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91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大理寺那边负责侦缉的十几人,原本是小唐在的时候一手带起来的,也算都是心腹,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便整肃妥当,只等下命。

    梁九明白告诉他们要找的乃是采花大盗金飞鼠,有可能已经逃出了城去,如今只等小唐那边请旨开城门。

    其中一人听了,便道:“总算要拿这贼了么?还以为刑部的大爷们都把他抛之脑后了。”

    另一人接口笑道:“当初缉拿归案之后,就该立刻杀了,好吃好喝供了五年,又给他逃走,如今果然生事。不知这次遭殃的是哪家小姐?”

    梁九微微皱眉,正要喝止,却听又有人说道:“正是费死劲儿拿到手的,所以才不舍得杀了,还指望着他往外吐东西呢,若是死了,他先前偷走的那些稀世奇珍之类,岂不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梁九听到这里,才将他们喝住,正色道:“这件事是唐大人亲自吩咐的,你们都醒觉着些,不该说的话切记万万不可乱说,若是找到了人,唐大人自有恩赏。”

    众人才屏息静气,肃然躬身,齐声道:“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且说小唐匆匆地便要入宫请旨,谁知才到半路,便被人拦下,道:“毅少爷,平靖夫人叫你即刻到府里一趟。”

    小唐闻言就知道平靖夫人必然也听说了……惊问:“怎么姑奶奶也知道了?”

    那人道:“原本都怕惊扰了平靖夫人,所以不敢告诉,是丫头们私底下议论,不知怎么就给夫人听见了。”

    小唐无法,只好暂时改道,匆匆到了府上,入内相见,见平靖夫人坐在榻上,满面忧怒之色。

    小唐忙跪地行礼,平靖夫人不待他开口,便道:“怀真出事了?”

    小唐听了“出事”二字,心里难过,便道:“姑奶奶且不必过于着急,我正想法儿搜救。”

    平靖夫人问道:“可知道是谁做的?”

    小唐哪里敢说“采花大盗”,只说道:“目前已经有了眉目,是个一贯绑了人勒索钱财的强贼。”

    平靖夫人听了,点头道:“倘若只是为了钱,那就好说,只别是为了……”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略微出神。

    小唐心中着急想去请旨,又不敢催促平靖夫人,却见她思忖片刻,微微摇头,喃喃说道:“不可能会这么快……”

    小唐心中一动,便唤了道:“姑奶奶……莫非有话跟毅儿说?”

    平靖夫人回过神来,定睛看了他一会儿,眼神竟是前所未有的凛然,半晌,才缓缓说道:“没有别的。我只是想跟你说,毕竟怀真是从我这里回家才出的事,你务必、一定要把她好好地找回来……这一次若是安然无恙,以后……你也要替我多留心……要时刻保全她的安危。”

    小唐闻言,只觉得这话虽则是情理之中,可……又仿佛另有一层意思在内,此刻也顾不得深究了,便正色道:“毅儿明白!”

    平靖夫人才道:“既然如此,不必耽搁,你且快去罢!”抬手轻轻一挥,缓缓地低了头。

    小唐又磕了头,才退了出来,转身出府。

    小唐才出了府,还未上马,门边儿又有一个人忙迎上来,道:“唐大人!小人在此等候多时了!林御史大人请您过府!”

    小唐闻言,心中转念,他知道林沉舟此刻必然也已经知道了,也隐隐猜到林沉舟叫人请他过去是为了何事,然而此刻,他却并不想从命。

    小唐便道:“我知道了,此刻我要急着进宫,待会便去!”说着,也不等那人开口,便翻身上马,打马急奔,头也不回而去,那随从叫了几声,眼见追不上,只得作罢。

    夜雨飘飞,只有马蹄声阵阵急促,眼看宫墙在望,小唐一抖缰绳,正要快马加鞭再追一步,忽然却见前方宫道路口上,停着两匹马,不偏不倚拦在路上。

    两边有随从挑着灯笼侍立,在细细雨幕之中,灯笼的光也显得朦朦胧胧。

    小唐一怔,缓缓放慢了马速,两边儿的距离越来越近,很快他已经看清来人是谁,——其中一匹马上之人正是林沉舟,他旁边的那位,一身黑衣隐在暗夜之中,却是凌景深。

    小唐见状心中长叹,只得翻身下马,向林沉舟见礼。

    林沉舟哼道:“我早就料到你绝不会去见我,故而我特意来此等候了,唐侍郎!”

