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郭建仪盯着应怀真,越看越觉的心里不太对劲儿,忽然见她捏着衣角,问说:“小表舅,方才那两个人说什么上吊,又说谁面圣?究竟是什么意思?小表舅又怕她们记恨,想来都是不好的话?”

    郭建仪一怔,这才知道原来她并没有全听懂的,也难怪,她也不过才五岁,那些人又说的狠毒杂乱,对个小孩子来说很难就想得那么清楚。

    郭建仪略松了口气,便笑了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过都是这些人闲极无聊胡乱编排的混话,也不能当真。怀真你不用理会忘了就是了。”

    应怀真抬头看他,眨了眨眼,正色道:“那既然她们这么爱编排,以后我少不得就远着她们了,只不知道她们是谁呢,小表舅可认得?”

    郭建仪想了想,随口说道:“瞧着像是大少奶奶的陪房陈六家的跟春晖的奶母……”说到这里忽然心中一动,便又笑了笑,说道:“我对这府里的人也并非十分熟悉,方才又没瞧真切,看错认错也是有的。”

    应怀真点了点头道:“我也不认得她们是谁,那就算了罢,反正都不是好话,就当没听见的行了,小表舅觉着说的对吗?”

    郭建仪忍不住笑说:“正是这样,很对。”又想起一事,便问:“方才怀真怎么一眼就也认出我来了呢?”

    应怀真看了郭建仪一会儿,说道:“我也是猜的,府里除了春晖哥哥跟佩哥哥,其他都是小孩儿了,没想到就猜中了。”

    这话有几分道理,但猜的这样准,也算是机缘巧合了。郭建仪便笑道:“这儿太阳大,你是要回亭子里,还是要回屋?我送你可好?”

    应怀真忙道:“不用了,吉祥姐姐说一会儿就来接我……”说话间,果然见吉祥蹦蹦跳跳地从路上过来,一眼看到应怀真跟郭建仪站在一块儿,忙上前行礼。

    在泰州的时候吉祥是见过郭建仪的,是以认得,又道:“表少爷怎么在这儿?不如回屋里坐坐。”

    郭建仪便推说改日,又对应怀真道:“改天小表舅再来看望你。”果然便去了。

    应怀真瞅了一会儿,转身往回走,吉祥笑嘻嘻地道:“没想到郭少爷一家也来了京,以后来往起来可就方便多了。”

    应怀真看她满脸喜色,不由说:“有什么可来往的呢?我们跟他们家也没什么格外的交情。”

    吉祥说道:“虽说是这样,但我瞧着郭少爷委实不错,年纪还这样小,偏行事是这样的妥当可心,给个老成人也不换。”

    应怀真心知给吉祥这样夸赞,其中郭建仪的好皮相自然是一大原因,另一原因,怕也是那一盒子花胶燕窝的功劳,然而郭建仪是个外面纯白内里漆黑的主儿,这样的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应怀真心内腹诽不已,只是不好就对着丫头说出来。

    刚回了院子,就见李贤淑从外面回来,面上颇有愠怒之色,应怀真瞧着讶异,便问:“娘你去哪里来?”

    李贤淑因着了恼,气哼哼坐了,先是不语,然而实在忍不住,便道:“这儿有些住不得了,等你爹回来了合计合计,能搬出去且搬出去住罢了。”

    应怀真道:“怎么了?究竟是谁惹了娘生气?”

    李贤淑骂说:“无非是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却并不肯说缘由,起身回房去了。

    片刻如意也回来了,脸上也并不好,应怀真便把她叫了来,细细地问:“我娘方才做什么去了,如意姐姐你可跟着?”

    如意欲言又止,摇头不说。应怀真一再催问,如意才道:“姑娘,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对奶奶透露是我说的……原是因为这些日子来,咱们大人总在外头跑,也不见结果,不免费心劳力,再加上刚换了水土,你没见都瘦了好些?这两天晚上更有些咳嗽,奶奶自然心疼,就叫我去厨房,想叫他们做点儿清火润肺的汤水来,没想到那些人推三阻四,一会儿说百合没了,一会儿又说梨子也贵……总是不肯动手,我没了法子,回来跟奶奶一说,奶奶气极了,亲自过去了一趟,那些人见了,才服了软,不料方才送来了汤,奶奶一看,那梨也是有好有歹,百合没有几片,汤水也并不甜,奶奶索性就把罐子摔了,又去指着那些人骂了一顿。”

    应怀真听了,惊道:“娘骂他们,他们表面不敢说什么,底下必然又嚼舌头了。”

    如意叹了口气,道:“可不是么?我也是这样担心的,方才我在后头,就隐隐地听他们议论说咱们奶奶……”说到这里,再往下就是不好听的言语了,如意就停下了。

    应怀真想了会儿,便说:“倒也不用怕。原是他们的不对,那管厨房的是什么人呢?”

