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花共眠

第6章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八月薇妮 书名:与花共眠

    其实应怀真始终在找一个能脱身的机会。

    一路上她见过很多人,也有很多机会呼救,但是她都不曾贸然出声,只因为她得找一个确确实实能帮她脱身之人。

    这个人得聪明,果断,而且有足够的能力。

    寻常百姓不行,这拐子大可以捂住她的嘴,说是小孩儿开玩笑而已,的确,谁会信一个四岁的孩童呢?第二,假如有聪明的信了她想施加援手,也得看能不能打得过这拐子……综上两点,若无十足把握而贸然呼救,下场可能只会更惨。

    她一直隐忍着,期待自己能遇到这样的人,等待最佳机会,离开泰州到了齐州,她心底自然不免有些惊慌,直到在人群中看到小唐。

    被那拐子抱着,应怀真装作看热闹的模样,实际心中颇为紧张,看小唐的第一眼她并没在意,当目光转开时候,心底却有种奇异的感觉。

    不动声色地重看向小唐,打量着那眉眼,依稀有些眼熟。

    应怀真心底飞快思量到底为何觉着小唐有几分面熟……他究竟是何人,又曾在哪里见过?当然不可能是今生,然而前世她的活动范围只在京城,且闲杂地方从不去,只在高门大户里行走,接触的人非富即贵,见寻常陌生男子的机会实在不多,而依照小唐的年纪推测……再加上他身上那份卓然清贵的气度……

    应怀真跟自己赌了一把,她赌小唐身负官职,多半是朝中人。

    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她所能想到的跟小唐照过面的最大可能,无非是在朝堂或者家中,而能进入尚书府的人,已绝非一般的官员,三品以下的都寸步难行。

    也容不得应怀真再多想,因为这一刻拐子已经抱着她越发靠近了小唐,飞快地已经要擦肩而过……应怀真再无犹豫。

    事实证明,这一把,她赌赢了。

    拐子被侍卫们五花大绑地押着,捆绑的如一只受缚的螃蟹,只顾瞪着应怀真:“你、你这贱……”

    小唐冷道:“让他住嘴!”侍卫们伸手在拐子下颌上轻轻一转,轻轻易易卸了他的下巴。

    因这一场小小风波,许多人聚集了看。齐州府的衙役们闻风赶来,小唐本想把应怀真放下,然而这女孩儿像是认准了似的,紧紧搂住他的脖子不放,又是警惕又是坚定,像是受惊的小动物,找到了唯一可信赖倚靠的人。

    小唐无奈,把她的头往胸前一抱,微微遮住她的耳目,才吩咐道:“把此人押回衙门,详加审问,派人快马前去泰州,询问应知县的令爱是否丢失。”

    那衙役也是有眼色的,见小唐气定神闲地指使,情知必然是大人物驾临,便不敢喝问,只陪着小心问:“您是……”

    小唐探手入怀,掏了一面令牌,握在掌心微微一晃,口中道:“不可张扬。”衙役仰头细细一看,瞧见上面“大理寺”的字样,冷汗刷地流了下来,忙弯腰答应。

    小唐本要把应怀真交给齐州府的差人,不料应怀真毫无松手的意思,小唐还以为是女孩儿受了惊吓所致,也很不忍心强把她拽下来,只好勉勉强强地抱着。

    一旁的林沉舟负手,在他身边踱了几步,饶有兴趣地看看应怀真,向着小唐笑说:“这孩子瞧来是看上你了。”

    小唐觉得自己背上似出了一层汗,转过头来看看应怀真,后者把脸窝在他鬓边肩窝处,真个似害怕不敢抬头的样儿,现在想想方才她大声叫嚷的时候,看似镇定,可实际应该是紧张透了吧……委实可怜极了。

    小唐不由地伸手轻轻拍了拍应怀真的后背:“好啦,无事了。”然而他跟林沉舟心底却双双好奇的无法言喻:为什么这孩子竟一眼认得出他是“大人”呢?

    倘若不是别的原因,而是这孩子单纯地认出来他们两个身负官职的话,那么这一路走来的“微服私访”,又算什么?

