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81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此事过后,应老太君特意把李贤淑叫了去,训斥了一顿,无非是说她自以为是,独断专行,不听应夫人的话,闹得浑然不像个样子等等。

    李贤淑听了许久,却不似昔日一样沉默无言,听老太君说完了,便笑着道:“老太君说的是,只是我也不是有心的,只怕夫人也是被那起子小人蒙蔽了,误会了我的心。”

    应老太君道:“你这又是何意?又被谁蒙蔽了什么?”

    李贤淑叹了口气,道:“老太君只管叫个丫头上来问问,且打听一下那黄四是个什么人品就知道了,前年已经害死了一个丫头,如今又来祸害人,我思忖着老太太是慈悲良善的心肠,夫人也时常念佛,怎么会再把一个好好地孩子往火坑里推呢?必然是夫人不知道那黄四的底细,那是个吃喝嫖赌样样精通的货色!他先前的老婆就是受不了才跑了的,老太太若不信……安品姐姐大概也有些耳闻的?”

    李贤淑说着,就看向老太君身边的安品,安品是老太君身边第一个得力的人,此刻见问了她,微微有些诧异。

    老太君闻言,就也问:“安品,你又知道?”

    安品不免笑着应说:“我也是略有些耳闻的,那个人的确不是个好的,丫头们都嫌弃着呢……老太太也知道,咱们家的丫头们,都是跟别家不同的,就比那些小门小户家的小姐都尊贵几分呢,再叫她们跟那样一个龌龊不堪的人,她们心里自然是过不去的。”

    李贤淑听了,正中下怀,便又道:“只因为他家里最会说话糊弄主子,因此太太们竟也不知道呢。底下的人都有些怕,自然也就不敢跟主子们弄舌。”

    应老太君听了两人所说,才略点了点头,道:“大概太太跟我一样,都是被蒙蔽了,早知道有这样不好的人,何必白送丫头去糟蹋呢,打一顿撵出去倒也罢了,留在府中,给人知道是咱们府里的人,也是面上无光。”

    说到这里,便对李贤淑挥挥手道:“此事便罢了,你回去吧……只记得去跟你婆婆说一声儿,别叫她恼火了,不然,她还以为你是故意不听她话的呢。”

    李贤淑笑吟吟地行了礼,说道:“是,老太太纵然不说,我也是要向夫人请罪的呢。”说完,就笑着向安品一点头,退后几步,转身去了。

    李贤淑出了门,就去应夫人房中,里头丫鬟一报二奶奶来了,只听隔着窗扇,应夫人的声音哼道:“叫她回去,不见她的面儿,我尚且能多活两年呢。”

    李贤淑听了,也不恼,微微一笑,仍和颜悦色对丫鬟说道:“太太仍恼着我呢,我也不敢再惹着生气了,就改日再来请罪。”

    那丫鬟便道:“二奶奶慢走。”李贤淑便顺势就离开了,连应夫人的房也没进一步。

    应怀真听了后,便吧自己先前做了一半儿的一个香袋儿绣好,又调了些香料放置妥当,便叫李贤淑送给安品。

    李贤淑也正有此意,就也加了些女孩儿们素来喜欢的东西,找了个机会,就给安品送去,相谢她那日说话的情分。

    安品见她如此,不免笑道:“二奶奶何必呢?你也知道我素日在老太君跟前,也不是爱多嘴说话的,只是这件事儿实在瞧不过眼了,我虽然跟着老太太,有些体面,但也毕竟是个丫头……一个两个都往火坑里推,我看着也是物伤其类,未免心惊的……”

    说着,看了眼李贤淑送来的几样东西,便拿了那个香袋儿起来,闻了闻,便笑说:“只是还得多谢二奶奶一片心意,然而这些东西我都有,用不着,索性拿回去……这个香袋儿味儿却极好,我便留下了。”

    李贤淑笑道:“你纵然不要,就分给你底下的小丫头们便是了!哪里有拿回去的道理……这个香袋儿原本是怀真自个儿做的,难得你不嫌粗陋。”

    安品听了,又惊又喜,道:“竟是姑娘自己做的?不是病才好的?竟还惦记着我,又是这样的手工,真真难得……我倒是不敢要了。”

    李贤淑笑说:“她还怕你嫌不好不要呢,若知道你喜欢,她自然也高兴,只管留着!”安品闻言,才含笑也收下了。

    又过了十几天,应怀真已经大好,这半个月来,只有张烨还每日过来,督促应怀真吃药,又同她探讨些制香的法儿之类。

    先前竹先生因答应了给她那些制香的孤本书籍来看,此后果然也叫张烨带了两本过来,只叫应怀真慢慢地看,不必劳神。

    应怀真闲暇时候便翻看,见了许多稀奇古怪的配方跟名称,竟是她想也没想到的,心中又觉有趣,又觉得意,很有些茅塞顿开之感。

    张烨因时常在侧,见应怀真看着那书,不时莞尔而笑,他便好奇,只问:“怎么看着这些平板无趣的东西也能笑呢?我也偷看过几眼,竟只觉得满眼艰涩,只是发困。”

