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8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自从肃王妃忽然去了天成观,受熙王赵永慕点拨之后,应怀真虽百般自我安慰,却终究担心肃王妃一个不留神真的瞧上了她……倘若忽然来府内提亲又该如何是好?

    因此自从打醮回来,应怀真心里一直绷着根弦,每每听说外间有谁来府里,都觉一阵恶寒,简直风声鹤唳,提心吊胆了许久,又暗中想了若干应对法子,五花八门,不能尽数。

    幸好她最近调香的爱好渐趋正经,到底有点儿事磋磨着,胡思乱想的时候倒也少些。

    这一日,正在摆弄香料,忽然听外间小丫头说“表舅爷来了”,应怀真心知是郭建仪回京来了,心中一阵欢喜。

    刚放下手中的东西,就见郭建仪掀起帘子走了进来,应怀真忙让了座,又叫快些上茶。

    顷刻,秀儿端了个定窑的白瓷点梅花茶盏,奉了茶上来,便退下去了。

    应怀真笑道:“小表舅几时回来的?先尝尝这茶。”

    郭建仪本无心吃茶,听了她说,才端起杯子,忽然嗅到一阵沁然清香,不由一怔,将杯盖拿起,却见泡得是青茶,上浮着几点儿雪色梅花。

    郭建仪端量那梅花漾在水面之态,便笑道:“好巧的心思,又是你想出来的法儿?”

    应怀真便道:“哪里敢说是我想出来的?古人早有所为。只尝尝好不好,润润喉也罢了。”

    郭建仪果真吃了一口,只觉那香仿佛也绕入心头,瞬间神清气爽,似能解忧般,便道:“果然是好。”

    应怀真打量他脸色,却见似有些憔悴,便知他外头的活不轻快,就道:“在外头这些日子,必然吃苦了呢?”

    郭建仪将茶杯缓缓放下,便道:“这差事自是如此,说派出去就半点不能马虎,本还想等着你的病大好呢……可喜好歹是好了。”

    应怀真道:“我病的稀里糊涂,等好些了,才听说你就出京了,一向也没多谢。”

    郭建仪见她又提一个“谢”,便说道:“其实也不与我相干,这件事多亏了唐侍郎……”说到这里,就略停了停,又垂眸喝了口茶。

    应怀真嫣然一笑,道:“唐叔叔自有唐叔叔的情,小表舅也有小表舅的情,难道还厚此薄彼不成,我心里都是感激着的。”

    郭建仪便也微微一笑,忽然看到桌上堆着种种香料,各色物件,便道:“才好了,又在摆弄什么?这个阵势倒像是打仗一般,可累不累呢?”

    应怀真正是给他调香,然而未曾做成之前,却并不想就泄露,若是做的不好可怎么样呢?于是只道:“胡乱弄着玩儿罢了,整天闷在家里,闲着只是发慌。”

    郭建仪便不再看,只问道:“听说先前跟着老太君去了天成观……那肃王妃也是见了你的?”

    应怀真听提到这件刺心之事,便没了笑,低头道:“我也不知是怎么了,忽然要见我。”

    郭建仪沉默片刻,复问道:“果然不知她的用意么?”

    应怀真听了这句,便抬起头来,目光相对,就明白郭建仪是知情了,当下复又低了头,默默地只说道:“你是不是哪里听说了什么?我隐约知道她的用意,这些日子心里正烦着呢……”

    郭建仪听见了,就笑了笑,道:“这样说来,你是不想当世子妃的?”

    应怀真听了这话,不免想到熙王所说,便有些恼道:“怎么你也这样说?当世子妃又什么好的,谁爱当谁当去,只别找我。”

    郭建仪见她满面烦恼,便探手将她的手儿一握,道:“不必如此,不过,看你这般,我倒是放心了……”

    应怀真诧异,便抬头看他,郭建仪忍着笑,便说道:“你不用担心,世子妃你是做不成的,我刚得知的消息,说是你跟世子的八字儿不合……”说到最后,便终究挑唇笑了。

    应怀真听了这话,双眸陡然明亮了几分,反握住郭建仪的手,急切问道:“小表舅,你这话当真?可别哄我?”

    郭建仪扫一眼她的手,却见手腕上戴着个白玉镯子,镯子有些圆大,她的手腕又瘦,一管玉腕便显得孤零零地。

    郭建仪点头说道:“这种事怎会哄你呢?若然有假,我自有法子让他们再饶了你,只定别人去,这样说你可放心了?”

