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64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天渐渐凉了,这一日,应怀真在屋内炕上,趴在桌子上描花样子,一只肥壮的狸猫便趴在她的腿边上,闭着眼打呼噜。

    应怀真描了会儿,便觉着手有些发僵,正揉搓着,见李贤淑气哼哼地进来。

    应怀真见她面带恼色,就问出了何事。李贤淑在外面不便说什么,如今面对女儿,却也没什么忌惮,便道:“还不是你那两个好姨妈,当初她们两个要嫁的时候我就有些不乐意,到底拗不过,如今终究是闹起来了?”

    原来李家的两个姊妹,二妹妹美淑跟三妹妹巧玲两个,一个嫁了甜水巷于家典当铺的少东,那人生得倒是齐整,就是好拈花惹草。当初徐姥姥还为了此事特意在泰州跟李贤淑商议来着。

    三妹妹巧玲,本来是许了幽县村子的一个里正之子,前年李贤淑带着应怀真回娘家,还说了此事来着,不料自她们回了京内不久,徐姥姥便传了信儿来:那门亲事竟然告吹了。

    李贤淑自然吃了一惊,仔细问了才知道:原来另有一家男方上门提亲,那人却是在幽县县衙里当差,虽说是管囚狱的,却大小是个官儿,倒是比里正之子更有几分体面了。

    原本徐姥姥是不肯的,只是捱不住巧玲自个儿动了心了,在家中闹死闹活地,立意要跟之前的里正之子断了,要改这叫“陆波”的小官儿。

    到底是没有法子,过了年便也嫁了,日子过得起初倒也和睦,后来就看出来了,陆家的两个老的十分厉害,又嫌弃巧玲的娘家是行商的,只觉着他们的儿子实在不会挑人,因此处处不满挑剔,隔三岔五地打骂。

    而巧玲偏也不是个任人拿捏宰割的主儿,开始碍于颜面还忍着,时间一长,便也索性跟两个老的闹起来,三天两头地双方吵闹,那陆波就夹在中间,两边儿安慰而已。

    次年巧玲便生了个儿子,本以为两个老的会因此高看她一眼,不料两人竟仍是如故,把巧玲气得半死。

    这倒也罢了,偏偏是今年,陆波因为一宗官司纠葛,竟给告了,对方又有些权势,思来想去,便只能向李贤淑求助。

    李贤淑只因心内早有芥蒂,又加上应兰风不在京内,此事又是外面的,超出她能打理的范围,便不愿理。

    相比较而言,美淑那边的情形倒要好上一些,除了那于家的小子又开始死性不改,招惹几个风流秧子,美淑闹了几次不听,姑且只好忍着,只每次回娘家仍向徐姥姥诉苦罢了。

    李贤淑说了巧玲的事,应怀真摸了摸狸猫油光水滑的皮毛,道:“娘不理会倒是好的,反正这件事儿不是我们不想理,而是也管不了,假如爹如今在家呢,倒是好说,让爹自去打听打听便是了,爹如今不在,娘若叫底下人去办,难保他们趁机狐假虎威地闹事之类……反生出更多事端来。”

    李贤淑叹了口气,若真的撂手,却又有些于心不忍。应怀真明白,就又说:“我素日看着,三叔父倒是个有心人,对咱们也好,行事向来也稳当……娘倒不如跟他暗地里说说,让他能顺手帮一把,就帮一把,只别叫他为难。”

    李贤淑听了,心头一喜,拍掌说道:“我怎么没想到呢?找他真是最合适不过。”

    应竹韵素来在京内厮混,上上下下各部各地都十分熟稔,这件事的确是找他最合适,他又不是那种一味恃强凌弱的人,办事讲理,素来妥当,一向对李贤淑且又尊敬,真真是最好人选。

    李贤淑眼前一亮,当即就要走,忽然丫鬟报:“表舅爷来了。”

    说话间,郭建仪便走了进来,上前给李贤淑见了礼。

    李贤淑打量他,见他比先前更加气度和润了许多,心中暗自称赞,便同他闲话了几句,因心内惦记着去寻应竹韵,当下也没久留,说了几句就出去了。

    应怀真已经下了炕来,那只狸猫失了爱抚,又见来了人,就也随着跳下地,翘着尾巴踮着脚出门去了。

    郭建仪笑看着它去,便道:“它倒是比人自在。”

    应怀真已经跳过来,故意敛手行礼,认真说道:“今儿怎么有空来了?员外郎大人?”

