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7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竹先生擎着这一颗香饼,轻声念道:“花气蒸浓古鼎烟,水沉春透露华鲜,心清无暇数龙涎;乞与病夫僧帐座,不妨公子醉茵眠,普熏三界扫腥膻。”

    说话间,双眸盯着这貌不惊人的香饼,眼神脉脉,却仿佛看着一个久别不见的好友一般。

    客厅内悄然寂静,众人均都不敢出言打扰。

    竹先生念罢之后,长笑三声,又道:“好好好,妙妙妙,果然这一趟京城并未白来。”

    小唐虽不知这究竟何意,但毕竟竹先生已经应承了,当下便欲催先去应公府,不料肃王问道:“先生,这究竟是何香,有什么了不得之处?”心中想到小唐方才所说,这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所制出来的,看着又无惊人之处,怎能如许了得?

    若非不敢质疑竹先生之能,换作别人如此,肃王早就命叉出去也。

    竹先生才欲说,忽然打住,道:“请王爷恕我失礼之处,只是我瞧见这样的异样之香,未免轻狂了,这唤作玲珑香,是极难调制出来的,佩戴者肌肤生香,能保灵台清明,消倦忘忧……故而我才见猎心喜。”

    肃王笑道:“原来如此,受教了,只是本王并不曾闻见有多大的香气?”

    竹先生呵呵了两声,道:“并不稀奇。”说到这里,便把香饼小心还给小唐,叫好生收起来。

    小唐忙又放好了,仍把香囊塞到怀里去。

    这边肃王仍是满腹疑问,不明白这“并不稀奇”指的是什么,不料竹先生话锋一转,又道:“我需跟这位大人去一趟,看看人能不能救,王爷,稍后再回来罢了?”

    肃王虽然不甚情愿,却不敢拦着,便只好答应了。

    当下竹先生便带着张烨,随着小唐出了肃王府,肃王早命人准备了马车,竹先生跟张烨便上了车,小唐在外骑马,便往应公府而去。

    一路上,小唐随行车厢旁侧,心中仍是半悬着心,正行走间,忽然听见车内张烨问竹先生道:“师父方才在王府里有欲言又止之意,不知有什么不好说的?”

    原来张烨自小随侍竹先生身侧,他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神情都极明白的,方才在王府见了异样,此刻才问。

    竹先生哼了声,道:“肃王为人贪欲甚重,我倒是不好十分夸赞起来,若说的太多,反引起他觊觎之心……”

    张烨便问道:“既如此,这香果然是极厉害?当真唤作玲珑香么?究竟有何来历?为何我见他们反倒不觉着怎么香的?”

    竹先生叹了声,道:“这香唤作透骨玲珑,佩戴的确能使人灵台清明,消倦忘忧,除此之外,又能和气血辟外邪,若是取而焚之,香气幽远可达数里,鬼神退避。”

    张烨半晌才道:“果然竟有这么厉害?”

    竹先生道:“只是曾见《香乘谱》上有记载,究竟能否如此谁又知道呢?毕竟配制之法早就失传了,若好不容易得到一块儿,谁又舍得焚之试试看?我也只是有幸……十数年前曾闻过一次,这香味独特,因此记得十分深切。”

    张烨道:“那为什么他们竟闻不到的?”

    竹先生又“呵呵”了两声,张烨笑道:“师父还是不要这般笑了,你这般笑之时,便很有讥讽之意,方才在王府里肃王问时,你也是这般笑,亏得肃王不明白,不然的话必然恼羞成怒。”

    竹先生这才一哂说道:“俗人罢了,心智靡靡,双目昏昏,又岂能闻到这香,我同他再说一句也是多余。”

    张烨忽然放低了些声音,道:“你说肃王也就罢了,可外头那位唐大人,他却不是心智靡靡双目昏昏之辈,为何他也闻不到?”

    竹先生道:“唉,此人虽然不凡,究竟非我辈中人,我只同你打个比方罢了:若此刻兵荒马乱,周围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贼匪,你当如何?”

