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9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小唐看着她张皇的小脸,啼笑皆非,便问:“小怀真,你在树上做什么?”又打量那棵一人多高的树:“你是如何爬上去的?”

    应怀真手足乱动,弄得树叶哗啦啦作响,小唐吓得伸手制止,道:“行了,不要乱动,掉下来不是好耍的。”

    应怀真咽了口唾沫,道:“那……你别跟我娘说。”

    小唐差些儿笑出来,怕她着急,只得应承:“好好好,那你先下来再说吧。”

    应怀真答了声,把头缩了回去,小唐不错眼地看着,见树枝摇晃片刻,密叶里探出两只小脚来,在树干上乱蹬了会儿,又停下。

    小唐不解,便问:“怎么了?”却听里面传来闷闷地声音:“我下不去了。”小唐忍笑:“那你原先如何上去的?”

    隔了一会儿,应怀真才答:“你在下面看着,我就不会下了。”小唐终于笑出声来:“那我不看就是了。”应怀真却道:“唐叔叔你先走吧,我一会儿再下去。”

    小唐咳嗽了声,索性走到树边,仰头看看,笑说:“你休要乱动,我带你下来。”

    应怀真大吃一惊:“什么?”话音未落,就惊叫一声,原来小唐双足点地,身形轻轻跃起,探手在她腰间一抱,旋即落下地来,一起一落,带动树上的金桂纷纷飘摇而下,甜香阵阵。

    应怀真如在梦中,定睛看去,正对上金色的桂花雨中,小唐笑微微地双眸,眼角那一点滴泪痣若隐若现。

    小唐笑道:“别怕,已经下来了。”

    俯身把她放在地上,举手向她头顶摸去,本是安抚,手心却落了空,原来是应怀真转过身去,迈动小短腿,刹那间竟跑的无影无踪。

    小唐十分愕然,想到昨日应怀真煞白的小脸,他百思不得其解,不由探手摸摸脸,自言自语道:“难道我生得很可怕么?”

    小唐在县衙后院乱逛之时,林沉舟在县衙大堂,看了一场好戏。

    这一次前来击鼓的人,报的是宗人命官司,而这案子中的死者,却并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出现过的黑婆。

    而凶手也一同被四邻八舍解押来了大堂,分毫不费应兰风半点气力,只是让人惊讶的是,凶手居然也并非别人,而是黑婆的女婿。

    原来,自从应兰风一怒烧杀了黑天牛,黑婆便失了心智,整天疯疯癫癫,却也不改骂鸡打狗的脾气,因此满村里的人越发嫌她。

    黑婆的女儿早就出嫁,离得也不远,就在邻村,因此保长把黑婆送到她女儿家里,本来是想让她女儿照应着,不料黑婆的女儿性子同她娘一脉相承,极是个爱撒泼无事生非的妇人,寻常在家里就挑唆着汉子不去孝顺公婆,如今她自个儿的娘来了,伺候不上两日,也便生了厌。

    其实黑婆虽然疯癫,但这么多年搜刮,家里也累积了不少的钱财,自打出事后,她这女儿就跟女婿一块儿风似的跑去,先把婆子的钱财搜刮干净,黑婆疯了住到她家后,她就顺势也把黑婆原来的房子卖了,得的钱自然都攥在自个手中。

    本来有了这笔钱,也自养得起黑婆,可惜这妇人全没有半点孝顺亲娘的心,动辄高声训斥,打打骂骂,把她娘当猪狗似的对待。

    只可怜黑婆先前那样尖酸不饶人,教导出个跟她不相上下的女儿,如今反被女儿欺压,果然也是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了。

    邻舍的人时常听见,虽然不平,但也不敢多管闲事,若是招惹那妇人,不免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因此虽然很多人心里不平,却不敢多嘴,又想黑婆不过是自作自受……于是四邻八舍虽个个明白,却也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罢了。

    前日里那妇人因嫌黑婆弄腌臜了一床被子,便指着鼻尖把黑婆骂了一顿,这还不算,又接连几顿没给饭吃,婆子晚间饿得难耐,便跑到厨下偷东西吃,正巧黑婆的女婿出来解手,看到黑乎乎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只以为是入了贼,拿了杠子上前,当头一棍……

    此刻已经惊动了四邻,点灯了看时,才发现死者是黑婆,可怜嘴里还塞着半个馒头,大家伙儿见死了人,又见黑婆死状如此,不免觉着可怜,当下齐心协力,把那汉子跟妇人解来衙门。

    那汉子一股脑叫屈,只说自己以为是进了贼,并不晓得是自己的丈母娘,妇人也慌神,在旁边作势哭泣,求大老爷轻判。

    应兰风听了两人供词,微微沉吟,就叫人证。

    因为当场围了许多邻居在,见老爷叫到,便一个个出面作证,把黑婆的女儿平素里如何虐待亲娘,她汉子不管不问之事都说个明白。

    一时仵作上来,回禀查验过黑婆死状,确定是吃东西时候被打死,又说她衣衫褴褛,且又枯瘦,身上各处有些淤青,显然是被虐待良久……

    围着的百姓们听了,一个个向着那两口儿撅嘴白眼,都等着看县老爷怎么判此案。

    围观者之中,自然也有一个林沉舟。

    “那到底是如何判的?”

