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8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应怀真听了熙王的话,正自出神,一阵风吹来,树上的红花便随之飘落,纷纷扬扬,如花瓣雨一般,有一朵不偏不倚,便落在应怀真头上。

    熙王正打量着她的神情,见她毫无所觉,他便伸手轻轻地替她拈了下来,在鼻端轻轻一嗅,却并不是此刻那萦绕鼻端的淡淡幽香之气,熙王便道:“此刻你身上的香便不错,给我看看是什么样儿的?”

    应怀真回了神儿,便随口答道:“不过是寻常之物罢了,入不得王爷的眼。”

    熙王微微一笑,拈着花儿便道:“怎么,真的不想当世子妃么?”

    应怀真心中飞快地想了一遭儿,便道:“王妃也只是来看看罢了,我多半是入不了王妃的眼的,何况我年纪还小,家里还并不想谈婚论嫁。”

    熙王笑眼看她,道:“不必太过自谦,你虽年纪尚小,然而人品相貌,京中又有几个能及的?若我是肃王妃,早就二话不说定下了。”

    应怀真听了这话,便觉有些逾矩,于是微微皱眉,咳嗽了声。

    熙王却仿佛不懂她的意思一般,又道:“何况你这个年纪,定亲的自也多着呢,倘若真看中了你,你觉着你们府里难道不答应的?”

    这却正是应怀真最担心的,说句不好听的,假如此刻肃王府开了口,只怕应公府无有不从,即刻就会答应。

    熙王见她双眸含愁,双眉微蹙,知道说中了她的心事,便道:“不过你也不用怕……王妃是个爱挑剔之人,不止是你呢,别的世家公族里的姑娘小姐,也看过不下五六个了……”

    应怀真也不知他是否是宽慰自己,还是真有其事,就仍是不言语。

    不料熙王又笑道:“倘若你实在是怕,倒也不是没有法子……只要你此刻跟别人定了亲,肃王府自然就也无计可施了?”

    应怀真听了这句,便啼笑皆非,且不说她根本就不打算嫁人,退一万步说,纵然真的嫁人,急切里又哪里抓来一个人去定亲?又不是玩笑。

    熙王复又问道:“小怀真,你有没有什么意中人呢?”

    应怀真有些警觉地看他,果然熙王道:“假如没有别的人选,不如本王来助你一臂之力,先定了你罢了?”

    此刻赵永慕仍是举着那朵花儿,红花花瓣极长,迷迷离离地遮在熙王唇角,这话看来也有几分扑朔迷离,难辨真假。

    应怀真听了这句,心中只是意外同骇然,竟掩过本该有的害羞之意,便正色道:“王爷怎可同我开这样的玩笑?请恕我失陪了。”

    应怀真说完,屈膝行礼罢了,转身欲走,熙王见她真恼了,便笑着拦道:“怎么说是玩笑呢?当我的王妃不好么?”

    应怀真忍无可忍,回过身来皱眉道:“王爷请自重。”

    熙王听了她这一句“自重”,便缓缓地敛了笑意,只是微微眯起双眼,眸光静静地便看她。

    应怀真对上熙王的眼睛,他手上那朵红花虽妖艳如火,半掩在他微挑的嘴角,却依稀有些凛冽寒气。

    应怀真忽觉心底便也透出一股凉意来,有一种极奇异的感觉,令她心头忐忑难安,恍惚间竟无法直视熙王的眼神。

    正在此刻,忽然脚步声响,竟是张珍跑了过来,张手挡在应怀真跟前,竟然大声冲着熙王叫道:“不许轻薄我妹妹!是王爷也不成!”