    原来这两年间,郭建仪已经升了从六品的工部员外郎。郭建仪见她打趣,便笑说:“明日休沐,我今儿早些回来,想着有段日子没见你了,特意过来看看。”

    应怀真让着他坐了,就也笑道:“现在倒好,还常常地记得来看看,将来小表舅的官儿越做越大,只怕就不记得我了。”

    口里似是说笑,心中未尝不唏嘘的,前世岂不是就是这样?

    郭建仪却是个极灵透的人,听了这句,便打量着她的神情,问说:“为什么这么说呢?是真心,还是假意?”

    应怀真被他认真一问,倒不知如何回答了,就低下头去,想了会儿才说:“我不知道,谁又能猜到将来会发生什么事儿呢,我就是有些……担心罢了。”

    郭建仪望着她,半晌笑道:“你这孩子,这性子仍是丝毫未变,总是喜欢多心多想。还是说……你是听了什么风言风语的……”

    应怀真听他说起这个,反而疑惑问:“什么风言风语?”

    郭建仪见她双眸清明,便一笑道:“没什么,我随口说说罢了。对了……这个给你。”

    说话间,从袖子里掏出一包东西,递给应怀真。

    应怀真接过来,不忙打开,只笑着问:“你又拿了什么东西来?”

    原来这两年来,郭建仪每次来看她,都会随手带点东西,或者是小玩意儿,或者是吃食之物,总是不空手罢了,偏偏每次都让应怀真惊喜不已,难得地十分可心。

    郭建仪笑道:“这是桂胜斋新出的芝麻松子糖,我尝了尝并不十分甜腻,料想你该爱吃。”

    应怀真早闻到一股香气,她在桌上趴了半天,又觉着冷,正想吃点儿甜的东西,这却如雪中送炭一般,便笑道:“小表舅,别对我这么好。以后若你不对我好了,可怎么办呢?”

    说着回身,便在桌上打开纸包,拈了一颗含在嘴里,回头又笑:“你要不要?”

    郭建仪本不想吃,然而见她手上拈着一颗送上前来,那手指纤纤,竟是玉色一般,他便笑道:“却之不恭。”起身抬掌接了,那颗松子糖便落在手心里,郭建仪拈了吃了,香甜入心,室内一刻静默。

    应怀真便坐在炕沿儿上,垂着双腿,吃了三颗才住了,郭建仪早倒了一杯茶,放在她旁边的桌上,应怀真冲他一笑,举手喝了两口。

    郭建仪看着她一举一动,并不说话。

    应怀真看出他今日有些不太一样,便敛了笑,问:“小表舅想些什么?像是有心事?”

    郭建仪回过神来,笑了笑道:“是了,我来是跟你说件事儿,我有一位刚从南边儿回来的同僚,曾跟二表哥照面过……”

    应怀真一听,便跳下地来,握住郭建仪的手道:“他见过我爹?我爹怎么样了?”

    郭建仪垂眸看了一眼,见那小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手,十分急切,便又一笑,抬眸道:“你别急,二表哥很好,据那人说,虽然比先前有些清减了,但精神却极好的,那人说起来满口的称赞,看得出十分地钦佩二表哥。”

    应怀真听了,闭上眼睛仰起头,先念了声“阿弥陀佛”,满心欣慰。

    郭建仪笑道:“索性一块儿告诉你罢了,我听部里的一些长官们议论说,若照这个势头,二表哥明年有可能便回来呢,然而并不能十分确定。”

    应怀真大为惊喜,尖叫一声,双手捂住嘴,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郭建仪。

    郭建仪见她这模样,便伸手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道:“做什么?”

    应怀真眼圈发红,瞪着郭建仪看了会儿,忽然张手将他抱住,跳着脚说道:“太好了,小表舅!”

