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9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应怀真一番乱踢乱打,又大骂了一顿,浑身力气已是耗尽,更加上触动昔日心情,望着凌绝说完之后,眼中的泪再也忍不住,便滚滚地落了下来。

    两个人一个跌倒尘埃,一个坐在地上,一个震惊相看,一个模糊了泪眼,这郊野破庙之中顿时又是一片诡异的寂静。

    秀儿缩在角落,一声儿也不敢出,金飞鼠看看凌绝,又看看应怀真,忽然啧了声,道:“我原本以为是你这小子喜欢上了这丫头,倒没想到是丫头喜欢上你这小子……”

    凌绝闻言,心中震动,一时竟然无言。

    应怀真却怒骂道:“你这贼在瞎说什么?谁喜欢他?我像是瞎了眼的人么?你这该死的贼活该天打雷劈!”

    金飞鼠被劈头一顿骂,一怔之下,又怒又笑,道:“小丫头,别不识好歹,若不是你金大爷还有些怜香惜玉的心思,如今你早已经是个死人了,还敢骂我?”说着,眼神冷飕飕地看着应怀真。

    凌绝暗暗忧心焦急,生怕应怀真惹怒了这金飞鼠,这种丧心病狂之人,一气之下还不知会做出什么来。

    凌绝正想开口,却见应怀真微微低头,思忖片刻,便叹了口气,说道:“我虽然不知哪里得罪了人,却也自知如今的情形,竟是活不了的……”

    金飞鼠见她不再乱骂,这般垂首哀婉的模样却更叫人心动,他便邪笑道:“那也说不定,倘若你这小丫头识趣儿……大爷倒可以考虑考虑……”说着,便摸着下巴,觑着应怀真,满脸不怀好意。

    应怀真淡淡一笑,道:“我是公府之女,此番被劫,纵然不被你所害,名声受损,以后也自然再无活命之理……你且熄了那邪心野望,只快快杀了我便是。”说着,便冷然看向金飞鼠。

    金飞鼠见她一身素服,火光映动之下,更见冰肌玉颜,朱唇凤眸,秀婉多姿,虽然是肃然求死,但越发多几分圣洁之美,令人心动不已。

    金飞鼠虽有心杀她,但见其容其色,一时却又有些下不了手,只觉得这样美人儿,虽不能动,多看片刻都是好的,心念几转,却终究并没出手,只笑说:“横竖你们都是要死,什么时候死,却看我高兴罢了。”

    此刻火气氤氲,更有香气慢慢缭绕,金飞鼠嗅得这股香气,更是神魂颠倒,便道:“方才抱你进来之时,便觉着有一股香气……莫非小丫头是身上自有奇香?”一边儿说着,口水几乎都流下来,恨不得便扑上去闻一闻罢了。

    应怀真听了这句,忽然说道:“我在车上曾有个袋子的,你可给我扔了不曾?”

    金飞鼠一怔,道:“什么袋子,要那个做什么?”

    应怀真心中焦急,面上却还是淡淡地,只道:“里头是我采的一些好花儿,我是最喜欢花香气的,如今眼见快要死了,还求您大发慈悲,把那个袋子还给我,纵然是死,也要让我抱着花儿一块儿死罢了。”

    金飞鼠听了这句,虽然诧异,却更笑道:“想不到你跟我倒是一个癖好,金大爷爱采花,你却也是一个样……我们岂不是志同道合呢?”说到这里,看着应怀真,更是心动。

    应怀真也并不斥责,只微微低头,道:“劳烦您成全,让我死也死的安心,多谢了。”

    金飞鼠听她温声软语,十分受用,便道:“小丫头就是事多,也罢……谁让你生得这样美呢?”说着起身,果然往外而去,走到门口,忽然停住脚,回头看向三人,又森冷说道:“不要跟大爷弄鬼,不然的话……便是自己找死!”

    说话间金飞鼠便出去了,应怀真看一眼地上的凌绝,便道:“你无恙么?”

