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8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应怀真跟应玉两个心怀鬼胎,便随丫鬟转到前面,远远地就见许多人肃然站着,除了应夫人许源等内宅之人,连陪着来的应竹韵跟春晖等也恭敬地立在门口上伺候,从里到外,一片鸦雀无声。

    见两人来了,众人都抬眼看来,春晖便向着她们吐舌,应玉便一努嘴,对着扮了个鬼脸。

    应怀真匆匆看了一眼,见应佩眼中带着忧色,张珍却满眼喜悦,张珍旁边却站着凌绝,仍然冷冷静静的模样,只是双眸中依稀有些讶异罢了。

    应怀真扫了过去,只冲着应佩跟张珍微微一笑,悄无声息点了点头,而后便略垂了头,继续往前去了。

    门口伺候的众人见了应怀真两人来了,大喜,纷纷传报。

    跟随肃王妃而来的一干宫人内监也分列两边儿,却都是低头垂眼,十分规矩。

    此刻因找不到应怀真,肃王府跟老太君寒暄几句后,老太君就叫李贤淑上前回话,道:“这是怀真的母亲……才上京不几年的。”

    肃王妃看了几眼,只微微点了点头,道:“好。”

    老太君便问李贤淑道:“一错眼的功夫,竟是到哪里去了?该不会是她才病好,车马劳顿的又觉着不舒服了罢?”

    李贤淑心中正也着急,听老太君如此说,情知是提点自己,便道:“回老太君,我本来念着她才病好,想让她在家里多歇息休养,但是这孩子说老太君都来了,她定也要跟着来祈福沾光呢,我即刻叫人去香房里看一看,许是因累了,又不好惊动了老太太惹人忧心,故而就自己偷偷地去歇息呢?”

    老太君听了,连连点头,道:“我原本就说这个孩子太懂事了,果然懂事又孝顺。”

    正说到这里,外头喜气洋洋地说道:“怀真小姐到了。”

    应老太君忙叫赶紧进来,应玉也想进来看个热闹,被许源一把拽住,拉到旁边去,低声训说:“方才就不见了你的身影,知道你又拉着你妹妹去乱窜了!你真是不气死我不罢休呢!”

    应玉道:“天大冤枉,我只是想拉她去逛逛,谁能想到肃王妃怎么来了,竟还要见怀真妹妹呢?这又是什么道理!”

    许源伸手便想拧她的嘴,又怕她叫嚷出来反而不好,就恨恨地忍住了,说道:“小祖宗!今儿肃王妃本是往香积寺请佛烧香的……顺路回来听闻咱们家在这儿,就来看看了……”

    应玉点头道:“原来如此,可又跟怀真有何关系?”

    许源气得无话,道:“我没福气进去听着,你倒是进去问问就知道了?”

    应玉嘿嘿一笑,道:“罢了,等会儿我自己再问怀真自然就知道了,何必又费事呢。”

    许源被她气得发昏,抬手扶了扶额头,觉着自己竟生了个冤家对头出来,叹了两声,只好暂时压下。

    且说应怀真入内,早有侍女放了锦垫,应怀真徐徐跪地见礼。

    肃王妃见了她,才露出一点儿温和气象,道:“起来说话罢了。”侍女便上前,将应怀真扶了起来。

    肃王妃又道:“不必拘束,你抬起头来我且看看。”

    应怀真缓缓抬头,目光同肃王妃对了一对,却见肃王妃生得十分富态威严,打扮的且华贵非常,自有一番皇家气象,看了一眼,就又垂下眼皮儿去了。

    肃王妃将应怀真打量了一遍,点头赞道:“果然是个灵透孩子。”

    应老太君笑道:“先前还好,只是病了这段日子,又瘦了许多,以后少不得好生补养补养。”

    肃王妃又道:“你且过来我仔细看看。”

