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21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身子失去支撑,猛然往后摔出,应怀真抬头,双眼所见便是头顶那略有些阴霾的天空。

    就像应佩推出的这猝不及防的一掌一样,有些往事,也同样以猝不及防之态呼啸而过。

    应佩,应尚书的大公子,被誉为公府之中脾气最好的人,有口皆碑。对应怀真来说,同样也是个总是对她温柔关切,值得尊敬的兄长。

    他们虽并不十分亲近,但这无碍应怀真对他的印象极佳。

    然而……真的如此?

    应佩一把推出去,忽然听到有人大叫道:“你干什么?”

    应佩年纪虽小,机变却快,当下手并不缩回,反而叫道:“妹妹小心!”竟做出一个要拉住应怀真不叫她跌出去的姿态。

    那人又叫了声:“真真!”原来是李霍,魂飞魄散地,把手里的书一扔,撒腿跑了来,仓皇跳过栏杆,便去扶应怀真。

    亏得因为李贤淑委实太过“贤淑”,故而这一片儿也没种什么花儿草儿,反而栽了满地的大白菜,正是秋末,白菜一棵棵长的十分肥壮,舒展着大叶子,正是慢慢要卷心的时候,应怀真往后倒下,正好儿就跌在一颗白菜上面,松软的白菜叶子托着她,却并没有受什么伤。

    然而李霍早就吓得魂飞九天,把应怀真扶起来,颤声问:“真真你怎么样了?不要吓我!”

    应怀真眼睁睁地看着头顶的天,一声不响,李霍的心绷的死紧,见她并未如何伤着,但这幅模样,必然是给吓坏了。

    李霍心疼之极,忽然一眼看到应佩站在栏杆那头,李霍大叫一声:“你干吗推她下来!”

    应佩极快地镇定下来,反道:“是妹妹没坐稳掉了下去,我本要拉她回来的,可惜……”

    李霍看他振振有辞的模样,腾地站起身来,咬牙说:“我看的清清楚楚,分明是你推的。你还抵赖!”上去翻过栏杆,揪住应佩的衣领就打。

    应佩在公府长大,应公府祖上是武将,故而应佩每日读书不说,且还跟着习武,虽然此刻习武已经只为强身健体罢了,但相比较而言,李霍生得瘦弱,又并没学什么正统武功,哪里是应佩的对手?

    应佩见他扑上来,便冷笑一声,伸手一格,轻轻易易挡住李霍的手臂,复一把把他推开去,嫌恶地喝道:“滚开!”

    李霍因亲眼见他推应怀真,早就气炸,不退反进:“我跟你拼了!”

    应佩见他来势凶猛,很不耐烦,又怕他大叫起来给人听见,当下一脚踹出去,正好踢在李霍肚子上,李霍跌跌撞撞倒了出去,疼得皱紧眉头,冒出冷汗。

    这会儿应怀真已经坐起身来,正好把这一幕看得仔仔细细,清清楚楚。

    那些记忆的碎片,复蜂拥而至。

    声音嘈嘈杂杂,在耳畔响起:

    “那个霍哥儿又不好生上学,不知躲到哪里玩耍去了……”

    “真是个不长进的下作东西,穿了锦绣也不像是大家公子气象!”

    “惯常喜欢撒谎,且无端端的竟跟大公子打架,把大公子的手都弄伤了,原不该收留他在府内。”

    潮水一般涌来,令她忽然头疼欲裂。

    而廊间,李霍虽然落败,却仍挣扎着要起身,就在这功夫,却听有个声音说:“唉?你们怎么在打架?土娃……这是谁?”

    原来竟是张珍从廊上来,因为应怀真跌在栏杆外,他一下子竟没看见,只看着李霍跟应佩打架了。

    李霍见他来了,便叫说:“他欺负怀真妹妹!”

    张珍一听,瞪大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李霍十分悲愤,指着栏杆外的应怀真,叫道:“我看到他故意把怀真推下去的!”

    张珍大吃一惊,这才看到躺在白菜上的应怀真,见她呆呆地坐着,双手抱头,头上肩头还有些零碎菜叶子,显然是受惊太狠的可怜模样,当下怒不可遏,骂道:“哪里来的野小子,敢欺负怀真妹妹,找死不成!”