    应怀真听他说话,便笑道:“你不知道,我是看了这书才明白,原来先前天差地远根本不搭界的两种花儿、香料等,竟然也可以配在一块儿的,所以我觉得有趣,看着这个倒是叫我有些着急,赶明一定要试一试,看看究竟是会制出个什么来呢。”

    张烨道:“就算要制,也等全好了再说。”

    应怀真道:“这些日子来倒是多亏了你,该怎么谢你才好呢?”

    张烨笑道:“不妨事,师父说了,这些都是我应该的。”

    应怀真便又笑起来,道:“哪里是应该的,你又不是天生欠我。”

    如此便到了四月,应老太君因有些心神不宁,便想着要去打醮还愿,李贤淑同许源两个自然又有一番忙碌,就定在了城外的天成观,从初一到初三的三天时间。

    满府上下听闻,一概雀跃,众人都想趁机去城外放放风,游玩游玩,然而应怀真却另怀心事,一来她并不愿意动,二来,也是想留在家里,做一点儿针线活罢了。

    只因她记得先前自己答应过郭建仪要送他一个香袋儿,然而病了这许多日子,不免耽搁,又想到郭建仪为了她,不顾公务尽心竭力走前忙后,心里自是感激。虽然病了无法,到底也是一件心事,每每想起,便不得安稳。

    然而先前她病着的时候,虽然不能动针线,心里却暗暗盘算:该绣什么花样子,又用什么香……大体都是想好了,只消动手便是。

    不料李贤淑听她说不想出门,却是不依起来,便道:“好孩子,你近来又是三灾八难的,不如趁机也去求求神佛,许个愿,求各色菩萨天尊们保佑保佑,何况病了这许多日子,总在家里岂不是闷坏了?”聒噪了一番,不由分说,到底是扯了她去了。

    这日十分热闹,上到太太姑娘们,下到丫鬟婆子们,几十辆车马,哄哄闹闹地便往城外而去。

    应怀真同应玉应翠,连带应蕊四个坐在一辆马车里,因有应玉,车内就十分热闹,只见她时而趴在车窗边儿上偷偷往外看,一边儿就唧唧喳喳地报说又看到了谁谁。

    原来今日,连春晖应佩也是来了的,他两个又跟凌绝张珍相好,于是一并将他们也拉来凑趣,应玉眼尖见着他们在骑马,便十分羡慕,回头又说:“我若是也能跟春晖哥哥他们一样骑马就好了,唉,怎么不把我生成个男孩儿呢!”

    应翠道:“你快够了,再说这些疯话,我又跟娘说去。”

    应玉便叫嚷道:“我做是做不得,竟连说说都不成了?”

    应翠哼道:“谁知道你日后会不会又做出来呢……别指望人家不知道你干出的事儿!”

    应玉不服,便道:“我干什么了?你倒是说来听听?”

    应翠欲言又止,只愤愤哼了声,道:“别乱叫乱嚷的,没个小姐架子,你瞧瞧怀真妹妹,你跟她那样好,怎么半点儿的斯文风范都没学着?亏得人家说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应怀真听着这话,仿佛有些刺耳,却只是不理论。也不想参与她们姐妹间的斗嘴里去,便只做也往车窗外看风景的样子。

    不料应玉说道:“这是个人的脾气罢了,岂是没听说过‘江山易改禀性难移’的?哪里是学能学来的,何况怀真只是因为才病好,才缺精少神的呢,不然她也跟我一样淘气。”

    应翠见她嘴上不肯让人,便伸出手来,就在她胳膊上拧了一下。

    应玉捂着叫道:“你掐我,我要告诉娘去!”

    应蕊听到这里,便笑说:“玩闹罢了,一人少说一句就好了。”

    应玉便拉住她,叫道:“蕊儿姐姐你也看见了,须得给我作证。”

    应蕊满面无奈,只是笑道:“罢了罢了,我可是什么也没瞧见……”

    应翠便得意起来,笑向应玉道:“你听见了?快消停点儿,不然我还打你!”

    应玉嘟囔道:“早知道你们是一伙儿的……”待要叫应怀真给她作证评理,却见她瞧着窗外,应玉便也凑过来,道:“你在看什么?唉,可惜今儿李霍哥哥没有来,不然人就齐全了。”

    应怀真道:“听说他跟着孟将军在练兵呢,已经多日没见着了。”

    应玉点了点头,有些惆怅,忽然听应蕊也说道:“小表舅也有日没见了,听说也是被外派了,白露姐姐甚是忧心呢。”

    原来今日郭白露也是来了,只不过不曾同她们姊妹们一车,只在应夫人的车上。

    应怀真听说到郭白露,心头不免一动,问道:“上回听说鸿胪寺少卿家里跟白露姐姐家求亲,不知如何了?”

