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9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应府之人急忙进内,报说宫内来人,叫赶紧接旨。

    应爵爷正跟应竹韵在书房跟一帮清客说话,闻言震惊,不知如何,慌忙一起出迎,且走且在心中揣测究竟是为何事,却都毫无头绪。

    这会儿那太监已经进了门来,就在堂上站定,应爵爷应竹韵一干人跪地,便听旨意,只听那太监道:“皇上有旨,宣:应公府应兰风之女怀真进宫见驾。”

    应爵爷正忐忑不知所以,乍然听了这句,竟有些回不过神儿来,那太监把圣旨收起,笑道:“爵爷,接旨罢?”

    应爵爷这才忙双手接了过来,那太监又扶他起身,应修便问道:“王公公……皇上这道旨意,是想叫怀真进宫面圣?这、这却又是为何呢?”

    应公府近年来虽则于皇恩上头略有单薄,但先前自也曾深蒙圣宠,偶有旨意前来,多半都是升迁恩赏等事宜,可却从不曾有过单独宣召一个女孩子进宫的前例……且不说是应公府,纵然是整个京城,恐怕这也算是独一无二的一道旨意了。

    那王太监见他不解,便笑着说道:“这个咱家却也是不太明白的,然而皇上的意思岂能妄自揣测?爵爷只是且快些叫府上这位小姐赶紧准备准备,随咱家进宫见驾去呢?好歹别耽搁了,皇上立等着呢。”

    应修见状,不敢再问,只好叫快应竹韵快些去告诉内宅:快些叫怀真准备妥当,外头公公们立等着要进宫去呢。

    应竹韵不敢怠慢,忙入内,分别告诉了应老太君应夫人,正好许源跟李贤淑也在跟前儿,原来方才王太监到了门口之时,便早有人通知了里头,众人都不知何事,正在揣测,忽然间应竹韵如此一说,都也呆了。

    应竹韵便催促道:“嫂子别站着了?且快去找怀真,给她好生地梳妆打扮……这是御前见驾,不是玩闹的呢?”说话间,又对许源道:“你也快帮着嫂子些儿,可不能出丝毫纰漏!”

    应老太君上面听见了,就也忙催着去,许源这才匆匆地同李贤淑两人回到东院,见应怀真正坐在窗边儿看书,看一会儿便闭起眼睛出神一会儿,似乎正苦思冥想什么事儿。

    李贤淑满心紧张,方才一路回来双腿都有些发颤,此刻竟都不知如何说了。

    许源心中也是猜猜疑疑,横竖是不明白圣意如何,到底是好是歹……见应怀真一副怡然自在,闭目养神的清闲模样,却笑道:“看看这怀真丫头,仍是没事人儿似的呢,整个府里的人都提着心呢,她倒是自在。”

    李贤淑也忍不住笑了声,这会儿应怀真见她们来了,忙起来迎接,道:“三婶子今儿怎么跟娘一块儿过来了?”

    许源见她的脸儿白里微微泛着一丝粉红,这些日子不曾仔细打量,如今一见,却是比先前更出落标致了许多,便握住她的手道:“好怀真,婶子没空儿跟你闲话了,你还不知道呢,外头宫里来人,传你进宫面圣呢!啧啧,这可是天大的恩宠呢。”

    应怀真听到“宫内来人”,又听“进宫面圣”,猛然就想到方才竹先生说的那句……这才明白那“会龙之缘”究竟是何意,一时怔然,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皇帝竟要宣她入宫呢。

    只是许源跟李贤淑自也一无所知,许源便叫快换衣裳,李贤淑叫丫鬟拿了几件儿,许源左挑右捡,都看不上,只说不是太素,就是太旧,要不然就是太艳俗了,不够高贵。

    李贤淑急的苦笑,道:“人家女孩子都爱穿戴打扮,就她脾气古怪,从来不爱在这些上头着意,问她喜欢什么,也不肯说,这些都是我自作主张给她添置的呢,横竖我备什么,她就穿什么,也从不挑拣。”

    许源笑道:“怪道的呢,我就觉着,怀真素日里有十分的容貌,给嫂子你这样一打扮,却便剩下五六分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比别的姑娘好看十分不止!”

