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01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凌景深进了书房,见林沉舟背对着自己站在书桌旁边,静默无言。

    凌景深看着林沉舟的背影,片刻,便伸手一抖袍摆,缓缓地冲着他跪了下去。

    这样一跪,不知不觉便过了一刻钟,两个人谁也不曾出声说什么,只有哗啦啦地雨声从开着的窗户跟门口涌进来,风裹着水汽,淋淋漓漓,宛如肃杀秋日提前到来。

    半晌,林沉舟才回过身来,他静静地垂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凌景深,看了一会后,点头淡淡道:“很好,便跪着罢。”

    林沉舟说完之后,迈步而行,从凌景深身旁经过,径直出门而去。

    从午后到黄昏,从黄昏到入夜……再也无人来到书房,只有凌景深一个人仍旧跪在地上,泥雕木塑般。

    一个小厮半夜经过,无意中看见了那冷冷静静的身影,还以为是见了鬼,颇叫嚷了两声,后来众人把他拉扯回去,只说是凌大人做错了什么事儿,得罪了林大人,因此至今仍罚跪着呢。

    那小厮不解,还道:“必然是错的极厉害,不然的话何至于如此呢?”

    且说林*因被林沉舟掴了一耳光,含羞带恼地跑到房中,又哭了一阵,哭过之后,却又忽地把心一横,只想:“或许这样也好,更是不必去想该怎么跟父亲开口了。”

    因想通了这一则,*索性爬起身来,仔细打量铜镜里自己的容颜,镜中女子,容颜娇美,年华正好,只是哭得双眼红肿,头发散乱,不像样子。

    林*把头发理了理,忽然想到白日里在唐府的情形,便又想道:“毅哥哥,你且看着罢了,你不喜欢我……自有人喜欢我!”

    当下*便叫丫鬟准备热水,沐浴过后,便安歇了养神,次日早上起来,丫鬟们伺候着梳洗了,林*便想着要去给林沉舟请安,好歹说一说昨日之事。

    心中还只是想:按照她昔日的习惯,只怕跟林沉舟多撒会儿娇,父亲应该不至于就要打要杀罢了。

    *在心中打定主意,便往书房而来,隔着远远地就瞧见府内的几个丫鬟,探头伸脑地往那边打量,有机灵的看见林*来到,便忙散开了。

    林*不明所以,走上前去扬眉看了一眼,并看不见什么,便哼道:“弄什么鬼呢?”

    伺候她的丫鬟彼此相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她。不料*扫了一眼,看出她们面有难色,便问道:“倒是怎么了?一个个愁眉不展的?”

    丫鬟见问,便才说道:“姑娘还不知道呢……昨儿凌大人不知道怎么惹怒了我们大人,从昨天一直跪倒今儿……还在书房里没动过呢?”

    林*听了这个,顿时毛骨悚然,来不及说话,撒腿便往书房跑去,推开书房的门,果然见凌景深跪在林沉舟的书桌跟前,一动不动地,仿佛雕像矗立。

    林*魂飞魄散,忙跑到跟前儿,却见凌景深一张脸上毫无血色,垂眸低眉,乍然一看竟不知生死。

    *惊呼了声,凌景深眉峰一动,才缓缓抬眼来看,林*看着他平静的双眸,便忙扶着他说道:“这是怎么说的?昨儿开始就跪着?”

    凌景深见她来到,心知门口必然还有许多丫鬟跟随,便道:“这个跟姑娘不相干,是我自作自受,惹怒了大人……理应向着大人请罪。”

    林*听他这样说,怎会不明白他的心意,便含泪道:“这样下去怎么成?是会死人的!你先起来!”她不管不顾,便要去扶凌景深。

    不料凌景深厉声喝道:“我说了跟姑娘不相干,还是快请退出去。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林*吓得缩了手,泪却掉了下来,望着凌景深,见他虽然口里这般说着,却向着她微微一笑,眼睛一眨,示意叫她放心。

    此刻他脸色如斯憔悴,忽然向着她安抚而笑,林*眼睁睁看着这个笑容,一颗心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自从认得凌景深以来,虽然爱恨憎喜地纠结着,可是直到此刻……才觉着他竟然是如此好看的人,这憔悴的容颜,竟比先前所有时刻都更鲜明。

