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48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应怀真早上刚出门的时候,吉祥指着郭建仪的方向道:“小表舅也在……”又说他身边有人,应怀真只踮脚看了一眼,便惊见他旁边的是凌绝。

    故而就没有靠前,反而当即转了相反的方向。

    因此后来,在院子里应含烟求她去找郭建仪的时候,她也只叫了个小丫头过去罢了,免得跟凌绝照面。

    没想到就算是如此竭心尽力地避开着,竟还是不偏不倚地遇见了。

    然而瞧着凌绝浑然无事的模样,眉眼里那股淡淡地轻蔑傲慢带得那样明显,应怀真才自方才那股心头剧痛中缓了过来。

    她看定凌绝,心想:现在在她眼前这个人,就是那个冷心冷面冷至绝天绝地的人物,曾让她领教何为地狱,明白何谓刻骨铭心的人。

    方才她目睹应含烟伤心之态,勾起往事,心中惨痛非常,他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轻飘飘地出现,一如既往没事人儿一般。

    虽然知道此刻的凌绝还并未作出什么来,也不曾欺瞒她伤害她,但仍是在这么一瞬间,心里的那股恨竟竟覆地翻天地涌了出来,总想做点儿什么也好。

    应怀真狠狠地一推一撞,因是用尽全身力气所为,凌绝又全无提防,后退一步没有停住,推金山倒玉柱似地跌在了那一排蔷薇上头。

    他因着急稳住身形,便撒手丢开了伞。

    应怀真心中烈火熊熊,又见那油纸伞落了地,便想也不想地就抄手拿了过来,举起来向着那石柱子上拼死力砸下去,谁知那伞坚固,砸了一下竟然没碎,应怀真火遮了眼,索性狠狠地扔在地上,纵身跳了上去,将那伞乱踩乱跺,务必要毁了才甘休似的。

    凌绝才被雨水浇了个遍体通透冰凉,又有些花叶泥枝落下来,零零落落地打在头上身上,更让素来爱洁的他难受难堪,无法言喻。

    凌绝又惊又气,却因事出突然,竟一时没反应过来。

    猛然又看应怀真把他的伞给毁了,凌绝又是惊心又是愤怒,好不容易起身,气得喝道:“臭丫头!你是疯了么!”

    应怀真抬头,忽看见他怒意勃发的模样,那样锐利凛然的眉眼……又让她想起前世的种种,所有温柔面目的背后,无非是他露出獠牙的那一刻,他说:“我如今终于不用再面对你这张令人恶心的脸了。”说完之后,仰头大笑。

    应怀真浑身抖个不停,喃喃地说:“这样很好,咱们彼此也算扯平了,现在……我也可以正大光明地觉着你恶心了。”

    凌绝并未听清,皱眉道:“你说什么?”

    他见应怀真举止这样反常,不由心生狐疑,便试着上前一步,低头仔细打量应怀真的神情,试探着问:“臭丫头,你是不是……”

    就在这时,忽然脚步声响,有人急急而来,人还未到,先叫道:“怀真,小绝!你们两个在这里做什么?怎么都不撑伞呢!”

    凌绝回头一看,来的竟然是郭建仪,举着伞飞奔而至。

    凌绝张了张口,看看应怀真,又看看地上被踩坏了的伞……才要说话,不料应怀真捂住脸,忽地大哭起来。

    郭建仪正走到跟前,本正疑惑地打量凌绝,见应怀真哭,顿时顾不上理会凌绝,忙转到应怀真身边,单膝一屈扶住她的肩膀道:“怀真怎么了?怎么通身都湿透了呢!”又见她头发散乱面色红白,跟凌绝的狼狈竟不相上下,心中一阵惊跳。

    应怀真并不回答,只是大哭,像是受了天大委屈。

    郭建仪心疼之极,单手将伞撑在她头顶,右手将她抱入怀中,柔声道:“不哭不哭,小表舅带你回房去……”忽然又想到若是这个模样给李贤淑跟应兰风看见,两个不管是谁,一定会心疼的死去活来,当下便想不能回他们东院去。

    凌绝站在一旁,见郭建仪浑然不管自己,不由叫了声:“哥哥……”

    郭建仪心中正盘算,闻声回头看他,匆匆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一遍,道:“你这样……敢情是在这儿摔了跤?总不会是正好也吓着怀真了吧?”

