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33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敏丽说道:“哥哥若不愿意,凭谁也带坏不了,他若真想学坏,一万个坏人也不及他!”说完了便抿了嘴儿笑,又回头对林**道:“哥哥既然回来了,你就不用再在我这里呆着了,快快去说你们的体己话罢!”

    林**没来由有些面红,口中兀自说道:“谁是故意来等他的么?偏不去,就要赖在你这儿烦你。”

    敏丽便笑道:“阿弥陀佛,你还是饶了我,我受了你半日聒噪,如今快请去烦别人罢了。”

    林**扫一眼小唐,见他正端详那盆海棠,便赌气道:“罢了,你们兄妹都是一个样儿的赶人,我走就是了。”

    敏丽略屈膝行了一礼,道:“姐姐要走,那我便不送了。”

    林**微微哼了声,果然抬脚出外,敏丽回头,见小唐若有所思地望着海棠花,便说:“我能不送,哥哥你难道也不去送送的?”

    小唐这才回头,见林**已经出门去了,才对敏丽道:“那好,我先回去了,改日再找你说话。”

    敏丽轻轻一笑,见他眼角略带几分倦色,忍不住又悄声道:“虽然慧姐姐说的多是顽话,但哥哥你自个儿也真要多留点心……别的不说,酒别喝多了,伤的是自个儿的身子。”

    小唐点头笑道:“知道了,你早些安歇。”

    此刻外头便又传来林**的声音,隔着窗子说:“兄妹两个素日有多少话说不完,如今还巴巴地把人赶出来偷偷地说不成?”

    敏丽便笑着推了小唐一把:“哥哥快去,我可惹不起她。”

    小唐不置可否,笑着出门,果然见林**远远地站在门边上,回头看他一眼,故意地又扭身看向别处。

    夜风一吹,胸口酒意微微翻涌,小唐抬手扶了扶额角,略揉了揉,才负手走上前去,道:“你不是要走么?站在这里是真的等着我送?”

    林**看他左右无人,才笑道:“寺丞大人,你如今是越发矜贵了,又叫我等了半天,可不能白等的!”

    小唐挑眉问道:“那你竟要如何呢?”

    林**道:“先不说,且去你的书房。”

    小唐苦笑道:“这时侯?已经这样晚了,不如改日如何?”

    林**跺脚道:“我这还是等了半日才把你捉住了,谁知道改日又是什么光景?你别想逃,快跟我去!”说着就拉了小唐一把。

    小唐忙抬臂让开,道:“好好好,去便去就是了,只是别拉扯,你又忘了我前儿唠叨的话了?”

    林**撇着嘴,冲着他啐了声道:“谁拉扯你了!好好地快成个迂腐老头儿了!”

    两人才向着书房方向而去,身后林**的丫鬟便隔着四五步跟着。

    不多时书房已到,小唐把门推开,冲林**做了个“请”的手势。

    林**冲他一笑,跳了进去。

    小唐把两扇门都敞开,见那丫鬟也跟了上来,就站在门口,才迈步入内,口中道:“快说罢,特特要过来是为了什么?”

    林**将他的桌面儿打量了一番,回头笑说:“我听说近来坊间有一本好书,只是我在家里,找起来也不方便……什么都瞒不过爹的眼,故而我来求你,你给我寻了来好不好?”

    小唐诧异问道:“什么好书?既然是好书,为何要瞒着恩师?叫人出去买就是了!”

    林**掩口笑了会子,道:“你这人聪明也是聪明,怎么笨拙起来也异于常人,那本书自然不能给爹看到,你知道他的脾性,必然又会骂我一场!要让别人去买吧……若遇到那没见识的,还不知背地里乱说什么呢!你整日在外头走动,莫非没听说的?那叫做……”说着,就走近了些,悄声说了。

    小唐皱起眉来,道:“原来是这种闲书,好好地女孩儿家,你看这些做什么,又是从哪里听来的?怪道要瞒着恩师……”

    林**恼道:“你又来啰嗦,到底是找不找?你别一听就蔑视起来,听人说这本书是极好的,辞藻故事都是一流……我有心赏玩赏玩。”

    小唐带着酒意说了半天话,不免越发倦了,就走到椅子边儿上坐了,才道:“赏玩什么?你如今已经是个顽劣性情了,若再看了那些不经之谈,还不知是什么样子了……再说,若是给恩师知道了你是从我这里寻来的书,那我又怎么说?”