    如意道:“管事的叫秦大娘。今儿她虽没露面,但指使着送那种汤水的必然是她。”

    应怀真问说:“她倒是大胆,竟敢这样欺负人,不知道背后又是借了谁的力呢?”

    如意有些惊讶,想了想笑说:“姑娘的心思真活泛,竟想到了这个,你不说我还没主意呢,我隐约记得这秦大娘是大奶奶陪房陈六家里的亲戚。”

    应怀真漫不经心地说:“这些人我统统都不认得,陈六家的是长得什么样儿呢?”

    如意笑道:“姑娘自然是不认得,咱们才回来多久,倒是我之前是在府里的,陈六家的是个圆盘脸,也没什么特色,就是眼白多些,就是俗称的三白眼。”

    应怀真嘻嘻笑道:“这么有趣儿,改日我必要见上一见。”

    如意道:“姑娘见那些小人们做什么,倒是别照面的好,免得看那嘴脸便生气!”

    应怀真跟如意说了一会儿,就去找李贤淑,推门进去,见李贤淑坐在床边,拿着帕子拭泪呢,应怀真一惊,忙唤道:“娘……”

    李贤淑没想到会有人突然进来,忙扭过头去把眼角的泪擦干了,急收了帕子才起身道:“怎么了阿真,有事儿找我?”

    应怀真看着她泪痕未干之态,问道:“娘,那些人既使坏,你为何不跟三婶娘说呢?她不是管事儿的吗?”

    李贤淑听她问起这个,便明白她已经是知道了,就道:“阿真你还小,不懂这些……起先已经有过缺三短四的事儿,我也找过几次了,然而我们才回来……纵然受她高看一眼,彼此相处的也还好,但总是去烦她,她心里未免不会觉着我多事。”

    应怀真点了点头。李贤淑见她一脸了然似的,便把她抱在腿上,搂着说道:“自打回来了,只觉得处处不便,连要吃个汤水都要看人脸色了,还不是觉着你爹得不了好官职才这样欺负人?偏老太君那里又……”

    李贤淑停了口,眼中蕴泪,又道:“虽然我不愿跟这起子小人置气,但今儿实在是赶上了,一边担心你爹,一边又忍着他们,委实是受够了,才去厨房跟他们闹了一场,如今虽然有些后悔,但做了便是做了……等今儿你爹回来,少不得跟他认真商议一番搬出去住,大不了我们便回你姥姥家里住一段时候,哪里活不了人呢,总比在这儿缩手缩脚的强!”

    其实李贤淑说了这些,也并非是全部,让她之所以忍不住大发雷霆的,其中还有一件小事。

    起初头两遭儿,派了如意去要汤水,却屡屡没得,李贤淑本想忍一时风平浪静,不料次日,那应兰风的妾杨氏竟亲来了,身后带着小丫头子,捧着个五彩花纹的盖盅,里头盛的竟然正是百合莲子甜汤。

    杨氏细声细语地说道:“这是我自己熬了的,听说姐姐近来寻这个,若不嫌弃,就先用这个罢了。”

    李贤淑见这情形,心中大怒,面上却还未露出来,只笑吟吟说:“妹妹倒是个有本事的人,既然一片盛情,那我便留下了。”

    杨氏只道:“姐姐别嫌弃我手笨就好了,当初咱们二爷离京,因为蕊儿还小,夫人做主让我留下照顾,不得随行。二爷在外头放了这么久,都是姐姐操劳照料,十分辛苦,我心里有愧,如今回来了,好歹且让我尽点儿心意……”

    温声软语地十分恭敬,也并没再说其他,只略问了问应兰风的事儿,李贤淑只说他近来忙的不成个样子,早上早早儿出门,又非得三更半夜才回来之类,杨氏便告退了。

    次日李贤淑越想越是不对:凭什么她去要东西就没有,杨氏却能变戏法儿似的“自己熬”了呢?于是又叫如意去催厨房,仍是没得,李贤淑本来性子就有些泼烈,因为进府才一再忍耐,此刻哪里还能再忍,心头那股火儿无论如何再压不住,最后竟才闹得那样,虽也暗暗后悔,却也无济于事,只得咬牙罢了。

