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40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且说小唐同凌景深一前一后,出了兴泽楼,走了方一会儿,凌景深瞅着小唐,笑得有别有内情似的。

    小唐问道:“你这样盯着我是什么意思?”

    凌景深道:“我倒要问问你,你方才那又是什么意思?”

    小唐挑眉问:“你是说跟应兰风?寒暄罢了,你竟看出了什么别的意思不成?”

    凌景深轻轻笑道:“寒暄倒是没什么特别,只是头一遭儿看你特意去跟人‘寒暄’至此,无端端还跟个小孩子聊得投契,你何时对孩子这样耐心了?”

    小唐便也笑起来:“谁让你跟着看来着,你自己走便是了,白给你看了这许久,你反而挑起刺来。”

    凌景深道:“我倒是想走,只是才又吃了你一顿,立刻就走岂不是显得薄情寡义?好歹再唠叨两句,显得我情长。”

    小唐大笑,举手在他肩上搡了一拳,才又负了手前行。

    他边走边放眼看去,见街市上人来人往,也有些小小孩童,或紧紧地跟随大人,好奇又胆怯地东张西望,或在店铺门口嬉笑玩耍,欢欢喜喜,无忧无虑。

    小唐看了会儿,忽然问道:“景深,你觉着方才那孩子如何?”

    凌景深正揣着手,眼睛四处看些好吃好玩的,没料到他会这样问,不解其意,就道:“又如何?不过是个毛孩子罢了……哦,你莫非是指他的根骨么?倒的确如你所说,是个习武的苗子,若加以指点,会是可造之材。”

    小唐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指这个,我是说……你觉着这孩子……”他想了片刻,想不出什么词儿来。

    倒是急得凌景深笑催:“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小唐叹了口气,不由地想起在齐州街头一眼看见应怀真时候那情形,那孩子被拐子抱着,对她而言虽是身处凶险之中,但她双眸淡然沉稳,毫无任何惊慌及稚嫩之色……

    小唐道:“我是想问,你有没有……见过那等十分奇异老成的孩子?就是说……你面对她之时,就仿佛不是面对个孩子而已?”

    忽然又想起在泰州县衙,应怀真对着张珍大叫了声“我只是怕你会出事”,那种情形,至今想到那孩子无声坠泪的模样,心兀自震颤如初。

    然而小唐说罢,自己也笑了,他这话说的有些含糊,自个儿都觉着没说明白,凌景深也未必会懂。

    不料凌景深点头,竟深有感触地说道:“你早说我就明白了……我自然是见过这样孩子的,这不正是小绝么?”

    小唐听了,“噗”地笑了出来,道:“我这可是问错了人了,竟忘了你那兄弟。”

    凌景深仍是揣着双手,便笑了起来,说道:“我说的可没错儿吧?我这弟弟,可是连我也不敢小觑的,你也是见过,才八岁呢,可那通身的气派,素日里的举止神情,竟不像是我弟弟,我倒要赶着他叫哥哥才是。”

    小唐更是大笑,恨不得把凌景深打上一顿,道:“嘴脸!这种话也说得出来!不过你倒要改改这嬉皮笑脸的毛病,你们兄弟两个的脾性的确是掉个个儿才算对呢。”

    凌景深啐道:“我若是跟小绝一般冷冷冰冰的,岂会跟你相处的这样好?快知足罢了!”

    小唐点头称是,两人信步而行,凌景深见旁边新出的桂花糕香气扑鼻,便买了些,小唐以为是他自个儿要吃,不料凌景深道:“我带些回去给小绝吃,只是他等闲不爱吃外面的东西……挑拣的很,整个人最近又有些瘦了。”

    小唐听了,便叹说:“你这长兄为父,又忙里又忙外的……这几年来难免辛苦了。”

    凌景深却笑哈哈道:“辛苦什么?小绝这样省心,又不似别的孩子一般动辄哭闹,更不会向我要东要西或者缠着我什么,我倒是怪他实在太乖巧了些,恨不得他多像个无知孩童一样爱玩爱闹的好。”

    小唐明白他的意思,尤其是想到应怀真的时候,竟隐隐地有些戚戚然之感……

    凌景深却又看他道:“对了,你方才问我是不是见过小绝这样的孩子,是什么意思呢,莫非你也见过别的孩子这样?”

    小唐听他问,不由地说:“可不是么?我自来也没见过那样奇异的。”

    凌景深忙追问是什么人,小唐见他一脸好奇,便笑道:“你方才不是见过她的父亲跟舅舅了……?”