    张烨道:“自然是速速避祸。”

    竹先生笑道:“说的对。但你可知道,若是那位唐大人的话,他又会如何?”

    张烨一愣,道:“我又怎知道?”

    竹先生笑了一声,说道:“若是他,就会横刀立马,荡平贼寇,还一个清平世界,安泰盛世。”

    两人在内说到此,小唐亦从头听到此,忽听竹先生问起张烨会如何之时,他心中便已经开始盘旋着若真遇上乱世,该当从何处着手,如何统兵,如何平贼,如何一步一步……

    还不曾打算完毕,便听到竹先生判他的那一句话,顿时之间整个人便有些愣了!

    车内一阵平静,小唐在外凝眸不语。片刻,才听竹先生又说道:“你眼前所见,是一个欲遁欲避的乱世,而他眼前所见,是待破而立的盛世,你们眼前所见不同,所感受到的自然也是不同,所以同一块儿透骨玲珑在你们面前,有人能察觉其心其意,其情其魂,有人却心另有所属,并不能见。”

    小唐在外听着,抬手在胸前轻轻地一按,心中便想着竹先生在肃王府内所念的那一阙词:“花气蒸浓古鼎烟,水沉春透露华鲜,心清无暇数龙涎……不妨公子醉茵眠……”忽然想到若是应怀真念出来,又是何等的意境……一瞬竟有些惘然。

    说话间便到了应公府,这一番小唐便往内通报了,应老爷早听郭建仪说过此事,便忙请了进内,应竹韵作陪。

    自有人领着到了东院,里头得了消息,除了李贤淑,其他诸人都退避了,竹先生袖着手入内,张烨便背着药箱等物跟在后头。

    径直到了床前,竹先生低头看了会子,望着应怀真的病容,不由叹说:“巧者劳而智者忧,却不知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又是何苦呢……”

    嘴里这般说着,便缓缓坐了,便轻轻捏住手腕替她把脉,目光所及,却见皓腕如雪,隐隐透着一股淡淡香气,不由又点了点头。

    应怀真仍是动也未动,竹先生听了左手,又听右手,过了整整一刻钟的功夫才把应怀真的手又放了回去。

    李贤淑已忍不住问道:“先生可有法子?”

    竹先生揣着手儿,思忖片刻,便道:“起因是受了寒凉,寒邪进了脏腑,后来又因劳了神,故而寒邪入骨,普通的药石自然无用。”

    小唐起初担心竹先生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李贤淑不免受惊,此刻听他如此说,心头稍安。

    不料李贤淑道:“先生说的正是,起初可不是因为受了寒么?这孩子不知怎么了,听说院子里那几棵梅树开了花儿,便大半夜冒着雪去摘,自那夜之后就开始咳嗽……”

    竹先生闻言笑道:“有趣有趣,原来是用的寒夜雪梅,果然通透……”

    应竹韵却悄声问李贤淑道:“怀真做什么大半夜去摘梅花,这样淘气呢?”

    李贤淑也低声道:“可不是?后来还把我一个天香百合的银簪子给磕坏了,也不知是淘些什么。”说到这里,忽然有些心酸,当时因为应怀真如此顽皮,故而李贤淑曾骂了她一顿,却不料过了几日,应怀真便病倒了。

    小唐在旁听着,面上不言,心中便记起那夜敏丽同他看应怀真送的香饼,上面模模糊糊地那印子……当时不知是何物,如今想来,那岂非正是一朵天香百合的形状?

    小唐心中微觉酸楚,就看应怀真,心道:“你这孩子,这是在闹些什么?若真的为了这个弄得自己不好了,可叫我该如何呢……”

    李贤淑同应竹韵说罢,又催问竹先生能不能救。

    竹先生却回头又看应怀真,看了片刻,道:“这孩子天生灵透,悟性绝佳,然而行非常之事,自然惊神动鬼,若压得住便是不世之功,若压不住,可就祸及自身了。”

    张烨在旁听了,张了张口,又没有做声。

    李贤淑半懂不懂,求救似的看向小唐,小唐便道:“先生有通天之能,必然能救得了怀真。”

    竹先生听到“怀真”两字,眉头一皱,道:“这孩子的名字,叫做‘怀真’?应怀真?”

