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7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自打应怀真失踪,李贤淑想到应怀真跟自己说起的那“白胡子老头”故事,不免把罪怪到应兰风身上,只说是他被郭建仪同应公府阻挠,在判郭继祖之事上左右不定,神明见怒导致应怀真出事。

    应兰风悔恨交加,也不理会郭建仪,只黑着脸把郭继祖判了斩监侯,扔入牢中,便发动人众四处找寻应怀真。

    是以前回曾说到林沉舟跟小唐交谈时候,曾提及应兰风这两日又得罪了公府,就是指的此事。

    昨儿因天色已晚,负责来泰州报信的人半夜三更才到,当着应兰风的面儿,简单地将拐子在街头被擒之事说了一遍……应兰风跟李淑贤乍惊乍喜,忙问应怀真何在,偏那人也不知道林唐两个人的来头,只模糊说应怀真被两个商人带着来泰州了。

    两夫妇听了,不知如何是好,揪心了一夜,次日一早,应兰风便想索性就赶去齐州罢了,李贤淑也是一夜未眠,不免又吵闹了几句,正热闹里,门人报有人来到,与此同时林唐两人便进门了。

    两夫妻听了,顿时齐齐住口,应兰风不顾一切,撩起袍子,一阵风似的往外跑来。

    遥遥地看了女孩儿,应兰风眼中的泪如同泉涌,大叫了声“真儿”,扑过来将应怀真抱在怀中,百般亲爱,竟把身边两位完全无视。

    此刻李贤淑也奔了出来,先一眼看到应怀真,那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定,扶着柱子泪就跌了出来。

    此即林沉舟跟小唐两个在旁,把应兰风看了个足,却见他身上衣衫不甚整齐,耳朵被李贤淑扯的发红,眼中还含着泪花……看相貌倒的确不俗,只是……

    应怀真被应兰风拥入怀中,几乎喘不过气来,眼角扫到身侧林唐两人,忍不住叫了声:“爹!”

    应兰风半跪地上,忙应了声,抬头看着应怀真的脸,忽然又悲从中来,抱住她哭道:“我的真儿瘦了,定是吃了苦……”

    应怀真的嘴角斜抽,迫不得已微微高声了些:“爹,是这两位好心的伯伯叔叔救了我,你还没有好好地谢过人家呢。”

    林沉舟跟小唐两人看了个够,心中滋味当真奇异……听了应怀真的话,相视一笑,此刻应兰风这才如梦初醒,抬头看向两人。

    应怀真也随着抬头看向两位,她的面上虽然仍保持镇静,内心却已经无奈地叹息:天知道她的这父亲,望之烨然如神人,且必然一肚子文韬武略的模样,实际……

    前世他是怎么爬上一品尚书之位,位极人臣的?

    可惜又没有办法像是她娘一样揪住应兰风的耳朵叮嘱:面前这两只是很大的灰狼老虎,爹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不然人家是会把你咬碎的渣都不剩的!

    然而应兰风毕竟不是普通的泛泛之辈。

    应怀真前世被娇养的太好,朝堂跟政事完全不关心,有应兰风跟李贤淑的保护,什么大人的龌龊之事也从来侵扰不到……她只知道自己的爹是厉害的大臣,却不知应兰风如何厉害法儿。

    应兰风浑身上下只有两个软肋,李贤淑跟应怀真,故而在两人面前不管如何的做小伏低出尽洋相都罢了,毕竟也是应公府长大的,御前面过圣,泰州做了四年官,治理一个县管理万把人,虽然不至于明察秋毫,却到底并没有什么大的差错,民间风评也极佳……怎会是个单纯的草包而已?

    听了应怀真的介绍,应兰风抬头见了两位,便站起身来,袖子遮着面略一转头,轻轻地把眼中面上的泪拭去,再抬头时候,面上那酸楚悲痛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风清云淡的儒雅笑容。

    应兰风举手作揖,正色道:“原来是两位先生相救小女!应某感激不尽!”

    应怀真目瞪口呆,在她面前,方才还啰嗦悲戚的父亲,忽然变成了十足合格的应知县,这份瞬间变身的功力,委实非同等闲。

    林沉舟跟小唐正欣赏父女重逢的感人情形,忽地看到应兰风拂袖站起,形象光辉夺目,这份突兀之感当真叫人有些无所适从……然而毕竟大家都是混迹官场的好手,——林沉舟自不必说,乃是老辣风骨,小唐更是朝廷将来的中流砥柱,一个备选的高高手……

    两人不约而同举起手来还礼,口称:“大人言重了!”

