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49章 双黄蛋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小十起的很早,确切的说,小十其实没睡多久,因为大锅锅的解释让小十觉得很有危/机感。

    小羽毛觉得很难对小十解释什么叫女朋友,干脆就拿关臣轩和自己做了模板,小十一听,顿时特别不高兴,因为臣轩锅锅对大锅锅特别特别好,如果锅锅有了女盆友,那么他也会对女盆友特别特别好。

    小十这就不干了,锅锅明明应该对自己最好才对呢!

    小十踢蹬着小/腿/儿,在床/上辗转反侧的,快天亮的时候终于从床/上一咕噜就爬起来,然后自己把小睡衣给脱了精光,自己撅着小屁/股,翻找了小衣服穿上。

    小十还怕外面早上天气冷,专门穿了一件粉色的小兔子外套,粉色的小外套,里面是粉/白色的半截袖,下面是白色的小裤子,踩着一双小兔叽鞋,小翅膀在后背藏着,歪歪扭扭的。

    小十穿好衣服,抱起小黄鸡玩偶,然后从柜子里的存钱罐里把所有的硬币都带上,放进小兜兜里,这就准备出发了。

    小十在客厅里找到了门钥匙,然后悄无声息的过去开门,这个时候还没天亮,小十出了门之后,赶紧抱着小黄鸡玩偶就跑了。

    小十认得地铁在哪里,他曾经听哥/哥说过怎么去学校,坐地铁可以直接到。

    小十徒步走到地铁,他认得路,一共八百米差不多,对于普通大人来说,走一会儿就到了,小十走的实在太艰难了,一直走到天亮,才隐约看到了地铁站。

    因为夏天天亮的都早,小十到地铁站门口的时候,大铁门还是放下来的,外面零零星星几个人等着进地铁,地铁竟然还没有开门呢。

    小十在旁边转悠了一圈,这个时候就感觉肚肚实在好饿好饿,走了那么半天,又饿又渴的,旁边有卖大煎饼的,还有卖烤肠的,也有卖冷饮和奶茶的,小十抱着小黄鸡,可怜巴巴的看了一会儿,他口袋里只有十块钱,坐地铁到哥/哥的学校,据说要七块钱辣么多,如果买大煎饼或者饮料,就不够钱了。

    小十只好抱着小黄鸡,可怜巴巴的摇了摇头,给自己心里打气,一定不能吃,等找到了锅锅,锅锅肯定带自己吃好吃的。

    小十坐在旁边的台阶上,等着地铁开门,有几个早起的白领在旁边聊天,也等着开门,看了好几眼小十,小声说:“这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一个人?”

    “说不定不是一个人,家长去买东西了吧?”

    “哎呀真可爱,好可爱的小孩子啊,还抱着玩偶呢,真乖。”

    小十坐在台阶上,心想,自己明明这么乖这么可爱,锅锅还要交女盆友,真是太讨厌了,锅锅明明应该对自己最好最好才对呢。

    很快的,地铁门就打开了,外面的人蜂拥进入地铁,小十的个头矮矮的,差点被人踢到了,顺着人流也进入了地铁,下楼梯很不方便。

    下行没有电梯,楼梯对于小十来说太高了,小十这个模样,只是个三岁小孩子的个头,下楼梯对于他来说还有点困难,尤其这个地铁的楼梯比较高。

    刚才那些说小十可爱的白领们看到了小十,一个人说:“诶?不会吧,真是一个人?”

    “这么小怎么一个人?”

    小十还在艰难的下楼梯,就被人轻轻拍了拍肩膀,回头一看,是几个大姐姐。

    一个大姐姐笑着说:“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你要去哪里啊?”

    小十眨了眨大眼睛,扬起一个甜甜的笑容,小天使一样的说:“大姐姐,我要去找锅锅!”

    那个人被小十这么一看,又这么甜甜的一叫,顿时萌的都不行了,差点晕过去,说:“姐姐抱你下楼吧,你这样下去很危险啊。”

    小十立刻点了点头,甜甜的说:“谢谢大姐姐!”

