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8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在唐府里,应怀真为救敏丽,万般无奈下灵机一动,便把谎扯到竹先生身上,只求小唐速想法子罢了。

    小唐听了,便细看应怀真,应怀真最怕被他盯着瞧,本就心虚,哪里禁得住被他那样似能洞察所有的眼神打量?可又怕露出马脚,于是少不得竭力作出若无其事的模样。

    小唐看了应怀真片刻,便不再问下去,只是轻轻笑了笑。

    应怀真见他笑得莫测高深,也看不出到底如何,心中七上八下,便问道:“唐叔叔,你不信?”

    小唐正低头打量桌上各位物事,闻言回头,含笑看她,若有所思地说道:“信……我自然是信的,小怀真做什么要骗我呢?”

    应怀真听到后面一句,情不自禁就咽了口唾沫,不知该是何种表情才好。

    小唐却又转开目光,忽然道:“对了,先前你送我那样的大礼,我还没好好谢过你呢。”

    应怀真想不到他忽然转开话题,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道:“你是说那个……香囊呢,那个不算什么……”喃喃说了一句,又有些不好意思,说:“原本想绣鸳鸯的,只是我的绣工不好,怕反而会绣坏了……唐叔叔不嫌弃就好了。”

    小唐道:“怎么会嫌弃?竹先生也曾同我说了,这种香很是难得……”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

    应怀真道:“是了,我还没当面儿谢谢唐叔叔帮我找到先生……”

    小唐笑道:“就不必我多谢你,你再谢我的……只是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你觉着竹先生是关乎生死,非要找他呢?”

    应怀真听郭建仪说过几句,只因委实无法可想,又遇上小唐,才找他帮手。见小唐问,不免又搜肠刮肚想了想,便回答:“我……只是听说他是个有名的……能掐会算之人,所以我、我本想叫他帮我算算我爹在南边儿的事儿……”

    一边思忖着,一边竭力支吾,眼神就有些闪烁不定,小唐瞧在眼里,仍只是笑了笑,道:“真个儿竟让你蒙对了,他真的是个无所不能的,如今是肃王府的座上宾呢。”

    应怀真松了口气,道:“我只是想找他,却并不知道原来他在王府里。”说到这里,忽然纳闷起来,本来是要跟小唐说敏丽之事的,不料他竟转而不谈了。

    应怀真忙又说道:“小唐叔叔,敏丽姐姐的事……你可要上心些,我、我也知道这件事是极难的,可是……”

    小唐见她满眼地祈望,又看看外头越发阴沉的天色,道:“你冒雨而来,不是为见敏丽,是为见我?为了见我说这些话对么?”

    应怀真无法答腔,小唐却慢慢走到她的身边儿,看着她微微有些湿润的绣花鞋跟被雨水打湿的裙摆,眼神也逐渐柔和了些,轻轻地叹了声道:“你那场大病才好了多久,就又为了人操心奔走的……”

    又见她一缕头发似也被雨水湿了,斜斜地抿在腮边,往下垂落颈间,小唐目光所至,便伸出手来,手指微垂,便想给她抿到耳后去……

    谁知正在此刻,就听到门外有人咳嗽了声,道:“有什么正经事,竟还说不完呢?”

    应怀真乍然听了这句,知道是林**在说话,忽然见小唐已经在身前了,便下意识后退一步,心想着既然林**去而复返,自己该说的话也都说尽了,是好是歹,究竟如何,毕竟小唐自己心里有数。

    因此应怀真忙又盈盈下拜,低头垂眉道:“唐叔叔既然知道我的来意,我说的话,也请放在心上……时候不早,我便告辞了。”

    小唐早在听到林**出声之时就敛了笑,手也又缓缓握回去了,见状便道:“也好,我送你出去。”

    应怀真执意不肯,道:“不必送了。”说着,低头转身便出了门。

    才一转身,果然就见林**站在门口边儿上,见了她,便道:“怀真妹妹倒是有什么事儿呢,连我也不能告诉?”