    小唐听他如此称呼自己,自然也知道林沉舟动怒了,便单膝跪地,道:“恩师容禀,我并不是故意违背恩师的意思,只是如今性命关天……片刻也耽搁不得,才……”

    林沉舟喝道:“才令你什么也不顾的,居然连九城畿防都动用了?”

    小唐倒吸一口冷气,森森雨气几乎沁入五脏六腑,他知道此刻不能跟林沉舟争锋,便微微低了头。

    果然林沉舟道:“九城畿防,非乱时不得任意调动,你明知后果如何,却仍是任意妄为,我素来只当你是个最沉稳可靠的,没想到如今,竟只为了区区一个……”

    说到这里,林沉舟便长长地叹了口气,只道:“为了她,便甘愿自毁前程么……”

    小唐默然立在雨中,雨水自额角汇集,顺着鬓边流下来,因为微微低头,那雨水便斜斜滑落,最后从嘴角到了下颌,一摇坠落,瞧起来就像是一滴泪坠下一般。

    林沉舟说的小唐又何尝不知道,但是虽然明知,却并无选择,此刻他心中也并不为什么前程担忧,却反而惦记着那个总是或笑或颦,或娇嗔或平静如水,声声叫着他“唐叔叔”的女孩子。

    静寂之中,凌景深翻身下马,来到小唐身前,双手一拱,同样屈膝跪倒,道:“求大人网开一面,我弟弟也在车上,同样不知所踪,若要降罪,我愿意领受所有责罚,只求时机紧迫,望仍是放唐大人去寻人。”

    小唐转头看向凌景深,却见他也已经是湿透了,雨水从发端无声流下,浓黑的双眉皱着,脸色却更透出几许惨白来。

    林沉舟冷道:“如今你们都不听我的话了?”

    小唐才低头道:“恩师恕罪,只是,我又何尝不明白恩师乃是一片爱护之意,但、但……”

    林沉舟冷笑了几声,说道:“但是你关心情切,便自乱阵脚,纵然叫你调动九城,把整个京城翻了个遍又能如何?你当我是因你任性妄为动怒,却不知我更恼你就算闹得如此大阵仗,毕竟也是白闹一场,竟全没有什么用!”

    小唐愕然,跟凌景深对视一眼,便抬头看向林沉舟,却见林沉舟微微仰头,慢慢地吐了口气,才说道:“罢了,以后再说就是了……你且听好,方才我已经细审问了九门守城,从中午到黄昏之时,从西城门有一辆应公府的马车出城,当时下雨,守卫又见是公府的车马,便不曾拦阻。”

    小唐见林沉舟放他一马,略松了口气,他心思转动甚快,闻言便道:“那倘若是贼人故布疑阵,马车出城只是为了诱敌之计,实则他藏身城中呢?”

    林沉舟肩头狠狠一垂,无奈说道:“我知道你已经调动了大理寺的侦缉好手,只须让他们到西城门处查探一番,便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另外……城内只须叫京畿司跟刑部巡捕们出动就是,九城巡防那边,我已经派人止住,不然的话,明日早朝,那些言官们一个人一句,你便死无葬身之地了!”

    小唐闻言,心中感激,低头道:“多谢恩师保全!”

