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4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正两两相对,四顾无言,无法可想、不可开交的境地,忽然间听到有人道:“阿真,你原来在这儿,让我好找!”

    应怀真还未回头,里面小唐微微探头,却见在院子外站着一个仪表堂堂翩翩美少年。

    这来者竟是郭建仪,他招呼了声后,便直奔应怀真身旁,俯身问道:“你怎么这样顽皮,躲在这里做什么?”

    郭建仪才问了一句,忽地察觉不对,一抬头看见了小唐,他急忙又站直了身子,隔着窗子向小唐行礼:“一时眼拙,并没看见您也在这儿,建仪失礼了!”

    小唐向着他一点头,道:“不碍事,我方才跟应大人说事儿,他有事走开了,你怎么来了?”

    郭建仪一笑,回道:“正是我方才在前面,见表哥四处找寻怀真,竟慌得那样……我见不好,就也帮着来找,没想到她竟在这儿呢。”

    小唐呵呵笑道:“可不是?这孩子看着乖巧,不料竟是顽皮的很。”

    郭建仪低头看向应怀真,见她唇上带伤,不由也道:“这嘴上又是怎么了?可又是玩闹弄伤了的?”

    应怀真见两个人对上了话,而小唐的目光也并不在自己身上了,如蒙大赦,赶紧低头,听到郭建仪问,就微微“嗯”了声,眼睛只盯着裙摆下那抹草色。

    郭建仪摇头跺脚,叹息说道:“真是淘气的不成了!给表嫂见了,不定心疼成什么样儿!”

    小唐却道:“不妨,小孩子淘气些是正经,她方才摔着的时候我也在场,倒也是怪我没护住了……不过这一次只是皮外伤,并没磕坏了牙,给她个小小地教训也是好的。”

    两人说了这会儿,应怀真极想趁着他们不留意就偷偷跑了,然而双腿竟是毫无力气,只好小声儿道:“小表舅,我的腿麻了……”

    郭建仪闻言,向小唐道了声失礼,俯身把应怀真用力抱起,道:“下回可再淘不了?”

    小唐歪着头看应怀真,见她在郭建仪怀中,始终深深地埋着头,隐约只瞧见细碎的流海,长长地睫毛,小小地鼻头,以及嘴唇上那一点破皮的地方,十分醒目,只是看不清神情如何。

    小唐笑道:“她在这儿蹲了半天了呢,怪道腿麻了,快带她去吧。”

    郭建仪道:“既然如此,我先抱她去跟表哥说一声儿。”

    小唐仍在屋里,歪着头看郭建仪抱着应怀真走开去,那孩子仍是头也不肯抬,这模样倒是跟上回在花园里她不舒服、被郭建仪抱走的姿态一模一样,让小唐无端想到,就像是什么受惊的小动物,胆怯又警觉地趴在屏障后面,以为把头藏起来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忽然听郭建仪说:“怀真比以前沉了些,你若是再长大两岁,小表舅可就不能抱你了。”

    郭建仪抱着应怀真越走越远,一直离开了书房周遭,到了内宅花园里。

    郭建仪见左右无人,便停下来,问应怀真道:“阿真,方才那唐大人跟你说什么了?”

    应怀真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低着头。

    郭建仪抬手在她脸上一摸,有些凉意,他往前又走几步,见花丛里有个石头长凳,就把应怀真轻轻放下,坐在旁边问她:“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腿还麻?”

    说话间,就挪到她的跟前,蹲在地上握住她的脚踝,轻声说:“看样子你真是蹲了半天……气血都不畅通了,自然就麻了,还难受么?”

    应怀真看着他温柔的模样,浑身轻轻地抖了抖,不由小声儿说:“小表舅,我害怕。”

    郭建仪一愣,抬头看向应怀真,片刻后才一笑,道:“怕什么?是怕唐大人么?”

    应怀真重又不言语,郭建仪也并不追问,只是用手掌心压着她的腿,缓缓地替她推血过宫,过了会儿,才又轻声地说:“阿真,你听小表舅的话……以后,离那唐大人远一些就好了。”

    应怀真一愣,郭建仪笑笑,把她的裙摆整理妥当,自言自语似的又道:“表舅知道你聪明,一定懂我说什么……好了,还麻不麻了?”