    应怀真见肃王妃如此亲近,心中只觉不妙,却也无法,应了声后,便挪步上前。

    肃王妃伸出手来,握住她的手,只觉得小手柔若无骨,滑嫩温软,十指纤纤,如玉造就。又仔细打量她的脸容,见她眉若远山,目如秋水,唇似樱桃,长睫轻垂,浑身娇袅依依,又有幽香淡淡,格外惹人怜爱。

    肃王妃边看边微微颔首,看了半晌,才将应怀真的手放开。

    肃王妃便又问应怀真今年几岁,什么时候上京的,住的可还好,应怀真一一回答。顷刻,肃王妃又同老太君略微寒暄了几句,便道了相扰,终于起驾去了。

    一直恭送了王妃离开,满府的人才又松了口气,应玉已经迫不及待拉住应怀真,就问她肃王妃找她是为了什么,应怀真也自莫名其妙,就摇头说不知。

    许源在旁看了,生怕应玉又拉着应怀真去胡闹,便来揪了她去。

    应玉却忽然记起一件事来,忙求许源再说一句话,许源啼笑皆非,便松开她,应玉跑过来,凑在应怀真耳畔说了几句话,末了又说:“我打包票,你见了必然喜欢的什么似的……一定要看,切记切记!”

    许源笑骂道:“小兔崽子,你反了天了,又在你娘跟前弄鬼!”果然扯了去了,把应玉扔给应翠,就叫应翠好生看着妹妹,不许她再乱跑。

    此刻老太君拜过了神,便上楼歇息去了,特意把应怀真叫去,又问了几句话,才放她出来。

    而应玉被应翠拘着,如上了紧箍咒的孙猴子,抓耳挠腮,却不得动弹,只冲着应怀真使眼色,想叫她救自己出去。

    应怀真因想着应翠仿佛对她有些成见,若此刻再去叫应玉,在应翠看来,岂不是把她妹妹带坏了?因此应怀真只含笑不理。

    应玉见状,无可奈何,只抽空催着说道:“你倒是去呀!若是不看,后悔死你罢了!”

    应翠气得道:“你再闹我告诉娘,把你绑回家去!”

    应玉便扁着嘴,只是眼睛仍瞪应怀真。

    应怀真见她如此聒噪顽皮,无法,就起身出外,才在那台阶上站住了,就见有人在旁边的墙角处,探头探脑地,见了她,便悄声叫道:“怀真!”

    应怀真见是张珍,心中喜悦,忙叫小丫鬟不许跟着,自己跑了过去,问道:“大元宝,你怎么进来了呢?”

    张珍道:“我方才听说肃王妃找你,可是有事?我心里惦念,就求了进宝哥哥,春晖哥哥又赶着说情,才放我进来了。”

    应怀真听了,又是感激,又是笑说:“并没什么事儿,只不知道怎么忽然想见我……也没说什么话,就走了。”

    张珍道:“没事儿我就放心了,佩大哥也担心着呢!我回去跟他们说一声儿去……”

    张珍说完,转身要走,应怀真因见他来了,又想起应玉的话,便道:“大元宝,你且别走。”

    张珍不知所以,应怀真见左右无人,便拉着他顺着那墙角慢慢地往后溜去,张珍虽不知她要做什么,但见她有些小心翼翼的模样,心中反而高兴起来,隐约觉着两人此刻竟有些小时候在泰州玩闹的光景,因此就也咧着嘴儿笑着,却又怕自己太高兴了会冒出声响,于是又捂着嘴,蹑手蹑脚跟着应怀真往前。

    绕过这重院落,就到了东岳大帝的院子,只见满园的古木参天,张珍叹了几声,道:“该叫佩大哥凌大哥他们一块儿进来看看。”

    应怀真听他忽然提起凌绝,不免道:“什么凌大哥,你跟他很好么?”

    不料张珍听说,即刻眉飞色舞道:“自然是极好的!凌大哥待我也很好呢……”

    应怀真听了这些,一时皱眉咂嘴,暗做鬼脸,又道:“你这人只是心实又傻,哪里知道人对你好不好呢?万一被人卖了,只怕也是给人乖乖数钱的。”

    张珍却笑道:“别人或许如此,凌大哥却不会。”

    应怀真不由地又翻了个白眼儿,冷冷一哼,不理会张珍,拔腿往应玉先前在的院子跑去,张珍见她跑了,忙跟着追上,道:“妹妹等等我!”