    李贤淑听了这话,只是笑,还是应怀真说道:“我外公才去了不久,还不能穿艳色的衣裳,倒不如就穿那件淡鹅黄的衫子罢了,眼下又哪里另找什么衣裳去?”

    许源道:“你说的这件倒是好,就是我嫌它有些旧了,若穿着进宫,给人看见还以为咱们家穷了呢……这样罢了,下个月是你翠姐姐的生日,我已经给她准备了几件儿衣裳,有一件蜜合色的绸子衣,我估摸着你穿必然是好!你若不嫌,我叫人拿来给你穿……她的身量跟你倒是差不多,只比你略丰腴一些儿。”

    应怀真听是应翠的,便道:“这个使不得,何必夺人所爱,婶子不用另外麻烦了。”

    不料许源道:“一家子何必说两家话,你穿着好看,我们面上自也是有光,何况她的衣裳多,不差这一件儿。”当下,便不由分说地叫小丫头回去赶紧取来。

    顷刻间果然拿了来,展开一看,果然是极好的,别的地方都无点缀,只胸前颈下绕着绣了一团对称的两支牡丹花儿,也并不是艳色,只用粉蓝色做叶子,花瓣是是白色同浅橘交织,只有对着的两个花苞才是粉白色的。

    李贤淑一看便赞好,许源忙逼着应怀真换上,里头锦白的中衣领子一衬,果然出色之极,又水灵鲜活,又雅致脱俗。

    许源先拍手叫好,对李贤淑得意道:“我的这眼神可使得?”李贤淑自然也无话说。

    许源又嫌应怀真没有什么头面,便抱怨李贤淑道:“怎么连个像样的凤钗也没有……素日里你也太安静了,唉!这也是我的疏忽……”

    应怀真见她又欲张罗,忙拦住便道:“婶子不必另外麻烦了,我又不习惯戴那些,若是掉了又不好,还是罢了……”说着,回头把一枚嵌珍珠的银钗取了,道:“这个就很好,戴了那些,我反而不自在。”

    正好儿小丫头又来说道:“三爷在外头催呢,叫奶奶们快些。”许源见状,只得作罢。

    应怀真取了帕子,李贤淑道:“且叫吉祥跟着。”

    吉祥听说是进宫,心里不免有些畏惧,但他们这屋里除了如意之外便数她最大,李贤淑命她跟着,也是因她素来妥当之意,当下少不得从命。

    如此才送了出来,应竹韵接了,也着实地赞了几句,就领着去前面儿。

    厅内,应修正陪着王太监喝茶说话,见应竹韵陪着应怀真出来,顿时便站起身来,将应怀真上下打量了一番,赞道:“好好,果然是世族大家的姑娘,这个模样气质,叫我看竟比得上公主们了。”

    应修十分惶恐,应竹韵也笑道:“公公说笑了。”

    当下便恭恭敬敬送着出门,看应怀真上了马车,王太监骑马在侧,一干宫人簇拥着,浩浩荡荡地往皇宫而去了。

    且不说应爵爷跟应竹韵等如何在后猜疑纷纷,只说应怀真一路往宫中而行,心中也略有些纳闷,不知为何皇帝竟在此刻召见自己。

    若是在前世,是因为应兰风升官之后,深得皇帝宠爱,又听说他有一爱女,就也爱屋及乌,叫应兰风带应怀真进宫见驾,谁知一见便格外喜欢了,从此才常常进宫里去。

    但是此刻应兰风却还不曾回京……应怀真想来想去,心中一动,便想道:“莫非是因为平靖夫人的原因么?”