    应怀真微微一笑,道:“也没什么……我便要走了。姐姐告辞。”竟不再多看一眼,同丫鬟径直往前而去。

    原来林**方才自书房出来,便去见了唐夫人,说了会儿闲话,便说起应怀真来了,她就同唐夫人道:“也不知有什么正经的大事儿,还要避着人呢。”

    唐夫人自然笑道:“怀真那孩子是懂事的,既然这样,一定有话跟你哥哥说。”

    林**嘟了嘟嘴,又道:“伯母大概不知道呢?上回我做寿那日,毅哥哥不是全天不在的?派人去找也没找见,你道是如何呢,原来就是因为怀真病了,他整日里为了她奔走呢。”

    唐夫人微微点头,道:“这件事儿我隐约听敏丽说起了……委实是因为怀真这孩子惹人疼,你哥哥也待她不同。”

    林**低下头去,小声道:“什么孩子呢……先前肃王府没订下敏丽之前,不也是见了她的?好歹也将要谈婚论嫁的年纪了。”

    唐夫人听了这话,知道她是拈酸吃醋了,便笑起来,道:“你着实是想多了,都快要成亲的人了,做什么还跟怀真斗这八竿子打不着的气呢?罢了罢了,何况你还不知道你哥哥的,他哪里是那种三心两意的人?”

    林**听到这里,才又笑起来,如此便不再提此事,然而坐了一刻钟,见天越发黑了,就仍是不放心,遂告辞了出来看看,谁知一看,两个人仍是在说话呢,林**才又按捺不住,便在外头说了一声儿。

    小唐见应怀真头也不回地去了,知道她是个细致又多心的,听了林**的话,回头指不定如何呢……便有些不悦,就看着**,只道:“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林**抬头看他,道:“我哪里有什么意思了?不过是见天太晚了,怕她回去路上不便,若真的舍不得她走,留下来住在府里也是好的呢?”

    小唐听了这话,越发不像,便正色说道:“你有话且想想再说出来,你细想想你这话可像样么?怀真年纪还小,又是好意才来寻我……你何必这样信口开河,若传了出去,是毁了她的名儿,还是毁了你的名儿呢?”

    林**道:“你若是在意她的名儿,就不用孤男寡女地跟她在一个屋里说这么久了!”

    小唐原本是极好的涵养,听了这句,隐隐动怒,道:“你说什么?”

    林**自悔失言,便低了头,小唐深吸了一口气,压住胸口怒火,半晌才说道:“天色不早了,姑娘且早些回去罢了。”

    林**听了这样冷冷淡淡的语气,知道小唐是动了真怒,她不由地有些后悔,又有些委屈,却站着不动。

    小唐索性便叫了自己的丫鬟来让送客,林**见状,忍不住说道:“我早知道你对她留了心了,我就说了这一句,也没直着说什么,你就怕她受委屈了,反对我这样!”

    小唐闻言住脚,气得指着她,却见丫鬟们已经来了,便不再理论,只是拔腿进了屋里。

    不料林**见状,自以为说中了小唐的心事,竟跟着进来,说道:“你不用瞒着我,那天你为了她的病,在肃王府跟一个江湖郎中下跪,是不是有这事儿的?你曾为了谁这样过来着,只怕就算我或者敏丽病的快死了,你也不至于向人下跪的!”

    小唐见她连这个也知道了,不由淡淡冷笑道:“我何必瞒着你?只不过这种事也不必到处嚷嚷罢了。”

    林**见他这样反应,越发气道:“你、你这是承认了对她不同了?先前熙王爷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你……你……”

    小唐听到这里,微微挑眉道:“熙王爷对你说什么了?”

    林**情急说了这句,忙回手捂住嘴。

    小唐凝视着她的眼睛,冷冷说道:“怎么不说了?你几时又跟永慕见过面儿了,还说些这样亲密的话?是了……你跟永慕两个私下见面儿是正经的,我跟怀真说上两句话就孤男寡女了?”

    林**被小唐一激,便道:“我何尝跟他私下见面儿又亲密了?只是前些日子他去我家里,无意中见着了才说起来的,他只是说你很疼爱怀真,跟对别人不同,说怀真生得可人心之类……又哪里是什么亲密的话?”

