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自打回京以来,吏部的门槛都要给应兰风踏平,几乎多半的差人都认得他了,门口的公差见了他便笑着招呼:“应大人来了!”不管如何,倒先混了个脸儿熟。

    这日应兰风又来问询,那主事官见了他就头疼,早吩咐了底下人,但凡应兰风来了,便忙躲了起来。

    应兰风也是练出来了,并不恼怒,跟些文吏吃了会儿茶,闲聊了几句,才出来又溜达一回,见人仍是没回,就跟那些文吏打了个招呼,迈步往外走。

    正踱步徐行,听到后面有人道:“应公!应公留步!”

    应兰风回头看时,却见是吏部的一个制书令,隐约记得姓寇,当下停步拱手道:“寇书令好,何事相唤?”

    寇书令拱手作揖,见左右无人,便拉应兰风往前又走几步,在那墙根边上站住了,才道:“应公不必多礼,应公之前为泰州知县,风评极佳,本来众说纷纭,我也是半信半疑,然而前日我有个泰州的亲戚上京,说起应公来,委实称赞,我才知道应公确是个清明仁德的。”

    应兰风见他无端说起这些,只好笑着应付道:“哪里,只不过是尽我之能罢了,都是分内应当的,不值什么。”

    寇书令叹了声,道:“朝廷的官员若都似应公这般,那普天之下的百姓则都有福了……是了,我拉住应公是想问问,你可知道为何至今不能选官的原因?”

    应兰风道:“胡乱也听了些传言,只不过不知道该信哪头,因此毫无头绪,只是干等罢了。”

    寇书令双眉微蹙,看定应兰风,道:“这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应公当时以一首诗名扬京城,但同样也因此引至灾祸,你可知肃王已暗暗把你当做林御史一派的人,因此才暗中阻挠刑部给应公选官?”

    这么些日子,应兰风终于听到一句详细言语,忙说道:“我算是个什么东西?怎么能跟林御史扯到一块儿去?肃王竟因此敌视我了?可真是荒天下之大谬,无妄之灾了。”

    寇书令道:“其他人或怕肃王势大,或畏惧林御史之威,所以竟然不敢做声,我因知道应公高义,不忍你久困此间,所以来跟你通个声儿……应公还是及早想法儿……”

    应兰风苦笑道:“多谢!我竟不知自己成了肃王跟林御史间的棋子了,只是这又有什么法子可想?我跟林御史也不过是一面之缘,当初还以为他是贩卖果品的商客,才胆大包天地赠了那诗……后来知道是他,也着实吓的不轻。还暗自捏着一把汗,自忖相处时候因不知他的身份,言语中多有些逾矩之词,更生怕会因此获罪,没想到好不容易得了活命之机,转头居然成了肃王爷的眼中钉了?这份冤屈可真无法可说,说句不好听的,就像是风箱里的老鼠,左右为难呢?”

    寇书令不由也笑起来,笑了半晌,才道:“其实倒也不是没有法子,只要向肃王爷说清楚了,叫他知道应公不是林御史一派的,肃王大概也不至于如此为难?”

    应兰风道:“言之有理,只可惜我哪里会有门路去跟王爷说明白呢?”

    寇书令思忖了会儿,道:“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我倒是想到一个人……”

    应兰风见他这样说,忙问究竟,寇书令道:“我知道礼部一位王主事跟肃王府内赵长史是连襟,偏这位王主事又跟贵府的大爷私交不错,应公何不接着这机缘,一探究竟呢?”

    应兰风听到跟他大哥有关,不由又苦笑说道:“不瞒寇兄,我的事家兄是不管的,我也不想去劳烦他,何况如今更有肃王牵扯进来,万一弄得不好,岂不是反连累了他?还是罢了。”

    寇书令没想到会是如此,便无奈道:“我也是不忍应公明珠蒙尘,也罢,再想别的法儿就是了。”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便彼此道别了。

    应兰风自吏部出来,一时自觉头顶乌云滚滚,这些日子来他虽然听说了上面有人故意为难,却想不到肃王头上,如今坐实了此说,当真棘手。

    才行了会儿,忽然有人从旁拦住,问道:“敢问是泰州新调回京的应大人么?”