    林*抬手扶着额头,泪已经簌簌而下,原本心底还有一丝不甘不忿,此时此刻,却都在凌景深这脸色苍白的温和一笑之中荡然无存了。

    丫鬟们见状,便也忙进来,劝慰道:“姑娘,凌大人既如此说,咱们还是先离开罢了。”

    林*看一眼他,却见凌景深复又低了头,一缕发丝在鬓边拂荡,林*生生地咽了口气,眼睛仍看着他,便被丫鬟们扶着出了书房。

    没想到凌景深如此一跪,竟又是一天。

    这日黄昏,林*打听着林沉舟还未回来,凌景深还是跪在书房,她早已没了昨日的安闲笃定,一时心急如焚,也去看了两次凌景深,他竟理也不理她,她强行去扶,他只将她挥开,逼得急了,便厉声呵斥。

    林*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忍不住掉泪,众底下人见状,反说姑娘心慈。

    林*只催着底下的人到处去寻林沉舟回来,不料一直到了夜间,林沉舟才进了府。

    *听说父亲回来了,急急忙忙就赶去见,正林沉舟走到书房门口,忽地看到凌景深还跪在里头,便一声冷笑,回身要走。

    *正好赶来,便唤道:“爹!”着急上前拦住了。

    林沉舟冷冷看她,也不说话。

    *顾不得羞怯,道:“爹……凌……他已经在这儿跪了一天一夜了,水米未进,铁石人也受不住,这样岂不是会死?”

    林沉舟冷哼了声,道:“他自寻死路,又关我何事?”说着,转身又欲离开。

    *揪心之极,忙后退一步张手拦住,又拉着林沉舟的衣袖,低声哀求道:“爹……纵然是天大的错儿,也好好说罢了,何必非要弄出人命来呢?”说到这里,因见左右无人,便又道:“何况,何况……女儿也……”

    林沉舟听到这里,手一动,*见着了,以为他又要打自己耳光,先是吓得捂住脸躲了躲,忽然间又想开了,便放手道:“爹如果能消气儿,那就打我罢了……”说着,便仰起脸来。

    林沉舟看着她的模样,黑暗之中,眼圈却慢慢地红了。

    半晌,林沉舟摇了摇头,迈步离开。林*哪里肯罢手,好歹追着到了房中。

    林沉舟见她进来了,便道:“你把房门关起来。”

    *果然乖乖听从,掩上房门,才又垂手回来,低声说道:“爹,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你不能把人往死里逼……何况,我已经跟毅哥哥说明白了……左右他心中也没有我的。”

    林*说到最后一句,不免也隐隐地感伤,就低下头去。

    林沉舟闻言便看向她,道:“我先前同你说的……你竟然全没听进去?你管他心底有的是谁?横竖他娶得是你!嫁入唐家,你此生便安乐无忧……如今……”毕竟恨铁不成钢,说了一句,便恨得咬牙停了。

    林*怯怯地走到跟前儿,道:“我知道爹是为了我好,我也知道毅哥哥是最好的……然而,我如今……只喜欢他……”最后四个字,声如蚊呐。

    林沉舟见这情形,一瞬如闻雷霆,手颤抖指着她,最终闭眸不语,只是仰头无声地吁出一口气。

    林*已经又说道:“他也会对我好的,爹,你放心罢了……毅哥哥能给我的,他一定也能给我。”

    林沉舟被她气得无语,慢慢坐在椅子上,抬手扶住额头,半晌才道:“别的且不说,凌家能跟唐家相比吗?”

