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70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眼看将到了应公府,应怀真心中暗暗着急,竟不知该怎么才能度过这场去,然而事到如今,只怕也是瞒不住的。

    熙王见她不言语,便道:“怀真丫头,你在想什么?”

    应玉听了,越发觉着熙王亲切可爱,不由多看了他几眼,却仍是胆怯,不敢擅自开口。

    应怀真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垂头说:“殿下虽好心送我们回来,只是这一闹……府里的人必然会都知道了……”

    应玉听了,也忧愁起来,便道:“都怪我,若是我听妹妹的劝,就不会弄成这样了。”说着,又怕又急,又是后悔,便又掉了泪。

    应怀真忙劝慰她,悄声道:“哪里能怪你,只怪我自己也没主意,若我安心拉住你也就罢了……谁让我自己也动了心呢。”

    熙王在旁听了,才又笑道:“我以为呢,这倒不像是你能做出来的,原来是被人拉着去的。”

    应怀真扫一眼熙王,又低了眉不言语。

    熙王见她双眸黑白明净,虽然焦急,却仍是沉稳安静,并不慌张,此刻虽是男孩儿打扮,却比女装的时候少些许娇美之意,反更加明丽脱俗了。

    熙王忽地又想到方才她抱着凌绝的模样,便微微探头,问道:“怀真丫头,方才为了你受伤的小凌公子,是你的相识?”

    应怀真听到“为了你受伤”,便道:“回殿下,凌公子同我佩哥哥跟春晖哥哥都有来往,时常出入府内,故而都认得,这一次他路见不平挺身相助,我跟玉妹妹也都十分感激。”

    熙王点了点头,思忖说道:“哦……不过小凌伤的这样重,只怕凌景深知道后不知会什么样儿呢。”

    此刻马车便缓缓停了,应怀真心知到了公府,横竖躲也无用,把心一横,便欲起身下车,谁知刚一动,就觉着半边身子疼极,一时竟没起来,腿颤了颤,差点儿歪倒。

    熙王见状不妥,及时抬手将她扶住了,低头问道:“怎么了?”

    他的手指搭在臂上,轻轻握着,应怀真只觉着手臂处一阵刺痛,皱眉想了想,估摸着是方才扶凌绝的时候被他撞倒在地上,磕碰伤着了。

    应怀真便忍着痛道:“多谢殿下,不碍事。”略咬着牙,轻轻地把手臂抽了回来。

    熙王见她眉宇间分明有些痛楚之色,心里也猜是方才凌绝那一摔伤着了,但她但既然不说,便也罢了,就笑着道:“先别忙着走,本王方才答应了好好地送你们回来,自然要好人做到底……我带了几个随从,就只说拜访应老爷,你们跟着我身后,只低着头别叫人看见模样,自然也就混进去了。”

    应怀真见他如此提议,越有几分愕然。

    应玉已经惊喜交加,便问:“王爷真的肯这样帮我们?”

    熙王笑看她一眼,道:“我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你们被罚,好了,走吧。”

    因此熙王便先下了车,应怀真抱着先前换下的衣裳包袱,同应玉相继下车。

    熙王身前便有个小内侍去应公府门首通报,身后几个随从敛着袖子垂首跟着,应玉跟应怀真便跟在熙王身后,深深地低着头。

    公府的门人听说是熙王爷来访,一面儿紧急派人进去通报,一边儿不敢怠慢,恭敬引着熙王入内。

    众人只顾诚惶诚恐地相让熙王而已,竟是都不怎么留意熙王身后的应怀真应玉两个,有那些立在两侧的小厮,目光也都在熙王身上,略楞眼一看,都以为她们两人是跟随着王爷的小内侍们罢了。

    如此进了二门,趁着那下人在前面引路的功夫,应怀真见正是时候,便拉拉应玉,两个沿着院墙绕了弯子而去。

    将要转弯的时候,应怀真回眸看去,却见熙王正望着这边,四目相对,便向着她轻轻地单眼一眨,露出几分明朗笑意。

    两个人一气儿到了内宅,见并不曾有人留意为难,才双双松了口气。

    应玉到了这安全地方,才又长叹了声,道:“本是要好好地玩一场的,不料竟遇到那些无耻的蠢货,真是吓死人了,幸亏遇着了救星!我素来只听人说熙王殿下最是宽厚温和的,今儿见了,才知道原来名不虚传。”

    应怀真抬手在她脑门上轻轻一弹,道:“又开始说嘴,只看你以后可还异想天开不了?”