    凌绝挣扎着坐了起来,转头看向应怀真,望着她的眼睛,低声问道:“方才你骂我,是因想要救我对么?”

    应怀真听了,只是转头不答。

    凌绝见她不回答,只好默默地又道:“如今是怎么样,我们趁机逃走可好?”

    应怀真道:“这个地方必然人迹罕至,他又有武功,只怕跑不出两步,仍是给捉回来,反而不好。”

    凌绝点了点头,道:“那你叫他拿那个袋子是为了什么?”

    应怀真不回答,只是看着秀儿,轻声唤道:“秀儿……”

    秀儿本吓得动弹不得,听了应怀真唤她,便“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连滚带爬地过来,抓住应怀真的胳膊道:“姑娘、姑娘救我……”

    应怀真道:“别出声,也别怕……”目光落在那一堆燃烧的火上,便问凌绝道:“这烧得可是桐木?”

    凌绝见她忽然问起这个,便也看过去,见那用来烧火的像是些废弃了的围栏等物,被折断了扔在火堆中,上面依稀可见曾雕琢过的花纹。

    凌绝看不出来究竟是什么木头,倒是秀儿抽泣着说:“是……我在厨房里帮过一阵儿,有时候便用这木头烧火,便是这个味儿的。”

    凌绝问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应怀真却不回答,只是闭起眼睛来细想,秀儿见她不做声了,又哭道:“姑娘,他把我……我该怎么办?”仍是惊怕不已,便呜咽着哭起来。

    应怀真睁开眼睛,却不知该怎么安慰秀儿好……只是叫她不要哭罢了。

    还未说两句话,却听脚步声响起,原来是金飞鼠去而复返。

    金飞鼠走进门来,见三人靠在一块儿,并不曾动,便嘻嘻笑道:“算你们识相!”说着就走到应怀真跟前,把那袋子放在她的膝上,道:“小丫头,大爷对你可好?”

    应怀真望着那袋子,不由道:“能不能烦请松开我的手呢?”

    金飞鼠闻言,故作惊愕之色,道:“我竟忘了,你为何不早些同我说?白受了苦。”说着,就惺惺作态地绕到应怀真身边,抬手去给她解那绳子,靠近之时,复又嗅到淡淡幽香,一时更是起了无限恶念。

    应怀真松开手,她的肌肤娇嫩,手腕上已经被磨破数处,轻轻抖了抖,才得放松,金飞鼠看得口水横流,无法,就仍抓住秀儿,道:“少不得拿你一用。”

    秀儿厉声尖叫,抓住应怀真的手,只叫:“小姐救我!”

    应怀真忙也拉住秀儿,叫道:“别为难她!”

    金飞鼠已经迫不及待,眼睛且都红了起来,便嘶声道:“好罢,不是她,便是你!小丫头,你自己说就是了!”

    应怀真一震,不知该如何回答,正在此刻,凌绝忽然冷然说道:“你真真是天下第一卑鄙无耻!倘若再给刑部擒住,我哥哥必然有百般的法子,让你再也不能出来为祸!”

    金飞鼠先前因为知道他是凌景深的弟弟,还想折辱他来着,只是被应怀真一撞打乱,才忘了这件事,忽然见凌绝又如此说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便把秀儿扔到一边儿,走到凌绝跟前道:“你不提老子倒也忘了……老子可听说,你那狡狯无耻的哥哥待你如珠似宝,可如今在老子手中,可知你连一条狗也不如!”

    金飞鼠说着,便将凌绝踢倒地上,复一脚踩到他的腰间,狞笑道:“该怎么收拾你呢?用什么法子报答凌景深才最好?是了,你这小子生得招人厌,不如,就先弄花你的脸?”他说着,左右瞧了会儿,便信手把一根烧着的木棍拿起来,在凌绝脸前晃了两晃。

    炽热的火炭靠近,凌绝几乎睁不开眼,直到如今,却仍是不见张皇之色,只是微微冷笑地看着金飞鼠。

    金飞鼠大怒,脚下微微用力,凌绝闷哼一声,身子微微蜷起,额头差点碰到那火棍上去,一缕发丝却直晃上去,顿时发出“嗤啦”一声,室内散发一股烧焦的味道。

    凌绝的脸被火烤的通红,又或者是疼得,汗从额头渗出,却又飞快被烤干。

    金飞鼠哈哈大笑,道:“看你小子以后还怎么见人呢?”才要把炭火往前一送,忽然应怀真叫道:“你住手!”

