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6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应怀真跟应玉两人刚听了一句,就有丫鬟向内通报了。

    两人忙进了门,到了里间,却见应夫人也正在,便向着老太君跟应夫人行了礼。

    应老太君满面堆笑,道:“快些起来……我方才还想着让人去叫你们过来热闹热闹呢,来的正好儿。”

    此刻郭白露已经起身,行礼道:“玉妹妹,怀真妹妹。”

    她们两个也上前行了礼,只以“姐姐”相称。

    虽然按辈分来算,本不该这样称呼,只因为郭白露只比应翠应蕊大三岁,若跟称呼郭建仪一般,未免有些叫老了,也显得生分,于是彼此私下里便只姐姐妹妹地乱叫罢了。

    几个人坐了,应老太君又问应玉道:“你姐姐呢?怎么也不来?”

    应玉说道:“她出来的早,只怕是找蕊儿姐姐玩去了……若是知道白露姐姐来了,必然也就来了。”

    正说了一会儿,果然应蕊同应玉两个联袂而来,又见了礼彼此坐了。

    应老太君也并不提先前所说之事,只是看着女孩子们说笑,应玉便问道:“姐姐,怎么小表舅没有来?今儿不是他休沐,陪你一块儿来岂不是好?”

    郭白露微笑答道:“哥哥今儿有别的事,也同我说过,若早早地做好了,就也来府内给老太君请安了。”

    应玉道:“小表舅近来可还是先前那样忙碌?”

    应翠笑道:“小表舅官儿越做越大,自然也越来越忙,哪里能整天跑到府里来陪你玩儿呢。”

    郭白露道:“他倒是有心想多过来几趟,只是年底了,那衙门里的事儿虽不大,却件件繁琐,每日里顶风冒雪、早出晚归的,我跟母亲也很是心疼,却也没有法子,谁叫担了这个差事呢?”

    在座的女孩儿听了,各自默默点头。

    应老太君道:“建仪那个孩子是个能干的,他有效忠朝廷的心自然是好……皇恩不负,我看他将来必然大有一番作为。”

    郭白露便笑着低头:“承老太君吉言了。”

    老太君道:“你只管放心,也叫你母亲不用心疼,我看人是最准的……叫你母亲只管安心等着做诰命夫人就是了!”

    说到这里,满堂欢笑,忽然老太君转头,对应夫人问道:“我忽然想起来,建仪年纪好像也不小了,怎么还没听说有没有定了人家呢?”

    应夫人道:“我也不知道详细,只是建仪那个孩子心高,大概寻常人家的女孩儿是看不上眼的……左挑右挑,就直到今儿了。”

    老太君仰头笑了两声,道:“他原本生得比别人好,官儿又做的极好,尽力挑拣挑拣也不妨事,若换了别的孩子,或许我们能替他定一定,然而建仪那孩子是个有主见的,倒不如就由着他的意思去罢。”

    应夫人也笑吟吟地答了一声“是”。老太君忽地又看郭白露:“白露今年多大了?”

    郭白露低头道:“过了年就十七了。”

    老太君点了点头,道:“不小了,也怪不得许多人家去求呢……不妨事,这种事倒也急不得,横竖要找个可心意的,像是方才说的那家子……也要再仔细打听打听,不能就轻易地叫人骗了去。”说了这话,又引得众人笑了起来,郭白露也含羞带笑地低了头。

    应怀真跟应玉听了,才知道方才果然说的是郭白露,两个人就相视一笑。

    应玉就问道:“怎么也有人给姐姐说亲了么?不知道是哪一家子?”