    上回她做客平靖府,正巧杨九公过来请平靖夫人进宫说话,平靖夫人因她在座,便硬是驳了杨九公,杨九公回去一说,皇帝自然会知情,若说因此而记住她,倒也是有的。

    只是却做什么又单独召见呢?如此一来若传扬出去,岂不又是会闹得满城风雨?近来发生的事儿却已经够多了……

    不多时,进了宫门,再行一会儿,便下了车。王公公领着入内,应怀真虽是亦步亦趋地跟着走,实则对皇宫内的路倒也并不陌生,只是重活一世再走,不免有些如梦似幻之感。

    王太监在旁不时看她,却见她神情如常,并不见什么紧张惶恐之色,更不似是初入宫闱的女孩儿似的东张西望,只是淡淡地脸色,微微垂着头走罢了,王太监见了,心中啧啧称奇。

    正沿着宫道往乾元殿而去,拐过弯,忽然迎面来了两个人,一看见应怀真,前面那个人眼睛便亮了起来,赶紧快走几步。

    应怀真因并不曾抬头打量,是以并没见着,耳旁听着王太监说道:“原来是应美人……跑到这里却是做什么呐?”

    应怀真闻言才抬头看去,忽然一惊,原来在跟前儿几步远的地方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居然正是应含烟。

    应怀真还未说话,就见应含烟陪着笑,对王太监说道:“公公见谅……我听说今儿宣我妹妹进宫,念着数年不见了,心里格外想她……所以才大胆来此,望公公给行个方便,让我跟妹妹说几句话就成。”一边儿说着,一边儿给王太监手中递了样什么东西。

    王公公一掂量,便拢在袖子里,只笑道:“今儿接到这差事的时候,我正也想到应家也有人在宫里的,也是凑了巧了,既如此,且说几句罢了……只是别耽搁久了,皇上还等着呢?”

    应含烟便笑着谢过了,王太监走开了几步,便站在旁边。

    此刻应怀真又惊又喜,往前才走了一步,应含烟已经跑到跟前儿,应怀真忙先行了个礼,才叫了声:“含烟姐姐……”

    应含烟点点头,握住她的肩头看了会子,猛地把她抱在怀中,道:“怀真妹妹……”声音里竟略带几分哽咽之意。

    应怀真见她如此真情流露地,心中也不由有些感动,应含烟将她抱了一抱,忙又松开她,只握着她的手,又仔细打量脸色,应怀真却也望着自己的这位堂姐,见她比先前也更出挑了,只是稍微有些清减了,神情也略见张皇。

    应含烟见宫女内侍们并未靠前,她便拉着应怀真,往旁边走开几步,才轻声说道:“这一别数年,也无法见面儿,虽有些耳闻好歹,却不知真切,今日好歹有这个机会让我见着你,也算是见着亲人了……”

    说着,眼圈儿便微微一红,忙停了口,又把应怀真上下打量了一遍,低声又问道:“前儿我听说你有事?到底是怎么样呢?我听说了一二,担心的了不得,只是没有办法跟府里通信儿,因此倒一直揪着心呢!”

    应怀真便笑着温声安抚,道:“我如今好端端地便在姐姐跟前儿,又能有什么事儿呢。”

    应含烟听了,便才一笑,抬手把她鬓边一缕头发撩了一撩,眼中透出回忆之色,只是碍于王太监近前儿等着,应含烟不敢耽搁,便忙又问道:“对了,怎么我听说……郭……郭郎中他,近来向府里求亲了呢?”

    应怀真正想问她在宫中如何,忽然听了这话,便微微点了点头。

    应含烟忙又问道:“既然这样,莫非是真的……他当真有意于你?”

    应怀真想到她昔日曾钟情于郭建仪,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没想到进宫这许多年,竟仍是暗暗惦记着……只怕听了这消息心中必然不好过。

    应怀真便低了头,道:“并不是如此……只是因为先前那些传言不好,小表舅人好,他是为了堵住别人的嘴,所以才……”

    应含烟一听,叹了口气,皱眉便说道:“唉!你这孩子向来聪明过人,怎么偏在这上头犯傻?他哪里是那种肯轻易为着别人委屈自己的?当初他若真肯如此,我、我……横竖他既然上门,可见必然是打定了主意要娶你的。”

    应怀真万没想到竟听到这话,一时诧异,看了应含烟半晌,眼睛也便有些发红,不知该如何说起。

    原来那日郭建仪去了后,应怀真也回了屋中,顷刻李贤淑飞奔回来,进门便拉住应怀真,就问到底是如何对郭建仪说的。

    应怀真低着头,也并不笑,只默默然。李贤淑见状,心凉了半截儿,试探着问道:“果然仍是没有答应?这却是为何呢?”

