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9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原来秀儿因为被金飞鼠所害,本来满心惶恐,无法自处,不料平靖夫人接了应怀真去,她自然也一块儿去了。平靖夫人府中的丫鬟们待她竟也甚好,秀儿被她们一番照料,才又像是活了过来,因又得知此事被隐瞒的十分妥当,外头众人都不知情,秀儿本以为是必死无疑的,如今竟然似柳暗花明,绝处逢生一样。

    那些丫鬟们又百般地叮嘱她,嘱咐她一丝儿也不许透露那夜的情形,任凭是谁问,都只说在平靖夫人府上罢了,秀儿紧紧牢记。

    因此自从回了应公府,秀儿也是处处小心,李贤淑纵然问了她许多次,她虽然害怕,也只咬着牙只说在平靖府罢了。

    眼见过了几日,瞧着并不曾有什么异样,秀儿那提着的心才算放下,这一日,她被吉祥派了去许源这里拿一样东西,谁知才走到门口,就见两个丫鬟凑在一起,正说什么“何曾有假?外头已经传了开去……都说那晚上是被个采花贼掳去了的……”

    秀儿听了这话,顿时刺中心头,浑身又冷又疼,急抽身想要走开,不料那两个丫鬟眼尖,早已经看到她,便急忙叫道:“秀儿姐姐!”

    秀儿只当没听见的,低头疾走,有一个便跳起来,跑上几步将她拦住,道:“秀儿姐姐跑什么呢?我们正想找你说话儿呢。”

    秀儿脸色发白,低着头道:“谁又跑了?我只是有事罢了,没空说话。”说着只是着急要走。

    那两个丫鬟偏拦着她,见左右没人经过,便把秀儿拉到那一丛的蔷薇旁边,道:“什么事儿这么急?我们有话问你呢。”

    秀儿道:“我没空儿!”

    甩手只是要走,其中一个丫鬟就道:“你忙什么呢,我们问的是一件要紧事儿……秀儿姐姐,你们姑娘不见的那晚上可不是你陪着的?你可告诉我们一句实话,究竟是怎么样呢?”

    秀儿听了,未免勾起那噩梦似的记忆来,脸上又白又红,只仍道:“什么怎么样?我不懂这话。不过是在平靖夫人府上呢。”

    另一个丫鬟微微一笑,低声说道:“可外头有人说……姑娘是被个采花贼掳了去,故而那晚上外面才有好些人搜捕那贼,啧啧,听说那贼糟蹋过好些名门大族里的小姐……”

    秀儿灵魂出窍,颤声道:“哪里的话?你们、你们别瞎说!”

    两个丫鬟因知道秀儿素来胆小怕事,又谅她不敢告状的,便不惧她,就笑道:“我们只问个虚实罢了,这是外头的说话,我们原也是不信的……试想倘若你们姑娘真个儿给那采花贼糟蹋了……又哪里有脸回来呢?也没脸活着了!”

    秀儿听到这里,脸上紫涨起来,竖起眼睛道:“你们、你们再敢乱说,我只告诉二奶奶去!瞧二奶奶怎么制你们。”

    两个丫鬟听她如此说,倒是有些胆怯之意,其中一个便哼了声,只说:“这不是我们说的,是外头穿的,我们说的还算好听的,外头的那些话更不堪呢……你可别就这样不知高低的告诉二奶奶去,若二奶奶知道了,头一个要先把你打死呢。”

    秀儿听了,果然是这个道理,便含着泪要走,两个丫鬟见状,倒有些得意了,便说:“好歹你告诉我们一声儿呢?怎么只顾要走,倒像是有什么心虚似的。”

    秀儿难受之极,只是哑忍罢了。

    偏偏又听她们阴阳怪气地说道:“咱们还是别乱说了,这必然是他们外头乱传的,若真遇上这种事,哪里就风风光光地回来了呢,还整日里装的无事人一般,岂不是个无耻娼/妇似的人了?”

