腰,也是一身的素色。

    原来自打上回出宫回府以来,应老太君特意叮嘱给再做几身儿衣裳,又送了两件儿像样的首饰,其中有个石榴红八翅嵌宝金凤钗,极尽华美精巧之能事。

    李贤淑本要给应怀真戴这个,她百般地不肯,只笑说:“岂不是要压坏了?我也不习惯戴。”

    李贤淑无法,只好给她梳了个百合髻,发顶攒两朵粉白宫制小小绢花罢了。

    应怀真自己又捧了个半新不旧、不大不小的木匣子,便举步出外,先去见了应老太君,老太君叮嘱了几句,又出来同王太监相见了,便出府乘车往宫中而来。

    成帝早就等候多时,见她来了,十分欣喜,便带着一块儿往珍禽园来,且走且说道:“朕把此事跟御制间的人说了,这帮糊涂东西,竟个个声称是不能的……今儿朕便多叫了些人来,也让他们见识见识。”

    应怀真这才看到珍禽园的方向果然站着许多人,有几个瞧着眼熟,正是上回在宫内拿香料的时候,宫中御制间的众人。

    应怀真便道:“臣女所制的不过是些玩闹的东西罢了,到底不是正统,何况也说不准就真的有用……姑且一试罢了。”

    成帝闻言道:“朕已经把话说出去了,你可不要让朕金口玉言变成不作数呢?”大约看应怀真有些紧张,成帝便又说道:“好了,不碍事……朕不吓唬你了,前日平靖夫人特意进宫来,还说朕年纪一大把了却像个孩子似的爱玩闹呢,自然是怕朕为难你。”

    应怀真闻言,才松了口气。当下一行人便浩浩荡荡来到了珍禽园。

    应怀真远远地看到些身着朝服、朝臣打扮的诸人,仔细一看,竟是郭建仪跟几个六部的大人,齐齐躬身向着皇帝行礼,起身后,郭建仪便向着她微微一点头。

    应怀真便也一笑,正笑容未敛,又见两个人过来参拜皇帝,应怀真回头一看,居然是小唐跟熙王两个,越发惊喜,惊喜之余,略又有点儿紧张。

    那两人给成帝行了礼,便起身来,应怀真看着小唐,她多日不曾见着,心里十分喜悦,只是碍于如此场合,便不敢造次,只是看了几眼,小唐会意,便向她笑了一笑,应怀真只觉那笑中大有鼓励之意,一时心安不少,便才低下头去。

    此刻应怀真才明白,成帝原来不仅是叫了御制间的人前来,连自己宠爱的臣子们也叫了来……此刻心中忍不住才想:果然平靖夫人说的对,皇帝一把年纪了,竟还如此爱玩闹。

    然而到底是骑虎难下,皇帝率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到了仙鹤馆中,见馆内几十只的丹顶鹤四散着行走觅食,有的则伶仃独立,还有的伏在地上,动也不动。

    此刻那些调制司的人挤在一块儿,彼此窃窃私语,均是满面不信之色,又看应怀真年少貌美,成帝对她十分偏爱似的,自然就不免生出许多遐想来。

    应怀真看了他们几眼,正低了头,就听到有人道:“听说这次制香所用的各色香料都是从御制间而得?”

    应怀真抬头,却见出声的是小唐。

    熙王跟他站在一处,闻言接口便道:“可不是么,御制间的香料都是一等可用的,品类又齐全,父皇口谕叫从那里取用。此番怀真若真的能制出叫灵鹤起舞的香,御制间也是功不可没。”

    原来熙王心性聪明,又跟小唐颇有些心有灵犀,小唐一开口,他便知道是何意。

    这两人一问一答,御制间的人自然都听见了,哪里敢说别的,众人只道:“不敢不敢。”即刻便一改方才不屑的面目,反期盼应怀真一试成功,倘若不成,再给人推说“御制间的香料不好”,可有哪里说理去?

    那边熙王就咳嗽了声,在小唐耳畔道:“你对这丫头可真好,处处都要护着不成?”