    原来郭建仪见凌绝浑身狼狈,伞在地上又破损的蹊跷,应怀真又是这样……短时间内便只猜是如此。

    凌绝一听,啼笑皆非,忍不住道:“谁说是我?你不如问问她!”

    郭建仪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又看看应怀真,便对凌绝道:“罢了,看你似是伤着了,不管如何,先跟我去料理一下伤处……”

    凌绝顺着他目光看去,低头忽然见自己袖子上一点儿红色,仔细一看,果然是臂上被划伤了渗出血来,沾湿了白衣,被雨水一洇,格外醒目。

    凌绝复又大怒,对应怀真说道:“看看你干的好事!”

    应怀真只是埋着头,闻声哭声又高。郭建仪抱紧了她,皱眉对凌绝说:“你做什么冲怀真这样,没见她已经吓坏了?”说到这里,又叹了声道:“也罢,不跟你说了,你们两个这样,你也难跟我一路……这样罢了,二表哥还在书房,你先过去他那里,好歹先换身儿衣裳,料理一下伤处,只是万万别提怀真如何,免得二表哥担忧。”

    凌绝见他似对自己不悦,忙道:“哥哥你听我说,真的不关我的事……”

    郭建仪摇头制止了他解释,只又说:“*地先说什么?等害了病就不好了,快先去换衣裳罢了,怀真小孩儿,更是禁不住这雨冰凉的。我且先不跟你说了,回头再说不迟……对了,你可记得我的话了,万万别跟二表哥说怀真淋雨之事。”

    郭建仪盯着凌绝的眼睛,凌绝只得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哼说:“知道了,左右你都护着她罢了。”

    郭建仪也不理会这话,抱着应怀真匆匆地就去了。

    郭建仪生怕惊动了应兰风夫妇,便特意想避开人走,要出花园的时候,应怀真探出头来向着牡丹亭方向看去,却见那里空空如也地。

    应怀真隐隐地有些担忧,不料郭建仪道:“不用看了,人已经回去了。”

    应怀真一愣,道:“小表舅知道我在看含烟姐姐?”

    郭建仪“嗯”了声。应怀真忙道:“下着雨呢,她就这么回去了?也淋了雨么?”

    郭建仪道:“不曾,你放心罢了……”说到这里,又是无奈,又是微微地愠怒,便低头看她,道:“怎么竟还有心关心起别人来了?怎么不多看看自己呢?你说,你这又是怎么弄得?”

    应怀真一阵心虚,急忙把头转开不看郭建仪,眼见出了花园,又慌张起来,说:“我不回家里,给娘看见了又要骂我,今儿才开恩叫我出来耍呢,又弄成这样了。”

    郭建仪道:“现在知道怕了?那也是白怕,就该让二嫂子狠狠地教训你一顿才长记性。”

    应怀真听他这么说,反倒有些放了心,知道以郭建仪的心性,恐怕早替自己想到这一着了,既然他肯这样赌气地说她,就不会真的这样儿做出来。

    果然,见郭建仪并未往东院的方向去,反倒拐向左手,应怀真便问:“小表舅,这是去哪里?”

    郭建仪道:“你的衣裳都湿了,必须要换一身儿才好,我带你去应玉应翠那里,她们两个的衣裳横竖你都能穿……再者我先前见吉祥在观鹤轩等你,就跟她说了让她不用等,我自回送你回去……等回了家,你就跟二嫂说你去跟应翠应玉玩了,岂不是一举两得,毫无纰漏。”

    应怀真听了,便笑道:“小表舅,你替我想的这么周详了。”

    郭建仪叹了声,道:“罢了,只求以后让我替你想得这么周详的机会能少些。”

    应怀真心里得意,又十分感激郭建仪体贴缜密,便抱住他的脖子道,心道:“我原本以为他是个冷心绝情的人,跟凌绝一样……没想到此刻看来,竟然并不是。”她淋了雨,本身心极冷,此刻才觉出几分暖来。

    郭建仪见她默不做声,正不知如何,忽然见她抱住了自己的脖子,十分乖顺地靠在身上,才放了心,微微露出几分笑意。

    果然带到三房里,门口的丫鬟见是郭建仪来了,便忙迎上来,道:“小舅爷今儿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了?是找三奶奶有事儿不成?”

