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85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雨声潺潺,两个丫鬟在外说肃王府的世子妃已然定了,在应怀真听来,却如石破天惊一般。

    只因知道肃王前世是因谋反论处,故先前郭建仪告知了她同世子八字不合的消息后,着实是宽慰放心。

    又怎能想到,她倒是脱了身,然而肃王府竟然又看中了敏丽呢。

    却听得急雨哗啦啦地响成一片,下的似更急了。窗户边儿上,应佩点点头,若有所思道:“原来肃王府定的竟是唐侍郎的妹妹……”

    张珍趴在窗台上,转头问道:“佩大哥认得的?”

    应佩道:“何止是认得?怀真跟唐侍郎相熟你该知道的,她同敏丽姐姐也是最好……”说到这里,便去看应怀真,一看之下,却见她脸色不甚好似的。

    应佩便忙问道:“妹妹,你怎么了?可是因为开着窗觉着凉?”

    张珍听见,赶紧起身,伸手就把窗户关了,两扇窗一关,室内更暗了几分。

    应怀真正也觉着有些儿身上冷,便勉强说道:“好些了,只是、只是她们方才说的,我……竟不知道……”

    应佩见她的是这件事,说道:“只怕是才定了,不然的话,多半敏丽姐姐也就跟你说了。”

    应怀真微微点了点头,忽然说道:“既然是这样……我倒要去跟她道一声……才是。”口中喃喃说着,那一声“喜”却是极难说不出口的。

    应佩笑道:“是该给敏丽姐姐道声喜的……”谁知一句还未说完,就见应怀真回身叫小丫头。

    屋外秀儿闻声进门,应怀真便道:“二奶奶去哪里了?叫人去告诉她一声儿,我要出门,去唐府探望敏丽姐姐。”

    秀儿忙出去探听,应佩听了愕然,抬头见外头雨下的越发大了,地上水流四溢,仿佛整个乾坤世界都浸泡在水中似的,便忙拦着说道:“妹妹好急的性子,怎么现下就要去?”

    张珍也是跟他一样想法,便道:“怀真,雨下的这样大,若不留神跌一跤可不是好玩儿的,改天去也使得呢。”

    应怀真哪里还能等到改天,已经是坐不住了,便只摇头。

    过了会儿,秀儿回来,道:“二奶奶在上房,听说姑娘要出门,只叫我回来说:姑娘身子弱,今儿雨又大,若是着了那湿气或又受了寒便不好了,不如等雨停了再去。”

    应怀真只是着急,并不肯听,这会儿竟像是急病遇上了慢郎中一样,便催着秀儿再去说。

    应佩跟张珍见状,不免解劝。不多时候,李贤淑竟自己回来了,进门就笑道:“真是我的小祖宗,竟叫我一刻安生也没有?你还想出门,你看看!”原来她从上房来,虽然一路上有丫鬟跟着打伞,也不从那些积水遍地的地方走,可仍是湿了裙摆鞋袜。

    李贤淑说着,又掏出帕子擦脸上的雨点儿,道:“你听娘一句话罢,就改日去又能如何?那唐家小姐莫非能飞了不成?自然还是等着你的,你才好了多久?又要这样胡闹,是不是想再叫娘替你揪心呢?”好歹说了一顿,只是拦着。

    应怀真见李贤淑亲自回来,情知这会儿不能强拗,便道:“那我这会儿不去,若是雨小了些娘就许我去。”

    李贤淑见她这样倔强,只好说道:“好好,小姑奶奶……都依你如何?”

    李贤淑去后不多时候,应佩张珍自也去了,应怀真索性就叫丫鬟帮着换了衣裳,梳理了头脸,一副万事俱备只等雨停就出门之态。

    然而那雨急一阵儿缓一阵儿,总没个安心停歇的时候。应怀真心焦乱急,却并无可奈何,只眼巴巴地看着,一直盯到下午偏黄昏时候,那雨才终究下的稀疏起来了。

    应怀真便忙又催秀儿,不料李贤淑自己回来了,进门见她已经梳妆停当,等候许久的模样,便叹道:“可叫人怎么放心呢!也不知道竟有什么要紧的话说。好了,你不用跟我瞪眼,我方才已经叫人准备了车子,你只记得快去,也不要磋磨时候,早些回来才是正经。”