    小唐不理不睬,只看应怀真,却见她正低头抿嘴笑,知道她是听见了,不由才一笑。

    此刻成帝说道:“丫头,你想如何呢?我叫个人拿着香走到鹤群里去可好?”

    应怀真想了想,道:“皇上,这香也是要跟人相合才好,不论是谁拿了去反而不美,就让我亲自一试罢了。”

    成帝笑着恩准,又回头说道:“唐侍郎,你可不要下场去,你身上有香,倘若去了,倒看不出好坏来了。”小唐躬身领命。

    应怀真便把那匣子取来,在场的众人均都看过来,只见里头用锦帕裹着一物,看不出如何,应怀真连帕子取了出来,便下台阶,从鹤馆入口徐步而入,裙裾迎风,飘飘若仙。

    且说小唐站在熙王身边儿,不知为何竟有些紧张,遂目不转睛看着,见应怀真往前走了几步,她身旁一只仙鹤便扭头看了一眼,发出一声锐叫。

    小唐听着这一声叫,声音清厉,只觉有不祥之意,便皱起眉来,熙王在旁看着他神色不对,便说:“你担心什么?难道它们能吃了你的小朋友不成?”

    谁知正说了这一声,小唐道:“不好……”说了一声,拔腿就要走。

    谁知熙王早将他胳膊拉住,道:“你做什么去?父皇方才特意说了不许你入场!”

    说话间,就见应怀真又往内走了几步,几只仙鹤有所察觉,纷纷看来,那原先趴在远处的两只也站起来,有一只便探头探脑地,起初慢行,最后竟飞奔起来,扇动翅膀,嘴里同样发出厉啸。

    众人起初还以为是香有了效用,正要齐声赞叹,忽然见情形越发不妙,原来这仙鹤不像是起舞,倒像是攻击之态。

    顿时那一片赞叹的声便变作惊呼!眼睁睁地看着应怀真一个小小身影站在场中,那仙鹤的长嘴何等厉害,只怕……

    小唐早知不好,见状越发心急如焚,才要把熙王推开,就见有一道人影早已经跃入场中,眼见那仙鹤冲到应怀真跟前之时,他举手将应怀真抱起来,脚下一转,大袖飘扬,就踏步避开了仙鹤的致命一击。

    小唐见状,身形便迟,却听熙王脱口说道:“是他!”

    众人也都认出这忽然下场及时救了应怀真的,竟是工部郎中郭建仪。只见他抱着应怀真,急急地往后退去,几只仙鹤兀自不依不饶,挥着翅膀做袭击之态,郭建仪见逃无可逃,便抱紧了应怀真,俯身弯腰,把她挡在自己的怀中,用自己的身体跟双袖把她通身上下都护住了。

    只听几声鹤唳,似乎有一只鹤在他臂上啄了一下,接着背上也吃了几下,郭建仪忍痛不敢抬头,反而动也不动,那些仙鹤围着徘徊了会儿,见他毫无动作,才迟迟疑疑地复又迈步退开了。

    此刻灵禽馆的几人才忙入内,便要把两人接出去,郭建仪不肯松手,索性便将应怀真抱了出来,走到外间,才轻轻放在地上。

    成帝眼见这情形,心中自然有些失望,却听肃王出声道:“父皇,这女子欺瞒圣上,更差点连累大臣,简直罪无可赦,理当严惩!”

    应怀真因受了惊吓,小脸发白,郭建仪虽放开了她,却又握着手,打量她浑身上下可是否受伤。

    却听肃王说罢,又有人道:“王爷何必说的这样狠,想她年纪尚小,不过是玩闹罢了,成真自然是好,若败了也只一笑罢了。”

    肃王冷笑道:“太子虽然心慈,可岂不闻‘君无戏言’?”

    此刻应怀真略回过神来,便问郭建仪道:“小表舅,你伤着了么?”