    郭建仪道:“不是找三嫂子,只是有点事烦福喜姐姐,怀真方才不慎淋了雨,又怕二嫂二哥担心,我便带她来这儿,好歹给她清理清理,换身儿衣裳。”

    那丫鬟见他竟记得自己的名字,心中很是欢喜,又加上这些丫鬟们素来对郭建仪很是好感,李贤淑又同许源交好,两房是常来常往地,当下满口答应,反说郭建仪太过客套了。

    当下这福喜丫头就把应怀真抱进屋里,叫小丫头子烧了热水来,给她把身上湿了的地方擦了擦,才又找了一套合用的衣裳给她换了,不多时候便打扮的焕然一新,领了出来。

    郭建仪见状,又谢福喜,又问应翠应玉可在,福喜笑道:“本来这时侯该回来了,因下雨,都在春晖少爷那屋里玩儿呢。”

    郭建仪听了,就告了别,先抱着应怀真又出来了。

    才出了三房,应怀真道:“小表舅,我自己走就好了,你放我下来吧。”

    因这会儿是在廊下,地上并没有雨水,郭建仪才将她放在地上。

    两人顺着走廊,慢慢而行,因应怀真人小步子也小,郭建仪自然也放慢了步子陪她慢慢儿地走。

    顷刻,应怀真道:“小表舅,你对含烟姐姐说什么了?”

    郭建仪一愣,却并没有回答。应怀真缓缓地又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她,可是她是极喜欢你的……前两次你来府里,她也很是惦记,今儿是特意打扮好了的……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跟你说,若你不喜欢她,或许可以叫她知道……不用叫她白白地惦记,一直……蒙在鼓里,傻呆呆地以为你也对她有心呢。”

    郭建仪听了这句,脚步微微一停,就看应怀真。应怀真也停下步子,也抬头看郭建仪。

    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郭建仪终于说道:“你放心,我已经跟她说明白了,她也知道了。”

    应怀真眼中微微湿润,深深呼吸,又问:“小表舅,你当真……半点儿也不喜欢含烟姐姐吗?”

    郭建仪听她又问出这些逾矩奇异的话来,却细想了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再也没有人说什么。其实无非也是这个道理,并不一定你喜欢别人,别人就也喜欢你……并不是你生得美,性格好,身份高贵,你喜欢的那个人就一定也喜欢回来。

    应含烟是如此,应怀真也是如此……只不过这个道理,她委实明白的太晚了些,付出的代价也太高了些。

    所以才跟郭建仪说:若是不喜欢,就趁早儿说明白,不要白白地又害了一个人。

    眼见要走到这回廊的尽头了,郭建仪忽然说道:“你大概是没听说的,若无意外,她是要进宫了。”

    应怀真心头一惊,脱口说道:“这么快?”

    郭建仪一怔,低头问道:“你已听说了?”

    说罢,他心中极快地转了一转:原来这消息是郭建仪偶然之间从一个极隐秘的地方听说了的,据说是今年选秀,有应公府的一位小姐,虽没有说是谁,但郭建仪从几位小姐的出身年纪来推算,必然是应含烟无疑了。

    然而应怀真又怎么会知道?

