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52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应怀真出来找小唐后,屋里林*横了敏丽一眼,冷冷一笑。

    两个又同唐夫人说了会儿话,林*便对敏丽道:“我有本书一直想跟你要,如今少不得劳烦你帮我拿出来。”

    向着唐夫人告辞,借故拉了敏丽出来。

    两人到了外间,各自披了斗篷,敏丽问:“你要什么书?方才在我屋里怎么不说?”

    林*冷笑道:“只怕我说出来了你对不上,大家面儿上不好看。”

    敏丽见她神情口吻都是不对,便料想方才在里屋她咳嗽一声拦下母亲之举给她看出来了,当下便笑道:“哪里就不好看呢,我也不过是为了大家面上好看才那样儿的。”

    原来当时应怀真说要见小唐,唐夫人就想让小唐过来,然而敏丽知道小唐的性情,明知他对敏丽并非十分,如今两人的情形又是这样晦涩不明,何必把他叫了来两两相对呢,于是才发声拦下了。

    没想到林*表面看来似粗枝大叶,实际也是个多心的,早看出来了。

    听了敏丽的话,林*便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多半是见你哥哥跟我的事忽然搁下了,正摸不着头脑呢,原本你不叫他来,是怕我们见了两两无言地尴尬,原是好意……只是却叫我笑你浅见了。”

    敏丽正不知他两个到底如何呢,忙过来拉住林*的胳膊,道:“好姐姐,你也知道我年纪小,究竟是不懂事的,你明白我是好意就成了,不如你却跟我说说,你们两个竟是怎么回事呢?”

    敏丽见她作出乖觉的模样来求,才“噗嗤”一笑,道:“不必作出这个可怜模样来,这件事你若不问,我便也不会说了,既然你问了……你来。”说着拉着敏丽,两个往廊下走去,也不用丫头跟着,且走且说。

    原来那日小唐去了林府,相见了林沉舟,自然便说起定亲之事。

    小唐道:“恩师知道我眼下有一宗差事退却不得,最快也要两三年才回来,若有凶险,只怕……怎么在这个时候提起亲事呢?”

    林沉舟道:“这件事我本来早就有意,你同*又是一块儿长大的,彼此相知。而这京城内的后生子弟里,我独是最器重欣赏你的。你也知道*幼年丧母,我因怜惜她,不免娇纵了些,但除去这个,却没什么不好的,我只这一个宝贝女儿,若是把她给了别人,我究竟是不放心的,这是一件。”

    小唐垂眸静听。林沉舟又道:“纵然你要领那件差事,前路未卜,可我对你却是极有信心,皇上跟我也是一样的心思,若不是知道你能做好此事,也是做此事的最佳人选,又怎会选你前去呢?是以你不用担心其他了。”

    小唐道:“就算如此,我这一去若干年,回来后*年纪也不免大了,我只怕耽搁了她的青春,何况虽然恩师跟皇上都高看我,实际上前路多变,我也不敢就说会如何……所以我思来想去,还是恳求恩师,在我回来之前,还是不要有什么举动,就算是定亲,也等我好端端地回来了再说可好?”

    林沉舟想了想,笑道:“难得你还为*着想,你以为你不在这两年,或许*可以另寻佳婿么?”

    小唐道:“我只是不想就先把*也拘束住了,她也是个倔性子,若真跟我定下了,必然就也认定了我,若我再真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害她一生?”

    林沉舟沉吟半晌,终于道:“我心里是不以为意的,但既然你坚持如此,那想必自有你的道理,也罢,那就等你回来再议此事罢了。”

    后来林沉舟就把此事跟林*也说了,林*听了,又叹又笑,对林沉舟道:“就算他真的有什么事儿,我难道就欢欢喜喜嫁给别人去了?少不得给他守着。”

    林沉舟反而啐道:“什么话!可知就是你这样的坏性子,才叫小唐多思多想了的?”

    林*撅了撅嘴,林沉舟看她片刻,忽然又问道:“*,我先前问你是否中意小唐,你却不曾跟我直言,如今因小唐有些推辞之意,爹心里反而有些忐忑……毕竟他一直都是爹私心看中的人,倒是没怎么细问你的想法?”

    林*道:“我能说什么?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何况爹看人向来很准……”说到这里,脸上就红了,只道:“且……我也当真觉着并没几个人比他好的。”

    到底是个女孩儿害羞,说完便掩面跑了。

    林*跟敏丽细细说完,只是不曾提后来林沉舟跟她的对话。

    敏丽听了,才明白其中究竟,两个人谁也不曾开口,默默地沿着那池子边儿走了会儿,敏丽才说道:“说起来,你觉着我哥哥如何?”

    林*见她问的跟林沉舟一样,便笑道:“只管问这个做什么,你自己的哥哥,你难道不知道的?”