    应怀真听了,才绽放笑颜,冲上去将李贤淑一抱,道:“多谢娘!”松手便出门去。

    急得李贤淑厉声喝道:“地上滑!敢乱跑就给我回来!”见应怀真放慢了步子,李贤淑忙才又吩咐秀儿好生跟着,若有闪失,便打断腿。

    马车沿街而行,应怀真心急如焚,却仍是不知见了敏丽该怎么说好。

    一来,应怀真知道敏丽心中有个凌景深,便猜被肃王府定了这件事……敏丽必然也高兴不起来,只不知究竟难过成什么样子。

    更有一件是应怀真心中忐忑,生怕是因为她上回跟小唐旁敲侧击之故,小唐曾说给敏丽挑个良婿……可万万别是因此也挑中了肃王府世子罢了?倘若如此,岂非天大罪过。

    二来,应怀真着实也不知道唐家众人对这门亲事是何态度,按理说唐家在朝中属于地位超然的大家世族,家中势力更是盘根错节,别的不说,只说唐家最新的这一代……如小唐的两位哥哥,大哥所娶的是文太师家的嫡长女,二哥娶的是工部尚书家的嫡次女,而唐家的几个姑娘,但凡是出了阁的,不论嫡庶,所嫁之人,同样也是公侯大族的出身,或书香门第的清贵人家,并没有一个是寻常之辈。

    而在林沉舟给小唐订林**之前,坊间曾有传闻,说是皇帝很有意给唐家尚一位公主……未知真假。

    故而从表面上看来,唐敏丽嫁到肃王府为世子妃,倒的确是没什么可说的。

    应怀真心中乱想,毫无头绪,慢慢地掀开车帘,却见因为阴雨天的缘故,路上行人车辆俱少,只是屋宇林立,水流遍地,地上有那被急雨打落了的树叶子,随水流飘转,却不知要向何处去,这一会儿的光景,真是:梧桐更兼细雨,点点滴滴到黄昏,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唐府门人见车辆到,忙入内相报,一边请了应怀真入内,里头的婆子们先迎出来接了,送到二门,又有丫鬟接着往内,应怀真便问:“你们姑娘可在家?”

    丫鬟们答是,又笑道:“正是在呢。二小姐怎么冒雨就来了?可见待我们姑娘的情深意重,正也巧呢,晌午时候林姑娘也来了……这下雨天的,姑娘们正好说笑解闷儿。”

    应怀真心想“闷”必然是“闷极了”,只怕却是“说笑”不起来的。

    说话间就到了敏丽的闺房,里头早就报知了,门口敏丽的贴身丫鬟见应怀真来了,便皱着眉小声道:“姑娘来了就好了……快快看看我们姑娘罢了,从中午头开始,泪就没停过!又不许我们告诉别人去,真真儿的急死人。”

    应怀真点了点头,才进门,就见敏丽从桌前起身,侧身站着,手中还捏着帕子。

    应怀真唤了声:“姐姐……”

    敏丽拭泪过了,才缓缓抬起头来,只见两只眼睛哭得红肿起来,凄凄惨惨,浑然不像昔日温柔爱笑的模样。

    应怀真虽知道她会伤心,却想不到竟会如此,不由心疼,便上前道:“姐姐,快别哭了,眼睛都肿的不像样子,何况忧悲过甚必然伤身,还要好好地保重才是。”

    敏丽见她不问自己为何而哭,只是劝自己不要哭,心中就明白应怀真也听说了,既然她这样说,必然也有几分懂得。

    敏丽闻言,心中伤感无法,张开手把应怀真抱住,呜呜咽咽地又哭起来。

    丫鬟们见状,上了茶后便都悄悄地退下了,应怀真只得又劝了几句,敏丽才缓缓地止了。

    应怀真拉着她坐下,便道:“我听说了肃王府的事儿,果然是真了?”

    敏丽含泪微微点了点头,应怀真咬了咬唇,看敏丽这个形状,索性也不问敏丽是否愿意了,只问道:“为什么偏定了你呢?唐叔叔又是怎么说的?”

    敏丽听了,不由又是想哭:只因但凡是听说此事的人,多是向她贺喜的,连唐夫人也是如此,只觉得是件好事儿。

    当着那些人的面儿,敏丽自然不好如何,只是强忍苦楚,勉强作出些许笑模样应付罢了,背地里才敢偷偷地痛哭一回。

    不料应怀真并不说那些叫她刺心的话,敏丽心里又是熨帖,又是难过,忍住泪,低声说道:“这件事……我跟哥哥说了,哥哥只说……这是族内大伯他们定下的。”