    林*便赔着笑,卖乖撒娇说道:“总归他人好、肯对我好就行了……有爹相助,他又机警,以后何愁不比毅哥哥强呢?爹只有毅哥哥一个弟子,如今也好再多收一个了。”

    林沉舟觉着凌景深还未跪死,他却要被自己的宝贝女儿气死了。林沉舟本想一切仍有挽回的余地,横竖小唐那边他还未开口,以小唐的为人,自然不会如何。可是如今看*的模样,竟似对凌景深死心塌地了一般。

    林沉舟静默半晌,才说道:“*……你不懂……凌景深他,的确是为人机警,城府深沉也不在小唐之下,然而要选夫君,只怕他是个最靠不住的,你……你……”

    林*道:“他已向我发过毒誓,一定会视我如珍宝,若是敢负了我,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呢!爹……女儿的脾气你还不懂得?他日倘若他真的敢负了我……我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林沉舟转头看着林*,却见烛光之下,女儿的双眼之中透出一种奇异的光芒,却不像是之前女孩子玩闹任性时候似的模样,那是一种隐隐自心底透出来的欢喜动容之色。

    林沉舟看了半晌,敛了心神,只幽幽说道:“你且先回去歇息,不可再去书房,你若想要我答应你,且先让他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林*呆了呆,道:“爹,你想怎么样?你不要害死他……”

    林沉舟冷笑道:“倘若这么容易就死了,也是他活该……当初我同小唐都信他,他却倒好,作出这种不忠不义之事来,还期望我把女儿交给他?”

    林*觉着这话之中大有杀气,便求道:“爹……你看在女儿的面儿上,别为难他……”

    林沉舟眼中透出厉色,盯着她道:“你最好检点些,倘若再叫我听到你在外头叫嚷一句,亦或者去书房里拉拉扯扯,他便不必死跪着,我只叫他立刻就死!——你可明白了?”

    林*听了这句,吓得呆呆怔怔,林沉舟便叫了丫鬟来,道:“你们好生照料姑娘,不许她靠近书房一步,若是她有一次踏进书房,你们也都陪着死!”

    林*见状,知道林沉舟是说真的,一时满心绝望,却也懂得此刻无法说服林沉舟,便只好垂泪随着丫鬟回屋去了。

    是夜,林*哪里还能睡得着,站在窗前呆呆怔怔地看了半宿,只从丫鬟口中打听:凌景深还是在书房里跪着。

    如此,又过了三天两夜。

    这日,林沉舟总算迈步进了书房,慢步走到书桌跟前儿,见凌景深跪在地上,浑身已微微发抖,脸白如纸,双眉跟眼睫便如同墨画出来一般,嘴唇也是毫无血色,紧紧抿着,却还是硬撑未倒。

    林沉舟看着他这模样,冷冷一笑,道:“你还执迷不悟?莫非真的要跪到死么?”

    凌景深神智已经有些不清,乍然听了这句,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微微地睁开眼睛,模模糊糊瞧见林沉舟在跟前,便道:“大人……”声音也已经嘶哑。

    林沉舟道:“现在后悔,却还来得及。”

    凌景深连睁眼的力气都是希微了,只挣扎着,道:“大人、咳,大人总该知道,我对大人……是忠心耿耿……”

    林沉舟淡淡一笑不语,只是冷冷看他。

    凌景深又咳嗽了声,身子一晃,几乎歪倒,忙伸手撑住地,才又说道:“小唐、他能做的,我尽也能做……就算是、是他不能的,我也……使得……只求大人……”说到这里,已经气喘吁吁,便说不下去。

    林沉舟微微眯起双目,若有所思,正在此刻,便听到外头有丫鬟道:“唐三公子来了。”

    说话间,就见小唐已经走到书房门口,一眼看到屋内情形,微微地愣了愣。

    林沉舟不理凌景深,只抬眼看着小唐,问道:“你为何这会儿来了?”

    小唐看一眼远处的林*,望着她通红的双眼,便走上前来,行礼道:“我听闻……景深犯了什么错儿,惹了恩师大怒,故而过来看一看……恩师罚他倒是使得,只别被他气坏了。”

    林沉舟走到门口,一抬眼,果然也看到了远处正往此处张望的林*,他心中早知道是林*去请了小唐来了,便举手把书房的门掩起。

    小唐看凌景深跪在地上,浑身发颤,想是已经撑到极限,到底是从小一块儿长大,小唐未免不忍,正要替他说两句话,却见林沉舟走到跟前儿,将袍子一掀,竟向着小唐跪了下去!

    小唐全想不到竟会如此,幸亏他反应极快,不等林沉舟双膝着地,便急俯身上前,用力握住林沉舟的手臂扶起,急得拧眉道:“恩师!你这是做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01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