    应怀真听了这话,喜的无法言语,拍手笑道:“大好大好!小表舅……先前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我的福星!”眉开眼笑地,便自炕上跪坐起来,隔着桌子张开手将他抱了一抱。

    郭建仪一怔,心中却是有喜有忧,只觉着她身上淡淡甜香气息袭来,一阵恍然之极,应怀真已经松开他,笑道:“本来想做好了再给你的,今儿我高兴,就先给你瞧瞧……”

    她说话间,便转过身去,从身旁放着的针线盒子里翻了翻,便翻出一个天青色的锦囊来,双手递过来,笑道:“你瞧瞧这个花样子可喜欢?若是不喜欢……我再给你做个别的!谁叫你是我的福星呢,别人要换样子也是不能够的。”

    郭建仪看着她烂漫盛笑的眉眼,此刻她对着他,全无心机,一片开怀,却不知越是如此,他心中越是患得患失,惘惘然然。

    郭建仪便低头看去,见正是先前自己跟应怀真要的香囊,天青色的缎子上,绣着的竟是妖娆盛放的芍药花,且不说针线之细腻,只瞧着这一丛花,眼前竟像是百花尽数绽放似的,锦绣华美。

    郭建仪一时怔怔然看着,移不开目光。

    应怀真见他不语,歪头问道:“怎么了?莫不是不喜欢的?”眼巴巴看着,便有些担心。

    郭建仪忙道:“不……这竟是极好的,再不用第二个了。”

    应怀真仍有些不放心,道:“若是不好的话你不用只是哄我,我再做别的也使得呢。”

    郭建仪握住香袋儿,抬头看向应怀真,道:“真真儿是极好的,我只要这个,也不要其他的了。”

    应怀真这才展颜一笑,忽然耸了耸鼻头,对郭建仪笑着说道:“或许是你觉着是我做的,不忍辜负我的心意,所以纵然是不大好的,也只说是十分好罢了。我明白……”

    郭建仪望着她顽皮而笑,喉头动了动,手竟有些发抖,忽地站起身来,转身要走似的,应怀真正有些诧异,郭建仪却又停住脚。

    应怀真才觉有异,便轻唤了声“小表舅”,郭建仪听了,便回过身来,望着她微微笑了笑。

    应怀真道:“你是怎么了?莫非……哪里不舒服?”

    郭建仪沉默片刻,便说道:“怀真,你可还记得……上回你去尚武堂伤着了,回来后我跟你说过的话?”

    应怀真看着他,只觉他的眼睛微微发红,她心中一动,已经想到了郭建仪欲说什么,手握在裙子上,微微用力抓了一把,才笑道:“你不说我倒是差些儿忘了,那一次也是小表舅帮我的……怎么每次我有事儿,都有你来相助呢,我真不知该如何谢你……”

    郭建仪见她只是说这些,便道:“怀真,你不用总是跟我客套,你……你岂不知我心里并不想要你这样待我的?”

    应怀真心中发慌,慢慢低下头去,想了半晌,便随手拿起一片香料,死死攥在掌心里,只道:“不然、不然又怎么样?好歹我先做好了这个香袋儿,也算是我一片心意……”

    说完之后,便仓促一笑。

    郭建仪只是盯着她,过了片刻,才道:“怀真,你竟觉着我……”

    正说到这里,忽然间听到外头李贤淑的声音,遥遥地说道:“你们都作死呢,我一会儿不在家,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偷懒去了?连个跟前儿的人都没有?”

    一边儿说着,一边又叫:“怀真?怎么鸦雀不闻的,也跟着睡了不成?”还在笑问着,就掀起帘子走了进来。

    李贤淑进门,一抬头,便见郭建仪站在炕沿儿上,即刻便笑道:“表弟竟也在呢?瞧瞧瞧瞧,家里来了贵客我竟也不知道,都怪那些丫头放纵惯了,也不知道通报我一声儿的!表弟莫怪!”

    秀儿此刻便跑进来,心虚地垂手道:“二奶奶……”

    李贤淑转头觑着她,便问道:“怎么就你在呢,其他人都跑到哪里去了?竟没有个看家的,表舅爷来了,也不知道好好伺候,冷落了贵客!是不是我素日好性儿没打你们,你们就轻狂起来了?”

    郭建仪何等机警的人,一看李贤淑如此,便知道她有些知机了,便垂眸道:“表嫂见谅,原本是我的过错,跟丫头们不相干,只因我素日常来,就不必他们在跟前儿伺候了,表嫂若是见责,以后我若再来,只更留神些就是了。”

    李贤淑见他应答的这样快,便回过头来,笑道:“说哪里话?我训她们罢了,原本这些丫头也是懒懒的,实在该打一顿……倒是你常来探望怀真,这丫头还能高兴些,我感激还来不及呢!上回因为她的病,我也听说你在外头奔前走后的忙碌……着实过意不去,怀真,怎么不叫你小表舅坐着说话,反叫他站着?你这孩子竟也坏了,这样不知礼数!”