    应怀真从头听到尾,便道:“娘,不用为了这些小事儿悔天悔地的,也别多想其他,照我说,他们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胡为,等时候到了,自会有收拾他们的人。另外,你也不必担心爹爹,不是说‘好事多磨’来着?泰州五年都也过了,这些怕什么?少不得耐着性子,只怕到时候爹升了官儿,你还会高兴的哭呢。”

    李贤淑听了这等宽心的话,破涕为笑,就把应怀真紧紧抱在怀中。

    又过两天,傍晚时候,李贤淑带了应怀真,去老太君那边吃了晚饭。

    应怀真吃了几口,转头四处看,却见许源的一双女孩儿,大的应翠八岁,还在规规矩矩地吃,小的应玉六岁,已经吃完了,就到了外间自己玩耍。

    应怀真便也跟了去,见应玉正在玩一个串珠算盘,她便凑过去说道:“姐姐,这个怎么玩儿?”

    因许源听了应竹韵的话,有心跟李贤淑交好,故而两个姐妹也常跟应怀真玩在一块儿,应玉见问,就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只看别人玩的好。”

    应怀真便笑了笑,道:“那么我们不玩这个,我那里有个布偶老虎,姐姐要不要一块儿玩?”

    应玉听了,便说:“你说那个,我们也有,我跟翠姐姐一人一个呢……上回你去没见着么?腿跟眼珠子还是能动的,你的能动吗?”

    应怀真诧异说:“我没留意,自来也没见过能动的,姐姐别骗我。”

    应玉听了,一心想要炫耀,正好应翠也吃了饭,应玉就叫了应翠,三个小的便叫丫鬟领着回了房,两姐妹把布偶找了出来,应怀真看着那老虎果然逼真,眼珠子却是黑色的水晶石做成的,一推便骨碌碌乱转,不由啧啧惊叹。

    三个人玩得高兴,不知不觉过了半刻钟,就听外头有人咳嗽了声,道:“奶奶回来了。”

    隐隐地脚步声传来,应怀真听得分明,便摆弄着布偶,对应翠道:“你晚上抱着老虎睡么?”

    应翠道:“我大了,哪里还抱这个,连阿玉也不抱的,莫非你还抱着?”两姐妹说着就嗤嗤笑了起来。

    应怀真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我原本也是不抱的,可是这两天总做噩梦,跟娘一说……娘就叫我抱着老虎,说是老虎会把那些坏东西都吓跑了。”

    应翠睁大眼睛问道:“你做什么噩梦了,又是什么坏东西呢?”

    应怀真故意四处看看,见没人进来,才说:“这件事我连我娘也都没说,跟姐姐们说了,你们也别告诉别人。”

    两姐妹见如此神秘,赶紧又催她说,应怀真道:“我听人说府里吊死过人,叫什么小茶的……你们可听说过么?我也不懂,只是那天听了人说后……回去就做噩梦了,好生怕人。”

    应翠已经有些懂事,应玉却一无所知,应翠正欲说话,就听外头许源的笑声传来,道:“你们几个小的,饭也不好好吃,跑到这里叽叽喳喳做什么呢?”

    应怀真忙停了口,许源看她一眼,对应翠道:“翠儿,你瞧你妹妹来这半天,你也不把你素日藏得那好吃的拿来给她吃,光顾着说话了,快去拿去!乖!”

    应翠很懂她母亲的心意,当下答应了,便又拉着应玉,应玉道:“我还没听完呢……”话音未落,就被应翠拖了进内房了。

    当下屋里就只剩下许源跟应怀真,许源就把应怀真拉到身边儿坐了,亲亲热热地说:“真儿,跟婶娘说实话,方才你跟翠儿玉儿说什么呢?”

    应怀真道:“我、我没说什么……”

    许源故意低头看着她,道:“小孩子说谎的话可不好……留神那小鬼儿来抓你!”