    郭白露含羞不语,应夫人回头道:“是鸿胪寺少卿家的公子……”

    应玉啧啧称赞,道:“这也是个五品官儿了,果然不错。”因见郭白露低头不语,知道害羞,就不再说下去了。

    彼此坐着又说了会儿闲话,无非是京内的逸闻趣事之类,才别了老太君一一出来。

    应玉跟应怀真在左,应翠跟应蕊在右,中间便是郭白露,五个人边走边闲话,忽然应翠对应怀真说道:“还没有谢谢妹妹给我们送的那些南边儿的东西,实在是有心了。”

    应怀真闻言笑道:“都是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儿,我怕姐姐们不喜欢,只别笑话,拿着把玩罢了。”

    应玉也道:“是二伯父一片心意,怎么能笑话呢?倒是我爹说了,本是二伯父只给姐姐一个人的,姐姐倒是友爱,给我们每个人都分了一份儿,我可是很喜欢那个大笑的泥娃呢!瞧起来跟我有几分相似。”

    应玉说着就又笑起来,应翠又气又好笑地看她一眼,道:“整天只是傻笑……你若也胖成那泥娃娃一般,我可不理你了。”

    应玉笑道:“我笑又怎么了,心里高兴自然就笑了,哪像你们一个个整天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的。何况胖些儿也没什么,人家都说是福相。”

    应怀真也笑道:“玉妹妹的确是福相,本就好看,这样白胖的样儿,更觉可爱了。”

    应玉听见,越发得意。

    应蕊忽然向着她道:“妹妹,那日来送东西的,真是那刚回京不久、升了礼部侍郎的唐大人么?听说他来府里独为了见你,可是真的?”

    应怀真道:“本是爹的旧识,先前没有跟姐姐说过?是在泰州的时候就认得,这次又受了爹的托付,才亲给咱们送了来。”

    应蕊笑道:“只是觉着他好大的官儿,竟亲自上门送这些物事,实在叫人惊讶。”

    应怀真不语,郭白露却思忖着说道:“怪道我听说……唐侍郎一回京也先来了府上,我听了还觉纳闷,不知他跟府上有什么来往呢,原来是为了这个,怪不得唐府那样兴旺,就单从这一件事上就看出来了:既然应了的事,就绝不失信于人。”

    一席话说的几个女孩子都点头称是。

    应怀真想到小唐,便也不由笑了,又感激郭白露话语中隐隐带着替她开解的意思,便转头多看了郭白露一眼,却见她桃腮带笑,双眸剪水,是个极出色的美人儿。

    郭白露察觉应怀真在打量自己,便也转过头来,向着应怀真微微地一点头。

    女孩子们聚在一起,自然话多,在外头说不够,就又到了花园的暖阁里,又天南海北地说了半日,忽然听外头小丫头说道:“春晖少爷回来了!”

    应玉最是爱热闹,先跳起来跑到门口,便招呼道:“哥哥,这里来!”

    门一打开,便看到前方不远处站着两人,一个是应春晖,一个却身形稍修长些,一身白衣格外醒目。

    应春晖听了招呼,忙也伸手招呼过来,满脸地笑,然而他旁边那位却仍是一脸的冷若冰霜,面无表情。

    应玉一眼看见,不忙出门,越发欢喜雀跃地回头对众人说道:“凌家哥哥也在呢!”

    应翠听了,便也跑过来往外看,应蕊迟疑了会儿,也走到窗边上,只有郭白露跟应怀真对面儿坐着不动。

    应怀真因早知道凌绝自有一股令女孩子们癫狂的能力,是以对应家姊妹的反应毫不在意,只是见郭白露丝毫也不动容,眼皮儿也不抬一下,心中倒有些暗暗诧异,却只以为郭白露是天生端庄娴静,又加她年纪大一些,所以不像是女孩子们一样轻狂而已。

    凌绝见许多女孩儿在此,便不靠前,转身有离开之意。

    春晖倒是有心跟姊妹们热闹热闹,但见凌绝执意不肯过去,眼见无法两全,少不得就跟应玉招手说:“妹妹们自管先热闹着,改日得闲了我再来!”说话间,就紧紧随着凌绝去了。

    郭白露当日便家去了,次日,应玉忽然跑来找应怀真,道:“今儿无事,我们去白露姐姐家里去玩如何?”