    秀儿听到这里,再也忍受不住,便道:“你们住嘴!”

    两人一惊,秀儿羞怕极了,反而更有一股火冲上头,便睁圆了眼睛骂道:“别跟我瞎说八道的,再说我撕烂你们的臭嘴!”

    两个丫鬟听了,都有些发怔,本以为是个任凭捏圆搓扁的软柿子,倒没想到发起火来,她们对视一眼,便道:“哟,我们好心好意提醒,你倒是发起火来,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呢。”

    另一个说道:“瞧秀儿这脸红着急的模样,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被糟践了的是秀儿姐姐呢……”

    话未说完,秀儿举起手来,啪地一个耳光打下去,顺势便又揪住那丫鬟的头发,叫道:“我跟你拼了!”

    另一个丫鬟见状,急忙上来拉偏架,秀儿被两人打了几下,满心憋闷委屈,便发了疯似的乱踢乱打。

    三个人混做一团,不可开交。正好有几个经过的丫鬟见了,见状不知如何,有认得她们的,便上来拉架,有看热闹的,便远远站着,有人就急忙回去跟吉祥说了。

    吉祥听说打得不像样儿,一边也忙赶去,一边又派人去叫李贤淑。

    两个丫鬟打秀儿一个,自是不曾吃亏,其中一个丫鬟见人多了,便越发惺惺作态道:“真是何必!不过说了句玩笑话罢了,竟然动起手来。”

    秀儿哭得跌倒地上,披头散发说道:“你们两个乱嚼舌头,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那丫鬟便道:“天打雷劈轮得到我们?自先劈那没廉耻的……”

    正说到这里,便听到有人慢慢地说道:“到底是哪些没廉耻的,你倒是先给我说说呢?”

    两个丫鬟听了这个声音,顿时如避猫鼠似的,双双发抖,便回过身来,向着来人行礼。

    这自然正是李贤淑及时赶来了,身后跟着如意和两个婆子。

    见在场这许多人,李贤淑便先不忙着摆布她们,只似笑非笑地说道:“原来咱们府里有这许多闲人呢?平日里安排点儿重活累活,竟不见一个人影在跟前儿!等看起热闹来就都来了?是不是都欠板子打呢?”

    说话间,眼睛微微地往周围一扫,众人见状,哪里敢逗留,忙都鹞鹰赶雀儿似的飞快四散逃走了。

    李贤淑见状,才又往前走了一步,望着秀儿哭得如此模样,便喝道:“住口!”

    秀儿一哆嗦,果然便不敢出声了,李贤淑又看那两个丫鬟,道:“你们方才说什么没廉耻呢?我听着怪有趣儿的,给我也说说?”

    两个丫鬟齐齐咽了口唾沫,其中一个还想着含混过去便是了,便笑着说道:“并没什么,只是跟秀儿姐姐开个玩笑,不料她误会了我们的意思……”

    李贤淑听了,又是一笑,道:“秀儿这丫头实在是笨极了,跟了我屋里这么许久,竟也不知个高低,别人开个玩笑也听不出来呢?”

    这丫鬟听了,还当李贤淑信以为真,便也笑道:“可不正是的呢。”

    李贤淑又看秀儿,道:“秀儿你且跟我说,开什么玩笑了,让我也笑笑。”

    秀儿咬着牙,浑身只是哆嗦,哪里敢说那些不堪的言语呢?

    那丫鬟也生怕秀儿会说出实情来,就又遮抹着笑道:“真个儿没什么,都是我们素来私底下的闲话罢了……”

    不料才说了一句,就见李贤淑转头看了旁边的如意一眼。

    如意瞧见了她的眼色,即刻会了意,当下上前一步,挥起手来,“啪”地一个巴掌掴了下去,打得那丫鬟歪倒地上。

    如意便指着骂道:“二奶奶问秀儿话,轮得到你来乱放屁?再敢乱说一个字,就戳烂了你的嘴!”