    原来唐家这边儿,小唐的两个哥哥,是唐家嫡长子所生,小唐的父亲算是嫡次子,盛年早逝,因此唐族内的大家长,竟算是小唐的大伯父。

    而世家大族,要想保住祖宗基业,且在朝中屹立不倒的话,自然要全面儿的准备。

    小唐的大哥所娶的是太子太师家的小姐,便同太子有了一重牵连,而小唐这数年来师从林沉舟,自然跟肃王不对付,又且定了林**……自然就跟肃王更加不睦了,肃王身为皇族,权势声威仅次于太子,公然得罪自然是十分不智之举。

    而肃王府看来看去,别人都不选,只选中了唐府的小姐,恐怕心中未尝不也是存着一重意思的,肃王想要的,实则是唐家的表态罢了。

    如果这个时候不肯跟肃王府结亲,那样就真的得罪肃王至无可复加的地步了,于整个局面的平衡等大为不利。

    小唐虽然心有不甘,但他只是一人之力,而敏丽跟肃王府的亲事,却是族内家长们反复权衡了之后才定下的,是为了整个唐族的前途地位着想,小唐心里也明白,何况,连他自己的亲事都得由唐家跟林沉舟做主呢。

    因此小唐虽知道敏丽不愿意,也只是假做无事之状,只稍微安抚几句而已。

    敏丽哪里知道这门亲事后面竟会有这么些钩心斗角的谋算在内?只是忧愁痛哭,无法罢了。

    应怀真这会儿自然也想不到,区区一桩亲事背后竟盘根错节,只陪着敏丽说了会儿话,见天色不早,应怀真便道:“早先不是说**姐姐也在呢?我还以为会遇见呢。”

    敏丽道:“先前陪着我说了半晌话,你来之前才走,大概是去见母亲,或者又去找哥哥了……”

    应怀真便问道:“唐叔叔可回来了么?”

    敏丽瞧了瞧窗外,便道:“这会子也该回来了……只是我才不要理他,横竖没有一个真心替我着想的。”说到这里,又拿了帕子擦泪,从应怀真进门到现在,都已经换了几条帕子了。

    应怀真握住她的手,苦口婆心道:“姐姐,你听我的,快不许哭了?眼睛红肿成这样,回头又擦坏了可怎么好呢?你心里已经是不好过了,何必又折腾身子?”

    敏丽深深明白她对自己却是一片真切关心,便点头叹道:“我就知道,说来说去,竟只有你最懂我的心。”

    应怀真把她的手握了一握,说道:“姐姐,我去看看唐叔叔……改天再来看你,你若觉着闷,也可以去寻我,万万别把自己的身子弄坏了。”

    敏丽道:“现在我又怕什么呢?倒不如现在哭死了还自在些。”

    敏丽含恨带怨地说了一句,又怕应怀真担心,忙对她笑笑,道:“罢了,时候不早了,你且快去就是了,多谢你同我说了这半天,我心里已经好过了许多,你放心,自然不会再哭了……”

    应怀真看着她含泪带笑的模样,心头不免难过,终于依依不舍地出了门,便叫丫鬟带路,去书房找小唐。

    不料到了书房外,就见跟随林**的一个丫鬟站在门边儿上,忽然见了她们来到,便道:“是应姑娘,姑娘几时来的?”

    应怀真看一眼屋里,见房门是开着的,便悄声问道:“我才从敏丽姐姐那里来,你们姑娘也在?”

    丫鬟笑道:“可不是呢?正好儿唐公子也回来了,我且说一声儿……”

    应怀真迟疑着,心想着林**在,自己来岂不是打扰了?然而心中却又有许多话想跟小唐说,正犹豫中,不料里面已经听见了,听到小唐的声音道:“是怀真来了?快些进来就是了。”

    应怀真听了,便垂了垂肩头,出了口气,低头迈步进了门。

    应怀真到了书房,才走几步,便见眼前裙摆摇曳,她微微抬头,却见林**正从书案后面走了出来,面上微微有些红意。

    应怀真定睛再看一眼,就见小唐坐在书案后面,面上倒没什么表情。应怀真见状,心头微微一跳,暗暗地更是觉着:“莫非我来的果然不凑巧了?”

    然而到底骑虎难下,忙上前行礼,分别见过小唐跟林**。

    小唐还未开口,林**已经笑道:“怀真妹妹怎么这会儿来了?天都要黑了呢,妹妹跟敏丽那样好……今晚上莫非留在府里住着呢?”