    林沉舟又道:“你不必入宫了,自去办事罢了,横竖已经都闹起来,我便去替你请旨。”

    小唐知道林沉舟是一片好意:若是言官弹劾之类,便是林沉舟在他身前挡住了。这也是林沉舟息事宁人保他前途的苦心,小唐越发感激,便点头称是。

    林沉舟又道:“对了,让景深也跟着去吧,你们齐心协力,好生把人找回来。”

    凌景深正要求此事,闻言也忙拱手领命,林沉舟才看了两人一眼,调转马头自去了。

    背后,小唐同凌景深双双起身,彼此对视一眼,小唐道:“小绝怎么会在车上?”

    凌景深道:“我已经问过了,下午时候他在唐府那边做客,大概是随着怀真一并乘车回来的。”

    小唐又问道:“你可知道是何人动手了?”

    凌景深听了这句,牙关咬紧,嘴角的肌肉也随之抽了抽,脸色微微有些狰狞,道:“我怎会不知,这才是叫我最担心的。”

    小唐疑惑看他,凌景深道:“你也知道先前我是管刑部大牢的,那金飞鼠被关了五年,因为上头有令,须叫他吐出藏宝的地点,因此隔三岔五便会用刑催逼……他自然跟我是极相识的,也……恨我入骨。”

    小唐听他如此说,心中才即刻明白:若是金飞鼠恨凌景深入骨,那么……倘若给他知道凌绝是凌景深的弟弟,那么……

    凌景深仰头看天,亿万雨丝从天而降,暗夜沉沉,一丝儿星光自然也是没有的。

    凌景深喃喃道:“若真因我而害了小绝……我可……怎么办好呢?”

    小唐抬手在他肩头一按,道:“那贼人杀了应公府的车夫,可见是早有预谋,他并想不到小绝会也跟着上车,他的目标想来只是怀真,不会格外针对小绝。”

    凌景深知道他是安慰之意,便点点头,道:“走吧!”

    小唐同凌景深两个翻身上马,顷刻到了西城门处,见昔日手下的一个侦巡上前,道:“大人请看!”双手高高举起。

    小唐定睛一看,却见他的手心里捧着三两片花瓣,有两片大概是被踩过,已经揉烂破损,还有一片倒是完好,花瓣微微翘起,中间点缀着些许晶亮雨点儿。

    此处是城门要地,又哪里会有花瓣出现?那侦巡说道:“属下方才审问过下午看守城门之人,说是马车经过的时候从侧车窗洒落的,只是发现的时候车已经出城了。”

    说着,凑近一步又道:“这种花儿唤作‘琉璃繁缕’,有些罕见,京城内有栽种的不过是三四家。”

    小唐拈着那一片花瓣,隐约记得平靖夫人府的花园里也有这种花儿。

    却听凌景深在旁边低声道:“那丫头喜欢花草儿,这大概……是她撒落的?”

    小唐心中一阵微恸,忽然之间耳畔听到狗叫的声音,小唐忙回头,却见梁九带着几个人飞快而来,有两个人手中各自牵着一条细腿长颈的犬儿,两条犬儿昂首阔步,很是精神。

    梁九上前见礼,说道:“大人,方才这两位公公前来,说是平靖夫人跟皇上借了这两条灵缇,它们最能寻物,望能帮得上忙。”

    小唐自也去过皇宫的珍禽园,知道这两条灵缇也是从域外进贡而来的,血统珍贵,平常是皇帝打猎的时候才会动用,当下点了点头,道:“好极。”

    顷刻间,林沉舟也请下旨意来,本来入夜的话京城城门严禁打开,但今夜却是破了例,大理寺的众侦巡们翻身上马,严阵以待,其他随行士兵也蓄势待发。

    火光闪烁,诸人无声,只是屏息看着眼前,巨大的西城门在面前缓缓打开,而城门外暗夜无边,冷风无声无息推入,令人浑身微寒,两条灵缇也像是察觉了异样,冲着暗影纷纷叫了起来。

    小唐道:“出发!”于马上一挥手,顿时之间马蹄得得,铠甲铿然,众人一涌而出!