    应怀真先前虽也去过郭府两次,但对郭白露的印象,也无非是一个无可挑剔的大家闺秀罢了,交情也是浅浅的,然而因昨日之事,对郭白露印象便更好了一层。

    如今听应玉这样说,略有些犹豫,应玉又道:“快走罢,还想什么?我已经跟老太君和夫人说过了,我娘也答应了,你只需跟二伯母说声就是了!整天坐在家里头,只是绣花看书,可闷不闷呢?”

    应怀真听了不由便笑,也动了意,就叫吉祥去跟李贤淑说了,李贤淑即刻同意。

    应怀真便换了一身儿衣裳,吉祥也稍微收拾了一番,本要亲自跟着,不料应玉说:“我们只两个人去,不用你们跟着,何况我自有丫头,且是去亲戚家走走罢了,人多了显得轰动,反而不得方便。”

    于是就拉着应怀真出了门去,应怀真见她脚步飞快,便笑道:“又不是没去过,瞧你这兴头的……竟是一刻也等不得?”

    应玉只是不说,出了门上车,应怀真道:“你跟着的丫头呢?”

    应玉道:“咱们自在说话,要他们也在这儿岂不碍眼?都在后面的车上呢。”

    应怀真便笑道:“总觉着你今儿有些怪。”

    应玉道:“哪里怪了?我成全你出来透气儿,你不感激我反说我怪,难道你整日闷在屋里反而高兴?”

    应怀真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想出来,然而我们又不是男/人,哪里能整日里出来呢。”

    应玉忽然鬼鬼祟祟笑了一笑,应怀真瞧见了,便道:“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

    应玉向她身边儿凑近过来,抱住她的手臂,问道:“姐姐,都说平靖夫人疼你,那你可知道平靖夫人年轻时候的事迹?”

    应怀真道:“这个自然是人人皆知的,太姑奶奶年轻时候,是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也是我朝唯一一位女将军,当时叱咤海上,是何等的英姿飒爽,多少男儿甘心跪拜,听她号令……真真是绝世的风姿……”

    应怀真说着,不由地悠然神往,只觉得曾有那般恣意的人生,该是何等的滋味呢?只是自己重活两世,却仍是个闺阁女子,不必提什么叱咤风云,就连出府一步都得先问过人。

    应怀真想着,微微地叹了口气,又道:“罢了,得多少年才能出一位‘平靖夫人’呢,像我们这种平庸女子,还是规规矩矩绣绣花看看书就罢了……”

    转念一想,虽不能如平靖夫人似的有一段传奇人生,然而相比较上辈子滔过血海地狱似的经历,此生,若能如眼下一般始终都平平安安,波澜不起地度过,又何尝不是一种福气?且安于当下便是。

    应怀真想到这里,心中微微释然,便抿嘴一笑,转头微微地把车帘撩开一些,想看看已经走到哪里。

    不料一看之下,却觉着有些诧异,应怀真便道:“是不是走错了路?怎么瞧着有些眼生呢?”

    应怀真一问,应玉便捂着嘴笑起来,道:“姐姐,我可要跟你说实话了,你可要先答应不许骂我。”

    应怀真回头看她:“什么?”、

    应玉便伸手把车里的一个包袱拿了来,道:“姐姐快换上这个。”

    应怀真疑惑着打开,吃了一惊,认得是应佩素日穿的他们学院里的服色,便问道:“这……这又是什么?”

    应玉道:“这是我跟佩哥哥借的,他先前的两身儿衣裳。”

    应怀真越发吃惊,问道:“你借这个做什么?”忽然想到路不是往郭府去的,更是惊诧,忙抓住应玉道:“玉儿,你是想做什么呢?”