    那个人更是晕头转向的,赶紧把小十抱起来,抱着他走到楼下,小十心想,自己有特殊的下楼梯技巧!

    那几个大姐姐把小十抱下来,又问他去哪里,小十也答不出来,只是说:“要去找锅锅,锅锅在学校上大学!”

    小十描述了一下,那几个大姐姐说:“啊,我知道了,肯定是那所大学,这条线上只有那一所大学,咱们正好顺路,弟/弟你也要坐这趟列车,一直坐到头。”

    那几个人和小十顺路,都坐这趟列车,方向也一样,只不过那几个人不需要做到总站,她们半路就会下车。

    大姐姐抱着小十进了站,因为小十身高没有一米三,都不需要买票。

    他们进了站,很快列车就来了,这是小十第一次做地铁,上班的人不少,因为时间有些早,列车还不是很挤,虽然没有位置坐。

    大家上了车,有人看到小十这么小,很快就给小十让了座,一个大姐姐抱着小十坐在座位上,因为小十太可爱了,穿成一身兔兔的样子,怀里还抱着小黄鸡玩偶,好多人忍不住逗逗小十,这一路上也不是太累,有说有笑就过去了。

    因为车子向郊区开,现在又是上班时间,所以车子上的人越来越少,那些大姐姐也半路下车了,和小十挥了挥手,说:“小朋友你再做十站就要下车了哦,从b口出去,记得千万要数着站,这个列车是回形的。”

    小十没听懂什么是回形的,反正就是数着过十站,然后就下车,从b口走出去。

    列车上人越来越少,大姐姐门下车之后,小十有些无聊,抱着小黄鸡一个人玩耍了一会儿,然后渐渐有些困了,小十数了数,还有七站,还有很长时间,眼皮特别重,昨天晚上没怎么睡,今天还起得早,现在列车一晃一晃的,晃得小十特别想睡觉。

    小十抱着小黄鸡,就靠着迷瞪了起来,心想着睡一会儿会儿。

    哪知道这一睡,竟然就睡过了站,列车是环形列车,到站之后会继续开,开一个圈子又回到了起始站,很快车子就开过了学校,从郊区又往城区开。

    小十迷迷瞪瞪地,感觉旁边声音有些吵闹,这才慢慢睁开了眼睛,还用小胖手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车子里突然多了好多人,熙熙攘攘地,非常挤。

    小十抬起头来看站牌,这一看就傻眼了,急得差点哭了,为什么刚才还剩下七站,现在就变成了十七站?!

    小十有些懵,急得不得了,特别委屈地抱着自己的小黄鸡。

    本身早上就能到小九的学校,但是现在坐反了,还有十七站,一站两分钟,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到站。

    小十只好坐着等着,这会儿不敢再睡觉了,不过小十没想到,自己没睡觉,但是车子的报站竟然抱错了,报站牌卡住了,抱错了站名,小十晚下了一站。

    不过他压根不知道自己晚下了,下了车之后,还很高兴的冲着b口走,这回有电梯,小十上了电梯,一出门就傻眼了,那些大姐姐明明说,出门之后就能看到学校的大门,那时候小十就知道怎么走了。

    可是小十从地铁出来之后,看到的是一片未建成的楼/盘,到处都特别荒凉,连柏油路都没有铺,坑坑洼洼的,最可怕的是,四周没有一点儿人烟。

    小十差点又给吓哭了,紧紧抱着怀里的小黄鸡,他往四周看了看,实在不知道怎么走,就随便选了一个方向,当然是错误的方向。

    小十一直走一直走,还以为早上就能见到锅锅了,结果早上根本没有见到锅锅,连学校的大门都没见到,一直走到了中午,太阳都热起来,小十把外套脱/下来,蒙在小黄鸡的头上,抱着外套和小黄鸡继续往前走。