    几乎与此同时,在城郊的一处废弃破庙之中,应怀真昏昏沉沉之中,鼻端嗅到一阵枯焦气息,熏得她无法呼吸,咳嗽了两声,慢慢睁开双眸。

    映入眼中的却是随风飘动的尘幔,上面还结着蛛网,她微微转头,猛然又见到一个青面獠牙的人正盯着自己,应怀真忍不住低呼了声,再仔细一看,却见竟是个陈旧掉漆的塑像罢了。

    这一刻,应怀真才想起来下午之时发生了什么。

    当时在车内凌绝发现不对,却被那车夫一肘打昏,应怀真才要呼救,那人袖底一抖,扔进一物,嘶嘶发声,冒出浓烟,呛得人无法出声。

    秀儿惊慌失措,仍在尖叫,应怀真举起衣袖遮住口鼻,忽然脑中一阵晕眩。她本正欲想法子,然而浑身的力气却像是被抽没了似的,极快之间连手都似抬不起来。

    顷刻间,秀儿的尖叫声也极快地消失了,风吹起车帘,吹进一丝冷风夹裹着细雨,应怀真忽然有一刻清醒,她来不及多想,察觉手搭在一物上,模糊记得是什么,便拼命地从那锦云袋儿里摸索出一把花瓣,本来轻飘飘的花瓣此刻却竟有千钧重一般,压得她不堪重负。

    应怀真咬着牙,在意识彻底消退之前,举手靠近车窗口,此刻已经没有力气再撒手,风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她手中捏着的几片花瓣卷走了……

    守门的士兵只瞧见车窗处似有只玉手轻轻一闪,旋即不见,那马车如风似的出城,只有数片花瓣,零零落落从空中飘坠地上。

    火卷着枯树枝,发出劈里啪啦的声音,焦枯的味道便也是从这一堆火上传出的。

    应怀真挣扎着动了动,转头却见凌绝正在旁边,双眸闭着,也似晕厥未醒,秀儿却不知所踪。

    应怀真心头一动,试着叫道:“凌绝,凌绝……”才叫了两声,就听到外间有数声呼叫声音传来,依稀听来似是秀儿。

    应怀真大惊,急忙要起身,却见手被绳子捆着,双腿也是毫无力气,正震惊无法之时,脚步声响气,那哭叫的声响也越发近了。

    应怀真情急之下,忙装作昏迷不醒的模样,微微低头,实则眯起眼睛,便看外头的情形。

    顷刻间,就见有人走了进来,手中拉扯着一人,把那人往地上一推,那人便倒在地上,衣衫均是破损不堪,头发散乱,满面泪痕,竟正是秀儿。

    应怀真眼见这情形,双眼忍不住便睁大,正惊心动魄之时,那一双着厚底麂皮靴的脚却直直地向着她走来,应怀真浑身忍不住微微地发抖,不敢再看,忙紧紧地闭上眼睛。

    那人走到跟前,应怀真忽然觉着一支粗糙的手捏住她的下巴,她不敢睁眼,却知道对方正在仔细打量自己,这一刻,浑身毛骨悚然,简直将要崩溃。

    却听那人啧啧了两声,道:“真是个难得的美人儿……可惜只能看不能碰!”声音里又是垂涎,又像是无比惋惜。

    应怀真几乎忍不住尖叫起来,却忽然听到身边有人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想做什么?”居然是凌绝醒来了!

    那人闻言,便放开应怀真,应怀真的心惊跳不已,竟是前所未有的感激凌绝在这时候出声,耳畔听那人道:“你又是什么人?”

    凌绝冷冷说道:“我是她的哥哥,你若是有什么怨仇,不要为难小女孩儿,只冲着我来便是了。”

    应怀真浑身战栗,听了这个声音,却只是无端地想哭。

    那人桀桀笑了两声儿,道:“小子,你不用着急,横竖一个都逃不脱的。”

    此刻,地上秀儿便呜咽两声,爬起身来,似是想逃,那人猛然回身,举手抓住秀儿的头发,便将她揪了过来,抱在怀中。

    应怀真因低着头,只见秀儿双脚几乎凌空,虽看不见那人在做什么,耳畔却听到极为恶心的声响,以及秀儿哭泣求饶的声音。

    应怀真虽然怕极,却再也无法忍受,便竭力大叫了声,道:“住手!”