    应玉摸着脑门笑道:“那也得再看看是会遇见什么热闹罢了,咦,也不知道凌家哥哥如何,这次也多亏了他,只愿他无事。”

    应怀真想到凌绝嘴角带血之态,不知为何心竟隐隐难受,忙不去想,摇摇头说:“王爷不是说已经派了太医过去了,必然是无碍的。”

    两人说了几句,便分头回去家里。

    应怀真方才下车进门之时,动作间已经觉着手肘跟腿上一阵阵疼,怕有人发觉,又不想应玉担心,只是忍着不说。

    如此走到门口的时候,越发觉着右腿已经有些疼得动不了,应怀真停了停,隐隐担心是不是摔折了腿……可仍是担心惊动了别人,就只咬牙往里。

    正一步一步撑着腿往里挪,身后一人才转进门来,见状吓了一跳,忙上前来扶着。

    应怀真见有人悄然来到,也吃了一惊,抬头见是郭建仪,才松了口气,心里又有几分欢喜。

    郭建仪惊见她脸色雪白,鬓角见汗,行动不便,又见通身竟是男孩儿的打扮,心中震惊,便问:“这竟是怎么了?”

    应怀真只苦笑道:“方才不留神……摔了一跤。”

    郭建仪见她眼神躲闪,早知道有内情,却不再问,只道:“小心些,我扶你进去。”说话间,便避开应怀真臂上痛处,手斜入她腰间轻轻握住,应怀真靠在他身上,便一瘸一拐地进了屋。

    吉祥却不在家,只有个小丫头守门,见应怀真回来了,才要招呼,应怀真已经道:“我方才跌了一跤,去备些热水来。”那小丫头见她满面痛色,只当跌得厉害,便有些慌张。

    应怀真又怕她叫嚷出去,就叮嘱说:“悄悄地打水罢了,不许告诉一个人!”那丫头答应着,才忙去了。

    郭建仪扶着应怀真到了里间,见左右无人,便问:“现在没有人了,倒是快说是怎么一回事?”

    一边问,一边就单膝半跪下去,将她男装袍摆一掀。

    应怀真忙压住袍子,道:“小表舅!不可!”

    郭建仪拧眉道:“动都动不得了,怕折了腿,还只管讲究这个?”

    应怀真红了脸,揪着袍子道:“自然要避忌的,你不用管,我自己看就是了……”

    谁知郭建仪却已经等不得,因早见着她的袍子上破了几处,方才她又是步步维艰,生怕有事,便索性拎起来,却见底下的裤子上又带着些零星血迹。

    郭建仪一惊不小,手就停住了。

    应怀真见他手势一僵,便问道:“是怎么了?”

    郭建仪定了定神,望着那一星红,便道:“没什么,你腿上哪里疼?”

    应怀真只觉着不好说,就把袍子往下放,道:“只是小腿上有些疼,真个儿没什么,不用问了,我自己拾掇就好了。”

    郭建仪更是不问,见她一味躲避,便张手轻轻地握住她的脚踝。

    应怀真浑身一抖,脸上火烧,已经无地自容,既怕且羞,身上还疼,颤声道:“小表舅!”

    郭建仪淡淡地说道:“怕什么?若真的这样懂避忌,我如今碰了你了,自然要为你负责……以后大不了便嫁给我就是了?”