    金飞鼠回过头来,眯起眼睛看她,道:“方才我说什么来着,你这丫头是喜欢这小子,心疼了?”话音十分阴森。

    应怀真冷冷道:“你别会错了意,你是冲我来的,他本来不必卷入此事,所以是因我连累了他,我很不喜欢这个人,所以一点儿也不想欠他的情。”

    金飞鼠皱了皱眉,道:“小丫头花花肠子就是多,若是我恨一个人,就恨不得用天下最狠的法子折磨他。”

    应怀真淡声道:“可对我来说,两不相欠,两不相干,才是最最好的。”

    金飞鼠歪头看了她片刻,却见她一边儿说话,一边儿把不知什么花儿扔到那火堆里去,金飞鼠便道:“你是在做什么?”

    应怀真屏住呼吸,又怕他生疑,便道:“我想把这些花儿烧了,让它们跟我同去。”说完后,便暗中狠狠一咬舌尖儿,一股痛意散开,才觉清醒了几分。

    金飞鼠嘻嘻一笑,道:“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合我的口味了……”便故意又嗅了一会儿,道:“果然是香……”才说了一句,忽然眼前微微发晕,手中的火棍便晃了一晃,有些握不住。

    就在这时,应怀真忽地叫道:“凌绝!”

    凌绝听了她喊了声,几乎想也不想,双手从背后猛地抽出来,便握住那火棍,往金飞鼠的脸上用力一砸!

    金飞鼠浑然想不到他的双手竟挣脱开了,更没想他竟会有此着,只听“嗤啦”一声,室内散发着肉皮儿烧焦的味道,金飞鼠遭受重创,惨叫连连,一时竟睁不开眼。

    凌绝把火棍抽出来,将双脚上的绳子飞快地烧开,与此同时,应怀真把剩下的所有花瓣往火堆上一扔,花瓣儿遇着烈火,飞快地被卷入,烧灼,那些一时半会烧不透的,便闷出一股子浓浓地烟气。

    应怀真飞快冲过来拉住凌绝,又回身拉起有些昏昏沉沉地秀儿,三个人便往外跑去。

    外头仍是夜雨连绵,眼睛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夜色,应怀真一个踉跄,差点儿被什么绊倒,凌绝用力将她拉住,紧紧地便抱入怀中。

    乍然如此,应怀真仓促中抬头看向凌绝,隐隐看到他的眼色,却忙将他一把推开。

    又往外摸索了会儿,才从这破庙中跑了出来,站在门口,猛然见四野空旷,竟不知道身在何处?三个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身后庙内,却传来金飞鼠惨烈的嘶吼声,隐隐叫道:“我要你们死的苦不堪言!”

    应怀真打了个哆嗦,此刻才觉出后怕来,一咬牙,正要往前再跑,凌绝忽然说道:“他方才拿你的袋子,回来的很快,且此地在郊外,他杀了我们不可能徒步离开,马车定也在此处!”

    秀儿被雨水一浇,才清醒过来,转头看了会儿,忽然指着左手几棵大树后面,道:“在哪儿!”

    三人忙跑到树下,果然见马儿被栓在此处,忙解开绳子,此刻应怀真跟秀儿已经爬上车,凌绝也才上车,就见一道人影,踉跄着从庙内出来了。

    三个都知道这是金飞鼠追了出来,秀儿已经又惊叫一声,忙又捂住嘴,应怀真也是心有余悸,颤声道:“快……快走!”

    凌绝从未赶过马车,此刻却也别无选择了,便把马儿一打,道:“驾!”