    县衙后院的客房之中,两人对桌而坐,小唐替林沉舟倒满一杯新茶。

    林沉舟看着那碧绿的茶色,一股清香的气息缓缓缭绕,他点头,答非所问:“你看这茶如何?”

    小唐挑眉,知道林沉舟如此问必有缘故,便道:“像是上佳的龙井?”

    林沉舟微微一笑:“还是今年新出的,龙井价贵,尤其是新茶,只有富贵人家同官宦之家才能购得,另外他昨日拿出来相谢我们的那些燕窝,也非凡品,寻常的贫寒官员家哪里会有这些?”

    小唐隐隐猜到林沉舟要说什么:“恩师的意思,莫非是说……”

    林沉舟并不回答,反而说道:“黑婆这案件,应兰风判了那凶手斩监侯,那妇人流放,将家产一半充公。”

    小唐再度挑眉:“过失杀人原本不必判死……是不是太重了?”

    林沉舟一笑:“不,恰恰正好。若非她女儿女婿不孝虐待,她也不至于夜半做贼,自然不会被无故打死了,所以她之所以死,还是那两人所致。”

    小唐微微点头:“既然应知县判的很好,恩师为何仍是心事重重?”

    林沉舟目光垂下,看着那杯茶,轻声道:“为师只是担心……这应兰风,若不是个大智若愚的清官,就是个深藏不露的大奸之徒。”

    小唐一惊:“这……此话从何说起?”

    林沉舟道:“照你方才所说,他分明家徒四壁,穷得捉襟见肘,然而你看这龙井,一两的龙井,恐怕得有一两银子……这是一个穷官能有的手笔么?另外,今日中午他请我们吃的,瞧来也丰盛的很。”

    小唐忙道:“今日中午的饭,我打听了那两个丫鬟,那叫吉祥的才告诉我,原来是那张大官人家早上送来的。说是为了答谢这一次小怀真为他家小官人替了祸。”

    林沉舟沉吟不语,桌上两盏茶盈盈碧绿,水汽袅袅,模模糊糊,变幻莫测。

    片刻,小唐才问:“恩师……莫非已经有了打算?”

    林沉舟起身,往外看了看,庭院寂寂,花树寥寥,有麻雀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十分自在。

    林沉舟道:“既然他想同我做买卖,那么我就同他做一笔买卖。”那本来于枝叶间玩闹的麻雀“吱儿”一声,飞得无影无踪。

    进宝头前领路,林沉舟同小唐拐过走廊,来到县衙书房。却见应兰风埋头在看什么,见两人来到,忙推了文书起身相迎。

    三人落座,林沉舟道:“大人前日所说的贩卖枣子之事,我已经思虑过了,倒正是可行。”

    应兰风有些不敢相信似的:“是么?那、那着实大好……不知两位要多少?”

    林沉舟微微一笑,道:“不知大人有多少可以出手?”

    应兰风见他口气颇大,精神一振,想了想道:“大概有二三百石,不不……大概四五百担也是有的。”

    林沉舟跟小唐心中各自震惊,林沉舟似笑非笑:“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小唐张了张口,终究没有出声。

    应兰风笑道:“尚可尚可,不算太小,不过也不算太大就是了,毕竟先生两位乃是从京城来的……这枣子鲜吃最好,若是吃不了,还可以晒干备用,横看竖看都不是亏本的买卖。”

    林沉舟呵呵道:“那么不知要价几何?”

    应兰风想了片刻,道:“按照市价行情的话……”他大概说了个数目,又问:“两位觉得如何?只是有一点最是要紧:银子万万是不能拖欠的。”

    林沉舟见他句句不离银子,如此善于钻营,市侩兼铜臭,亏得先前他还跟小唐暗中商议,说应兰风是个“不凡之人”,此刻见状,不免大失所望,脸上透出几分愠怒之意。

    小唐便咳嗽了声,低低道:“大人真的想做这笔买卖?我可是听闻……朝廷官员不能行商的。”

    应兰风面露尴尬之色,随即呵呵笑道:“我何尝不知呢,只因为见两位是诚实君子,又委实是走投无路,才暂时出此下策……”

    小唐听他仿佛有言外之意,正要问起,便见外头招财跑了进来,向着应兰风道:“大人,有人来找,还请您快快过去。”

    应兰风道了失陪,他前脚去后,林沉舟叹气道:“这厮真是鬼迷心窍,竟如此可恶,果然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小唐道:“恩师,我们尚不知他为何急切间要如此,莫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林沉舟冷笑道:“不过是贪财罢了,现在泰州被旱情所苦,他不思勤政赈灾,却忙着大发横财,这等贪婪愚蠢,实在少见。”

    小唐笑问道:“恩师多久都不曾犯恼了,怎么这一次竟这般动怒?”