    应怀真闻听此言,心头巨震,却不知郭建仪这话是笑话还是……一时也忘了羞怕,只是怔怔地望着他。

    却见郭建仪面上并无什么其他表情,仍是一如往日似的平静淡和,仿佛方才说的也不过是句寻常的话而已。

    应怀真半晌才徐徐又出了口气,心中想郭建仪必然是说来安慰她的罢了。

    在应怀真恍神之时,郭建仪已经看清了她腿上的伤,见是不知被什么撞破了似的,周围好大一块儿青紫肿胀,中间几处破了皮,便流了些血,郭建仪暗自皱眉,少不得又以手轻按,仔细查看其他各处,留神那骨头有没有事。

    那青紫之处稍微一碰,便疼得钻心,更何况按捏了数下,疼得应怀真想叫又不敢,只是忍着,片刻又出了一头汗。

    郭建仪又是心疼,又觉无奈,幸好到底并未伤着骨头,这才松了口气。

    郭建仪疑心她腿往上还有伤,只是再看就不便了,就抬头看应怀真。

    应怀真瞧出他目光中有些责怪之意,便小声试着问道:“看完了?伤的也不算厉害罢?”

    郭建仪竟冷哼了声,道:“你这话可敢跟你母亲说?”

    应怀真果真就咽了口唾沫,嘿嘿讪笑了两声,郭建仪才复站起身来,又道:“臂上我还得看看。就不用我动手了?”

    应怀真低着头,百般不情愿,郭建仪见她磨磨蹭蹭不肯,不由气道:“方才说了,若是不放心,我便讨了你如何?”

    应怀真见他又提这话,忙摆手笑说:“不用不用,早上老太君还说你眼光高,可以随意的挑拣,我可不想给挑拣……”

    郭建仪才要说话,应怀真又叹了口气,道:“我的手臂能动,并没有折了,就不用看了好不好呢?”

    郭建仪并不理会她的祈求之意,只冷冷地道:“也好,我去叫你母亲来,让她给你看是正经。”

    应怀真忙拽住他的衣袖,苦笑说:“好好好,小表舅……当我什么也没说。”

    说着,不免叫郭建仪回过身去,她自己挣扎着把外面的男装脱了下来,放在一边,又把套着的棉衣也脱了,才露出里头的中衣,低头一看,猛然见袖子上果然也殷着血,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郭建仪闻声不免回头,见她只穿着小衣,低头正看手臂,就顾不上别的,忙也看过来,见衣袖虽然完好,只是这血从何来?必然是因为有伤。轻轻撸起袖子往上,果然也是一大片的青紫,有两处破了皮儿,渗着血。

    郭建仪见她不知为何,竟把自个儿弄得遍体鳞伤,触目惊心,心中更是又气又痛,比伤在自己身上更忍不得。

    半晌,只压着气,点头叹说:“你这一跤是怎么摔得?难不成是从屋顶上掉下来了?”

    应怀真想了想,答道:“也差不多……”

    郭建仪冷冷地看着她,目光大不似平常。

    应怀真也知道毕竟瞒不过他,就把方才跟应玉出去,遇到歹人,凌绝相救、李霍打架、熙王相送等事儿简略同他说了一遍。

    郭建仪耳听着,趁机已经帮她看了看手臂,应怀真又是疼得嘶嘶乱哼。

    郭建仪便含恨带疼惜地说:“你还叫呢?亏得没有折了骨头,若骨头有事,也不只是现在这份疼了,还不疼的你晕过去?”

    应怀真见他只是训斥自己,知道他是好意,倒不觉着什么,忽地又想起一事,就问道:“小表舅你怎么在这儿?玉儿说是去你们府里了,你可不会说漏嘴了罢?”