    凌景深一听,便道:“原来是那位劳动你特意请了苏太医去看病的应二小姐?”

    小唐一皱眉,叹道:“怎么一件小事儿竟闹得都知道了?我当时只是看她委实不舒服,才想着去请苏太医看看的,毕竟他是个老成可靠的,比那些动辄骗人的庸医强,如今想想竟然是唐突了。”

    凌景深却不以为意,挑了挑眉道:“这算什么唐突,小孩儿的病本就可大可小,谨慎些又有什么错儿?别理那些有的没的。”

    小唐听了,才又笑道:“我就是爱跟你一块儿,在你口里,似是从未有什么大事。”

    凌景深也哈哈大笑,道:“可知道我的好了吧?那……下次我们换个地方吃东西可好?总吃兴泽楼难免有些腻歪了。”

    小唐无奈看天,叹道:“这可是三句话不离正题呢,你前辈子莫非是只害了馋病死了的猫不成?”

    凌景深伸出舌头卷了一圈,灵机一动,忽地说道:“你说猫?那下次我们就去百脍楼吃鲜鱼可好?早听说那里的红白鲜辣鱼汤是最好的!又爽口又滋补……”

    小唐忍着笑,说道:“你那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且收收!给小绝见了怕不骂你丢他的脸呢!”

    凌景深跟小唐在岔路口上分开,自行回家。

    回了府里,凌景深自然先去见他母亲,谁知还未进门,门口的丫鬟采莲先拦着他,拉到了旁边,悄悄地说:“今日二姨奶奶又来了,跟夫人说了半天话……多半又提起那件事了,爷要留心着些。”

    凌景深点点头,冲她笑了一笑,采莲这才走到门边,冲里报了一声道:“大少爷来给太太请安了。”含笑往门边一让,凌景深便迈步进了里头。

    凌夫人正在念经,手上拎着一串紫檀木珠子,一手翻着经书,见他进来了,略抬眼看了看,仍是没停。

    凌景深不敢出声,只是站着等,片刻,凌夫人才淡淡地问:“你回来了?今儿回来的比平日倒晚。”

    凌景深道:“遇见了唐三公子,同他吃了顿饭。”

    凌夫人瞧他一眼,道:“你也大了,也是时候该成家立业、给咱们府里开枝散叶了,你若是早点娶了个人回来,府里也不至于这样冷清,你也不至于整日都在外头厮混。”

    凌景深垂眸,只道:“母亲说的是。”

    凌夫人冷冷一笑,道:“你表面说我说的是,心里不定怎么不乐意呢,不然我先前说你二姨家里的红芳不错,你怎么却总是推三阻四的呢?”

    凌景深只得低头不语,凌夫人面色不愉,便转开头去,道:“行了,你出去吧,不必在这里惺惺作态了。”

    凌景深闻言,答了声:“儿子不敢。”才慢慢地退了出来。

    凌景深出了门,丫鬟采莲站在门边上,正捂着嘴笑。

    凌景深也苦苦一笑,采莲悄声道:“我说的可对?爷拿什么谢我?”

    凌景深看一眼屋里,并不言语,只是伸出手来,忽地握住了采莲的手,采莲一惊,忙要撤手,凌景深望着她的双眼,手指在她掌心里轻轻一划,便放开了。

    采莲满面绯红,也不敢出声,却并没恼色。凌景深向着她一笑,才低声道:“我去了。”果然就走了。

    采莲在身后看着他远去,只觉浑身酥软无力,只能靠在板壁上轻轻地呼气。

    凌景深径直去了书房,到门口一瞧,果然凌绝正在里头,握着一卷书苦读,凌景深笑了声,道:“别总是看书,把眼睛弄坏了。”

    凌绝并不抬头,仔仔细细地把那一行词看完了,才放下书卷,说道:“哥哥今天回来的晚,倒也是好,先前二姨妈又在,你若是回来,必然又要受她聒噪了。”

    凌景深把那包桂花糕放在桌上,道:“方才母亲已经对我说过了。”

    凌绝闻言挑眉,道:“果然又跟你说了?你又不敢跟母亲犟嘴,不是又受了气了吧?长久这样怎么得了,不如你听我的,我去跟母亲说,索性替你辞了就是了,反正母亲又不肯说我什么,有气仍旧撒在你身上。”

    凌景深听了这话,便又想起在路上跟小唐谈论起的那些……他笑了两声,道:“你知道母亲疼你,就该也想发让她高兴才是,怎么反而想着给她添堵呢?”