    应玉嗤嗤笑了两声,道:“姐姐别怕,我不会卖了你,只是今儿咱们也像是男人一样……出去看看热闹罢了。”

    应怀真大惊,道:“你是疯了!竟是要做什么?快点叫人调头去郭府!”说着,自己便要欠身叫小厮改道。

    不料应玉把她拉回来,道:“姐姐听我说,咱们又不是去那些不好的地方,只因这两日是尚武堂的考核日子,各家学院的人都涌去看,你没听佩哥哥说过么?他今儿也是去了,昨儿春晖哥哥他们也是去了的。”

    应怀真倒的确是听应佩说起过,应佩还曾说要去给李霍打气儿,应怀真心中十分羡慕,虽然也向往着想去……可毕竟没有法子,却做梦也想不到应玉竟会如此大胆。

    应怀真定了定神,便道:“你别瞎胡闹,他们都是男子,自然去得,若给人发现你也这样,你倒是活不活了呢?”

    应玉道:“这有什么?凭什么他们能做的,我做不得?何况当初平靖夫人不也是做了一番男人们都做不出的事?好姐姐,反正我们出都出来了,眼见也要到尚武堂了,不如就去一趟罢了,咱们只悄悄地去,再悄悄地回,神不知鬼不觉,又怕什么?”

    应怀真只是皱眉摇头,应玉又撅嘴道:“我知道你不是姐姐跟蕊姐姐那样,一味胆小怕事死不变通的,所以才叫了你一块儿的,何况我知道今日参与比试的还有你那位表哥,你难道不想亲眼看看的?”

    应怀真听到这里,想到李霍,心中一动。

    应玉趁机把衣裳拿出来,便塞在她怀中,催促道:“快些快些!如今是万事俱备,好姐姐,你就依了我罢了!你若是真不去,那么我就自个儿去了!”

    应怀真见拗不过应玉,何况自打进了京,出了偶尔到郭府唐府走走,竟没有一刻能自己做主玩闹的,想昔日在泰州小的时候,还能时不时地出去外头逛逛,自进了京入了府,像鸟儿进了笼子一般。

    如今被应玉说了一顿,未免有些动了心。

    两个人在马车里把衣裳换了,梳好的头发也拆了,只束了一个发髻,彼此相看,忍不住笑,应玉就道:“姐姐生得太好看了,有些不像男子。”

    应怀真见应玉这样一打扮,竟像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少爷,只比张珍多几分肤白跟眉目清秀罢了,便捂着嘴笑,道:“你倒是像的很。”

    此刻马车便停在尚武堂门外,应玉从车窗往外一看,先叹了声,就叫应怀真来看,应怀真也凑了过来,往外瞧了一眼:只见外头车水马龙,身着不同服色的学子们或成群结队,或三三两两便往里去。

    应玉见这样喧腾的场面,喜不自禁,便先开了车门跳下去。

    这负责赶车的正是许源的心腹小厮,知道许源最疼应玉,虽然她每每胡闹,却总纵容着,已经是习惯了。又加上应玉人小鬼大,给了他些银子打点,他便也大着胆子应承了。

    应玉下地,回头招呼应怀真,应怀真迟疑了会儿,终于也下了马车。

    应玉挽着她的胳膊,长长地吸了口气,才往前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住,仔细想了想,特意把肩膀一端,直了腰,又看应怀真一眼,特意放大了步子,大摇大摆地望内。

    应怀真忍着笑,起初只顾深深低着头,生怕被人察觉,不料走了会儿,见周围来来往往都是些要观礼的学子们,倒是没有人格外留意她们,于是才也缓缓抬头四处打量。

    本来是不知道路的,然而大家都往一个方向去,于是她们便也随着人潮而行,果然不多时便见前方偌大的一片空地,已经到了演武场上。

    应玉拉扯着应怀真,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了,应玉初次这般任性大闹,见周围都是少年学生,满心欢喜无法自制,应怀真虽面上还淡然着,心中却又是惊跳,又觉着有些隐隐地欢喜,眼见无数人走来走去,各司其职,又有学生们呼朋唤友,高声谈笑,应怀真抬头,见天高云浮,一望无际……竟是满心的畅快自在。

    顷刻间一声鼓响,观礼席上的众人都纷纷落座,鼓噪声也极快停了。

    场上便有一队服色相同的尚武堂学生,上前练了一套拳法,只见个个龙腾虎跃,拳拳带风,令人观之精神一振,应怀真仔细看去,想找是否有李霍,应玉却抓着她道:“左手第二个,是李家哥哥!”