    齐州的衙差们很快来回复,这拐子起先嘴硬,用刑之后终于招认,原来他觊觎张家财大气粗,然而张家防卫森严,他无法动手,于是就把主意打到张珍身上,本想趁着张珍出来的机会,绑了张珍勒索钱财,没想到错遇应怀真才临时起意……

    林沉舟跟小唐听了,方确信应怀真真的是应兰风之女,但如此一来,事情就越发可疑了:譬如,他们方才还商议去会一会那应兰风,为何下一刻他的女儿就找了来,且认得他们?莫非那应兰风早料到他们会在此地,且早有防备?若真如此,那么应某人的手段可真是无法限量。

    客栈内,林沉舟向着小唐使了个眼色,两个人都看向坐在小唐身边正在一板一眼认认真真吃面的应怀真。

    小唐轻轻咳嗽了声,问道:“丫头,你叫什么?”应怀真扫了他一眼,方才在街上她那么大声地报自己名头,莫非他忘了?闷闷低头:“我叫应怀真。”

    小唐道:“是了,你方才说过……你是应兰风的女儿……对么?”应怀真点了点头,头埋得更低了些,几乎要把脸埋在碗里。

    小唐见她的头发晃了下来,便替她撩起抿在耳后,应怀真怔了怔,本能地想躲,却又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不用躲的,于是继续认认真真地吃面。

    小唐温声哄道:“那我叫你小怀真好么?是了,小怀真,告诉叔叔,你怎么在街上叫我‘大人’呢?”

    应怀真猛地咳嗽起来,大概是吃的太急了些,呛到了,小唐忙给她顺气,又替她擦拭嘴角,竟十分细心温柔。

    应怀真镇定下来,小唐见她无恙,才又继续絮絮善诱地问:“你可以告诉叔叔么?方才为何叫我大人?”

    应怀真嘟了嘟嘴,慢慢地说:“因为……你长得像是好人……像、像是我爹那样的,我爹是大人,你也一定是大人。”她的意思是应兰风是当官儿的,那么小唐自然也肯定是了。

    小唐听了这个果然孩子气十足的理由,哑然失笑。

    林沉舟也轻轻一笑,问道:“小怀真,那你觉得我是不是‘大人’呢?”

    应怀真抬起眼皮看他一眼,说道:“你不是。”

    林沉舟问道:“为何?”

    应怀真仍是慢慢地说:“伯伯你长得不像是好人。”说实话,如果不是小唐在,单只是遇上林沉舟,应怀真未必会呼救……林沉舟在她眼里,就像是个寻常的老伯而已,而应怀真自诩前世也并没见过林沉舟,自然不知他是何许人也。

    小唐听了这般回答,不由咳嗽了声,林沉舟却已经大笑出声,小唐忍笑道:“您老莫怪,小孩子不懂事。”

    林沉舟一摆手,点点头道:“童言无忌,何况这说的乃是实情,不过这孩子倒是有些眼力,一眼就相中了你,若是看错了人,落到别人手中去,可未必像是现在这样顺利脱困了。”

    两人试探了会儿应怀真,也并没什么言语上的破绽。小唐见她小小地手捏着筷子,吃面吃的有些辛苦,便索性替她拿了筷子,自己一筷一筷的喂她吃。

    应怀真隐隐觉着这样有些“不太合适”,然而身为一个四岁的孩童,也只好竭力做无事状,饭来张口就是了。

    林沉舟在旁眼看这状,便道:“小唐,你今年也十七了吧。”

    小唐抬头:“恩师记得没错。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林沉舟的眼神中掠过一丝笑意,道:“只是觉得你也该成家了,可有看中哪家的姑娘?”

    小唐喂饭的手势一停,笑道:“这个却不着急,我心并不在此。”

    林沉舟若有所思道:“为师知道你心在朝堂……只不过,你该明白,若是想立足朝堂,万事都要长远算计才是,包括……你的婚姻大事。”

    小唐一怔,脸色也有些异样,林沉舟却复一笑:“是了,的确不急,再等几年也不迟……”

    应怀真听着两人没头没脑的对话,便抬头看小唐,见他听到林沉舟说“再等几年”的时候,长长地睫毛轻轻一动,似心弦抖动,应怀真不由地舔了舔嘴唇,林沉舟举杯笑道:“快喂小丫头吧,瞧她饿得不轻,怕是在那拐子手中没怎么吃。”

    “是。”小唐答应了声,忙敛神又喂,又道:“只吃一碗面可以么,要不要吃点别的?”