    应怀真伸手捂住脸,半晌才说:“婶娘别吓唬我,我这两天总做噩梦呢。”

    许源就问道:“那你做什么噩梦,因为什么做梦呢?你一五一十地说来,那小鬼儿就去抓别的爱说谎的小孩儿了。”

    应怀真琢磨了一会儿,才看着许源,小声说:“那我跟婶娘说,你可别告诉旁人。也别跟我娘说才好。”

    许源道:“你放心,婶娘的嘴是最严的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应怀真便道:“这本是我无意中听来的……那天我在院子里……”

    当下应怀真便一五一十,把遇到郭建仪,听到谈话,如何躲开的情形说了一遍,将陈六家的跟春晖乳母的对白也捡着要紧的说了大半。

    末了应怀真道:“我本来也不知道说话的是谁,只看见那个人的眼睛白的多些,是小表舅无意里说了他们是谁,不过也未必是真,小表舅说他并不熟悉府里的人,或许会看错了,叫我不要跟别人说起……”

    许源听了,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本来是个七窍玲珑心的人,有十八般花花肠子,早听说前两天李贤淑在后厨闹了一番的事儿,如果这次是应怀真自个儿主动来向许源“告密”,只怕她反而会觉着是李贤淑指使应怀真,好报复陈六家跟管厨房的秦家的。

    又,如果单是应怀真自己说这些,许源恐怕也是不会全信,如今现场偏又多了个郭建仪,许源听着应怀真说的郭建仪的举止,正好跟郭建仪素来谨慎不肯多话的性情相合,这自然是板上钉钉,确凿无误的了。

    应怀真见许源不言语,却又皱着眉,呆呆地问:“婶娘,真的有上吊的小茶吗?会变成小鬼儿吗?我总是做噩梦呢。”

    许源听了这句,大为刺心,又见她傻傻地,心里反倒愧疚起来,心想:“这样小的孩子又懂什么呢?竟白给那些下贱背后爱嚼舌根的混账东西们吓唬着了!”

    当下忙把应怀真搂入怀里,反而百般安抚,道:“别听他们的,哪里会有那种东西!都是他们编出来吓唬人的,若真的有什么小鬼儿,头一个就去捉这起子丧了良心的东西们!你是乖孩子,周身都有菩萨保护着呢,别怕。”

    说着,许源就把应怀真抱着,抚着她的背,轻轻地晃来晃去,十分疼爱。

    正好李贤淑找不到应怀真,打听了丫鬟说是在这儿,便寻了来,进门一见这情形,不由笑道:“这是在做什么呢?竟跑来这里缠磨你婶娘呢?”

    许源抱着应怀真不放,道:“你可别眼馋,我们娘儿俩感情比你们娘俩都好呢!”

    李贤淑又惊又笑,便也打趣道:“你也有两个闺女了,偏又要收个干女儿不成?快别臊了,自己再生个小子岂不是好?”

    许源只是嘿嘿地笑,将放开应怀真的时候,就悄悄地在她耳畔又说:“方才说的那些话婶娘替你保密,你也不许告诉第二个人了?”

    应怀真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婶娘。”

    李贤淑越发笑道:“你们两个倒是真的好了,竟连悄悄话都有了?”

    许源笑眯眯道:“可不是?怀真,可记得千万别跟你娘说呢。知道吗?不然婶娘不依的。”应怀真果然乖乖地点了点头。

    李贤淑坐着说笑了会儿,便带着应怀真回了屋里去。剩下许源在灯下坐了一会儿,心想:“因为大嫂子不管事,我来管家,那些跟着她的人落不了好差事,自然不服,亏得我还特意给他们些脸面,安排了些体面差事给他们……没想到竟全是喂不熟的白眼狼,表面上三奶奶长三奶奶短,背后竟揭我的皮呢!我虽也知道他们背地里不会全说我的好,可也想不到竟说的这样不堪,又是这样不知避忌,可见她们已是恨我入骨……”

    转念又想:“这次幸亏是给怀真这不懂事的丫头听见了,倘若给别人听见了呢?传扬出去还了得?我白想做好人,却养了这些专坏我名头的混账淫-妇们!”

    许源想了一会儿,便咬牙切齿一会儿,各种念头涌上,心火熊熊,一时就想叫了人来,把陈六家的跟春晖的乳娘立刻打死,但这毕竟是气头上的想法儿,这两个人又都不是一般的下人,轻易动作起来没凭没据不说,更反而会得罪人,自要好生想法,慢慢摆布才成。

    许源思谋良久,双眼里渐渐透出几分锐色。

    且说李贤淑领着应怀真自回东院去,路上便问她:“你跟你三婶娘说什么呢?”