    郭建仪一怔,半晌,才抬手在她腰间轻轻握住,只觉不盈一握,便笑说:“傻孩子,如今怎么还像是小时候?不好再随意地乱抱人了,小表舅现在都不能像是以前一样抱你了,要避讳点好。”

    应怀真才也松了手,只是仍是高兴的情难自已,又原地跳了两下,仰头上看,合掌喃喃道:“这真是我今儿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郭建仪看着她笑面如花,自己虽也唇角微挑地带着笑,眼中却有一丝悒郁,起身走到应怀真身边,抬起手来,似乎想在她头上摸一把。

    可手停在半空半晌,却终究未落下,只是轻叹了声:“你怎么还是这么小呢……”

    应怀真依稀听见,便歪头看他:“小表舅你说什么?”

    郭建仪向她一笑,道:“我说叫你不要挑食,免得整天长不高,你瞧应蕊应玉。”

    应怀真笑道:“昨儿老太君还说我长了肉了,你偏来说这个。”

    郭建仪笑着摇了摇头,道:“总之你要好生吃饭,快些儿长……”说到这里,便又停下,只又说了几句别的,才又走了。

    到了晚间,应佩也过来吃饭,吃完了就跟应怀真闲话,听说郭建仪来过,便随口说道:“小表舅如今了不得,连肃王都十分青眼……竟说有意把郡主许配给他呢。”

    应怀真闻言,目瞪口呆。

    应佩又笑道:“然而郡主如今才十二岁,自然还不能论婚配,不过这两年的确有许多人前去郭家提亲是真的,小表舅这样的人物,不知将来咱们的表舅妈是什么样的呢?”

    应怀真听了,想起白日郭建仪那副偶尔神不守舍的模样,却不知跟这个有没有关系?

    她闲来无事也曾回想过,却不记得郭建仪前世曾说过亲,因为后来他逐渐远了应公府,至于他身边儿发生何事,自然更是不得而知。

    应佩又说:“说起小表舅来,我又想起,昨儿我跟土娃见面,他说唐三公子、就是你的‘唐叔叔’,最迟年底就回来了,你可听说了?”

    应怀真正琢磨郭建仪的事儿,便应道:“春晖才跟我说了。”

    应佩笑道:“他倒好,有这消息不跟我说,反嘴快跟你说了……也不知道唐大人如何了,可还是原来那样风姿脱俗叫人倾慕?”

    应怀真心头一动,忽然又想起另一件事来,就不答话。

    应佩见她仿佛神思恍惚,怕她是犯了困,就让她早些休息,自己退了出来。

    是夜,应怀真卧在床/上,外头窗棂下的花草里,秋虫熬着冷,仍发出虚弱地声声鸣叫,似带凄凉。

    上回中毒命悬一线时候,应怀真想起了好些曾以为是忘了的事,事后她把记着的仔细理了理,起初并没什么头绪。

    直到小唐离开,应怀真同敏丽成了好友,一来二去,从敏丽口中得知了小唐曾要同林*定亲之事。

    联想上回昏迷时候,见到前世应兰风欲去参加小唐的婚礼,并对她所说“那位唐三少奶奶,也是个了不得的”,以及小唐前生也是定亲许久,拖延到二十六岁才成亲……这两件事渐渐地竟像是合起来了。

    应怀真心想:小唐前世所娶的那位了不得的少奶奶,自然没有别人,便是林*了。

    林沉舟在朝中地位举足轻重,被应兰风如此推崇,理所当然,加上林沉舟是小唐的恩师,小唐与林*自小认得,此刻两家又有这个意思,这桩亲事竟像是铁板钉钉,自然是没有跑儿了。

    应怀真翻来覆去,黑暗中眼珠转动,想道:“以后若是再见着林姐姐,我倒要好好地巴结巴结才是……”

    忽然又想起林*那样的牙尖嘴利不肯饶人,不由又笑:“唐叔叔以后若是娶了林小/姐,两个人相处,也不知是个什么情形呢?”想到林*娇蛮之态,又回忆起前世小唐不苟言笑的庄严模样,只觉着有趣,翻了个身睡了过去。

    如此睡到半夜,忽然间不安起来,隐约叫了两声。

    吉祥是睡在她外间的,模模糊糊听了声音,便起来查看,却见应怀真躺在帐子内,不停地挣动手脚,嘴里发出哭喊之声。

    吉祥吓了一跳,知道是魇住了,便握住应怀真的手臂,叫道:“姑娘!姑娘!快醒醒!”