    应怀真定睛一看,果然不是李霍更是何人?这几年来李霍的个子长了许多,竟比应佩还要高一寸,更兼因练武之故,整个人似脱胎换骨,透出一股勃勃英武之气。

    应玉竟比应怀真还要高兴,拍掌便叫了几声,顿时就引来周围数人瞩目,应怀真忙拉她一把,应玉才忙噤声。

    接下来便是分列比试,起初是比试拳脚,继而便是刀枪剑戟等兵器。

    比拳脚之时,跟李霍比试那人稍逊一筹,败下阵来,引得两个人一块儿叫好,接下来便见亮了兵器。

    应怀真瞧不得舞刀弄枪,只觉得心头肉跳,便总是捂着眼不看,倒是应玉全程目不转睛,又给她解说李霍如何如何了得,如何如何又取了胜。

    应怀真听到李霍得了胜,才敢睁开眼看,又见周围似又有些异样的目光,便拉拉应玉,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走罢。”

    应玉兀自意犹未尽,应怀真怕生事,且又看过了李霍,便一心要走。

    应玉无法,就也起身,两人拉着手往外而行。

    顷刻,便出大道,行到外间路上,应玉仍是意犹未尽,不时地手舞足蹈,且把李霍一顿夸赞。

    应怀真见左右无人,便笑道:“你方才不好好地坐着看罢了,一味地乱叫什么,我怕都给人看出来了。”

    应玉正志得意满中,又仗着已经出来了,便哼道:“看出来又如何,他们又不认得我?”

    正行间,忽然从前方走出几个人来,把路拦住了,为首一个便觑着他们,笑道:“你们是哪个学院的?”

    应怀真一惊,见几人仿佛来势不善,便并不答话,只拉着应玉要从旁边绕过去。

    不料那人又横着出来一步,不偏不倚挡住了,道:“问你们话呢,怎么不搭腔?”

    应玉忍不住道:“哪个学院的又关你们什么事?让开!”

    应怀真要拦已经来不及,为首那人听应玉声音青嫩,便笑道:“难得,我自来也没见过这样绝色的……”说话间,便双眼发亮地看向应怀真,仿佛垂涎欲滴似的。

    应怀真的心噗通乱跳,打量周围,所有人都去看比试了,因此此处竟不见人迹。

    应玉又怕又怒,却仍叫道:“你们想干什么?”

    旁边一人蓦地伸出手来,就拉扯应玉的衣裳,道:“怕什么,不过是跟你们交个朋友罢了。”顺势竟又摸应玉的脸。

    应玉虽然娇蛮,毕竟是个女孩儿,从未见过这种阵仗,顿时尖叫一声,道:“放开我!”

    那人更加得意,眼见要摸过来,忽然间“啪”地一声,脸上已经吃了一记。

    那人猛然愣住,应怀真一手打人,一边把应玉往身后一拉,将身挡住她。

    她用尽全身力气打了这一巴掌,手心火辣辣地疼得紧,却忍着痛握住手,面上疾言厉色地说道:“看打扮你们也是尚武堂的学生,怎么竟敢这样放肆!难道不怕我告诉孟飞雄孟伯伯吗?”

    几个人一听,顿时面面相觑,露出胆怯之色,为首那人问道:“你是说孟将军?”

    应怀真冷笑一声,道:“京城内还有几个扬烈将军不成?”

    众人听见她说的详细,有的就窃窃私语,道:“莫非是跟孟将军有亲的?怕不好惹。”便生出退意来。

    应怀真趁机喝道:“既然知道孟伯伯的厉害,还不滚开!”说话间,再不犹豫,一把攥住应玉手腕,握着她往外就走。

    为首那人也忌惮孟飞熊,不敢硬拦住,刚往旁边推开一步,忽然看到应玉耳朵上扎着个小孔,顿时叫道:“你是女孩儿!”