    那鹤嘴十分厉害,郭建仪臂上身上各处疼痛,却只是没事儿人一般,反笑道:“不过是灵鹤罢了,哪里就伤着了?不碍事。”

    郭建仪看她小脸发白,知道是吓着了,又听肃王跟太子争执,正想替应怀真求情,忽然听到小唐的声音说道:“皇上,这鹤儿素来温顺,绝不会无缘无故袭人,此事怕另有内情。”

    成帝闻言才问道:“哦?又有什么内情?你却说说。”

    小唐道:“等熙王殿下回来便知。”

    众人听了,才发现熙王不知何时竟不见了,大家一起转头去看,就见到熙王从鹤馆的另一侧快步跑了回来,举手道:“启禀父皇,方才儿臣在鹤馆那块青石之后发现有三个鹤卵。”

    成帝一听,又惊又喜,道:“原来竟是要孵出小鹤了?”

    小唐便笑道:“仙鹤生性敏感,得天时才会孵卵,此乃吉兆!”灵禽馆的众人忙也去查看,果然见三枚鹤卵静静藏在石头之后。

    成帝哈哈笑了两声,熙王也便说道:“怪不得方才那些仙鹤袭人,自是因为这三枚鹤卵的缘故了。”

    原来仙鹤为了孵育小鹤,便比平日更加警戒数倍,但凡有靠近的,便会视作入侵,自然便有所动作。

    成帝这才明白过来,频频点头。肃王却道:“虽然如此,可也不能证明所制的香有效,依旧还是有欺君之嫌。”

    太子扫了他一眼,淡淡说道:“王弟,何必总跟个小女孩子过不去呢?”

    两人说了这一句,却听一个嫩生生的声音道:“皇上,我愿意再试一试。”

    成帝一怔,却见开口的是应怀真,成帝惦记着平靖夫人的叮嘱,不由道:“你若再进去,万一鹤儿又再……伤着了岂非不美?”

    郭建仪正在应怀真身旁,闻言上前一步,道:“皇上,臣愿意陪着怀真入内。”

    应怀真转头看向郭建仪,却见他凝视着皇帝,面有恳切之色。

    成帝犹豫片刻,终于道:“既然郭爱卿有此相护之心,也罢……只是仍见势不妙的话,便不要再逗留,即刻回来就是了。”

    郭建仪拱手领命,应怀真轻声唤道:“小表舅……”

    郭建仪向着她一笑,陪着她来到鹤馆门口,应怀真看着里头的群鹤,深吸一口气,迈步而入,郭建仪跟在她身旁,且走且警惕着。

    果然鹤儿很快又发现异样,有几只便又围拢过来,郭建仪正要挡住应怀真,应怀真轻声道:“小表舅,没事……你且休动。”

    郭建仪只好也站住脚,却见应怀真把手中的锦帕打开,露出里头一颗拇指大小、微微泛红的丸药似的,便往前微微擎起。

    应怀真擎着那香丸,口中轻声说道:“鹤儿鹤儿,乖乖鹤儿,快来闻一闻,可闻得到么?可喜欢这香么?”

    郭建仪见她如同跟熟人聊天似的同这些仙鹤说话,不由莞尔,心中紧张之意才减退了些。

    此刻已经有几只鹤走了过来,不知为何,来势忽然放慢了许多,到最后便发出低低的鸣叫声音,却不像是先前那种高亢的清唳了,听着声音,跟应怀真的问话之声相合,几乎如一问一答似的。

    郭建仪不由有些震惊,却见起初是一两只鹤低鸣,渐渐地满院的鹤也是如此,连远处岩石后孵蛋的仙鹤都伸长脖子叫了两声。

    众目睽睽之下,几十只仙鹤聚拢过来,在郭建仪跟应怀真身侧,纷纷地举起长颈发出欢叫之声,继而便挥动翅膀,翻飞跳跃起来,顷刻间丹砂曜日,白羽如霓裳,霜鹤长啸,流光浮影动,果然如一场声势浩大、绝无仅有的鹤舞。

    郭建仪起初还戒备着,忽然见如许盛大之状,这才露出笑容,便对应怀真道:“怀真,果然是成了,好生厉害。”

    应怀真原本也并无十足把握,一直到如今才算露出笑容来,便转头笑看郭建仪,唤道:“小表舅!鹤儿们果然是喜欢这气息的。”