    两个丫鬟见这情形,才知道竟大不好了,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是不敢做声。

    此刻吉祥也早到了,见状便忙也过来侍候。

    李贤淑见露天地下,人多眼杂,又怕隔墙有耳,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对如意道:“把她们三个绑了,扔到柴房里,我要细细地再问!”

    如意应了声,身后两个婆子上前来,先把那两个丫鬟拖住,推搡着就走,秀儿也呆呆地站起来,跟着要走,如意见她果然是傻傻的,便拉住她,小声说道:“你还不站住?跟着瞎跑什么!”

    那两个丫鬟自被拖到柴房里关了起来,李贤淑带了吉祥如意,拉着秀儿到了空闲的一间上房,把门一关,叫吉祥守在外头。

    秀儿慌里慌张跪在地上,李贤淑坐在榻上,斜睨着她哭红的眼睛,冷笑说道:“你可也给我听好了,你把她们说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给我说明白,再把你先前没跟我说明白的那些个事儿,也一句一句地说的清楚妥当了,你但凡再给我扯一个谎,我就先戳烂了你的嘴,也好给她们两个扎个筏子!”

    秀儿听了这话,魂不附体,可牢记平靖府嘱咐的话,仍是不敢就说的。

    如意劝了会子,秀儿哭道:“不能说,说了会害死人,二奶奶只打死我罢了……”

    李贤淑气得不成,很想把她乱棍打死!如意安抚片刻,叹了口气,道:“你竟是个傻子不成?二奶奶难道能害你?何况纵然你咬牙瞒着不说,难道回头二奶奶不审问她们的?”

    秀儿抽抽搭搭,知道瞒不过去了,一时发呆。

    如意又温声软语地道:“纵然是有天大的事儿,你难道就能自个儿扛了?你比得上二奶奶一根指头?你说出来,二奶奶自有谋略应对呢!快点招了,大家安宁罢了。”

    秀儿闻言,心神崩溃,便大哭起来,终于便才说了。

    李贤淑在上听了,脸色渐渐地白的像纸一般,三魂走了七魄,半晌无法出声。

    且说秀儿跟两个丫鬟打架,竟又引得李贤淑出面儿之事,片刻之间传遍了院子,自然也传到了三房的耳朵中去。

    许源耳目灵光,也是立刻就听闻了此事,又打听说是留芳的两个丫鬟参与其中,又隐约知道她们嚼舌的是什么,一时非但不恼,反而长笑起来。

    许源的贴身丫鬟喜莺便道:“奶奶怎么反笑了呢?她们闹得这样不像话,惹得二奶奶大怒,现如今把人绑在柴房里,好歹是我们这房里的人,不免脸上无光……又该怎么办好呢。”

    许源闻言,冷笑道:“脸上无光?这样无光倒是巴不得,我还想要索性把这脸都抹黑了呢!再说她们又算什么我们房里的,只是那娼/妇狐狸精房里的!真真是天助我也,也是那个狐狸精太猖狂了,才容许手下有这么愚不可及的小蹄子出去惹事……竟偏惹到贤淑嫂子头上去,果然是寿星公上吊,活该嫌命长……”说着,竟又喜不自禁,笑得前仰后合。

    喜莺不解,许源却又敛了笑,仔仔细细飞快地想了一遭儿,便道:“快去,打听一下二爷在哪里,立刻请他回来!说有要事!”喜莺闻言,不敢怠慢,忙出来叫个小厮去寻应竹韵。

    一个时辰之后,应竹韵才匆匆地从外进门,道:“又有什么事儿呢?我才好生打发了宫里来的于公公,你就催的什么似的,给人一刻儿喘/息的功夫都没有。”

    许源听说宫里来人,不免问道:“于公公做什么来我们这边儿,不是该在那府里去的?”

    应竹韵道:“这不是树大招风?自然是因为听说咱们近来跟平靖夫人府里交往甚密,所以这位于公公特意过来熟络熟络,之前哪里肯来我们府里坐坐儿呢。”

    许源听了,便道:“倒也不知道含烟在宫里怎么样呢?”