    应玉大惊,伸手捂住耳朵,那人大笑起来,重把应怀真拦住,上上下下打量她一会儿,道:“差点儿给你唬住了!生得这样绝色,必也是个女孩儿了……孟将军又哪里认得这样的女孩儿,何况他如今不在京内,你难道不知道……”说话间,就伸手往应怀真的脸上探去。

    应怀真满心叫苦,心中大为懊悔此行实在冒失,正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之时,忽然听到一声轻轻咳嗽,有人冷冷道:“尚武堂里竟也有这样的败类,也是难得。”

    几个人一听,顿时大怒,道:“什么人敢在此大放厥词?”

    话音未落,就见有个人从一丛冬青后踱步走了出来,白衣胜雪,眉目冷清,居然正是凌绝。

    应玉方才害怕,眼角已经带泪,见了凌绝,如见救星,便脱口唤道:“凌哥哥!”

    应怀真见凌绝居然在此,竟还现身,似乎是救护之意,心中大为意外,护着应玉后退一步,道:“玉儿别做声。”

    凌绝扫她们两人一眼,淡淡地负手站定了,斜睨着这些人,冷道:“有本事冲我来,欺负女孩儿算什么东西?”

    凌绝自来就带有一种冷然傲气,此刻故意如此,更是傲慢逼人,那些人瞧着他睥睨的眉眼,不由火冒三丈,为首那人冷笑道:“好个小白脸儿,你又有什么能耐,敢在这里充什么荆轲聂政?”

    凌绝扫一眼应怀真,哼道:“自管来试试看便知道啊。”

    应玉大喜,应怀真心中却紧张之极,暗中捏了一把汗,她怎么会不知道?凌绝虽也会些拳脚功夫,却因不好此道,故而并不擅长,对付平常人还能使得,若是对上这些尚武堂的人,只怕凶多吉少,只不知他为何竟在此硬挺。

    忽然看到他那个眼神,应怀真心中一震,顿时明白了凌绝的意思:他是想拖住这些人,叫她们趁机快走!

    应怀真虽然明白,只是不信,凌绝这种人怎么会做这样出力不讨好的事?何况她素来跟凌绝敌对,若说他是为了自己,那自然是绝不可能,难道是为了应玉?

    应怀真一瞬恍惚,那边却已经动了手,第一个人动手的时候,凌绝尚能应付,第二个围上来的时候,已经捉襟见肘,身上竟吃了两拳!

    那为首的恶少年一看就知端倪,便狞笑道:“就凭你也敢胡吹大气……”顿时上了前来,把那两人喝退,自己迎上前去,一拳击出。

    打斗间,凌绝已经不知不觉挪步到了应怀真跟应玉身前,见应玉已不知去了哪里,可应怀真却仍在,他心中着急,正要说话,那恶少年已经冲了过来。

    凌绝见他来的凶狠,把心一横,伸手硬挡,不料此人乃是虚招,左手蓄力,一拳击出,正中凌绝胸腹之间。

    凌绝只觉身心俱震,猛然往后倒了回来,当此时,应怀真赶上前来,张手从后面将凌绝拼力扶住,却仍是站不住脚,顺势跌坐地上,却仍抱着凌绝不放。

    凌绝倒身下去,本以为会狠狠摔在地上,不料只觉一片绵软,摔得并不要紧,他抬头一瞧,却见竟是应怀真。

    凌绝一张口,本想说话,喉咙却一阵腥甜,忙牢牢闭住嘴。

    应怀真低头看着,却见他唇边沁出一丝鲜红的血痕来,蜿蜒顺着淌了下来,他的肌肤本就白,如此一衬,越发触目惊心。

    应怀真胆战心惊,不由失声叫道:“凌绝!”