    一直走到十二点多,终于看到有人了,一个开着卡车的工/人正在准备作业,就看到了一个小豆包自己一个人走着。

    小十向叔叔问了方向,那工/人虽然挺热情,但是有口音,给他指了半天,小十就看到是自己后背的方向,瞬间又要哭了。

    叔叔告诉他可以坐公交车,去学校一共五站地路程。

    那个叔叔还好心的把小十领到公交车站,小十就抱着衣服和小黄鸡等着公交车,因为这片地都在建设中,所以公交车很少,大约四十几分钟才来了一辆车,这个时候已经要一点了。

    小十上了公交车,投了两块钱,找个座位坐下来,车子上只有司机和乘务员,乘务员看到上来一个小孩儿,还等着上家长呢,等了半天竟然没人,差点吓着,连忙问他去哪里。

    小十奶声奶气的说去学校找锅锅,幸好这回坐对车子了,到站的时候乘务员还提醒了小十,把小十抱下车子。

    下了车走几步就看到了学校大门,小十这才松了一口气,分外委屈,因为小十在土地上走了三四站那么远的路程,所以身上都是灰扑扑的,又是夏日正午,脸上出了汗,都和了泥,弄的小/脸儿也灰扑扑的。

    小十累的坐在学校门口的马路牙上,这附近都没有一棵树,感觉日光暴晒,小十把外套顶在头上,把小黄鸡抱在怀里,真是异常/委屈。

    小十等了大约有十五分钟,他也不知道哥/哥在学校的哪里,只好坐在这里等着……

    小九接到了大哥的电/话,一听小羽毛说小十不见了,顿时急的不行,感觉脑子里“嗡!”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小九的同学突然惊讶的说:“呀!那是谁家的小孩子!好可爱啊!”

    “怎么坐在那边?”

    “你看他的帽子上还有兔耳朵呢!”

    “怀里抱了一只小黄鸡!”

    小九还在着急,听到同学的声音,顿时回头去看,就看到学校偏门的旁边,一个小豆包抱着膝盖坐在马路牙上,那叫一个可怜,还有好几个学/生在和那小豆包说话。

    是小十!

    小九感觉一瞬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连忙对小羽毛说:“大哥!我找到小十了,你告诉爸爸们别担心。”

    小羽毛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听到他说找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小羽毛没来得及多问,小九已经挂了电/话。

    小九挂了电/话,赶紧冲过去,他身材高大,又是大长/腿,几乎是两步就跨过去,旁边的人都被他突然冲过来吓了一跳。

    小十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人一把抱起来,然后“啊!”了一声,小十都没看清楚,就被打了屁/股。

    小十睁大了眼睛一看,原来是锅锅!

    但是锅锅竟然打他屁屁!

    小十一愣,随即“呜呜”的就哭了,搂着小九的脖子,把鼻涕眼泪蹭他一身,哭的特别委屈,嘴里还含糊的说:“锅锅素大坏蛋!锅锅坏坏!”

    小十哭的太委屈了,小九刚才是太生气了,小十一个人跑出来,大家找了半天不说,竟然跑了这么远,还满身灰扑扑的,万一丢/了怎么办。

    但是打完小九就后悔了,毕竟小十可怜兮兮的,特别委屈的样子,还一直喊着锅锅是坏蛋,喊得小九真是于心不忍,他本身就是弟控,被小十可怜巴巴的大眼睛一瞪,心脏直颤悠,赶紧说:“好了好了,是哥/哥不好。”

    同学们都面面相觑,虽然大家都是大一新生,接/触的时间还不算太长,但是这些天都是住宿,也算是每天相对,都觉得小九是个很冷漠的人,不喜欢多和别人说话,好多女生想要表白,都被小九的冷漠给震慑住了,哪知道小九竟然对自己弟/弟这么温柔,实在萌化了。

    小十被他一哄,哭的更凶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还用自己的小黄鸡打小九的脸,说:“臭锅锅!呜呜臭锅锅坏!”

    小九赶紧哄着,给他用纸巾轻轻沾着脸上的泪痕擦,也不敢使劲,说:“好好,是我错了,我是臭哥/哥,别哭了好吗?”

    小十立刻说:“不好!”

    小九:“……”

    小十哭的那叫一个嘶声力竭,还含糊的控/诉着小九,说:“臭锅锅有了女盆友,不要小十了,呜呜呜……臭锅锅!”