    应竹韵叹道:“还只是个美人罢了,一直都还没侍寝呢……日子长着,且慢慢熬罢了……不过瞧于公公的态度倒是热络许多,大概好事将近也说不定。”

    许源便道:“这必然是看在平靖夫人的面儿上,所以高看我们一眼了……细细想来,竟是因为怀真才有这份儿脸面的呢?”

    应竹韵听了,才也一笑道:“可不是呢?我哥哥那样出色,这女孩子也是比别人出色,先前我说她比应翠应玉强,你竟还不忿呢。”

    许源便也陪笑道:“我只是妇人浅见,又哪里比得上爷呢?”

    正说到这里,忽然外头有小丫头来说:“姨娘请三爷过去呢……”

    应竹韵听了,知道是留芳相请,才要过去,许源拉住他,对外头道:“你先回去,就说三爷片刻就去。”

    应竹韵见状,知道有事,便不忙着走,回头问道:“怎么了?”

    许源望着他,冷冷笑了笑,道:“只怕我跟爷说了,倒要坏了你的兴致了呢。”

    应竹韵便问如何,许源立刻就把留芳两个丫鬟跟秀儿吵嘴打架之事说了,又把吵嘴的内容也说了,又说李贤淑如何如何大怒,如今捆住两个丫鬟要再审。

    应竹韵听了,瞠目结舌,许源便道:“你方才还赞怀真,如今你且瞧瞧,咱们房里的人竟公然不把人当人看呢!下午喜莺还抱怨说连累我们三房脸上无光,可是这哪里是我能管得了的?只因她是太太给的,你又喜欢的心头肉一样,我哪里敢有半个字儿说她?平日里加倍小心怕得罪了还来不及呢!就连她那两个丫鬟,也是看着她自个儿喜欢,从别的地方挑上来的,倘若是我带出来的丫鬟,又哪里敢说这些该撕烂嘴挨千刀儿似的鬼话?”

    应竹韵已经恨得牙痒,脸上色变。

    许源说了一番,瞧着脸色,不免火上浇油,又道:“如今我可是不知该怎么办好了,因我先前曾得罪过贤淑嫂子,好不容易费尽心思地才又缓和些,偏又出了这件事儿,贤淑嫂子那边若是以为是我挑唆的人说这些没天理的话……又该怎么说?只怕这一得罪,就再是好不了的了!爷那姨娘我自然也管不了,但凡一伸手,太太那边自然就怪我吃醋拈酸,岂不是又得罪太太了?所以我就赶紧找三爷回来,只求爷做主,要怎么样就快些想法儿罢了!”

    应竹韵听到这里,心火高炽,跺了跺脚,冷道:“这件事儿你不用管!真真是反了天的蹄子们!”说着,便转身一甩帘子出门去了。

    许源见他走了,才一笑,忙也到了帘子边儿上,只是细听那屋里的动静。

    应竹韵含怒来到姨娘留芳屋里,留芳忙迎了,见他脸色不好,微微一怔,才要出声,应竹韵已经举起手来,一掌掴了过去。

    留芳猝不及防,竟被打得歪在桌子上,她自从给了应竹韵,从来千依百顺,十分恩宠,又哪里会动她半个手指,顿时又怕又气,哭道:“爷做什么打我?”

    应竹韵指着她,含恨带怒地说道:“只因你是太太给的,我格外疼惜,不料竟惯的你什么规矩都不知道了,还纵容你的丫鬟出去嚼蛆!竟是谁给你那么大的胆子,又是从哪里听来的那些混账狗屁话?”

    留芳这才知道是为了什么挨了这一巴掌,起初她叫人请应竹韵,本也正是想给自己的丫头说个情,好叫应竹韵跟李贤淑说情,放了她们罢了,不料还来不及开口,应竹韵已经盛怒。

    留芳便不敢再说,只委屈道:“我何尝纵容她们了,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只以为她们做了什么得罪了二奶奶呢……关我什么事呢?”