    那人闻声,便停了动作,转头看来,望见应怀真之时,双眼又亮了几分,如饿极了的人看见无上美味。

    凌绝见状,忙向着她身边靠了过来,低声喝道:“妹妹别做声。”

    原来方才应怀真叫凌绝的时候,他隐约已经醒了,只是还未来得及答应,那贼就已经进来了,于是凌绝也便不动声色,只是看贼人竟欺辱应怀真,他自知道应怀真是怕极了,才出声相扰。

    那人即刻便把秀儿松开,秀儿跌在地上,慌忙蜷缩身子,退到一个角落去,瑟瑟发抖。

    应怀真这才看清楚此人的面孔,见他生得颇瘦削,颧骨高耸,眼窝深陷,满脸的淫/邪恶相,她心中只是惊惧,竟无法出声。

    一直到被凌绝轻轻一撞,才又有几分清醒,便颤声说道:“你、你是什么人?我哪里得罪过你?你究竟要如何?她、她只是我的丫头,你别为难她!”

    那贼人一直凑近过来,道:“我是什么人?我倒是想当你的夫君,只是……”死死地盯着应怀真,口中喷出的气息令她几欲作呕。

    冷不防凌绝喝道:“你若是要财,多少我们也能给,只别造次!”

    那人被凌绝打断,便又看他,忽然仔细打量了凌绝几眼,道:“你这讨嫌的模样跟这说话的口气……倒是像一个人……你说你是什么人?”

    凌绝哼道:“我是她的兄长,你若是不为求财,而为报仇,那找我也使得!”

    那人闻言,一挥手,“啪”地一掌掴在凌绝脸上,凌绝猝不及防,身子跌在应怀真身上。那人冷笑道:“你当我金大爷是傻子不成?应公府的几个小子我见过,没见过有你!再敢说一句谎话,大爷拧断了你的脖子!”

    应怀真转头看去,见凌绝身不由己地斜倚在她的肩头,嘴角已经见了血迹,神情却依旧冷峻如初。

    应怀真浑身战栗,那贼却不再理会凌绝,又看向应怀真,望着她胆怯的模样,便笑道:“好美的小丫头,我金飞鼠阅女无数,虽也见过几个绝色,跟你一比,竟都算不了什么了……偏偏不能动……”

    说到最后,这人咬了咬牙,忽然道:“虽说不能就吃了,好歹尝一尝也是好的……”说着,便捏住应怀真的下巴,竟似要亲她一样。

    应怀真又怕又是呕心之极,拼命摇头,又哪里能挣脱?正无法可想,凌绝喝道:“你住手!我哥哥是跟随林御史身边儿的凌大人,你若敢动我这妹妹,将来必然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人一听,蓦地撒手将应怀真一松,转头看着凌绝,似笑非笑道:“你说什么?哪个凌大人,可是……昔日里管刑部大牢的凌景深?”

    凌绝见他知情,便道:“不错。我哥哥且跟唐家三公子交好,我妹妹也是唐三公子甚是疼惜的人,东海王家里你也该知道,你胆敢动她一根指头,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他们也绝不会放你甘休。”

    这人听了凌绝的话,眼中却透出几分思量之意,想了片刻,便又笑起来,道:“先前我被关在刑部大牢五年,生不如死,难道还怕什么不成?想来真真是老天有眼,竟送了个仇人到我手上……”

    凌绝不明白这话,这人便道:“你当大爷是谁?正是赫赫有名的玉面金飞鼠,当初一不留神被刑部的人捉拿,关押刑部大牢,正是你哥哥叫人百般折磨我,害得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过了五年……如今你倒是落在我手上,你说我该怎么报答凌景深对我的厚待呢?”