    那马儿倒也乖觉,听了人挥鞭,便迈动四蹄,往前而去。

    那马儿沿着来路,撒开四蹄一阵乱跑,渐渐地便看不到身后金飞鼠的身影了,应怀真跟秀儿挤在一块儿,此刻才稍微心安了些。

    车行过山路之时,忽然间听到一声冷笑,然后只听“砰”地一声,有什么从天而降砸落在车顶上。

    秀儿跟应怀真顿时惊叫起来,凌绝忙回头,却也吓得魂不附体,却见车顶上趴着一个人,正对他狞笑着说:“说罢,你们究竟要怎么死呢?”

    幸亏是暗沉雨夜中,对方的面容便也不能十分看清,可是那种惊惧之意却有增无减。

    凌绝举手,挥动鞭子甩了过去,金飞鼠一把拽住,稍微用力,凌绝不肯撤手,顿时被拽了出去,从马车上跌了下去,竟被摔在山路旁边。

    金飞鼠嘶哑笑了几声,从马车顶上钻进车厢,秀儿尖叫数声,却又无声无息,竟是已经被吓晕了过去。

    金飞鼠大笑,一把把应怀真先扯了过去,道:“我真真是小看了你这丫头……本来想让你死的好看些……如今、可就怪不得我了!”

    应怀真嗅到他的伤口散发出的血腥气,又听得这样恶毒的声音,几乎也快晕过去,便尖叫一声,举手乱打乱踢。

    金飞鼠不费吹灰之力将她压住,却听身后传来凌绝的声音,叫道:“应怀真,怀真!”声声凄厉,如绝望一般。

    应怀真正惊恐无措之时,听到凌绝的声音,微微转头,却什么也看不到,一时之间心痛如绞,便忍住泪,只是道:“你最好快些杀了我!不管是谁人指使你如此,你若还不动手,待会儿即刻有人来救我,便是迟了!”

    金飞鼠道:“我难道还会中你的计不成?这荒山野岭,除非有天兵天将来救……”

    身后凌绝兀自撕心裂肺地大叫“怀真”,应怀真忍无可忍,哭着冲着车后方向大叫道:“凌绝你住口!不许你叫我的名儿!我不要在死之前还听到你叫我!你住口住口!”

    声嘶力竭叫了数声,猛然间用力向着金飞鼠撞去,金飞鼠猝不及防,颈间到脸上的烫伤顿时一阵剧痛,一时又厉声嚎叫起来。

    应怀真趁着他松手的机会,猛地推开车门,也不看路,直接往旁边纵身跳下。

    幸亏此刻马儿因无人驱赶,已经放慢了许多,应怀真滚在草丛里,吸足了雨水的冰凉草叶围着她,凉意提醒着她此刻尚还活着。

    应怀真呆了呆,便慢慢地爬起身来,才摇摇晃晃地站稳,就见马车之后,有个人一步一趔趄地赶来,叫道:“怀真……应怀真……”喊了两声,声音里就带着哭腔。

    应怀真呆呆地看着黑暗中的那个人,不能相信那就是凌绝。前世她百千期望他会如此真情流露地唤她,却没想到,今生,竟是在这种情形下……他莫非……是在为她的死而难过?可是此刻的她,早已经不需如此了!

    正愣愣间,凌绝忽然又大叫了声:“应怀真!”

    夜色中,应怀真看不清凌绝眼中的恐惧之意,却能察觉身后袭来的那种冷然的致命气息……然而此刻她却再也不想逃,也不想再躲,甚至想要彻底一了百了,倒也是好。

    从马车上随着跃下的金飞鼠,对应怀真自是恨之入骨,此刻也没了邪念,只是一心一意地先杀了她再说,正伸手探向应怀真的脖子……以他的手劲儿,只要轻轻一用力,那极美的玉颈就会如雪白的藕段一样,清清脆脆容容易易地断开。

