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6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只因沙罗国距离京城实在太远,纵然是传信儿的话,走一趟也要一年时间,因此消息传递极为不灵便。

    譬如小唐自启程前就发了信回京,林沉舟虽知道他出发了,但接到信的时候,却并不能得知他如今已经走到哪里了,因此就算想回信也是无处可投递。

    所以自从小唐出使,两方面的消息便如同断绝了一般。

    而小唐又怎能算准了应兰风便是在当月今日来到这穷山恶水之地呢?自然不能,事实上,在小唐的预计中,应兰风最早也得几个月后才到。

    只因知道此处的官员并不是普通的恶吏,而是那种穷凶极恶无法无天之徒,应兰风虽有张珉随护,却仍是难以对付。

    小唐怕有凶险,因此特意前来替应兰风先清路的,没想到正好遇见,救了个正着。

    小唐自沙罗国回来,随行其实还有些车驾,譬如沙罗王所送的回礼等物,其中还有九个沙罗国美姬。

    小唐便只将这些人暂时安排在旁边县城之中,命梁九亲自看护,自己却带了几个得力的下属绕路来到僻县,亏得他连夜而至,不然的话,纵然晚一步也是万事皆休了。

    如今总算是替应兰风扫平障碍,才又快马加鞭地率人赶回,继续往京内而行。

    这一日在京中唐府,敏丽正跟应怀真说话,忽然外间丫鬟说:“林大小/姐来了。”

    两个人才站起来,就见林*笑吟吟地从外头进来,只见她穿着一身紫色的衫子,上绣着百蝶穿花的图样,显得身段窈窕,更添几分美貌。

    敏丽上下一打量,便笑道:“林姐姐病了一场,还以为你要成个病西施了呢……怎么反倒添了颜色了?竟比没病之前更好看了!”

    林*闻言,面上微微一红,却不言语。

    敏丽却又笑说:“你纵然不说我也知道。”

    林*一惊,便看她:“你知道什么?”

    敏丽瞅着她,道:“你别慌……我怎么不知道的?还不是我哥哥快要回来了的缘故?瞧姐姐这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样儿,快快收着点儿罢了,免得叫人都看出来了,笑话你呢。”

    林*这才又笑着低头,暗中松了口气,因见应怀真也在场,便又啐了口道:“你才要收着点儿,一个闺中的女孩儿,总拿人取笑是怎么样呢?何况还对着怀真妹妹,你留神教坏了她。”

    敏丽也走过来,拉着应怀真的手坐在她旁边,含笑说道:“你别瞧她年纪比我们小,然而她什么不懂的?哪里就轮得到我教坏了。”

    应怀真只是笑说:“姐姐别拿我取笑,我原是什么也不懂的。”

    敏丽就也瞧着她笑,道:“这才是正经知礼的女孩儿呢。”

    林*见她两个如许亲密,心中诧异,便也坐了,说道:“我病了一场,你们两个比先前竟更好了……”

    敏丽回头道:“姐姐别吃醋,你病了一场,我不是还去瞧过两次的?”说着抿嘴一笑,便低了头。

    林*笑道:“算你还有些良心。”忽然目光一顿,望见敏丽头上斜插着一支发钗,顶上一朵水红色的绢花,极为精致好看。

    林*心中一动,竟觉着这花儿眼熟的很,细想想,竟有些像是先前凌景深送给她、却又给她扔了的那支。

    林*便故意问道:“你这朵花儿倒是新鲜,听闻是外头都爱戴的,我原本也想买一支,你哪里得了的?”