    凌绝听了,心中暗惊,也知道不好,但他素来是一张冷脸,面上便丝毫惊慌之色也没有,只冷冷道:“既然落在你手里,便任凭你处置罢了,只是你又跟她们有什么仇?”

    金飞鼠才要回答,忽然眼珠一转,举手又是一个耳光下去,便笑道:“臭小子,果然跟凌景深那厮一个德性,都是这样狡诈会欺瞒人!差点儿中了你的计!”

    凌绝雪一样的脸已经被打的红肿一片,偏偏双眼还是冷冷清清,道:“只会冲着女孩儿下手的贼人,也说别人狡诈会欺瞒?”

    金飞鼠怔了怔,本来盛怒,忽然心中一转,便看看凌绝,又看看应怀真,笑道:“我知道了,原来你这小子喜欢这小丫头,所以总是想着护着她呢?”

    凌绝嗤之以鼻,道:“你不仅无能,而且愚蠢,我岂会喜欢她……早已经说过,只当她是我妹子罢了。”

    金飞鼠目光变化不定,望着他清秀绝伦的容貌,忽然道:“可惜金大爷不喜兔儿,倒是可惜了……”

    凌绝即刻明白他的话中之意,一时愠怒,脸上便红了,金飞鼠见了,倒觉得有趣,便伸手摸向他脸上,道:“你小子生得这样,真真是白瞎了这张脸,若是个女孩儿……”

    凌绝本是好洁之人,最厌别人碰他,何况是被这低贱龌龊之人碰触,顿时浑身绷紧,脸色微变。

    偏偏金飞鼠觉着他的肌/肤细腻,不输女孩儿,又见他神情见紧张之色,便越发放肆,凌绝忍无可忍,道:“滚开!”

    金飞鼠笑道:“我忽然想到一个法子……凌景深知道了必然也觉着有趣……”说着,手搭在凌绝肩头,微微用力,只听“嗤啦”一声,凌绝的衣裳已经被扯破了。

    凌绝心中骇然,任凭他再冷静,此刻也忍不住微微战栗,不愿再看面前这张呕心的脸,便闭了闭眼,就在这时,听到应怀真尖声叫嚷道:“你又算是什么东西!我用不着你来护着!”说着便挣扎起来,奋力向着凌绝撞了一撞。

    凌绝被撞得歪倒地上,金飞鼠手上落空,一时怔然,不知为何原本娇滴滴被吓得一声都不敢出的女孩儿为何忽然暴怒起来。

    应怀真大骂了几句,竟从地上跳起来,伸脚往地上的凌绝身上乱踢乱踹,一边儿骂道:“可知我心中最恨的就是你?我是生是死要怎么样,都跟你不相干!你这混账东西!用不着你对我假惺惺的!你再装一装试试看!没得只叫我恶心!”

    她发疯似的踢了一阵儿,到底是体弱,便踉跄跌坐地上,仍是看着他,咬牙切齿地叫道:“你纵然要死,也到别处去死,死的远远儿地最好!只万万别为了我死,我受不起,也不想要!我只恨不得前生今世从来都不曾认得你过!”

    凌绝歪倒在地上,被她踢了几下,并不觉得如何重,还不如被金飞鼠打了两巴掌更疼,但是听着她一声一声骂着,此刻又看过去,却见应怀真跌坐地上,头发微微散乱,眼中含泪带伤似的,狠狠地说了这几声,他一时心中震动,又且一阵迷惘,心中只是想:为什么她竟会说这些……又不像是伪装的,可是这些话,字字千钧一般……无端端又是从何而来?

    凌绝可并不记得自己曾做了什么跟她不共戴天之事。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接受检阅的是手榴弹梯队(并不是)谢谢小伙伴们~(づ ̄ 3 ̄)づ

    wuj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9 12:34:05

    梳理羽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9 11:33:19

    kikiathena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8 23:27:54

    kikiathena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8 23:27:39

    斯兰望月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8 23:12:30

    云在青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8 22:46:01

    圆滚滚的一更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91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