    不料,在他的手还没碰到应怀真的肌肤之时,耳畔便听到隐隐地吼叫,如犬吠,又如虎啸,紧接着而来的,是如雷一样的马蹄声。

    金飞鼠吃了一惊,不能置信地回头,却见黑暗的山路上,打头的是两条似虎似豹的野兽,一边奔跑一边发出狺狺低吼之声。

    金飞鼠不由地后退一步,忽然间想到应怀真在侧,刚想抬手把她拉过来挡在身前,一刹那,耳旁却听到有物事尖锐破空的声响,金飞鼠来不及躲避,已然劲风扑面,“朵”地一声,那才抬起的右手无力地垂下,肩胛骨上插着一支长箭,箭尾兀自颤巍巍地微微抖动。

    金飞鼠胆战心惊,情知真的来了救兵,而且绝非等闲,当下便顾不上应怀真了,拔腿往回就逃。

    “怀真!”沉沉夜色之中,有人大叫了一声。

    应怀真怔怔站着,恨不得即刻死了,一直到听了这个声音,心神才有些惊动。

    她无法置信,缓缓地转过身来,却见在正前方,有一匹马正飞奔而至,她明明看不清马上的人是谁,可却已经知道了那是谁,而一想到那是谁,本来凄惶无边的心居然便安稳下来。

    眼泪蓦地就涌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却并非是因为恐惧或者伤心,应怀真沙哑着嗓子,喃喃叫道:“唐叔叔……”

    她极想快些跑到来人身边而去,但是身体却似已经不是自己的,才走了两步,身子一晃,便往前栽倒过去。

    与此同时,电光火石之间,那一匹高头骏马已经到了身前儿,马上的人脚勾着马镫,俯身下去,手腕一抄,及时地将她拦腰一抱。

    应怀真只觉身子忽悠悠地腾空而起,下一刻,便被他极温柔地拥入怀中。

    应怀真昏头昏脑,睁开眼睛,便嗅到自己亲手所制的那“透骨玲珑”的味道,从未有一刻曾觉着这味道如此叫人心安,她微微抬起头来,却正对上小唐的目光,虽是暗夜,却如见星光。

    小唐一手持缰绳,一手抱住她,道:“怀真……”嗅到她身上淡淡的血腥气,一瞬五脏六腑都疼了起来,忙镇定心神,道:“怀真不怕,唐叔叔在这里。”

    应怀真听了这句,猛然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牢牢地便抱住了,脸靠在小唐怀中便无声地哭了起来。

    这一刻,就仿佛时光倒转,又回到了在齐州街头,她从拐子怀中猛然挣向他时候那时候的情形,而这一次不同的是,是小唐主动找到了她。

    小唐此刻已经勒住了马儿,只是稳稳地抱着怀中之人,察觉她的身子因为哭泣而轻轻抖动,正要再安抚两句,却见一匹马越过身边,直冲前方而去。

    小唐一怔,定睛看去,却见金飞鼠在前逃窜,两只灵缇已经给训犬师给唤住了,却另有一人飞马赶上。

    小唐心中察觉不妙,才叫了声:“刀下留人……”

    才刚出声,就见暗夜之中刀光一闪,小唐眼见黑暗中一大团乌沉血色飞溅荡开,金飞鼠往前两踉跄一步,扑倒在地。

    而那动手之人翻身下马,往前急奔而去,把地上的凌绝紧紧抱住,依稀仿佛,不知是哽咽声还是安抚之声。

    应怀真听了动静,忽然想到凌绝跟秀儿,才要抬头,小唐已经伸出手掌轻轻捂住了她的眼睛,道:“不怕,已没事了,怀真不必看……唐叔叔会料理妥当,带你回去。”

    应怀真听了这个声音,一颗心才安定下来,便重又埋首在他怀中,嗅着他身上透骨玲珑的气息,又累又倦,又受惊过甚,不知不觉竟昏昏沉沉睡着了。

    作者有话要说:  抱抱大家,谢谢哦~~~(づ ̄ 3 ̄)づ

    陶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7:26:08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6:33:07

    雨竹618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9 15:59:14

    mating2009122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5:35:43

    繁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5:31:05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5:23:31

    kikiathena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9 14:57:58

    云在青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4:56:23

    我是惊心动魄的二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9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