    应兰风回头一看,却见是个青衣小厮,便说:“我就是了,不知何事?”

    小厮便笑道:“应大人有礼,是我们家大人命我请您到兴泽楼一聚。”

    应兰风便问何人,小厮道:“请恕小人无礼,大人去了便知,是大人的旧时相识。”

    应兰风心怀疑惑,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倒也不怕什么,便欣然前往,到了地方,小厮引着上了楼,指了指位子方向,便退了下去。

    应兰风踱了过去,见乃是个雅间,门半开着,他将手一推,看到里头靠窗端坐一人,身着极淡雅的浅紫色圆领袍,白玉腰带,领口处露出小半截雪白的里衣,鹤背蜂腰,利落标致。

    应兰风乍一看,正觉几分眼熟,那人却站了起来,转身面对应兰风,微微笑道:“应知县,泰州一别,可无恙乎?”

    应兰风瞧着那样的笑脸,浑身先是一阵热,忽地又是一阵冷,可谓水火交煎,忙拱手作揖,口称:“不知是唐大人,失敬!”

    此人自然便是小唐了,见应兰风行礼,小唐便上前一步,抬手在他胳膊上轻轻一拖,道:“何必多礼?今日只是请大人前来叙旧的,委实不必拘束。”

    小唐虽如此亲近示好,应兰风却不敢怠慢,上回在泰州便被他跟林沉舟一唱一和,将他活活地蒙在鼓里,想着自个儿当初肆无忌惮的举止,这两人却不动声色地只看着……就宛如在丛林之中翩翩起舞,却不知背后有虎狼无声窥伺随时会起身扑杀一般。

    至今想起仍觉后怕。

    应兰风咳嗽了声,便道:“不知唐大人叫我前来有何事?”

    应兰风是绝不相信小唐这番相请只是为“叙旧”,他扫一眼桌上,见只一杯清茶罢了,不由地暗暗略松了口气……只要不是“鸿门宴”便好。

    终于落了座,小唐见应兰风双眸微垂,知道他心中忐忑,便起手替他斟了杯茶,应兰风忙握住,连连诚谢。

    小唐笑道:“当初在泰州乃是公务在身,不得已而为之,还请应知县休怪,这一杯茶就当我请罪了。”

    应兰风忙道:“哪里哪里!唐大人这话折煞下官了。”心中万分狐疑,仍是猜不到对方究竟意欲如何。

    小唐觑着他的脸色,忽然问道:“自泰州一别,差不多已是一年过去了,可喜应知县调回了京内,以后大家相处起来更容易多了……是了,不知小怀真可好?我离开之时她仿佛刚病愈,看着瘦弱的可怜。”

    应兰风听着他说“大家相处起来容易多了”,正心里打战,暗觉着还是不要“相处”的好,最后离开千里远!忽然听他又问起怀真,便不由地放松心神,竟笑着回答道:“真儿好着呢,前日还嚷着说自个儿比先前胖了……”说到这里,对上小唐笑吟吟的双眼,笑容一僵,便不再说下去。

    小唐却自顾自叹道:“我甚是想念那孩子,若不是恩师嘱咐我近来不要去拜访应知县,我便早去府上拜会了。”

    应兰风一怔,迟疑着问道:“虽则不敢当,但您说的是林御史大人?可……大人却又是为何这样嘱咐您呢?”

    小唐淡淡道:“想必应知县也听说了,因为那首赠诗的缘故,肃王很是恼怒,他自然奈何不了林大人,故而就迁怒于你。”

    应兰风目瞪口呆,想到寇书令的话,便道:“可、可我委实是跟林大人不熟……”

    小唐微微一笑,道:“应知县其实也该明白,肃王并不是个讲理的人。”

    应兰风一口气闷在喉头,过了会儿才说道:“那么我这次回京,岂不是调职无望?”