    小唐听了,恨不得把熙王捏死,便道:“你听了他的话,于是就来疑心我跟怀真了?你如何不去好生想想,赵永慕无端端跟你说这些做什么?他不过是个顽劣无聊的性情,又见你我已经订了亲,所以想挑拨你多心罢了,最好让你跟我吵起来,他才笑着拍手看热闹呢,不料你竟果然中计。”

    林**听了这几句,目瞪口呆,小唐又道:“这样罢了,怀真我的确是疼惜的,也的确跟对别的孩子不同,现下是如此,以后多半也是如此。倘若你仍是这样不放心,总疑神疑鬼着,横竖此刻咱们还只是定亲,不如且同恩师说一声儿,叫你另寻可靠可信之人如何?”

    林**听小唐说的这样明明白白,心中已经是后悔自己方才冒失了,便不言语。小唐道:“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林**才跺脚说道:“你明知不是,何必总是呕我?我……我已经知道错了。”

    后面一句,却是悄悄地一声,似有若无。

    小唐望着她,想到应怀真方才离去之态,有心再说几句,转念间只是止住,便道:“你且回家去罢了,以后若是无事,就不必往我这里再跑,虽说已经订了亲,到底仍是孤男寡女,未成亲之前如此亲密,知道底细的人明白咱们是从小儿长大,不知道底细的还不知说些什么呢,且回罢。”

    林**见他一气儿说了这许多,她素来不饶人,心里虽然认错,面儿上却也有些过不去,便道:“你不用赶我,我自己走就是了,你当我愿意来么?若不是瞧敏丽,谁理会你……哼。”一甩袖子,果然赌气出门而去。

    小唐见她走了,叫了小厮进来掌灯,烛光幽幽,点燃一室暗寂,窗外却仍是雨声细细。

    小唐走到窗户边儿上,抬头往外看去,心知此刻应怀真仍在路上,忽然抬手在胸前轻轻一抚,隔着衣裳,能摸到里头放着的物件儿,此刻也不知怎地,竟能闻到一丝奇异的香了……在这无边的雨气之中窜动氤氲,令人心魄起伏荡动。

    小唐将应怀真方才所说的话,思来想去过了一遍,不由地微微蹙眉。

    半晌,忽然又想到她方才说“本来想绣鸳鸯,又怕绣坏了”时候,那略见羞怯小心的小女儿神情,不由莞尔,可一旦又想到她受了林**那几句,恐怕因此而生闷气……不免又叹了声。

    且说应怀真匆匆辞别,上了车,果然鞋子便被雨水湿了,虽有些湿哒哒地难受,倒也能忍受得。只是想到林**方才那几句,心里有些不自在。

    暗中想了半天,便喃喃念说:“这是怎么说的呢,竟惹来这种疑心……竟然也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了。”

    嘴里这样念了一句,小丫头秀儿就问道:“姑娘说什么呢?”

    应怀真摇了摇头,心中却也暗暗地打定主意,只想:以后无事尽量少去唐府罢了,纵然要去,除了见敏丽跟唐夫人外,绝不能再单独地去见小唐,要知道他已经是跟林**婚约在身了,自个儿也渐渐长大,不能再像是以前一样无拘无束,何况如今林**更有疑她之心了呢?还是趁早儿好生避嫌是正经。

    秀儿见应怀真不言语,便趴在车窗边儿往外看,只因她素日极少出门,只偶尔才能跟着主子出来一次,仗着此刻天黑又下雨,路上人少,便乐得一饱眼福。

    正乱看之间,忽然笑了起来,应怀真便问她突然笑个什么,秀儿回头道:“姑娘你快来看,那边有两个人,敢情是喝醉了呢?满地乱滚,那地上都是水,瞧着都湿透了,岂不可笑?”

    应怀真听了,便略歪头看了一眼,果然依稀看见两个人在一块儿纠缠,其中一个仿佛要把地上那个扶起来一样,暮色里看不出什么来,便也罢了,耳闻着车子骨碌碌经过,忽然听到外间那人叫说:“凌景深,你必然是故意的!本王要制你的罪!”