    郭建仪哼道:“我因昨儿没得空过来,因此今日想来看看,谁知才进门,门上的小厮就说你们去了我家,我听说你是跟玉儿作伴,以玉儿那个性子,必然弄鬼……因此入内见了老太太等,只说我并不从家里来因此不知道,哪里会那么笨就把你们说破了呢。”

    应怀真便笑起来,道:“小表舅,你果然是个人精儿。”

    郭建仪见她额头兀自带汗,身上又各处受伤,明明是极凄惨的,却偏又笑了起来,这模样真是又可怜,又可恨,又叫人心疼,便道:“叫人说你什么好?本该狠打两下长记性,只已经是这模样了,再打还不……唉……”

    应怀真见他无奈又磨牙的模样,知他是关切之心,便只陪笑。

    郭建仪把药膏取来,便给她上了药。自始至终十分地温存小心,应怀真若是呼痛,他便会停手,时而替她轻轻吹一吹。

    应怀真凝神看着他动作,也并无起初的窘迫了,心软了十分,呆了半晌,忽然问道:“小表舅,你到底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郭建仪手势一停,把最后腿上的伤涂好了,便道:“这有什么为什么?”

    应怀真想起前世的种种情形,一瞬黯然,道:“我只觉着我是个天生就讨人厌的……不管是你,还是……总之除了爹跟娘是真心疼我,其他的人,大概都是不喜欢我的。”

    郭建仪皱起眉来,复抬头看她,眼神里几分凌厉,道:“怎么忽然说出这话来?莫非……是谁说过讨厌你或为难你了不成?”

    应怀真心道:“前世就是如此,佩哥哥跟凌绝就对我深恶痛绝,而你……虽然不曾说什么,我也是知道你心里并不喜欢我的。”

    可是这些话自然不能说出来,因想到前世,不免心里难过,就只默默。

    郭建仪看着她垂眸之态,片刻,便从屏风上取了她家常的一件衣裳替她披了,自己背过身去。

    应怀真便慢慢地穿衣裳,却听郭建仪背对着自己,说道:“你从小的时候我就对你说,不可思虑过度,只是不听,现在这么大了,仍是说这些子虚乌有的,谁会讨厌你?只怕……正好相反。我倒是觉着喜欢你的人太多了些。”说到最后,便笑了一笑。

    应怀真呆呆听着,也不知该答什么,郭建仪问道:“穿好了?”

    说着回身,见她呆呆地出身,手上胡乱地系着带子,就又过来,道:“我来罢了。”俯身替她把带子系好。

    应怀真望着郭建仪动作,心中一团儿乱:此生,她本来打定主意要疏远郭建仪,不料他竟出人意料的好,几次三番护着她或为了她打掩护,浑然不像是前世留下的冷清寡情印象。

    又本来以为小唐是个呵一口气就能致人死地的,所以不敢造次,不料纠纠缠缠如今,竟成了个除了应兰风之外第二对她好的“长辈”,并不像是一个眼神就能杀了千万人的主儿。

    应佩不必说了,原本对她跟应兰风有误解,误会解开了,自也就好了。

    可是郭建仪又如何?小唐又如何?

    想想凌绝前世的所为,对比他今日奋不顾身救护她跟应玉的行径……先前看着他口吐鲜血之状,简直惊心动魄,叫人无法相信……

    应怀真思来想去,点头说道:“我必然是有什么极招人恨的地方……只是不自知罢了……”

    应怀真本来叹的是前世的她,郭建仪听了,细看她的神情,却见她并不是小儿女似的自怨自艾,反而流露出一种着实的自愧自省模样。

    郭建仪心中一动,便道:“古人云: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我虽不知你指的是谁,又是如何的恨你,然而在我看来,怀真却是天底下最难的的女孩儿……我心里……”

    郭建仪说到这里,见应怀真仰着头,双眸晶亮地看着他,他心中竟有些窒息似的,略停了停,手暗中握紧了,才又道:“怀真,我……”

    正在那将说未说的当儿,却听外头小丫头叫着说:“姑娘,姑娘!”

    郭建仪听了,便蓦地停了口。

    应怀真忙转头看去,见小丫头跑进来,说道:“姑娘,我方才去打水,怎么听说三房里的玉小/姐惹了事,给老太君叫了去呢,她先前不是跟你一块儿的吗?又怎么惹了事呢?”