    应怀真握着小拳头,摇了摇头。

    郭建仪这才起身,在她头上又摸了一把,道:“乖。我带你去找表嫂……”

    应怀真见他张手又要来抱,便说:“小表舅,腿上仍有些酸麻……我在这里等着,麻烦你去跟爹娘说一声我在这儿好么?”

    郭建仪看了她片刻,终于笑道:“也好,那你可别乱跑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郭建仪说着便站起来,缓缓地转身,背对应怀真之时,脸上的笑却缓缓地敛了,双眉微蹙,眼中透出忧虑凝重之色。

    他微微转头,似是想看应怀真一眼……却到底并未回头,无声一叹,迈步往前而行。

    曾几何时,郭建仪疑心是应怀真向许源泄密,才让许源动手处理春晖乳母的。

    但那时候他只是推测,让他推测不成立的原因,一是不信应怀真小小的孩子会有那样的心机,二是,许源当时没向陈六家的动手。

    毕竟背后嚼舌的人是两个,许源若得了消息,要处置自然是处置两人。

    不料,郭建仪是低估了许源的耐性,以许源的聪明,自然知道,不管是春晖乳母还是陈六家的,这两个都是大少奶奶的房里人,单料理一个,以她的手段当然可以做到不露痕迹,可要连着料理两个,那就未免会惹人怀疑。

    所以当许源隐忍数月,终于把陈六家的也处置了后,郭建仪终于确定了自己当初那个想法。

    那天,他曾留心看过,除了他跟应怀真在场别无旁人。

    现在这情势看来,自然是应怀真同许源交了底儿。

    可试想,以许源的为人,假如你亲跑上前去说某某背后嚼她的舌头,她非但不会信,反而会疑心到这告密的人身上:你来说别人嚼舌,那你呢?难道真的一清二白不成?备不住素日也一并嚼舌,如今却来献好儿,还不知打着什么主意呢。

    当初李贤淑跟后厨的人大闹一场,那后厨的人偏又是陈六家的亲戚——这件事郭建仪不是不知道。

    所以就算应怀真跟许源泄密,那她也一定用了个极巧的法子,又不让自己沾一点嫌疑,又让许源完全相信。

    最让郭建仪想来惊心的是,应怀真并不认得春晖乳母跟陈六家的,当时她仰着头问他:“那两个嚼舌的是什么人?……以后我自然离她们远一些……”

    她就是这样,毫不费力地从他嘴里知道了那两个人的身份。

    郭建仪从来都老成谨慎,却没想到,竟被这样一个孩子瞒天过海。

    郭建仪满心猜测,一步一步地往院子外走,在他身后,应怀真安静地坐在石凳上,小小地身影看来十分乖觉。

    郭建仪并未回头,脑中在想的是另一件事。

    当初他叔叔郭继祖在泰州打死了人,他连夜赶去处理,应兰风跟他一番谈话,本来有松动之意……

    可是只出去了一回,再回来的时候,应兰风已经一反常态。

    当时他还疑心到底发生了什么来着。

    再后来应怀真被拐子带走,整个县衙乱成一团。郭建仪自然也没空闲着,他如同闲话家常一般,从两个丫鬟的口中得知,原来病着的大姐儿做了个白胡子老头的噩梦……

    郭建仪即刻想通,让应兰风改变主意的关键,就是应怀真的这个梦。

    当时他只是感慨事情凑巧,并没有疑心其他。

    可是……自从见识了春晖乳母跟陈六家的被许源“借刀杀人”的计策处置了,郭建仪不得不多想,许源,又何尝不是中了那孩子的“借刀杀人”呢。

    郭建仪的心情略有些沉重。

    但是虽想通了这许多,他却并未对那孩子心生恶感,反而……隐隐似有种惺惺相惜之感,所以在今日,看到她在窗外,被小唐问的无法出声……他才假作来寻她的,把她带了出来。

    怀真自是有些小聪明的,或许可以瞒得过府内人,或许也可以暂时瞒得过他的眼睛,但是……唐毅那个人,是万万惹不得的。

    郭建仪缓缓出了院子,心想:“希望那孩子真的懂这个道理……”