    应怀真听了这句,很是意外,却听外头有人似乎笑语了一句,而后果然又是熙王赵永慕的声音,笑道:“怕什么?这会子哪里有个人在,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且我便是如此,谁爱说便叫他们说去……”

    应怀真听到这里,便叫停车。

    这路边上的两个人,果然正是熙王跟凌景深两个,因没有带小厮,也未乘车而来,吃了酒要往回走,熙王一不留神跌了一跤,把个伞也跌破了,凌景深便来扶他。

    两人正在拉扯说笑,忽然见一辆马车停在前方,车上徐徐下来一个人影,一手拎着裙摆,裙裾下先落地的那只脚,着嫩黄色的绣花鞋,如菡萏一般可爱秀巧。

    熙王停了说笑,跟凌景深两个便看,只见那人撑伞来到跟前,微微地将伞往后,露出底下熟悉的脸,明眸在薄薄暮色中如秋水莹然。

    应怀真先向着熙王屈膝,道:“殿下有礼了。”

    熙王一怔之下,便笑道:“怀真?你怎么在这儿呢?”

    应怀真看一眼凌景深,才要说话,凌景深自顾自往旁边走开了几步,就站在身后一座楼的屋檐底下,竟然是主动有意避开了。

    应怀真本正想要不要避开他说话,然而此事又跟他有些关系……没想到凌景深竟这样知机,应怀真便重看向熙王,道:“上回肃王妃去瞧我,王爷必然是早就知道她想选世子妃么?”

    熙王浑身水淋淋地,雨又不时落在脸上,他索性走上前来,把伞拿了去,便将两人都罩在其中,才垂眸看着她,道:“不错,又如何?”

    应怀真道:“既然如此,那你必然也是早就知道了敏丽姐姐也在人选之列?”

    熙王听了这句,就明白应怀真想说什么了,仰头又笑了声,道:“小怀真,你要跟我说什么?早知道你请我们去你的车上便是了……瞧你穿的单薄,亲自出来也不怕着凉?快直说罢了,不必拐弯抹角。”

    应怀真心中一横,道:“王爷当初说……有法子叫我避开被选中,既然王爷有这个心,那为何没有对敏丽姐姐……”

    熙王听了这话,望着她便嗤嗤地笑了起来,应怀真被他笑的脸上微微发热,道:“王爷只顾笑什么,可是我说错了话……”

    熙王收了笑,就长叹了声,道:“怀真丫头,你倒是说的没有说错,是只竟要坑死我呢。本王索性跟你说句实话,纵然我有心娶敏丽,也是娶不了的。”

    应怀真果然并不明白这话,熙王点点头,说道:“你这小丫头……罢了,你且想想看,唐家如今,大体上跟谁都是过得去,别的不提,只说在皇族里头,皇上面前自也不必说。底下……他们跟太子关系很好,你唐叔叔跟我也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独独跟肃王府隔阂着……倘若我再娶了敏丽,你且让肃王怎么想呢?又倘若肃王一朝得势,你叫唐家如何自处呢?他们家里百年鼎盛,连这点儿权衡都打算不到,还叫什么‘东海王’家里呢?”

    应怀真听了熙王一席话,竟似如梦初醒一样,此刻才知道这一门亲事背后,居然不仅只还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还有这许多纠葛利害在里头。

    应怀真呆呆听着,着实想笑,或是为了自己先前的单纯而笑,或是为了敏丽似无可更改的命运而笑……原来此前她以为结亲这回事,无非是男女两人之间两情相悦罢了,可现在想想,又哪里是男女之间的什么事儿,竟是家族之间的事儿,是朝堂之上的事儿了!

    熙王打量着她惘然的神色,深深地吸了口气,道:“好了,不要多想了,快些回家去罢了,你不比我们,着了凉害了病便不好了。”说着,便道:“来,我送你上车。”

    应怀真不再做声,熙王果然陪着她回到车边儿上,此刻路上行人绝少,熙王把伞放下,将应怀真轻轻一抱,直接送到车上。

    应怀真到了车内,才想起探身出来,道:“王爷,拿着伞罢了。”

    熙王果然把伞又撑了,向着她一挥手。

    马车复又往前而行,熙王目送车消失在暮色跟雨幕之中,还在有所思,背后凌景深走到跟前,钻到伞底下,道:“看方向……应小姐这是才去过唐府?”

