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9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应怀真听说郭建仪上门求亲,心底本就有些猜到他是为谁而来,又是为何而来。

    只因这些日子,自有那些杀人不见血的蜚语流言散播开来,郭建仪必也听闻,以他的为人、素日曾待她的情形,这会儿上门求亲的原因昭然若揭。

    应怀真自忖:在泰州时候也就罢了,自从回府之后再见到郭建仪,他对自己便多方回护,全不似她记忆之中那个冷漠疏离之人,因此暗中对郭建仪便多几分亲近之意。偏偏上回他来见她,正欲言又止之时被李贤淑从中打断,自他去后,再未上门,她的心情同李贤淑几乎也是一样,——都以为必然是得罪了。

    先祖曾是名动天下的大司农,出身尊贵,又是年纪轻轻便高中了,自被钦点工部任职之后,短短几年时间,已经升了从五品的屯田郎中。

    今上本就有意重用这些功臣之后,难得郭建仪更是如此勤勉能干,为人且又格外的谦虚敬慎,秉节持重,因此众人皆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

    先前他在工部尚且只是末职之时,便已经有好些朝中权贵看中了他,认定必然是新贵,如今果然是扶摇直上之势。而这些年来,前去郭府说亲之人络绎不绝,郭建仪却总是婉拒,此番忽然主动要求娶,只怕他如今人尚在应公府内,外头的消息便早已经传开了。

    这样挑挑拣拣千帆过尽的一个人,忽然只看上她,叫那些暗中或居心叵测、或幸灾乐祸鄙薄小觑她的人不由且得好好想一想:若流言是真,向来规言矩步,谨本详始的郭郎中,又怎肯主动上门求娶呢?

    因此应怀真只以为郭建仪挑在这个时候上门,也是为了维护她之心,再堵住那些流言的嘴罢了。

    应怀真说罢,郭建仪便道:“那些胡话我的确听了一二,但我并不是因此才来的,事实上……说句大约会惹你生恼的话:我倒是觉着这些流言来的正是时候,才给我如此良机。你心里也该明白,我早就有此心意,只不知该何时提亲罢了,本想先跟你通气儿,不料上回却又被二奶奶误会,若不是此番这个机会,二奶奶必然仍是厌憎着我呢。”

    郭建仪说着,便向着她微微一笑。

    应怀真看着他笑得有几分狡黠,虽然不至于生恼,倒也有些薄嗔,就哼了声,低下头去。

    郭建仪又笑道:“我是拼着惹你不快,也要同你说个明白的,不过,最要紧的是表明我的诚意,怀真可不要当真的恼了我呢?”

    应怀真听他口吻里几分戏谑,几分真挚,看他一眼,便叹了声,垂眸道:“你方才也曾说过……明知我不会答应,那又为何还要来碰这钉子呢?”

    郭建仪听了,也笑着垂了眼皮,口中说道:“我只想着……若万一你又肯应呢?”

    这一句,虽则是笑着说的,却也未尝不是他的真意。

    应怀真心头跳了一跳,一时又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应怀真后退一步,坐在郭建仪对面,看他一眼,举手撑在腮边,微微发愣。

    郭建仪在对面看着,风吹的应怀真的袖口簌簌而动,露出手腕上已经痊愈的伤处,此刻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印子,郭建仪的目光在上头停留了片刻,眼神略变了几变,才慢慢移开。

    他看着应怀真凝眸出神之态,一时之间,他也忍不住有些出神:自从她五岁之时一直到如今,每次跟她相对,都仿佛觉着不仅是面对一个孩子而已,到底从何时生出如今这股心思的?一时倒也说不清。

    或者是因为应含烟之事,她极认真地对自己说“若不喜欢……不要白白地耽误一个人”时候,眼中那种若有若无地隐痛。

    又或者是她作弄了凌绝,见他忽然来到,似乎知道闯了祸,便故意弄鬼大哭引他过去哄着……虽然当时她哭的极假,他却也觉着心疼。

    更或者……是她蹲在地上,被唐毅逼问似的,动也不敢动,那股小可怜儿的模样。

    他起初或者只是想护着她……后来便不知从何时就想,若时时刻刻护着才能放心,或许……再若她长大,必然同自己性情相投,必然……

    心念一动,便如烈火燎原,无法止息。

    却又心明如镜,知道她年纪越大,出落的如此,性情又是如此,将来桃花必然滚滚。

    何况应兰风此刻并未回京,留意她的人尚且少些,若是再回来,官职一升,只怕越发叫人瞩目了。

    虽然明白应怀真对自己并无那种心思,可郭建仪仍是想着,倒不如孤注一掷地开始就挑明了,不论成败,且先让她记挂在心上。

    倒也明白应怀真对他有一份感激依赖之情,不至于就面斥或者回绝,所以故意如此。

    郭建仪反复思量之后才做此决定,只觉着……总比袖手旁观看她不知花落谁家的好。

    就如他此刻回答应怀真的:“若万一……你又肯应呢?”