    林**皱眉嘟嘴,不悦道:“你总是百般推脱,这点子小事也不能为我做么?何况,我不信你是不看那书的……备不住早就看完了存起来呢,待我找找看!”

    林**说着,便去书架子上四处逡巡。

    小唐哑然失笑,也不以为意,看着她扫来扫去,便道:“我这里真个儿没有,你翻遍了也是白费力气……”

    说到这里,忽然见林**瞅着一物,自言自语道:“这又是什么?”

    小唐目光一动,忙喝道:“别动那个!”

    林**闻言,回头看着他,歪头笑道:“咦,难得叫你这般着急的……这竟是什么好东西?竟然不能给人看的?”

    小唐看着她那般笑容,就知不妙,待要再拦阻,林**偏伸出手去,道:“少不得我要瞧瞧!你若是有什么把柄在我手里,那以后我求你做点什么事儿,你可就推脱不成了!”娇笑着把那物拿在手中,乃是个不大的绣锦囊,轻轻掂量了掂量,隐隐叮当有声。

    林**心中疑惑,又看小唐一眼,才慢慢打开。

    小唐见她已经到手,也知道她的脾气,若跟她争抢她必然是更不依不饶的,于是只得作罢,只似笑非笑地说道:“能有什么?你看就是了。”

    林**已经打开了那锦囊,手指拨弄了两下,狐疑道:“怎么是这个?这是……小孩子的东西?”只见她指头纤纤,从内捏出两枚小巧精致的银镯子,尺寸极小,可见是孩子的物件。

    小唐见淡淡道:“如何,你可找到我的把柄了么?”起身走到林**身边,举手拿了过来,重新把袋口拉紧,笼进袖子里。

    林**疑惑问道:“真个儿是孩子的东西?你无端端弄这物事做什么?是给谁的?”

    小唐见她追问不休,略有些头疼,便道:“本来是给人的……你回去问恩师便知道,当时他也在场。”

    林**眼珠一转,道:“何必我又去问,你跟我说不就成了?”

    小唐叹了口气,只好耐着心说道:“也不是别人,正是你方才跟敏丽说起的那位应知县的女儿,才四岁,年前我跟恩师在那县衙里正遇上她过生日,本是给她的。”

    林**这才恍然大悟,笑道:“你倒是有心了……可既然是送人的礼物,为何竟没送出去还拿了回来?莫非人家不喜欢不成?”

    小唐闻言苦笑,眼前不由浮现那也应怀真于他面前时候的神情……便道:“可不是不喜欢么?”

    林**点头叹说:“你哪里知道小女孩儿是喜欢什么东西的?只不过纵然不喜欢,那应知县也该留下,岂有把客人送的礼物拒之门外的道理?又不是有什么怨仇。”

    小唐眼中浮出几分笑意,道:“不是应知县的意思,是小怀真……”说到这里,忽然觉着自己没来由竟跟林**越说越是详细了,便打住了,只道:“总之那孩子也有些古灵精怪,大约是孩子气罢了,你就不必问了……你来了这半天了,天儿也晚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林**哼道:“跟你说不上两句话就不耐烦,亏得是你,若是别的谁敢这样对我,我就一世也不会再见他!”

    这会儿小唐的丫鬟前来送茶,小唐正觉口渴,端起来喝了口,便也请林**吃茶。

    林**道:“毅哥哥,你也不用做的这么明显,端茶送客,急成这样不成!你那本书还没给我交代呢,到底给不给寻呢?”

    小唐道:“请你吃茶本是好意……至于那本书,你还是断了念想,我不会做惹怒恩师的事儿。”

    林**恼的又跺了跺脚,道:“你怕什么?大不了我不说是你给的就是了!”

    小唐笑道:“你不说,恩师能察觉不了?纵然他一问我,我难道能瞒着?”

    林**见无望,就重重地叹了口气,道:“罢了,算是我白求错了人,你放心……你不给我寻,难道别人也跟你一样铁石心肠的?我自然找那愿意给我寻的人去。”

    小唐听这话有些异样,便看她,林**偏不说了,只笑道:“瞧你是有几分醉了,还是早些歇息罢,我回去了。”

    小唐起身相送,林**又叹说:“敏丽跟你说的我也听见了,我便不同你啰嗦,你自己横竖也有数,别给什么杂七杂八的人带坏。”

    小唐道:“你又说景深么?他哪里惹了你了,你总乌眼鸡似的仇他。”

    林**皱着眉头道:“谁仇他了,只是那个人……一看就叫人不喜欢,身上有种惹人厌的味儿。”

    小唐忍笑摇头。

    林**白他一眼,走到门口,忽然停了步子,回头对小唐说:“毅哥哥,方才……亏得你说那丫头只有四岁,若再大个十岁,我定要吃醋了!”

