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10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小唐跟林沉舟以商贾身份来访应兰风,自然行事低调,一干随从侍卫们都在县衙外头候命。

    小唐出了衙门,拐到旁边的巷口,即刻有人迎上前来。小唐正欲吩咐,忽然看到县衙门口有六七个人出来,头前的是招财跟进宝,后面几人都身着常服,众人分别上了马儿,又赶了一辆马车,乱糟糟飞快地往南去了。

    小唐凝视队伍离去的方向,眉头一皱,便道:“派两个人跟上,看看是往何处去,所为何事,切记别让他们察觉了。”侍卫领命,挥手一招,身后不远处等候的两名下属跃上前来,各自骑马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侍卫又问:“大人还有吩咐么?”

    小唐犹豫道:“你……”正沉吟间,忽然见从衙门内又出来数人,边走边说,十分热络。小唐飞快一想,便道:“稍等片刻。”撇开那侍卫,负手往前而行,装出个刚从外头往回走的模样。

    快要到县衙门口,就跟那群人撞个正着,只听有人道:“我即刻回去叫大家伙儿动作起来,你们也各自勤谨着些。”另一个道:“谁能想到知县大人果然这般能干,真是我们的造化。”忽然有几人看到小唐,便都慢慢地停了鼓噪。

    小唐咳嗽了声,举手道:“列位有礼。”

    众人见他相貌堂堂,举止温文,便也慌忙回礼,当前两人问道:“这位爷是?”

    小唐道:“鄙姓唐,是前日来到泰州的,如今住在县衙里。”

    小唐说罢,便有人惊呼道:“莫非正是唐大爷?”

    小唐一怔,又有人道:“这位爷可是救了我们大小姐,且要买柿子跟枣子的唐大爷?听闻同伴还有位林爷的?”

    小唐笑道:“不敢当,我的确有位同伴姓林,也确实跟应大人谈过买卖。”

    众人闻言,哗啦啦围上来,一瞬间小唐满耳都是赞溢之词,有说他生得出色,一看就是个贵相的,有说他风度不凡,今年定会发财,许多声音响做一片,十分热情。

    小唐正无所适从,只听当前一人道:“真真是多亏了两位救星……就如应大人一般,都是我等的大恩人了。”也有人说:“等果子采摘好了,必然要好好地请两位吃上一顿。”

    小唐好不容易插嘴道:“原来应大人已经把此事吩咐了诸位吗?”

    众人道:“那是当然,我等这便要去准备了。”忽然有个老者出头说:“我们别围着唐爷了,或许人家有正经事,改日再好好地请两位罢了。”大家伙儿听了,这才举手告别,一哄而散。

    小唐回望众人远去,转身进了县衙,正走间,迎面见到林沉舟前来,小唐正欲说话,林沉舟见他身后左右无人,一把握住他的手腕,道:“跟我来。”

    小唐心知有异,便不急开口,跟随林沉舟回到居所,才问道:“恩师,是不是出了何事?”

    林沉舟不答反问:“你为何没带人来?”

    小唐道:“我只是觉得此事另有蹊跷。方才在门口见到招财进宝带了若干人众赶着马车匆匆离开,看样子是出泰州,却不知奔向何处所为何事,我便叫张忠他们跟着了。”

    林沉舟道:“原来如此。”

    小唐道:“另外我回来之时,看到若干村民打扮之人,在议论的也是应兰风卖枣子柿子之事,且口口声声说咱们是他们的大恩人,又盛赞应兰风,所以我才大胆叫张忠暂时按兵不动,想回来再问问恩师的意思。”

    林沉舟轻轻一笑,道:“我前日赞的果然不错,你真个是谨慎老成了许多,我方才出去,就是想拦下你。”

    小唐忙问缘故,林沉舟道:“我也略知道了些内情,这应兰风钻营行商,好像并不是为了中饱私囊而已。”

    原来小唐外出之后,林沉舟心中不快,便自屋内走出来,信步而行,他本想压下心气儿,仔细再去问问应兰风,探探他到底是否有什么未说的隐情,不料走到后院,就看到丫鬟吉祥端着盘子进了一间房,屋内有人道:“熬好了么?”吉祥道:“按照奶奶吩咐,熬了两个时辰,奶奶看看。”

    片刻吉祥便出来了,林沉舟知道屋内的是应兰风的内室李氏,正欲离开,便听李贤淑道:“阿真,过来喝汤了。”

    应怀真小声道:“我不喜欢,有怪味儿。”

    李贤淑笑道:“乖女儿,别不知好歹,这鱼胶燕窝都是你小表舅大敬意送的,很是名贵,你爹想给你买还都买不起呢,前日你又病了,正是长身子的时候,快乖乖地喝了,好让爹娘放心。”

    林沉舟听了,微微一笑。想必应怀真喝了两口,便道:“我喝足了,娘也喝。”

    李贤淑道:“这话跟你爹说的一模一样,唉,我哪里用得着喝这些?有你们这样儿我就很好了。”

    应怀真撒娇道:“娘喝嘛。”

    李贤淑无法,道:“好好好,真是个小磨人精。”

    林沉舟听到这里,便想到头前应兰风为了答谢他们两人所送的那虫草燕窝,这才想到或许也是郭建仪所送,他的心底本还有些火儿在烧,此刻在稚女慈母的对答声里,不知不觉却都消散无影了。

    林沉舟心内一叹,迈步又走,只听应怀真问道:“娘,爹叫招财叔去做什么了?”