    应怀真一口气儿跑到那院子里,才进院门,猛然间就震住了,整个人站在原地,呆呆地几乎无法言语。

    这一刻才明白应玉所说的“若是不见必然后悔死”竟是什么意思。

    原来在她跟前的,竟是一棵似有数百年树龄的红花檵木,偌大的一丛树,张开来如一朵巨大的伞,此刻正是花期,红色的花儿密密匝匝,美的叫人无法呼吸。

    整个院子之中除了这一株红花檵木,再无别的树木,但只是一棵树,偏胜过那千万的闲花野草,也几乎占了大半个院子。

    应怀真满心震撼敬仰,抬头痴痴看着,竟挪不开眼睛。

    张珍正从身后赶上来,见她呆站,不知如何,猛然也看见这一棵古树,顿时“哇”了一声,叹道:“这、这是什么!”

    应怀真咽了口唾沫,才想起来,便喃喃道:“这是红花檵木……我头一次见到这样大的……”

    红花檵木原本并不难得,难得的是这棵树至少也有三百年的树龄,才能长得如此威武光耀。

    张珍已经迫不及待跑上跟前去,围着那树转了几圈,只见那树身极粗,若是他这样的孩子,也得三四个才能抱得过来,瞬间更是惊叹,又回头叫应怀真道:“妹妹快来,你摸摸看……这棵树一定很大年纪了。”

    应怀真也走了过来,站在树底下仰头看去,所见的只有头顶上的红花闪烁,风微微吹来,满树红花轻轻摇曳,曼妙绝伦,一瞬之间,如置身仙境。

    张珍仰着头只是乱转,边看边赞道:“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树,妹妹你就是来看这个的?”

    应怀真见他转的有趣,就也仰着头乱瞧,一边说道:“是应玉提醒我叫我来看,我起初只是不信,以为她胡闹诳我呢,没想到这次她竟是做了好事。”

    张珍转了会儿,便不再看树,反看向应怀真,却见她满面带笑,微微仰着头看花儿,然而那花儿虽美,在她面前,却是颜色全无似的,一时之间,张珍便只看着应怀真,竟把那花儿反而忘了。

    应怀真转了几圈儿,不免略觉头晕,便站住脚晃了晃,张珍忙过来扶住她道:“可是头晕了么,虽然好看,也不能总盯着呢。”

    应怀真嘻嘻笑了笑,道:“这会子自然要多看看,等待会儿回了府里,要看的话还不知是什么时候儿呢,何况又正赶上她开花儿,何其有缘呢?”

    说着,只觉心花亦是怒放,便张开手臂,原地转了两圈儿,笑道:“我今儿真真儿高兴,能看见这样开花的红花檵木,就什么都足了。”说着便长长地吁了口气,也笑出声儿来。

    张珍见她开怀,又听到笑如银铃,自也欢喜不已,便也张开手臂,叹说:“今儿我也是足了,能看到……”说到这里,就回头看了应怀真一眼,道:“能看到妹妹这样高兴,我也没什么别的想儿了。”

    应怀真听了,抬手打了他一下道:“又瞎说呢!”

    张珍哈哈笑道:“并不是瞎说,我说的是真心话……自妹妹入京,也没有人跟我玩儿了,心里难过的很,有时候我便去县衙,东走西看,看来看去,就好像妹妹仍在那里一样……”

    应怀真望着他毫无心机地笑,忽然感动至极,眼睛微微湿润,只觉得如在泰州两小无猜时候的情形一般。

    张珍又问:“我们分开这样久,妹妹可也想着我?”