    小唐一怔:“什么?”

    林**笑道:“方才你提到那孩子,满眼的笑,还给她送什么礼物,除了我跟敏丽妹妹,你何尝给哪个女孩儿送过礼物来着?幸好是送了人家也不要!”

    她笑得促狭得意,看小唐一眼,帕子掩口回身去了,她的丫鬟忙也跟上。

    小唐见林**终于走了,便松了口气,回头时候,听到袖子里叮咚响声,他站住脚,从袖子里摸出那个锦囊。

    小唐怔怔地盯着看了会儿,心中不由地想起那日离开泰州城,林沉舟曾对他说的一番话。

    那时候才别了应兰风父女,林沉舟尚未打开那有诗的卷轴,林沉舟便对小唐说道:“你做什么就答应了那孩子说的那‘将来之约’?”

    小唐一愣,笑道:“小怀真天真烂漫,又是个极独特的孩子,我见她那样儿,不知为何心里就极想答应她。”

    林沉舟笑了笑,道:“那你可想过……若然不是小怀真自己想提的要求,而是有人指使她这样做……将来岂不是可以当做要挟你的条件?”

    两人目光相对,片刻小唐才迟疑着道:“恩师怎会这样说?莫非……是觉着那应兰风藏奸使诈,利用小怀真……然而……”想起应怀真那夜仰头看着自己的情形,无论如何不能相信那双明眸里透出来的祈求之意竟是被人指使所致。

    林沉舟却又温声道:“不必着急,我虽这样说,只是警示你罢了……当时我已看过诸人的反应,应兰风跟李贤淑都也十分意外,绝不是伪装的,所以小怀真说的那番话,的的确确该是她自己的主意,不过我倒是左思右想也猜不透,为何这孩子竟那样要求你……”

    小唐也把当时的情形仔仔细细回忆了一遍,记得他举手相赠镯子的时候,应兰风跟李贤淑两人均也满面惊愕,不停催促应怀真快些接了的……确实绝无作伪的可能,这才重又放心。

    听了林沉舟这般说,小唐琢磨着道:“我也是头一遭遇见这样奇特的孩子,有时候……简直觉着她并不像是个单纯的孩童而已。”

    林沉舟笑而不语。

    小唐捏着那镯子看了半晌,终于又装了进来,这次却放进自己桌边的抽屉里去。

    此刻外头夜色沉沉,小唐忽然想道:“按行程算来,今日应兰风一家该抵京了……如今大半年过去,不知小怀真又是什么样儿了。”

    小唐默默地出了会儿神,最后却又轻轻一叹,心道:“可惜不能即刻去拜会……恩师特意叮嘱我暂时不能跟应兰风相见,又叫我派梁九他们去暗中保护……到底是防谁对应兰风不利?真的只是肃王?”

    小唐思来想去,越发困倦,便起身回房,只想着明日早些回大理寺,想必梁九张珉两人也已回来,只先听他们回报就是了。

    小唐回了房中,朦胧睡去之时,忽然又想:“小怀真究竟是为何才向我提出那样‘约定’的,也不知她是否会记得有此事,将来若真有践约的一日……又是何种情形?”思来想去,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小唐睡到半夜,忽然听到轻微叩门声响,小唐翻身坐起,喝道:“谁?”

    门外小厮轻声道:“少爷,梁九爷在门外,说有要事求见呢。”

    小唐披衣下地,道:“请他进来。”

    顷刻梁九带到,拱手道:“梁九见过寺丞!”

    小唐淡声道:“何事夤夜前来?”

    府内小厮知道两人有事相商,早回避了。梁九压低声音,道:“寺丞曾说过,若无紧急要事不许入府打扰,还请寺丞恕我贸然之罪,因为方才属下发现一件极重大之事,不得不破例前来。”

    小唐双眸微微眯起,道:“什么事?”

    梁九沉声说道:“正是跟应兰风一家相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33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