    应怀真猛地大叫了声:“爹!”猛地坐起身来,睁开眼睛,却是满眼的泪。

    李贤淑就在对屋住着,听了动静,早忙的披衣起来查看,应怀真正气喘吁吁,满头满脸地汗跟泪,见了她,张手将她紧紧抱住,哭道:“娘!”

    李贤淑大惊,抱住她问:“怎么了?做了噩梦了?”

    应怀真含泪点头,李贤淑掏了帕子,给她拭泪,又问她究竟做了什么噩梦。

    应怀真一见了她,本想立刻就说的,然而心中转念,却又一字不提,只忍了泪道:“没什么,就是梦见一只老虎追着我咬,我跑来跑去,就是逃不了。”

    李贤淑闻言,才笑起来,轻轻一点她的脑门儿道:“什么老虎呢?必然是睡觉手压着胸口,才做噩梦,以后睡相可整齐点儿才好。”说这,又叮嘱吉祥晚上多加留意,见无碍,就自回房睡去了。

    应怀真只打发吉祥也去睡,自己却坐在床上,毫无睡意,心仍是怦怦乱跳,看看窗外夜色如墨,距离天明还早着呢,应怀真一时恨不得即刻天光。

    次日一早,应怀真就打发人去寻郭建仪,让他得空即刻来府里一趟,不料偏郭建仪一大早儿就出京去了,家里人也并不清楚是去了哪里。

    应怀真听了消息,呆呆愣愣,不知该如何是好,回想梦中情形,仍觉得心惊肉跳。

    原来应怀真昨晚上是真的做了一个噩梦,只不过却并不是给老虎追,而是梦见应兰风。

    也并不是前世的事儿,而是真真地做了一个梦而已,只是这个梦真实的可怕,让她惊心动魄,才从梦里哭得挣醒了过来。

    应怀真梦见应兰风人在南边儿,仿佛是一道大河,正在命人架桥似的……忽然之间上流决堤,一道大水咆哮而至,便把应兰风卷在其中,他拼命挣扎,却身不由己地被大水卷没其中,转瞬不见。

    应怀真眼睁睁在岸上看着这一幕,一瞬揪心疼痛,拼命往应兰风身边儿去,却总是不能够救的,因此才哭醒了……本来她想立刻跟李贤淑说明,然而又一想,此刻说了,徒增母亲的忧心烦恼,却是无济于事的,于是强忍住了。

    次日,只想找了郭建仪来,好歹派人去南边儿也好,再仔细打听也好,总要得一个确切的消息,不料郭建仪竟不在京内,着实让应怀真束手无策。

    而就在应怀真做了这样一个噩梦的夜晚,在南边的象郡,应兰风的的确确也才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

    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用力按压胸腹,吐出了许多水,应兰风幽幽醒来,看到头顶一尊圆圆地明月,恍若隔世。

    天空往下,是几个挤在一起的手下人,正盯着他着急查看,许多声音在喊他:“应大人,应大人……可无恙么?”

    又有人喜道:“醒了醒了,还好是醒了!”

    若干关切呼唤的声响里,还有一个声音与众不同,竟说道:“放心,是死不了的,他命里注定不该死在这儿……”声音陌生,更颇有点儿阴阳怪气。

    应兰风张口,却又吐出一口水来,咳嗽了两声,招财便扶着他起身,替他在后背上顺气儿。

    应兰风才有些呼吸平顺,忽然听到先前阴阳怪气的那个声音又说道:“咦,好生古怪,你这个人……原本的运道不是这样的……”

    应兰风的眼睛方才被河水冲的生疼,又加上暗夜,更加看不清是谁在出言,只依稀看到有个黑幽幽地人影在眼前晃了两晃,而后又惊讶地叫起来,说:“哎呀!逆天改命!这可不是好的……究竟是谁人如此?只怕不得善终呀!”

    这人从开始发声之时,已经有许多应兰风的随从跟下属们心中不快,只是碍于方才之事,便不曾出言呵斥,此刻听到这一句,再也忍不住,便纷纷骂道:“住口!怎么说话呢?敢如此诅咒大人?”个个怒目而视,只差围过去打上一顿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64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