    应怀真自然也是时常挂念,便咬了咬唇,道:“大元宝,你来京我自然高兴,我只是怕……”

    张珍道:“你怕什么,只要跟你在一块儿,我便什么都不怕。”

    应怀真听了这一句话,又是想哭,又是想笑,忙抹去心底那忧虑之意,只笑道:“你再说这话,我就哭了,总招惹我……看我不掐你呢!”说着便伸出手来,在他胳膊上掐了一下。

    张珍只觉得手臂上被她捏了一把,却并不疼,只道:“你掐的却似挠痒痒,让我来挠你试试。”说着便张开双手,作势欲追。

    应怀真尖叫一声,转身便跑开。

    张珍哈哈笑道:“是吓唬你的,怎么胆子这样小了?先前你若听了这话,反凶的要抓挠我呢!”

    应怀真跑到树的另一边儿去,心里喜忧参半,见地上落了许多红花,便怔怔地蹲下身去要捡,才一低头,忽然之间又有一朵花儿飘然落下,擦过她的流海儿坠在地上。

    应怀真定定地看着那花儿从眼前悠悠然飘下,若有所觉,慢慢地抬起头来往上看去,一看之下,忽然站起身来,愣住当场。

    红花檵木的树枝如伞骨一样四处纵横撑开,中间一根树枝上,有一道影子斜斜躺着,枕着手臂似乎在睡,此刻微微转头,目光相对,他微微一笑,道:“不妙,竟被发现了……”

    漫天的红花之中,这人身形一动,已经从树上跃了下来。

    应怀真踉跄后退一步,正好张珍赶了过来,忙把她抱住,才唤了声“妹妹”,猛然见那人就在眼前。

    张珍一惊之下,急忙上前一步,把应怀真挡在身后,道:“你是谁?怎么在这儿……想、想干什么呢?”

    那人笑了笑,道:“咦,年纪不大,就想当护花使者了?唉,只可恨……这样好的两小无猜,本王偏来棒打鸳鸯了……”

    苦恼似得摇摇头,偏仍是笑,歪头看向张珍身后道:“小怀真,你可别恼恨我呢?”

    原来这忽然从树上飞身而下之人,竟然正是熙王赵永慕。应怀真站在张珍身后,飞快地定了定神,闻言便从后面拉拉张珍的衣襟,示意他不要做声。

    应怀真深吸一口气,便从张珍身后走了出来,对张珍道:“哥哥快别冒失,这位是熙王殿下。”说着敛手屈膝,便行礼道:“见过熙王殿下。”

    张珍听了,目瞪口呆,他虽来京有段日子了,可是却从没见过什么王爷,自然是不认得熙王了,见应怀真提醒,才忙也跪地行礼,道:“拜、拜见王爷……”

    熙王笑道:“不知者不怪,快些起来罢了,若是叫你跪着,怀真丫头才是真正要恼恨我了。”

    应怀真低着头道:“王爷说笑了。”又见张珍仍是迟疑着不敢起身,便轻声道:“哥哥,王爷说了不怪罪了,王爷一言九鼎,你快起来吧。”

    张珍听了她的话,也才站起来,熙王挑了挑眉,凝视着应怀真,便道:“小怀真,你对这傻小子可是好得很呢。”

    应怀真咳嗽了声,不知该怎么应答,只好又道:“王爷说笑了。”

    熙王哼了声,道:“怪哉,怎么方才你那样无拘无束的,什么也能说,什么也能笑,一见了本王,就只一句‘王爷说笑了’?”

    说到最后那句,便故意装着应怀真说话的声音来学。

    张珍从未见过熙王,自不知这位王爷的性情,如今听他学应怀真的声调,愕然之余,忍不住“噗”地笑了声。

    应怀真满脸发红,还想再说一声“王爷说笑了”,便又忍住,只低着头说道:“我们先前不知王爷在此,多有打扰……承蒙王爷不怪罪,我们便告退了……”说着拉住张珍的手,便要走。

    熙王见她看也不看自己一眼,倒是一副牢牢护着张珍的模样,便道:“等会儿,本王没说让你们走,怎么擅自就要走?”