    小唐摇摇头道:“不然,肃王只是要折一折你的锐气罢了,让你知道他在朝中仍是不容小觑,倘若你若肯向肃王低头,恐怕平步青云指日可待,只看应知县如何选择罢了。”

    应兰风听得皱眉,竟忘了忌惮,哼了声道:“平步青云应某是不指望了,只想清清白白做个官儿罢了,倘若还得去跟人溜须拍马,做尽不堪之态,那索性不做这官儿也罢。”

    小唐轻笑,目光中颇有深意,看着应兰风道:“我听人说应知县在泰州的时候曾想辞官?”

    应兰风一怔,即刻明白必然是王克洵把此事告诉的他,恐怕林沉舟也知道了,事已至此,应兰风索性坦然道:“不错,正有此事。”

    小唐问道:“这却又是为何?”

    应兰风道:“官场上步步惊心,且应某才智平庸,唯恐行差踏错,更祸及妻女。”

    小唐微微挑眉,片刻点了点头,道:“但你在泰州开渠,又听调上京,可见仍是选择走仕途一路了?”

    应兰风皱眉不语,半晌缓缓地出了口气,道:“是……”

    小唐笑道:“既然决心已下,又怎能轻言放弃呢?应知县也该知道,自古以来这青云路就非坦途……越是往上,便越是九死一生。”

    应兰风闻听此言,默默不语。

    应兰风面前杯中的茶水已经冷透,他举起来喝了口,略觉苦涩。

    小唐看着应兰风,忽道:“我有个人要介绍给应知县认识。”

    应兰风抬头看他,小唐话音刚落,便听门外有人道:“赵爷来了。”上楼的脚步声响起,一直到了门口边上。

    小唐道:“赵兄请进。”

    门外那人推门而入,应兰风仔细看去,见来人白净脸,下颌三缕胡须,一派斯文。

    小唐起身相迎,那人举手寒暄,又看应兰风,道:“这便是应大人了?”

    应兰风不知此是何人,便也举手道:“如今也没什么官职,兄不必客气,直呼姓名便是,不知兄是……”

    小唐在旁道:“赵兄如今在肃王府当差,想必应知县也听说过一二。”

    应兰风心头一跳,便想起先前在吏部寇书令所说的那“肃王府的赵长史”,不由看看小唐,又看那人,重作揖道:“失敬失敬!原来是赵长史。”

    赵长史看着他,一副皮笑肉不笑的神情,让应兰风毛骨悚然。

    三人重又落座,应兰风猜不透小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索性不语。

    小唐却也不做声,倒是赵长史看着应兰风,似笑非笑道:“早听闻应大人的名头,没想到见面更胜闻名,果然良才美质,国之栋梁。”

    应兰风勉强道:“谬赞了。”

    赵长史道:“应大人不必自谦,大人若不是身负惊人才干,肃王爷也不至于如此的求贤若渴,唯恐别人得了大人去。”

    应兰风听了这话,心中越发有苦说不出,扫一眼小唐,却见他仍是那副微微笑的模样,仿佛什么也不曾听见。

    应兰风咳嗽了声,道:“承蒙王爷青眼,然而方才我同唐大人也说过,此事委实是误会一场……我跟林御史相交泛泛……”

    赵长史笑道:“大人勿惊,我也只是来传王爷话的,且让我说完再议。”

    应兰风一怔,赵长史将笑脸收了,改做正容,道:“王爷说,叫我去传他的话:王爷敬大人是个有骨气的,所以不肯十分为难,但若大人仍是一心选择林沉舟那一边儿停靠,可要好生掂量掂量,王爷是天潢贵胄,姓林的不过是个区区御史,就算再怎么被皇上重用也好,终究只是一时的!王爷跟皇上却是手足,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人若真的想‘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且看好了再站不迟!”