    敏丽也笑道:“你也知道是我自己的哥哥,我自然什么都觉着他好的,可是你不同,你跟他又不是兄妹相处。”

    林*微微面红,隔了会儿,才说道:“叫我说……毕竟都是知根知底的,总比外头那些混三五六的人强,何况你也知道你哥哥素来的性情,脾气教养俱佳且不说,他又不是那些爱拈花惹柳的生性风流的,若真个儿跟了他,他必然不会像那些下作男人,今天想个丫鬟,明儿又馋美妾,必然只对我一个人好……只这一点就很够了。”

    敏丽听了此言,目瞪口呆,说:“你真真吓死我了,这些话也说得出来,你一个女孩儿,怎么竟想到这些呢?”

    林*索性抛开脸,道:“怕什么,这些不是应当想的么?你且别吓,你也仔细听着,以后你若是择婿,也要这么想才是正经的,免得不先想好了,不知高低地就冒冒然嫁了过去,不知是什么火坑等你熬呢。”

    敏丽抿着嘴儿笑了会,又问:“那你就是认定哥哥了?可……他毕竟要去三五年……这也太长了些,回来你都多大了呢?”

    林*听了,也叹了声,却又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也听说了,去那个地方,最快也要两年才回来,迟的话就不好说了……然而我既然立定主意要嫁他,那便早也罢晚也罢,迟早都嫁给他便是了,两年又怕什么?后面还是一辈子的事儿呢!”

    说到这里,林*忽然又放低了声,叹息说:“再说,我想你哥哥这样推辞着不肯先跟我定亲,未尝不是也想要试探我的心意,看我是不是在这几年里为他守住了……”

    敏丽闻言大惊,抚着胸口说道:“我怎么竟没想这么多?你却不用想后面这一件,我想哥哥必然只是不愿带累你罢了,唉……你们呀,想的这么多可累不累呢,平日只瞧你大大咧咧地,没想到轮到这事儿,竟想的如此细致入微,连不必想的都想得这样明白。”

    林*又扬头笑道:“这是自然了,终身大事岂是儿戏么?既然咱们说开了,索性我再教教你,——不管如今咱们何等的自在,以后总要嫁男人的,何必羞羞答答,要知道的总该知道才好。以后你择婿,远的不说,近的十足又有两个对比:一个是你哥哥,一个是凌景深,挑人就要挑你哥哥那样的,不能选的就是凌景深这种。”

    敏丽惊笑起来,咬着帕子道:“我知道你心爱哥哥,故而一心一意觉着他好倒也罢了,景深哥哥究竟是怎么得罪了你呢,竟又怎么成了嫁不得的那种人了?”

    林*哼道:“他这人,冷眼一看皮相倒也不算差,只是生得好能当饭吃么?性情坏才会害死人!别为了一张脸什么都不顾了,前日子他又做出一件事儿来你大概不知道的?”

    敏丽深居府内,并没听说凌景深什么消息,急忙问。

    林*见左右无人,才在她耳畔低低咬了几句,敏丽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道:“果然是真的?”

    林*道:“可不是么?他的嫡母因此大怒,把他还打了一顿呢……”说到“打了一顿”,才又笑起来。

    敏丽思来想去,默默地咬着手指不肯言语。

    林*左顾右盼,道:“你哥哥如今在哪里?他不日都要启程了,我想去见见他……”

    敏丽正要给她指个方向,忽听林*又道:“今儿就是凌景深护送我来的,此刻他必然又偷懒抽空地跟你哥哥说话呢?”

    敏丽听到这里,忽地精神一振,道:“左右我现在也是闲着,不如我陪你去找哥哥。他即将出远门了,真真是守一刻没一刻了……”说到这里,便红了眼圈。

    于是敏丽就跟林*两个往前面而来,正好小唐跟凌景深送走了应兰风回来,两下在廊中遇见,对行了礼,敏丽又对凌景深道:“凌哥哥好,许久不见了。”

    凌景深将她上下一打量,道:“算来也有一年多了,妹妹如今大了,确是不好像之前一样时常见着了。”

    林*在旁看着,十分扎眼,却也顾不上,只对小唐道:“我有几句话跟你说,你过来。”说着就先走开了几步。

    凌景深闻言,嘴角却挑起来,就看小唐,小唐自然知道他心中又想什么,便不理会,只对敏丽道:“且在这边稍候。”

    便跟林*往旁边而行,一直走到那廊中间的临水亭子上。

    林*站住了脚,回头便看小唐,道:“你多早晚要走呢?”

    小唐道:“还有五天。”

    林*垂眸不语,过了片刻,才道:“如今没有别人,你实话跟我说,那日你上我家跟爹爹说暂时不定亲,是为了什么?”

    小唐微微眉动,林*道:“你不用安慰我,只说实话,你究竟是为了我着想才如此呢,还是你心里没有我,故而借故推辞呢?”

    小唐双眉微蹙,也是没想到林*会说出这话来,一时无言。

    风从湖上来,吹得两人衣袂翻飞,只如心思翻涌。

    片刻,小唐才缓缓说道:“*,你该知道,我对你之心……就如同对敏丽一样的。”

    林*听了,先是双眼微睁,手便握紧了披风的边角,过了会儿,才说道:“这算什么?”