    应怀真偷偷笑了笑,道:“都是些没要紧的闲话,三婶娘哄你呢。”

    李贤淑也觉得如此,不然的话许源没头没脑地跟个小孩子说什么要紧的话?便只一笑,心道:“没成想阿真倒是跟她投缘,近来我越发隐隐地听说,她是个厉害的人,这样的人如果一直交好倒也罢了,但倘若反目,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李贤淑满腹心事,也不出声,应怀真问道:“娘,爹回来了吗?”

    李贤淑便道:“回来了,这会儿正吃饭呢,见你不在屋里,就忙着叫我出来找了。”

    应怀真听了,便加快步子,最后竟小跑起来,李贤淑急的忙追,一边叫道:“黑漆漆地留神跌一跤!”

    两人一前一后回了院子,正应兰风吃了饭,站在门口张望,一眼看到应怀真跑了进来,口中叫着:“爹!”小旋风似的奔来。

    应兰风大喜,便俯身张开双臂,将她高高抱起。

    应兰风见他兴致颇高,加上又被举得高高地,倒有些新奇有趣儿,便也咯咯笑了起来。

    李贤淑后面赶来,因走得急一时气喘,便停步扶着柱子道:“你们一大一小……真是要折腾死人不成!”

    应兰风把应怀真抱定了,道:“我等半天了,就等你回来……你可猜到我今儿遇见谁了?”

    李贤淑啐道:“我去找阿真前你就开始卖关子,如今还是没玩够不成?你一天出去见的人没有上千也有几百,我知道你是看见哪个老相识的了?”

    应兰风哈哈一笑,道:“你却是说对了,我的确是见了个旧日相识……再给你提一下,是在泰州见过的。”

    李贤淑一怔,脱口说道:“难道是看见娘了?”

    应兰风白她一眼,李贤淑已经连珠炮似的叫道:“又或者是哥哥?妹妹们?”

    应怀真在旁边站着,仰头看着应兰风,忽然叫道:“我知道!”

    夫妻两闻言,齐齐低头看来,应兰风问:“真儿知道?那你说说看爹遇见的是谁?”

    应怀真脆生生说道:“必然是小唐……唐叔叔!”

    应兰风本是满怀戏谑,乍然听了这句,笑容一收,惊讶问道:“真儿怎么知道?”

    李贤淑见他这样问,情知应怀真是猜对了,忙也问:“真的是遇见小唐……咳!是那位了不得的唐大人?”

    应兰风看她一眼,忍笑答道:“可不正是这位了不得唐大人么?真儿,你且先跟爹说说,你怎么猜的这样准?”

    应怀真眼珠一转,道:“我瞎猜的。没想到真的就猜中了。”

    应兰风便又大笑,又把应怀真抱过去,赞叹道:“真儿就是聪明,随便一猜就猜中了,不像你娘,左猜右猜都不中。”

    李贤淑见他如此,便又啐道:“你夸你闺女就夸呗,做什么又踩着我呢?说起来……我知道真儿为何一猜就中,你可知道?”

    应兰风跟应怀真一起看她,应怀真也觉好奇。只见李贤淑笑道:“那唐大人生得好,人又大方,跟阿真竟是极投缘的,你女儿必然是瞧上人家了,故而心心念念记着,自然一猜就中了!”

    应兰风听她这样说笑,便也大笑起来,又故意地逗应怀真,道:“真儿,你娘说的可对?”

    不料应怀真听了,先是张口结舌,呆了半晌,继而慢慢地红了脸,脸上的表情慢慢地竟是恼羞成怒真生了气似的,最后竟挥起拳头来,又砰砰地打了应兰风几下,趁着他松手的当儿,便撇了两人跑进门去。

    倒是让李贤淑跟应兰风两个怔了半晌,李贤淑道:“这是怎么了,我是玩笑话罢了。”

    应兰风想了会儿,道:“阿真眼见大了,大约……也知道害羞了?”

    李贤淑呸道:“什么眼见大了,才五岁呢!”忽然记起正经事来,忙又问:“别打岔!你今儿倒是比往日高兴些,莫非跟遇见这位唐大人有关?莫不是他做了什么好的?”

    应兰风听问,脸上的笑却慢慢地敛了,叹道:“倒是没做什么,只是我们说了一番话罢了……你也是再想不到他对我说了什么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