    他姑且先只博这个“万一”罢了。

    郭建仪告辞之后,又相谢了做媒的卢侍郎跟季大人,才回到府内。

    自先去见郭夫人,进了门,就见郭夫人跟郭白露对面坐着,两个人见他进来,都有些恼色。

    郭建仪便上前见礼,他母亲叹了口气,问道:“如何呢?他们家里答应了?”

    郭建仪道:“还并未答应,只说要再想一想。”

    郭夫人闻言,气得指着他说道:“什么话!这还得由着他们挑拣不成?”

    郭白露却悄悄地拉拉郭夫人的衣袖,郭夫人才不言语了,郭白露便转向郭建仪,柔声道:“既然人家说要想一想再说,那也罢了,只是怀真妹妹年纪虽还小,哥哥的年纪却是不小了,竟要拖到几时呢?”

    郭夫人会意,便叹道:“你这孩子素来让我是极省心的,怎么偏偏在这上头跟我拧着干呢?我这两日为了这事儿,阵阵地胸口疼……本来想早些让你成亲,郭家也好有后、如今倘若真个儿订了他们家的……岂不是还要再等三年才能成亲?哎吆……”说着,又揉搓着心口。

    郭白露便也过来替她母亲搓胸揉背,又劝道:“娘先别着急了,倘若真有个什么事儿可怎么使得呢?”

    郭建仪看到这里,便跪在地上,才开口说道:“娘跟妹妹都不必着急,我的脾气你们也自清楚,我若要娶,自然要娶个万中无一的,怀真便是我眼中万中无一那人,她不肯答应便罢了,我自再等另外一人……至于等不等得到,那则另说。她若肯答应,便是我的福气。”

    郭夫人跟郭白露听了,都是骇然无语:听他的意思,竟像是非卿不可似的。

    郭建仪却又道:“只怕……我并没有那个福气罢了。”说到这里,忽然心乱,有所触动,眼中便湿了。

    郭夫人见他跪了,早就心疼,又听他声气儿不对,也忘了装模作样,忙下地来把他扶起来,咳声叹气说道:“建仪!你却是说哪里话!你这样的人品……满京城里多少人等着你挑呢,怎么竟这样……罢了罢了,母亲不逼你了就是,只凭着你喜欢就罢了……你且万万别如此,万万别叫母亲替你担心呢啊?”

    郭建仪眼圈微红,听他母亲劝说,便微微点头。

    郭白露在旁见了,也叹了口气,望着郭建仪点点头叹道:“我只不知人家说的‘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究竟是什么意思,如今看哥哥这个模样,真真儿地倒不去明白最好……好端端地为了别的什么人要生要死的,自个儿这一辈子又有什么乐趣呢?”

    郭建仪听她老气横秋地说,不由笑了笑,道:“我又何尝想到……自个儿倒也不知是好是坏了,不过以妹妹的脾气,只怕不至于如我一样坠入流俗?”

    郭白露听他揶揄自己,便轻轻地啐了口,道:“罢了罢了,亏得哥哥素来行事无可挑剔,这件事索性便由得你,我跟娘都不管了罢了,横竖也管不了的……”

    郭夫人见他兄妹两个说笑,情知是好了,心也才放宽下来,叹道:“横竖一家子都好端端地,就是最好的了……其他的我索性也不管了!只是白露的亲事,倒也要好好地端量端量,建仪,你可也要替妹妹多留心些呢?”

    郭白露闻言,便道:“索性别叫哥哥留心了,你瞧他给自个儿选的……”

    郭建仪心知她仍是记恨当初未曾放她进宫之事,便笑道:“我懂妹妹的心思,这一次定然给你挑个好的,必然叫你满意,如何?”

    郭白露听了,脸上微红,便道:“谁理你?”

    郭建仪见状,心中一动,便正色问道:“如今也没别人,妹妹跟我说句实话,你心中真的没有小绝的?若是并没有他,我趁早儿便去跟他说明白了,不要叫他误以为……”

    郭白露听了,略皱了皱眉,便垂眸道:“我听闻他这两日又是病了……且病的有些厉害,哥哥纵然要说,也不要捡在这个时候说呢,横竖过一阵子?”

    郭建仪点了点头,道:“我领会了……回头我且先去探望探望。”

    果然又过两日,郭建仪休沐,便来倒凌府探望凌绝,不料进门入内,将要到凌绝卧室之时,忽然看到一个熟悉之人跟凌景深站在荷花池边儿说话。

    郭建仪看见那人的时候,他却也看见了,便向着郭建仪点了点头,风姿伟仪,却是小唐。

    郭建仪见状,便走了过去,双双见礼,凌景深便道:“建仪可是来看小绝的么?”