    小唐说道:“*,你该明白我的意思。”

    林*看着他,眼圈先是发红,继而深吸一口气,道:“是了,我自然是明白的,你就当我是敏丽一样,把我如亲人般对待,可对么?其实也很好,将来我们若成了亲,岂不是正好是一家至亲之人了?”

    小唐眉头深锁:“*,我不想误你,以你的容貌,人品,出身……”

    林*却一挥手,猛然打断了他的话,道:“你不必跟我说这些,容貌人品又如何?但是你却并不喜欢我!”

    小唐见她隐约动怒,便道:“*,我自然喜欢你。”

    林*即刻明白,接口道:“是跟喜欢敏丽一般?”

    小唐苦笑,林*盯了他一会儿,猛然转身走到栏杆边上,背对着小唐不言语,小唐看着她的背影,情知她此刻必然心绪复杂,然而他又何尝不是?

    其实对小唐来说,答应林家的婚事,真真有百利无一害。

    林沉舟在朝中浸淫数十年,深受皇恩不说,人脉更深不可测,两家若是联姻,有林沉舟这个岳丈,对小唐的前途自然是如虎添翼,锦上添花,乃是相得益彰的大好事,但若是出言拒绝,林沉舟虽然不至于翻脸,但……

    何况是林沉舟亲自开口,恩师决定的事,自然是不许他不答应的意思了。而林*也并不是令人讨厌的那种女子,又是自小一块儿长大的……小唐究竟也说不清自己此刻到底在想什么了。

    两个人在亭子内如此情形,旁边百米开外,凌景深同敏丽相对站着,凌景深看着这一幕,笑道:“好像说的并不如何好……”

    敏丽觑着他淡色的笑,阳光下的轮廓更显俊雅,也随着笑着低头道:“只怕哥哥的心不在*姐姐身上。”说了这句,自知失言,一时红透了脸颊。

    凌景深闻言回头看她,饶有兴趣地问道:“哦?莫非他有了意中人?我怎么不知?”

    敏丽正无地自容,见凌景深只是问,似并没留意她一个闺中女儿竟如此胡言乱语,才稍微心安,只小声说:“并不曾有……只是我胡说呢。”

    凌景深看着她低着头,几分害羞窘迫的模样,心里明白,便只笑说:“好罢,我便当敏丽是‘童言无忌’罢了,放心……我是这边耳朵听了,这边耳朵出来,即刻忘了的。”

    敏丽听他说笑,不由也笑,然而细想,又觉着是他体贴之意。

    敏丽情不自禁又抬头看向凌景深,正对上他闪烁的双眸,心竟怦然大乱,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是紧张地绞着帕子。

    凌景深却又看向那边,道:“咦……好像说完了?”

    原来那边,林*回过身来,不知对小唐说了几句什么,说完之后,竟也不等小唐开口,便一拽披风,迈步往这边来了。

    敏丽心慌抬头,正好儿也见了这幕,她很想趁着这机会再跟凌景深说几句话,偏偏嘴笨的竟连张也张不开,正心火焦急,却见凌景深撇开自己,往前走了几步。

    此刻正好林*急匆匆地过来,见了他,便扔下一句道:“回府。”再也不看他一眼,只向敏丽说了告辞,便又往前急行。

    凌景深挑挑眉,只好对着小唐张口做了个“我走了”的口型,又回头对敏丽道:“改日我再来看望敏丽妹妹。”

    又是冲她微微一笑,把披风往旁边一挑,迈步跟上林*去了。

    两人去了之后,敏丽兀自站在原地,无法回神,满心满脑竟都是方才凌景深那个笑……正发呆中,却听耳畔有人问:“你怎么还站在这里,岂不是冻坏了?”

    敏丽慌慌张张抬头,才见是小唐走了过来。她左右一看,见凌景深已经不见了踪影,心中怅然,想到那俊美笑容,又微泛出甜意来,却因看见小唐面色淡淡,便咳嗽了声,问道:“哥哥,方才*姐姐对你说什么了?”

    小唐一笑道:“没什么。”

    敏丽停了停,终于问道:“哥哥,你回来后,当真会跟*姐姐定亲?”

    小唐无言,片刻后才说:“若无意外,应该是了。”

    敏丽听了,幽幽地说:“也罢。”

    小唐见她脸上发红,又有些神不守舍,怕她冷着,便陪着她缓步回房去了。

    且说林*匆匆往外,因心中仍是有些意乱,从廊下转过的时候被一株斜出的梅花勾住了披风,拽的她往后仰倒,幸好凌景深紧跟在后,见状抢上前来,将她拦腰抱住。

    林*站稳脚,兀自惊魂未定,忽然看见凌景深抱着自己,顿时想也不想,举起手来,“啪”地一个耳光打了下去。

    凌景深正缓缓松手,不妨脸上吃了一记,那雪白的脸颊上顿时浮出淡红色指印。

    林*一掌打下,手也微微发麻,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打人,不由也怔了。

    两人四目相对,林*只见凌景深双眸乌黑微冷,正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凌景深却后退一步,低头垂眉道:“是我失礼了。”

    林*见他如此,才也整了整神情,转开头冷道:“下次不必了。”心里愤恨,便又踢了一脚那梅枝,才往前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52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