    应怀真低着头,到了这个光景,她又怎会不明白李贤淑的意思,只闷闷地唤了声儿道:“娘……”

    李贤淑到底拉着郭建仪坐了,又问起近来他官场上的事儿如何,又问起他家里人如何,郭建仪一一作答,李贤淑细看他的谈吐应对,委实地无可挑剔,更兼这样的人物,凡是见着的人无不夸赞,然而……

    眼见到了晌午,李贤淑便又留郭建仪吃中饭,郭建仪哪里肯留,只说家里还有事,就告辞而去了。

    郭建仪去了之后,李贤淑才又回到屋里,见应怀真低着头,抱着个小石臼,一下一下地在捣那些香料,听她进来,也不抬头,也不做声。

    李贤淑望着她,见女儿半垂着头,随着动作,那细碎的流海儿一晃一晃地,隐约可见出落的极好的容颜,以及含愠紧抿的嘴角。

    李贤淑看了半晌,便幽幽地叹了口气,坐在了炕边儿上。

    应怀真也不做声,屋内便只有她捣香的声音,笃笃笃,一声声儿闷闷地。

    半天,李贤淑才笑说:“罢了,快歇歇,你也不怕那手疼,娘看着都心疼了。”

    应怀真只仍垂头低眉地说道:“不疼。”

    李贤淑见她也不笑,便往前又坐了坐,道:“是生气了?为了什么?是为了我方才……”

    应怀真听到这里,才把小石臼一放,道:“娘既然知道,何必当着小表舅的面儿说那些话呢?他是什么样儿的人,哪里会听不出娘话里指桑骂槐之意?”

    李贤淑不言语,应怀真从未对李贤淑发脾气,说了几句,又有些后悔,就仍是低下头去,想了会儿,便道:“小表舅对我委实是极好的,几次三番相助……我只是……不想让他难堪罢了……”说到这里,便忍不住,就掉下泪来。

    李贤淑看到这里,才又叹了口气,走到应怀真身边儿,把她慢慢地搂在怀里,又掏出自己的帕子,给她轻轻地擦泪。

    应怀真靠在李贤淑身上,慢慢地止住泪。

    李贤淑才说道:“傻孩子,娘岂是不知道的?你的心软……架不住别人对你好……可是、可是纵然他对你再好……莫非你就能嫁给他么?”

    应怀真听到这里,简直如直点了她的痛处,便紧闭双唇。

    李贤淑看看她的面色,道:“我原本看着他,也觉着是极好的……通身上下竟然没有可挑拣的,外头想嫁他的大家闺秀们不知有多少呢!可是我瞧着他的心,竟像是只在你身上……可是你这傻孩子,除非是你也对他有心,不然这样拖下去,难道对他是好的?”

    应怀真听到这里,倍觉刺心,不免就想到曾经几年之前,应含烟因为单恋郭建仪不得,她还曾经对郭建仪说过“若是心里没有,就同她说个明白,不要白白地误了一个人”,那时候她本是将心比心之意……只因前世她就是错以为凌绝对她之心,如她对凌绝之心是一般无二的,才犯下滔天大错,谁曾想到到如今……竟然又换成她来误人了呢?

    可是纵然隐约瞧出了郭建仪的心意,若真的要她开口拒人,却又是千难万难,李贤淑说的对:是她心软,架不住别人对她好。

    偏偏郭建仪是个她绝不想去“耽误”之人。

    应怀真听了李贤淑说罢,收住了泪,便道:“娘……我该怎么做呢?”

    李贤淑道:“傻孩子,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长痛不如短痛。你小表舅是那样聪慧的一个人,怎会不明白的?他比你懂得。”

    这一句“长痛不如短痛”,却也是应怀真曾经对郭建仪说过的。只是前世她一颗心扑在凌绝身上,更不知什么叫“拒人”,此番才知道,这滋味儿竟是如此难受。

    殊不知李贤淑抱着应怀真,心中也是自有打算的:试想郭建仪的确是没什么挑儿的,除了两个人年纪相差有些儿大,且有辈分上还有一重阻隔。但再想一想,本来李贤淑就跟应夫人之间很不对头,若是应怀真真的去了郭家,难道就能过得和美安乐?郭建仪虽然可靠,却也捱不过头上还有一个跟应夫人极好的母亲呢,应夫人又素来不喜她们母女,郭夫人对应怀真好才是怪了。

    因此见应怀真并未对郭建仪动十分的心,李贤淑反倒松一口气,却也看出应怀真心软,所以索性挑明出来,趁机让她自己也做个了断,免得纠纠缠缠,最后若也动了心,那岂不是无法挽回了?