    凌绝道:“这话说的不对,你总该也明白的,我再怎么添堵,对她来说也算不得添堵,你再想法儿让她高兴,她心里还当做是添堵呢!”

    凌景深竟然无言以对,只好说:“我买了些桂花糕,你好歹吃两块儿罢了,近来又见瘦了,大概是太过苦读的缘故……你年纪还小,也不急着去科考,何必这么拼命呢?”

    凌绝却道:“你知道我不爱吃这些甜腻之物,何必乱花钱?我就是知道自己才学尚浅,所以能紧一刻是一刻,总要多学点东西才好,难道得到那科考的时候再急着磨刀不成?何况自打父亲去了,家里竟只靠你一个……我若还不知好歹不着急用功些,岂不是成了那种吸肝吮髓只吃哥哥的蠢虫了?”

    原来凌景深跟凌绝两个,其实并不是一个娘生得,如今的凌夫人是凌绝的生母,凌景深却是锦宁侯一个妾的孩子,老侯爷去后,那妾也便死了,那时候凌绝才四岁,多亏了凌景深兄弟友爱,多方照顾,然而凌夫人却总是不很待见他,只是无微不至地疼惜凌绝,反而是凌绝深明凌景深之心,自小就十分维护他这位庶出的哥哥。

    凌景深听凌绝又说出这番话来,心中又是感动,又是叹息,凌绝见他不言语,反倒后悔自己的话说的太过了,于是便走到桌边,把那桂花糕打开,拿了一片吃了,装模作样道:“还不错……哥哥也来吃一块。”

    凌景深见状,便笑说:“你不爱吃不用强吃,快放下吧。”

    凌绝这才皱着眉放下,又喝了口茶,道:“实在甜腻的厉害。”说着便微微嘟起嘴来,这一刻,才总算流露出一个小孩儿的神情姿态。

    凌景深忍俊不禁,又想起小唐的话,不由地问道:“小绝,上回应公府老太君寿辰那天,你跟郭家的那小公子去了后院,可见过那府里的二小姐?”

    凌绝随口问道:“哪个二小姐?”

    凌景深道:“就是……后来你唐哥哥给请了太医的那位?”

    凌绝这才抬头,“啊”了声,道:“原来是那个小丫头,我是见过。”

    凌景深忙问:“是么?你觉得那孩子怎么样呢?”

    凌绝微微皱眉,道:“什么怎么样?”

    凌景深道:“就是……是不是跟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

    凌绝想了一想,忽地一笑,道:“那个小丫头的确有些不同。”

    凌景深越发好奇,复追问说:“到底是哪里不同呢?”

    凌绝哼了声,道:“自是比别的孩子要格外地脏些,吐了我一身儿!”提起这件事,面上复怒冲冲地。

    凌景深目瞪口呆,半晌才道:“你……怪道那天你回来没穿外裳,莫非……”

    凌绝咬牙道:“都给她弄污糟了,自然就该扔了,难道还穿着?可恨……我十分喜欢那件衣裳来着。”

    凌景深不由大笑,凌绝忍着气斜睨他,问道:“你还笑?你做什么忽然问起那可恶的小丫头?”

    凌景深忍着笑摇头道:“没什么,随便问问罢了。”

    且说应兰风陪着李兴李霍回了府,径直入了后宅,不料进了院子,却扑了个空,李贤淑跟应怀真竟都不在。

    应兰风忙叫吉祥去寻,不多时候应怀真倒是先回来了,那边李霍已经迫不及待等在门口,一看她的身影出现,即刻就扑了过去,叫着:“怀真妹妹!”

    两小重逢,欢天喜地,情难自禁。

    应怀真见李霍比先前见的时候似长高了许多,人也不似之前那样瘦弱了,心中安慰,两个人手牵着手,便去见过李兴。

    李兴见外甥女儿已经生得这样整齐出色,更是喜欢非常,一时问东问西,竟顾不上理会李贤淑为何没回来了。

    还是应兰风问吉祥道:“奶奶怎么没回来呢?你可说了舅爷来了?”

    吉祥看了会儿,便把他往旁边一拉,才道:“我自是说过舅爷来了,只是如今二奶奶脱不了空……那边闹起来了!”

    应兰风一惊,忙问端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40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