    应兰风听了这话,如痴如醉,如傻如呆,他竟不知自己何时竟真个儿成了肃王爷眼里的香饽饽了,而这位爷当着小唐的面儿说这些出来,总不能不知道小唐乃是林沉舟的心腹?

    赵长史说罢,仍皮笑肉不笑似的道:“大人可掂量着行事了?我的话已经带到,也不耽搁了,告辞。”说着起身,向两人行了礼,便出门而去。

    剩下应兰风跟小唐茕茕相对,小唐仍是泰然自若,叫了伙计来添水添茶。

    伙计去后,门又掩上。应兰风看着他,道:“我竟是猜不透,唐大人,当着明人不说暗话,索性摊开来说明:你们究竟是想要如何呢?”

    小唐微笑相视,道:“应知县还不明白?自然是想你选边儿站了。”

    应兰风啼笑皆非,把心一横,道:“你们一个是狼,一个如虎,我却要往哪里站?我自然谁也不站。”

    小唐摇头道:“既然你知道这都是虎狼之辈,若你谁也不站,虎狼齐心,你却往哪里逃去?”

    应兰风倒吸一口冷气,看着小唐的眼神,忽然间心头灵光一动,脱口说道:“我知道了!原来你们是想让我投靠肃王!”

    屋内并无他人,应兰风把今日所见所闻,以及跟小唐所谈的话尽数跟李贤淑说了一遍。

    李贤淑满耳的“肃王”“林御史”,也早已“如痴如醉,如傻如呆”,更是做梦也想不到刚从七品知县的位子上爬回京内,忽然之间就有两个这样的厉害角色来“泰山压顶”。

    两夫妻你看着我,我瞪着你,两两无言。

    而在室内,应怀真听着这些话,也是心跳加速,两耳轰鸣。

    起先应怀真之所以猜中应兰风遇见的人是小唐,一是因为应兰风说了是泰州遇见的旧相识,如果真的是徐姥姥等人,就不会说是“相识”了,而人在京城却又能于泰州遇见的,最大的嫌疑就是林沉舟跟小唐两人。

    应怀真之所以不猜林沉舟,是因为林沉舟毕竟是人人望而生畏的监察御史,若真个儿遇见的是他,应兰风就不会用如此轻松的口吻提起了。

    再加上应兰风最近正疲于奔命,如果遇到的是其他闲杂人等,他也不会有心应付,更不会还郑重其事地拿出来说了。

    故而一猜就中。

    然而听到应兰风说完跟小唐见面的情形,应怀真喉头发干,心跳加快。

    她几乎就忍不住冲出去告诉应兰风:肃王那个人,投靠不得!

    让当时对朝堂事务丝毫不关心的应怀真也记忆鲜明的是:肃王最后被判以谋反之罪。此案牵连甚广,甚至应兰风最后的倒台,也跟这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她还隐约记得,起先查肃王案的时候,应公府内人心惶惶,每个人都是一副即将大祸临头的神情,甚至有流言悄悄散布,说应兰风也牵扯其中,下一个要查要倒的必然是他。

    虽然没有人敢对她说什么,但那种恐惧弥漫的氛围,却无法阻挡。

    后来应兰风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居然风平浪静了下来,一直到两年之后,凌绝反判,大理寺跟刑部才联手复又彻查此事,在应兰风的罪状上又添新的一笔:勾结肃王党羽,行谋逆之实。

    应怀真双足落地,软绵绵地如踩在云端,她攥紧双拳,心中乱乱地想着该如何去开口,才能叫应兰风别去碰肃王。

    忽然外面李贤淑如梦初醒地问:“那、那最后到底是怎么样呢?”

    应兰风笑道:“也不怎么样,总之我是不去投靠肃王的,任凭他们怎么都好,实在逼得我急了,我只认了我是林御史一派的罢了,好歹也有个贤名不是?”