    应怀真不理,忙吸了那口面,甘甘甜甜地嚼吃,一边想林沉舟跟小唐的对白,一边抬头又看小唐,正看到他形状极好的下颌,脸颊往上,在左边的眼角边上,很是正气的浓眉之下,略有一颗比芝麻还小的点印,色浅浅地,不仔细看却是看不出的。

    应怀真呆了呆,伸手试着去擦了擦,却擦不去,果然是小唐自生的。

    小唐将她的小手握住,笑道:“做什么?”

    林沉舟道:“她揉你那颗滴泪痣呢。”

    小唐道:“恩师又来取笑,什么滴泪痣。”

    林沉舟饶有兴趣道:“相书上说这般面相是:一生流水,半世飘蓬。所谓孤星入命,极容易为情所困的,你可要留神。”

    小唐越发啼笑皆非:“怎么您老也来说这些不经之谈。”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却没看到应怀真在旁边已呆若木鸡。小唐再喂她吃东西,她却怎么也不肯张嘴了,也不肯说话……小唐纳闷,林沉舟也不知如何,眼见天色已黑,便抱了她暂时回房休息。

    直到小唐不在身边,应怀真才慢慢地缓了一口气,回过神儿来。

    怪道如此眼熟。

    终于记起他是何人。

    就在看到那一颗极小的痣之后。

    其实怎么会忘呢,那样的浓眉凤目,容貌慈悲而威严,令人过目不忘的人物。

    他是勋贵之后,于朝堂之上游刃有余,不偏向任何一派,却是皇帝面前的红人,且赢得文武百官的敬重,乃至新帝登基,依旧荣宠无双,左膀右臂。

    所到之处,所有声音都是毕恭毕敬一声“唐大人”,委实的德高望重,仰视才见,谁人敢呼“小唐”二字。

    也正是“小唐”二字,蒙蔽了应怀真,若是早提及他的名字,恐怕她一早就记起他是谁。

    礼部尚书,太子少傅,东阁大学士:唐毅。

    单是这两个字抬出来,便似重若千钧,能彪炳千秋。

    只是没想到,青年时候的他,竟是这等的……风姿华茂,眉眼里多一份锋芒隐隐的青涩。

    手托着腮,应怀真心想:她果然是没选错“救命恩人”,只是这恩人的来头也忒大了些!

    于是问题又来了,这样来头的小唐唤老伯“恩师”,那么这两个人现在的身份就很值得探究了。

    看着灯影变幻,应怀真幽幽地叹了口气:这种感觉有点像是……本来想叫一只猎狗赶走黄鼠狼,没想到唤来的是一只老虎,不不,现在看来,很可能是两只。

    暮色沉沉,小唐从县衙回来,路过街头时候,嗅到甜香的气息,原来是路边上卖糖饼的,他心念一动,竟买了两只。

    油纸包裹住,他拢在袖子里上楼,先去见林沉舟,说了去衙门的事宜,出门回房,推门就看到孤灯一盏,那小小地身影趴在桌上,面前是一本摊开的书。

    小唐以为应怀真是闲着无聊乱看,便走过去:“小怀真不困么?”

    应怀真转头看他,眼睛瞪得极大,然后摇头,复又去乱翻书。

    小唐看着她似玩闹的姿态,只觉可爱,忽地想到袖中糖饼,忙掏出来,献宝似地送过去:“晚饭没怎么吃,必然饿了,这是刚出炉的,又香甜又酥脆,你必然爱吃。”

    应怀真仍是一言不发,只是瞪着他,像是见了鬼。小唐被这样的目光盯着,竟有些讪讪地:“卖饼的说好吃……你尝尝看……”举起来往前一凑,不料碰到了应怀真的嘴,烫得她叫了声。

    小唐大惊,他素来进退有度,大有章程,面对一个女娃儿,竟如此张皇,忙道:“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让我看看烫坏了不曾?”他颇有些汗颜地忙赔不是,却不知应怀真心底更是汗如庐山瀑布挂前川。

    正僵持,门口有人大笑:“小唐,你毕竟是一个未婚男子,哪里会哄孩子呢。”

    小唐回头,脸蓦地红了,讷讷:“恩师……”