    郭建仪道:“正是,听说他病了几日了,不知可还好?”

    凌景深道:“不碍事,已经养的差不多了,我正担心他气闷,你去看看、陪他说说话儿倒是好的。”

    郭建仪闻言,便向着小唐也道:“既然如此,回头再跟唐侍郎说话。”小唐举手做了个揖,郭建仪转身便去了。

    小唐收回目光,见面前满池荷花灼灼,亭亭出水,微风一吹,荷叶翻飞,如舞衣乱摆。

    忽然听凌景深道:“前儿我隐约听说建仪向应府求亲了,不知真假呢。”

    小唐便道:“这还能有假,外头都已经传遍了不是?”

    凌景深点了点头,忽然说道:“难得,他竟然看上了那个小丫头……”说着便轻轻地笑了几声。

    小唐笑道:“你又笑什么?”

    凌景深道:“并没什么,只是觉着有趣,建仪瞧来不像是举止轻狂的……罢了,不说这些,听说九城巡防那边撤换了一个校尉,连带拿了几个疏忽职守的,太子好像不太高兴呢?”

    小唐道:“京畿巡防是太子直属的,如今出了事太子自然面上无光,然而若因此事以后能再警醒些倒也是好……不过肃王也不好过就是了。”

    凌景深若有所思,道:“三公主跟肃王是一党的,当年金飞鼠从驸马家里偷了好些稀世宝贝,有一件还是皇上御赐……因为这个缘故才未曾当即杀了金飞鼠,反日日刑讯催逼……才惹出这祸事来,只因他们的私心,竟差点害了小绝跟……”

    凌景深说到这里,双眸森森,便不再说。

    小唐便道:“那金飞鼠当初因何能越狱我已经叫人在查,只是还未有头绪,只怕他针对怀真跟小绝,背后也是有人指使的,倒又要怪你当时太过冲动,为何就轻易杀了他呢?”

    凌景深见问,便苦笑道:“我当时看他向着小绝跑过去,以为他又要下毒手,哪里能忍住?再说我看押他五年,是最熟悉他的性情的,此人阴险狡狯,就算再缉拿了他,只怕也逼不出什么来,不然的话,哪里能耗费五年时间呢?”

    小唐听了,略点了点头,叹道:“倒是不知是什么人……竟一心想跟怀真一个丫头过不去呢?”

    凌景深想了想,也摇了摇头,两人便不再言语,只是看那一池荷花随风翩然,隔了会儿,凌景深忽地轻轻笑了声,小唐问道:“你又笑什么?”

    凌景深道:“我只是忽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儿……前几日小绝昏迷不醒,我委实担心,便守在他的床前,不料他屡屡说梦话,却是叫喊一个人的名字。”

    小唐笑道:“哦?听你的意思,叫的不是你的名字?那又是什么人,竟比你还重要了呢?”

    凌景深嗤嗤笑了两声,道:“岂不正是你方才感叹的那位姑娘?”

    小唐怔了怔,道:“怀真?”

    凌景深点了点头,看他一眼,小唐也看他一眼,目光相对片刻,两个人笑笑,便慢慢地又各自回过头去,只看荷花。

    自从郭建仪登门求亲后,果然流言消停了许多。这一日,应怀真做好了胭脂膏子,正在给应玉试用,却听说竹先生来了。

    应怀真心里欢喜,忙迎出去,竹先生进了门,东看西嗅,一眼看到那一盒胭脂,便啧了声,道:“丫头,你近来竟不务正业了……答应我的香袋儿呢?竟只弄这些?”

    应怀真不免讪笑道:“先生见罪,近来我毫无头绪,便扔下了,只是既然答应了您,迟早晚是要做出来的,少不了呢。”

    竹先生听了,才觉满意,便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阵,微微皱眉。

    此刻应玉正对着镜子往嘴唇上乱涂,张烨在旁边看着,不由说道:“你涂了太多,瞧起来像是个鬼。”

    应玉气得瞪他道:“你懂什么?你又不是女孩儿!竟敢说这话。”

    张烨道:“女为悦己者容,我又何必是女孩儿才能说这话?”

    应玉素来不饶人,便道:“我为悦己者容又如何,你又不是那个人!再敢多嘴,叫人打你出去!”

    张烨笑道:“原来你心中有人了,羞不羞?”

    应玉自忖失言,又羞又气,手上一歪,顿时那胭脂印子也涂歪了一大块儿,果然像是个鬼了,张烨越发大笑,应玉气得跳起来,便追着打。

    两个人顿时闹了起来,竟跑出里屋去,此刻丫鬟上了茶,便退了出去,竹先生见屋内没有别人,便对应怀真道:“你前儿那件事是真的了?”