    原来张珍虽站在远处,却也时刻留意此处情形,起初虽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可熙王后面这一句却是听清楚了,他又看应怀真面上有些恼色,便顾不上“王爷”不“王爷”的了,便飞快地跑了过来,奋不顾身竟挡在应怀真身前。

    应怀真被张珍一声,如梦初醒,忙又定睛看熙王,却见熙王不言不动,目光从她的面上转向张珍面上。

    一瞬间,应怀真心跳如擂鼓,忙拉住张珍,想叫他跪地请罪,又想自己跪地请罪。

    不料正在此刻,熙王复又笑了起来,抬手在张珍额上敲了一记,道:“傻小子,你又来英雄救美了?你莫不是瞧上人家了罢?”

    应怀真见熙王忽然又笑起来,却仍是毫无松懈之感,只是揪心又警觉地看着他。

    张珍闻言,却已经红了脸,竟说不出什么来,熙王看着他的窘态,抬手拍拍张珍的肩头,点头笑叹道:“只怕你惦记也是白惦记呢,傻小子!”

    张珍不知所措,回头看看应怀真,应怀真便拉住他,示意他放下手来,张珍果然会意照做。

    应怀真才又向熙王行了礼,依旧垂着眼皮儿,规规矩矩说道:“是我们一时冒犯,请殿下恕罪罢了,若王爷不怪,我们便告退了。”

    熙王见她重恢复了先前那种冷讷谨慎的模样,便只一笑,道:“也罢,你们自去就是了……只是记着,今儿我跟你们说的,别跟其他人说……更别说在此遇见过我,只因这棵红花檵木这数日正开得好,我才特意过来赏花的……若是传出去,一来搅了我的雅兴,二来……就不说了。”

    应怀真听罢,便又屈膝行了礼,才拉住张珍,两人便往外而去。

    将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张珍小声问道:“妹妹,他当真是熙王殿下?”原来张珍见熙王如此不羁的举止,浑然不像个皇族中人,便心生怀疑。

    应怀真虽然背对着熙王而行,但却隐隐地觉着他的目光如剑,抵着自己的背,简直如锋芒在侧,听了张珍这话,哭笑不得,只说道:“别做声!”

    好歹拉着张珍,两个人出了院子,应怀真身后那股不安之感才算消失了,正想松一口气,忽地听张珍笑着叫道:“凌兄弟!”

    应怀真才方有几分放松,猛然听了这声儿,只觉得魂儿都要给他吓飞了,刚要伸手打张珍,忽地转头一看,更是不妙:原来站在院门处左手边的,竟然正是凌绝。

    应怀真手按着胸口,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给这一连串的惊吓吓得跳出来了,皱紧眉头看了凌绝片刻,又心有余悸地回头看看院子里,终究还是一言也没发。

    凌绝反而对张珍说道:“别做声,快些随我出去。”说着,果然转身快步而行。

    应怀真同张珍两个随在后面,好歹离开了那红花檵木的院落范围,将到了前方,张珍便问道:“凌大哥,你怎么也进来了?可是找我的?”

    凌绝道:“你既然见过了人,就该早些出去才是,白叫人牵心……”

    张珍道:“果然是来找我的!有何可担心的呢,我跟妹妹在一块儿。”说着就看着应怀真笑,不料应怀真却白了他一眼,张珍见状,就讪讪地不笑了。

    此刻凌绝说着便站住脚,回头又对应怀真道:“我便带张珍出去了,姑娘自回老太君那边罢,方才我依稀看见二奶奶在找人,多半是寻你。”

    应怀真只得低头说道:“多谢。”

    张珍颇为不舍,看着她,小声说道:“妹妹,那我出去了……”

    当着凌绝的面儿,应怀真只好把他往身旁拉了拉,低声叮嘱说:“大元宝你记着,今儿的事谁也不能说……尤其……他也不行。”说着,就向凌绝那边使了个眼色,却见凌绝正负手看向别处,并未留意他们似的。

    张珍十分听话,就点了点头,握拳道:“我保证一个字儿也不提的!”