    张珍大怒之下,便如一头小野牛似的冲了过来。

    应佩见又来一人,却也是个孩子而已,便更不惊慌,等张珍来到跟前,才举手擒住他的胳膊,本想把他也扔出去,奈何张珍虽然年小,却不似李霍一样瘦弱,反胖墩墩地颇有些力气,加上来的快,因此竟把应佩顶住了。

    应佩皱眉,张珍挥拳趁机乱打过来,口里叫着:“叫你欺负妹妹!”

    应佩见他出招毫无章法,只是乱披风似的打过来,他招架不及,竟吃了两下,一怒之下便道:“哪里来的浑小子……”觑空揪住张珍的衣裳,就要把他推出去。

    地上李霍却在这时候爬了起来,咬牙冲过来,挥拳向着应佩脸上打来,应佩正忙着对付张珍,未曾留神李霍,眼前一黑,脸上已经吃了一拳,虽然并未受伤,却也疼得叫了声。

    张珍趁机用力一顶,应佩站不住脚,踉踉跄跄后退两步,身子撞在栏杆上,应佩临危不乱,脚下一绊,张珍哪里见过这个,被他绊得身子一晃,一屁股跌在地上。

    应佩顺势握住李霍的手腕,用力扭在身后,疼得李霍脸上顿时冒出冷汗,应佩便冷笑道:“凭你们也敢……”

    话音未落,张珍从地上爬过来,斜身一把抱住应佩的腿,张口就在他腿上咬了口。

    应佩尖叫了声,大惊失色,又疼又怒,伸脚就去踢张珍。

    李霍见势不妙,一弯腰用力挣脱应佩的手,同时张开双手抱住他的腰,又把他摁在柱子上。

    应佩从不曾见过这般无赖的打法,气得发昏,于是伸手只拼命地在李霍背上头上乱打,奈何李霍虽然瘦弱,却是个极为倔强的性子,竟然忍痛也不肯放开手。

    张珍得空,就跳起来,又扑上来厮打。

    应佩没想到这两个孩子比自己年纪小,却竟如此难缠,咬了咬牙,正要再反击,忽然间目光一动,看到远处急急来了数人。

    应佩当下便垂了双手不再殴打李霍,也不再抵抗,反而叫说:“我说了是你们看错了,一场误会,不要打了!”

    李霍跟张珍两个见他忽然乖乖地不动,话里很有投降的意思,虽然惊讶,但毕竟是两个孩子罢了,哪里懂其他的,张珍就叫说:“还嘴硬,打死这混账!”

    耳畔却听有人叫说:“都不要动,快住手!”

    原来应佩身边本有个小厮跟随着,远远地因看到打架,不敢插手,偏张珍也来了,他身边两个小厮见状,也不敢乱动,就忙飞奔告知,应兰风跟应竹韵闻讯慌忙来看,正好看到张珍跟李霍两个“围殴”应佩。

    应兰风大吃一惊,忙上前道:“这是怎么回事?”一眼看到应怀真坐在白菜堆里,受惊匪浅,赶忙过去抱了出来。

    李霍跟张珍才要开口,应佩已经先满面愧色地说:“父亲,是我的不对,方才妹妹在栏杆上未曾坐稳,我看她要掉下去便想拉她回来,不料给他们误会了。”

    此刻应佩浑不似方才那样衣冠整齐,好好地衣裳被拉扯的很不像样,脸上也淤青了块儿,头发散乱,颇为可怜。

    李霍见他空口说白话,便怒说:“不是,是我看到的!是他推的妹妹!”

    应竹韵横他一眼,见他形容其貌不扬,便道:“胡说,佩儿怎么会去做这种事?这必然是看错了的。”

    张珍摩拳擦掌,恨不得仍冲上去打,叫道:“怎么会看错?你问问真真妹妹就知道了。”

    此刻正好应兰风细哄应怀真,道:“真儿,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自己跌得?还是……”说着就看了应佩一眼。

    应佩低了头,不再言语。应怀真道:“爹你放我下来。”

    应兰风忙将她放下,应怀真走到李霍跟前,问:“表哥你伤的要紧吗?肚子疼不疼?”

    李霍被她温声一问,便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疼,真儿……”

    应怀真向他使了个眼色,回头道:“是我自己跌了,表哥关心我的缘故,一时看错也是有的,这不过是一场误会,想必哥哥也不会怪表哥的,对吗?”

    应佩听了,猛抬头,面色惊愕之极,竟未曾回答。

    应竹韵在旁笑道:“你哥哥又不是小气的人,这自然不会了,只要怀真无事就行了,男孩子间打打闹闹,才是好事呢,只大家别记仇就是了。”

    应怀真点点头,回头又对应兰风道:“方才表哥被哥哥踢了一脚,怕伤着了,爹你找个大夫给表哥看看吧?”