    林沉舟忙停了步子,屋内李贤淑道:“你这小人儿,倒是知道挺多事儿的,你怎么又知道招财出门了?以后不许乱跑知道么?”

    应怀真答应,李贤淑才说:“你招财叔跟人办事儿去了。”

    应怀真问:“做什么?”

    李贤淑道:“真是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你这性子是像谁呢?人小鬼大的,跟你说你又哪里会懂这些?你爹啊,被逼的偷偷跟人做买卖,弄了些钱,让招财他们去别的府县买粮食去了……懂吗?”

    应怀真喏喏道:“不懂。”

    李贤淑噗嗤一笑:“亏得你不懂,你才四岁,若真的懂这些,可要吓死爹娘了,好了,才喝了汤,乖乖地坐会儿玩儿吧。”

    林沉舟听到这里,心中一震,半晌才举步离开。

    林沉舟把自己所得跟小唐说了,两人才明白这事情的内里缘由。

    小唐道:“原来应兰风做此事果然是有缘由的,他不同我们说,大概是怕解释起来也说不清罢了。”

    林沉舟道:“赈灾之事本来该朝廷所为,如今应兰风居然冒险私底下行事……”

    小唐道:“我看应兰风此人,虽然不按常理出牌,但他做事必然事出有因,只怕府衙上面……有些说不得。”

    两人目光相对,林沉舟缓缓点头,道:“也亏得你自有主张,未曾轻举妄动,不然……唉。”心绪复杂。

    小唐安抚道:“我瞧恩师此番急躁,恐怕也是因先前对应知县期望甚重的缘故,如今知道应知县并非贪官,岂不是一件大大地幸事?恩师何必苦恼。”林沉舟哈哈一笑,释然大半。

    两人正说笑间,却见外头如意来到,说道:“大人派我来看看两位爷是否出门,若是在,请两位过书房说话呢。”

    林唐两个随着如意来到书房,应兰风正把一个帖子放起来,忙迎了两位又奉了茶。

    林沉舟瞧了瞧,这里的茶却不是上回给他们喝的龙井了,看色泽香气,不过是最普通的花茶罢了。

    此刻小唐说道:“方才我出去遇到几个人,原来大人同我们做这笔果品买卖,是另有内情的?”

    应兰风见他已经知晓,便答道:“这件事有些不好启齿,我身为朝廷命官,的确不好私下做这些事,然而泰州大旱粮食减产甚多,眼看就秋冬了,弄不好便会闹出人命来,故而才不得不如此。”

    林沉舟抬头,故作惊奇问道:“咦,难道朝廷不肯拨赈灾粮食么?”

    应兰风苦笑道:“我已经写了十几封公函到府衙,上峰只说今年受灾的地方太多,得缓缓而行……我看那个意思,这一缓的话,年前怕是排不到我泰州了。”

    小唐皱眉道:“这是怎么说?我们虽不在本地,却也知道泰州的旱情是最为严重的,怎能不理不管?”

    应兰风摆手道:“罢了,不提这些……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两位真是应某跟泰州的大救星。”

    林沉舟不由也笑了笑:“应大人,难道是府衙里也嫉贤妒能?或者于你有什么仇怨?若是如此,你可要留神你太过能干,会更遭人嫉妒,你私下行商给他们知道了,怕不与你甘休。”

    应兰风道:“可不是么,上次烧死黑天牛,上司就很是恼怒,本来还想治罪来着,碍于民声还过得去,便才放我一马,然而今次若不与两位做这买卖,等过冬的时候饿死了人,岂不还是我的罪名?所以索性就做起来罢了。”

    小唐也忍不住笑道:“应大人,真有你的。”

    应兰风忽地有些赧颜,咳嗽了声道:“我看两位是可交之人,才肯跟两位说恁么多,另外还有一件,索性也跟两位说了……本来我泰州的枣子极为有名,每年也有人来收,但今年因粮食减产,乡民们急欲将枣子出手,因此一个个把价格放低,最后竟怕卖不出去,价贱得令人发指不说,因此还引发了好几次的斗殴,我见这情形不是好的,便勒令他们不许胡乱压低价格贱卖,正好两位来到……给两位的价格,虽比市价低那么一点儿,却比他们自行乱卖要好多了……还请两位莫怪!”

    应兰风举手行礼,小唐还礼:“大人给的价格算是公道的,故而我师父才也肯答应同大人做买卖。大人不必在意。”

    林沉舟看他一眼,笑而不语。

    林唐两个又在县衙住了一夜,次日用了早饭,才出厅来,就见李贤淑抱着应怀真从廊上来,应怀真穿了件新的红缎子衣裳,脖子上戴着明晃晃地银项圈,看来如蓓蕾发在枝头,娇憨明艳。

    小唐随口说道:“小怀真今日打扮的这样好看?”

    应怀真瞅他一眼,低头去拉扯自己的袖子,仿佛不懂他说什么似的,小唐略觉尴尬,不由自主地伸手抓抓眼角。

    却听李贤淑笑说:“这孩子想是害羞,怎么不理你唐叔叔了?”又喜洋洋地对小唐说道:“今儿是阿真的生辰,正好两位也在,咱们要好好地热闹热闹才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10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