    应怀真道:“娘为何说这话……先前你不也说是不能的么?”

    李贤淑唉声叹气,便道:“我的好孩子!这不是此一时,彼一时么?现在是个什么情形,难得他有情有义,亲自上门来……我竟想不到他竟是个这样有心的人,他既然一心为了咱们,咱们又何必辜负……”

    应怀真便哼了声,问道:“娘这么说,莫非是愿意了?”

    李贤淑心中其实已经是有八/九分愿意,只不过当时当着老太君跟应夫人的面儿,她心里虽然乐意,却不好就直接一口应承,那样岂不是显得她们太急切,仿佛并没别的着落、恨不得要嫁似的?再加上当时应夫人的脸色并不好,因此李贤淑只以应兰风不在家和应怀真不知如何来暂时搪塞,其实心中是八分肯了的。

    不料如今一问应怀真,竟是这个情形,李贤淑心里怀着一丝希冀,便问道:“你当真拒了他了?你不是说……不好开口的?另外……方才建仪离开之时,还说是你要再细细思量思量呢……我只以为你们商量好了……”

    应怀真听着李贤淑惶惶惑惑地问话,心里便想起在牡丹亭那会儿的情形。

    当时应怀真出神,所思所想的,有前生今世,种种的事。

    一来,她想到前世她跟凌绝的那一桩姻缘:当初岂不是也瞧着一片花团锦簇似的?最后却弄得血流成河,面目全非。

    因此此生她一早便打定主意终身不嫁,免得误人害己。可谁又料想偏偏遇上郭建仪这样的人?瞧来温柔妥当,无可挑剔。

    虽然应怀真觉着郭建仪不至于变成前世凌绝一般……然而这冥冥中的造化谁又能知道?倘若真的又破了自立的誓言,果然又嫁了……又果然生了种种变数,那么这一世岂非又是犯下天大过错,竟似白活了一场?

    且因情知他对自己好,心存感激,故而也无法直接开口拒绝,可又无法下定决心要嫁,就算此刻可靠温和如他……一想到那个“嫁”字,便浑身发冷,恁般惨烈的前车之鉴,又怎能挥却。

    二来,当初便是在这个地方,面对应含烟一片深情,郭建仪仍是同她说了个明白,果然如应怀真所说的,并不曾“耽误”了应含烟。浑然想不到如今居然风水轮流,竟换了应怀真跟他之间欲做了断。

    当初既然说了那话,此时她又何苦为了自己一点优柔寡断,而白白地耽搁了这样一个好人呢?或许郭建仪当真是万中无一的良人,只不过……她委实是伤怕的狠了,竟无法相信自己还能再配上另一个人,无法奢望会再得一段和美长久的好姻缘。

    既然他是如此的良人,何不痛痛快快明明白白跟他说开了,让他从此断了对她的念想,自去另外找一位适合他的贤良淑德的妻房呢?

    不料,应怀真思来想去终究打定主意,正要出口说明之时,郭建仪却忽然拦在她的话前,只道:“怀真,你不必现在回答我就如何……我宁肯、你再多想些时日。”

    应怀真怔了怔,望着郭建仪温和的眸色,忽然便明白了:郭建仪何等的人,只怕看着她的脸色,就已经猜出她要说什么。

    果然,听他又说道:“横竖……纵然你答应了,也要等你十五岁时候才能议论婚嫁,你只把我的话记在心里,好好地、长长久久再想一想……我究竟是不是你的良配,你究竟是不是值得嫁我。”

    应怀真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想要回绝他,听了这两句,心却不由地一疼,又大跳起来,恨悔交加。