    林沉舟进门:“原来买了吃食回来,为何方才不分给我一个?竟偷偷地给你这小友藏私。”小唐知道他是玩笑,便也一笑,不料应怀真板着脸道:“叔叔,这两个糖饼你给我放在碟子里,凉一些再吃可好。”

    小唐听了,顿时转忧为喜,连声说好,林沉舟玩味道:“这孩子是怕我抢你的糖饼么?”应怀真看他一眼,默默地又叹了口气。

    那些沉在水底的叶子又浮上来,她的确不认得林沉舟,因为她并未见过这位传说中的铁骨御史。

    至于唐毅,她是偶然见过几回的,除了一次是在私宴上,曾见他跟同席的官员相谈甚欢似的大笑,其他时候,多半是板着面孔,不苟言笑不容侵犯似的的赫赫威严。

    当时她机缘巧合看了一眼,望见灯影下他眼角那颗小小地痣微动,那样威严温和的一张脸,却在那一刻平添了几分奇异地风情。

    是以才记得深刻了些。

    可怎能想到唐毅会有这样的一面:单纯毫无防备地冲一人展露柔软笑容,温声软语地哄。

    于他而言,一生中大概也只有这段时光会如此,以后皆不是了。

    次日大早,两人乘马车往泰州方向而行,应怀真昏昏欲睡,在小唐怀里东倒西歪。

    因为林唐两人本就打算前往泰州一行,想会会应兰风,如今证实了应怀真是他的女儿,便更有了相见的借口,且小唐也并不放心把应怀真交付别人带回泰州,因此上一举两得。

    小唐低头看看怀中女孩儿,见她肤色如雪,吹弹得破,长睫静静地动也不动,看来乖巧可怜,两只小手半拢在袖子里,细嫩的手指且紧紧地抓牢他的衣襟。

    小唐莞尔,又怕她受凉,就把两只袖子拢起来盖在她的身上,幅袖颇为宽大,如两片羽翼。

    林沉舟在对面瞧着,便低声道:“你觉得这孩子昨儿说的是真是假?她真的是靠猜认出我们的么?”

    小唐看看怀中无邪的睡容,道:“我自然信她所说,这样年纪的孩童不会说谎。恩师以为呢?”

    林沉舟道:“起初我尚怀疑是应兰风早有防备……然而,大概真的只是个巧合,加这孩子运气好罢了。”

    小唐笑笑:“这丫头瞧着有一份鬼精灵,不过……”

    林沉舟道:“不过如何?”

    小唐把声音放得更低:“人常说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如今看看小怀真,不由不让人想到应兰风会是何样的人。”

    林沉舟忍俊不禁:“是啊,本以为是个草包纨绔,然而看看这孩子……那应兰风,倒像是个胸有丘壑的人……”

    小唐也颔首道:“我现在也很是好奇神往,小怀真如此聪颖,那应知县夫妇,必然也是非凡之辈。”

    应怀真觉得自己很应该真的睡着,想到应兰风跟李贤淑,听到林沉舟的“胸有丘壑”跟唐毅的“非凡之人”,她真的很想大笑,于是,竭力保持面无表情实在是太累了,还是小唐发现她的嘴在轻微抽搐,怕她做噩梦,轻轻哄了两声,应怀真趁机把脸埋在他的怀中,自此两耳不闻,逼自己睡了过去。

    从齐州往泰州县衙,马车也得走上三四个时辰,小唐跟林沉舟且说且看风景,不知不觉进了泰州地界,此刻将要天黑,马车径直来到县衙门口,门口的差人一看应怀真,如得了宝贝,飞速赶紧去通报。

    小唐同林沉舟携应怀真往内而行,泰州这县衙并不甚大,才拐向内堂,就听隐隐地有喝骂的声音传来:“女儿若有三长两短……我也不活……”却是个女子的声音,带些哭腔。

    小唐跟林沉舟面面相觑,应怀真索性装作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儿。却听小唐低低道:“莫非是河东狮吼?”林沉舟捋胡须笑道:“罕见,罕见!”

    话音未落,就听里头鸦雀无声,然后一道人影飞快地跑了出来,身形虽有些仓皇,却仍透露不俗的风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与花共眠第6章》,方便以后阅读与花共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与花共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