    应竹韵冷笑道:“你打量我是傻子呢!竟敢说你不知?若不是你指使的,她们竟敢私自胡说?你只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好生管好你的嘴,倘若再给我听到你一丝儿不好,别说你是太太给的,就算是老太君给的,我拼着得罪了太太老太君,便把你或打或卖,你不要怪我无情!”

    留芳本还想要狡辩,听了这话,便有些害怕,竟哭了起来,还要喊冤,应竹韵却已经看也不看她,转身一脚踢开门走了出来。

    应竹韵因为盛怒,声音自然极大,那边房里许源听得明明白白,一时极为称愿,冷笑着想道:“好淫/妇,今儿才见你的下场!”

    喜莺在旁听着,这才明白许源的意思,一时也笑道:“奶奶果然了得,这才叫人痛快呢。”

    许源望着她,忽然心头一动,见应竹韵还未回来,便拉住了道:“前些日子我跟你说的那件事儿,你可想通了没有?”

    喜莺一怔,便红了脸,犹犹豫豫道:“这……”

    许源道:“你不用怕,如今我也是想通了,咱们爷这个性子,今儿爱红,明儿喜绿……总要新鲜的陪着才好,如今正好那狐狸精失了宠,咱们还不趁她病,要她命呢?正好扶了你上来……不管如何,你好歹算是我心腹的人,比那些脏三五六的强不知多少!”

    喜莺听了,含羞不语,许源见状,知道她已经是肯了,便点了点头。

    此后,那两个丫鬟便给打了一顿,卖了了事。留芳自此便失了宠,不几日,喜莺便由许源做主,又回了老太君跟夫人,成了应竹韵的三房妾室。

    只不料自此之后,便又有些流言蜚语地四处传扬,应公府内因为被李贤淑压着,倒是不敢传的太甚,可毕竟也有一半儿的人知道了。

    李贤淑因为从秀儿口中得知了实情,大惊之余,差点厥过去,多亏如意跟吉祥两个,抚胸捶背,又叫拿安神汤上来。

    李贤淑好歹缓过劲儿来,虽严密叮嘱丫鬟们不许透露半个字儿,也并不再质问应怀真什么,只仍似没事发生、全然不知一样……私底下,却委实地大哭了几场。

    李贤淑并不怪应怀真故意隐瞒着不说,委实是此事太过骇人听闻,若当时她知道实情如此,只怕即刻就要死过去……只是听着秀儿一句一句地说,那颗心就也像是被刀子凌迟一样,一片一片地疼。

    何况应怀真出了事受了苦,她当娘的有心无力,如今好歹经过了此事,何必又再追问着,让孩子难过呢?因此李贤淑只是强忍。

    因为流言传开,李贤淑自也知道,但因开始便拿了那两个丫鬟扎筏子,其他的人看在眼里,自然惧怕。

    又因李贤淑素来带人恩威兼施,便都不敢也不肯大肆非议,李贤淑面上虽则无事人一样,其实心中是难受万分,虽然看着应怀真如今是好好地,心中欣慰,然而想到女孩儿的名声被毁了,以后只怕……

    李贤淑想一阵儿,便哭一阵儿,又不敢给人瞧见,只是躲起来伤心罢了。

    此时此刻,李贤淑便更想念应兰风,想他若是在身边儿,倒也可以出个主意,她自也有主心骨,如今这样紧要的时候他偏偏不在,李贤淑越想越是伤心,又有几分恨应兰风,又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放他出去了,怨天怨地,悲苦凄凉,回头还要抹了脸只做平常。

    幸而虽然有些传言四散,然而应老太君却并不理论此事,李贤淑每日提心吊胆,又想着倘若应老太君说起此事,她该怎么应对,想来想去,终于把心一横,打定了主意,心中只是想:假如应公府容不下应怀真,那她就带着怀真离开罢了!一辈子嫁不出去那就不嫁便是了。想应兰风最疼应怀真,若他在家里,必然也是一个想法儿。