    试想,倘若前世不曾遇见凌绝,不曾被伤的那样狠重,若是前世郭建仪也曾如此相待,而她肯睁开眼睛多留心……如今又何至于两个人都不得快活呢?只能说造化弄人罢了。

    郭建仪说罢,便才又道:“就如此说定了,我便先去禀告老太君跟夫人……也免得她们挂心。”说着,便站起身来,走到亭边儿,却又住脚,缓缓说道:“温馨熟美鲜香起,似笑无言习君子,霜刀翦汝天女劳,何事低头学桃李……这个芍药香袋儿,我很喜欢,定会一直都带在身上。”说着,回头向着应怀真笑了一笑,才下了亭子自去了。

    李贤淑听了应怀真的话,才知道郭建仪为何是那么回老太君跟太太的……一时微微松了口气,便道:“让你多想想也是好,可见建仪为人体贴……想来他除了年纪比你大些也没别的不好,除了他家里……”

    应怀真便笑道:“娘先别盘算了,也没有用。”

    李贤淑果然也停了口,想了会儿,也笑了笑,说:“别的不提,建仪这一上门,我这心里着实轻快了不少……罢了罢了,反正你爹快回来了,等他回来再仔细商议也好。”

    此刻,应怀真跟应含烟才说了几句话,这会儿王太监便道:“应美人,差不多了呢……怕皇上等急了。”

    应含烟闻言,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便忙握紧应怀真的手,小声儿叮嘱说道:“你这个傻丫头,他能对你动心,这是何等的造化……你且快听姐姐的,等回了府后,立刻就答应了罢了,别好好地姻缘到了却不知道珍惜呢?可知道别人想求都求不来的?”

    应怀真听了,心里隐隐地也有些难过,便道:“姐姐……”才要说话,王太监又催起来,应含烟无法,只好松开她的手,仍殷殷切切地叮嘱道:“好妹妹,你千万别忘了我的话,切记,切记。”

    应怀真不好作答,就只点了点头,又道:“姐姐在宫里且也要好生保重……”

    应含烟闻言,也点了点头,极快之间眼中就见了泪,忙掏出帕子来拭。那边王太监便过来,又领着应怀真往前而去。

    应怀真心中叹息,如此又走了会儿,忽然听身后隐隐有人说道:“应美人,你为何在此?”

    只听应含烟答了一句什么,那人冷哼着说:“这儿岂是你来的地方?敢情你们应府里出来的都是这般不知规矩的?前儿才闹得满城风雨呢……如今指不定要如何,你倒还有脸来亲近……”

    应怀真听在耳中,便回头看了一眼,依稀见一个身着紫衣的宫妃,带着两个宫女,正在趾高气扬地训斥应含烟,应含烟则低着头,也不言语,只是偶尔仍是偷偷地瞟一眼应怀真的背影,很有眷恋不舍之意。

    应怀真一回头的功夫,那宫妃也看见了,便满面鄙夷地盯着她看,应怀真却淡淡扫了一眼,只冲应含烟微微一笑,看着她也一笑,才重回过头来。

    王太监自然也听见了那宫妃的话,却也看见应怀真回头一望,又细看她脸上喜怒皆无,心中越发诧异,便笑道:“姑娘不必在意,可知道那位是谁?正是宋婕妤,近来圣眷正隆呢。”

    应怀真点了点头,只道:“原来如此,多谢公公指教。”

    当下便到了乾元殿,小太监通报了,里头即刻叫宣。

    吉祥就只等在外头,应怀真一个人迈步入内,循规蹈矩地上了前,才欲朝上行礼,忽然见身边儿似乎也站着个人,应怀真无意瞥了一眼,忽然怔住:却见那人也正看着她,一双似狡黠又似玩味的眼睛,居然正是熙王赵永慕。

    作者有话要说:  多谢小萌物们,么么哒!(づ ̄ 3 ̄)づ

    wuj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05:43:59

    珠珠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05:07:42

    小票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03:44:15

    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01:21:26

    MM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2 01:20:42

    lal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3:33:44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2:55:14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2:54:53

    雨竹61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2:46:54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2:45:29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2:45:13

    夤夤药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2:34:14

    我是姗姗来迟的一更君T-T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9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