    应怀真忙握住口,有些后悔失言:她的确是不该知道此事。

    因为所选的秀女进宫,也是明年开春的事儿,消息最早也要年底才放出来呢。

    应怀真之所以知道应含烟会进宫,是因为她对前世的记忆。

    其实前世她小的时候,在府内跟应含烟照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而自从懂事,对应含烟的印象却是——“宫里的那位娘娘”。

    那时候的应含烟,已经进宫且已经为妃了。

    故而今生从见着应含烟的那一刻起,应怀真便十分恭敬守礼,窥破她喜欢郭建仪后,自然十分震惊……而她开口求约见郭建仪的那一刻,她便也预知到结局。

    唯一令人安慰的是:应含烟已经知道郭建仪对她无心了。

    其实也并不能算是安慰,倘若真的两情相悦佳偶天成,那才算是真正安慰呢,可不管如何,总比闹得反目成仇要好。

    郭建仪还等着她回话呢,应怀真只好说道:“我并没听说,只是听小表舅你说,所以觉着意外……就问了……”

    郭建仪凝视她片刻,并未深究,微微点头道:“我同她说了,她会有更好的归宿跟去处……”说到这里,欲言又止,忽又问道:“好了,不说这个,你且跟我说实话,你跟小绝是如何一回事?”

    应怀真猛然听郭建仪这样问起来,心不由又是一堵。她想撒个小谎,可郭建仪何等精明,怎瞒得过?而且保不准凌绝会向他告状,若给凌绝先说了,自己岂不被动?

    应怀真深深低头,说:“我讨厌他。”这自然是大实话。

    郭建仪挑了挑眉,上回应怀真一见凌绝便吐了,郭建仪还以为是凑了巧儿,不料方才两个人是那样的情形,便知道不对了。

    郭建仪笑了笑,道:“你果然是个极怪的孩子,你可知道小绝何其惹人喜爱?但凡见过他的,没有不交口称赞的,就算是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比如应翠应玉,见了他也是乖乖地叫‘哥哥’呢?缠着他不放……你怎么倒是一见就讨厌他了?”

    应怀真想了半天,才回答说道:“……他也讨厌我。”

    郭建仪又是一愣,哑然失笑:“你是说……哈,他就是那个脾气,好洁而已,因为极有才气,不免为人也有些冷罢了,并不是真的就讨厌你。”

    应怀真摇头,肯定地说:“他是真的讨厌我恨着我呢,我其他的什么都还不知道,独这一点是最最清楚的。”

    这是自然了,恨到最后害死她都不够,还有那么多人陪葬,这该是何等过人的恨意?用一个“讨厌”来形容反轻飘飘地了。

    郭建仪见她如此认真,笑了笑,又叹了口气,道:“你这孩子,可是我所见过的人里头最古怪精灵的一个了。却不知道是祸是福呢?”

    等郭建仪送了应怀真回房,便去应兰风书房找凌绝,不料却被告知说他已经先回去了。

    郭建仪不便同应兰风说什么,就也顺势告辞出府,此刻雨小些了,郭建仪冒雨打马往锦宁侯府而去。

    因两家也算是常有来往,郭建仪下马便问凌绝是否回来,那小厮道:“二爷才回来一刻钟呢,只是看模样有些……”吐吐舌头,不敢再说,因知道郭建仪好性儿,就嘿嘿笑笑,只说:“您快进去吧。”

    郭建仪熟门熟路地便去书房,还未进门,就听里头凌景深的声音,道:“你素来讲究,怎么今儿去一趟应公府就弄得这样回来?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凌绝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谁敢欺负我?说了只不慎跌了一跤的,你不信便去问建仪哥哥。”

    郭建仪听到这里,便笑了声,道:“果然需要我这个人证的,我来的倒正是时候了?”说着便进了门去。

    正好儿见凌绝已经沐浴了一番,重换了一身儿干净衣裳,整个人更如冰雪不沾尘,明净通透。然而两根袖管挽起来,露出双臂跟手,原本毫无瑕疵的肌肤上,有些零零星星地伤痕跟划痕,看来有几分触目惊心地,凌景深正给他上药呢。

    郭建仪并没料到伤的竟这样,忙上前来细看,一边说道:“我不是跟你说了叫你找二表哥……你竟就这么回来了?在那上了药岂不是好?”

    凌绝哼了声,也不理他。

    倒是凌景深说道:“建仪,整个儿是他自个儿摔到蔷薇架里去了?你可别瞒着我什么?”