    而郭建仪离开之后,应怀真坐在原处,手心里的冷汗还未消退,简直便是惊魂未定。

    现在她略微镇定下来了,虽然想到自己的确有些大意冒失的地方,但是……方才那一幕,转头细想,其实不是不可以遮掩过去的。

    比如他们说她“顽皮”,那么就当是“顽皮”好了,一个淘气的孩子躲起来偷听说话,又能如何?只需放下脸皮,如个真正孩童般撒泼耍赖或满地哭叫,怎么也能应付过去。

    只要对手不是唐毅。

    不知为什么,只要被他双眸注视着,整个人竟像是不由自主似的,心慌意乱失去自制。

    若说起来……应怀真最多也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狐狸猫子,但是唐毅是狮虎。

    就算他并无什么恶意,只是饶有兴趣地溜达到她身边嗅一嗅,就足以叫人魂飞魄散了,就算他是在笑着,谁能料准下一刻是不是就一张嘴狠狠咬下呢?

    被他注视的时候,她满心所想的并无其他,只是一个:他已经识破了,她已被看穿了。

    后背都被冷汗湿透了,想来……他或许是因觉好笑而闪了闪牙,她便当是獠牙微张,竟差点儿自己先把自己吓死。

    那个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应怀真想到方才自己失态的窘迫模样,又是后悔又是羞愧,又有些恼羞成怒。

    可是……按下唐毅不说,郭建仪又是怎么了?

    他方才为何对她说那些话?难道他看出了什么不妥?应怀真仔细思忖,料到让郭建仪疑心的,多半就是春晖乳母跟陈六家的那件事……虽然不算什么,但郭建仪心细如发,自然会从中想到端倪,疑心到她身上。

    不过,看来他仿佛并无恶意。

    应怀真缓缓地叹了口气,大概是方才太过紧张,此刻缓过劲儿来,只觉得浑身疲倦之极,便顺势斜倒在石凳上,蜷起双腿枕着手,正微微闭眼,忽地听到窸窸窣窣的声响,接着有个人问:“怀真,你怎么睡在这儿呢?”

    应怀真抬头看去,见来的人是应国公府长房那边她大伯的女儿,名唤应含烟,自她们回来后也见过几次,是个温婉可亲的人,因为某个原因,应怀真对她一直有些“敬而远之”。

    此刻见应含烟来到,应怀真忙坐起身来,规规矩矩地唤了声:“含烟姐姐。”

    应含烟嫣然一笑,在应怀真身旁坐了,上下看了她一会儿,关切问道:“这嘴上必然是方才淘气弄伤了的?还好不算严重。”

    应怀真问道:“姐姐从哪里知道的?”方才心神恍惚,几乎忘了这伤的事儿,如今忽然觉着痒痒,伸手想要抓一把。

    应含烟忙握住她的手,劝道:“不能碰,若再抓破了留下疤就不好了。我方才去见了老太君,才出门儿,就听见说你淘气伤着了,二叔父在四处寻你呢。”

    应怀真这才明白。应含烟打量着她,又笑道:“这样好看的容貌,若是有了损伤可就真是暴殄天物了……”

    应怀真不由有些害羞,应含烟握着她的手儿,见她不言语,便忽地又说:“方才我过来之前,远远儿地看着……好像是郭家的小表舅跟你在一块儿?”

    应怀真随口道:“是小表舅,因我腿麻了,他就先去报个信……”

    应含烟点点头,道:“的确是个极心细体贴的人……只是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倒是不太妥当,我陪你坐一会儿罢了,待会儿他该是会回来的?”