    熙王点了点头,忽然说道:“是为了敏丽之事。”

    凌景深听了,半晌,便“哦”了声,熙王转头看他,见他面色淡淡地,暮色中微见冷意。

    忽然一阵风吹过,熙王通身湿透了,不由便打了个哆嗦,熙王叫了一声冷,凌景深便要脱自己衣裳给他,熙王笑着打了凌景深一拳,两人你推我挡,嘻嘻哈哈间才要再走,便见一辆马车急急而来,径直停在两人跟前,原来是熙王府派来接人的,两个人忙上了车,马车调头而去,街上才复又安静下来,只有黄昏雨仍是绵绵密密地下个不停。

    且说应怀真回了公府,才进门,即刻又叫人唤进宝儿,叫赶紧去肃王府找竹先生。

    进宝儿道:“这时侯又去找先生做什么呢?”

    应怀真道:“是要紧事情……你只说……只说我又病了。”

    进宝笑道:“这个万万不成,做什么白咒自己?我且只说要紧事情试试。”

    果然进宝儿就去了,应怀真等在府内,只因先前跟小唐扯了谎,她怕小唐回头找竹先生对质,倘若说穿了可怎么办呢,因此想同竹先生先串好了谎。

    进宝去了半天,回来说道:“先生说下雨天不宜奔走,明日是晴天,他一早儿便会来。”

    应怀真急问:“你没说是我又病了?”

    进宝儿笑道:“我才试着说了一句,先生就说我扯谎呢,还要打我的嘴……我哪里还敢再说,就飞跑回来了。”

    应怀真听了这话,便没有了法子,只好等明日再说罢了,好歹想了想,小唐纵然想对质,大概也不会趁夜到肃王府把竹先生叫了去……于是才稍微安心。

    当夜,应怀真便做了个梦,梦境模糊,到底如何是记不清了,只隐隐约约听到有女子的哭声,依稀仿佛是敏丽……应怀真以为是敏丽不愿嫁到肃王府,就想劝敏丽止住哭泣,不料只见敏丽在极远的地方,被若干人围着,她无论如何都到不了身边儿,急得用力挣扎,终于醒了……睁开眼睛,才见满目天光,竟然已经是天亮了。

    于是赶紧收拾妥当,坐等竹先生来,又叫小厮盯着去催。

    倒果然如竹先生所说,今儿天果然放了晴,且日色大好,只不过一直到日上三竿,竹先生才摇摇摆摆地来到了。

    因竹先生曾救过应怀真,故而对外只说是个大夫,加上那几日门上众人都也认得他了……因此一路被带着来到内院。

    应怀真等不及他进门,就已经迎了出来,道:“先生怎么才来,不是说一大早儿就来么?”

    竹先生气定神闲地笑道:“急什么?这便是我的一大早儿呢。”

    进了屋,丫鬟奉茶。竹先生就问何事。应怀真忙把敏丽的事儿说了,又把自己扯谎的事儿也说了,央求竹先生跟自己串谎。

    不料竹先生听了,便略叹了声,并不说话。

    应怀真问道:“先生怎么不做声的?”心里只以为竹先生或许不肯的,正打算再求一求,不料竹先生看她一眼,道:“若我跟你串谎,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

    应怀真不解,就问原因。

    竹先生慢悠悠地说道:“唐家小姐的八字是我合的,她跟世子……是命中注定的姻缘。”

    应怀真几乎疑心自己听错了,更是做梦也想不到,呆问:“什么?”

    竹先生却又看了她几眼,打量了片刻,竟道:“我瞧着……近来你自个儿也有件事儿,其他的就不必先担心了……”

    应怀真听了,越发怔忪,竟不知要先问哪头儿。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三只萌物,感谢~~(づ ̄3 ̄)づ╭❤~

    珠珠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6 19:12:27

    17679640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2-16 16:28:24

    云在青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6 16:27:18

    这是吭哧吭哧而来的二更君~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8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