    应兰风早知道她常有些令人意外的举止,便忙叫小厮去请大夫。

    张珍却有些不信,还想说话,应怀真拉拉他,张珍到底跟她从小玩闹,即刻会意,李霍说:“我的书……”张珍又忙把那本《哪吒闹海》捡了,三个便一块儿回房去了。

    应佩站在原地,盯着应怀真身影离去,满面疑惑。

    应竹韵便笑着对应兰风道:“二哥,小怀真可真不得了,这样懂事聪明,真真叫人惊叹,若是回了府里,老太太也必然是喜欢的不得了。”说着又回头对应佩道:“这次多亏了你妹妹替你作证,以后你可得更加疼她才是。”

    应佩忙低头,恭谨答道:“佩儿自然会越发对妹妹好。”

    应兰风在旁看着应佩看似认真的脸色,却只淡淡一笑,并未说什么。

    三个小的回到房中,张珍先按捺不住问道:“妹妹,真是你自个儿跌下去的?我可不信土娃会看错。”

    李霍虽然平日少言寡语,此刻却道:“真儿这样说,必然有她的用意,张珍你别急。”

    应怀真看他一眼,见这张并不如何出色的脸上仍还带着伤,她心中的滋味竟似打翻了五味坛子,酸,甜,苦,辣,咸,你来我往,难以描述。

    如果指认了应佩,就算应兰风跟李贤淑信了,但还有一个应竹韵在场。

    应佩那样会装,故而应竹韵绝不会信他推应怀真,若应怀真一口咬定,对应竹韵来说,未免会想:好好地孩子来到县衙认爹,竟被后娘的孩子联合两个小子打了一顿……

    应竹韵未免不会对应佩心生同情,却对应怀真心生恶感,也让应兰风难做。

    但是今儿发生的这场,却并未算坏,吃了点亏,反看清了许多事。

    前世,仿佛是因为李兴搬去北边……曾有段时间李霍在公府里住着,虽然是跟着李贤淑应兰风,却也算是寄人篱下了。

    不知从何时起,对应怀真而言,耳旁所听见的,多数是说李霍不好。

    而应佩是她的亲哥哥,且对她时常是温和可亲的脸,所以她当然是向着他且相信他的,加上说李霍不好的声音越来越多,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她心中,一提起李霍,便也皱眉,觉着是个不长进的浑小子罢了。

    后来李霍便离开了公府。

    听闻他去了边塞。

    后来的后来就没了任何消息,而她也并不关心。

    在被应佩推倒的那刻,看着他稚嫩的脸,被沉埋心底的一幕场景也摇曳浮起。

    那年夏天她在湖畔玩水,不知怎地就失足落水……跌入水里的那刻,她仿佛看到水面上有道熟悉的影子。

    本以为应佩是来救她的,可是他只是冷冷地站着。

    当她被人救上来后,却得知应佩并不在场。于是她便把那一场当作意外,而她落水那刻看见的应佩,估计也是她恍惚间的幻觉。

    毕竟那是她可敬可爱的亲哥哥。

    那样禽兽般的行径,怎可疑心到他身上。

    如果换了那被千夫所指的李霍,倒有几分可能。

    应怀真笑笑:她在二十年里,所见的一张张脸,到底几为真几又为假。

    她那上一世所遭逢的生死关,原来,也不仅是最后被凌绝背叛的那一次。

    当然不能怪别人狠诈,也都怪她,听惯了甜言蜜语,看多了阿谀奉承,于是都把那些当了真,有眼无珠地,浑然看不到鲜花锦绣底下的刀光剑影。

    前世李霍为何跟应佩打架?经由今天这幕,原因可想而知。

    张珍跟李霍两个眼巴巴地看着应怀真,她不做声,他们也不敢打扰。

    应怀真出了会儿神,终于摸摸李霍的头,轻声说:“表哥,你放心,我会为咱们把这口气争回来。”

    虽然不如何明白这话的意思,李霍还是十分快活地笑起来,而张珍暗暗羡慕,把头探过来道:“方才他踢到我的头了,隐约有些疼,妹妹也来给我摸一摸。”

    应怀真忍着笑,果真也给他的头顶摩挲了一下,张珍即刻咧嘴而笑,仿佛吃了十万罐蜂蜜似的甜。

    三个正笑,外间有人进来:“好了,看你们这幅模样,就知道没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21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