    说到最后一句,应含烟又看向应怀真,双眸盈盈,似在等待她的回答。

    应怀真道:“多谢姐姐,应该是会回来的,小表舅说让我在这儿等着呢。”

    应含烟闻言,满面春风,笑意如花,应怀真看着她这般模样,心中忽地掠过一个念头,却又急忙压下,不去多想。

    不料两人在此等了半晌,也不见郭建仪回来,反而是李贤淑跟应兰风两个鸡飞狗跳地跑了来。

    应含烟见状,四处打量,脸上流露失落之色。

    李贤淑把应怀真拉了过去,先看了看伤,又是心疼又是恼火,匆匆地跟应含烟道了别,抱着应怀真先回去了。

    应含烟站在原地,见应兰风要走,她便试着唤道:“二叔父……”

    应兰风停步,应含烟问道:“先前是郭家的小表舅把怀真送来的,怎么他并未回来?”

    应兰风一怔,说道:“这个我也并不知情,是建仪找了个丫鬟跟我说了怀真在这儿,至于他去了哪里,那就不知道了。”

    应含烟勉强带笑,应兰风见没别的事儿,就也离开了。

    且说李贤淑把应怀真领回房内,先把吉祥骂了一顿,说她不好好看着,又把应兰风骂了一顿,说他明知女儿受了伤却瞒着不说,最后又把应怀真也骂了几句,道:“以后可还这么上蹿下跳的不了?这次还是轻的,下回磕掉了牙看你怎么办呢?”

    应怀真嘿嘿一笑,道:“还会长出来的。”

    李贤淑气得牙痒痒,不舍得打骂女儿,就指着她对应兰风道:“你瞧瞧你瞧瞧,不思悔改居然还跟我犟嘴呢!你也不说说她!”

    应兰风道:“的确是还会长出来的……你就消消气儿,这不是没大碍么?何况真儿生得这样好,不碍事的,长大了依旧有许多小子争着抢着要娶呢。”

    应怀真本笑嘻嘻地,听到最后一句就蔫儿了。

    李贤淑又气又笑,道:“有这样当爹的么?就是因为她生得好,保不齐有那些邪祟东西暗中妒天妒地的盯着呢,之前她生那一场大病你又忘了?所以我常说要好好地看着!竟然是白说了!”

    应兰风只得装模作样地斥责了应怀真几句,又对李贤淑道:“我已经说过她了,你只管放心,她以后不敢了……再者,保证不会留一点儿疤,先前唐大人也在,他说回头送一种御用的好药膏子来,保管恢复如初不说,还比之前更好看呢!”

    李贤淑听了这话,才渐渐地转怒为喜。

    不料因为都知道了应怀真磕伤了,自打她回来院子里,前来探望的就络绎不绝。

    除了应夫人及以上的只派了丫鬟来问,大奶奶跟三奶奶都亲来看了,春晖更是瞧着应怀真的唇,笑道:“以后可要留神些,若再狠着些儿,可就成了那小兔子模样了,岂不好笑?”

    陈少奶奶一听,气得拉过去狠狠地在屁、股上打了两下,喝道:“怎么说话呢!老大不小的还口没遮拦,你妹妹是个女孩儿,你安心咒她呢?”

    春晖忙向着应怀真赔不是。

    应怀真看着他嬉皮笑脸的模样,自个儿只觉着好笑。

    李贤淑因护女儿心切,听了这话心中自然不受用,然而见陈少奶奶立刻就教训了春晖,心中那股气儿便也当场散了。

    应翠跟应玉也来了,都围着应怀真看,知道没有大碍才放心。

    等了应佩放学,也来探望了一番,此刻到了晚间,不知为何应怀真唇上那伤更有些肿了,看来比白天还吓人一些。

    应佩见了,立刻红了眼圈儿,十分难受,反倒是应怀真忙着安慰了他几句。

    李贤淑在旁看着,微微地点了点头,等应佩起身要回去的时候,李贤淑便道:“别走了,留下来一块儿吃晚饭吧。”

    应佩有些震惊,李贤淑哼道:“怎么,是不乐意留下?怕这饭菜里有毒不成?”

    应怀真忍着笑拉了应佩一下,应佩也知道李贤淑是刀子嘴豆腐心,只是方才委实太愕然了,忙连声应道:“多谢母亲,我自然乐意的!”