    郭建仪知道凌景深十分地爱护凌绝,若知道有人算计他,必然不会罢休,何必另外生事呢?更何况他是无论如何也要护着应怀真的,现在见凌绝并未说出什么来,便只笑着说道:“我就离开办了点儿事的光景,他自己撑着伞出去转,花园里水流满地,一时不慎,把那伞都给摔坏了,我叫他收拾了再回来,他大概自觉失了颜面,竟就不顾我劝,自己回来了。”

    凌景深闻言,才点点头道:“这也罢了……既然是自个儿不小心跌坏了,也没什么可说了,算是个小小惩戒,以后务必多加留神,下雨天尽量别出去乱走了!”

    凌绝脸上浮出不耐烦之色,道:“好啰嗦,我听得耳朵发热了,药都涂好了,你还不去?”

    凌景深叹了口气,道:“我能说的,你就能听才好……罢了,我不说就是。那我去了,你们好生相处。是了……母亲那边,万万别透一点儿的?免得她老人家又心疼。”

    凌绝道:“难道我不懂?要你巴巴地再说一遍。我记下就是了……你也知道下雨地滑,出去且也留神脚下,一应雨具也都带齐了别有缺漏,不要只顾得说别人反自己打嘴!”

    凌景深知道他是嘴硬心软,实则也是在提醒自己呢,便笑着应承,出门去了。

    凌景深才出了门,郭建仪刚要说话,凌绝向他使了个眼色。

    郭建仪即刻会神,就慢声说:“你大哥说的你可记住罢了,别整天冒冒失失的,如今吃了这场皮肉之苦,以后走路的时候可别改了那要么东张西望、要么神游物外的坏习惯了。”

    凌绝翻了个白眼,道:“才走了一个啰嗦的,又来了一个?你们怎么不结伴儿去了呢?饶了我耳根清净,我受皮肉苦已经难捱了,快放过我罢了。”

    郭建仪便笑,如此又过了一会儿了,凌绝才哼道:“现在是真走了。”

    郭建仪出了口气,道:“还是你机警,不然我漏了底了。”

    原来方才凌景深虽口上说信了郭建仪的话,但出了门后,仍是悄悄地没走开,只想听他们又说什么。不料凌绝素来知晓他这大哥的心性行为,便以眼神提醒郭建仪,两人才故意那番说话。

    凌绝听了郭建仪这样说,便冷冷地又说:“你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发生什么了?”

    郭建仪道:“我只是猜,你跟个孩子赌什么气呢?”

    凌绝在凌景深面前尚一副冷漠沉稳,此刻却叫道:“什么?我倒是当她是个孩子呢?所以我才好心给她撑伞,谁知她却狠推了我一把……害我淋了一身雨不说,你看看我的手,简直是好心没好报!”说着就把两只手臂送到郭建仪跟前,叫他细看。

    只因他跌在蔷薇上头,因想站稳,双手乱抓,便被蔷薇的尖刺扎破了数处,手臂上也有划伤,凌绝一身皮肉甚是娇贵,又自小没捱这苦楚,这样的伤一出,冷眼一看像是极严重的,怪道凌景深含怒。

    郭建仪叹了口气,道:“你们怕是前世有仇呢。”本想提应怀真说讨厌凌绝以及凌绝也讨厌她的话,想想却又按下。

    不料凌绝听了他这句,也冷笑了两声儿,道:“我也正是这么觉着呢,我只见了她两次,她竟连毁了我两身儿衣裳……竟像是我前辈子果然欠了她什么!”

    凌绝恨恨了两声,忽然道:“竟只说这些闲话,差点儿忘了正经事,你那科考可准备的如何了?”原来今年的科考在即,郭建仪也是报了的。

    郭建仪见问,便淡淡一笑道:“又准备什么?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凌绝一听,忙说:“哥哥你怎么竟然不放在心上一样呢,这可是正经的大事,关乎你的前程及郭家……”

    郭建仪见他着了急,便笑着安抚道:“好了,你别急,我知道了,我已准备了一些。”

    凌绝见他轻描淡写的模样,本想再多多地嘱咐几句,然而转念一想:但凡他能想到的,郭建仪岂有想不到之理?他这个人素来又不爱显山露水,只怕早就胸有成竹,却偏只自谦藏拙罢了,自己又何必替他杞人忧天的呢?……因此凌绝便一点头,不言语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48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