    因为想通了这一则,李贤淑心里反倒是舒坦了一些。

    这一日,李贤淑跟许源两个在上房说事儿,李贤淑因心里压着应怀真的事,沉甸甸地,未免有些神不守舍,许源明白她的心思,就也不引她说话。

    如此过了一会儿,外头忽然有小丫鬟来到,说道:“二奶奶,老太君那边传,叫二奶奶立刻过去。”

    李贤淑听到说“传”,一个激灵,便清醒过来,心底想该来的终究要来了,此刻倒也不怕了,反而立刻从炕上跳下地来,一时之间浑身戒备,就宛如要去打仗一般。

    李贤淑攥着双手,深深地吸了口气,一扬头,往外便去。

    许源在后看着,此刻倒也略有些为她担忧,就也放下手头的事儿,跟在后头一块儿去了。

    且说李贤淑气昂昂地进了应老太君房中,已经做足了撕破脸离开应公府的准备,因此面上反而淡淡地。

    行礼过后,忽然见屋内除了应老太君外,在座的还有应夫人,除了应夫人,却还有另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正是多日不见的郭建仪。

    自从那日无意中窥破郭建仪对应怀真的心思,李贤淑夹枪带棒地说了一番后,郭建仪便告辞离去,他涵养极好,城府且深,形色里自然看不出分毫不妥,只不过就那日起,再也没见着他罢了。

    李贤淑偶尔自忖,虽觉着自己有些许冒失,必然是得罪了郭建仪了,但是在那种情形下,除了那样又该如何?不过是为了应怀真好罢了,因此便不再惦记此事。

    此刻忽然见他来到,李贤淑不明所以,就看了郭建仪一眼,不料郭建仪举起手来,郑重其事地向她行了个礼,口称:“二奶奶。”

    郭建仪素来见了她,只称呼“表嫂”,李贤淑乍听他这样相唤,更不明所以,却也顾不上理他,只看向应老太君……此刻李贤淑更看得明白了几分,却见应老太君面色倒还平常,只有应夫人,满面阴云,竟是掩不住的怒意似的。

    李贤淑见状,更确信是自己心中所想,便不慌不忙,微微一笑,问道:“不知老太君唤我来是为了何事呢?”

    应老太君微微叹了口气,抬眼看向李贤淑,却又笑了笑,道:“倒是一件好事的。”

    李贤淑一怔,便皱起眉来,疑惑地问道:“好事?”

    应老太君点了点头,看了郭建仪一眼,才缓缓说道:“建仪这番来……是来求亲的。”

    李贤淑越发大惑不解,皱着眉问道:“求亲?”

    李贤淑心中一瞬恍惚,不明白郭建仪这会子求的哪门子亲,又是跟谁求亲,又为何特特地把她叫了来……又想:应老太君叫她来,莫非不是为了应怀真那件事兴师问罪的?

    李贤淑脑中想的太多,纷繁杂乱,一时竟反应不过来,应老太君在上见状,便笑道:“建仪,你说就是了。”

    郭建仪始终面色平静,双眸更是清明如水,闻言便转身面向李贤淑,正色说道:“我的心思,只怕二奶奶早也知道,我如今登门,是为了求亲而来,建仪……想请二奶奶答应,将怀真妹妹许配给我。”

    郭建仪说完之后,向着李贤淑端端正正,躬身长揖下去。

    李贤淑做梦也想不到竟有此事,一时以为自己真个儿是在梦中?又或者思虑太盛,听错了,越发呆愣在当场。而许源正要进门,忽然听了这话,顿时也是目瞪口呆。

    作者有话要说:  咩哈哈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20 13:28:10 摸摸哒,谢谢咩~(づ ̄ 3 ̄)づ

    我是心跳加速而澎湃的二更君~~小表舅的存在感杠杠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94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