    应怀真这才又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去罢。”

    当下凌绝便领着张珍出门而去,应怀真自回了女眷们歇息的楼内,果然李贤淑正寻她呢,一见她回来,忙道:“又跑到哪里去了?你身子刚好,别四处乱窜……怎么丫头子也不带一个的?”

    应怀真就扯谎道:“我只是又去拜了拜,心想着清静许个愿才灵验,因此就没叫人跟着。”

    李贤淑听了,却赞说:“这样倒是好,菩萨们见你有心,自然庇佑着呢。”于是并不理论,只把她又领进去了。

    应怀真心中自忖:老太君等对肃王妃的忽然来到必然是心中有数,只是此事非同一般,未确实之前,自然是不能说罢了。

    然而肃王妃来了这一遭儿,倒是趁机促成了另一桩姻缘。

    只因先前李贤淑把黄四打了出去,如意自然仍是留在二房里了,然而如意的年纪毕竟大了,李贤淑极想给她寻一个好的嫁了,也有个着落。

    不料因为她才得罪了应夫人,一时之间倒也不好下手。然而自打肃王妃来看过了应怀真,李贤淑细细地度量老太君跟应夫人的种种反应,便察觉了众人比先前对她们母女更是不同了。

    李贤淑虽仍不甚明白肃王妃因何而来,但却即刻领悟这是一个大好机会,因此打醮过后回了府内不久,李贤淑便同老太君提出来,要把如意许配给进宝儿。

    李贤淑就说:“进宝原本也是府内的,跟着我们去了泰州几年,人是极可靠能干的,如意配了他也不委屈,何况如意再磋磨下去,就成了老姑娘了,倒是耽搁了一个好丫头的姻缘,因此我便想着把他们两个凑成一对儿,老太太您看呢?”

    老太君听了,竟微微点头,道:“既然是你看中的人,又觉着他们合适,就成全他们就是了,何必再来跟我说呢?我年纪大了,下面的事儿管不过来,也不想理会……大可不必再来说,你只回头再跟你婆婆说一声儿,她若答应,那就没事儿了。”

    李贤淑便应承了,又去见应夫人,说了一遍,应夫人不咸不淡便道:“你是个最会打算的,既如此,那就随你的意思便是了。横竖都是你身边儿的人,毕竟知根知底,不似别的。”

    话中虽有些刺儿,可毕竟事情顺利,李贤淑心中喜欢,就也向着应夫人道谢,想到先前曾得罪不小,便想趁机再说几句,彼此缓和缓和,然而见应夫人脸色淡淡地……于是到口的话又咽回去,只后退转身便出来了。

    因此如意的亲事便如此定了,如意知道了,心中感激且又欢喜,连吉祥及素来跟她相好儿的都喜欢不已,都知道进宝儿是一向跟着二爷二奶奶的,人品踏实可靠,生得又体面,虽然算不上英俊,但素来一派精神儿的,办事且利落,已经是小厮里拔尖儿的了,最主要是人好,并没那些吃喝嫖赌的恶习。

    立刻择了个日子,给两人成了亲,进宝进来给李贤淑磕了个头,把如意领了出去,自此两人算是成了家,然而因如意能干又是心腹,因此纵然嫁了,也仍留在二房里当差,做个辅佐李贤淑的管家娘子。

    这边儿里喜喜欢欢,那边儿却又有人并不高兴,原来自李贤淑定了如意的事儿不久,应夫人就把房内的一个丫鬟赏给了应竹韵为妾。

    应竹韵得了美妾,心中欢悦,先前应竹韵屋里除了许源,原还有个妾,只因许源厉害,应竹韵又有些“喜新厌旧”的毛病,故而竟然不能尽兴……然而他素来在外头应酬走动,自然也在外头胡天胡地罢了,如今见应夫人开恩,许源纵然有嫉妒不忿之心,碍于应夫人面上却仍是不敢如何,那丫鬟偏也是美貌标致的,因此他竟十分喜爱,几日里便只跟那妾胡搅。