    果然敏丽听了,脸上有些腼腆羞色,便道:“也没什么……是景深哥哥送的,若是我自己买的,就也给姐姐也买一支了。”一句话而已,却喜滋滋地带着难掩的甜意。

    林*听到“凌景深”三字,心中顿时大不自在起来,又窥着敏丽含羞的神情,忽然心头一动,脱口道:“你莫非……”

    话到嘴边,猛然想起应怀真也在,有些话却不便说的,于是便忍住了,只沉吟低头。

    应怀真却并不言语,仿佛什么也没听见,只捡了桌上敏丽没做完的一个绣面儿,认真打量。

    原来应怀真同敏丽一场相交,几乎无话不谈……敏丽也曾隐隐约约提起过几次凌景深,每次提及,总是十分赞扬之色。

    应怀真因是经历过“情”之一字的,见敏丽说及凌景深时候的神情,含羞带怯,满面喜悦竟压不住,简直同她前生提起凌绝时候的模样一般无二,心中便知道敏丽钟情于凌景深了,而且还用情颇深。

    应怀真心中暗自叹息。

    上回小唐临出使之前,应怀真跟随应兰风去他府里,凌景深当时也在场,只是应怀真那时候只顾注意小唐去了,因此只是惊鸿一瞥,不曾十分留意。

    后来跟敏丽又说起来,才慢慢地记起了此人,知道他是凌绝的兄长,以及……

    只是她虽和敏丽交好,可有些话自然是不便说的,还有一些是绝对不能说的。

    因此每当敏丽提起凌景深,应怀真只当做不在意听的模样,或者随意地敷衍几句,除此之外,一个字也不肯多说,一句也不肯补明。

    然而敏丽心中极为心仪凌景深,这些夸耀的话偏又不能对旁人说,若对林*说,以她的性子必然不依不饶,或者又大骂凌景深一句,或者又取笑敏丽一顿……但是应怀真不同,不管对她说什么,她只是笑听着,温和之极,令人舒服。

    因此敏丽反而更加喜欢,此刻她的心神都在凌景深身上,只顾喜悦于自己的喜悦,横竖有个人在跟前听着作为分享就是了,其他的全不在意而已。

    此刻应怀真听两个人又提起凌景深来,便又装作漫不经心的模样,把绣品放下,搓着手说道:“好似有些冷了,让我把火挑的旺些。”起身就去那火炉旁边,伸出手来烤火。

    林*见她离开了这儿,才一拉敏丽,小声说道:“你可忘了先前我跟你说的话了?”

    敏丽问道:“什么话?”

    林*皱着眉,喝道:“别装傻,你明知道……那个人、那个人不是好的!”

    敏丽才笑着道:“原来你说景深哥哥?唉……你别总是对他有偏见,我跟他是一块儿长大的呢,岂能不知?何况哥哥又跟他好……”

    说到这里,忽然见林*满面通红,仿佛是个极气愤的模样,敏丽慌忙哄着说:“好了好了,你别气,我不说了就是了……我并没有如何,只是景深哥哥既然记着我,买东西送给我,我岂有不收之礼?不过是这样而已,并没有别的。”

    林*打量敏丽的样子,疑心她是喜欢凌景深的……一时又惊又急,她张了张口,极想说凌景深也曾送过她这花儿,但是却又怎么说呢?说出来之后又会如何?何况凌景深还对她做了些绝不能宣之于口的事……

    林*想来想去,只是气得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应怀真背对着她们两个,隐隐约约听到了三言两语,知道两人在为凌景深叽咕。

    应怀真默默不语,只是拿着火钳子拨弄那炭,红彤彤地炭在炉子里忽闪忽闪地,好像是个人一口一口地呼吸,应怀真眼前却出现令人几乎窒息的一幕:

    白幡飘扬,低低啜泣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而那个人一身缟素,背对着她,直挺挺地跪在地上。

    她身旁一个丫鬟带着哭腔,小声说:“这可如何是好,小公子已经三天三夜不曾离开,饭也不曾吃一口,水也不曾喝,任是谁劝也不听……”

    应怀真的泪刷地涌了上来,只是盯着那道背影,看着那挺直如冰的脊背,知道他心里此刻必然是极难过的,她想劝他休要太过悲伤,不管如何,还有她在,他须得保重身子才好。

    于是不顾一切地跑上前去,唤道:“凌绝……”