    小九:“……”此话从何说起呢?

    小九本人都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小九赶紧哄着小十,就差对天发誓自己没有女朋友了,小十这才可怜巴巴的说:“真……真的吗?”

    小九见他不哭了,连忙说:“真的,千真万确,小祖/宗别哭了好吗?”

    小十嘟着嘴,瘪了一下又要哭,小九说:“又怎么了?”

    小十摸/着自己的小肚子,说:“锅锅……饿!还渴!”

    大家要去聚餐,正好看到了小九的弟/弟,这么可爱的萌包子,又可怜巴巴的,大家就提议把弟/弟也带上,反正是吃饭。

    小九想了想,就答应了,一手抱着弟/弟,让小十坐在自己怀里,小十搂着他的脖子,小九就拿出手/机来,给爸爸们打了个电/话,先报备一下平安,然后告诉他们自己带着弟/弟下午回去。

    小九说了半天,说小十没事,挺安全的,也没受到惊吓,只是肚子饿之类的。

    小九挂了电/话,也快走到餐厅了,对小十说:“臭小子,你等着回去挨打吧。”

    小十撅着嘴巴说:“才不会呐!”

    小九:“……”这臭小子有恃无恐。

    大家去的是二十四小时的自助餐厅,小十不足一米三,正好不要钱,买了单之后就进去随便吃,大家坐了好几张大桌子,先都去拿东西吃。

    小九抱着小十也去拿东西吃,小十喜欢吃水果蔬菜,小九知道他又渴又饿的,就先抱着他去找他喜欢吃的,小十坐在小九怀里,手里举着一个大盘子,弄了好多水果,这里没有大西红柿,但是小圣女果有好多,小九弄了一盘子小圣女果,弄了一盘子大黄瓜,又弄了一盘子浓浓的白色沙拉酱,准备拿回去绊圣女果和黄瓜吃……

    小十一手抱着他,一手勤勤恳恳的端着大黄瓜,总觉得自己这么端着特别奇怪,小九平时挺冷淡的,端着这么一盘子,好多同学都笑嘻嘻的看他。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生走了过来,那个女生就是和小九主持军训闭幕式的女生。

    女生做过来,有点害羞的笑着说:“万俟,你……你今天的主持特别精彩。”

    小九和小十是双胞胎,两个人的名字也很有/意思,小九姓万俟,叫做谦巽,小十姓温,叫做温霆。

    巽是风的意思,霆是震的意思,在八卦之中,震和巽是阴阳两极,却同属于同根阴阳。

    那女生其实就是来套近乎得,其实对谦巽非常有/意思,奈何/平时谦巽看起来太冷漠了,从来不主动和别人说话。

    小十一听,顿时心里警铃大震,盘子都不要了,差点撒手扔了,立刻紧紧抱住锅锅的脖子,因为小十听出来了,这个大姐姐的声音,就是昨天晚上电/话里那个声音,不就是锅锅那个疑似女盆友吗!

    小十紧紧抱着谦巽的脖子,奶声奶气的,说:“大姐姐,我锅锅不交女盆友!”

    谦巽:“……”

    那女生哪知道小十这么直接,实在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了笑,说:“你弟/弟真可爱,我……我那个……有人叫我,我先走了。”

    小十看着大姐姐逃命似的跑了,这才胜利的举着大黄瓜,一边放在粉/嫩粉/嫩的嘴边啃着,一边说:“锅锅!这个黄瓜甜甜哒!再去拿点儿!”

    自从“小十找/哥/哥”事/件之后,谦巽再也不敢周六日不回家了,顶多是周一到周五的时候忙一点儿不回来,但是大多也是每天都往回赶,因为一旦两天没见到哥/哥,小十就会抱着自己的小黄鸡,准备坐地铁去找/哥/哥。

    谦巽上次已经被吓死了,听着小十奶声奶气,绘声绘色的给讲解,他是如何从家里坐地铁,然后坐过站,下错站,徒步走了三四站地,又渴又饿的遇到了一个工/人叔叔给他指路,最后才千辛万苦的找到哥/哥的。