    应翠道:“没有信儿,大概是不成的。”

    应玉问道:“没再定别的人家?”

    应翠摇了摇头,只道:“不曾听说过。”

    如此浩浩荡荡地到了天成观,下车入内,那观主便亲领着应老太君一干人从外到里,将各神像瞻仰了一遍,无非是些三清天尊,五方五帝,北极四圣,看来倒也十分地辉煌庄严,十分气派。

    一行人簇拥着老太君,随着看了一番,又候应老太君上了香,众人也各自许愿,应玉跟着走了会儿,百般无聊,便把应怀真一拉,从众人中钻了出来。

    当着人,应怀真不好叫嚷,出来后,便拽住应玉,问道:“你又拉我做什么?”

    应玉道:“跟着她们挤挤挨挨地有什么趣?不如我们自己去看,又看的仔细又觉自在。”

    应怀真笑道:“这又是什么游览的胜境了,你还要看的仔细自在?只随着老太太走一遭,然后大家坐了看戏就是了。”

    应玉道:“不要不知变通,等我们看完了这些,再去看好玩儿的。”

    应怀真见她一脸促狭,又听“好玩儿”的三字,忙求饶道:“好姐姐,还是罢了,上回你说好玩儿,竟闹得一场混乱斗,好不容易才脱了身,又被罚了半个月,如今好了伤疤忘了痛了?还是乖乖地回去……”

    应玉只捏着她的手腕不放,便拉着她走出门去,道:“怕什么?又不是上那男人们扎堆的地方了,我听我娘说了,因为老太君前来,所以这观里的一应闲人都赶了出去,连那伺候的道童们都给拘束起来,不许四处乱走……又怕什么?除非有老虎出来吃了你。”

    说话间,就把应怀真拉着,往后院而去。

    她们两个走过一条回廊,应怀真不免忧虑,不料走了一会儿,果然不见一个人影,这才略放了心。

    拐过弯,只见又是一座大殿,殿外有许多树木林立,应玉走到殿门口看了一眼,道:“快来看,原来是东岳大帝。”

    应怀真便走过来,看了一眼,果然见是好一尊威武的神像,正气凛然。

    应怀真知道是岱宗,主生死,统帅众神五千九百人,为百鬼之主。她仰头细细地看了会儿,感念自己重生之功德,便上前特意拜了一拜。

    应玉却早耐不住,又跑到院子里去看那些参天古木,等应怀真拜完了出来之时,竟不见她的人影。

    应怀真有些慌张,试着叫了两声,却听应玉的声音从旁边院子里传来,惊叫道:“怀真快来!”

    此地十分清幽,只有应玉的声音,倍显突兀,应怀真只以为有何事,才要拔脚过去,就见应玉一溜烟地从院子里跑出来,站在门口急急切切地招呼道:“快快来看!等你见了这个,还不感激我带你出来?”

    应怀真心中好奇,才要过去,猛然有个丫鬟从她们来的路上转出来,见了两人,跺脚道:“好小姐们,叫我一顿好找!多亏听着似是玉儿小姐的声音才来看一眼的……快点随我回去,老太太着急找你们呢!”

    应玉此刻已经跑了过来,便问道:“做什么这么快就找我们了?”说着向着应怀真使了个眼色,小声道:“不用怕,若有责备,我就担着是了,说两句好话,老太太不会如何的。”

    应怀真只得白了她一眼,应玉便吐吐舌头,讪讪地笑了。

    不料那丫鬟道:“可不是因为出了大事?方才肃王妃来了……跟老太君说了几句话,点名儿要见怀真小姐呢!”

    应怀真跟应玉听了这话,才各自震惊起来。应玉瞪圆了眼睛便问道:“这怎么说的,肃王妃见怀真妹妹做什么?”

    那丫鬟已经拉住了应怀真,道:“还只管问做什么?那可是王妃娘娘,不是好玩儿的……姑娘们快些跟我回去是正经。”

    两人听了,不敢再多说,只得随着那丫鬟忙忙而去。

    三人离去之后,从应玉方才去过的那院子里有一人踱步出来,望着她们离开的方向,半晌,挑了挑眉笑道:“有趣。”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小伙伴们,么么哒~~~/(ㄒoㄒ)/~~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6:00:54

    陶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5:51:2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5:10:2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5:03:5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4:39:5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3:12:4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2:58:2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2:18:5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1:27:1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1:26:5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1:23:3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1:08:5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0:36:2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10:34:28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4 01:56:45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3 23:22:35

    郁郁晚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3 22:25:03

    更得有些迟了,抱歉~晚间再把二更君拉出来溜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81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