    听着他这般轻松的口吻,李贤淑也才忍不住笑了,啐道:“我的魂儿都飞了,你还有心说笑呢。”

    里头应怀真听到这里,眼睛一眨,那堵在心头的一口气也才慢慢地缓了过来,握紧的拳也渐渐放下。

    又听李贤淑道:“这唐大人也委实的可恶,竟要你投肃王,这不是与虎谋皮?”

    应兰风叹道:“他们正是这个意思,故而我打定主意,才不做他们的棋子。”

    应怀真听到这里,不由也暗暗地怀恨小唐,心道:“今日我才信了,‘唐叔叔’你果然不愧是凌绝的恩师。”

    想起小唐浅笑的模样,恨不得张手去抓几把,把他的笑脸抓破了才好。

    应兰风既然打定主意不去投靠肃王,他自忖自己的仕途只怕越发会艰难,虽然不再轻言放弃,然而也要为自己做了点儿打算,加上李贤淑说府里住的艰难,他便想着不如趁机搬出去罢了。

    只是近来府里正筹划老太君的生日,人人各行其事,十分忙碌。

    应兰风跟李贤淑商议了一番,觉着好歹给老人家做完了这个生日再议此事不迟,免得又另生波折。

    应老太君做寿这天一大早,应公府就开始忙碌,天刚明,满朝文武各色官员的车驾便鱼贯来到,其他的威武将军府,武安侯府,锦宁侯府,忠义伯等各府里都有专人前来贺寿,除此之外,庆王府跟肃王府竟也派人送了表礼过来……委实排场非凡,极为热闹。

    府里又安排了戏班,热热闹闹地连唱了三天大戏。

    对应怀真而言,这种场面可谓是屡见不鲜,见怪不怪了。她前世因应兰风身居高位,故而其华美盛大,竟比此刻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不管见了什么都只是懒懒淡淡地罢了。

    但对李贤淑而言,却是目眩神迷,眼花缭乱了,几乎不知身在何处。

    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奢侈靡费的排场,又是那么多的达官贵人齐齐蜂拥而至,各家的女眷们也都打扮的珠光宝气,不是几品夫人就是某某诰命……李贤淑一时几乎连话该怎么说都不知了。

    等稍微定了定神,才看见许源领着好些丫鬟婆子,泰然自若地颐指气使,又去逢迎各家的贵妇名媛们,其灵巧自在,游刃有余,简直让李贤淑大开眼界。

    从这等空前的大场面里,李贤淑才亲见识到许源的不同凡响之处,那份鹤立鸡群宛若能指挥千军万马似的气势,简直不似一个后宅妇人会有的风度。

    李贤淑捏着帕子,凝眸暗看许源的所作所为,心中不知为何竟有股微微地热血涌动,一时竟说不清那是何种滋味。

    李贤淑在前厅之时,应怀真却受不住那股闹哄哄的气息,那满眼的笑脸满耳的笑声让她不由想起前世的种种,虽身处锦绣堆里,胸口却阵阵地发闷,终于趁着老太君正搂着应春晖跟各家太太姑娘们说话的功夫,便偷偷跑了出来。

    远远地一直跑到花园里,耳旁没了那些说笑聒噪的声响,又嗅着扑鼻而来的花香气,整个人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正觉舒心的功夫,便听到有人惊喜地叫了声,道:“小怀真,你怎么在此?”

    应怀真听了这个声音,便知道是郭建仪,她暗自挑了挑眉,心道:“真真是狭路相逢!”慢慢回过身来,才要说话,整个人忽然似被雷殛了一般,僵冷原地。

    郭建仪正笑着向旁边招呼,道:“小绝快来,不是整日家要见我二表哥么?如今倒先见着他的女儿了……”

    应怀真手脚都不能动弹,连眼珠子也像是冻住了一般,眼睁睁地就看到有个人自花丛后徐步出来。

    他走前了两步,将应怀真从头到脚略一打量,淡淡冷冷地说道:“是个小丫头。”

    应怀真心想:这才是狭路相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