    应怀真心中一震,只得住脚,心中猜不透熙王心中到底打什么主意。

    熙王走到她身旁,微微歪头看了她一会儿,便说道:“方才可见过肃王妃了?”

    应怀真更是惊诧,不由抬头看向熙王,却正对上他极亮的双眼,只好又垂下眼皮儿,道:“王爷怎么知道?”

    熙王笑道:“可知道我这位嫂子无端端要见你,是为了什么?”

    应怀真正也不知为何,便看向熙王,问道:“王爷可知道?”

    熙王见她果然好奇,便笑道:“本王自然是知道的,不过,倘若想要我告诉你,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应怀真因知道熙王不是好相与的,又哪里敢跟他谈什么条件,立即便说:“那还是不劳烦王爷了……王爷若没别的事儿,我们就退下了。”

    熙王见她想也不想就果断拒绝,便咳嗽了声,道:“你这丫头,怎么竟一点儿也不好玩儿呢?你好歹问问我是什么条件?横竖我要告诉你的……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呢?你若就这么走了,一定会后悔。”

    应怀真听了这两句,心里倒是有些七上八下。看看熙王,却见对方是一脸地笑,笑里透着引诱之意,只差在额上写满“快些求我”四个字了。

    张珍不知如何,偷偷地拉拉应怀真的手,应怀真怕他担忧,就也捏了一下他,熙王眼角余光一扫,便哼道:“既然你们不想知道,本王自去睡了。”

    应怀真见他欲走,忙叫道:“王爷想要我答应什么条件?”

    熙王正作势走开一步,闻言便才笑微微地回过身来,道:“很简单,我要香。”

    应怀真跟张珍都是一怔,应怀真疑惑问道:“香?我并不懂……”

    熙王饶有兴趣地望着她,道:“先前你不是给了唐侍郎一个香囊荷包的?我便也要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

    应怀真一听,不知熙王从何处知道了她曾送给小唐香囊,然而以小唐的性情,仿佛也不会是特意拿出来向人炫耀的,于是便一脸疑惑。

    熙王道:“怎么样?可以么?”

    应怀真想了会儿,慢慢地摇了摇头。

    熙王大为意外,问道:“为何不成?”

    应怀真道:“并不是故意推脱,只因救我的先生说过,我不适合做那香,先前给唐叔叔做的那个,差点儿就因此死了,所以以后不会再做那香了。”

    熙王听了,满脸遗憾,道:“竟然是这样?果然不能做了?”

    应怀真点了点头,道:“若是寻常的香袋儿,倒是使得的。”

    熙王叹了口气,说道:“寻常的?可我想要的是他那个一样儿的……”

    应怀真忍不住说道:“殿下,给唐叔叔的那个香饼,别人都说了并没有香气的,只是寻常,你为何非要那个呢?”

    熙王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好啊,若是别的香,也能叫珍禽园中的仙鹤围着我起舞,那么也使得。”

    应怀真听了这话,越发不解。熙王却也知道她不明白,便负着手,道:“我大方同你们说了,然而你们听了,可不要随意告诉别人去呢?更不能提是我说的。”应怀真跟张珍便齐齐点头。

    原来前日,皇帝领着太子、肃王熙王,以及几位大臣往皇宫的珍禽园中闲游,不料将走到鹤馆之时,就见几只原本正呆站原地的仙鹤叫了几声,有的竟往这里跑了过来。

    众人不明所以,忙护着皇帝后退,小唐自也挡在皇帝身前,然而那些仙鹤见了他,便拍着翅膀,一边发出清啸,一边如欢悦般轻轻起舞。

    皇帝便命众人退下,只剩小唐跟熙王两人站在原地,却见那七八只的仙鹤并不理会熙王,只是围绕在小唐周围,时而跳跃,时而飞翔,有的便凑上前来,用嘴或者长颈蹭着小唐的衣裳,竟是仙禽翩然起舞之态!