    凌绝并不看她,只是死死地盯着面前那个牌位,应怀真看见他的脸如雪一样,毫无血色,但双眼却偏极红,仿佛哭出来的泪都是带着血的。

    那一刻,应怀真仿佛能感同身受,她能真切地体会到此刻凌绝那种摧心折肝般的痛楚,泪不由自主地模糊了双眼,应怀真伸手,试着去拉他的胳膊:“凌绝……”

    不料才一碰到他的手臂,凌绝用力一挥手,竟把应怀真猛地撇到旁边去了,她猝不及防,倒在地上,半边身子摔得生疼,几个丫鬟吓得乱跑上来,忙把她扶住。

    应怀真忍着痛,却仍又惊又怜地看着凌绝,却见他仍是一眼也不看她,只是死死地盯着前方那个牌位,顷刻,才冷冷地说:“你走开。”

    那时候应怀真以为是他伤心欲绝之故,故而才那样对自己。

    所以回头后,她还特意叮嘱了随行的丫鬟不许把此事告诉应兰风……毕竟是她偷偷跑出来看望他的。

    那一摔,她的肩膀都青紫了,李贤淑无意中看见,应怀真只辩称是自己不留神摔了一跤。

    应怀真无法忘却凌绝跪在灵堂上的样子,那时候她曾想:不管做什么都好,只要……不要让他这样伤心,那无论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可不管如何,都不能让那个人活过来了,而这偏偏正是凌绝所想要的。

    应怀真被丫鬟们扶着离开,她仍是看着凌绝,而他仍是看着牌位上的那几个字:凌景深……

    黑底白字,触目惊心。

    是的,在他们成亲之前,凌景深已经过世了。

    起初不知他的死因如何……应怀真打听过,众口一词地说是急病。

    思绪起伏,耳畔又听敏丽低低地笑说:“你就别管我了,还是管管你自己罢了。”

    林*哼道:“你且笑罢了,你只不要说我没有提醒过你……要知道,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

    敏丽道:“什么后悔药,我要那劳什子做什么呢。”

    应怀真的眼睛微微有些湿润,幸好靠着火,很快便又干了。

    屈指算来,距离前世凌景深过世……算来还有不到三年的时间。

    忽然有人轻轻板住她的肩头,低声笑语:“傻丫头,对着炉火发什么呆?瞧你……脸儿都热烘烘的了,这样再跑出去,保管就跟林姐姐一样病倒了。”

    原来是敏丽过来了,轻轻地把应怀真扶起来,让她仍回原来的榻上坐了。

    应怀真看着敏丽温柔的脸,想到方才记忆的那些场景,心中仍是不由有些难受:若真的凌景深三年后会死,那这世上除了凌绝,又要多一个伤心欲绝之人了。

    下午时候,应怀真乘车回到府内,才进屋里,就见李贤淑满面春风地自外头回来,笑道:“总算是万事大吉,天下太平了。”

    丫鬟来帮应怀真把斗篷收了,应怀真还未开口问端倪,李贤淑已经笑道:“你三姨妈那件事已经好了……多亏了你三叔父,真真是个能干事儿的好人!我还以为是天大的事儿,心烦的不得了,今儿你三叔父跟我说:‘都是互相知道名姓儿的,大家坐在一块儿,喝了两杯酒就没事儿了’,如今你三姨夫已经放出来了。”

    李贤淑喜不自禁,想了会儿便又笑起来,自此跟三房才又多了几分亲近。

    很快便到了年底,天气转冷,这两日又下起雪来。

    应怀真一大早儿起来,披了斗篷,去给老太君请安,跟应翠应玉应蕊他们几个女孩儿围着说了会儿话,见老太君乏了,便起身回房。

    四个女孩儿走到半路,正说笑着,忽然见从旁边的廊上来了一人,应玉先叫起来:“是小表舅!”

    当下跟应翠两个就迎上去,围着说长道短,郭建仪就也停了步子,同她们说话。

    应蕊在旁看着,便道:“这里怪冷的,你回不回去?”