    小唐道:“正是。”

    竹先生便又问道:“哪一年,生辰八字如何?”

    小唐不知,李贤淑忙说了。竹先生听了,也不言语,紧锁双眉,拢着手指略动了动,张烨瞧见了,却知道他竟是在测算应怀真的命数。

    竹先生善能预知祸福吉凶,因此肃王才不远千里将他请来京城,从来算人是最准的。不料这一回左算右算,只是变了脸色,张烨忍不住唤道:“师父。”

    竹先生才如梦初醒,额头上见了些许汗,定了定神,才道:“说到哪里了?”

    张烨道:“要了人家生辰八字,究竟能不能救,到底说一声儿啊。”

    这正也是李贤淑跟小唐想要问的,应竹韵也眼巴巴地瞧着,道:“先生若需要什么药,只管说,我们这里都有,纵没有的也尽量给找了来便是了,只要能救得了我侄女儿,什么都使得。”

    竹先生叹说:“救了这一回,难保下一回如何,何苦留着她受罪呢?”

    李贤淑听到这句,以她的脾气即刻就要大怒,应竹韵忙拦住她,轻声道:“嫂子别急!”

    小唐便又温和道:“先生好歹来了,能救且救一救,以后怀真好了,大不了不许她再调弄些稀奇古怪之物,只叫她善自保养,未必不能大好的?”

    竹先生看看他,又看看应怀真,半晌道:“这也是因噎废食,调香于她而言,是天生之能,强不叫她为反而不好。叫我看,若要大好,除非一个法子。”

    三个人忙问,独张烨有些悬心,因他知道竹先生的脾性,生怕他又说什么不好听的。

    果然,却听竹先生道:“除非叫她随了我去……”

    李贤淑听了,终于忍不住,骂道:“你这糊涂……”还没骂完,就被应竹韵死死拉住,拽着出去了。

    原来应竹韵也知晓李贤淑的脾气,一时半晌是压不住的,然而这人是小唐巴巴地找来的,又是一派高人风范,怎能得罪?

    两人出外之后,仍隐隐传来李贤淑的骂声,只听不太清罢了。小唐见屋内无人,便道:“先生好歹想个法子,我替怀真向你磕头了。”

    竹先生吓了一跳,忙拽住他:“停住!你又要害我?”

    小唐道:“还请先生慈悲才好。”

    竹先生叹了口气,又看他,四目相对,忽地听到床/上应怀真咳嗽了声,然后挣扎着,颤声竟道:“我、我愿意跟先生去……”

    小唐听了这句,忙道:“怀真!”也不顾什么,便握紧了她的手。

    应怀真瞧了他一会儿,有几分清醒似的,便说道:“唐叔叔……不碍事,先生是为了我好。”

    小唐哪里肯舍,便道:“不许又乱说,必有别的法子。”

    应怀真却又看向竹先生,便道:“先生只告诉我一句话:若我跟着去了,我的爹娘、家人们可会安然无恙?”

    竹先生正要回答,小唐已经回身,直视竹先生,斩钉截铁地说道:“先生,你要什么条件尽数使得,只是这一件不能。”

    竹先生目光变幻不定,忽然问小唐道:“唐大人的生辰八字且说一说如何?”

    小唐一愣,虽然不明其意,却也即刻就报了。

    竹先生算来算去,忽地露出笑容,道:“也罢……”

    张烨从旁看着,总觉着竹先生这笑大有几分“奇货可居”之意,不由侧目。

    小唐便问到底何意,竹先生道:“我算到……最迟五年之后,唐大人会得到一件异宝,只要大人答应届时将此物给我,我便保怀真丫头无事。”

    小唐听了,毫无犹豫,道:“一诺千金,我答应先生。”

    身后应怀真半昏半醒,听了此言,只是着急想拦着,便伸出手来,唤道:“唐叔叔……不可……”

    小唐忙回身又握紧了她的手,轻声道:“不相干,什么也比不上你的性命要紧。”

    应怀真凝视着他,起初还明白,慢慢地眼前便又恍惚起来。

    却听竹先生笑道:“你不该叫他叔叔……”

    应怀真已觉意识模糊,想问却问不出什么来,只听小唐问道:“为何先生一见我们之时就这样说?竟是何意?”