    不料,又过了几日,应怀真的香包儿已经做好了,郭建仪却并不曾来,她每日拿出来看几眼,心里又想他永远也不要来最好,那么她永远也不用说那些伤人的话了……可是长久不见他,心里却又惦记着。

    应怀真便只在跟应翠应玉相处的时候,旁敲侧击地问几句,或者从应佩口中打听一些郭建仪的消息。

    转瞬间进了五月,天便开始绵绵密密地下雨,阴雨一连数日,平添无限愁绪。这一日,张珍便同应佩过来,三个人正在屋里说话,一边儿听窗外雨声哗啦啦响,应怀真看着两个人说的投契,倒也觉着开怀。

    忽然张珍道:“妹妹的脸色比先前好看多了,脸也圆了些。”

    应佩道:“先前病着,自然不能比。这样儿的气色多好呢?以后可再平平安安的罢了。”

    张珍便道:“只要别病着遭罪,不管妹妹是什么样儿都是最好的。”

    应怀真听着,就扫了一眼张珍,心中却想:“既然不能拦着大元宝来京里,却不能任由他总是如此……倒也要想个法儿才好。”

    应怀真心中暗暗合计,记得张珍前世所娶的小姐着实不错,只是不记得究竟是哪家的姑娘……若是知道的话那便是再好不过了,横竖给他们先牵一牵线,张珍心眼儿踏实为人良善,若那姑娘真真儿对他好,自然又是一桩好姻缘。

    张珍见她双眼发懵地出神,浑然不知应怀真心中替他盘算着亲事呢,兀自笑着摆手说道:“竟是在想什么呢?呆成这样?”

    应怀真又扫他一眼,道:“大元宝,你是不是最听我的话呢?我说什么可都也听从?”

    张珍见她忽然这样问,便认真说道:“这个还用问?你是不是想叫我做什么呢?”

    应怀真点了点头,心道:“这样儿就最好了,以后我叫你娶哪个姑娘,你也一定得依。”又看着张珍圆溜溜的眼睛,便又忍不住笑,心中又想:“不管如何你放心就是了,我一定给你找一个顶顶合适的。”

    不料张珍说到这里,见应怀真只是微笑着不答话,他便忽然又神秘兮兮地小声说道:“上回你叮嘱不许我把天成观的事儿告诉一个人……我果然就没有告诉的,就连凌哥哥问我,我都不曾说呢!”

    应怀真一惊,便问道:“什么……他问你什么了?怎么问的?”

    张珍道:“凌哥哥……就问我那个王爷、咳,那个人他对你说了什么……之类,我自然是不肯说的。”

    应怀真看了张珍半晌,才略点了点头。

    此刻应佩就笑说道:“大元宝,你在跟妹妹说什么呢?竟还避着我?”

    张珍是个实心人,见应佩说避着他,便有些不好意思。应怀真才要替他开脱过去,忽然听外头有个声音道:“你们可听说了?肃王府的世子妃定了人了!”

    应怀真听了这句,猛然一扫先前的慵懒之意,便跑到窗口边儿往外看,张珍跟应佩见了,忙也随着撒腿跑过去。

    三个人一块儿挤在窗口上往外瞧,就见外间廊上,隔着雨幕,看不清是哪两个丫鬟,另一个说道:“先前肃王妃还看过咱们姑娘呢……如今到底定了,究竟是谁呢?”

    然后先前那个便说:“说起来咱们也都认得……不就是唐府上的敏丽小姐?”

    应佩跟张珍听了,反应倒是寻常,独应怀真听了,只觉得一刹那眼前的雨水交织,竟织成一张极大的水汽氤氲的网,兜头便将她网在其中,竟是满心湿涩空冷。

    应怀真抬手掩住口,心中只是想着:“怎么会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  横空出世的小伙伴们……泪,超级感谢~快过来挑个萌真出品的花样子~(づ ̄3 ̄)づ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3:5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3:4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3:4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3:2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3:2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3:2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3:1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3:0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5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4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4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4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3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3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2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2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2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1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0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2:0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1:53

    云在青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8:40:22

    雨竹618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5 15:17:2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4:29:1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4:00:00

    我是萌萌哒二更君~~另外大家如果有营养液的话,希望顺手给这本书灌两瓶哦,就在文章页面,书名底下有个“灌溉营养液”的选项,据说被灌溉了会长得更快呢!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84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