    郭建仪见群鹤纷纷起舞,又看她笑容盛开如花,笑声如银铃般,一时心醉神迷,若不是此刻当着皇帝的面儿,群臣瞩目,一定便要将她抱入怀中。

    熙王眼见此景,便喃喃道:“长鸣似与高人语,屡舞谁于醉客求。试将衣袖闲招引,转尽花阴意未休,果然……果然……”

    这两句,正是上回小唐引的鹤舞之后,肃王把此事告诉竹先生,竹先生所吟的两句。

    熙王念罢,又看鹤群蹁跹之中,那两人彼此相看,一个清隽秀雅,一个明丽娇憨,此情此境,浑然天成,用一个“神仙眷侣”来形容亦不未过。

    熙王便轻轻撞了小唐一下,道:“你这小朋友果然是了不得……不过这位郭……”一边儿说一边儿看向小唐,却见他正也呆呆地看着场中,只是并非满脸喜色,反而是一丝震惊不信似的。

    熙王便改口道:“怎么了?”又看场中,然而并不见异样。

    与此同时,包括成帝在内的众人都也纷纷惊啧此景,一个个如见天光神迹,均是满面欢悦,不可尽述。

    熙王思忖片刻,才要再问,忽然小唐说道:“我记得还有件事未完,此间既然已经无事,我便先走一步。”说着,向着希望一点头,便转身又向成帝告罪,匆匆地自行去了。

    熙王若有所思地凝视小唐离去的背影,半晌,便笑了一笑。

    且说大功告成,郭建仪同应怀真两人出了鹤馆,成帝大为喜欢,连御制间的众位也心服口服,等成帝询问完了,便围着应怀真讨教调香的法子。

    应怀真略说了片刻,就见熙王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拱手道:“怀真丫头,恭喜你啊。”众人见熙王前来,就各自退了。

    应怀真忙还礼道:“多谢熙王殿下。”

    熙王看着她微微有些泛红的小脸儿,便道:“果然是心灵手巧,哎呀……”才要感叹,忽然应怀真发现小唐不见,便问道:“熙王殿下,唐叔叔不是跟你一块儿的吗?他人呢?”

    熙王见问,便又笑了两声,道:“你还记得他呢?还以为你……咳,他方才有事儿,就先去了。”

    应怀真听了,略觉失望,只因多日不曾跟小唐照面,今日好不容易在宫中相见,谁知连当面儿说一句话都不曾,他就走了,——又是何事这般着急呢?

    熙王见她面有失落之色,便道:“这些日子你都在忙着调香,大概还没听说呢?”

    应怀真只好打起精神来,问道:“这几日我果然不曾留心外头的事,熙王殿下指的是什么?”

    熙王将手揣在袖中,点点头叹道:“还不是你那唐叔叔呢?外头传的神乎其神的,说他……孤星入命,一世漂泊,若是成亲,必然克妻克子,大为不祥……只怕此刻京内一大半的人都在说呢。”

    应怀真听了这句,大惊问道:“这是何意?从哪里传出这样的无稽之谈呢?”

    熙王道:“谁说不是呢,我先前也替他抱打不平,不料他只叫我不要插手,照我看……他跟**姑娘那一件亲事,只怕也要告吹了呢。”

    应怀真怔怔听到这里,便问道:“熙王殿下,唐叔叔去了哪里,你可知道?”

    熙王笑道:“京城如此之大,谁知道他一不高兴会钻到哪里去呢?怎么,你要找他?”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谢谢小萌物们(づ ̄3 ̄)づ╭?~

    雨竹618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24 13:33:23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0:23:4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0:23:40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0:22:24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10:04:13

    发微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24 07:36:33

    珠珠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24 04:01:06

    冷石遗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4 00:48:26

    椰糖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3 23:10:03

    美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3 23:04:58

    叶梓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3 22:46:50

    1256432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3 22:44:42

    叶梓霭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3 22:43:53

    12564321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3 22:43:41

    圆滚滚的一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0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