    应怀真也不知何意,便只听着,隐隐约约听竹先生道:“因为你们不该是……你是她的……”

    那声音却似隔着几重山一样,逐渐地消饵飘渺,竟是什么也听不见了。

    一直到了黄昏之际,小唐才回到府内,才进门便给敏丽的丫鬟请了去。

    小唐不知何事,待进了门,敏丽便迎上来,问道:“哥哥你一整天究竟去哪里了?怎么今儿竟忘了呢?”

    小唐不解:“忘了什么?”

    敏丽道:“昨日不是说过了的?今儿是**姐姐的寿辰,她还特意盼着你呢?”

    小唐这才想起来,便笑道:“我竟忘了此事了。”

    敏丽道:“你还笑?她很不高兴呢,你便自求多福罢了。……你究竟是做什么去了,怎么母亲使人去找,一会儿说你在大理寺,一会儿说你在熙王府,一会儿又说你去了肃王府……叫人找也没地儿找去呢?”

    小唐听到这里,便道:“怀真病了,下午都在应公府内。”

    敏丽甚是吃惊,忙抓住他问道:“病的可要紧么?”

    小唐怕惊吓了她,只说已经好转了。敏丽转身,忧心忡忡,敲了敲手心自责道:“只因先前母亲病了那许多日子,又加上过年,竟一直都不曾去他们那里……原来自哥哥订亲那日她就病了,这已经许多日子了呢,唉……这丫头必然又受苦了。”

    小唐安抚了几句,敏丽只说明日便去看应怀真,小唐道:“你三天后再去也使得,她才好转,需要养养精神,你早早儿去了反而不好。”

    敏丽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只得答应了。

    次日一早,小唐便仍去礼部,谁知走到半路,却有一人拦着,道:“林御史请唐侍郎过府一叙。”

    小唐一怔,心中便想到一事,当下就随着那人去往林府。

    原来小唐昨日跟郭建仪见面儿之后,知道他遍寻不着竹先生,便猜竹先生藏身处非凡,为了寻人,小唐便找了梁九,暗中动用了太子府跟肃王府内的眼线情报,果然肃王府内有消息说见过此人。

    小唐怕贸然前往肃王府会打草惊蛇,肃王不免会怀疑府中有细作,因此小唐才先去了熙王府,跟赵永慕串通了口供,若将来肃王问起来,只说是熙王无意中遇见竹先生,又把这消息透给小唐的。

    小唐此事是瞒着林沉舟所做,忽然在这功夫林沉舟派人相请,小唐便猜必然是为了此事,只没想到林沉舟这般快就知道了,小唐一路上便在心中思忖如何应对。

    到了林府,门人因都认得,小唐便自行往里而去,正将走到林沉舟书房处,忽然见前方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小唐歪头看了看,见是林**的身影。小唐本以为林**是见了自己来了,就来找他的,不料林**竟并未往这里看一眼,只匆匆地低着头去了,竟像是个拭泪的模样。

    小唐见她似哭了,心中一动,想到昨晚敏丽的话,不免有些愧疚,脚下一转,便想先去跟**赔个不是。

    谁知才走了一步,就见到从**走出来的方向,也有走出一个人来,仍是一身黑衣,身形修长瘦削,容色郁郁,居然正是凌景深。

    作者有话要说:  虎摸萌物们,超级超级感谢~~~(づ ̄3 ̄)づ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22:40:27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22:38:48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22:30:57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22:28:38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22:26:52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22:25:14

    云在青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20:14:43

    重徽迭照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12 19:22:24

    shelley9558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18:48:47

    土豆的土豆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18:46:53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18:26:20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18:26:09

    土豆的土豆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12 18:08:28

    我是萌萌哒三更君,听到你们的呼唤出现的~快点说爱我/(ㄒo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7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