    应怀真便道:“并不是,才去探望了敏丽姐姐,因有一句话要跟唐叔叔说……所以才顺便过来看看。即刻就要走了。”

    林**虽从桌子后绕出来,却仍不离开,只站在桌子旁小唐的对面儿,回头看应怀真,道:“人家都说‘下雨天,留客天’……妹妹特意挑这下雨天过来,人家不留客,倒显得不知礼数呢。”

    应怀真听到这里,才隐约觉着林**这两句话似有些意有所指似的,她心头诧异,微微皱眉,却并不做声。

    此刻小唐起身道:“**你来了半日,也该去太太那边坐坐了,怎么只说怀真,你不也是下雨天来的?”

    林**听了,便冲他哼了声,道:“怎么怀真一来,你便赶我走呢?可见厚彼薄此。”

    应怀真仍是一声儿也不言语,小唐敛了几分笑意,望着林**,只轻声道:“怎么这么说话呢?”

    林**见他如此,却一笑,道:“罢了,跟你们打趣儿呢,我也正想去看看太太呢……就不扰你们说正经事儿了。”说罢,便扫了一眼应怀真,自顾自走到门口。

    林**到了门边儿,忽然回过头来,仿佛要说什么,停了一停,又终究只是笑笑,转身带了丫鬟去了。

    小唐见她去了,才叹了口气,便又看着应怀真,笑问:“其实我也正要问你,做什么大雨天的跑来?也不怕着凉?”

    因林**方才那两句话,倒是让应怀真无端多心起来,便不靠前,反而后退了一步,道:“唐叔叔,我来……只是因为刚听了消息,说是敏丽姐姐跟肃王府世子定亲了?”

    小唐知道她若非急事,不会这会子上门来,闻言便道:“正是,你就是为了此事来的?你既然见过敏丽了……那她可还在哭?”

    应怀真听了,便才抬头看他,道:“唐叔叔既然明白,那也该知道……敏丽姐姐不喜欢这门亲事,为什么却还……”

    小唐微微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里轮得到她喜不喜欢呢?你好好地女孩儿家,若给人听见这些话,必然笑话你呢。”

    应怀真听到这里,一瞬语塞,心中竟隐隐作痛:想她前世,只爱着凌绝一个人,不管如何都要嫁他,然而应兰风也没说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云云,只因她喜欢,便二话不说地答应了促成。

    曾几何时,她还单纯地以为普天下的女孩儿都如她一般能顺心遂意的呢。

    应怀真定了定神,便道:“那么……便不提敏丽姐姐,唐叔叔,你觉着肃王……肃王府可好么?”

    小唐见问,却沉默了片刻,才看向她问道:“这个……怎么说呢?”

    应怀真心中着急,但是那些话自然是万万不能透露的,倘若这会子说出“肃王会谋反”这种话、甚至依稀透露半点儿这种意思的话……那么只怕死的就不是肃王了。

    偏偏小唐可恨,自己并不表态,只是看她。

    应怀真想到敏丽哭肿了的双眼,又想到前世的情形,双手绞了又绞,才道:“总之……总之我、我……”

    说到这里,应怀真委实被逼的退无可退,正是无法可想的时候,忽地灵光一动,想到一个人来。

    当下应怀真便看向小唐,道:“是、是有个人跟我说……肃王……肃王府不能嫁的。”

    小唐忽然听她这样说,很是意外,嘴角便又有三分笑意,饶有兴趣般问道:“哦?谁跟你说的?”

    应怀真咬了咬唇,把嫣红的唇瓣咬出了一抹白痕,小唐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见状,忽地有些想叫她不要这样心狠用力,他看着都有些替她疼呢……

    正在恍神,却见应怀真左右打量了一番,见丫鬟在门口上,身边儿并无他人,才又低声道:“这话我只跟唐叔叔你说……你却不能告诉别人……是、是竹先生跟我说的!”

    小唐听到“竹先生”三个字,才又警醒起来,重复问道:“是竹先生?上回我请来给你治病的那位?”

    应怀真心中暗暗叫苦,只想:“我不想进拔舌地狱呢,可是又不能见死不救……神天菩萨,原谅我罢了。”

    应怀真见小唐正色相待起来,心中便略踏实了几分,便点点头道:“是竹先生说的,所以唐叔叔……你想想法子罢了,万万别让敏丽姐姐嫁到肃王府去!”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伙伴们,久等了~~么么哒(づ ̄3 ̄)づ╭❤~

    珠珠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6 14:54:18

    灰羽天神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22:02:35

    cksd529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21:48:04

    kikiathena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5 21:29:15

    kikiathena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2-15 21:28:28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20:36:02

    lal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9:47:40

    迟到的一更君虎摸大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85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