    凌绝只觉得脸上湿润,仔细看,才见她居然流下泪来,泪滴打在他的脸上,如雨微润轻凉。

    那些恶少年们见状,才欲聚拢过来,忽然听到有人暴喝了声,道:“好混蛋们!”

    这些人才一抬头,就见当前一个人如猛虎似的扑了过来,竟然是李霍,身后还跟着许多人,应玉便在之后,跑的趔趔趄趄。

    原来方才应怀真虽明白了凌绝的意思,可自忖若是此刻跑了,凌绝必然会大大地吃亏,何况她们两人又怎能跑得过这些恶徒?于是便忙叫应玉回去场中叫人,不管是应佩、春晖还是李霍……且都使得。

    正好李霍得胜下了场,应佩跟春晖以及几个同窗正在恭喜,应玉跑过去,颠三倒四说了几句,李霍明白后,乍惊复大怒,一马当先便冲了来。

    这些年来,李霍在尚武堂中也颇有名头,这些人见是他,已经有些心虚,才要分辩,李霍哪里容得他们分辩,飞身一个回旋踢,顿时把为首那个踢的斜倒了出去。

    跟此人相好的那些人见状,忙来抵挡,两方便打了起来。

    此刻应佩也赶了来,一看应怀真也在场,顿时脑中轰然一声,怒道:“好混账东西!”顿时也跟着飞扑入战圈。

    应怀真见应佩也冲上去,急得叫:“哥哥!”她知道应佩不是习武的人,上去只能吃亏罢了,生怕他受伤,故而想叫他回来。

    然而应佩怒火冲天,浑然不顾,冲进去便乱打,应怀真连叫两声,他都是没有听见。

    应怀真正悬心,忽然有个人过来,向着她道:“怀真妹妹别急,我把佩哥哥叫回来。”说着冲她一笑,便纵身入了战圈。

    应怀真见他的笑有几分熟悉,认得是唐家的一位小少爷,依稀记得仿佛叫“唐绍”的。

    唐绍纵身跃入,正好有个人冲着应佩打去,唐绍一把挡住,那人回身便打,一看是他,忙收了手唤道:“不知道是您……”

    唐绍轻轻踹了一脚过去,笑道:“好糊涂东西,还不快滚?”那人识趣,见他也下了场,急忙抽身溜走了。

    唐绍左冲右突,见着他的人都不敢跟他动手,倒有一大半趁机溜了,唐绍把应佩揪住,道:“佩大哥,怀真叫你呢!”

    应佩这才回过神来,回头看应怀真在原地看着,忙跑回来,见她半倒地上,手上还半扶半抱着凌绝,忙问:“伤着哪里了?吃了亏了不曾?”

    正一场大闹,尚武堂的教师傅们赶到,见这一团大乱,顿时个个发怒,将在场所有动手都押住了,雷厉风行地便要狠罚。

    应怀真见李霍跟唐绍也在其中,很想替他们分辩,然而她乔装来此,又怎好再出声?

    正在此刻,忽然有人笑道:“众位何必生气呢?不过是些孩子们……比武场上没分辨出输赢来,私底下又来了一场,何必就当真地恼怒起来要打要罚的?”

    应怀真闻声抬头,却见来者竟是熙王赵永慕!她心头一震,那边尚武堂的老师们便迎上去,纷纷见过熙王殿下。

    熙王扫了一眼在场众人,越发笑道:“看在本王的薄面上,今儿又是个好日子,且就放了他们一马罢了。”

    众人见熙王殿下发言,哪里敢不给他面子,当下便雷声大雨点小,将这些学生们都饶恕了。

    李霍便跑过来,问长问短,又看凌绝伤着了,更加愤怒,兀自恨恨不已。

    唐绍便在旁边劝慰,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要再闹了,不然不好说……还是快叫佩大哥把他们先送回去,请个大夫给凌兄看看是正经。”