    李贤淑这才笑看了他们兄妹一眼,出去吩咐如意道:“去叫厨房把佩少爷的饭送到这儿来,对了,再加一道栗子蒸鸡。”

    李贤淑因帮着许源操劳家事,声威渐旺,加上厨房又换了人,不似之前的那样没眼色,时常上赶着奉承还来不及呢,若她说一句话,必然要做的妥妥当当,情形同刚进府时候一个天一个地。

    里头应怀真听了,便又拉拉应佩,悄声说:“娘还是心疼你呢,特意给你叫你爱吃的栗子蒸鸡……你可放心了吧?”

    只因之前应佩在泰州的所作所为,让李贤淑十分憎恨,自打回了府内,也并非轻易就原谅了他……退一万步来说,纵然别人都能原谅应佩,但从李贤淑来说,谁敢动她的宝贝女儿,比要她的命都狠呢,因此仍是心里暗暗地提防警惕着,不肯放松。

    没想到三番两次冷眼旁观,见应佩的行事,对待应怀真跟自个儿的举止……竟然真真正正是发自内心的好,今日她肯留下应佩一块儿吃饭,自然就代表也是真真正正原谅应佩,开始当他是一家人看待了。

    应佩本就聪明,自然明白这个,心中一阵暖意如涌,双眼中已经泪花闪闪,竟说不出话来,只向着应怀真用力点了点头。

    次日,果然唐毅派了人来,送了一个被锦匣盛着的碧色玉盒。

    应兰风将它给了李贤淑,李贤淑捧着那玉盒仔仔细细看了一遭儿,见盛器精致名贵,里头的东西必然是好的,急忙打开一看,里头膏体是淡淡地鹅黄色,扑鼻一阵沁人清香,可见果然是御用的好物,当下喜不自禁,就把应怀真叫来,给她厚厚地涂了一层。

    应怀真见是唐毅送来的,本有些抵触,闭着眼睛让涂了,然而这膏药一碰伤处,顿时一阵清凉,十分舒爽。应怀真伤在唇上,吃饭喝水都要避着,更加不能大说大笑,不然扯动了,动辄便是难耐的锐疼,正有些苦不堪言,如今有了这药,才又得意起来,渐渐地便不介意是唐毅所送了。

    一连两天李贤淑不放应怀真出去乱跑,生怕风扑了伤口,不料因药膏抵用,那伤看来很无大碍了,加上应怀真又觉着闷,因此这日终于大发慈悲,就放她出门。

    应怀真终于出了门,心旷神怡,即刻就想撒欢儿。

    吉祥因被骂了一顿,半步也不离开,紧紧地跟着,见她稍微跑跳,立刻上前死死拉住,三番两次,应怀真笑道:“你倒不如拿个绳子,把咱们捆在一块儿才方便呢。”

    吉祥委屈道:“好姑娘,只求你别跑,奶奶说了,若还再摔一次,真真儿地揭我的皮呢!”

    应怀真笑道:“我哪里那么运气不好,就会再摔一次了,我自然倍加留神。”才说着,吉祥忽然一阵激动,指着前方道:“是郭小少爷!咦,他旁边那是谁?”

    应怀真忙踮起脚尖,才看了一眼,那眼皮子没来由就狠狠跳了两下,等真正看清那人之时,慢慢地就退后一步,拉住吉祥道:“这里不好玩,我们去别的地方耍。”

    吉祥见了郭建仪,颇为不舍,正想去打个招呼……应怀真只得威胁要跑,她才慌忙回过神儿来,急急跟上。

    应怀真在前,两人便往相反的方向而去,在花园的一角儿溜达了会儿,应怀真坐在亭子里歇息,吉祥便下台阶去周遭摘花儿,忽然不知哪里飞出一只粉白大翅的玉蝴蝶来,翩翩飞舞,吉祥玩心忽起,便对应怀真道:“姑娘,你看我给你捉个蝴蝶玩儿!”当下就一跳一跳地在那花丛中乱拱。

    应怀真看得忍俊不禁,正哈哈大笑,身后有人道:“什么这么好笑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4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