    许源看在眼里,又是气苦,又是暗恼。却也知道这是应夫人给的下马威。

    自从应怀真被燕窝毒倒那一件事后,许源见识了李贤淑的厉害,也知道她们母女是不好欺负的,更加上应竹韵也训斥了她一顿,因此她竟不敢再明白着拿捏小觑,就算是知道应夫人不待见她们,也不敢十分跟着作祟。

    更加上近来这些日子,李贤淑越发变本加厉似的跟应夫人对着干,只差把应夫人气死,可偏偏应怀真背靠平靖夫人,连老太君都开始心肝肉儿地疼爱,应夫人也着实不敢对李贤淑如何。

    这也罢了,偏偏天成观中连肃王妃也来探望,真真儿是无上的恩宠了,应夫人越发无计可施,不敢造次,甚至也答应了李贤淑给如意定下的亲事。

    但应夫人拿捏不了李贤淑,又知道应竹韵向来照顾李贤淑母女,上次李家官司的事儿就是应竹韵出面摆平的……应夫人又见许源素来跟李贤淑仿佛和睦,不免就迁怒了许源,怀着个“我有眼中钉,你须也不好过”的心思。

    偏应竹韵喜这妾是新得的,兴头之上,怎么也爱不够,一时竟把许源抛在脑后,每日只跟小妾胡调。

    许源面上自然是不敢说什么,然而那小妾留芳因跟应竹韵几日情热,却未免得了意,时常摆出二房奶奶的架子来,许源有心整治,不料留芳也是个有些口齿的,又是府里长的,明白许源口蜜腹剑的为人,因此两三次交锋,留芳处处留心,每每机锋应对,许源竟全没讨得了好。

    数日下来,许源只觉得胸口发闷,竟是被气病了,因此暂时不管事,家中事务,只叫李贤淑打理。

    李贤淑早也知道此事,心中也略明白,便来探望了两次,劝许源想开保重而已。

    屋内无人,许源便叹了口气,道:“你也见着我的情形了,我如今的情形,就是你的以后……其实哥哥去了南边儿,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倘若此刻在家里头,你当你那边儿会安静无事的?”

    李贤淑听了这句,也自心惊。

    许源又是一声冷笑,道:“我说这话,你别不爱听,你只想想看就是了,我生了应翠应玉两个丫头,你只有怀真一个……应佩虽跟你好,到底并不是亲生的……倘若将来哥哥真的也像是我们这位一样,再另添上个一子半女的……将来如何,还未可知呢。”

    李贤淑未尝没想过这些的,便道:“二郎为人不是那些贪爱风流的……”

    许源说道:“你也不用总一味地信着男人……该要为自己打算打算才好,这些日子来,那边儿……”说着指了指小妾留芳的旁屋方向,道:“那娼/妇,暗中说要给三爷生个儿子呢……”

    说到这里,只觉得胸口一阵郁痛,道:“三爷虽然素来不言语,可我也知道他心里也是嫌我太刚硬了,故而跟她好的如蜜里调油,若真的又得了个儿子,哪里还能有我容身的地方……”

    李贤淑听到这里,不免啐道:“呸!你也知道你素来刚强,怎么这会子竟说这些丧气的话?纵然真的老天不长眼给她个儿子,她也没有那个当正房奶奶的梦!这会儿你倒是自苦起来,岂不是灭自己志气长他人威风?只把自个儿好生养起来,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撕一双!”

    许源听了,心中才有几分感激,便红了眼圈儿,道:“好嫂子,难为你还为我说句话……想当初哥哥在家的时候,我隐约听老太君跟太太说过……说你为人有些霸道,不许哥哥去那死鬼杨姨娘的房中……没想到这会子杨姨娘没了,可以后难保没有张姨娘王姨娘的,唉,总之……你可防着些罢了。”

    许源说到最后,便放低了声音,生怕人听见似的。

    李贤淑心中一沉,便点头道:“你放心罢了,你说的话我都记着……且好好地将养身子,再做打算。”

    许源点了点头,忽然倒竖柳眉,握紧了拳,咬牙切齿道:“我必不叫她好过!”