    如果不是因为小十运气好,碰上的都是好人,万一被人口贩子给拐走了怎么办?虽然小十是灵兽,他是鸿鹄,但是小十现在还太小,没什么灵力,连小翅膀都没办法遮掩起来,遇到坏人肯定没有办法。

    小十的事情让谦巽心有余悸,所以根本不敢不回家。

    谦巽大学四年,又读了研究生,简直是学校里的学霸,自然还校草,哪一届的帅哥都没能撼动谦巽校草的宝座,也不知道是哪个学/妹或者学/姐,把谦巽的照片放到了微博上,瞬间都传疯了。

    就是当时军训之后他们去聚餐,谦巽怀里抱着小豆包一样的小十,低着头,脸上无奈又宠溺的看着小十,另外一只手还托着一个摆满大黄瓜的盘子,小十手里还抓着一根大黄瓜。

    这张照片瞬间走红了,好多人也不知道怎么搞到了谦巽的电/话,一堆想要谦巽做广告的,或者请他出道拍戏的,还有请他出道当模特的,甚至是唱歌跳舞的,更可怕的是,还有富/婆想要包/养谦巽的……

    齐三爷正好搞了一个娱乐公/司,也看到了那个红微博,还笑着问谦巽要不要出道,如果谦巽出道,肥水不流外人田,一定要签在他公/司名下。

    那年谦巽正好研究生要毕业了,正面/临着继续读博士,或者从学校出来工作两个选项。

    谦巽的成绩非常好,他的导师都希望他继续往上读,感觉前途无量,而且还推/送他去外国进/修,一共去两年,费用学校还会出一半,绝对是大好机会。

    这个时候小十在上小学,他的生长速度完全和一个普通的小孩子差不多,稍微有了一点点灵力,可以把自己背后的小翅膀掩藏起来。

    虽然小十长大了一些,但是仍然很粘着哥/哥,小十肯定是舍不得哥/哥的,谦巽都没有和家里商量,直接揭过了出国进/修这个选项。

    说实在的,让谦巽两年见不到小十,谦巽肯定也想他家/宝贝弟/弟,别看他平时对谁都很冷漠,其实是个很温柔细心的人,对家人就很温柔,尤其是对他的宝贝弟/弟。

    而且谦巽也觉得,再往上读,自己可能会读傻了,还是出来实践一下比较好。

    不过谦巽完全没有准备出道当艺人,笑着对齐三爷说:“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做齐叔叔公/司的法/律顾问。”

    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不过齐三爷还真就答应了,要知道他们这些做娱乐的,天天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今天出个律师函,明天拟定一份合同,齐三爷公/司正好缺个掌舵的高级顾问。

    谦巽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自己毕业之后的工作就这么快速的有着落了,齐三爷告诉他,随时来报道,连面试都省了。

    谦巽毕业了,最难过的就要数那些学/姐学/妹们了,因为再也看不到帅哥了,谦巽在毕业典礼上,足足收到了一大纸袋的联/系电/话,还有好几个男生把自己的联络方式塞给了谦巽。

    谦巽毕业之后,没有着急去上班,在家休息了两年,好好陪了陪弟/弟,正好小十在上小学的时候课业比较轻/松,等小十上了初中,谦巽就准备去上班了。

    谦巽已经长得定型了,身材高大,看起来像是个型男帅哥,并非是那种娘娘架子,而小十则是在生长期,每年都在长个头儿,但是个头总是小小,特别娇/小。

    小十有个痛,那就是无论怎么排位置,在班里他总是坐在第一排,三年级之后,就有同学像小十表白了,然而小十一点儿也不开心,因为那些对自己表白的女生都比自己高,小十被表白的时候还需要仰视她们。

    小十越长越像万俟景侯,其实应该说小九和小十都像万俟景侯,这两个人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然而谦巽棱角分明,看起来是高大的型男,而小十一如既往的像是小天使,别看他马上就要十二岁了,但是他仍然像是个小天使,只是个大号的小豆包。