    应怀真因见郭建仪同应翠两个说话的时候抬头看了自己一眼,怕他有事,就对应蕊道:“你先回去,我等会儿再回。”

    应蕊也不说什么,只有看了一眼郭建仪,便自去了。

    应怀真就站在原处,一边看雪一边等着,果然过了片刻,也不知郭建仪说了什么,应翠应玉两个便撒欢儿跑了,周遭又是一团安静。

    应怀真回头,见郭建仪已经走到身边儿来,望着她笑说:“怎么不跟蕊儿一块儿回屋,在这儿吹风做什么?”说话间,就把她的斗篷拉了拉,帽子又扶了扶,顺便掸去上头的雪。

    应怀真回头道:“小表舅这会子来做什么?可是有什么事儿?”

    雪映着光,照的她的脸越发的白,如美玉微芒,双眸更是黑白分明,仿佛能看透人心。

    郭建仪看了会儿,便转开头去,只道:“上回你不是叫我打听二表哥的事儿么?我已经派了个亲信过去南边儿,今儿才传了信回来……”

    应怀真听到他说父亲的事,早忘了淡然为何物,忙抓住他的手着急地问:“我爹怎么样了?小表舅你倒是快说。”

    郭建仪看着她满目期待,微微一笑,道:“别急,那人是亲见的,也跟二表哥说了话,二表哥好得很呢,你放心就是了……唉,整日里操不够的心,可怎么成?”

    应怀真正眼巴巴瞪着,听了这话,喜得眉开眼笑,伸手握了握嘴,呵出一口气,便笑道:“哎呀!我可是放心了!你不知道我悬了多少日子的心呢!”

    郭建仪看着她笑容烂漫,在怀中一摸,应怀真不由又笑:“你又给我带东西了?”

    郭建仪笑道:“这次可不是我给你带的。”说着,就掏出一物,递了过来。

    应怀真低头一看,竟似是一封书信,呆呆接过来,不由问道:“这是……”

    郭建仪道:“你打开看就是了。”

    应怀真忙撕开了,将信纸展开,一看那上头的字,顿时就落下泪来,原来正是应兰风写给她的亲笔信。

    应怀真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见应兰风写他沿路的趣闻以及窘事,情难自禁,又是掉泪又是笑,如此看了两遍,才把信收起来,道:“小表舅,我不知该怎么谢你。”

    郭建仪已掏出一方帕子,递给她道:“同我说这个,便是要同我生分了。”

    应怀真接过帕子,一边拭泪,一边破涕为笑:“谁跟你生分了,我若当你是外人,就不敢烦你帮我打听我爹的事儿了,你倒是也肯用心,特意派了人过去……换了别人,也难得是这样放在心上。”

    郭建仪唇角动了动,应怀真看看那方帕子,仔细叠了叠,道:“弄脏了,等我洗了再还你。”说着便欲收起来。

    郭建仪笑笑,却说:“不妨事。”便举手拿了过来,重放到怀里去。

    应怀真听说了应兰风的近况,又看了他的亲笔信,心中一块巨石落地,转头看着面前飞雪,长长地吁了口气,道:“这几日我最高兴的就是今儿……小表舅,每次你都带好消息给我,真是我的福星……”说着,乐得又笑。

    郭建仪目不转睛看着她,目光里一片温柔,忽然见几片雪随着风吹飘了进来,有的便落在应怀真的流海儿上,郭建仪见着,便抬起手来,想给她拂去,手悬在半空,将要落下之时,忽然见应怀真睁大眼睛,愣愣地盯着对面。

    郭建仪一怔,随着转头,蓦地看到对面一道卓然不群的人影,依稀正也往这边看来。

    郭建仪认出那是谁,顿时整个人似轰雷掣电,竟呆在了当场。

    雪纷纷飘落,几乎迷了人眼,应怀真先是愣住,而后惊喜交加地欢叫道:“唐叔叔!”即刻把裙角拎起,拔腿往那边跑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6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