    林沉舟顿了顿,皱眉叹道:“或许之前因为听闻他种种不凡举止,故而对他暗怀期望,没想成想竟是这种人品,倒果然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岂不让人恼怒?”

    小唐笑了两声,道:“照我看,反正他是逃不脱的,何不再缓一缓,细看看他意欲何为,再行动作?”

    林沉舟思忖片刻,终于点了点头:“我好似真的有些急躁,那便如你所说,且再看看罢了。”

    小唐见无人来到,又低声问道:“不过,要真的给他银子么?算来总也有两千两了。”他们两人微服出巡,虽然不缺银两,但一时也拿不出千两银子之巨来。

    林沉舟一怔哼道:“之前在允州不是抄了几千两出来么?便先用着。横竖等他收了银子,治他的罪便是铁板钉钉,给了多少到时候我分文不差地叫他再吐出来,哼……偏偏这厮还说什么‘万万不能拖欠’,真是自寻死路。”小唐闻言,只得苦笑。

    一刻钟的功夫应兰风便返回,两只眼睛撇着他们,不知又在寻思什么。

    林沉舟怕事情有变,向着小唐使了个眼色,小唐起身,从袖子里掏出两张银票,道:“这是一千两的银票,以做定金之用,请大人收着。”

    应兰风一看,两只眼放出光来,急忙接了过去,双手捏的紧紧地,道:“两位竟如此爽快!我方才已命人去采摘枣子,下午便会送来,两位可先看看成色,委实是甘甜多汁……”

    林沉舟素来城府深厚,此刻却恨不得一掌拍死他。小唐虚与委蛇道:“我等自然是相信大人的,对了,方才大人说是急需银子用才出此下策,莫非是衙门中出了什么事?”

    应兰风摆手道:“不曾不曾。”

    小唐本是想看他是否有什么隐衷……见他一口否认,微微皱眉,正要再问,应兰风却又看向林沉舟,道:“林兄,说起来,我还有一事……”

    林沉舟侧目看他:“何事?”

    应兰风笑了两声,道:“我泰州除了枣子,更盛产柿子,不知先生有没有意思想要?”

    林沉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耳,连小唐也是目瞪口呆,独应兰风还满怀希冀笑容可掬地等候回答。

    书房内一时寂静无声,应兰风见两人不答,便自顾自地又道:“这柿子也是极好的,个儿大,又香又甜……”

    林沉舟忍无可忍,打断他的话头,道:“这一次大人又要多少银子呢?”

    应兰风微微露出喜色,说道:“这个的数目不大,约略也有二三百担而已……”

    林沉舟倒吸一口冷气,冷笑道:“果然数目不大。”

    应兰风笑道:“先生果然有意?”

    林沉舟双眸微寒,冷看应兰风:“应大人好算计,做泰州的知县委实是屈才了,如此善于经营,大可似我们一般行商,必然博得家财万贯……”

    应兰风搓了搓双手,笑道:“过誉过誉,那这银子是否还要多些?”

    林沉舟磨了磨牙,又向着小唐使了个眼色。

    小唐无奈,摸了摸袖子,掏出一张银票,欲给不给,眼望着应兰风,说道:“应大人你可要想好了,休要只顾眼前,忘了退路……”这自然是小唐好心,旁敲侧击地提醒应兰风。

    应兰风不明其意,林沉舟却心知肚明,便重重咳嗽了声,笑说:“小唐的意思是……这么大笔银子,大人留神一口吞不下……噎住了,那便不大好。”

    应兰风这才笑了起来,拱手道:“两位大可放心,应某必然吞的顺顺利利,干干净净。”他说完之后,便匆匆道了失陪,忙不迭出门去了,看那姿势竟像是迫不及待拿着银子逃走似的。

    也幸亏应兰风走得急,他前脚刚出门,后面小唐死死拉住林沉舟,低声道:“恩师忍耐!”几乎是与此同时,只听屋外应兰风高声叫道:“招财进宝!快来!快快!”一叠声地叫嚷,声音里喜气洋洋,情难自禁。

    林沉舟对小唐道:“你可瞧清楚了,此人贪得无厌,厚颜无耻,再看他这些家奴,叫什么招财进宝,唯恐他人不知其贪婪成性,真真是妙极了!”

    小唐也是无可奈何,之前本想深问应兰风是否另有缘故,只可惜没得机会。

    林沉舟思忖片刻,不怒反笑,道:“实在有趣的紧,办过这么些贪官污吏,就没有似他这般急不可待想要撞到手心里来的,既然如此,便成全他!你速速去传人进衙门,我要即刻把这昏官拿下,定斩不饶!”

    小唐见他怒意勃发,也不敢劝,只好行了个礼,领命出门。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9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