    温白羽每次看到小十,都想狠狠的蹂/躏一番小十,因为他和万俟景侯长得太像了,而且又总是露/出一脸纯良,不欺负他温白羽感觉手心儿痒痒……

    小十是标准的唇红齿白形,眼睛大大的,眼睫长长的,眉毛弯弯细细的,嘴唇粉粉/嫩/嫩,小鼻梁又挺又直,身材纤细,明显是个弱气的美少年。

    小十越长越漂亮,还曾经被人误认为是小姑娘,这让做哥/哥的一票人都很担心,毕竟哥/哥们都是弟控,尤其有这么个长相弱气的弟/弟。

    最担心的当然是年度弟奴之称的谦巽。

    谦巽为了弟/弟的安全着想,还想要教弟/弟一些防身术,结果小十一撒娇,觉得累,谦巽就舍不得了,立刻让小十休息。

    所以最后小十也没学会什么防身术,小学升初中的这个假期,完全就是“次次次”中度过,谦巽带着小十到处去吃,还去外地玩了几天,幸亏小十喜欢吃蔬菜水果,不然肯定暴/涨十斤。

    小十吃吃吃了半天,体重也没涨,个头也没涨,眼看就要开学了,小十非常不开心,其实不是因为小十不喜欢上学,相反的,小十学习成绩非常好,他的体育成绩也不差,是老/师眼里的标准三好学/生,而且还听话,长得也漂亮,不管是什么老/师,都特别喜欢小十,总是夸奖小十。

    但是一旦开学了,哥/哥也要去上班报道,就不能和哥/哥玩了。

    小十特别不开心,把明天要带的东西收拾进书包里,然后闷闷不乐洗了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才九点,小十虽然应该上/床睡觉,明天好去学校报到,但是他就是睡不着,在床/上翻滚了半天,抱着自己的小黄鸡玩偶,揪着小黄鸡的小鸡翅。

    最后小十一咕噜就爬了起来,悄悄出了房间,在谦巽门口转磨了两分钟,这才偷偷拧开哥/哥的房门,结果探头一看,里面亮着灯,但是没人。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一听就知道哥/哥肯定是在洗澡。

    小十灵动的大眼睛一转,就看到浴/室门口的沙发背上,搭着睡衣和要换洗的内/裤之类的衣服。

    小十立刻笑了一声,赶紧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以免笑的声音太大,把哥/哥给惊动了,然后偷偷摸过去,快速的把睡衣和内/裤全都席卷了,团起来抱在怀里。

    就在这个时候,哗哗的水流声消失了,一看里面就洗完了,小十大惊失色,赶紧团着衣服,快速的一窜,蹦上/床去,掀开被子,自己钻进去,把被子盖好,将自己掩藏在被子下面,尽量躺平,让人看不出来,紧张的把衣服抱在怀里,还屏住呼吸,想要逗一逗哥/哥。

    谦巽洗了澡,刮了胡子,准备明天去公/司报道,很快他都搞定之后,就随便擦了擦,披上浴袍,准备出来穿衣服。

    谦巽拧开浴/室的门走出来,一瞬间有些奇怪,明明之前进浴/室的时候,他肯定把换洗的内/裤和睡衣都搭在沙发上了,怎么一出来就没了?

    谦巽还在奇怪,往前走了一步,还以为衣服/从沙发上滑/下去了,结果低头一看,衣服没看见,但是他看到了一只小黄鸡!

    刚刚小十偷偷摸/摸进来,就顾着卷走衣服了,结果把小黄鸡给丢在地上都不知道。

    谦巽一看到那只小黄鸡,赶紧把自己随便披在身上的浴袍系好带子,然后弯腰捡起地上的小黄鸡,扫视了一下四周,就看到自己床/上鼓/起了一个大包……

    谦巽无奈的笑了一声,然后拿着那只罪证的小黄鸡慢慢走过去。

    小十还躲在被子里憋笑,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怎么没有动静了?难道哥/哥没发现自己?出门去了?

    小十正在忐忑,终于有些憋不住了,悄悄掀开被子的一角,准备探头看看,结果这一探头,顿时“啊呀!”喊了一声,因为他一探头就看到了哥/哥,哥/哥好整以暇的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叠着腿,手里还抱着自己那只小黄鸡,正微笑的盯着自己!