    林沉舟眯着精光四射的小眼睛,袖手缩肩,楞眼看来仿佛有几分受宠若惊似的,而小唐也是毕恭毕敬谨慎小心之态。

    目睹这一切的应怀真,嘴角又有点抽搐。

    应兰风如此端起架势来说话,同林沉舟和小唐站在一处,三人对视而笑相互作揖寒暄的这场景……那已经不是两只老奸巨猾的狐狸了,俨然神似三只老奸巨猾的狐狸。

    但只有应怀真心中知道,此刻在场的外来那两只的的确确是货真价实的狐狸,而另外一只……最多只能算是披着狐狸皮罢了。

    因为此刻的应兰风,不管是资历或者心机,跟眼前这两人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幸好外表比较唬人。

    此刻李贤淑终于上前来,不胜欢喜地向着林沉舟和小唐行礼,又抱着应怀真入内去了。

    应怀真在李贤淑怀中,频频回头,很是担忧。

    正看着,却见小唐转眸看了她一眼,微微而笑,应怀真把头靠在李贤淑肩窝里,心里重重叹了声。

    李贤淑把应怀真抱到里屋,便问她此前的遭遇,应怀真尽量简单地说了,只说自家无事,李贤淑不放心,又仔细翻看应怀真衣裳,见她身上果然并没任何伤痕,才叹道:“亏得我的宝贝福大命大,又人见人爱,才不曾被那贼折磨,真真心疼死娘了。”鼻子泛酸,便掉下泪来。

    应怀真举起小手,替李贤淑擦擦泪:“娘别担心,我好着呢,且那坏人也被大人捉住了……”

    应怀真说到这里,心中咯噔一声,依稀地想:正因为这拐子遇到了她,才没捉去张珍,如今更是免除后患了。

    李贤淑见她这样懂事贴心,更加感动。应怀真便问:“娘,我听你们说前日子家里有亲戚来,亲戚呢?”

    李贤淑一怔:“什么亲戚?”忽地明白过来:“你说的莫非是郭家那小公子?他早走了!”

    应怀真心中仍牵挂郭继祖的案件,听说走了,便又旁敲侧击地问,才得明白。

    原来当日应兰风判了郭继祖后,本以为郭建仪会翻脸,不料小公子仍是淡然自若,丝毫不见气急败坏之色不说,态度还越发温和。

    应兰风把他之前送的鱼胶燕窝等取来交还,郭建仪竟推辞不收,逼得急了,便才带了三分忧色,皱眉道:“我这次来虽则是为了堂叔之事,难道就不兴给侄女儿一点见面礼了?这不过是亲戚之间的寻常礼数,又不是为买通表哥……若想那样,也不至于带这些不值钱之物了,如今表哥执意叫我带着些回去,莫非是怕落嫌疑,或者怪罪我贸然前来?不认我这个亲戚了么?”

    应兰风见他如此,便只好收了,郭建仪才举手告辞,也并没有再在郭继祖案件上多加纠缠什么,这份不愠不躁地表现,让李贤淑都为之叹服。

    应怀真听说详细,心头一块儿石头落地,委实高兴。

    然而一宗事完结,另一件却又沉甸甸地出来。

    应怀真趁着李贤淑离开的当儿,悄悄跑出房,来到前面花厅,她蹑手蹑脚躲在假山石后面,踮脚探头,遥遥地看到厅内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

    但是细看,就能发现端倪,表面看似谈笑风生,相谈甚欢,实际上小唐跟林沉舟之间暗中目光交流,波涛汹涌加刀光剑影,双剑合璧,一唱一和,配合无间,于不动声色里试探应某人的深浅。

    只听应兰风正恨恨说:“合该把那拐子千刀万剐,我要发公函到齐州府,还请早些把那贼移送过来才好。”

    大约是林沉舟跟小唐说了那拐子的事,故而应兰风恨极那人。

    林沉舟笑说:“这贼人的确该被千刀万剐,听说他招认,起初是想绑贵地的张家小少爷的,阴差阳错碰上了令爱。”

    小唐点头道:“这贼人原来是个惯犯,都是冲着大富大贵的人家动手,他习惯觑空里把孩童掳走勒索赎金,然而这又是个心狠手辣之人,就算他得了赎金,孩子也不一定能完好无损的回来,一旦被他盯上,极难逃脱毒手,这次令爱是替张家公子挡了这劫了,幸而有惊无险。”