    应怀真一听,便知道东窗事发了,忙二话不说,只叫小丫头给自己梳头。

    果然才整理好了,便有老太君那边的一个丫鬟来,传话说叫应怀真即刻过去。

    郭建仪怕她受罪,便道:“不必慌张,你身上有伤,我去替你挡了。”

    应怀真急拦住他,道:“这件事同小表舅没有关系,你万别插手,不然连你也不好了。”

    说着,便随着那丫鬟前去老太君那边,因腿上仍是疼,便走的极慢,虽如此,却仍向着郭建仪一笑,示意他无碍。

    郭建仪怔了片刻,忽然想起来,便不去老太君房里,只到了二门上,对小厮广实道:“派个人去凌府,寻春晖少爷跟佩哥儿回来,我有事找他们。”

    广实领命出来,才要上马赶路,就见前面有几匹马颠颠而来,其中两个正是应春晖跟应佩,广实大喜,忙迎上去,两人赶紧进门去见郭建仪。

    且说先前老太君唤了应玉前去,道:“怎么我听说你穿着你佩哥哥的衣裳回了家?不是说去郭府了?”

    应玉起初还想抵赖,不料老太君喝道:“你素来淘气,这一次又玩出什么花样来了?再敢说谎,我叫你娘老子打你!”

    许源跟李贤淑早已被叫了来,许源听老太君动怒,便唉声叹气,对应玉说道:“小祖宗,你又做了什么事儿了?整天里只是胡闹!给个男孩儿也比不上!如今老太君已经知道了,你还瞒着做什么?还不快快说实话?”

    应玉心知此事恐怕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了,不然昔日她也曾穿过男孩儿的衣裳在家里胡闹,为什么老太君都不理论,这一次却特意揪了来呢?

    应玉自忖瞒不住,便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听说今儿尚武堂热闹,便想去见识见识罢了,除这个没有别的了。”

    老太君恨得重重叹了口气,对许源道:“你快听听,你养的好大家子小/姐!到底作出了什么!”

    许源无奈,忙劝老太君息怒,又呵斥应玉道:“你这孩子,胡闹也该有个度,那是男人们聚集习武的地方,你又去凑什么热闹?”

    应玉嘟嘴道:“因家里春晖哥哥跟佩哥哥都去了,我便也想去看看,其他的也并没做什么,看完了就回来了。”

    老太君缓缓问道:“这样说来,怀真也是跟你一块儿的了?”

    李贤淑在旁听了,就看应玉,却见应玉忙摆手道:“怀真妹妹什么也不知道,我到了半路才跟她说了。”

    老太君道:“她竟也同意了,随着你一块儿胡闹?”

    应玉又道:“怀真不肯,又劝我许久,是我逼她,说她若不跟着我去,我就自个儿去了,她不放心我一个人闹,就也随着我了。”

    原来应玉倒是个明理又懂事的,知道此事是她连累了应怀真,故而丝毫也不肯把事儿往外推。

    许源听了,又恨又气,又是笑:谁知她一世聪明,倒生了个如此实心的孩子。

    李贤淑旁边听了这话,倒是略松了口气。却见老太君点点头,沉思道:“怀真倒是个懂事的……你们果然没闹出什么别的事来?”

    应玉听了,又有些心虚,正在此刻,应怀真便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觉懵懵哒,不仅有史无前例的地雷,手榴弹,还收获了一只浅水炸弹,谢谢小伙伴们!

    墨儇扔了一个浅水炸弹投掷时间:2015-12-08 23:02:54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1:16:18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1:16:1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0:40:1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0:39:5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0:39:4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0:39:4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0:38:5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0:38:4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20:38:42

    发微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08 19:42:40

    发微寒扔了一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5-12-08 19:41:33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8:24:37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8:24:15

    雨竹618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8:06:09

    七堂迦蓝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6:58:29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6:13:03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6:12:49

    云在青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5:41:06

    下午还有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70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