    小十吓得又钻回被子里,连“同犯”的小黄鸡都不管了,谦巽笑了一声,把被子掀开,说:“小坏蛋,你的脸都闷红了。”

    小十藏在被子里有五六分钟,空气不流通,刚才又因为干了坏事儿,紧张兴/奋,消耗氧气更快,脸早就别的红扑扑的。

    小十被发现了,不高兴的吐了吐小/舌/头,谦巽说:“快把衣服还给我。”

    小十这才发现自己好牢牢的把哥/哥的衣服抱在怀里,忍不住脸上更是一红,把衣服扔在哥/哥脸上,不过哥/哥一把就给接住了,然后把小黄鸡还给了小十。

    小十抱着小黄鸡,看着哥/哥拿着衣服又走进浴/室去换衣服,这才拍了拍小黄鸡,戳了两下小黄鸡的额头,说:“你怎么那么笨!把你做成可乐鸡翅!”

    小十说完,干脆抱着小黄鸡倒在床/上,还扯过被子盖上,在被子里翻滚。

    谦巽从浴/室出来,说:“怎么还不回去睡觉?”

    小十说:“我今天晚上睡这里了!”

    他说着,手脚大张,不过因为他身材太娇/小,所以根本霸占不了整张床,还有很大的空余。

    谦巽无奈,本身还能看会儿电视或者浏览一会儿网页再睡,不过弟/弟年纪还小,需要早睡,只好陪着他上了床,把灯关上,说:“那快睡觉了。”

    小十立刻滚过来,靠在谦巽胸口,张着大眼睛,特别有精神的看着谦巽,说:“哥/哥,快来给我讲个睡前故事。”

    谦巽不会讲故事,不过他还是很从善如流的,伸手将小十抱在怀里,小十软/软的,因为身上没有肌肉,感觉又软又嫩的,抱着特别舒服。

    谦巽将小十抱在怀里,笑着说:“嗯……我想到一个故事。”

    小十一脸期待地说:“什么?哥/哥快讲。”

    谦巽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笨小孩,自己偷偷跑出家,还坐过了站,不只是坐过站,他还下错站,不止下错站,他还哭鼻子……”

    小十一听,哥/哥明显说的是自己,简直气死他了,立刻翻身,一咕噜就蹦起来,拽着小黄鸡砸谦巽,说:“停停停!我才不是笨小孩!哥/哥别讲了,哥/哥是大坏蛋!”

    谦巽笑了一声,将炸毛的小十一赶紧搂住,说:“你不是笨小孩?”

    小十抗/议的说:“当然不是,我每次考/试都是第一!”

    谦巽说:“哥/哥也是第一。”

    小十继续抗/议说:“我体育测评也是第一!”

    谦巽满脸怀疑的看着小十,还捏了捏他的小胳膊,小十更加抗/议了,说:“我……所有老/师都最喜欢我了,每次开家长会都表扬我……还有还有!女生们也最喜欢我了,好多女生跟我表白!还送我情书呢!”

    小十一脸自豪,结果说吐露了嘴,谦巽挑了挑眉,说:“嗯?小小年纪,还谈恋爱了?”

    小十说:“谁小小年纪,哥/哥你也跟我一样大。”

    他说着又补充说:“再说……我也没有接受,别老把我当小孩看!”

    小十说的特别有气势,还插着腰,谦巽笑了一声,说:“我家弟/弟不是小孩子了?那让哥/哥看看,毛长齐了吗?”

    小十眨着大眼睛,说:“头发吗?还是翅膀?我的翅膀也变大了!”

    小十说着,还把翅膀变出来给谦巽看,睡衣差点被翅膀给撑坏了,谦巽笑了一声,说:“果然是个小孩子,快过来睡觉,小孩子要早睡早起。”

    小十气愤的嘟着嘴,举着小黄鸡放在自己和谦巽中间,好像要划清领地似的,说:“哥/哥是坏蛋!”

    但是没两分钟,小十一咕噜,又缩回哥/哥怀里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49章 双黄蛋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