    应怀真倒也没什么可瞒他的,便笑道:“真是一场无妄之灾,至今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只是先生连我外公去世都算出来了,怎么没叫我提防此事呢?”

    竹先生盯着她,双眉紧锁,道:“我若是能算出来,岂会不跟你说的?正是因为我算了一算,你命中原本并不该有此劫的……真真是怪哉怪哉。”

    应怀真似懂非懂,竹先生盯着她,还想再算一算,应怀真却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便笑道:“其实我该多谢先生……这一次也算是您救了我的命。”

    竹先生手指一停,就看她道:“此话怎讲?”

    应怀真笑道:“先生先前送我看的那两本调香录,我因觉着好玩,便通看了一遍,有些奇异的方子不免也留心……且还有那些众香之间有些忌讳或者相克有毒的,我自然也仔细记住,免得不知道乱弄起来,自个儿就把自个儿毒倒了……正好那日我摘了些‘到手香’,那时候烧着梧桐,我隐约记得梧桐木香跟到手香是相克的,两者混合便成毒烟……正是因为这个,才好歹逃了出来。”

    竹先生听了,暗暗感叹,又道:“这并不是我的功劳,正是机缘巧合,该当你有惊无险罢了……试想我纵然有赠书之心,你若自己不加留意,无法记住,又有什么用呢?”

    应怀真仍是谢过了,竹先生忽然笑说:“对了,我倒是又听说你近来有件喜事。”

    应怀真闻言,知道是说郭建仪,便微微低头,道:“算什么喜事呢……我本来……”

    正说到这里,便见张烨跑了进来,道:“怎么你们府里的姑娘,竟这么凶悍呢?”

    应怀真见他脸上多了几块胭脂红痕,知道是应玉所弄,不由笑说:“你们快别乱闹,我好生做出来的胭脂膏子,都给你们瞎玩坏了!”

    说着应玉也进来,气咻咻说道:“我何尝愿意闹,都是他惹得!”鼓着嘴上前,把那盒胭脂膏子拿了,对应怀真道:“妹妹,这个就送我了?你屋里有这混世魔星,我便先走了,改日再来。”

    应玉去后,竹先生才横了张烨一眼,道:“发什么春呢?瞧一脸的红。”

    张烨道:“谁发春了,师父你说话能不能好听些?都是那丫头乱抹的,我的脸竟也敢抹!若不是看她是个女孩儿,定要打一顿!”

    应怀真忙拿了一块帕子,让张烨拿去自己擦脸,张烨哼哼叽叽,对着镜子在脸上一阵乱擦。应怀真这才回来又坐了,想到先前说郭建仪之事,待要对竹先生再说,又不知从何说起,想来想去,便也罢了。

    竹先生又略座了会儿,嘱咐了几句叫她万万留心许给自己的香,便才起身要去。

    应怀真因他难得来一趟,便想多留他片刻,不料竹先生瞧着她,笑道:“且看我算得对不对,我算到你立刻就有会龙之缘。”

    应怀真不明所以,还要再问,竹先生便道:“横竖立即就知端倪,不必问了。”他在说着的当儿,张烨便在背后做鬼脸,又学竹先生说话之状,倒是惟妙惟肖。

    不料竹先生一声不吭,也不回头,手一甩,不偏不倚照头上就打了一扇子。

    张烨全无防备,手捂着头叫疼,竹先生已经得意笑着,迈步出门去了。应怀真抿嘴而笑,张烨只好向着应怀真做了个苦脸,也跟着去了。

    竹先生才走到应公府门口的功夫,就见从右手边的大道上来了几匹马儿,当前马上那位,面白无须,着太监服,其他几位一看也是宫廷中的服色。

    竹先生一看,便呵呵笑了两声。

    此刻正好儿张烨道:“方才说怀真是有什么劳什子的‘会龙之缘’,到底什么意思?”

    竹先生举起扇子又在他头上敲了一下,道:“蠢材蠢材!龙者,真龙天子也……”

    话音刚落,那几匹马已经停在应公府门口,却见那首领太监翻身下马,手中高擎一物,尖声说道:“皇上有旨意到,速速请应爵爷接旨!”门口的小厮们见状,分毫不敢怠慢,忙入内通报。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小伙伴们~好给力的队形啊,么么哒!(づ ̄3 ̄)づ╭?~

    藤子不二熊丶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21 21:36:51

    夤夤药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1:19:26

    夤夤药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1:17:35

    夤夤药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1:16:09

    夤夤药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49:3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08:3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08:2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08:1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08:0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08:0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07:5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07:5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20:07:44

    15321360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9:36:15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8:48:12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8:25:45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7:38:54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7:29:14

    冷石遗嘱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7:13:35

    珠珠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7:01:38

    云在青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6:51:56

    happ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6:44:56

    迟到的e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21 16:42:53

    我是很给力的二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9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