    众人见了这情形,都是呆了,这些仙鹤养在珍禽园多年,从不曾如此欢悦,此刻灵鹤美人,交相辉映,这场景似天人合一一般,又是绝美,又是撼人,但却无人能知道究竟为何。

    那些臣子们便只用“鸟兽翔舞,箫韶九成”,乃是天下祥瑞来解释,倒是让皇帝龙颜大悦。

    后来肃王回了王府,无意说起这件奇事,竹先生听了,失口说了一句:“有何难解,身佩奇香,纵然瑞兽也能招来,何况仙鹤灵禽呢。”

    肃王闻言惊动,忙又请教。

    竹先生却三缄其口,竟起身离开,负手而去,只念了一首诗,道:“长鸣似与高人语,屡舞谁于醉客求。试将衣袖闲招引,转尽花阴意未休。”

    后来肃王府有位长随无意中说了出去,众人均都听说,却自不明白其中意思,但熙王同小唐交好,便百般地缠磨,终究给他探听出小唐那日身上曾带着一个香袋儿,乃是应怀真所赠。

    应怀真听完熙王所说,心中也是惊讶,便说道:“那香只是我误打误撞制成的,并没有那样的效用,想必仙鹤起舞也只是巧合罢了。”

    熙王闻言,笑说:“你这话跟他说的一样。”

    应怀真问道:“‘他’是谁?”

    熙王道:“自然是你唐叔叔……只不过我倒是觉着他口是心非,只怕是担心我来跟你要罢了!”

    应怀真才又低头道:“怕要让王爷失望了,要也是没有了。”

    熙王哼了声,道:“一个样儿的吝啬。那你不想知道肃王妃找你是为何了?”

    应怀真轻声道:“王爷若愿说,我自然多谢……王爷不想说,也罢了,我们也逼迫不得。”

    熙王瞅了她一会儿,叹道:“连这气死人的模样都也是如出一辙,怪不得你们两个性情相投。”

    应怀真侧目看他,熙王却又笑起来,道:“既然这样,我不必非得要跟他一样的,你只答应我,须得也给我一个好的,也要极难得的,这个不是难为你了罢?”

    应怀真淡淡地说道:“这个自然使得,然而让仙鹤起舞是不能够的。”

    熙王指了她一会儿,终于道:“罢了罢了……你们都看我好欺负而已,我的命真真儿是苦。”

    应怀真听他声音里颇有些自怨自艾,才忍不住抿嘴笑了起来。

    张珍在旁边听得懵懵懂懂,满心紧张,此刻见应怀真笑了,才也跟着笑了起来。

    熙王却咳嗽了声,对张珍道:“傻小子,你且去那边站站,我要说的话你不能听。”

    张珍虽害怕他,听了这话,却仍是看应怀真的意思,见应怀真一点头,他才退后了几步,却并不走远,仍是看着两人。

    熙王见状,才压低了声音,对应怀真道:“怀真丫头,你可听好了,肃王妃来见你,是因为她想给世子选妃了。”

    应怀真听了这句,心中一沉。先前因见了肃王妃那般做派,她心中隐隐就有个不妙的想法,只不敢深思,就只当不知道的,如今听熙王说了出来,便一言不发地紧皱了眉。

    熙王仔细看着她的表情,见状便道:“如何?你瞧起来不高兴呢?”

    应怀真不言语,然而她何止是不高兴而已,——前世肃王是以谋反论处,比应家还倒的早几年,如果她真的入了肃王府,那岂不是跟自个儿进了鬼门关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才复制好就又多了一只炮(惊)么么哒小伙伴们,muaaa~~(づ ̄3 ̄)づ╭❤~

    发微寒扔了一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5-12-14 19:27:35

    kikiathena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4 19:11:45

    珠珠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7:52:14

    蔻蔻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7:41:14

    陶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7:15:3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6:30:09

    我是不算太迟的萌萌哒二更君~~

    熙王:看我出色(sei)的身手~

    萌真:是呢,跟个鬼一样出现了……☜此为内心吐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8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