    李贤淑又劝了许源一会儿,又同她把家里的各色事务略说了会儿,许源只说叫她放手去料理就是了,李贤淑见她累了,便叫她歇息,自己出了房来。

    李贤淑才出了门,就见留芳自侧房出来,见了她,便行了个礼,笑吟吟道:“二奶奶有礼了。”

    李贤淑点了点头,道:“你也大好呢。”

    留芳走上前来,道:“二奶奶有心了,来探望我们奶奶,这些日子我却也忧心着,总想找个人来开解开解奶奶才是,若自己去说……又怕我们奶奶多心,骂我假惺惺的呢。天知道我心里委屈的什么似的,只因我一来,我们奶奶就病了,三爷也怪着我呢,我倒是有心端盆打水的伺候,只怕又做的不好……”

    李贤淑见她果然会说话,真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心中想许源素来厉害,没想到竟遇上对头了,只以许源的为人,只怕不会这样就罢休……这两人之间必然还有好戏呢。

    李贤淑便笑笑道:“三奶奶只是前阵子管家太操劳了,才累的病了,如今且让她歇息会子,不几日自然就好了,她又是个最伶俐的人,你的心意她必然都已经知道了,你也不用想别的,好好地伺候三爷就是了。”说着,抬手在留芳手上轻轻一按,点头一笑,道:“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李贤淑又去上房问了会儿账,看看晌午,便带着丫鬟回了东院,才进门就见小丫头秀儿在门口打盹儿,李贤淑便看着笑道:“好丫头,你娘在外头忙东忙西,腿儿都跑细了,你却在这儿偷懒晒日头儿呢。”

    本想踢醒秀儿,见她懒洋洋闭着眼的模样,倒也可怜,李贤淑便只一笑,且饶了她,自己进屋去了。

    李贤淑进了屋内,外间静悄悄地并没有人,心中便想道:“丫头们都跑到哪里去了?”却也不理,只想着去看看应怀真,不料才走到门口,隐隐就听到屋里有男人的说话声音。

    李贤淑听了,心中一惊,本以为是应佩或者张珍等相识的小子,不料住脚仔细听了听,却都不是!

    李贤淑暗中心惊,只听里头的人说道:“你不用总是跟我客套,岂不知我心里并不想要你这样待我的?”

    李贤淑猛然听了这句,只觉得这口吻里依稀有些缠绵温柔之意,正在怔忪,却听应怀真的声音道:“不然又怎么样?好歹我先做好了这个香袋儿,也算是我一片心意……”

    那人复轻声又道:“怀真,你竟觉着我……”

    李贤淑呆立门口,一时之间惊心动魄,忙先看看周围并没有人,才抬手捂着胸口,生生地咽了口气。

    此刻李贤淑也听出来了,里头这说话的人,竟然正是郭建仪,李贤淑口干舌燥,一颗心乱跳,伸手抓向帘子,便要一掀进门。

    作者有话要说:  我要作诗一首:地雷与手榴弹齐飞,浅水炸弹与花花一色~(自我点赞)

    不由又想吐槽jj的霸王票,做啥不想个更好点的名称呢,搞得这样威武做咩,谢谢小伙伴们,其实你们在订阅已经很感激了,么么哒~(づ ̄3 ̄)づ╭❤~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3:43:5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3:42:1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3:33:1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3:28:4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5 13:22:50

    17679640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5 08:36:35

    墨儇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5-12-15 01:45:21

    雨竹61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22:51:01

    陶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20:41:5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20:36:10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20:36:03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4 20:21:58

    慕诗客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9:50:38

    这是一更,今天二更君还会闪亮登场哒~(此处应有掌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8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