    应怀真知道他是故意大事化小,不然若真牵扯了她跟应玉进来,就大不好了。

    李霍倒很听唐绍的话,便握着应怀真的手,低声道:“等我得空了就去看妹妹,咱们再说话。”

    应佩过来便抱凌绝,虽有春晖帮手,却仍有些吃力,却见熙王走了过来,道:“不必再劳累,我已叫人赶了车进来,一并送你们出去罢了。”

    果然顷刻,熙王的马车便到了,几个人便上了车,出了尚武堂大门,熙王就对应佩和春晖说道:“你们同我的人一块儿,把凌绝送回他府上,我方才已经派人去传太医了,你们回去正好就能遇见。”

    应佩见他如此吩咐,只得遵命,又看应怀真,有些不放心。

    熙王笑道:“不必担心,我亲自送她们回去,比你送回去好。”

    两人这才谢过熙王,果然就跟凌绝同车去了。

    应怀真下了车,目送那马车离开,不知凌绝究竟如何,正发呆,就听熙王道:“怀真还不上车?”

    应怀真忙回过身,却见应玉已经上了马车,熙王站在马车边上。

    应怀真便走过来,踩着脚踏要上去,熙王抬手在她腰间一抱,略微用力,送她上了车,自己随即也登了车。

    应怀真早坐在应玉旁边去了,见她受了惊,便安抚了两句,应玉呆呆地问道:“凌哥哥不知如何了?”

    应怀真心中一沉,也不知该怎么回答,说话间,熙王便也上了车,坐在两人对面,含笑就看向应怀真。

    应怀真望着他看似清雅的笑容,心中如有一根刺,只好若无其事地道:“这一次多亏了殿下相助。”

    熙王和颜悦色笑道:“不必多礼,你是唐侍郎的小朋友,自也是本王的小朋友呢,不值什么。”

    应玉因知道他的身份,不敢多言。

    应怀真见他提起小唐,越发不知回答什么好,又感觉熙王正打量自己,便只竭力垂了眼皮,目不斜视。

    熙王看了她一会儿,又笑道:“怎么你的样子,倒像是本王是会害人的老虎一样?”

    应怀真心中一震,面上仍是镇定状,说道:“殿下说笑了。”

    熙王越看越觉着有趣,隔了会儿,又道:“你对谁也是这样不苟言笑的?对唐侍郎也是如此?”

    应怀真心中大乱,恨不得他堵上嘴、一个字也不说的好,偏偏对方身份非同等闲,就只打起精神,勉强说道:“我跟唐叔叔并不常见面,若见了,自然也是以礼相待。”

    熙王低低笑了两声,道:“以礼相待?我可不曾说你们并没有以礼相待……”

    应怀真顿时红了脸,无端想起上次那一场雪,小唐贸然抱她之事,便仍是尽量温和地回答道:“殿下真真风趣。”说着便牵一牵动嘴角,试图露出几分笑意,才唇角一动,忽然又想到曾有一次她对着小唐假笑,他竟一眼就看出来了,应怀真想到这个,便忙又不笑了。

    熙王听她说自己“风趣”,然而她却是板着脸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哪里是有丝毫“风趣”可言,且虽如此面无表情,但脸却分明已经红到耳根……便自言自语般低声笑说:“哎,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小丫头。”

    应玉在旁边本十分紧张,不料见熙王能说能笑,待人竟极为亲切温和,才慢慢地也放松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收到了有史以来最长的霸王票,震惊,谢谢小伙伴们~~

    四妹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3:02:49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2:42:56

    落叶天堂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8 12:39:40

    lal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2:50:35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40:22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40:13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34:54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33:28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33:2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9:4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9:2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9:2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9:15

    土豆的土豆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9:1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9:1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9:08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9:0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9:0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8:5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8:5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8:4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8:0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4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3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3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3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2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2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1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1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12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06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7:0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6:5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6:5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6:49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6:44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6:40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6:35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6:31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6:2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5:53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5:27

    Justine_Lei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5:16

    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7 21:24:48

    么么哒~~这章很长,慢慢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6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