    本来若是那拐子落到衙门手中,并不会如何重视,多半只淡淡审讯然后扔到监牢罢了,可是齐州衙门的人见过小唐的腰牌,所以竟丝毫不敢松懈怠慢,把那贼拉上大堂,用尽十八般法子审讯,那贼从不曾吃过这样的苦头,接二连三地竟把自己以往所犯的案件一一招认了。

    几个月前他在京内也刚犯了一件大案,竟把京兆尹一个妾的儿子绑了,京兆尹家里交付了银子,那孩子却已经没了……因此京内掀起轩然大波,风声甚紧,这人才一路奔逃到泰州,也盯上泰州首富张家,可惜一直盯了数日不曾得手,他心中不甘,索性又顺手绑走了应怀真。

    应兰风听了,一阵后怕,更是切齿痛恨:“我家真儿才不过四岁,又这样玉雪可爱,那贼竟能下手……”

    林沉舟道:“令爱的确是人见人爱,且聪慧难得,据那贼人说,她一路上十分乖顺,哄得那贼人失了防备,也才不曾为难她……不成想她竟懂得当街向我们呼救,还清清楚楚报出大人的名号,小小年纪竟能如此……真真令人惊叹。”

    应兰风转怒为喜,大笑说:“总之我家真儿是个有福气的,才得遇两位贵人相救,我都要好好地相谢二位……对了,不知二位来泰州,是行旅呢,亦或者经商呢?”

    林沉舟见他转开话题,便把早先想好的一番托词来道:“我跟侄子在京城有个专营各色果品的商号,听闻泰州产的好枣子,故而过来看一看。”

    应兰风目光一亮:“不知贵宝号是哪一家?”

    林沉舟知他是京内的出身,恐怕通晓商号,不敢肆意糊弄,便笑道:“是祖传的小买卖罢了,怎么,大人感兴趣?”

    应兰风面露喜色道:“不瞒先生,今年我泰州大旱,稻米不足,然而枣树耐干旱,是以产的极好,也并不贵,好些还烂在山中无人收拾……若先生有意,倒是一桩好买卖。”

    林沉舟越发意外,却不动声色道:“莫非大人有意要做这桩买卖?”

    应兰风道:“如果先生有意做这笔买卖,自然是极好的!我可以全力促成此事!”

    林沉舟跟小唐听了这话,均都暗中皱眉,林沉舟呵呵笑了两声,便道:“大人如此热衷,倒是好事,不过小民还要先看看枣子如何,才能定夺。”

    应兰风见他不言语,隐隐地有些失望,听他如此说,才又笑道:“是是,那先生就多费心了,如果要看枣子如何,我可以派人领两位去,不知两位原先打算要多少?”

    林沉舟见他市侩之气四溢,并不像是个英明的清官模样,心中已经不悦,面上却还是笑微微地,只是这笑却已有三分冷意。

    小唐在旁做玩笑般问道:“林大人对这买卖好似十分心切……莫非是急等银子用么?”

    应兰风居然一口答道:“可不是着急么?简直是火烧眉毛……”

    窗外假山后,应怀真竖起耳朵,听到应兰风说起绑匪之事,以及两只狐狸越来越莫测高深的眼神,感觉抽抽的已经不仅是嘴角,而且连她的心也吊在半天里晃动。

    一直到听到后面,应怀真默默地举起两只小手捂住脸,心里叫苦不迭:“爹啊爹,你这是把自个儿往老虎嘴里送呀。”

    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忽听有人笑说:“小怀真,躲在这里是做什么?”

    应怀真吓得抖了抖,回头却见唐毅不知何时踱步靠近,负手浅笑。

    应怀真定了定神,叫:“唐叔叔……”

    正当黄昏,夕照洒满庭院,一道刺目的光芒直射过来,唐毅脚步微动,竟正站在那道光芒中,他脸色有些暗淡不清,应怀真眯起眼睛,耳畔依稀听到他的笑声,而这略带三分熟悉的笑声,就像是一道极寒坚冰,从她头顶插下。

    连这一刻的时光都好像被寒冰狠狠冻住,应怀真手足僵硬,无法动弹,甚至呼吸都梗住。

    她以为自己记起了小唐的身份,那就已经是所有。

    可并不是。

    事实上,她跟唐毅的缘分,并不仅仅是权臣之女跟朝中大臣偶尔惊鸿一瞥间的关系,他们之间,更有一层极为亲近而直接的关联。

    元嘉七年,有双绝之称的凌绝高中一甲第三名的探花郎,拜在礼部唐尚书门下。

    ——唐毅,是凌绝的恩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7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